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19.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3 部分阅读

第 13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通过赵睛思的种种表现,齐欢隐隐的觉得,赵睛思其实很有这方面的潜质,她之所以不同意用其他的方式来满足自己,也许是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做到位吧,也正是因为赵睛思这样的拒绝,使得齐欢心中对想要用其他的方式来满足自己一次变得越来越渴望了起来,今天看到赵睛思一副放荡的样子,齐欢心中一热,忍不住又一次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来了。

    赵睛思听到齐欢的话以后,身体明显的一僵,抬起头来看了看齐欢,赵睛思嫣然一笑:“小欢,你今天穿的衣服好漂亮呀,哪里买的,我觉得你穿这衣服看起来更加的高大英俊,更能显示出你做为男士的性感。”

    看到赵睛思一副顽皮的样子,在自己的面前又摆出了一副左右顾而言他的样子,齐欢一时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突然间狠狠的在赵睛思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捏了一下以后,齐欢轻声喝道:“睛思,在和你说正事呢,你怎么又拿这一套来对付我呀。”

    赵睛思感觉到,齐欢抓着自己的殿肉的手越来越用力,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能从自己两片肥厚而弹性的殿肉上挤出水来一样的,那种疼痛的感觉,让赵睛思不由的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但是马上的,一股淡淡的,异样欣快的感觉,就从自己被抓痛了的美殿上扩散了开来,那异样甜美的刺激,却又让越睛思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那层雾气变得明显了起来。

    “小欢,你,你弄疼我了,我,我们不是在说正事么,我,我称赞你衣服穿得得体,你难道不高兴么,你,你为什么那么用力的捏我呀,你这个小坏蛋,你,你都弄疼我了,还不快,还不快点松开我。”

    一边说着,赵睛思一边扭动起了身体,那样子,就像是想将自己的肥美的殿肉从齐欢的手里解放出来一样的,但是看起来却不像,因为齐欢能感觉得到,赵睛思的身体扭动的幅度是那么的小,根本不可能能挣得出自己的手掌心。

    那赵睛思这样子做又是为了什么呢,齐欢正在想着赵睛思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举动,却看到赵睛思再次的抬起了头来:“小欢你真的好坏呀,你还不快点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看到赵睛思竟然开始威胁起自己来了,齐欢一时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手上的力度又大了几分:“睛思,那你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对我不客气法呀。”

    当然,因为赵睛思的话,使得齐欢也放弃了去思考赵睛思为什么会用那么轻微的力量挣扎了想要将她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挣脱出自己手掌的原因了。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赵睛思咬着嘴唇,突然间将本来是温柔的在齐欢的身体上摩擦的小腹用力的向前一顶,顿时,齐欢的身体就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温热和弹性,本来就胀得发硬了起来的身体,突然间受到这样的刺激,让赵睛思不由的发出了一声闷哼,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带着痛苦的享受的表情。

    看到齐欢的样子,赵睛思脸上的兴奋的表情更加的明显了起来:“小欢,你说我怎么对你不客气呀,我告诉你,我就这样的对你不客气,你要是再不将手拿下来的话,那下次我就不是用小腹了,我直接用我的手,就像你捏我的pp一样的捏你,看我不将你的捏断,看你以后还拿什么东西在我的面前威风。”

    齐欢看到赵睛思看着自己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火起,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突然间向后退了一下身体,使得自己的坚硬如铁脱离了和赵睛思的平坦而结实的小腹的接触,然后,将直直的坚硬对准了赵睛思的小腹以后,突然间一挺腰,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赵睛思的小腹顶了过去,顿时,齐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深深的陷入到了赵睛思柔软而温热的小腹之中,凭着那种感觉,齐欢知道,要不是赵睛思的小腹是柔软而充满了弹性的话,自己这用尽全力的一刺,一定能够将赵睛思的小腹给刺穿的。

