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75.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5章 淫妇

第175章 淫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雷鸣刚要敲门,突然转过着怔怔的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遂道“怎么了,雷哥,我脸上长花了?”

    “徐兄弟,看你长得还不如我帅啊。我就奇怪了,怎么姐妹老问我有关你的事?”

    “呃……,不会吧,我不认识她们啊!”

    “可她们似乎很想认识你。”雷鸣用只有男人才看得懂的暖昧笑容对我一笑说,“兄弟,你走桃花运啦!”

    “雷哥,你说什么呢!快敲门吧。”我给他说得有些脸红,心中奇怪,这两个性感大明星莫不是吃错药了?会想认识我一个穷小子?

    “嘿嘿,兄弟你就别跟我谦虚了……”

    “雷哥,你还查不查案啊?”

    “啊,哦,哦,查,查案……”雷鸣这才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伸手按了半天门铃,却屋中无人应答,“看来不在啊!”

    “雷先生,船长说已经报过警了!但是现在已经出了公海范围,恐怕不会派警察过来了。”一个胖胖的海员气喘吁吁跑过来对我们说。“咦,……这不是三代董事长的房间么……”

    “嗯,我们刚才在系船池捡到三代董事长的铁扇,想过来问问!”雷鸣说,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似的,“刚才我应姐妹之约见她们的时候,好像看到有人从这个房间出来啊!”

    “会是谁呢?”

    “脸倒是没看到。”雷鸣说,“因为那个人穿着风衣还戴着帽子!”

    “那是什么时候呢?”

    “大约是十点十五分的时候!”雷鸣双手抱胸说。

    “真的吗?雷先生?”三代董事长的年轻漂亮的秘书夏帆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制服,领口打了朵领花,右胸口挂着小小的人牌,小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但是,这就奇怪了……董事长和贵江夫人都没有风衣的啊……”

    “而且那个时间,应该只有贵江夫人一个人在房里。”她补充道。

    “我说,在走廊还刻意戴着风衣的帽子,那不就是故意要遮住自己的脸吗?”经我一提醒,三人大惊,预感到出事了。

    胖海员说“莫非董事长的房间里出事了?”他说话时,秘书夏帆已经扑到房门前,用力敲打着门,高声喊道“董事长!我是夏帆!开门啊,董事长……”

    我大声问海员“喂!你有万用钥匙吗?”

    “可是……”海员很犹豫。秘书夏帆却在这个时候说“董事长……对不起,我进去了!”

    接着也不见她怎么地,一下就打开了门,众人跟在她身后,冲进房间。

    入目处,众人大惊!

    昨晚还荡得如头发情的牝兽一般三代贵江这个老妇,被人杀死在地上。她穿着浴衣,头上披着毛巾遮住大半边脸,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笔直插在她的腹部……

    “啊”秘书夏帆尖叫一声,“夫人”就要冲过去……

    “不要动!”雷鸣猛地拦住她,“呆在原地!”接着他神情严肃的走向贵江的尸体……这一刻名侦探的气势尽显无疑……

    雷鸣蹲下,搭上三代贵江的脉门,黯然的摇了摇头……

    “怎么会这样!”

    “到底是谁干的?”

    “她大概死了三十分钟了。”雷鸣站起身,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的手肘,捏着下巴说。

    胖海员转身欲跑,“我马上去通知船长!”

    秘书夏帆也急急跑出去,“我也去通知三代董事长!”

    雷鸣观察了一番凶案现场球境后说“她可能是刚出浴不久就被刺杀了……”

    我怔怔的立在原地,虽然死人不是没见过,但这样的凶案现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死者竟然是贵江这个妇,要知道,十几个小时前,她还凶猛地骑在我身上,高喊着“我要,我要……”

    可是,现在,她已经全身冰冷的躺在地毯上,苍白得毫无一丝血色的脸,惊恐的表情写在脸上……她死不瞑目……

    我真的愤怒了,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把这个半老徐娘,风韵尤存的女人杀了的?

