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5/13609200.html"}})();
    田立刻拉出抽屉,东寻西找后,悄悄地取出一个小纸包。和丽害羞似地低下头,田向她贴近过来,然后,把手搭在她的肩膀,用两手捧着和丽的脸,即对花苞似的嘴唇接吻,以热切的语气低语:‘ 我们再来玩一趟! &039;

    ‘我不要!! &039;

    田不管对方意向如何,硬拉着她,但她也不拒绝,于是,田立刻把她推倒,使之仰卧,毫不留情地挤进去,又把衣角往左右卷起来,使得和丽的肚脐以下全都赤露,红色的腰带在雪白的肌肤,显现那妖艳的娇态

    田发疯似的推开她的大腿,把自己的下半身紧贴在她的下半身,即把自己翘起的那一物,贴在玉门,一口气攻进去。他的阳物虽怒胀,但因刚才溢出的y水太多,一滑溜便插到底了。

    田向来嫌恶平淡无奇的性行为,他把玉门底部插了一会儿,便抽出自己的巨根。他弯着上半身往后挪,使嘴贴在女方闪闪发亮的玉门,即拼死拼活地舔起来了。她闭着眼享受那快感,他的手从纸包中取出一种东西,便套在那雄纠纠的一物上。

    他完全套好后,则重新备战,某一种好奇心勾起田的肉欲,和丽只是闭着眼睛,任田摆布,他紧紧接纳他那一物,套着吓人的变形保险套。那保险套有着红,黄,紫等各种鲜艳的颜色,上面布满着红色的刺和黄色的颗粒,而且有大豆般的褐色吸盘附着在gui头状的部份。当然,这些都是柔软的橡胶制品,任凭粗鲁地使用,也不致伤害**任何部位。

    田的一物套上了那怪物,显得大大的勃起而硬梆得令人吃惊,因为他的巨根已具备如同穿戴盔甲一般的威仪田以稳定的态度,涂抹厚厚的唾液,但不愿立刻采取行动。他把那头部贴在花门,一来一往地摩擦阴部的上面,摩擦时又时强时弱,千变万化给予磨擦。

    由于田使用这种特异的东西来巧妙的摩擦,所以和丽的阴部便感到异样的兴奋,不断地蠢动而涌出的y水把阴部染得潮湿不堪了。和丽一开始便闭着眼睛,所以不知道田企图什么阴谋

    她只感到快活,那是有异于平常的快感,和丽着急的不得了,为何对方还不插入,只好皱着眉喘气。

    田一点点一点点开始摇摆腰部。然后,每隔三次有一次,或每隔五次有一次大力顶撞,并渐渐加快速度,而且增加其深度。田经常惯于望望发出淫声的交合部位,或是为畅快的苦闷而变化的女人表情,为所欲为地给予玩弄。

    和丽无法应付来袭的快感,终于咬着牙也禁不住发出呻吟声。她有时抬起屁股,不断的摇摆,为着不断来袭的快感,溢出大量的y水,男方的一物已完全埋在内部,悠然自在地反复抽送。

    女方的玉门已溢出大量的白泡沫,所以响起吧喳吧喳的响声,田看出和丽已完全投入了,这才把女方的腿高高地扛在肩上,把上半身骑在女人身上,抱住女人的肩膀,大大的从小口往内部深处撞上去,她紧闭着的眼睛溢出了眼泪

    现在,他把浑身的精力,对准那玉门,时深时浅,乍缓乍快,尽其秘术而攻。和丽没命的抱着他的脖颈,猛烈的扭动腰。保险套的刺和颗粒,扎到意想不到的部位,而且纵横交错的锯状物,又胡乱搔她的内壁和外阴的秘肉,同时gui头的吸盘每逢抽送时,便吸住阴部深处。

    和丽感到自己未曾经验的敏锐快感,一阵阵的痛快渗入体内,她感到血肉打成一片而溶化似的感受,死抱着田的身体,摇摆腰而咬着牙齿她气喘喘的上气不接下气,披头散发,一会儿抽抽搭搭地哭着,一会儿又欢天喜地而扭动身子,阴部热烘烘的,溢出y水甚至发出微微的响声。

    溢出来的y水沸腾,而冒起白泡沫,从她的阴口而至臀部,大量地濡湿了那一带地方。和丽遭到这意外而毫不留情的攻势,也许生命之泉也干涸了,几乎陷入昏睡状态她闭目而横卧着,但是身上微微抽动,显得似乎在陶醉于快感的余韵中。

    不多时,田拔出那雄纠纠的一物,便迅速的拔掉保险套,立刻又插入玉门,他抱着和丽的肩,骑上去,再次把腰摇摆起来。片刻,他以骑在和丽身上的状态,动也不动。

    事后,田才对和丽说明那变形保险套的秘密。

    ‘ 怪不得,有奇异的感觉……。&039;和丽说着,拿起了揉成一团的保险套,弄开来一看。

    ‘你这个人真下流,这么羞耻的事,你倒也干得出来,我实在看错人了。&039;她温和的盯了他一眼说

    不久之后, 田把和丽送回家。

    ‘你觉得很舒服吧! &039;

    ‘是啊! 可是内部还在火辣辣的痛呢! &039;和丽害羞的说

    ‘假如不是火辣辣的痛,你是不是盼着再干……&039;

    ‘我不知道。&039;她倔强似的说

    而后,和丽常利用美津住院,公然到田家,沉溺于短暂的快乐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