    赵睛思自然也感觉到了齐欢的举动,那种几乎要将自己的身体刺穿的感觉深深的刺激着赵睛思的神经,使得她不由的伸出了手来,紧紧的搂在了齐欢的腰上,嘴里也发出了如同梦幻一样的呻吟声:“小欢,你,你好强壮呀。”

    看到赵睛思的表现,齐欢微微一乐,正想要乘胜追击,但是齐欢却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好像又上了赵睛思的当了,本来自己是要追问赵睛思为什么一直不肯用其他的方式来满足自己,但是经过刚刚的一番打情骂俏以后,齐欢又将思维绕到了赵睛思的问题上去了,而将自己追问赵睛思为什么不想用其他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事情丢到了一边。

    第049章 喉咙深处 中

    想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一次一次的给赵睛思绕了进去,自己想要享受赵睛思的小嘴的愿望一直得不到实现,齐欢心中的火气更大了起来,同时,赵睛思一次次的左右顾而言他,让齐欢体内的倔劲也升了起来,齐欢暗暗的在心中下定着决心,今天不管怎么样,也得让赵睛思用她的性感而微薄的小嘴来给自己满足一次。

    想到这里,齐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将自己体内升起的想要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秘书给就地正法的冲动,而是继续大力的捏着赵睛思的两片肥美的殿肉,一边道:“睛思,我不和你争论这些了,快点用你的小嘴帮我服务一下,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赵睛思看到齐欢竟然又将话题回到了前面的那个话题上,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一颤,抬起头来,看了看齐欢,赵睛思妩媚的道:“小欢,为什么你老是要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呢,你看看,我们以前不都是挺好的么,怎么今天你却那么执着呢。”

    赵睛思不这样的问还好,她这样一问,使得齐欢的火气更大了:“睛思,你说的什么呀,什么都是一样的,什么我太执着了呀,要知道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两情相悦的呀。”

    齐欢还想要再说下去,想凭着自己的滔滔不绝的口才,将赵睛思说得无地自容,从而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秘书心甘情愿的用小嘴为自己服务一下,但是话说到这里,就给赵睛思打断了:“小欢,是呀,我们两个两情相悦才是最重要的呀,既然我们两个两情相悦,那你为什么还要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呢。”

    听到赵睛思这样一说,齐欢的呼吸不由的微微一窒,他没有想到赵睛思竟然在这里等着自己了,是呀,自己爱着赵睛思,却为什么要赵睛思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呢,如果自己逼她做了,那不是证明着自己不爱她了么,想到这些,齐欢觉得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了起来。

    但是齐欢却不是那么轻易服输的主,更何况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在今天让赵睛思用别的方式来让自己满足一下,所以在经过了片刻的沉默以后,齐欢马上就找到了反驳赵睛思的理由了。

    “睛思,我承认你说得对,既然我爱你,就不应该勉强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你想过没有,我爱你,爱的可是你整个人,整个身体的,这种爱是无私的,但是,你却一直都不肯用其他的方式来爱我,小嘴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而到现在为止,我除了享受过你下面的那张小嘴外,其他的地方我都没有享受过,这无疑让我对你的爱有了缺陷,你说,我能受得了么。”

    “再退一万步说,我爱你,你也爱我,我是不应该勉强你做你不爱做的事情,但是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你总不能老是像现在这样的,只要我一提到这个事情,你就左右顾而言他,不理会我的感觉吧,睛思,我也不想要为难你,只要你能够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来,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提出让你用别的方式来服务我了,我说到做到,但是如果你说不出让我信服的理由,那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很客气了。”

    说到这里,齐欢似乎又回想起了和赵睛思在一起的种种,一想到赵睛思迟迟的不肯为自己服务,齐欢就气不打一处来,捏着赵睛思的殿肉的手,也越发的用起了劲来。

    赵睛思感觉到,齐欢捏着自己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的手越来越用劲了起来,那种疼痛的感觉也变得更加明显了起来,而与此同步的是,那种甜美而畅快的感觉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赵睛思不由的抬起了头来,有些可怜巴巴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

