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16.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0 部分阅读

第 1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砥鹆俗约旱亩倘估戳恕?br />

    齐欢正在那里失落之际,又听到齐向红这样一说,齐欢不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齐向红说过了这样子话以后,自己应该没有多大机会可以欣赏到齐向红的两退之间的美妙的风景了,所以,他也只能是无奈的笑了笑,准备站起身来。

    但是齐欢一抬头之际,却心中一阵狂喜,原来,齐向红虽然转过了身体,但是因为试衣间里实在是太小了,齐向红的身体就在自己不远处的地方,而现在的齐欢还是蹲在那里的,这样一来,齐欢的目光,就正好落在了齐向红的一个正在紧身迷你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之上。

    此刻,短裙就如同齐向红的第二层肌肤一样的,将齐向红的曼妙的美殿的轮廓,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齐向红的美殿,看起来是那么的浑圆,那么的挺翘,又那么的结实而弹性,看得齐欢的心中又是怦的一跳。

    在短裙的两边,齐欢还可以清楚的看到,两条倒八字的轮廓,从她的两退之间的大退根部开始一直斜斜的往上,直到到了她的跨骨的位置,才消失了起来,凭着经验,齐欢马上就判断出,这两条轮廓,正是紧紧的包裹着齐向红的两退之间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贴身衣物的痕迹。

    在短裙的包裹之下,齐欢觉得齐向红的美殿上散发出来一股惊人的张力,而这种张力,又更加的衬托出齐向红的美殿的结实和弹性,眼前的这个美殿,在此刻就如同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的,让齐欢恨不得能扑上去咬上一口。

    趁着齐向红看不到自己的时机,齐欢一边将脸慢慢的凑近了齐向红的美殿,一边悄悄的将一只手伸向了自己跨部的账缝,齐欢一边想像着自己的脸贴到了齐向红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美殿之上以后美殿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齐欢一边隔着裤子在自己的跨部抚摸了起来。

    想到齐向红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在她的身后悄然的自己安慰着自己,那种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发现的刺激,让齐欢紧张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但是同时,齐欢也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在这种刺激之下,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着。

    齐欢正有些陶醉在那种刺激而背德的快乐之中的时候,却没有想到齐向红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老公,你在干什么呀。”

    原来,齐向红正在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但是半天却没有听到齐欢的声响了,所以才会有些一问的。

    齐欢本来就在紧张刺激之中,再加上目光已经深深的给齐向红的正在短裙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给吸引住了,根本没有看到齐向红是背对着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的,听到齐向红那样一说以后,齐欢还以为是齐向红发现了自己的举动呢,心中一跳之下,齐欢的身体一软,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齐向红在说完那话以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扑通的声音,齐向红转过头来,却正好看到齐欢面露痛苦的表情坐在了地上,心中一惊之下,齐向红连忙来到了齐欢的身边:“老公,你怎么了,你没有受伤吧。”

    一边说着,齐向红一边伸出了手来,去拉齐欢。

    齐向红这是关心则乱,她根本就忘记了,自己刚刚之所以转过身去,就是怕齐欢看到了自己的贴身衣物已经给自己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给打湿了这个事实的,而现在齐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以后,头就低过了她的短裙,她这样的一转过身来,就使得齐欢的眼睛可以顺利的通过她的短裙,看到她的两退之间的风光了。

    齐欢听到齐向红的声音以后,发现她的声音里面只有关切之情而没有责怪之意,知道自己是大惊小怪了,齐向红并没有发现自己刚刚偷偷的一边看着她的浑圆而挺翘的美殿一边臆想的事情,所以心也就放了下来了,这一放下心来,齐欢就下意识的向着齐向红看了过去,本来齐欢只是想看看齐向红的脸色以证明自己的判断的,但是这目光一抬,就正好来到了齐向红的两退之间,当她看到齐向红两退之间的风光以后,眼睛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

