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70.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166-170

166-17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166

    玉洁跑到我们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下。“这位先生,谢谢你救了我女儿的命。”可她早就衣衫不整,这么一跪,恰巧把整个暴露在我的视线里,天啊,我看到了她那晕红的两点……

    她丈夫雷鸣尴尬地走到我们身边说“真是抱歉,刚才我太激动了,撞了你们,没想到是你救了我女儿。”扑通一声,也跪下来,咚咚咚就朝我磕了三个响头。

    “救人不过是我举手之劳,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折我的寿么。快起来快起来……”我慌忙去扶雷鸣,宋雅和采儿娘也把玉洁扶起来。

    “你们就别忙着感谢,先把你们的女儿抱到回房间吧,她要是再受了凉可不好了。”医生建议道。雷鸣玉洁两夫妻慌忙照办。他们一家三口的房间在最高层的豪华仓,我们是在普通仓,一伙人走上楼梯的时候,检票生不让我们三人上去。搞得我们相当尴尬。

    雷鸣恼了,把检票的人狠骂了一通“刚才我要退票你们不让退,那好,现在我把票送给我这三位朋友,你们没意见吧?”

    检票人臭着张脸让我们过去了。雷鸣抱歉地对我解释说“本来这次旅行,我一个朋友一家三口也要来的。可他们临时有事,不参加这次旅行了。所以我想把票退掉。没想过一转身,我妻子和女儿就不见了。然后就出了这档子事。你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本来我想给你一笔钱。可是看得出来,徐兄弟不是那种贪财的人。这三张豪华套仓船票就当是送给你们的小礼物,不成敬意!”

    我还要推迟,雷鸣说“徐兄弟,你要再推迟,我就给你跪下了。”他作势欲跪,我不得已才接过船票。

    虽然我和宋雅采儿娘都不知道普通仓是什么样子的,但当我们走进雷鸣的套仓时,还是被眼前的豪华气派震憾了。

    纯羊毛红地毯,真皮沙发,上好的檀木家具,又圆又大的哥特式大挂灯,整个套仓的富丽堂皇超出我们的想像。脚踩在羊毛地毯上,就像是飘浮在云端,似欲驾云而去。

    雷鸣的妻子许玉洁把女儿灵灵轻轻地放在宽大柔软的大床上。医生叮嘱了一阵,这才离开。雷氏夫妇千恩万谢把医生送走,回来招呼我们三个人。

    “要不我就先带你们去看看你们的套仓吧。”雷鸣说,不过我看出来,他是不怕女儿休息被打扰。许玉洁说“真是抱歉,我想在这照顾女儿,不能陪你们了。”

    “没关系,没关系,灵灵刚出事,当然得有人照顾了。”宋雅很理解地说。

    当初雷鸣与他朋友的仓位房间是订在一块的,所以靠得很近,出门走两步就到了。打开门,里面的装饰与雷鸣那个套仓一模一样,三个卧室,一个客厅,浴室卫生间,应有物品,一应俱全!

    土气的行礼包,似与这现代化富丽堂皇的房间极不搭配。宋雅和采儿娘俩人面上微有尴尬之色,生怕雷鸣会瞧不起我。我一脸的坦然,我徐子兴是不比人家有钱,但这并不能成为看不起自己的借口。任何人都可以看不起你,但你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

    “雷兄,来来来,请坐请坐!”我像个主人一样,请他坐下。两个女人早就兴奋的看房间去了。

    “正式介绍一下,我姓雷,单名一个鸣字,是一个私家侦探!”雷鸣豪爽地伸出手与我握了一下。

    我对这个爽朗的汗子很有好感,他能在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向我下跪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就说明他是个性情中人。

    “我姓徐,双名子兴,职业农民,是一个种菜的!”

    “哈哈……,徐兄的自我介绍真是风趣,‘职业农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徐兄弟看起来没有一般农民的自卑感,反而相当自信,令为兄敬佩不已啊。为兄敢断言,将来徐兄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哪里哪里,雷大哥夸讲了。不过小弟却对大哥的职业很好奇啊。私家侦探?是不是像英国小说家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一样?”

