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5/13609190.html"}})();
尊宝娱乐 >不良少女日记 / 最新章节列表 > 二、别开生面的交欢舞
    他(她)们陈了老大徐姓兄弟在旅馆里等住,剩下来的八个人,刚好分成两组,玲玲和丽珠一组,目的地是某某观光旅社,小马和大块头分开来跟随在后面,准备掩护和接赃。

    讣时十点钟不到,过惯了夜生活的观光客,多数刚刚起床,洗手间和厕所,特别忙碌,大部份的房间都是虚掩著,里面寂无人声。

    玲玲和丽珠,走惯了这些中等的观光旅社,道路都非常的熟悉。

    二人神态安常气质高贵的边走边谈,每遇半开的房门,她们必定先行探索一番,果若无人,那就顺手牵羊,见什么就拿什么,从不空手。

    二十分分到,她们己经转了一小圈,皮包里也已鼓得老高,再也挤不进样西了,迅速的溜到暗处,将皮包里的货色,交与小马和大块头,这才慢踩高跟,安然的走出了旅社。

    这样的转了两家,收获已颇可观,最后一家,管理比较严密,下手不易,而且大部份的客人,都已外出游乐去了,她们祗好折转回来。

    另一组由军师率领,目标是热闹地区和机场,这些地方,不但要眼明手快,在混乱中以半抢的手法去攫取,稍一不慎,即露行装,而且来去飘忽,像旋风般一卷即逝,令被害人摸不著边际,连人影都看不到。

    这一组,今天的成绩,倒而比较逊色,祗捞到了一票,一个女人的手提包,里面除了零用钱,就是化妆用具和卫生纸。

    中午大家都回到了旅社里,当场一估计,可以立刻变成现金,也有两大多元,除了还帐以外,今晚上水有得乐了。

    剩下来比较贵重的物品,以老大的经验,最好再来一部摩托车,顺便骑往南部,一拼出手。

    偷车的任务,向由男生负责,于是大家决议,晚上在舞厅里玩个痛快,趁打烊以前,在附近弄到一部,送老大南下销赃。

    这一批恣意欢乐的青年男女,一有了钱,就尽情的痛快,就是天塌下来也是不在乎的。

    台北是摩托车的世界,到处都“噗,噗,”声响,满街飞驰。计划窃取一二台,在他们这一帮,根本算不得一回事,十一点不到,他们就已经如愿以偿,把老大送走了。

    回到了旅社,军师余兴未尽,建议就地取材,在房间里关起门来跳**交欢舞。

    本来,**和交欢,在他(她)们的眼中,认为是生活中的常事,祗要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如果说交欢舞,那还没有尝试过,对这别致的节目,大家无异议的全体鼓掌赞成。

    因为他(她)们所追求的就是新鲜和刺邀。

    不过这种交欢舞,男女下部必须相等,否则一高一低,插得进去也转不来呀!

    这却可苦了大块头,祗因他的身材太高,没有一个女的配得上。

    眼巴巴的看著别人寻乐。

    幸亏他的小二哥,今天早上已经安抚过了,一时之间还不至于冒火。

    玲玲刚好和小马相配,依偎在一起,ji巴早已塞进了y户,把收音机开得最低,慢步华尔兹一响,三对**的青年,徐徐的婆娑起舞。

    这种交欢舞,可不能快,因为双方面都是站著的,ji巴是无法插到了根部,总有一部份凉在外面的,如果动作一快,很容易滑溜出来,所以移动得相当的慢,在每次拍子之间,两人的屁股都要顶了一下,才能够稳得住。

    小马的家伙,可真够强,一根有七寸多长,比大块头可长上一半插到里面,把y户鼓得高高的,相当够味,每当拍子互相顶送的时候,更是酥到心底里。

    玲玲初尝异味,笑意涌现眉眼一瞟,笑嘻嘻的说道∶“好粗!”

    “粗才过瘾!难道你不喜欢!”

    “不是的!唔!你大概吃过药了!以前好像并没这么长呀!”

    他们又顶了一下,整个y户都感到蜜麻麻的。

    “哈哈!何此吃药,还要磨练呢!否则那会长得这么快!”小马自鸣得意的说。

    她们随著轻微的乐声转动,在昏黄的灯光,人影肉香,互映成趣确是别开生面的玩儿。

    跳这种舞,不但舞步要熟,而且双方要紧密的配合,否则稍不留意、小二哥就会滑到y户外面,那就煞风景了。她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训练持久力,一般早泄的朋友,不妨试试。

    因为站立的姿势,木来就是合乎持久的要诀,而这种舞每个拍子才始插了一下,ji巴凉在y户外面的时多,持久力自然更长。

    可是有一体,他们动作慢,好像小孩子在学走路,看上去有点转扭。

    一曲方终,玲玲有好尝了甜头的苍蝇,抱紧小马不肯放手。

    这也难怪,那么粗长的ji巴,已经顶到了花心呀!

    她索性把整个娇躯,贴伏在小马的胸前。利用挺实的双峰,不断的磨搓滚动。

    他们本来是四条臂膀环抱在一起的,根本就无法捏弄这两颗小肉弹,经过这一阵子的磨搓,小马居然被磨出心火来啦!

    他欲火高烧,全身血脉喷张,对于已经到手的美味,怎么样也不容放手呀!

    他下定决心,今晚上要给这小妮子一个下马威!