    齐欢在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以后,感觉到赵睛思突然间不吭声了起来,心中奇怪之下,齐欢下意识的看着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齐欢这一看,却正好看到赵睛思正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看到赵睛思俏脸上可怜巴巴的样子,齐欢的心中微微一惊,突然间,齐欢感觉到,自己刚刚火气之下,捏着赵睛思的殿肉的手可是越来越用劲了,齐欢可是知道自己的力量的,以前在学校里板手腕,还没几个人能板得过自己呢,再加上和赵睛思在一起练习阴阳神功的原因,现在他的力气比在学校的时候可是又大了不少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样的力量去捏赵睛思的美殿,别说是赵睛思了,就边一个普通的壮汉,怕也是受不了的吧。

    想到这里,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怜意,正想要松手的齐欢,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了,赵睛思的俏脸上虽然是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但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深处,怎么会带着一丝妩媚,一丝兴奋,又带着一丝渴望的目光呢,莫非。

    想到这里,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判断,齐欢一边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手松了下来,一边有些紧张的看着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他要从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的俏脸上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自己对赵睛思的判断是否正确。

    齐欢看到,随着自己的手一点一点的松了下来,赵睛思的一张本来绷紧了的弹指可破的俏脸就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但是与此同时,她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露出来的兴奋而渴望的神色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丝淡淡的失落,看到这里,齐欢有了几分底气,手上又是一用劲,赵睛思的脸上又恢复了痛苦的表情,而眼中兴奋而又渴望的神色又一次的展现了出来。

    果然是受虐体质,看来我是真的有福了,齐欢肯定了自己心中的判断,乐得几乎一下子笑出声来,在网站上的时候,齐欢也看过一些虐文,在虐文之中,女人越是给折磨得悲惨,就越是容易达到极乐的境界,虽然那样的文章看起来很刺激,但是却也只是博得齐欢一笑而已,齐欢可不相信世界上还真的有那种女人,用痛苦的折磨自己的身体的方式,来达到极乐的世界,那女人不是有病么。

    虽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齐欢却也在心中臆想过,如果自己碰上这样的女人,自己应该怎么样去对待,齐欢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想着女人在自己鞭抽滴蜡之下辗转呻吟的样子,齐欢竟然也变得兴奋了起来,而现在,这种有着受虐体质的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以前臆想的种种,都可以在赵睛思的身上实现,这又怎么能让齐欢不乐呢。

    这个时候的齐欢才明白,不是赵睛思不愿意帮自己做其他的服务来满足自己,只是自己对她的刺激不够而已,好不容易得到了赵睛思以后,齐欢对这个自己的第一位女人心中疼爱到了极点,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好伤害了赵睛思,在齐欢想来,自己在和赵睛思亲热的时候极尽温柔之能事,这足可以表达自己对赵睛思的爱意,一定会让这个女人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的。

    但是这种想法,却只是对一般的普通女人来说的,但是赵睛思是受虐体质,那就不一样了,自己越是温柔,赵睛思就会越感觉不到自己的激情,越体会不到自己男人的强壮和蛮横,自然也就越挑不起赵睛思体内的性趣了,齐欢百思不得其解的为什么赵睛思在床上风骚放浪,但却始终不愿意以其他的方式来满足自己,恐怕这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了。

    想通了这一层,齐欢顿时将自己怜香惜玉的一面收了起来,一边继续的加大着正在揉捏着赵睛思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上揉捏的力度,一边突然大声喝道:“赵睛思,你干什么呀,我刚刚问你的话你怎么不回答呀。”

    齐欢看到,自己以一种从来没有的态度在赵睛思的面前喝了起来以后,赵睛思的脸上虽然出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妩媚而兴奋的神色却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从赵睛思的表现之中,齐欢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也对今天让赵睛思用其他的方式为自己服务更加有信心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突然间松开了一只手,变抓为拍,大力的在赵睛思的美殿上重重的拍上了一记,然后,齐欢将手放在了赵睛思的美殿上,一边体会着赵睛思的美殿在自己的手掌下轻轻颤抖着给自己带来的香艳而刺激的感觉,一边又一次大声的喝道:“赵睛思,我在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呀。”