    “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我雷鸣可比不上人家福尔摩斯,只是混口饭吃而已。为兄在春水市开了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是春水市乃直咱们花香国第一家侦探事务所,这点为兄一向引以为豪!”

    雷鸣对我感嗯戴德,两人聊得投机,他也对我倾吐心事。原来雷鸣市区的一个派出所做刑侦工作,因为工作能力凸出,却不会讨好上司,屡屡与顶头上司产生磨擦。最后雷鸣一气之下,辞职下海,创办花香国第一家私人侦探社。

    雷鸣的妻子许玉洁十八岁高中毕业后就嫁给了他,一直支持雷鸣的工作。雷鸣自从辞职以后,压力更大。创办的私人侦探事务所,业务从无到有,一年到头,在外奔波忙碌,忽略了对妻子女儿的关心。为了弥补妻女,雷鸣抽出一个月的时间,决定陪妻女到美国游玩一番。特意买了豪华套仓的船票,为的就是让妻子和女儿能渡过一个开开心心的假期。却没想到天降横祸,若非我急时搭救,雷鸣必定家破人亡。

    “徐兄弟啊,我雷鸣不怎么会说话,也常常得罪人。可我对兄弟真的是太感激了。什么话也不用说了。以后兄弟有用得着我这个大老粗的地方,尽管开口,刀山油锅,只要兄弟一句话,我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雷鸣推心置腹,我自然乐得结交这么一个豪爽的朋友。“雷大哥,你这个大哥我可是叫定了!”四只大手紧紧握在一块。

    “雷鸣,快来啊,女儿醒了,灵灵醒了!”隔壁房间传来许玉洁的欢呼声。雷鸣喜得一蹦而起,“太好了,太好了,灵灵,爸爸来了……”说着就跑了出去。

    我和宋雅采儿娘也欢喜的跑进他们的房间。只见雷鸣夫妇两个一前一后正抱着女儿灵灵正沉醉在突然降临的幸福之中。

    灵灵的脸色红润了些,眼睛大大的,圆圆的,长得很像妈。她一看到我进来,突然尖叫一声,“我记起来了,你就是救我的那个叔叔。”

    “是的,灵灵,他就是救你的徐叔叔,快叫叔叔!”

    小姑娘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仿佛在下某种决定,她突然死命挣开父母的怀抱,踉踉跄跄跑到我面前,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叔叔,我要嫁给你!”

    167

    “叔叔,我要嫁给你!”

    灵灵这小丫头的大胆表白,让所有人都怪怪地看着我。我哭笑不得,趁灵灵跌倒之前,抱住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精灵。“灵灵,你为什么要嫁给叔叔呀?”

    “因为岸上那么多人看着灵灵,就是不下来救灵灵。灵灵恨死他们了,灵灵当时就想,谁要是救了灵灵,灵灵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他!”童言无怠,但这番天真的话里却令在场的几个人动容。

    许玉洁最先被灵灵感动得哭了,她从我怀中抱走灵灵,一个劲地亲着女儿“灵灵,真懂事,灵灵真乖,等灵灵长大了,妈妈就让灵灵嫁给叔叔!”

    众人狂汗……,女儿如此,做妈妈的也是如此,这一对母女真的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啊。

    雷鸣笑骂道“玉洁,你怎么说话呢你,看看人家徐兄弟尴尬的……”

    “我怎么了?至少我关心女儿,不像某人∵!”许玉洁当场就不给丈夫好脸色看。雷鸣尴尬地朝我们一笑。

    灵灵又吵着说“妈妈妈妈,我要去看大海,我要去看大海……”

    许玉洁早就被大海吓坏了,问女儿“灵灵不怕大海么,刚才……”

    “灵灵才不怕大海呢,因为有叔叔呀。所以,灵灵要跟叔叔一起去看大海!”灵灵不停地朝我招手。

    “好吧,灵灵要去,妈妈就带你去。”许玉洁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她对大海仍是心有余悸……然后却奈不过女儿灵灵的热情。

    “也好,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大海呢!”我又拍拍手,对灵儿说,“灵灵,叔叔抱你去看好么?”

