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4/13609180.html"}})();尊宝娱乐 >小村春色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0章 包子娘

第180章 包子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结实得如头健美先生的肌肉,矫健的身姿,奔跑的动作像猎豹……

    但是……

    “扑通!”我以一个极其不雅的姿势摔进泳池……妈妈的,是哪个王八蛋在池边洒的水?

    我晕头转向地从水中钻出来,金喜美已经“咯咯”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笑笑笑,我让你笑!”我恼恨地朝她泼水。

    “啊!我也泼你!”金喜美欢声尖叫,玉手伸进水里,把它们泼向我。可惜她是个女人,力气本不大,很快便被我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了。

    快乐的打水战,仿佛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金喜美浑身湿透,泳衣紧紧的贴在她苗条的上。白净的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仿佛在召唤我去屠宰!

    面对羔羊的诱惑,我老神在在,不为所动。这个女人可不比寻常,她是个明星。虽然她似乎对我有些好感,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经过三代贵江给我的惨痛教训,我深知村外的女人不好惹。

    尤其是像她们这种不缺钱的女人,有时候,她们要比男人难对付得多。

    金喜美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英雄。所以,有时候为了维持我在她心中英雄般的地位。我不得不道貌岸然地装出正人君子的模样!比如说,避开她身上的敏感部位,只看她的脸蛋……

    玩了整整一个下午,虽然很开心,却心存遗憾∥必呢?何苦呢?我徐子兴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今天为什么偏要做正人君子状呢?

    最后,我无奈地答应做金喜美的朋友!美女想邀,敢不从命乎?

    “晚上有场宴会,你会来参加么?”金喜美临走前问我。

    “宴会?是不是那种穿着燕尾服才能参加的宴会?”我一脸遗憾地说,“很可惜啊,我一个农民哪来的燕尾服啊?不去也罢,免得作人笑柄!”我摆摆手,不想去。

    “可……可是,可是我会在宴会上唱歌……所以……所以我想让你去听……”金喜美捏扭的样子像个小媳妇,我真的怀疑,难到她真的对我一见钟情了?

    “好吧好吧,我只有西装!到时候,我去了你可别笑我没穿燕尾服!”我心一软就答应了。

    “太好了!”她高兴的蹦起来,搂着我的脖子就在我脸上香了一下。“啧……”然后她飞快的跑了,像只受惊的小兔兔!

    我摸摸脸颊,感叹一声,做主角的感觉真妙!

    ※※※※※※※※※※※

    回到房间,没想到雷鸣已经回来了,我欣喜地告诉他我对东方未名的怀疑。

    “干得好!”雷鸣高兴地拍拍我的肩膀。“哦,对了。刚才船长邀请我们去参加宴会,你们都快点换换衣服吧!”

    既然如此,大家自然高高兴兴的换衣服去了。许玉洁带着灵灵多有不便,她就不想去。采儿娘也参加不惯这种宴会。对她一个农妇来说,参加宴会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时间难熬啊。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些应酬宴会,但人生在世,多去接触一下未知的事物,丰富阅历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三楼宴会厅,晚上七点整。

    当我和宋雅陪着雷鸣大哥走进宴会场时,还是被会场豪华的气派震惊了一下。宴会场有几百个座位,不规则的随意摆放。四五张沙发间就会有一张小小的桌子与其搭配。绅士淑女们或站或坐,巧言调笑。

    我微微打量一下会场,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几乎每一个穿着名牌西装,挺着个大肚子的老头身边,都会有一或两名身材不错的美女。可想而知,美女都受不了金钱物质的诱惑,就像男人受不好美女的诱惑。我紧了紧手臂,庆幸自己已经有了一位良伴。宋雅可不是为了金钱才跟我的!

    金喜美金喜丽姐妹也早早就到场了,组合姐妹,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的异样之处。几分钟前,姐妹俩还在房间里冷面相向。但面对外界,却马上换了一幅亲密无间的样子。

    她们是大明星,所陪的客人自然也与众不同。前市长古先生与其夫人正与她们高兴地把酒言欢。只是金喜美的神色略有不对劲,屡屡抬头看宴会场入口处。仿佛在等待某人的来临。

    另一边,穿着超低胸性感和服,外罩一件小上衣的秋吉美子正与东方未名这位“伟大的推理”小说家碰杯。杯中的拉菲红酒比三代贵江的鲜血还要红!

    刚刚走进宴会场,灯光突然一熄,接就主席台前亮起灯光。主持人夏帆小姐站在主席台上就着麦克风说“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阿芙洛蒂女神号!我是今晚宴会的主持人夏帆!”

    台下掌声雷动……

    “谢谢各位!”夏帆微笑着说。“首先,来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主要工作人员!首先是本邮轮的首席事务长,章宗先生!”

    伴随着夏帆的解说词,胖海员穿着一身笔挺的制服走上台来。

    “接着是我们的船医,张景二医生!”

    救治灵灵的医生走上主席台!

    “主厨,杨产师傅!”