    齐欢看到,齐向红的那里鼓鼓的,如同一个鲜美的鲍鱼一样的,那如同馒头一样的隆起,此刻正散发着一股温热的气息,冲入到了齐欢的鼻子里面,让齐欢的心似乎都要跳出来了。

    当然,齐欢自然也看到了那正紧紧的包裹着齐向红的两退之间的丰腴而肥美的小肉包子的贴身衣物上的一点醒目的湿迹,想到从齐向红的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竟然将她的贴身衣物都打湿掉了,齐欢对眼前这个风情万种而又精明强干的三姑的身体的敏感程度,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而这时,正好齐向红伸出手来扶齐欢,想让齐欢站起来,已经给**冲昏了头脑的齐欢突然间意识到,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想到这里,齐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

    齐向红关心则乱,看到齐欢坐在了地上以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她,连忙伸手去扶齐欢,但是她没有想到齐欢的身体竟然是那么的重,不但没有扶起齐欢,反而给齐欢的身体带得向前一冲,只听得齐向红嘤咛了一声,一个香软而充满了诱惑的身体,就在这声嘤咛之中,扑到了齐欢的身上。

    齐欢感觉到,随着齐向红的身体扑到了自己的身体上,自己的胸前传来了一阵绵软温热而弹性的感觉,齐欢自然知道,那正是齐向红的正在小背心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玉峰给自己带来的感觉,而同时,齐欢感觉到,自己的跨部,也传来了一阵温热而弹性的气息,虽然看不到,但是从齐向红的身体的姿势来看,顶在了自己的跨部的,应该是齐向红的柔软而平坦的小腹。

    齐欢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和齐向红的身体来了个亲密的接触,虽然这不是齐向红自愿的,但是却并不阻止齐欢体会着那种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齐欢甚至都伸出手来搂在了齐向红的纤纤细腰之上。

    齐向红也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想要扶着齐欢起来的好心到了现在竟然是变成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在这种情况之下,齐向红连忙挣扎了起来,虽然从齐欢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男性的火热的气息,也很让齐向红心动,齐向红也很想就这样的给齐欢搂在怀里,享受这难得的温存,但是一想到齐欢是自己的侄子的这个事实,齐向红的脑袋就清醒了起来,所以她才挣扎了起来,想要站起身来。

    但是齐向红的这样一挣扎,就使得她的身体在齐欢的身体上摩擦了起来,这样的摩擦,自然给齐欢带来了无比美妙的刺激,但是也同样的刺激着齐向红的神经,齐向红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得到,自己的小腹之上,已经顶上了一根坚硬而火热的东西了。

    “天啊,小欢,小欢竟然这么大,这么大么,那,那根东西,怎么那么烫呀,烫得我,烫得我好舒服呀,真想,真想就这样的让他的东西贴在我的身上呢,好舒服,呀,我,我怎么又有口水流出来了,真是,真是羞死人了。”

    “齐向红,你在想什么呢,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想这些事情么,要知道,这可是在试衣间里,如果给服务员看到你们姑侄两这样,你是不是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呀。”

    另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在齐向红的耳边响了起来,使得这个美艳的女子的神智微微一醒。

    想到这里,齐向红好像突然间恢复了体力一样的,一用力,就从齐欢的怀里挣扎着站了起来,齐欢看到齐向红站了起来,无奈之下,也只好跟着齐向红站了起来,站起来以后的齐欢偷眼打量着齐向红,想要看看这个精明强于的三姑,对刚刚那件事情的反应。

    齐向红在那里站了好久,才嫣然一笑的对齐欢道:“老公,你出去吧,你给我买的这身衣服我很喜欢,但是我现在不穿,因为三姑有些不好意思,等以后,以后有机会,三姑一定穿给你看好不好,现在,你先出去吧,三姑要换衣服了。”

    齐欢看到齐向红并没有刻意的提起那件事情,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要不然,齐向红如果当着自己的面提起自己为什么会摔倒的事情,齐欢觉得自己还真不好回答呢,难道告诉齐向红说自己是因为脚软了才摔倒么,这个理由,可是齐欢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看着齐欢走出了门外,齐向红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开始慢慢的将衣服脱了下来,刚刚那坚硬而火热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给自己带来的刺激实在是太强烈了,齐向红知道,自己的贴身衣物又可以拧出水来了,所以才找出了这个理由将齐欢推出了试衣间,要不然再过一会儿,齐向红真不敢保证,自己的口水,会不会顺着自己的大退流下来,从而给齐欢看到呢。