    “好呀好呀,叔叔抱抱,我要叔叔抱抱。”灵灵把小身子往前一倾,许玉洁不由自主地把女儿往我怀里塞。我顺手接住,不经意间,碰触到许玉洁的前手臂好滑的手啊,透心凉的。

    我拿眼角瞄了一下许玉洁,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内心深处微有些许遗憾。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你们去吧。”采儿娘脸上有些许倦容,最近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经这么一折腾,确实累得够呛。宋雅说要留下陪她,采儿娘却劝宋雅趁这个机会好好陪陪徐子兴。“好了,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她轻声在宋雅耳边说了一声。

    宋雅脸上微微一红,嗔道“采儿娘,你坏死了!”

    人的一生是由无数的瞬间组成的,但人的一生中能够让人时刻铭记的瞬间却很少,当我带领大家走上甲板观看大海那一瞬,在我的记忆中,自始至终都很清晰。

    我终于见到了真正的大海了。

    广阔博大,恬静温柔。再也不是文字中无边的畅想,再也不是凭空与别人思想的共鸣。仿佛圆了记忆中一个遥远而触不可及的梦。那便是眼前这一片真真切切,浩翰无垠的蓝色。是的,满视野的蓝色。无暇、透明,纯洁、安静,足以融掉自己的一种颜色,那是自然唯一赋予海的颜色。

    迎着它张开双臂,海风便心领神会的过来轻抚着我得全身。那是一种世俗所无法领略的清晰。是梦寐以求的欢畅,这一点点难得的大自然赋予人的愉悦,便全在海带来的已平静的呼吸中了。

    “啊”我不顾人们异样的目光,张开双臂,朝天大喊“大海,我爱你”

    无论是雷鸣夫妇,还是宋雅,甚是灵灵这个鬼丫头,都被我的兴奋所感染。“爸爸妈妈,我也要喊,我也要喊!”小姑娘涨红了脸对父母说。

    “那你就喊呀!”雷鸣笑着勾了下女儿的鼻子。

    灵灵翘着嘴说“可是……可是这里有这么多人耶,灵灵有点怕怕的,我要爸爸妈妈陪我一起喊,好吗?”

    两夫妻曾经差点失去女儿,此刻女儿有要求,那还不尽量去满足啊!

    “好,爸爸妈妈陪你一起啊!”

    “好啊,大家一起来喊吧!”宋雅像个小女孩一样跑到我身边,勾住我的手说,“老公,我们一起来喊吧!”

    “好的,那好,大家准备好了没有啊?”

    “准备好啦!”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预备!开始!大海,我爱你”

    “大海,我爱你”

    四个大人,一个小孩,站在顶层的甲板上,就好像站立在天地间。大海在招唤着我们,我们向大海倾吐心声……

    呜,在我们的高声呐喊声中,阿芙洛蒂女神号豪华邮轮,起航了

    岸边奏响起欢快的欢送乐,无数的人们向阿芙洛蒂号抛出彩带,向在邮轮上的亲人们告别,而船上的旅客则不停地挥手与岸上的亲朋好友道别……

    在无数人开心的时候,女神号某间二等仓里却有一对年龄极不搭配的男女正吵得不可开交!

    “森哥,这就是你说的豪华套仓么?”女人对着房中的摆设指指点点,“你看看这地毯,黑不啦叽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洗过了,你再看看这张床,这床单有股怪怪的味道。你再看看浴室里的喷头,你叫我晚上怎么洗澡?”

    女人尖锐的嗓音终于把张天森激怒了,“够了,你给我闭嘴,你这个贱货。我们是在逃命,不是在旅行。你他妈的就不能给我安静点?再过十六天,我们就可以到天堂了。到时候,纸醉金迷,只要到美国,我们就会有别墅豪宅,敞蓬跑车,你想想吧胡珊。你就不能再给我忍几天吗?啊!?”

