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5/13609189.html"}})();
尊宝娱乐 >不良少女日记 / 最新章节列表 > 一、今天一定要你先来补偿一下
    时钟响过了八点,何玲玲从床里一骨沼翻身起床,朝镜子里掠下鬓边的乱发,匆匆的拿起书包就走,连房门都忘了关上。 今天她十七岁,是某私立商职的高一学生意,零售兼批发,父亲跑外,每亲照顾店面,一天到晚都在生意中滚。真是白手成家,成功不易。铃铃是老大,家里希望她多读点书,将来好在店中帮忙。并不是她的家里,请不起人,而是人的信用问题,再加上目前的商店,谁都有一段隐秘的事实,和难念的经,不是自己的人,各方面都是不方便的。

    就由于家里对她的期望,所以对她在学期间,真是爱护逾恒,一切用度,尽量从,有求必应。

    谁说她今年只有十七岁,但站起来却和大人一样高,而她思想的进步,可能已经超过成熟的中年人。

    昨夜参加了帮中的集会,一直玩到深夜二时才回来,若不是闹钟把她吵醒,睡到下还不一定会起床的。

    自她到学校,坐巴士要二三十分钟,八点正已经上课了,再等巴士怎么来得及呢乾脆坐计程,既俐落又方便,多花几块钱,算不了什么的。

    她气喘喘的跑进教室,还好,第一节会计学才上一半,在点名簿上补个到,总算!上课了。

    她刚刚坐下,还没有打开书包,就由后面伸来一张纸条子,上面写著∶“怎么这时候才来,大哥他们已经来过两次了,现在还在旅社里等著呢!下课的时候,我们不必打招呼,名走名的!等会见。”下面写个珠。

    玲玲一眼就看出这是同班又同帮王丽珠的笔迹,她们所称的大哥,当然就是她(他)们虎豹帮里的老大,一早就来找两次,可见事情并不简单,再重要的课程都要放下来呀!她决约心依前往,转回头朝王丽珠点了一下,表示ok下课玲一响,大家一窝蜂拥向福利社,许多昨夜里“忙”的学生,都利用这头一节下课时间的空隙,来用早点。什么“红豆汤”“胖”喊做一堆。

    本来学校的大门,在上课时间是锁上的,非到最后一节课完,是不会打开的,刚好在福利社的篱笆边,不知道被谁打开了一个洞,足够一个人通过,有时候学校里的教职员,也利用这个洞做通路,真是方便之门。

    何玲玲随著人潮,冲进了福利社,她今天先不忙著馋口福,一闪由篱笆门窜出去,她惟恐这时碰上教职员或是熟同学,赶紧招来一部计程直驶西门丁。

    车子一停,后面的王丽珠和林秀美,也跟著到来。

    她们三人来到长期预约的旅社里,这时大塌塌米的房间里早已来了六、七个年青的男女,年龄都和玲玲差不多,顶多也不过十**岁,东倒西歪的闭目凝神。

    她(他)们先嘻笑了一阵,接著有一位叫小马的说道∶“昨夜大家玩得太痛快了,结帐的时候,还少了三百多元,是由老大认的帐,今天下午以前,一定要把钱送去,以后大家才有得混,所以老大一大早就急著找你们想办法!”

    “三百多元有什么稀罕,随便转一下,不就可以解决了吧!”心急口快的林秀美首腔先开。

    “三百多元,是算不得一回事,但时间上的问题,临时到那里去方便呢!再说还要准备今后的用费,可就不简单啦!”“我想还是大家趁早全体出动,谁先得手就先回来,老大在这里坐镇,淮备变款还帐,晚上再来一个通宵,你们看怎么样?”这是有军师绰号的王大茂在提议。

    原来这一批在学逃学的男女,都是“虎豹帮”的份子,平日吃喝玩乐,胡混乱来,钱用光了,就相机行窃,多数由女的下手,男的暗中掩护保镳,窃得的赃物,都交由惯窃徐姓弟兄(也就是他们的老大)出手,变款化用。

    昨天夜里,因为玩昏了头,结帐时欠了某酒店三百多元,约定今天上午以前要送去。

    钱是生活的主脑,没有钱什么都玩不起来啦!他(她)们的家里经济都不错,但是在学的学生,能够向家里拿得出来的,究竟还是有限,怎么样也无法应付这无限度的挥霍呀!为了解决基本的经济问题,所以才和徐姓弟兄拍在一起,当经济拮居的时候,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偷。

    这时军师话刚出口,大家公认这是最好的途径,无异议的全体附和。

    决议一定,大家开始化装,女的脱去了白衫黑裙,脱上了最时髦的“阿哥哥”和“迷汝”装。

    正当玲玲脱去了衣裙的时候,忽然从后背环来两条粗壮的臂膀,拦腰抱住,哈哈的笑道∶“昨夜里被你逃脱了,今天一定要你先来补偿一下吧!”