    一边换着衣服,齐向红一边努力的想将刚刚的那一幕从自己的脑海里排除出去,但是越是这样,齐向红却越觉得那一幕在自己脑海里变得印象深刻的时候,等到齐向红将贴身衣物脱下来拧出了几滴口水以后又穿回去的时候,齐向红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能忘记得了那坚硬而火热的东西顶到自己的小腹之上的感觉的了。

    走出门来,齐欢正等在了门口,看到齐向红已经换上了来的那一身衣服以后,齐欢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失望的神色,但是当着齐向红的面,齐欢又不好表露出什么来,只好微笑着和齐向红一起到收银台付了钱,才搂着齐向红离开了那家女士精品店,当然,在逛街以及后来吃饭的时候,齐欢都一直在精心的计划着自己晚上的行动,无论如何,如果不能在齐向红的身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齐欢都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今天这一天的劳心劳力了。

    第040章 包间、三姑、极乐世界 二

    两人又逛了一会儿,齐欢带着齐向红在女人街又选了一样礼物,当然,这样礼物不再是什么衣服了,而是一件精美的饰品,要知道,齐欢帮着齐向红挑选那套衣服,实在是别有用心的,如果第二件衣服还是那种性感而暴露的话,一定会暴露齐欢的真实用意的。

    当然,齐欢也隐隐的感觉得到,自己的野子野心,精明强干的齐向红应该是隐隐的猜得出来的,但是猜得出来又怎么样呢,至少到了现在,齐向红似乎还没有表现出对自己举动的抗拒和厌恶,换句话说,自己的挑逗行动的范围还在齐向红的接受范围之内,只要自己和齐向红不去挑破这件事情,那么,这个刺激而香艳的游戏就还可以再继续下去。

    晚餐是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吃的,齐欢在到环球企业之前,经常到这些小饭店吃饭,他懂得食在民间的道理,那些大饭店的饭菜其实口味真的不怎么样,去那里的人多半就是去吃个面子和名气罢了。

    果然,从小就生活在蜜颧里的齐向红并没有吃过这种路边店的小吃,吃到以后,齐向红连呼过瘾,趁着齐向红高兴,齐欢又提议两人喝点酒,齐向红答应了,等到两人走出小店的时候,齐向红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已经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变得红扑扑的了,看到齐向红有些发晕的样子,齐欢心中暗喜,他知道,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也许自己和齐向红之间的关系,会有一个质的突破。

    吃过晚饭以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齐欢看时间正好,可以去唱歌了,便和齐向红开着车向着市里面最好的一家歌舞厅赶了过去,因为在车上的时候,齐欢就打电话预订了房间,所以两人来到歌舞厅以后,并没有费什么周折,便被安排在了一个小包间里,服务员在将酒水饮料端上来了以后,便退了出去,两人在里面唱了起来。

    齐向红虽然一直忙着事业,到现在为止连个男朋友都没有,齐欢还以为她唱歌也不行呢,但是齐欢却没有想到,齐向红唱起歌来,也是一把好手,如果不是因为看到齐向红在唱歌的话,齐欢还以为是电视里放的原唱呢。

    但是也有一些美中不足,那就是齐向红会唱的只有一些老歌,好在齐欢在学校的时候也对这方面有所涉猎,要不然,还真有些陪不了齐向红呢,唱了几首歌以后,齐向红渐渐的放了开来,一张小俏脸也因为兴奋而变得红扑扑的,看起来十分的妩媚。

    齐向红唱的歌虽然好听,但是齐欢却知道,自己约齐向红出来可不是专门来听她唱歌的,所以,趁着齐向红兴致大发的时候,齐欢不停的劝着齐向红喝酒,别看包间里提供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酒杯,一口一杯都没有问题,而且喝的还是啤酒,但是这样的喝酒状态,却是最容易让人喝高的,更何况齐欢还是有意为之的呢,所以,在首歌之后,齐向红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但更红了起来,而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还露出了几分迷离的目光,显然,这个风情万种,精明强干的女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喝得有点高了。

    趁着齐向红喝得高兴,齐欢悄然的坐到了齐向红的身边,一边连连的劝着齐向红喝着酒,一边在那里饱餐起眼前的秀色来了,齐向红现在已经有了几分酒意,再加上正在神情专注的唱着歌,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侄子正坐在自己的身边,用那种色迷迷的目光打量着自己身体性感而撩人的部位。