    胡珊被张天森一凶,小嘴一歪,眼睛一红,呜咽一声跑进卧室,砰一声把大门关了。

    张天森气得把一个烟灰缸砸在门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像只斗败了的公鸡。他喃喃自语“舅舅派来护送我的人怎么还没来?”

    168

    夜幕降临,奔波了一天的大海也安静下来,在天与地的一片黑暗中,一艘豪华巨轮行驶在大海上。阿芙洛蒂女神号亮起电灯,三楼的豪华旋转餐厅里,座无虚席。白色制服的男服务生穿梭在各张桌位间,漂亮的点菜小姐亲切地回答客人们的每一个疑问。

    衣冠楚楚的绅士,身着晚礼装的女士,这里是文明人的天堂,野蛮与粗鲁的禁地。走进餐厅,顿时感觉自己身份倍增。因为,这个餐厅只有豪华套仓的旅客才能进入!

    采儿娘本来是不愿意来的,因为她觉得自己一身土气的衣服,不好意思出现在这些上层人士面前。但是许玉洁对她却极好,不但借给采儿娘一套高贵大方的晚礼装,还亲自给采儿娘化了一个妆。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采儿娘,差点叫我认不出了。眼前高贵迷人的这位夫人,真的是半个小时前一身土气,满脸倦容的采儿娘么?许玉洁和宋雅掺着采儿娘走到我和雷鸣的面前说“怎么样?认得出她是谁么?”

    两个大男人早看得目瞪口呆了,灵灵这鬼丫头围着采儿娘大叫“阿姨好漂亮,阿姨好漂亮,妈妈,妈妈,我也要化妆,我也要化妆!”

    直至此刻,我终于明白宋雅常常挂在嘴边上那句话的含意了这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因为懒女人都不保养容貌身材,都不化妆……

    采儿娘一身华丽的黑色露背晚礼服,她的身材本就因为生病的缘故而纤瘦。此时装上晚装长裙,更加衬托出她修长的身材。恰到好处的把她的美丽完全绽放出来。

    “宋雅,我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难受死了!”采儿娘皱着眉头向两个女人抱怨。

    宋雅和许玉洁笑得花枝乱颤,告诉采儿娘“你穿的是露背装,当然感觉后背凉爽了。”

    采儿娘大惊失色!

    “什么?露背装?把后背都露出来了?不行不行,这种衣服怎么能穿出去丢人现眼呢!啊!都怪你们,小兴他们两个男人都看到了!”采儿娘羞红了脸,一溜烟似地跑回房间。两大一小三个女人笑嘻嘻跟了进去。

    我和雷鸣面面相觑。

    虽然我们不知道宋雅和许玉洁是怎么劝采儿娘的,总之,来餐厅吃晚餐的时候,采儿娘还是穿上了那件露背装。不过从她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她还没有习惯。

    一进入餐厅,就感觉到有无数双异样的目光扫向我们。其实,更准确地说,所有的目光都在门口三个美丽的女人身上。

    采儿娘居中,许玉洁宋雅一左一右掺着她。许玉洁一身粉色晚礼服,右手牵着女儿灵灵,令她尽显少妇风情。最美的是宋雅,她一身洁白长裙,宛若高贵的公主,纯洁的不似人间所有。采儿娘一身神秘的黑色,堪称“黑寡妇”,不过在这些男人眼里,她是成人的代表。举手投足间虽然有些生涩僵硬感,但这并没有令男人们收回他们的目光。

    骄傲,是的,我值得骄傲。因为我的宋雅是那么的有魅力,几乎迷倒了全场的男性同胞。我心情舒畅,因为宋雅只属于我一个人,你说这不值得我骄傲的么?

    “哇!真大啊!”宋雅兴奋地说。

    “是啊,真豪华呀!”我接口。

    “那还用说?英国丘纳德轮船公司是世界上最豪华的邮轮集团!”雷鸣向我们解释。“阿芙洛蒂女神号是目前世界上豪华的邮轮,这种豪华程度也是理所当然的啦。”

    “这位先生!”这时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侍应生走了过来,“请问您是雷鸣先生吧?”