    听声办人,何玲玲早就知道是老搭档大块头郑成雄。“别这样吗!现在快要出动了!晚上再来吧!”她扭了一下屁股!

    “这怎么可以呢!你看!我的小二哥都硬得比笔杆还要直呢!好宝贝!实在煞不住了,我们来忽一点就是罗!”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扳住娇躯,按在塌塌米上。

    玲玲也是急性儿,经不住他的纠缠,气愤愤的白了他一眼道∶“来就来!你不吃鳖,是不会认输的!等会子误了事别怪我啦!”

    “那是当然,好妹妹!来!让我替你脱下!”说著伸手去拉三角裤。

    “好个屁,别忙!等我自已来吧!你这不死鬼!”她双腿一翘,顺手脱下了尼龙男三角裤。

    大块头心里一乐,扶住坚如铁条的ji巴,一压而上,玲玲的纤手轻轻一拉,gui头插进了洞里。

    二人是老搭档,各人的生理部位,心里有数,所以玲玲两腿一张,ji巴就已经溜进去了。

    别看大块头身粗体壮,而那根家伙却小得可怜,祗有半寸多粗,四寸不到的长度。站在旁边周围的男女,她(他)们都啧啧称异,可是对于像这样的白日当众宣淫,在她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大块头ji巴虽然细小,但插在阴穴口里,仍然塞得满满的,酥得暗地里直叫“甜心”。

    他抱住粉颈,按住香唇,猛力的狂吻。

    蓦的随手剥下了乳罩,露出两颗玲珑挺实的双峰。

    少女的玉峰,胜过新剥的鸡头肉,脆嫩光润,触手犹如温玉,大块头爱不忍释,摇搓捏弄,手掌不停的在双峰间滚动著。

    肌肤相触,欲荦更高,双方像电传一样地运行全身,酥麻麻地都希望对方加重加快。

    大块头满脸如焚,双目精光拼射,欲火快要冲破了脑门?

    他两膝微点,压劲一提,开始**了。

    由于ji巴较小,没有几下,就觉得有点滑溜,快感渐减。

    但他偏不信这个邪,希望以动作来弥补这个快感。

    于是直起直落,下下插到了根底,**不遗余力。

    玲玲也以快感不够过瘾,频频的扭动腰肢,滚摇臀部,来使y户重重的撞擦著那根细小的ji巴。

    以致大块头抽得越快,玲玲的屁股也摇得越紧,双方配合得够是一对好对手。

    二人这样的互相拼杀撕斗,大有非见胜负不肯罢休之概。惹得围在旁边的男女,也都心痒难禁,全场当场一试,只可惜限于时间,马上就要出发啦!满腔欲火,强行按住。

    别看不起大块头那根小家伙,劲道可真强呢!二百抽过去了,凶劲丝毫不减。穿钻得更加快速。

    玲玲的腰劲,本来就不错,无奈大块头个子粗壮,被压在不面,扭起来可真吃力呢!这时她已微现汗渍。

    站在周围的同志们,知道玲玲有点吃不消,为了要争取时间,深怕被二人这样一拖廷,误事不少,大家都在为玲玲做啦啦队,连呼∶“玲玲加油!玲玲加油!”

    这批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女,个性都极为好强,谁也不让谁。玲玲当然不愿当众示弱,扭滚有增无减。

    正当此时,大块头突感背脊骨一阵酸麻,他冲刺了几下,伏在娇躯上,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jg液喷射,全身松畅,他飘了,飘上了云间天上。

    玲玲也被这浓精的浇射,花心里一阵酥松,广廷到整个y户。

    这时她倒而动起怜惜之心,轻轻的问道∶“你好了吧!”

    大块头脸上展开尴尬的笑容,翻转身滚下了玉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