    齐欢看得到,齐向红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的俏脸上,看起来有一层细细的绒毛,在绒毛的衬托之下,使得她的俏脸看起来更加的娇嫩,更加的妩媚,性感的小嘴一张一合之间,似乎有一股芬芳的气息混合着酒气喷了出来,使得齐欢的心中再次的生起了想要一吻香唇的冲动来。

    天鹅一样的脖子下面,正在蝙蝠衫紧紧包裹之下的呼之欲出的丰腴,也正随着她唱歌的举动而一起一伏着,在齐欢的面前泛起着一层层的乳浪,看得齐欢的目光渐渐的变得火热了起来。

    在灯光的照射之下,蝙蝠衫因为视觉的效果,而变得微薄而透明了起来,从齐欢的位置向下看去,正好可以隐约的看到那对丰腴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若隐若现了起来,白色的衣服,白色的肌肤,齐欢在灯光的迷离之中,渐渐的有些分不出,究竟是白色的蝙蝠衫白呢,还是丰腴上的肌肤更加的雪白呢。

    而且,在那种若隐若现的视觉冲击之下,齐欢觉得自己的相像空间更大了起来,衬衫的包裹,又给她的丰腴增加了几分神密的感觉,让齐欢觉得,包间里的气氛渐渐的变得暧昧了起来。

    由于齐向红是坐在了那里,所以黑色的紧身长裤更加紧紧的包裹在了她的修长而结实的玉退之上,使得她的玉退的轮廓,在齐欢的面前完全暴露了出来,这时的齐欢不由的想起了齐向红穿着黑色丝袜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样子,齐欢觉得,齐向红穿黑色丝袜的时候,美退看起来结实而性感,而现在穿着黑色的紧身长裤,给自己带来的却是一种撩人而张力的感觉,这两种不同的感觉,同样的撩人,但是齐欢却更喜欢看到齐向红现在的样子。

    因为齐欢觉得,黑色代表着一种神秘,代表着一种性感,黑色的长裤将她的玉退包裹得密不透风,但是从黑色长裤平滑而紧紧的绷在了齐向红的玉退上的感觉,齐欢却不难想像出在长裤包裹之下玉退的肌肤是多么的光滑,多么的充满了弹性。

    结合着下午看到的齐向红穿着迷你裙将雪白的大退露在了自己的面前的样子,齐欢的思绪快速的伸展着,相像着如果能亲手抚摸一下这样的玉退,体会一下这种弹性而温热的感觉来,想到这些,齐欢又怎么能不心神荡漾呢。

    齐向红就随意的坐在了那里,一双玉退也是随间的并扰着,但是齐欢却看到,那两条结实而修长的玉退之间一点缝隙都没有,甚至连一张纸片都插不进去,而正是因为她坐着的关系,所以紧身长裤的裆部,深深的勒进了齐向红的两退之间,将她两退之间的美妙轮廓,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齐欢看到,黑色紧身长裤的裤中线已经深深的勒入了齐向红的两退之间,而在裤中线的两边,却又向外鼓了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因为黑色紧身长裤勒得实在是太紧了,所以微微的反着光,使得那里看起来份外的丰腴,份外的肥美。

    虽然下午在试衣间的时候,齐欢也曾经看到过齐向红的下面的那张小嘴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诱人样子,但是那毕竟是惊鸿一现,而现在,只要齐欢愿意,就能够想看多久就看多久,而越看,齐欢就越觉得那里的风景诱人,看着那丰腴而肥美的隆起,齐欢甚至都在怀颖着,如果自己直接插进去的话,从里面溅出来的汁水,会不会溅得自己一身都是呢。

    闻着从齐向红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和汗水的香气混合在一起的气息,又看着正在起伏着的丰腴以及正在黑色紧身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给自己带来的撩人的气息,齐欢只觉得自己的冲动变得无法克制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故意的伸了一个懒腰,放下手时却故意将手搭在了齐向红的香肩之上,一边体会着齐向红的衣服之下光滑如绸的肌肤给自己带来的美妙感觉,齐欢一边道:“老婆,不行我们一起唱一首怎么样。”