    “啊,对!”雷鸣应道。

    “我现在立刻为您准备座位。”侍应生微微躬了下腰,“请稍等一下!”说完,侍应生就走了。我不由感叹一句,“豪华餐厅的服务态度果然非同凡响啊。”

    雷鸣夫妇似乎经常参加上层人士的宴会,习以为常。

    “是啊,这里伙食的费用也是非同凡响啊!”雷鸣幽默了一句,惹得大家都宛尔一笑。

    “啊,雷鸣先生?”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讨厌的声音,“您就是那位春水市有名的侦探,雷鸣先生吧?”

    “……嗯……没错……”雷鸣疑惑地应答,看得出来,他并不认识这个说话的人。

    众人一回头,你道这说话的人是谁?正是我们上船前遇到的那个小白脸少爷。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身后拿着意大利p纯白笔记本和派克金笔的跟班小三子也赫然在场。不过这会儿,这个讨厌的小白脸身边多了个眼镜美女!这小子好艳福,我才看了那美女一眼,就觉得她跟宋雅是同一类型的知性美女,容貌与宋雅不相上下,只是浑身多了一股职业感。

    “太好了。”小白脸高兴地说,“我叫东方未名,是一个立志成为中国的柯南道尔的作家!听说您屡破奇案,您可是我的偶像啊!”

    “承蒙厚爱……”雷鸣谦虚地说。

    “啊,我来介绍一下!”小白脸东方未名道,“这位是秋吉美子小姐,她是个日本人,是丘纳德公司的邮轮设计师,她的父亲就是阿芙洛蒂女神号的总设计师!阿芙洛蒂这个美丽的名字就是她父亲取的。”

    众人把目光都投向这个美丽的知性美丽。只见她戴一幅无框透明眼镜,梳了个民国时期的女学生标准发型,穿一身浅绿色女式敞领职业套装,里穿粉红色衬衣。笔挺的女式西裤,把她修长的身段描绘的份外迷人。

    谁说日本人矮了?眼前这位身材高挑,看不出实际年龄的知性美女令我眼前一亮。唔,日本女人啊,不知道日本女人是什么滋味……

    “你好,我是秋吉,请多多指教!”知性美女轻鞠一躬。

    东方未名看也没看我们一眼,到是那个跟班小三子眼毒,似乎已经认出我们来了。不过也不能怪东方未名这个小白脸记性差。轻过许玉洁这个造型大师的改造,我们三人早就脱去一身土气的衣服,换上夫妇俩气派的礼服。

    此刻一身浅银白色西装套在我壮硕的身体上,精神奕奕的寸板头,仿佛一个翩翩有礼的绅士,与上船时的那个乡下土小子,完全是两个人!

    “不好意思!雷鸣先生!”这时候先前的那个侍应生已经走回来,他对雷鸣说,“让您久等了,您的座位已经准备好了!”

    “啊!不好意思!”东方未名这个讨厌的家伙突然插嘴,“麻烦你追加两个座位。可以吗,雷先生?”

    “嗯……”雷鸣无奈地应道。

    169

    “那么,这边请!”侍应生领着我们走到一张长方形桌子前坐下。

    每个人面前都摆放了整整齐齐的餐具,这是间西餐厅,所以没有筷子。雷鸣靠着我坐下,想把我介绍给东方未名。东方未名一幅盛气凌人的样子,还装作不认识我,我心中有气。你不想认识我,老子还不想认识你呢。偷偷拉了拉雷鸣的衣袖递增给他一个不要管我的眼神。雷鸣会意,也就没有介绍了。

    东方未名大喇喇往主位上一坐,小三子这跟班跟屁虫似的站在他背后,时不时地会写下些什么,神秘兮兮的,看人就叫人心烦。秋吉美子这日本小妞,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说话,表情有点冷淡。

    女人们坐了一排,我们三个男的也坐了一排。菜还没上来,东方未名显摆地说“其实我目前正着手写一本以豪华游轮为舞背景的推理小说。在取材过程中认识了美丽的秋吉美子小姐。”

    “嗯,没错。”秋吉美子对东方未名微笑一下。

    “原来如此啊!”雷鸣说。

    “话说回来,雷先生此次是来旅行的呢,还是受了什么委托进行某些调查呢?”东方未名眼里闪动着兴奋的目光,对他来说似乎秋吉小姐的美貌根本没有推理破案有吸引力!