    我……我还没享用够呢……

    我极其无耻地想道。然而,心中还是有些怀念她……

    贵江仰倒在地上,腹部流出的血液浸湿了庄红色的地毯。咦?我发现尸体右边的一块血迹,有被人擦过的痕迹。怎么回事?凶手杀人后还会去擦拭血液么?那他为什么要擦掉这右边的一块血迹呢?尸体身边的血迹却一直没被擦过……

    这到底是为什么?

    雷鸣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看你这样子很有干侦探的潜质啊。你也发现了这点吧。”

    我点点头说“是啊,为什么凶手只擦掉这里的血迹呢?我想凶手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雷鸣点点头刚要说话,秘书夏帆已经冲进屋来。她神色慌张地说“雷侦探,有关三代董事长的行踪,前市长古先生说,三代董事长在打台球的时候突然离开,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夏帆一脸的无助,仿佛世界末日来临……

    “你说什么?!”雷鸣神经一紧,“搞不好,三代董事长也出事了……”

    迷雾重重,屡现危机。在这海上的绝对秘室里,三代贵江被杀,三代董事长失踪。而凶手有可能还藏在阿芙洛蒂女神号上搭载的一千名船员及一千五百多名旅客之中!

    凶手,究竟是谁?

    当这件事被传出去后,旅客们人心慌慌。邮轮早已经驶进公海,此去花香国已经有几千海里。国内是不可能派警察来的,所以船长海腾渡临时决定,聘请雷鸣这个船上唯一的一个侦探,找出凶手,稳定人心!

    首先,雷鸣在船员的协助下,搜查过船内,但是……一无所获……

    然后,雷鸣要了一个照像机,独自一人呆在604房间调查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

    最终,他在系船池货物出入口发现了血迹,综合遗落的铁扇,雷鸣推断三代董事长已经被人杀死,并抛尸大海……

    “各位尊贵的旅客们请注意了,各位尊贵的旅客们请注意了!由于本邮轮发生特别事件,所以为了旅客们的安全起见,请大家尽量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要出门!本邮轮已经聘请春水市第一名侦探雷鸣先生追查凶手。请旅客们不要慌张,请旅客们不要慌张……”

    悦人动听的声音响遍邮轮的每一个角落。胆小的旅客们纷纷离开各自的活动场所,躲进房间里。不过还是有不少胆大包天的人,认为凶手争对的仅仅丘纳德公司的董事长及其亲属。并没有回房间,反而聚在一起聊着一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话题……

    “森哥,我还想再晒一会儿日光浴嘛!”胡珊嗲声嗲气地撒娇道。

    张天森已是丧家之犬,早就惶惶不可终日。一听说船上出了杀人案,马上联想到自己。慌慌张张带着包子铺老板娘这个保镖及情妇胡珊走回房间。

    “妇人之见!你懂个屁啊!”张天森恶狠狠地拉着胡珊的手,“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回房间去!”

    胡珊不情不愿地跟在后头,而包子铺老板娘看张天森的眼神充满了不屑之色,“没用的男人……”她嘟嚷道。

    ※※※※※※※※※※※※※※※※※※※※

    午餐时间,三楼的旋转餐厅里用餐的旅客稀少。绝大多数人买好午餐,回房间用餐!船上送餐的侍应生根本就忙不过来。采儿娘被人袭击,加上本就有病在身,这受了一惊后,身体更加虚弱。

    雷鸣忙得焦头烂额,我也不过意思去打扰他办案。一个人去餐厅里买了大量饭菜,带回来,跟几个女人一起用餐!