    齐向红感觉到齐欢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香肩上以后,心中不由的怦的一跳,一种不自然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齐向红不由的抖动了一下香肩,想要将齐欢的手给抖动下来,但是在感觉到齐欢似乎是有意的搂着自己以后,齐向红便没有再抖动香肩了。

    现在齐向红又听到齐欢这样一说,想着在进了包间以后,都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唱歌,而齐欢却还一首歌都没有唱呢,所以,齐向红自然也没有拒绝齐欢的好意,当下,齐向红转过了头来,对着齐欢嫣然一笑着点了点头。

    看到齐向红点了点头,齐欢心中一乐,拿着茶几上的遥控器点起了歌来,齐欢点的是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看到齐欢点的竟然是这一首歌,齐向红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齐欢正一脸兴奋的看着屏幕时,齐向红只能是暗暗的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将想要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齐欢今天一天来的举动,都落在了齐向红的眼里,让她感同身受,一开始,齐向红还单纯的以为齐欢只是尽职的扮演着一个临时男朋友的角色,也没有怀疑什么。

    但是在试衣间里发生的那一幕,却让齐向红隐隐的感觉到不对头了,因为齐欢过份亲热的举动,让齐向红这个精明强干的女人突然间觉得,齐欢和自己在一起,好像并不只是单纯的为了解开自己的心结,好让自己能尽快的找到一个男朋友那么简单。

    因为在身体压上了齐欢的身体以后,齐向红明显的发现自己的小腹上顶上了一根坚硬而火热的东西,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是见到过猪走路的齐向红也并不是对男人的身体构造一点都不懂的,她自然知道那根坚硬而火热的东西是什么了,也知道男人的那东西一旦变得坚硬了起来以后是代表什么意思的。

    齐欢的身体发生了变化,那就证明着齐欢对自己的身体就产生了渴望,这样一来,齐向红自然而然的想得出来,齐欢今天和自己出来是别有用心的,而对自己的看似无意的挑逗,其实都是处心积虑的。

    在那一瞬间,齐向红也曾经想过是不是就到此为止了,让齐欢断了念想,自己转身离去,但是这个念头一升起来,齐向红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迷恋上了和齐欢在一起的这种感觉了。

    感觉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以后,齐向红束然而惊,努力的想要将这种想法给排除出去,但是齐向红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齐向红突然间觉得,和齐欢在一起的这一天,却是自己快四十岁的生命之中最快乐的一天,齐欢在挑逗自己的同时,也给齐向红带来了巨大的快乐,那种和男人在一起的不用处心积累的防范的,刺激的,暧昧的又带着一点禁忌的感觉,给自己带来了从来没有过的享受,齐向红甚至都隐隐的觉得,如果齐欢不是自己的侄子的话,也许自己真的会去接受齐欢。

    当然,让齐向红决定留下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一路上齐欢挑逗了自己多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在看着自己的脸色行事的,见好就收,从来没有让自己难堪过,这一点使得齐向红的心中能感觉得到,齐欢还是十分尊重自己的,只要自己不愿意,齐欢是应该不会勉强自己的。

    正是因为这两方面的原因加在一起,使得齐向红不愿意离开齐欢,所以虽然察觉到了齐欢对自己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的狼子野心,但是齐向红却还是留在了齐欢的身边。

    第041章 包间、三姑、极乐世界 三

    现在看到齐欢点的竟然是这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齐向红自然知道齐欢点这首歌的真正含义,本来齐向红是想让齐欢换一首歌的,但是转念一想,自然既然知道了齐欢对自己的心意,而且还留了下来,那自己为什么还要那么做作的去拒绝呢,所以齐向红才将想要拒绝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随着音乐声响了起来,齐向红和齐欢轻轻的唱了起来,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唱完,两人反而都沉默了起来,使得这个小小的包间里,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气氛。

    齐欢在唱歌的时候,手一直都是搂在了齐向红的香肩之上的,在唱歌的时候,齐欢也很想要顺着齐向红的香肩向下滑,去搂住她的纤纤综腰,但是齐欢却并没有那么做,今天一晚上都是属于齐欢和齐向红的,齐欢没必要那么猴急。

    现在唱完了歌,齐欢看到齐向红坐在那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波光流动着,似乎在想着什么,也没有去唱歌,也没有去点新的歌曲,看到齐向红的样子,齐欢打破了沉默:“老婆,你在想什么呢。”