    他扳住娇躯,按坐在沙发的靠手上面。

    翘起了两条粉腿,搭在肩上,开始**。

    这样一来,ji巴可以插得更为深进,紧紧的抵住了花心。

    一阵酥痒,自子宫直透丹田,玲玲甜得笑意更浓,媚眼如痴。

    小马也是初次遇上这奇窄的y户,ji巴插进去,被挟得紧紧的,有如一根rou棒子硬套进肠衣里面,舒服得也是酥麻麻的。连连吞口水,暗喊一声∶“妙!”

    这时其余的六人,下好分做三对,在大统间互展雄长,较量身手。

    大块头找上了皮球何英,虽然高低差了半截,但双方的家伙,倒还恰用。

    由于皮球肥胖,外y唇生奇厚,洞口被挤得满满的,大块头的那根小ji巴,**起来,也够相当的肉感。

    他(她)们此起彼伏,等于开了无遮大会,**中间引起的些微震动,在夜阑人静之时,听起来还是相当的清晰,“唏,唏,”之声,不绝于耳。

    小马不但本钱粗家伙奇大,而且经验丰富,深得持久的要诀,他选择站著的姿势,目的就是要廷长时间。就是在**的时候,也是停停歇歇的!凝神静气,绝不冲动的。

    玲玲初无经验,那里知道这些的奥秘!还以为他这样站著的搅,也相当别致呢!至少可以免去被压的负担。

    那知二百抽过去了,小马仍然轻慢插,毫无出泄的迹象。

    平常窄小的y道,忽然经这庞然大物的括擦,滋味固然浓厚,但剌邀也够敏的。

    正当小马逐渐加劲的时候,玲玲感到一阵酥松来自y户里涌出,痒得她扭著腰肢哼笑道∶“好ji巴!来!重!要重!重重的插!唔!我的穴里快要不得了……嘻嘻…… ”

    小马是过来人,心里有数,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故意停下来说道……

    “怎么啦!你的穴里快要怎样呢!”

    “哎呀!我的哥哥!我的好哥哥!快点啦!没有什么呀!”她滚动屁股在催促。

    小马仍然恶作剧的道∶“你不说,我就不动!”

    “哎呀!你这人啦!真是累人惨,这有什么好说呢!快点吧!”

    屁股摇得更重!

    “说说看有什么不好!”小马廷著脸说。

    “不死鬼,把耳朵凑过来!”

    她在小马的耳边轻说了一声,惹得小马哈哈一笑道∶“痒有什么关系,待我的小二哥给你消消痒吧!不过……话说到此,故意顿在。

    玲玲刚入**,正需要剧烈的刺邀,给他这么一停顿,任怎样也受不了的,颤著声音说道∶“别罗 吧!快!快点吧!人家实在……人家实在……受不了呢!”

    眼睛急得红红的,差点儿就要挤出泪珠来。

    小马知道不能再弄下去了,弄僵了这小妮子的癖气也不是好惹的。

    恶作剧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心满意足的哈哈一笑。

    挺起腿劲,长抽直插。

    这一下,他可真够卖力,真是下下尽根,根根到底,速度也由徐而疾,挺得沙发摇摇作响。

    玲玲拼出全身劲力,滚动腰肢,互相配合,确有如鱼得水之势,配合得恰到好处。

    这时,其余的三对男女,早已鸣金收兵,坐在旁边欣赏。

    蓦的玲玲感到一阵内急,来不及叫停,“唔”的一声,**有如缺了堤的河水,奔放涌出,容量可真够多,烫得整根玉茎油沾沾的。

    他乐得嘻嘻直笑,口里连呼∶“雪,雪,舒服,舒服,”小马心里不由暗笑,这才是开端呢!

    “再下去你这小妮子可能就要飞上天啦!”

    他**加重,不遗余力,大有捣破阴洞之概。

    时钟敲过了两点,玲玲**重临,一阵阵的轻松舒适运行全身,,禁不住嘻嘻骚笑道∶“好……ji巴……哥哥……你……真好……要……加深……加重……嘻嘻……嘻嘻……”

    声音断断续绩,最后喜极挤出了一丝眼泪。

    小马被她这一股淫神骚态,挑动得心神奔放,渐渐也有难以把提。

    这时,y户里二度水涨,阴液顺著ji巴的**,渐渐涌出y户口外,经过屁股沟中,流向沙发上。

    水份一多,**更加滑溜,他直起直落,势如狂风暴雨,恨不得连睾丸都塞将进去。

    直到金鸡二唱,玲玲已是连掉了三次。

    在女性方面,第三次掉身,才是达到了**的巅峰,痛快的极限,下去可能就要使生理失常,吃不消啦!

    由于经验告诉,再这样站著的干,还需要一段相当的时间。对双方都不大好。

    他赶忙扶住娇躯,按倒在沙发上,自已向手一扶,改成了原始的姿式。

    玲玲已进入半睡状态,轻飘飘的欲履云间天上,任由摆布,祗是微闭双眸,痴痴含笑。

    小马显出浑身解散,他使用拿手的闷抽要领,快速的结束这场交绥。

    他支起上身,劲贯两膝,一口气的快速短抽,祗让ji巴的茎部贴著y户口磨。

    这种抽法,对于不泄的生理,够有奇效,五分钟不到,小马腰背一阵酸痒,直冲马眼。

    他暗喊一声侥幸,连同在旁的男女,都不由吐了一下舌头,同称“要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