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72.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2章 老牛吃嫩草

第172章 老牛吃嫩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姐,你这样子太僵硬了。 要放松……对,就是这样子……”我露出邪恶的微笑,摸上了许玉洁的肩膀……

    许玉洁的肩膀很圆很饱满,轻轻一掐,仿佛能掐出水来。她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说“弟弟,没想到你的手艺还真不错。以后要是能每天享受一次,那该多好啊。”

    “这次航行,我可以天天给姐姐按摩啊。”

    “也对,是姐姐太过贪心了。”她仰躺在沙发上,大好春光也因为姿势的关系被遮住了。真是有一得必有一失,摸是摸上了,可惜她胸前的春光却被遮住了。按了一会儿肩部,我尝试着往下按。但每当我手往下移的时候,她的身子不自觉的就会僵一下。我熟悉女人的身体,了解她们每一个微小的动作。她有这样的反应,说明她潜意识里对我还是保持持着男女之防的戒心的。

    我暗叹一口气,看来是我误会了。也许许玉洁根本就没有红杏出墙的念头。也许她只是觉得生活有些枯燥,有些无聊,想与我这个今天刚认识的人聊聊天而已。人家有爱她的老公,有可爱的女儿,我又何必去掺和这么一脚呢?宁拆十座庙,莫毁一桩亲。罢了,罢了……

    我屏除杂念,专心为她按摩起来。同时运起气功,按摩她肩上的穴道。许玉洁舒服的呻吟出来“弟弟,你的手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烫的?”

    “姐姐莫怪,小弟会一点气功,正用气功给姐姐按摩呢!”

    “嗯……哦……啊……啊……好爽……舒服啊……啊”许玉洁爽得不知东南西北,一通呻吟,搞得像是时的声。我大汗……

    “姐,你能不能小声点。你这样子乱叫,会让人误会的。”我善意的提醒她。

    许玉洁脖子上的皮肤变得粉红粉红,体温渐渐升高她害臊了。

    “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她娇叱道。许玉洁意识到跟我太过亲近了,说“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吧,姐姐要睡觉了。”

    我不无遗憾地说“那小弟就回去睡觉啦!”

    “嗯……姐姐也要洗澡去了。”

    “呃,你要去洗澡了?”

    “干嘛?你想跟我一起洗啊?”

    “啊……没……没啦……”

    我逃也似的从姐姐的房间奔出来……

    ※※※※※※※※※※

    604房间。

    “现在向您报告明天的行程。”三代董事长的漂亮小秘书拿着笔事本向董事长及其女儿贵江汇报。三代董事长及其女儿一边品尝着咖啡一边聆听。

    “早餐安排在七点钟,我会把西式套餐送到房里。”夏帆清脆的嗓音相当悦耳,她接着说,“接着董事长在九点的时候,要跟古夫人打壁球。我已经跟七楼的壁球场约好了……”

    与此同时,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夏帆的声音竟然从东方未名的耳机里传出来。

    “……董事长在九点半要跟古先生打台球。地点在三楼的台球酒吧。”

    东方未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按在桌上,看着眼前的窃听装置得意的敲着桌面……

    “……董事长在九点半的时候回到房里……”

    窃听设备里夏帆小姐那甜美的声音好听极了……

    ※※※※※※※※※

    我逃也似的跑出姐姐的房间∶热啊,姐姐许玉洁真的是个妖女,言语真够大胆的。虽然是开玩笑,但她也应该注意下影响嘛。我可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耶……

    我关上姐姐房间的门,转身就朝旁边自己的房间606走去。没想到刚一转身,迎面与一个人撞在一起。

    “哎哟!”那个痛呼一声,仰头朝后倒去。我慌忙探手去扶,险之又险,终于抓住她了。只是忙中有错,感觉左手触手处软绵绵的,好像是女人的。我这才仔细打量怀里的人……

    咦,她好眼熟……

    “¥¥¥!”女人低声怒叱,仿佛怕被人听见。虽然我听不懂她说什么,但言语中的气势不怒自威。

    我条件反射性地放开她,却不成想,她根本就没站稳,重心偏移,又朝下跌去。不得已,我再次抓住了她,只是这次没再侵犯女人的胸部。

    “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你在后面……”我抱歉地说。

    “¥¥¥¥¥¥”女人又是一通恶狠狠的言语。这回我听清楚了,是日本话。同时,我也认出眼前这个徐娘半老,丰韵尤存的中年妇人。她,正是丘纳德董事长的那位刚刚死了老公的寡妇女儿三代贵江。我的记忆力一向不错,虽然这话是从东方未名那个讨厌的小白脸嘴里说出来的。