    ……

    夏帆一一报上阿芙洛蒂邮轮上的各位工作人员,旅客们将掌声回应给这些为他们提供服务的人们。

    “最后,让大家久等的,我们的船长海藤渡先生!”夏帆高声宣布……

    船长海藤渡走上主席台,接过麦克风说“在向各位打招呼之前,先跟各位介绍一下设计出这艘邮轮,已仙去的秋吉先生的女儿,美丽的秋吉美子小姐!”

    灯光顿时打在秋吉美子身上,她微微一笑,知性美女的魅力瞬间征服了全场的宾客!在大家的掌声中,秋吉美子阿挪多姿地越众而出。

    她走上台,向大家微微鞠了一躬。

    美则美矣,可惜旅客们并不是来看美女表演的。人们更加关心自己的安全问题。这不,秋吉美子才上台,还没来得及开口,场中一名中年人已经忍不住了。他高声问道“船长,请问一下贵江夫人遭人杀害的事情是真的吗?”

    “另外船上还有谣传指出三代董事长也下落不明……”另外一个心急的年轻人也不无担心地问。

    “船长,请问凶手抓到了吗?”

    “没抓到凶手还这么悠闲地举行宴会,真的没问题吗?”

    各种各样慌乱的声音掩盖了整个宴会场,恐慌的情绪被一两句话挑动得如同瘟疫一样蔓延……

    “稍安勿燥,请各位稍安勿燥!”主持人夏帆对着麦克风大喊。可惜台上喝问的声音久久不息。

    “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

    夏帆小姐的声音很快被掩埋!

    “各位,请先冷静下来!”关键时个,一个稳重的中年男音高喊。“不用担心!犯下这宗穷凶极恶的连续杀人案的凶手已经被我雷鸣锁定了!”

    众人哗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那个高大的人身上。雷鸣一手拿麦,一手握拳,神态自信而坚定!会场终于安静下来,所有人定定地看着雷鸣,待他说下去。

    “杀害贵江夫人,继而又对三代董事长下毒手的真凶,就是……就是……”

    雷鸣挥手一指,大声宣布“秋吉美子小姐!就是你!”

    全场震惊!

    某人在暗处偷笑!

    我也吃惊不小!怎么回事了?明明是小白脸东方未名嫌疑最大啊!

    “杀人的动机,是为了替半个月前死于车祸的三代英人先生报仇!”雷鸣自信满满的说,“那起车祸,说是意外,其实是三代父女俩所策划的谋杀!”

    “可……可是……”胖海员质疑道,“为什么秋吉小姐她要替英人先生报仇呢?”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是对情侣!”

    秋吉美子委屈地说“等一下,雷鸣先生!”她摸着心口说,“虽然,我是把英人老师,当作一个伟大的前辈而祟拜着。但是绝对不涉及爱情方面……而且案发当时,我正在房间里和东方未名先生谈话,我有不在场证明啊!”

    “没错!但是,事实上,这能电话有二十分钟是东方先生在读故事。你连一句话都没说。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内的不在场证明,不成立!”

    “请你适可而止!”知性美女终于被激怒了,谁说美女就是温顺得如绵羊一样的?秋吉美子凶巴巴的样子,好像头吃人的河东狮!

    她逼近雷鸣,走到他面前怒目相向道“如果是东方先生故事念到一半,停了下来随便跟我聊两句。这样,我不在电话前的事情不就立刻被知道了?我又不是白痴,干嘛制造这种不在场证明?你执意要说我是凶手的话,那你现在就把证明据拿出来给我看!”

    “呃……”雷鸣愣住了!

    我在台下偷偷朝他喊“喂,雷大哥,你有证据吧?”

    “啊……不……这”雷鸣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雷鸣先生?”秋吉美子再逼近一步,逼得雷鸣倒退两步。

    “啊……哦……抱……抱歉……现在是我的如厕时间……”雷鸣口不择言,说完就跑下台。全场观众哈哈大笑。连我和宋雅都大感脸上无光。靠,雷大哥,别告诉别人我认识你!

    东方未名得意地弯起嘴角,伸手拢了拢头发。我一直在注意他的形动,突然发现了最最有利的证据!!!

    “各位!”我三步并作两步,窜上主席台,抢过夏帆手里的麦克风,大声说。“真凶是谁,我已经了然于胸了!”

    “咦?你是谁?”观众们哗然大叫。

    “我叫徐子兴,是个农民!”

    “哈哈哈哈……”观众们狂笑得打跌,“农民也来学侦探破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我冷眼扫视台下这几百人,发现笑得最狂妄的就算东方未名和他的跟班小三子了。

    ※※※※※※※※※

    胡珊一指台上的男人,差点惊呼出口“森哥,那个不是老跟你弟弟作对的臭种菜的徐子兴么?”张天森咬牙切齿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想不到在这里见着他了。”张天森又转头对杀手包子娘说“包子娘,我明天起床后,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杀手包子娘嘴角抽起一抹冷笑,瓮声瓮气道“遵命!”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