    我第一回对这个小白脸少爷刮目相看,原来这小子不是个纯种的草包啊。

    “那个……你误会了!”许玉洁突然插嘴说。“我先生这回完全放下工作,陪我和灵灵去美国渡假的。”许玉洁亲了亲女儿灵灵。

    东方未名看了灵灵一眼,眼中突然闪过嫉妒之色。他是嫉妒雷鸣拥有一个美貌妻子还是嫉妒雷鸣有个可爱的小女儿呢?

    “原来是这样啊……”东方未名双手撑着下巴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发觉东方未名这个人有些古怪,似乎带着一种阴险感。

    “对了,叔叔,你的小说写的是什么故事呀?”可爱的灵灵突然发问。“是不是豪华游轮环游世界一周的故事啊?妈妈,你上次给我讲的环游世界的故事还没讲完呢。”

    许玉洁怜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说“灵灵乖,晚上睡觉前妈妈再讲故事给你听好么?”灵灵乖巧地点头脆声说“好吧。”

    宋雅一见到这个嘲笑过自己的小白脸就有气。可人家是雷鸣的崇拜者,换句话说,就是雷鸣的客人。她一直忍着,没发脾气。再看东方未名,一幅以主人自居的模样更是有气。忍不住讥讽道“不会是像泰坦尼克号一样,在航沉没,结果引起恐慌的故事吧?”

    众人大汗……

    我则递给宋雅一个鼓励的眼神,谢谢她为我出气。

    跟班小三子在这时候突然低声在东方未名耳边说了些什么,东方未名看了看我们三人显然经过跟班的提醒,认出我们来了。他很有绅士风度的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雷鸣不知道我们之间有过节,接过宋雅的话,露出回忆的表情说“说到沉没,以前好像有丘纳德公司的货船撞上冰上的事故吧?”他看了看秋吉美子。

    “没错,那是十五年前冬天的事了。”秋吉美子应道。她的普通话说得很好,声音完全听不出是个日本人说的!

    “我记得原因是船长的判断失误,导师致其中一名船员不幸身亡,船长本人也和船一起沉入了大海!”雷鸣说。

    灵灵突然害怕地抱着妈妈说“妈妈,要是这船也沉了,怎么办呀?”

    许玉洁刚要安慰,秋吉美子小姐已经面含微笑地对灵灵说“别担心,阿芙洛蒂女神号的船长可是非常优秀的哟。而且这一路去美国的航线上也没有冰山。灵灵不用害怕哦!”

    灵灵歪着脑袋问妈妈“妈妈,阿姨说的是真的吗?”

    “阿姨说的没错,是真的,灵灵不怕了啊。”

    “反正船出事的时候,最先被救的肯定是那些人吧?”东方未名突然看向餐厅正中内存的大圆桌。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侍应生正领着一对老年夫妇就坐!

    “咦?那不是前市长古英么?”宋雅认出那个老头,以前她在电视上见过。

    “还有他的夫人!”东方未名说,“然后就是一些明星……”

    “啊哈,这不是姐妹么?”雷鸣突然涎着脸高兴地说。众人再次看过去,只见一对身材高挑的时尚女郎正由一名英俊的白衣侍应领向圆桌。

    左边的那个,一头乌黑的秀发,瓜子脸,一身低胸紧缚晚礼服把胸前的一对玉兔绷得紧紧的,露出小半个来。手臂上各套一只长至腋窝的手套,把一双玉手渲染得分外修长。

    右边一个梳了个头发高高扎起,直披到腰间,身材一样的惹火。服饰与左边的女人一模一样。两个女人风采迷人,脸上充满高傲的神情,且长相上有许多相像处,应该是一对姐妹。她们身材火暴,着装大胆,把全场男性的目光都勾了去。