    “¥……¥w……¥”半老徐娘身高一米六出头,穿着高跟鞋跟我差不多高,她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愤怒,显然在怒叱我。可是,我听不懂呀,虽然我有错在先,可言语不通,似乎道歉也是枉然……

    “呃,三代女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听得懂我的话么?”我试图与她沟通,可是这个法子显然很失败。

    “这样吧,我想我们应该找一个翻译!”我是个花香国人,虽然从内心里我讨厌日本人,但此事事关我身为花香国人的身誉。既然我有错在先,就要向她陪礼道歉,不能给咱花香国人抹黑。我打算找个翻译,这样双方也好沟通。于是,我转身准备去叫服务生。

    刚一转生,手上一凉,就被三代贵江抓住了,“¥……¥¥……¥”她脸上挂着鄙视的表情,似乎认为我要不负责任的逃跑。

    “你误会了,我是想去找一个翻译。不然我们没法沟通……”我试图使她理解我的话,不停地做着手势。可三代贵江就是不放手,还拉拉扯扯,似乎要带我去找人评理!

    正中我下怀!找人评理是不?好啊,我正愁找不到人评评理呢。

    我堂堂花香国七尺男儿,还怕她一个老太婆么?虽然从容貌上看,三代贵江顶多就四十出头,但我可是知道她实际年龄的。她已经五十多岁了,正值更年期,也许这一去会很麻烦……

    然而事实远不如我想得那么美好,才走两步,三代贵江死死拉住我,把我扯进了隔壁604房间±华套仓就是不一样,隔音效果超级棒,我们两个在走廊上吵了半天,许玉洁和宋雅她们都没听见。

    走进604房间,又令我大吃一惊,眼前的这个房间,就算是姐姐住的605和我们住的606两个房间加在一起也没这个一半大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总统套房?

    房间里灯壁辉煌,室内装饰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尽显豪华气派。走进这样的房间,顿时令我身份倍增,自我感觉也超级良好。我敢说,随随便便从这房间里拿走一样东西,都够我们春水村普通村民吃一年的了。

    古董油画,应有尽有。

    就是没有人!

    就是没有人!

    是的,空荡荡这么大一个房间竟然没有一个人……不过我注意到,茶几上摆了两个杯子,里面的咖啡只剩下一半,却还冒着热气……看来不久前,三代贵江曾与人在此相聚。

    三代贵江一脸怒容,她放开我的手,以手指沙发,示意我坐下。我是君子坦荡荡,再则艺高人胆大,难到我徐子兴还会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婆不成?

    “¥¥……¥¥……¥”三代贵江又说了句日语。

    我大恼,我恨日语,简直就是鸟语嘛,是哪个傻逼发明这种鸟语的?叽里哇啦,讲什么我一概不知……真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脑筋秀逗掉了。不找个翻译,反而把我带进她的房间,难到她想老牛啃嫩草么?嘿嘿,我不怀好意地想……

    三代贵江脸色一变,突然朝我微微一笑,又说了句鸟语“¥¥¥……¥……”

    咦,看来情况有变哦。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我也朝她微微一笑。

    我想,笑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美丽的语言了。你看,我一笑,三代贵江也笑笑,“¥¥¥……¥¥……”虽然她又蹦出一句鸟语,我听不懂,但可以笑啊。

    她似乎在询问我什么!

    我想,既然是自己有错在先,不管她提什么要求,我身为一个男人,身为一个绅士,自然应该拿出男子汉的绅士风度。于是,我点头。

    三代贵江笑得更开心了,我认为,自己真诚的笑容博得了她的好感。这不,你看,她走到酒柜边,拿出一瓶法国顶级红酒拉菲,倒了两杯酒。

    “¥¥¥……¥……¥¥”她示意我举杯,我想,也许这小小的矛盾已经愉快地解决了。她要跟我举杯相庆!呵呵,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打不相识啊。

    “好,咱们来干杯!”我举杯在她的杯上轻轻一碰。

    “堪杯”她说出个日本词来,哈哈,这句我听懂了,一定是干杯的意思。我迫不及待一饮而尽。我想,酒喝完了,就没事了吧。

    “¥¥¥……¥¥w……”三代贵江女士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她嘉许似的对我点头致意。(请原谅我在此之前对其不雅的称呼,如此彬彬有礼的女士,怎么能以“老太婆”呼之呢?)

