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69.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161-165

161-165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161

    走出门,步上花园的鹅卵石小道,如果不去看外头那些来来往往的车辆的话,几乎以为这是我们村里的那片小草地。

    从一个“巨富”到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只用了不到半小时。我感叹,这世界变化太快!花园其实不大,十分钟不到,我就两回逛了两圈。正打算进楼找朱倩,迎面却看着干妈李梅出门而来。

    “干……妈”

    李梅正眼都不瞧我一下,径直我身边走过。我不自觉的跟上去,低着个头,像一个犯了错识寻求原谅的小孩子……

    李梅悠闲的走在前头,似乎并不知道,身后有一个跟屁虫。

    走到一个不显眼处,李梅突然转过身来,冷冰冰地说“你想干什么?”神态间假装有戒备之意。的确,这个地方被光,周围有树木遮挡,正是某些思想邪恶的人办事的最佳场所。

    “我……我没想干什么啊!”

    “那你干嘛跟着我?”

    “我……我想向你道歉……”

    “你徐子兴可是天才少年,你会犯什么错?”她冷嘲热讽。

    饭后的傍晚,恰是情人手挽手,大谈人生理想,与探讨美好未来的最佳时光。而我却要面对一个成熟得不能再成熟的女人冷冰冰的目光。

    昏暗的灯光照在她圆圆的鹅蛋脸上,若隐若现,平添几分神秘之感。有句话说的真没错女人越夜越美丽。

    现在的干妈,看起来比白天要美少许多,也更添几分性感。说心里话,那天对她的侵犯行为,确实是太出格了。足以列为禽兽行径!法律上,可以被认定为猥亵妇女罪。道德上,我可以被浸猪笼了。

    但是,其中的刺激感,每当我去回味一遍,我感觉自己沦陷一分。心灵里充满了对干妈的渴望。身份上带来的差异,禁忌带来的快感,是正常情形会不到的!

    我可以很无耻地说,如果李梅不是我的干妈,很可能我仅限于对她的欣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沉沦而不可自拔。嘴上说道歉,而我内心却很清楚,自己是个禽兽,不过是想借这个机会接近干妈。

    “上次是我不对,我想请干妈原谅我!”我低头说,眼睛不敢看她。因为我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忏悔,只有无尽的。

    “我不想再谈那天的事!”李梅语气缓了许多,她转过身继续她未完的散步……

    我又想跟上去,李梅猛地转身,“如果你想得到一个人的原谅,那么你就应该学会怎么去尊重她。”

    我停滞不前,看着她湿失在花园里……

    唉,失败!装可怜竟然没成功。原想博取一下女人特有的同情心,可没想到李梅如此干脆,根本不给我丝毫接近的机会……唉,打草惊蛇了,打草惊蛇了,看来以后要想再把上她,难度更大了。不过,有挑强,才有诱惑……我喜欢……

    闲着没事,我看看草地,还算干净。老毛病又犯了,拔了根草衔在嘴里,悠闲地躺在草地上。想想未来,想想美女,这日子过得真是舒坦啊。但心里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是哪里呢?对了,十万块钱……

    一个念头在我脑子里冒了出来凭什么朱局长要给我一笔巨款呢?难到真的仅仅只是被我大公无私的行为感动?

    狗屁……我不信……难到是……

    朱倩妈妈对女儿好一通教诲,朱倩表面上唯唯喏喏,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她在想,如果徐子兴抛弃了爱人,转过来爱我。那他究竟是爱我多一些,还是爱金钱权力多一些呢?如果他真的抛弃了宋雅,那这样的负心薄情郎还值得我去爱么?

    朱倩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但是,就是这个答案令她很矛盾。一方面,她不想看到徐子兴抛弃宋雅,但这样一来,她也将与徐子兴无缘;另一方面,这是她的初恋,她很想很想将初恋变成永恒的爱情与坚贞的婚姻,但是,这样一来,宋雅的幸福也将毁在她的手里。

    朱倩只感觉妈妈的嘴皮子在动,她却什么也听不到,听不进……

    “乖倩倩,妈妈和爸爸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乖乖的把钱还给徐子兴,我呢,也地在恰当的时候点拨他两句。如果他识时务的,我想他也会做出明智的选择的。”朱倩妈妈很自信,半成品毛衣早就不知道给扔到哪去了。

    十万块钱,就是十万块试金石。无论从哪方面,朱倩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了,徐子兴他哪去了?”

