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78.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8章 与日本妞的亲密接触

第178章 与日本妞的亲密接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之后几天,案子彻底陷入困局之中。雷鸣一办起案子来,茶饭不思,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我终于明白许玉洁那晚为何会露出彻骨的幽怨来。案情毫无进展,雷鸣不得已只能把全船人的案卷调出来一份一分研究,重点调查东方未名及秋吉美子二人。就算是胖海员也受不了雷鸣如此高强度的劳动。整天向我抱怨船长为什么不给他涨工资,现在的工作强度是以前的几倍。

    由于案情发展缓慢,加上凶手又一直没被抓到,也再未出来做案。旅客们认为凶手只是对三代家怀有私怨,与他人无关,所以纷纷走出房间,到活动场所寻开心。这样一来,阿芙洛蒂女神号走出冰谷迎来阳光灿烂的欢乐谷。

    “雷哥,休息一下吧。案子要查,可人也要吃饭啊。走走走,人是铁,饭是钢,吃饭去吧。咱们好几天都没在一起喝过酒了,我请你喝酒!”我把雷鸣从案头扯起来,他百般不情愿。

    “我这还有资料没查呢……”

    “下午再查吧,也不急在这么一会儿……”我死拖活拽,终于把这个侦探发烧狂扯离了座位。来到餐厅,宋雅许玉洁她们早就选了张桌子,吃起来了。

    “哟,某人终于肯进餐厅啦?我以为在下船前,他都不会端端正正坐在餐桌前好好吃一顿呢!哼!”许玉洁阴阳怪气地说。

    雷鸣也自知这几日冷落了妻子,坐到她身边抱住她的腰说“好老婆,我这不是忙嘛……”

    许玉洁刹那间倍感委屈,哽咽着声音道“你忙,你忙,你就知道忙……你到底有没有关心过我们母女俩。你说,结婚这么多年,你好好地呆在家里一共有超过一个月么……”

    说到最后,她忍不住抱着女儿灵灵抽泣起来。灵灵乖巧地擦去妈妈的眼泪,“妈妈妈妈,你别哭啊!妈妈,你一哭,灵灵也想哭了。哇……”灵灵小嘴一撇,哇一下大哭起来。宋雅采儿娘连忙去安慰这对母女。

    雷鸣真的是有千言万语也无从开口啊!他一个大男人尴尬的埋首吃饭……我看不下去,拍拍他的肩膀“雷哥……”

    雷鸣点点头,领了情,从他的眼神我看得出来,他不需要安慰……男子汉,需要的是成功的激励……

    从这天开始,雷鸣查案明显更加努力了。他每天六点钟起床,深夜一两点才睡觉。我看得出来,雷鸣是那种非常执着的人,他渴望成功,渴望破解迷案!我想,每一个人的成功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的。雷鸣年纪轻轻,才三十岁就能成为春水市上流社会流传的名侦探,当非幸事。

    许玉洁自从那天当众痛哭一场后,好像看开了许多。不再胡绞蛮缠,有时候还会帮雷鸣整理笔记什么的。两夫妻关系似乎比以前还好,雷鸣现在虽然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却是容光焕发,精力充沛,干劲十足。

    宋雅见他们夫妻重归于好,也很开心,抱怨说,“你一个大男人又不是没手没脚,不会去帮雷大哥查查案子啊?”

    我苦笑道“雷大哥说我除了跑跑腿之外,什么也不会啊。”

    “那你就去跑跑腿啊!”宋雅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

    “呃……”我无语了。在宋雅那吃了憋后,我相当地不爽。于是打算上咖啡馆调节调节情绪!

    三楼的咖啡馆。

    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美丽的碧蓝色的大海。窗边一名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子正陶醉在自己的弹奏中。美妙的钢琴乐,宛如流水一样缓缓流过每一位客人的心间。男男女女,或成双成对,欢声笑语不断;或孤芳自赏,沉浸于个人世界……

    玫瑰色的真皮沙发,昏暗的光线,怎么看,这里都有像宋雅口中所说的浪漫气息。

    我是个农民!纯的!自然难以理会这种上流人士的感觉,肚子都吃不饱的人,会有钱去买玫瑰花么?我微微一扫视整个大厅,一眼瞅见孤身一人坐在角落里看书的秋吉美子小姐。

    于是,我向她招一招手,像在自个儿村里向熟人打招呼,猛地高喊一声“秋吉小姐……”

    崩……

    钢琴师被这一声巨喝吓得手一颤,按错一个重音键,巨大刺耳的琴音立刻破坏了整个咖啡厅的浪漫气氛!男男女女们皱眉回头,怒视我这个破坏大家心情的家伙。

    我对这百十双愤怒的眼神视若无睹,迈开大步朝秋吉美子走去。“啪嗒啪嗒”这是什么声音?

