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5/13609193.html"}})();
尊宝娱乐 >不良少女日记 / 最新章节列表 > 姿式现成
    姿式现成,一看便知,她坐立起来,迅捷的转身一跪,俯按在塌塌米上面。

    大块头跟踪而上,身躯还没有摆好,那根细小的ji巴,已经顺著丽珠的纤手,滑进了阴洞里。

    她运起腰劲,拼力的学著秀美摇。

    她劲力大、腿部粗,摇起来并不比秀美那样吃力,而且幅度也大。

    大块头因为目的家伙不如人,一切尽在被动之中,呆呆的俯按在腰背上。

    由屁股沟的狭窄,和肥实肉球的挟著搓动,ji巴虽月为星生一点但他舒服得好生过瘾。

    绝不像以往一样,像小船漂在大海里,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暗喝一声彩,佩服军师的巧计多端。

    而丽珠这方面,情势却并不相同,因为ji巴短了一点,还有一些根都凉在外面,无法插到了深处,虽然一再的力摇滚,最多祗能消煞y道里前半段的难过。再深一愿,就无能为力了。

    但这总比原先的好些,也是联胜于无呀!

    无形之中,渐渐的松懈下来,变成了迂回战斗。

    再看这时的军师,正喘著气在猛挺,配合著秀美的滴动,技术上熟练得多了。

    他两手捏在**上的小葡萄,捏得秀美频频嘻笑,在静静的夜空中,听得相当的清晰。

    蓦的秀美猛“唔”一声,断续的喊道∶“快!快!”

    重一点!我……唔……

    我要会……掉了……“

    话声一落,一股热潮,自内涌将出来。

    ji巴头被烫,猛然一颤,军师急吞一下口水,尖呼道∶“对!对!要快!加重!好宝具!再加重!

    嗯!我……我也快掉了……“

    他加速的冲刺了几下,猛的一松劲,一阵舒畅,自腰背直透gui头尖端。

    他酥了,飘了!

    像一条冬眠的蛇,俯伏在秀美的腰背上,不动了!

    看建了这一慕,丽珠的心里更加痒兮兮的,她想了一下嘴唇一闭后悔不请找到这无用的家伙。

    大块头就不然,他的ji巴细小,从未经过这么重的磨擦,异味初尝,乐得灵魂儿都飘上了天啦!

    不到两分,他已经禁不住了,一股汪流,像箭般直喷出来了势凶量足,丽珠不由一叹道∶“这块材料倒底也有一点的用处!”

    但是阴穴的深处始终还是痒呼呼的。

    一泄即收,这在男人是势所必然(甚少有例外的),大块头自也难以例外。

    他静静的伏在丽珠的腰背上直喘气。

    “怎么啦!不能动吧!”

    她最后拼出了这一句。希望他能继续下去。

    大块头也知道今夜药膏用得多,洞里的酥痒,还未完全消煞,也曾经再事挺动了几下,但却力不从心,小ji巴却愈挺愈软了下来,最后收缩得祗有鸽蛋那么大。

    他心丢,有气无力地转身下来,闭目养神!

    “唉!

    你们都是银样腊枪头,一掸就完,唉!真是不死鬼,烦死人了!你看……人家……还痒呢!

    怎么办!“

    大块头已经尽了最大的气力,最后的衡刺,连一滴都不贸呢!被骂得痴痴无语,呆呆的躺。

    丽珠催得急了,直按著他的肩膀摇。

    正赏二人推拉得无法开交之际,蓦得财旁伸来了一条手臂,拦住了丽珠的纤腰,悄悄的道∶“这有什么的困难,让我替他来一保险你够过瘾干就是!”

    丽珠听清楚是小马的声音,此时正合心音,单凭失贰那很庞然的大物,就足够慑住了她。

    她心神一松,转过头来,嘻嘻嘻的笑道。

    “你也敢来!”