    “他去花园散步了。”朱倩答。

    “正好,乖囡,你现在就去把钱还给他吧。”妈妈鼓励她。朱倩扭扭捏捏不想去,妈妈推了她一把。朱倩迫不得矣,打开门出去。朱倩低头走路,一个劲的想心事。没想到却撞上一个人,两个人同时倒在草地上。

    “哎哟,小倩啊,你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李梅雪雪呼痛。

    “唉呀,对不起对不起,李阿姨,我不是故意的。”朱倩慌忙把李梅扶起来。李梅给闪了下腰,毕竟她不是年轻小姑娘了。幸好不打紧,揉了几把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怎么了?小倩,心事重重的!”

    “啊?!有吗?不会吧!”小姑娘不打自招,李梅都是过来人了,哪还看不出来?

    “看你不老实,是不是嫌阿姨碍事啊?”

    “怎么会呢?”朱倩明显口不对心……

    “算了,你们这些小青年的事,我这个老太婆还是少掺和吧。”李梅也没抓着不放,很聪明的选择了放弃。可以时候你放弃了,对方却来了兴趣。朱倩与李梅的关系还不错,至少在春水镇上,除了宋雅,也就李梅与朱倩交往要深一点。

    朱倩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开口说“李阿姨,有件事,你能不能给我拿个主意?”

    “有事你就说!”

    “嗯。我有个朋友,她……她喜欢上了一个人。”朱倩停顿了一会儿。

    “那是好事儿啊!”李梅给下了评语。

    “可是,那个男人已经有对象了!”

    “你是说,你那个朋友成了第三者?”这可足够令李梅吃惊的了。

    “不,不是这样子的。我的那个朋友喜欢那个男孩,却没有向他表白。这个时候,我朋友的父母知道了女儿的心事,于是想了个办法,要来试试这个男孩爱不爱我朋友。他们拿出价值不菲的地皮,让我朋友拿它去测验男孩的真心!如果男孩识时务,接受我朋友,那他将会金钱美人双双丰收;如果他拒绝,那他将会失去一个出人头地的好机会。我的朋友现在很烦恼,不知该不该向他表白,同时也怕把地皮给他后,做出任何选择!”

    162

    李梅盯着朱倩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说“你故事里的那个朋友,应该就是你自己吧。”

    “不……不是,李阿姨,人家在问你该怎么办呢!”朱倩撒娇似的摇着李梅的手臂。

    “还骗阿姨,这会可是你自己说漏了嘴了吧。让我猜猜,那个男孩,不会就是徐子兴那个臭小子吧。嗯,一定是这样!我猜得准不准?”

    “人家不依了,李阿姨你心会取笑我!”朱倩羞涩的动情少女娇模样,早就把自己出卖了。瞎子也能感觉到少妇情怀初动的那种朦胧感。

    李梅暗骂,徐子兴这个棍真是个害人精。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孩子爱上她呢?宋雅如此,朱倩也是这样,就连徐玉凤,比自己还要大一岁。她的年龄都够当徐子兴的妈妈了,却也被这小兔崽子套上了。

    李梅对徐玉凤的事很清楚,也知道徐玉凤对徐子兴的感情是母爱与男女之恋的混和结果。私底下,徐玉凤告诉过李梅,徐子兴的性能力不是一般的强。经常二敌一,还时常打败战。当时李梅羞得抬不起头来,直骂徐玉凤是个骚蹄子。可徐玉凤却说,男欢女爱是天经地义的事。

    当时,李梅很黯然,因为,她属于这个天经地义之外。

    李梅看着朱倩,就好像看到年轻版的徐玉凤。她们同样为了一个男人而痴迷。李梅真的很不解,徐子兴这样的色鬼,到底是哪方面吸引了这些女孩子呢?