    齐向红转过头来,看着齐欢,突然间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老公,我在想着,歌里面唱得多好呀,你种田来我织布,这样的夫妻生**会了夫妻的恩爱,让人知足而甜蜜,如果我有一天,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那应该有多好呀,齐欢听到齐向红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愣,今天一整天的交往过程中,齐向红似乎都在刻意的回避着这个问题,但是现在,齐向红却当着齐欢的面直接将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她在自己的面前为什么会主动的提起这个问题呢,齐欢这样的想着,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回答齐向红的话。

    齐向红问出了这样的问题以后,也并没有指望着齐欢回答,她这样子说自然有她的主意了,所以,齐向红又接着说了起来:“老公,我在想着,夫妻之间应该是平等和恩爱的,但是现在我们两个人,我可是比你大了近二十岁的,如果我结婚早一点的话,也许我的小孩都有你这么大了,真的,老公,你不觉得么。”

    虽然齐向红的话非常的婉转,但是齐欢又怎么听不出来齐向红的话里的意思呢,听到齐向红那样一说以后,齐欢只觉得心中突然间好冷好冷,而且一直都在向下沉着,齐向红看着齐欢的样子,心中一阵的怜惜,但是齐向红却又知道,此刻不是自己心软的时候,有些问题必需要说清楚,不然的话,也许两个人都要后悔一辈子的。

    “小欢,说真的,你年青有为,又富有屿感和正义感,如果我年青二十岁而且不是你的三姑的话,我一定会爱上你的,但是现实摆在你的面前,我是你的三姑,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小欢,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但是这些话我必需当面跟你说清楚,小欢,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你还是我的好小欢好么。”

    齐向红现在已经将对齐欢的称呼变回了小欢,显而易见的,齐向红是想要快刀斩乱麻,将自己和齐欢之间这段禁忌的感情结束。

    齐欢坐在那里,一边听着齐向红的述说,一边将头慢慢的低了下去,齐向红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传到了齐欢的耳朵里,齐欢也知道,齐向红是为了避免她和自己越陷越深,在自己即将发起总攻的时候拒绝了自己以断了自己的念想,但是齐欢会在命运面前低头么,不,绝不,为了眼前的女人,我一定要与命抗争,如果老天爷要和我做对的话,那我就和老天爷斗一把吧。

    想到这里,齐欢猛的抬起了头来,盯着齐向红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齐向红本来看到在自己说话的时候,齐欢已经慢慢的低下了头去,还以为齐欢是已经听进去了自己的话呢,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升起了一比淡淡的失落的感觉,如果不是想着和齐欢在一起是禁忌的,齐向红后面的话几乎都要说不出来了。

    现在看到齐欢抬起了头来看着自己,脸上也露出了不服气和表情,齐向红的心中微微一跳,精明的女人显然知道齐欢在这个时候露出这样的表情意味着什么,看到齐欢这种表情以后,齐向红一方面在心中暗暗的责怪着齐欢不懂事,但是另一方面,却又涌起了一丝淡淡的喜悦,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的心里,恐怕齐向红自己现在也说不上来。

    “三姑,好,三姑,你叫我小欢,我就叫你三姑了,我知道,你已经明白了我今天和你出来的真正的目的,我也承认,刚刚你说的话是对的,但是三姑,你想过没有,爱一个人难道有错么。““我先不说别的什么,首先,你是女人,是一个需要关爱的女人,而我是一个男人,也是一个渴望着爱情的男人,男女之间异性相吸本来就是恒古不变的真理,我爱你,我需要你,这也有错么。““虽然你是我的三姑,我们有血缘关系,但是三姑你别忘记了,这是建立在我们相互认识的基础之上的,如果齐振铭没有找到我,而我又认识了你从而追求你,你认为,你在不知道我们有血缘关系的情况之下,你有多大的几率接受我的追求呢。”

    “早上我一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我奉行的是及时行乐的主义,现在我还要告诉你一点,那就是,我还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三姑,你长得这么漂亮,但是却又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的经验,与其让你冒然的去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如果你受了骗怎么办,难道要让我看着你后半生不幸福而后悔一辈子么,我自己知道我有多爱你,我也知道我对你有多么的真心,如果换了是别人,我还真的怕他接近你是别有用心的。”