    看着齐欢一副强横的样子,赵睛思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却露出了一丝异彩:“小欢,你,你别问了好不好,我,我不好意思说呀,齐欢能感觉得到,此刻赵睛思的身体已经完全软化了下来,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仿佛跟要滴出水来一样,一双手更是紧紧的搂在了齐欢的腰上,似乎是生怕自己一松手,齐欢就会离开一样的。

    看着赵睛思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齐欢男人的自尊心急速的膨胀着,又是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赵睛思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之上,齐欢又一次轻声喝道:“什么不好意思呀,我让你说你就得说,快说,不然,我又要打你了。”

    美殿上一阵疼痛的感觉传来,使得赵睛思不由的嘤咛了一声,只是本来痛苦的呻吟,传到齐欢的耳朵里,听起来却是又软又腻,让人骨头里都酥痒了起来,齐欢感觉到,赵睛思这声嘤咛不像是痛苦的呻吟,反倒像是小猫在叫春了。

    扭动了一下身体,赵睛思将头靠在了齐欢的肩膀上,微微带着一丝喘息着道:“小欢,你,你不要打我了,我,我说还不行么,告诉你吧,我,我不想给你含,是因为,是因为我,我觉得那里是你尿尿的地方,脏,脏得很,我会受不了的。”

    齐欢感觉到赵睛思的身体如水蛇一样的在自己的怀里扭动了起来,那结实而平坦的小腹,那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那修长而结实又弹力无比的玉退,就在自己的身上摩擦了起来,那种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让齐欢的心中更加的躁热了起来。

    齐欢跟再也忍不住似的,突然间抓住了赵睛思的秀发,一边将她的头向着自己的跨部按压了下去,一边沉声喝道:“睛思,脏什么脏,我现在就是要你吃掉我的脏东西,说不定,我还要尿在你的嘴里,快点,给我含上,不然的话,我整死你。”

    赵睛思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努力的抬起头来看着齐欢,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哀求的表情:“小欢,别,别这样好不好,我真的会受不了的,真的,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看着赵睛思的表情,齐欢的心中升起了几分不忍,但是想到赵睛思是受虐体质,齐欢的心肠又变硬了起来,使劲的拉着赵睛思的头发,将她的头向着自己的跨部按压了下去,同时另一只手,也快速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在低下了头来以后,赵睛思诧异地感到,有什么东西正轻碰自己的香唇,赵睛思奇怪地睁眼一瞧,这一看,顿时把赵睛思羞得脸红耳赤,秀靥如火——原来,他那根**不知什么时候已昂首挺胸,正在赵睛思眼前一点一晃地向赵睛思敬礼,赵睛思赶紧紧合秀眸,芳心怦、怦乱跳,美眸紧闭着根本不敢睁开,可是,那根**仍然在赵睛思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好象它也在撩逗赵睛思。

    赵睛思本已绯红如火的秀靥更加晕红片片,丽色嫣嫣,秀丽不可方物。齐欢虽然没有低下头去看,但却完全知道自己的下身早已硬挺了,并且正一弹一挺地顶触着玉人那鲜红柔软的香唇,他灵机一动,捉狭地故意用**去顶触绝色仙子那鲜美的红唇、娇俏的瑶鼻、紧闭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赵睛思给他这一阵异样淫秽地挑逗撩拨,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剧跳。

    这时赵睛思心一动:何不趁他没注意,细细地看一下男人的生殖器到底是啥样?赵睛思从来没有从近处仔细看过男人身上这个奇怪的东西。有时,「它」是那样的粗大、硬朗,在我身上狂猛无比,能给我那样一种难以想象的快感;有时又软小如虫,威风尽失。