    “有什么不敢,难道会输你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她呀!”

    说著她指向玲玲躺著的地方。

    “不要大声,我们换个地方来!”

    一阵风过,二人已悄悄的转到厕所里去。

    厕所相当赏的狭窄,方圆不到一公尺,仅容一个人蹲,在这么小的地方,躺都无法躺,怎么能够搅呢!

    丽珠极感骇异,她不知道小马玩的又是什么把戏。

    二人进到里面,小马顺手将门关上,将内反锁起来。

    嘻嘻的笑道∶“来!你先坐下把双脚架在我的肩膀上,背部抵住了墙,待我先把你抱扶起来!”说著他蹲身下去,两人刚好是面对面,背部都抵住了墙。

    丽珠曲坐在他的大腿上,双脚往上一栗,小马的两臂,环住了纤腰,两脚一挺劲,徐徐的向上站了起来。

    好在背部抵住了墙,所以并不大吃力。

    人一站定,两臂刚好抱住丽珠的臀部,把身躯支住。

    暗喊一声道∶“把ji巴插进去吧!”

    丽珠纤手一探,抓住那根既热又大的ji巴,朝自己的阴穴就塞。

    自己的生理,心里早已有数,不用探索,就插个正著。

    由于两边都借著墙壁的力量来顶,所以顶得ji巴插到尽根,留一点空隙都没有。

    他的ji巴足有七寸多长,不管长度或是茎围,都可以算是头一号的。这一下插到尽根,差不多是已经插到了底啦!

    就凭这一插之势,丽珠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笑盈盈的说道∶“鬼精灵,真是有你的一套!”

    “怎么样,过瘾了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著他轻轻一顶,同时双手用力一按丽珠的臀部,使双方合得更紧更密。

    丽珠的脸上,泛起了满意的笑容,她“唔”了一声,静静地享受著消痒的舒适。

    小马确实果有一手,他在顶抽之余,还抱著臀部在回环的运转。

    y户本来就已经挤得满满的,ji巴顶到了根底,再商上这么一磨,种种的括著双壁,酥到了全身。

    她轻迎下了樱唇,渡过了涎津。

    小马随口一吮。

    有如大热天吃上了冰淇淋,凉到了心底。

    两舌相赌,卷做一堆。

    双方的鼻算,都深深的吸进了肚里。

    接触一多,欲焰更炽,小马开始用劲,猛烈的顶著。

    终因站著的干,未免过份的吃力。

    速度始终快不起来。

    丽珠默默含情,深为个郎技巧而观畅。

    但也为个郎的吃力而担心。

    她轻抚郎背,深情静款款。

    不时的爹声慰问道∶“吃力吧!”

    要停停歇上一会吧!

    愈是慰籍有加,小马愈是用劲,在柔情中表现英勇,这可能是男人们的通病。

    正当两人柔情蜜意,倾力拼杀之际,外室忽然灯光一亮,似乎进来了一批人。

    照他(她)们往常的规定,睡眠以后,绝不准开灯,除非事例外,或是外来的……

    想到这里,丽珠和小马才想到可能有严重的事情发生。

    这样一来一下子把浑身的欲焰,降到了冰点以下。

    小马急急的放下了娇躯。

    但小二哥仍是硬得像旗杆一样的举得笔直。

    这时外间已经开始混乱,发出不大响亮的哼喝之声。

    接著只听“砰砰”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

    我们是检查来的!“语音生疏,显系不是自已的人。

    内中有一个穿制服的员警。

    而自己的一帮人,站在一边,犹其是那两个销赃的惯窃徐姓兄弟,都已戴上了手铐。

    情形看来大势已去,他(她)们可能都难脱身。

    果然经过一阵协商之后。

    警方人员暂偶有伤风化,把他们一帮人,带局询问。

    在巧妙的问询中,他们全部招供放荡的经过和行窃的大略情形。

    运夜起出了大批赃物,移送法办。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