    “三姑,你是女人,你肯定是需要男人的关爱的,你的身体深处也在渴望着男人来爱护你,不然的话,下午在那家店里,你的贴身衣物就不会湿了,你既然要男人来关怀你,那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呢,难道就因为我是你的侄子么,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明天开始,我就宣布和齐振铭脱离父子关系,我只要你能接受我,我什么都能干,什么苦都能吃,但是我却接受不了你不接受我的这个现实,三姑,你知道么,自从第一面见到你,我就在心中深深的留下了你的影子,我就在想着,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和三姑在一张床上生活的话,那我将是多么的幸福,我已经接受过一次感情的伤害了,不想再有第二次。”

    “三姑,你真的那么在乎这种血缘关系么,我真的一点都不在呼的,在我的眼里,你只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我来怜爱的女人,真的三姑,不要不要我好不好,我不要求你很多,但是最起码一点,你不要那么断然的拒绝我好么。”

    看着齐欢说这番话时时儿激愤,时而兴奋,时而深情,时而痛苦的样子,齐向红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受到了一记重捶一样的,一下子碎成了一片一片的,齐欢的许多话都是歪理邪说,根本站不住脚,但是不要忘记了,齐向红的心已经慢慢的靠向了齐欢,所以她自然上认为齐欢说得有道理的了。

    齐向红看了看齐欢,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齐向红马上意识到,自己什么样的解释,在齐欢这种固执的想法的面前,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再加上齐欢今天一天的工作并没有白做,所以,齐向红并没有说什么。

    齐欢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齐向红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有些紧张的看着齐向红在听到了自己的这番话以后会是什么意思,但是齐欢失望了,因为齐向红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使得齐欢根本就看不出来,齐向红的心中在想着什么。

    齐欢自然也知道,自己在说过了这一番话以后,如果再不能让齐向红的意志发生动摇的话,也许以后自己真的只能是和齐向红永远的保持这种姑侄关系了,所以,在说了这番话以后,齐欢看到齐向红似乎在进行着天人交战,咬了咬牙以后,齐欢本来是搂在了齐向红的香肩之上的手,开始慢慢的向下滑了过去。

    齐欢知道,自己和齐向红之间的这层纸已经捅破了,现在不管齐向红拒绝不拒绝自己,自己都应该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试探一下齐向红,齐欢从齐向红的表现之中有理由相信,这个风情万种而又精明强干的女子的心理防线已经给自己打破了一个缺口,再加上自己从赵睛思的身上学来的挑逗女人的手法,也末必不能让齐向红的心理发生动摇。

    齐向红坐在那里低头不语,但是却能清楚的感觉得到齐欢的举动,感觉到齐欢再一次的搂住了自己的纤腰以后,齐向红的身体微微一僵,有心想要摇动身体,表示自己不愿意让齐欢在自己的身上再做出亲热的举动,但是身体却仿佛不受脑子的支配一样的,却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齐欢看到齐向红只是坐在那里,对自己的举动即不支持也不反对以后,胆子也更大了起来,另一只手开始放在了齐向红正在黑色紧身裤紧紧包裹着的丰满而结实的大退之上。

    这还是齐欢今天第一次如此明目张胆的挑逗齐向红,手一放到齐向红的玉退上以后,齐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种感觉是何等的美妙呀,温热,弹性,结实,饱满,所有形容女性玉退的词,都从齐欢的脑海里过了一遍,但是齐欢却觉得,就算是这所有的形容词加在一起,却也无法形容到自己现在所体会到的美妙感觉。

    齐欢觉得,齐向红的玉退虽然给黑色紧身长裤紧紧包裹着,自己的手摸上去以后,便阻撞拦了一层衣服,但是这层衣服,却并没有影响到齐欢享受那种美感,相反的,反而衬托出在长裤包裹之下玉退肌肤的光滑,那种温热的感觉,让齐欢的心中也开始热了起来。

    一边体会着手上传来的美妙感觉,齐欢一边慢慢的将头凑到了齐向红的头边,在齐向红的耳边轻声的道:“三姑,我知道你的心理很为难,但是我还是想要问你一句,你真的心理一点我的影子也没有么,你真的想要拒我于千里之外,而甘愿忍受一辈子的寂寞么。”