    美艳绝色的女秘书被自己这大胆的念头骇得脸红心跳,可是在好奇心的强烈驱使下,赵睛思还是偷偷地睁开一线眼眸,只见眼前的「它」凶猛狰狞,横眉怒目。

    那猩红骇人的巨大**又丑陋,又刺激,棒身上一根根血脉贲张的青筋鼓凸骇人,**最前端一个可爱的马眼。

    赵睛思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大睁着会说话般的动人大眼睛,细细打量这个曾令赵睛思**蚀骨、欲仙欲死的「大家伙」。「它」竟然进入我体内那样深,我下身那样深的地方都会被「它」侵入、涨满……

    迷乱瑕思中的赵睛思耳红心热,花靥羞红,秀色娇晕不可方物。赵睛思敬畏地、含羞脉脉地凝视着眼前这又可恨、又可爱的「大东西」,可恨的是自己竟然被「它」侵入赵睛思体内的最深处奸淫强暴,自己高贵圣洁的下身曾被「它」强行**、占有;可爱的是赵睛思不得不承认自己无论是**还是芳心都已经被「它」彻底征服了,在「它」威风凛凛、勇猛粗暴的侵犯下,被「它」征服得服服帖帖,心甘情愿地任「它」在自己洁白的玉体上驰骋,并被「它」带上**交欢的极乐**中。

    这时,齐欢一面狂吮狠吸着赵睛思的阴部,一面观察赵睛思的反应,他奇怪的发现,赵睛思的反应竟然停止了,连一丝颤抖都没有。他偷偷地掉头一瞄,正看见美色绝伦的赵睛思正用一双含羞脉脉、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娇羞怯怯而又敬畏地打量着自己的**,他暗自好笑,趁势把那粗大的**顶住赵睛思鲜红柔软的香唇,一阵蠕动。

    “嗯……〃 赵睛思一声娇羞地呻吟。 赵睛思赶忙紧闭上美丽动人的大眼睛,芳心羞涩万般。赵睛思发觉那根粗大的**紧紧地顶在自己柔软的红唇上,一阵阵揉动,将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骚味传进自己鼻间,又觉得脏,又觉得异样的刺激,赵睛思本能地紧闭双唇,哪敢分开。

    赵睛思樱唇微分,还没来得及娇啼出声,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巨棒就猛顶而入……赵睛思羞涩万般,秀靥羞红一片,赵睛思那初容巨物的樱桃小嘴,被迫大张着包含住那壮硕的「不速之客」。

    娇羞不禁中的赵睛思被这异样刺激撩拨挑逗得反应又趋热烈起来,赵睛思娇软无骨、一丝不挂、如雪如玉的绝美**在他身忘情地蠕动着、反应着。

    赵睛思用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托住他紧压在赵睛思脸上的小腹,而他同时也开始轻轻抽动插进赵睛思小嘴里的巨棒。

    赵睛思娇羞万般,丽靥晕红如火,但同时也被那异样的刺激弄得心酥肉麻。赵睛思雪白的小手忘了推拒,渐渐伸向那一丛黑黝黝的男人阴毛中「拨草寻蛇」。

    赵睛思那晶莹雪白得近似羊脂般的纤纤玉手,与他那黑黝黝的阴毛形成了强烈诱人的对比,赵睛思那双雪白可爱的小手终于羞羞答答地轻握住那正在赵睛思樱桃小嘴中抽动的粗大**的根部,赵睛思如笋如葱般的纤长玉指娇羞怯怯、小心翼翼地紧握住那粗壮的棍身。

    「好……好粗喔!……」

    赵睛思羞赧地发现,自己的小手竟然不能合拢抓住「它」!「「它」……「它」还……那样长……」

    因为赵睛思又娇羞又敬畏地发现,自己的两只小手刚好只握住「它」露出嘴外的棒身一半,粗长的**几乎直抵赵睛思的喉头,让赵睛思呼吸困难,而且「它」还很硬、很烫。

    赵睛思星眸轻合,芳心含羞脉脉地、敬畏地「品味」着「它」的神奇,随着他对赵睛思下身挑逗的加剧,赵睛思又不知不觉地深深沉沦在肉欲淫海中了。绝色佳人那温热、娇滑、柔嫩的小香舌娇羞怯怯地轻轻舔着巨大无比的「它」,赵睛思再一次为「它」的巨大和威猛所折服了,芳心又恨又爱,又羞又怕。