    “那些人应该是丘纳德公司董事长邀请的客人……说曹曹到,你们快看,三代董事长和他的女儿登场了。”

    这时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头子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两个女人。一个是四五十岁的老女人,半老徐娘,丰韵尤存,应该是那个什么董事长的女儿了。另一个是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小姑娘,扎了个马尾,一身制服,看起来到像是董事长秘书。

    几人也往中间的大圆桌走去。

    我暗自留了神,三代?听起来像个日本人的姓,看那老头,还挺健郎,难到丘纳德这家英国公司是日本人掌控的么?再一想,秋吉美子也是日本人,这是有可能的。

    日本虽然被美国的两颗原子弹打得原气大伤,但战后在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的扶持下,经济高速发展,短短三十几年,一跃而成为发达国家。花香国的宿敌日本人不简单啊!

    我们春水村穷,因为它偏僻,也正因为它的偏僻,日军侵华期间竟然看不上这个小山村。所以春水村的村民们逃过一劫。我以前有段时间研究过村里的族谱,发现我们村里虽然穷,但解放前从未遭过大的灾难。我推测,也许祖先正是因为可以躲避战争,才铁了心在这个穷山沟扎根的吧。

    虽然日本人没伤害过我的祖先,但是我毕竟是一名花香国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是名愤青。不是那种夸夸其谈,不干实事的愤青。我有个梦想,就是在经济上打败日本的几家大公司。比如日本的索尼公司……这家公司经常把在日本卖不出去的垃圾货,倾销到中国市场上,还美其名曰在中国,我这是高端产品!

    170

    我这边想着心事,东方未名这小子还在显摆自己消息灵通。“三代董事长的女儿叫三代贵江,听说最近已经招赘入门!对了,她丈夫三代英人不久前刚刚因为车祸已经去世!”

    “有这回事?”雷鸣突然感兴趣的问了句,他是刑警出身,自然对这种死人的案件感兴趣。

    “嗯,是的,三代英人是我的上司。”秋吉美子小姐说。

    东方未明突然又说“快看,那个拿着白帽子的就是船长海渡藤。他就是刚才提到的十五年前发生海难的那艘船的副船长!”我留意到,东方未名看船长的眼神充满了仇恨……

    服务生终于把酒菜上上来了§酒,牛肉,典型的西式餐饮。我别说吃了,以前我见都没见过西餐是咋样的。采儿娘也是不知从何处下手,好在许玉洁手把手地教她。宋雅拿刀叉的样子竟然很熟练。这鬼丫头,瞒得我好苦啊。今晚非在床上好好教训教训她不可。不过以前好像我也一直没问过她……汗……

    宋雅妩媚的朝我抛了个媚眼,然后动作缓慢的切起牛肉来。我福至心灵,原来这小妮子是要现场教我呢!聪明的我自然是有样学样,偷偷的观察宋雅进餐的动作≠嘿,不是咱吹牛皮,没用两分钟,咱就会啦……

    “那么……”雷鸣举杯站起身,“为了这次愉快的旅行……干杯!”

    “干杯!”

    众人齐齐举杯欢呼……

    牛排的味道果真不错,虽然只有七八分熟,但吃起来很是润口。许多人说老外吃生肉,是茹毛饮血,可却没有想过为什么老外如此钟情于这种半生不熟的牛肉。我今天算是明白了,原来美妙的滋味才是老外钟爱的原因!

    雷鸣显然是个老酒鬼,喝起红酒来,跟人拼命似的,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雷鸣很高兴,我今晚也很高兴,两个高兴的酒鬼聚在一起,自然是杯盏不停。反而是小白脸东方未名只喝了一杯酒后就不停地跟那个日本小妞说话。

    他不来烦我们,我们正乐得当他是个透明人。采儿娘吃不惯,后来还是叫了熟食来,这才开胃。只可怜东方未名身后的那个小跟班了,竟然眼睁睁地看着我们饱餐一顿!