    “朱倩,你能不能告诉我,徐子兴这坏小子到底哪里吸引你了?”

    “这个啊,有点不好说啊!”朱倩咬着手指头皱眉想了一会儿。“嗯,我想也许是他比一般男孩子成熟吧。跟他在一起,我经常会忘记他只有十六岁的事实,常常把他当作一个值得依靠的大哥哥!”

    臭小贼,就会装深沉欺骗人家小女孩!李梅在心中咒骂。嘴里却说“那你会不会是把兄妹之情误会成情人之间的恋爱了呢?”

    朱倩急忙辩解道“不……不可能的。我见着他,经常会脸红心跳,既希望看到他,又盼望他能经常注意到我。虽然我平时大大咧咧,可是我知道,我喜欢上他了……真的……”

    “呃,倩倩,你听阿姨说。感情这种事情呢,是很难分得清楚的。我发现你很少接触男孩子,你是不是一时冲动……”

    “阿姨,我跟你说的都是心里话,你不信,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朱倩生气的走了。李梅一愣,想追上去,又不知说些什么好。呆在原地,她低声咒了一句“不行,我不能让徐子兴这种人害了倩倩!”于是,她偷偷地跟在朱倩身后……

    朱倩很不高兴的走开,不多时就看到徐子兴正悠闲躺在草地上闭目养神。一想到自己为他方寸大乱,心事重重,朱倩平生一股怨气,走过去重重地踢了一下男人的腿。

    “哎哟,你想谋杀亲夫啊!”我痛叫一声,手不停地搓被踢的大腿。

    “呸,你做梦吧你!”朱倩没好气地拿出存折,往男人身上一丢。“哼,还给你!”

    我捡起存折,说“朱倩,这不是你的嫁妆么?你怎么又要给我?”

    “呸呸呸,什么嫁妆不嫁妆的,我才不稀罕。看你这么善良的份上,就送给你救人去吧。”

    “那……我可真的收了啊!”

    “给你的,就是你的,你就拿着呗,罗里八嗦的,真像个老太婆!”

    “怎么啦?吃火药啦?说话这么冲!”我微笑地收起存折。无论怎样,咱不能跟钱过不去呀!

    “没什么!”朱倩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唔,我真是羡慕死了那一小块青草,可以与朱倩的美臀来个亲密接触。而我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惹着咱们的小公主啦?”我嬉皮笑脸地坐在她身边草地上。

    “除了你这个混蛋还有谁!哼!”

    “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简直是六月飞雪啊!刚才我可一直呆在这里,哪也没去,怎么可能惹着你啦?”

    朱倩看着徐子兴那惫赖模样,生中更气。她突然伸出玉手,一把揪住男人的右耳朵!“是你是你,就是你!”

    “唉哟,姑奶奶饶命啊!”

    朱倩揪着我的耳朵,虽然痛了点,但两人的距离却靠得更近了。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熏得我精神一振,忍了,这股香气值得我牺牲耳朵。

    朱倩揪了两把没敢用大力,不过也算解了气。她放开手,哼一声,偏过头去不理我。

    其实我早就猜到那十万块钱的真实含意。我觉得,没有必要隐瞒朱倩,于是我对她说“朱倩,你喜欢我么?”

    朱倩当即愣住了。我盯着她美丽的大眼睛,一直不放。朱倩的俏脸越来越红,她呸了一口,害臊地说“鬼……鬼才喜欢你!”

    “哎!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我假惺惺地装出一幅大失所望的样子。

    朱倩心里一急,语无伦次道“我……我……喜……不是……我……喜欢……啊……我,我……”

    “那你到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

    朱倩急得舌头打结,憋红了脸也说不出半个字!我都为她难受,于是说“朱倩,如果你喜欢我,那你就点头,如果不喜欢,就摇头!”