    他的**逐渐剧烈地在赵睛思鲜红的樱桃小嘴中抽动起来,一波比一波汹涌的肉欲狂涛不断冲击着赵睛思的芳心。

    只见美若天仙的绝色玉人也渐渐狂热起来,那一双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握住在赵睛思嘴中凶猛进出的**,小嘴含住那硕大的**本能地、无意识地狂吮猛舔……同时,赵睛思不断扭动着秀美的螓首,温柔地舔着巨棒粗壮的棒身。此时的赵睛思秀目中春意浓浓,全身玉体香汗微浸,绝色美貌的脸上春情盎然,赵睛思柔软无骨的雪白玉体,在他身下越来越不安地、狂野地蠕动轻扭。

    他也被赵睛思那火热炽烈的反应弄得血脉贲张,他抬起头,抽出手指,从赵睛思嘴中抽出已勃起到极点的**,将赵睛思脱得一丝不挂了以后,齐欢看见赵睛思正娇羞不解而又迷茫不安地脉脉含羞地看着他,他俯身压住美貌绝伦的女秘书那柔软若水的雪白玉体,低头吻住赵睛思的香唇。

    赵睛思娇羞万分地赶忙轻合美眸,秀靥羞红如火,但在一阵半推半就之后,还是羞羞答答、含娇带怯地轻分玉齿,让他的邪淫的舌头闯了进来。他卷住赵睛思那丁香暗吐、娇滑羞赧的柔嫩玉舌一阵狂吻浪吮……同时,他提起下身,**用力向赵睛思的粉红色裂缝中心顶了进去。「哎……」

    赵睛思娇羞而喜悦地感到一根熟悉的巨大**已破体而入。

    只见硕大粗长的巨棒渐渐「没」入赵睛思那嫣红玉润的娇小**口,赵睛思美眸轻掩,桃腮羞红无限地脉脉体味着「它」进入。「它」越陷越深……越陷越深……「它」越来越深入赵睛思火热淫滑的幽深**深处……

    「它」还在不断地向赵睛思**的最底部深入……直到完全「占领」紧涨着赵睛思紧小的**「花径」。他俩早就已经欲火高燃,他也就开始狂野地在赵睛思火热湿濡的娇小**中**起来。

    「哎……嗯……嗯……唔……哎……嗯嗯……唔……哎……哎……嗯……嗯……唔……唔……啊……哎……呀……啊……啊……哎……哎……啊……啊……轻……轻点……哎……啊……啊……哎……啊……啊……哎……啊……啊……嗯……轻……轻……一点……哎……啊……哎……啊……啊……嗯……请……请你……轻……轻点……哎……啊……啊……哎……啊……啊……嗯嗯……你……你……进得……好……好深……」

    在他生猛的抽动、顶入下,赵睛思桃腮晕红着含羞呻吟,娇啼婉转,赵睛思狂热地在他粗壮的身体下蠕动着柔软雪白、一丝不挂的玉体,火热地响应着他**在赵睛思**内的抽动、顶入,响应着那滚烫的巨大**对赵睛思「花芯」深处的碰触、顶撞。

    只见这美如天仙的女秘书,饥渴万分地对他的强暴奸淫忘情地热烈反应着,每当他巨大的**狠狠插进赵睛思紧窄的娇小**内时,赵睛思总是又羞赧万般又火热无比地挺起洁白柔软的平滑小腹,迎接他的奸淫,迎接「它」的进入,而且雪嫩娇滑、修长优美的**还羞羞答答地尽量分开,以便「它」能进入得更深。