    喂喂,大家都别盯着我啊!不就是穿拖鞋进咖啡厅么?没见过有人穿拖鞋的啊?真是没见识!我怒目朝大家一瞪,凶气毕露,这些胆小怕事的绅士淑女们一个个缩回了脖子。连服务生都不肯靠近我这个凶神恶煞。

    “秋吉小姐,好有闲情逸致啊!”我大喇喇在她对面一坐,右脚脱了鞋往沙发上一踩,右手搭在右膝上,整一个儿小混混模样……

    “呃……”秋吉美子小姐皱眉不悦地说,“这位先生,我好像并不认识你!”她冷淡地说。

    “哎呀,秋吉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前几天我还与美子小姐共进过晚餐呢!还记得吗?我叫徐子兴,雷鸣先生的朋友……”我边说边向服务生招手。

    “哦,原来是名侦探的朋友啊!”秋吉美子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我浑若未觉。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生彬彬有礼地朝我微微一鞠躬。

    “你们这里有什么?”我霸气地说。服务生微笑说“先生,我们这里有卡普奇诺、摩卡咖啡、欧雷咖啡、美式咖啡、爱尔兰咖啡……”

    服务生每说一种我都要摇一次头,直到英俊的服务生把所有品名都报完了,我依然摇了摇头。他说“先生,如果你有特别要求,我们有最有本事的调品师,他可以现场按您的要求制作您需要的咖啡!”服务生很自信地说。

    我皱皱眉头,嘴里蹦出一句话“你们这么大一个咖啡厅,连杯白开水都没有吗?”

    ……

    全场震惊!哗然!然后是哄堂大笑……

    显然,咖啡厅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我这个“刺儿头”身上。

    服务生尴尬欲生,但他反应很快,结结巴巴地说“先生……您……您真会玩玩笑……呵呵”

    “谁跟你开玩笑了?我像是那种人么?”我一本正经地说,“去,给我倒杯白开水来!”

    我心里笑得打跌,我敢肯定,如果不是我掀起衣袖,露出结实强壮的胳膊的话,人家真会把我当成来捣乱的了。服务生那张英俊的脸庞涨成了猪肝色,刚欲发怒,一边走过来一个领班似的人物。他伸手扯了一下服务生,然后对我笑容可掬地说“先生,请稍等,马上给您送来!”

    领班拽着那个英俊的服务生死拖活拽地走了。

    秋吉美子冷眼旁观这一切,这时候也忍不住讥讽我一句。“徐先生真是好气度啊,跟一个‘服务生’斤斤计较……”她刻意强调“服务生”三个字。

    我哪还听不出她话外音,不以为然道“我是农民!”

    秋吉美子被我说得一噎,半晌无语!“徐先生真是性情中人呢!据我所知,几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在口头上对他人说出农民的身份!”

    “我不就是一个么?”我笑眯眯地接过另一名服务送来的白开水,一饮而尽。“哇,真是痛快啊!”

    秋吉美子不但不恼了,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手上的书也扔在一边。

    “雷鸣先生的案子进展得怎么样了?”秋吉美子主动挑起话题。

    “哦,不怎么样!能怎么样?还不是那样?”我含含糊糊地说。

    秋吉美子心里暗骂,狡猾的男人!

    秋吉美子抿了一口咖啡,把话题重新移回我身上。“徐先生,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可以吗?”

    “问吧!”我又叫服务生送了杯白开水,不过这回是慢慢喝了。

    “嗯,这个问题有可能会得罪了你,我问了,你不会怪我吧?”秋吉美子小心翼翼道。

    “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么?有话尽管问,爽快点!”

    “那好,我问了……徐先生为什么只喝白开水呢?”秋吉美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我也回盯着她,不言不发。

    很明显,秋吉美子是个大美女。身材高挑,一米七左右,体型苗体,虽然显得有些纤瘦,整个人却很有精神。一幅宽大的无框眼镜未能抹去她的美丽,反倒平添几分知性之美。我趁机不回答,好好欣赏她的美丽面庞。

    秋吉美子显然被我这招打了个措手不及,她慌乱避开眼神,自圆其说道“我听说很多花香国人都喝不惯咖啡,你也是这样吗?”

    “不是!”我非常干脆地否认,“因为我身无分文!”

    呃……

    秋吉美子这回真的是干瞪眼了。平日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哪个不是风度翩翩,出手不凡?这个男人就没有一点羞耻心么?这种话也能在这种场合对自己这样的大美女说?

    “很奇怪吧?”我笑着说,然后露出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唉,都怪我家那个管家婆,怕我在外头。把我的钱包刮得干干净净……”

    “噗嗤……”秋吉美子掩嘴轻笑,不复之前冷美人形象……

    “徐先生真是坦荡而有趣的一个人呢!”

    美女的夸讲,我自然是欣然接受。

    “我还有个问题,想请徐先生回答可以么?”

    “问吧,美子小姐应该去当记者,而不是设计师!”

    秋吉美子微微一笑,没反驳,而是问“徐先生为什么要穿着拖鞋进来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