    这回,朱倩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我大喜,原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朱倩真的对我有情意。朱倩是个漂亮的姑娘,而且没什么心机。天真,善良,纯真,是一个很少的女孩子,再加上她高挑的身材,天使般美丽的面容,就算石人见了也要心动,何况是我这个大色狼呢?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猎取美女芳心,是我一生的追求。我动情地对她说“朱倩,你知道么?我很痛苦,因为,我爱宋雅。可是,最近我发现,我又喜欢上了你!”

    朱倩刚才还内心忐忑,不知所措,生怕男人会说出不喜欢自己的话。乍闻男人表白,朱倩感觉这个世界太美好了,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舒心。

    “真的么?你真的喜欢我么?”

    163

    “是真的,我的女神,朱倩,你在我心中是最纯洁,最完美的精灵女神。你的眼神能照亮我的内心,你的……”我将世界上最肉麻最最动人的情话绵绵不绝地说出来。朱倩听得两眼放光,恨不得立即扑进我的怀抱。

    可是,我们之间还是有一个巨大的障碍物宋雅。当然,朱倩并不知道,玖嬷徐玉凤也是我的女人。徐玉姿,章翠花,李喜婆,魏婉的存在,更是不可能对她说。

    感觉上,我现在就是一感情骗子。但我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没有钱!

    “那宋雅怎么办?”

    我黯然低头,“我也爱她!”

    “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行,你不能脚蹋两只船,你只能选一个!”

    “我不能这么做。因为,如果选了你,宋雅会很痛苦;如果选了宋雅,你也会很伤心。所以我迷茫了。朱倩,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我……我……”朱倩说不出话来。

    ……

    ……

    在草地上,我们足足坐了有一个小时,一直在研讨这个话题,气氛相当之沉闷,害得我连朱倩的手都没摸到。我却不知道,黑暗里正有一双大眼睛盯着这一切……

    比起朱倩的含蓄,朱倩妈妈直接多了,明示暗示来了个遍。我没让他们失望,十万块钱真真的收下了,至于以后会出现的问题,抱歉,我没想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有了钱什么事都好办了。我直接回村,张罗一阵,打算等护照一下来,就出发去美国。我不在的这期间,玖嬷将会掌管财物。李玉姿得我真传,对大棚种菜的技术也略有研究,我大胆的放她干。把大棚全部交给她来管。

    李明理卫三子从中辅佐,我特意交待二人,一定要看好李玉姿的混蛋老公卫强!卫强这颗毒瘤,我迟早是要除去的。可是现在我诸事缠身,根本顾不上他。只好等我从美国回来后,再找他新帐老帐一起算!

    我的英文水平还没过关,所以这次必须带个翻译。最佳人选莫过于宋雅了,她项语过了六级,最妙的是口语水平相当高明。这样,翻译有了。

    宋雅一走,村小学自然得停课。干爹指派了一名刚分配到镇上的年轻男老师任教。采儿娘把采儿托负给玖嬷,让玖嬷在她去看病这段时间里照顾采儿。小晴见家里多了一个小个子女孩,以为跟她一般大,自然高兴。

    过了几天,华老那里来消息说,已经跟美国那位史密丝专家联系上了。对方答应为采儿娘做手术,费用折合成人民币,恰好是十万元。华老给了我们地址和联系电话,宋雅跟对方通过一回电话,听声音好像是个女的。

    又过了几天,三个人的护照绿卡在朱局长的指示下终于很快地批下来。跟护照一起送到我们手上的,还有三张’阿芙洛蒂女神号’豪华邮轮普通仓船票!由于采儿娘身体虚弱,所以承受不了飞机起飞时巨大的重力压迫,只能改乘远洋邮轮。虽然花得时间可能要比乘飞机多几十倍,但胜在安全!