    压抑的气氛笼罩在众人心头,就连灵灵这个鬼精灵也似乎受到感染,乖乖的呆在许玉洁的身边。

    宋雅忧心忡忡地说“子兴,你说这凶手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就狠得下心,向一个老人下手呢?”她指的是年过五十的三代贵江,及古稀之后的三代董事长。

    “也许日本人得罪了什么人吧!做生意的,难免跟人弄矛盾的!”我淡淡地说。相比之凶手,我更担心的是采儿娘的病情。凭我和雷鸣的本事,我们自信,保护身边的女人是没问题的!但采儿娘的病却不是我们能掌控得了的。

    眼下,我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呆在房间里,保护这一群没有抵抗之力的女人!

    ※※※※※※※※※※※※※※※※※※※※

    “应该不用我再多说了,请尽快将凶手逮捕归案!”前市长古先生和他的夫人对雷鸣说。

    送走这两位大脾气的大人物,夏帆和胖船员眼睁睁地看着雷鸣在房间里踱着方步。夏帆的两个上司都死了,自觉没事干,呆在房间里又觉得不安全,不如协助雷鸣打打下手。胖船员是受船长海渡藤指派,协助雷鸣的。

    雷鸣停下脚步,在一张纸上写写划划,自言知语道“贵江夫人是在打完壁球,回到房间洗完澡之后被杀的。果然,那个与我在走廊上擦肩而过的穿风衣的人应该就是凶手了。”

    顿了顿他又说“凶手杀死贵江之后,直接到了系船池,又在那里杀了三代董事长。这在时间上是十分吻合的。也就是说,这两起案子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所犯下的。”

    雷鸣又在纸上写下凶手的外貌特征凶手身高一百七十公分上下,身材高挑纤瘦,无法判定性别。凶手与被害人贵江的身高差不多。

    雷鸣突然对拿着风衣的夏帆说“夏帕小姐,就是那种风衣么?”

    “是的。”夏帆答道,“这是我们公司送给本次船上旅客的登船纪念礼物,每一个人都有……”说着她展开风衣,那风衣上连着一个帽子,背部位置清晰地写着阿芙洛蒂女神号的英文标志aphrodite!

    “不过,只要有这个企图,船员也可以轻易拿到的。”雷鸣说。

    夏帆和胖船员都点头。

    雷鸣又说“凶手杀人的动机,应该是怨恨引发的杀意。因为被害人的钱包和珠宝首饰等物品都还在。而且被害人房间的门锁并没有被撬坏的痕迹。不知是被害人把凶手带进房间,还是凶手用万能钥匙潜入被害者房间里的。”

    他又问胖船员“船上哪些人有万能钥匙的?”

    “这个……有很多人都有耶!”胖船员说,“有我这个警卫队长、秘书夏帆小姐,另外船舱管理部的主管级人员也都各有一幅钥匙!”

    “这样啊……”

    雷鸣想到一点,凶手总是趁被害者落单的时候下手,而且时间上又算得如此精准。莫非凶手对被害者的行程了若指掌?

    “夏帆小姐,三代父女的行程和生活起居也是由你管理照料的吗?”雷鸣问。

    “是的!”夏帆答。

    “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的行程呢?”

    “除了警卫队长先生知道一些以外……”她指着胖海员,“并没有泄露给其他人!”

    雷鸣盯着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夏帆和胖胖的海员,心想,如果夏帆再高个十厘米,警卫队长再瘦个十公斤,他们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了。但这是不可能的……

    联想到采儿娘遇袭的事件,是不是与这两起杀人案有关呢?

    雷鸣一时间头大如斗。不过,这可是在大海上的密室杀人案啊。凶手一定还在船上。雷鸣十分自信地认为。只要凶手没有离船,他就一定能抓住这个凶手!

    但话又说回来了,一千名船员加上一千五百多员乘客,足足两千五百个嫌疑人……这可怎么查啊?难到要一个一个审问过去?雷鸣无奈地摇了摇头。

    “队长先生,请你的警卫队员们去向旅客们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目击者。”

    “是!”胖船员不由自主敬了个礼,领命而去。

    “夏帆小姐,麻烦你将乘客和船员的详细情况向我汇报一下。”

    “好的!”夏帆转身拿资料去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