    一瓶酒下肚,又喝了一瓶。三代贵江女士相当的热情。虽然我今晚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但盛情难却,却之不恭,只好舍命陪女士。一杯杯玫瑰色的红酒如同不要钱似的往嘴里灌。

    这种法国红酒我听雷鸣说起过,最便宜的一瓶都要几百块人民币一瓶呢。三代贵江这酒柜里的自然不是凡酒。我暗暗猜测,也许这几瓶酒价值几万块呢。我怕什么,花的又不是老子的钱。

    呼,今晚真是太爽啦。一想到不到一刻钟,几万块钱就下了肚。我大吼一声“俺真是他妈的爷们……哈哈哈哈”

    三代贵江眼现迷离之色,似乎被我男子汉的气概震憾了……

    她走到一边,在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对着一个古古怪怪的机器按了几下,不一会儿,舒缓暖昧拥有浪漫风情的音乐响起。直到几年后,我才知道,这是爵士乐……

    三代贵江把手伸向我。

    这个动作我见过,呃,我打了个酒嗝。“对了,我在电视上见过,你是邀请我跳动舞是么?”

    三代贵江点点头,把一只手放在我的掌心里,另一只手优雅的搭在我的左肩上。

    “呃……贵江女士,可是我……我不会跑舞啊!”我惭愧地说。靠,一个大男人,连舞都不会跳,这不是给咱们花香国丢份么?我醉熏熏的,意识里已经把我与三代贵江的接触上升到了两国外交的高度上了。

    跳舞这东西,好比英语,国际通用的。

    我不会跳舞,好比外交官不会英语,怎么跟人家的外交官打交道啊。

    但是,三代贵江很善解人意,她微笑的摇摇头“¥¥¥¥……¥¥¥”

    应该是说“没关系,我教你!”呵呵,我猜的。

    行!

    我徐子兴别的本事没用,就一个好学。

    于是,三代贵江很细心地教导着我。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教导我,慢三……快四……我认真地学,虽然头有点晕,但好在我天资聪颖,没用几分钟,我已经能生涩地起舞步跟她跳上几步……

    “哎哟”三代贵江尖叫一声,扑进我怀里。我大恐,刚才不小心走错步了,踩着她了。我知道自己的脚力有多么的重,慌忙扶着她坐到沙发上。

    出于弥补的心理,我毫不避讳的脱去贵江女士的高跟鞋!

    好家伙!我倒吸一口冷气,她的脚指头已经乌青一片。看看她的脸,早已经眼中含泪。水汪汪的眼睛仿佛在向情人述说她的痛苦……

    “呃,抱歉,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动,我给你揉揉……”我慌忙运气,以气功为她疗伤。气功有活血去淤之功能,对这种跌打损伤疗效最佳。不一会儿,三代贵江娇小的小脚指重新恢复了它的雪白。

    我去卫生间洗了洗手,走回来时脚下一个踉跄。唔,不好了,酒真的是喝多了……

    刚走回客厅,我朝三代贵江看了一眼,如遭雷击,整个人都被震撼呆了……

    三代贵江此时已经解去了外套,只穿着一件性感的内衣。肉色的内衣很薄很薄很薄,连她胸前红红的两颗小点都看得一清二楚。裙子扔在地上,她下半身只有一件极其不堪的。几根绳子,连着一块三角布片。紧紧只能包住那里……

    她妩媚的舔了舔嘴唇,还把手指伸进嘴里不停地咬、吮吸……

    一只手撑着头,整个身子侧躺在豪华宽大的沙发上。修长的大腿,饱满的子,光滑得可以当镜子照的皮肤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么?

    真的,是真的。如果不是她脸上那些许几条皱纹,我真的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了!魔鬼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天哪……轰……之火如烈日一样灼烧着我的心灵。

    我沉沦了,仗着酒意,我决定趁这个机会为南京大屠杀的先辈们报仇狠狠地奸这个日本!!!

    我虎吼一声,一个纵跃,跳上沙发,扑上那具令我疯狂的……

    ……

    如果有人问我,你仇恨日本么?我会豪不犹豫地告诉他,恨!

    如果有人问我,你恨日本,那么你会用什么手段来报仇雪恨呢?

    我会告诉他,狠狠地奸日本女人吧……

    此时,我以行动实践我的承诺……

    疯狂鞭鞑三代贵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