    多亏了朱局长的帮忙,连船票钱都给我们省了。

    护照一下来,就意味着我们再过三天就要出发了。阿芙洛蒂女神号,将在本月六号清晨七点半准时发船。在这凭余的三天里,为了补偿我的一干女人们,我整天和她们厮混在一起。章翠花、李玉姿、李喜婆、还要即将去参加特工培训的魏婉,被我叫到了老屋中。

    ……

    论身材,她称得上娇小玲珑。她的手脚身体比例匀称,虽然个子矮一点,可因为瘦,不但不显难看,反到看起来很苗条。双手抚上那两只纯正的白兔,堪堪一握;柳腰纤细,肌肤紧绷,弹性十足;蜂臀高翘,轻轻用指一弹,掀起一片波浪。

    我就像一个猎人,在评价猎物的优劣似的东摸一摸,西掏一把。李玉姿的忍让退缩,被我当成了软弱好欺。陷入狂潮的我,没有看到李玉姿双眸中晶莹的泪珠。在这么多外人的面前被男人这样,她确实很不习惯,很委屈。

    我虎吼一声,从后面抱起李玉姿,将她架在床边。李玉姿双脚踏地,双手撑床,拱身翘起丰满的蜂臀,我再次大吼一声,从后进入了她……

    李玉姿技巧虽远不如章翠花,但她的耐力却远比章翠花要持久。

    章翠花每每只能坚持住一小会儿就不行了,李玉姿却能支持半个小时而不败。床上的李玉姿称之为悍将亦不为过。无论我的攻势有多么的猛烈,她都咬牙承受,虽然我很喜欢耐战的女人,但她一声不吭却使我少了许多征服的快感。

    “玉姿,你叫两声让哥哥听听好不好?”我央求道。

    李玉姿红着脸,偏着头道“我……我……不……会。”

    “没关系的,不会你可以学嘛。”我循循善诱。

    “那……那要……怎么叫?”

    “刚才你章姐不是做了试范了么?你学着她的叫声就行了。”

    ……

    说来也怪,从始至终,李喜婆的姿势一直都是保持着侧躺。在又一轮有力的冲刺下,李玉姿达到了,许久的仙境令李玉姿留连忘返,以至昏睡过去,于梦中继续享受去了。

    对付她我有些小心翼翼,因为我忽然想试试一个熟睡的女人是什么滋味。细细品味那一进一出的感觉,我发现李喜婆是似乎真的神经比较大,到现在还睡得像头死猪,只闻轻微的打酣,不见醒来的迹象。

    我生气了,我如此卖力,你李喜婆非但没有一丝奖励,反到睡得像头死猪似的。想来就有气,进出的速度突然加快……

    李玉姿终于被我剧烈的动作给惊醒了一个翻身,竟然坐在了我的身上,恰好是男下女上式。

    她想起身,可小蛮腰被我的一双大手死死按着;她不停反抗,双腿总是想用力,从我身上拔出来,但这样也无济于事,反倒加强了性趣的魅力,成为了这一式的完全演绎。

    ……

    “怎么?就不行了?要不要我来?”看着魏婉满头大汗地辛苦工作,我调笑道。

    “哼,老娘还有得是力气呢。”魏婉不依不挠,死撑着不认输。但她的动作已经是越来越慢了,就这点速度哪里还能解得了我心中欲火?

    我一挺身,两人互换了个位置,接下来的就是一阵狂攻……

    我动作不停,取笑道“怎么样,认输了吧?”

    “嗯……哼,”魏婉咬牙道,“臭小子,你少得意。老娘事前喝多了酒,手软脚软,用不上力!”

    “哦,是吗?不过我看你刚才挺享受的嘛。”

    “哼,鬼才享受,都……都……痛死人了。”

    “哦,真的吗?”我笑了笑,猛地动了一下。

    “啊”魏婉媚叫一声,眼中充满了满足。“臭小子,你有种就……就我。”

    我哪里不知道这是她的激将之法,她最善长的就是这一招。看她那无比的享受样,我心中也很高兴,这匹悍马已经被我征服了。

    这一夜,我像个不知疲倦的机关人,不停的动作着,四个女人给我折腾得不成人样,每个人身上的三个洞都被我一一享用,身体上无比满足……

    164

    阿芙洛蒂,是古希腊传说中爱与美的女神,她拥有无数男伴,但都不是她的丈夫,她经常以双性人身分出现,有时是满面胡须的男性,有时会是露出丰胸的女性,神庙圣妓只是她在人间的代表。每个到神庙当圣妓的妇女,必须等待不相识的男子,把银币抛向她身边。抛钱的男子会说“我以阿芙洛蒂忒的名义祝福你。”这个圣妓毋须理会银币面额的大小,以及抛出银币的是甚么人,都要跟他。如果拒绝,便是触犯神的律例。