    然后服务生把每个人面前的餐具通通收走。接下来要上甜点。

    东方未名突然以手抚额,雷鸣客气地问他“你怎么了?”

    “我好像有点晕船!”东方未名神色黯然地说。雷鸣红着一张脸说“哈哈,是啊,我也有点晕!”

    许玉洁白了他一眼,“老公,你喝多了!”

    “老婆,你管得太严了吧?今天认识了徐兄弟,高兴嘛!”雷鸣勾着我的肩膀说。“来再喝一杯!”我俩碰杯后,又是一饮而尽。自从上回因为不会喝红酒,酒后了宋雅,我特意苦练自己的酒量。现在算是略有小成,至少到一瓶红酒下肚,我还很清醒!

    “哼,真是的!”许玉洁朝宋雅抱怨道。

    “他们男人啊,都这样的!”宋雅深有同感。

    “不好意思,失陪了,我要先回房休息一下!”东方未名起身说。

    “不要紧吗?”秋吉美子道。

    “没关系,我房间有药!”东方未名朝我们一挥手,“那么,我就先回房了,再见!”

    跟班小三子慌忙扶着他走了。

    东方未名一走,气氛变得更为融洽。不一会儿,眼镜大美女日本小妞秋吉美子也告辞而去。这回在座没了陌生人,高声谈笑,宾主尽欢……

    二等餐厅里人头攒动,虽然有空调,有餐位,但根本就没有三楼豪华餐厅的那种优雅的格调→珊早就被气饱了,所以这回张天森拉她出来吃饭,她愣是没动一下筷子。张天森也懒得理她,不就是个贱货么?要不是她床上功夫还不错,张天森早就把她做了。

    再享用几天吧,等她年老色衰再干掉她也不迟。张天森如此想。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胖胖的女人一屁股坐下来,伸出手就抓桌上的佳肴美味→珊尖叫一声“哪里来的疯婆子?”

    张天森也是大怒,但他看到女人做的手势后,就沉默了。不但沉默,还对胡珊吼道“你给我闭嘴!”

    胡珊尖叫“张天森,你连这么肥的猪你也上?我鄙视你!”气得就要离座而去。张天森压低声音怒吼“贱货,我叫你坐下,她是我们的保镖!”

    胡珊是知道这回事的,张天森跟她说过。他舅舅派了一个高手,沿路保护他们。可没想到,这名保镖不但是个女人,还是个这么胖的女人。她的腰像水桶一样粗,比得上包子铺的那个老板娘了。一想到包子铺,胡珊突然一凛,仔细打量正狼吞虎咽的女保镖。

    越看越眼熟,女保镖突然抬起头对胡珊咧嘴一笑“同志,要几个包子啊?”

    “啊!”胡珊给吓得捂住小嘴,惊恐地看着她。

    她就是杀害范伟的女杀手包子铺的老板娘!

    六楼的电梯叮咚一响,东方未名和跟班小三子走了出来。“小三子,我没什么大碍,你先去吃晚饭吧!”

    小三子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坐电梯又下去了。

    东方未名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没人,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双手套戴上。然后走到604房间,拿出一把钥匙打开门,一闪身,钻了进去……

    我掺着喝得醉熏熏的雷鸣走进了他的套仓。“真是的,酒鬼,又喝醉了!”许玉洁没好气地说。她把灵灵抱上床,灵灵刚才吃甜点的时候,吃着吃着就睡着了。这个坚强的小女孩,失足落水后,还能活蹦乱跳这么长时间,也真是难为她了。

    采儿娘也倦了,宋雅扶着她也回房休息!

    雷鸣身高一米八出头,长得比我高,一身肌肉也是相当发达。我真是怀疑,许玉凤身高一米六出头,她这么娇小,在床上还不被雷鸣给压死啊。

    请回到正文171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