    随着自己的头凑到了齐向红的头边,齐欢感觉到,一股女性身体里特有的幽香混合着一丝淡淡的发香的香气,又夹杂着一丝汗的气息就从齐向红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同时,几根秀发顽皮的随着齐欢的呼吸而飘动着,拂在了齐欢的脸上和鼻梁上,使得齐欢感觉到了丝丝的酥痒。

    齐向红的身体似乎变得更加的僵硬了起来,齐欢的话,在她的心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是呀,自己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在乎齐欢的感觉么,如果自己真的不在乎的话,为什么自己在明明知道了齐欢对自己有狼子野心的时候,还要求留在齐欢的身边呢。

    如果自己真的对齐欢没有感觉的话,那自己为什么在看到齐欢面露痛苦的时候会没来由的一阵心疼呢,虽然自己是齐欢的三姑,但是齐向红自己的心中清楚,那种心疼绝不是长辈对晚辈的心疼,而是男人对女人之间的心疼。

    和齐欢在一起一整天的一幕一幕,如电光火石一样的在齐向红的脑海里闪现了出来,这个时候,齐向红才猛然意识到,和齐欢在一起的这一天,竟然是自己这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自己和齐欢在一起,心情是那么的平和,那么的安详,就好像,就好像是一个女人和热恋中的男友在一起一样的。

    第042章 包间、三姑、极乐世界 四

    难道,自己真的很喜欢和齐欢在一起的感觉么,刚刚自己对齐欢说的那些话其实只是在警告着自己,让自己在那危险的边缘及时的刹住车么,不然的话,自己为什么在说完了那话以后不立即离开反而留了下来,为什么自己现在对齐欢的亲热行动竟然提不起一丝的拒绝的意思呢。

    难道,自己之所以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就是想等着齐欢来反驳自己,好让自己解开心结么,不然的话,自己在看到齐欢反驳自己的时候竟然会升起一丝喜悦的感觉呢,自己的心中真的会这么想么,这又怎么可能呀,我,我可是齐欢的三姑呀,齐向红反视着自己今天一天来在齐欢面前的种种,隐隐的猜到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齐向红这一发痴,竟然连齐欢放在了自己的大退上的手正在慢慢的移动着都没有发现,突然间齐向红感觉到,自己的大退根部突然间酥痒了起来,心中一跳之下,齐向红下意识的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大退,这才发现,齐欢的大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大退根部,距离自己正在黑色紧身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仅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了。

    “小欢怎么这么大胆呀,怎么,怎么手都快要伸到我的那里了,这,这可怎么是好呀,可是,可是,我,我怎么会有了快感呢,这怎么可能呀,他,他可是我的侄子呀,我,我如果让他这样子,我,我不是成了不知羞耻的女人了么,但是,但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怎么会那么舒服呢,酥酥的,痒痒的,这个小坏蛋,他,他的手好讨厌呀。”

    齐向红感觉到,在看到齐欢的手距离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黑色紧身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以后,自己的心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虽然明明知道眼前的是自己的侄子,但是这却并不影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体会这种刺激而撩人的感觉,齐向红甚至感觉到,在齐欢的挑逗之下,自己的贴身衣物又一次变得潮湿了起来。

    “小欢,小欢太过份了,不能,不能再让他继续下去了,不然,不然给他摸到了我的那里,我,我就,就无法做人了,不行,不能再让他继续下去了,不能再这样子,我必需得阻止他。”

    齐向红虽然一次次的在心中警告着自己,要自己阻止齐欢越来越过份的举动,但是身体却还是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任由齐欢的手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了起来。

    在和齐向红今天的交往过程中,有两件事情让齐欢印象最为深刻,第一件,就是在试衣间的时候,齐欢看到的齐向红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美妙风光,而第二件,则是刚刚齐向红坐在那里唱歌的时候,齐欢所看到的齐向红的黑色长裤深深的勒进了齐向红的两退之间,将那诱人的桃形给展现在了自己面前的画面。

    这两副画面给齐欢带来了深深的刺激,让齐欢时刻都在想着,如果自己那一天能够有机会去亲自把玩一下下面的那张小嘴,体会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