    “尊贵的旅客们,欢迎你们来到‘阿芙洛蒂女神号’超豪华邮轮。”清晨七点十分,花香国第一大港,春水港码头,一个清脆,悦耳动听的女音不断回荡在碧海蓝天上。

    “‘阿芙洛蒂女神号’邮轮建造于60年代末,运营至今已近20年。它是英国丘纳德轮船公司168年历史上服役时间最长的轮船,而且至今仍是世界上最快的巡洋邮轮。它曾25次环游世界、800次横穿大西洋,经受过29米高的巨浪,载客数量超过250万。我们的‘阿芙洛蒂女神号’从造型上来说是全球船业的经典之作它拥有世界上至今为止最大的航海马达,是目前世界上航速最快的邮轮,曾荣膺‘世界上最大的邮轮’和‘最好的跨大西洋邮轮’称号。该轮船长29352米,‘身高’达54米。在该邮轮上的950间套房中,海景房多达670多套,游泳池、高尔夫球场、图书馆、剧院等娱乐、休闲场所一应俱全。本邮轮由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二世于1967年主持下水仪式后,在1968年接待了它的第一位贵宾—查尔斯王储,其后多次承载英国、约旦、日本等国国王或王室成员周游世界!”

    站在这个巨无霸面前,我们三个人呆若木鸡。饶是宋雅从小出身于城市,也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邮轮。这艘邮轮,有近3个足球场的那么长,相当于18层楼那么高。想像一下吧,你站在这样一个巨无霸下面仰头看它的感觉。兴奋,激动,这就是我们要乘坐去美国的船么?

    打小生在春水村,长在春水村的采儿娘,第一眼看见这艘豪华邮轮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尖叫一声,惹来无数旅客们异样的目光。

    “采儿娘,你怎么了?”我关心道。

    采儿娘兴奋地指着巨无霸说“小兴,太好了!我听人说,海上风浪很大,一不小心就会把渔船打翻。本来我还一直担心坐船去美国会不安全,可现在我放心了,风浪再大,恐怕也打不翻这么大一艘渔船吧!”

    我彻底无语……阿芙洛蒂号=渔船?!

    我那个汗啊……

    果然,几个走过我们身边的旅客个个掩嘴偷笑,个别嚣张一点的,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笑死本少爷了,真是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把阿芙洛蒂号当成渔村,哈哈哈哈……小三子,把这句号给本少爷记下来!”一个身穿一身名牌白色西装的小白脸,对身后的跟班说。

    跟班小三子熟练地掏出一本意大利p高级纯白色笔记本,拿出一支派克纯金质金笔,飞快地在本子上写划!

    小白脸少爷旁若无人,声音之大,早已传进了我们的耳朵里。宋雅气极,欲上前说理,我拉住她的手,摇摇头。“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那小白脸少爷却相当的不识抬举,他抬了抬下巴,瓮声瓮气道“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也敢来坐世界级的豪华邮轮!小三子呐,是不是阿芙洛蒂女神号降级啦?”

    小三子点头哈腰,一脸的谄笑“少爷,就算是阿芙洛蒂女神号也有低等舱啊。像他们这种打扮的人,顶多只能住那种四千块的房间吧。”

    “唔,不错不错,小三子啊,你最近长劲不少嘛。哈哈哈哈……”白脸少爷狂笑而去,轻蔑之色溢于言表。

    宋雅脸都给气白了,她甩开我的手说“那个混蛋太嚣张了,我找他算帐去!”

    生气的何止是她一个!我徐子兴从小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在女人面前丢过这么大的人。“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我恶狠狠地说。没想却把宋雅吓了一跳,她抓着我的手,紧张地说“子兴,你可不能乱来……”

    采儿娘也说“是啊,子兴,咱们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有人帮忙啊。”

    我一怔,微笑地说“你们误会啦。我怎么可能因为那个白痴的一句话而去做傻事呢?呵呵,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那就好!”

    “吓死我了!”宋雅直拍胸口,“我还以为你要去打他呢!”

    “我是那种野蛮人么?”我摆出一幅苦瓜脸,把一大一小两个漂亮女人都逗乐了。

    没有了苍蝇的打扰,气氛很快变得极为融洽。人们兴高采烈的走上船,我们也沿着入船通道,走进阿芙洛蒂女神号,开始了我们的航……海上之旅……

    “森哥,我们真的要坐船么?能不能不坐船?我一坐船就会呕吐的。”一名戴着遮住大半个脸的墨镜的时尚性感女郎挽着一名矮胖的中年人,撒娇道。中年人也了同一款墨镜,掩盖了他的面貌。

    “珊珊,咱们现在是跑路,不是在旅行。你以为我不想坐飞机啊?可飞机检关处有公安在把守,你要是想自投罗网的话,我不反对你去坐飞机!”中年人低声叱道。

    “呃,人家只是说着玩玩嘛,干嘛那么生气?哼,不理你了!”时尚丽人把男人的手一甩,生气的往进船通道走去。

    “诶,珊珊,你慢点走!”中年人挺着个大肚子,吃力地在后头追赶。跑起来的时候,好像一团肉在地上滚……

    165

    一上船,就看见左右两边各站着几名身材高挑的漂亮服务人员。这些服务小姐年纪都在二十岁上下,黑头发黑眼睛,说着普通话,应该是中国人。

    “普通仓的旅客们,请到这边来。”一个长相甜美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朝上船的人喊道。

    我两手拉着宋雅和采儿娘,朝服务小姐走去。采儿娘头一回出远门,一出就是出国,难免心中缀缀不安。宋雅也是第一次乖坐这么大的豪华邮轮,见什么,稀奇什么。上船的人很多很多,我生怕两个女人有什么闪失,像一个护仔的老母鸡一样,护着她们。

    长相甜美的服务小姐等到约有十人站在她身边时,她说“各位尊敬的旅客,我叫马小兰,大家可以称呼我为马小姐。现在请各位跟我来,我将带领大家去各自的房间。”

    马小姐的笑容很亲切,一下子让大家对她产生好感。马小姐在前面带路,边走还边回头对我们解说。“阿芙洛蒂女神号将于一个小时后,也就是北京时间830分从花香港启航,预计将于16天后,到达美国北卡罗来那州。我们……”

    “咦,那边是怎么回事?”一名旅客突然指着前头一群朝船下探头探脑的人。大家的注意很快就从马小姐身止转移到那群人身上。毕竟,中国人一向是最爱凑热闹的了。

    前方人声嘈杂,大家小跑过去,很快听清了那声音。“不好啦,有人落水啦,快来人哪,救救我的孩子吧!”人群中一个女人的声音特别凄厉。

    我拉着宋雅和采儿娘探头下去,只见离船舷20米下的水面上,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正在水中翻腾,眼看着就要被淹死了。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吧!”人群里那个女人的声音更显凄厉,但是从20米高处往下跳,一个弄不好就会被巨大的撞击力打晕。许多人不是没有能力,但面对这么高的高度,他们退即了。女人披头散发,看不清容貌长相,但看上去很年轻。她见无人帮自己,攀过护栏想跳下去救自己的女儿!

    “快,快拉住她,别让她干傻事!”人群暴发出一阵惊呼,众人七手八脚地抓着女人,不让她跳下去。

    宋雅实在看不下去了,“子兴,你帮帮她吧!”一回头,竟然空空如也,徐子兴刚才还在她身边呢,怎么一转眼就不见啦?

    采儿娘突然尖叫一声“啊!他跳下去了!”宋雅猛朝下看,正好看到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一个笔直如利箭的身影,正如一把鱼枪,射进了海水中。“扑通”一声,溅起一朵浪花。

    “哗”目睹了一这幕的人们纷纷惊呼,“有人下去了,有人下去了……快看,他已经游近那个小孩了。”

    “哇,妹妹,这人是谁?他跳下去的样子简直酷毙啦。完啦完啦,简直就我的偶像啊。我一定要认识他,让他做我的白马王子!”一个站在最高层甲板上的时尚女郎对身边的妹妹说。两个女人的装扮一模一样,妹妹看着水面上那个男人矫健的游泳姿势不屑地点点头,“老姐,你又在做梦了。拜拖你,正经点好不好,这回可是我们今年唯一的一次旅行耶……”

    镜头转移,在整个码头,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我游到落水小女孩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小女孩的小腰。小女孩疯狂地抓住我的衣服,挤进我的怀里。我往后一倒,成仰泳之势,让小女孩能够最方便地呼吸到氧气。

    小女孩脸色苍白如纸,两只小手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差点没把我勒死∶在我闭气功夫深,几分钟不呼吸也没事。

    “叔叔……谢谢你救了我……”小女孩突然朝我微笑一下,然后直接晕倒在我身上。

    我心中大感安慰,多懂事的孩子啊,长得像个小精灵一个,又聪明伶俐,看来这回没救错人!

    邮轮上这时已经有船员朝我们抛下了救生圈,同时也放下了绳梯。我心中暗恼,早些时候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不见你们抛救生圈下来?

    没抓救生圈,直接游到船边,抓住绳梯,一节一节攀上去。爬上船舷,有人从我手里接过小女孩。小女孩的妈妈早就等得心急死了。抱过女儿一阵痛哭,“灵灵,灵灵,你怎么啦?怎么啦?快醒醒啊。妈妈再也不骂你了,再也不骂你了,你醒醒好么?快来人啊,救救我女儿吧。”

    “夫人,请把你女儿放下来好么?我是医生,你女儿一定会没事的,让我看看好吗?”一个戴着眼镜的白衣天使急时赶到。灵灵妈妈急忙把女儿放下,让医生施救。

    我浑身的脚蹋实地,还没站稳,宋雅已经不顾一切地扑进我怀里激动地哭着说“混蛋,你混蛋。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跳下去呢?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她抱得我死死的,仿佛死怕我会消失一样。

    我拍拍她的背,安慰道“你家汉子本事大着呢,怎么可能会有事嘛?我这不是好好的上来了么?没事啦,没事啦啊!”

    不少人看着这感动的一幕,不自觉地流下泪来,其中就有采儿娘。

    “让开,快让开……”一个风一样的男人猛地一把将我们推到一边,冲进人群喊道“玉洁,灵灵没事吗?灵灵没事吧?”

    宋雅被推得差点离开我的怀抱,她怒冲冲地说“这人怎么这样!”

    “算啦,那个人好像是失足女孩的父亲,你看……”我指着那个风一样的男子说。此时他已经搂着灵灵妈妈不停地忏悔。

    “雷鸣,你死到哪去了?灵灵差点就没了,你知不知道!姓雷的,我告诉你,如果灵灵今天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就跟你离婚。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灵灵的妈妈玉洁疯狂地向雷鸣咆哮!

    “对不起,玉洁,真的对不起,对不起……”这个戴着一幅金丝边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年青人竟然像个孩子一样,跪在妻子的面前,不停地忏悔。

    玉洁看也没看丈夫一眼,咆哮完后,她就一直怔怔地看着女儿。在医生一番高超的急救医术下,可爱的精灵般的小姑娘灵灵,呼吸渐渐顺畅。医生长舒了一口气,对他们夫妻俩说“幸不辱命,这小姑娘的命可真大。再要晚那么半分钟,就是神仙来了也没用了。”

    玉洁对医生一个劲的道歉,又是磕头又是感恩戴德。那医生慌忙闪过一边说“你们不应该谢我,我没做什么。你们应该去谢谢旁边那位先生,他才是真正救你们女儿的大恩人。”医生朝我一指,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