    当他抽出**时,赵睛思又不安地、娇羞怯怯地紧夹**,将他紧紧夹住,似在恳求「它」别离赵睛思而去,请求「它」重新进入,快快「直捣黄龙」。

    只见一个女人味甚浓、美艳如花般的美女**着雪白晶莹的玉体和一个平凡的粗野男人在疯狂的交欢淫合、行云布雨、合体交媾:一个奋勇叩关,怒闯玉门,好手摘花,粗暴奸淫。 一个含羞娇啼,柔举轻夹,逢迎相就,婉转承欢。

    紧紧交媾着的两个人终于又一齐迈上了**的肉欲之巅,赵睛思**内的娇嫩膣肉不断收缩、紧夹住深入赵睛思**最深处的巨大**一阵阵无序地律动、抽搐……而膣内粘膜死死缠绕在棒身上,一波一波地痉挛。

    齐欢将**深深顶入赵睛思的**最幽深处,死死顶住赵睛思的子宫,直到将硕大的**抵进赵睛思的子宫口,在即将喷发的时候,齐欢却突然间将大**抽了出来,再次将赵睛思按向了自己的跨部。赵睛思此刻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么了,看到大**以后,竟然再一次的小嘴一张,将大**含了进去。

    第050章 喉咙深处 下

    突然间,齐欢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露出了一丝享受的表情,然后,齐欢的身体慢慢的动了起来,而随着身体动了起来,齐欢的脸上的享受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随着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快,齐欢的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办公室里,齐欢站在那里,而赵睛思却蹲在了齐欢的面前,一个头也急促的做着往返运动,随着两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办公室里响起了一阵阵滋滋的水响,那响声,就像是一个人正在大口大口的吮吸着冰棒一样的,再加上男人和女人粗重的喘息声,在这个小小的办公室里,组成了一编无比暧昧的乐章。

    终于,齐欢的动作变得疯狂了起来,而随着疯狂动作的,是齐欢越来越绷直的身体,随着齐欢发出了一声低吼,齐欢突然间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同时将赵睛思死死的按在了自己的跨部。

    这个姿势保持了足足有两分钟,齐欢才放松了身体,一得到解放的赵睛思马上站了起来,一站起来以后,赵睛思突然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随着咳嗽声,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的嘴角和鼻子里,突然间冒出了一大股乳白色的粘稠的液体,使得这个初为人妇的美艳秘书,看起来显得十分的放荡。

    看着赵睛思嘴角流出来的乳白色的液体,齐欢的心中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连忙掏出了手纸,帮赵睛思将嘴角和鼻子里流出来的液体擦了干净,然后带着歉意对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秘书道:“睛思,对不起。”

    赵睛思的咳嗽已经停了下来,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不由的睁大了一双妙目看着齐欢,就在齐欢给赵睛思看得有些发毛的时候,赵睛思却嫣然一笑:“小欢,你说什么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还得谢谢你呢。”

    齐欢没有想到从赵睛思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了,微微一愣之下,齐欢有些不解的看着赵睛思,看到齐欢表情,赵睛思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小欢,我以前一直以为,你那个地方是用来尿尿的,很脏,也很臭的,所以我一直都不理会你的要求。”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原来将你的尿尿的地方含入到嘴里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美妙,那硬硬的,热热的感觉,虽然让我有些受不了,但是我全身都变得躁热了起来,有时候,你虽然狠狠的压着我的头,将你尿尿的地方顶到了我的喉咙深处,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那种感觉却异样的甜美,我能感觉得到,我全身的毛孔都涨开了,那种快乐你是体会不到的。”

    “还有,在你最后几下最用力的时候,每一下,都几乎顶到了我的喉咙深处,但是却跟每一下都顶到了我的那里一样的,真的,我,我在那个时候,在那个时候,也,也终于忍不住和你一起达到了极乐的世界了,你说,我,我能不谢谢你么。”

    齐欢没有想到,从赵睛思的嘴里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番话,本来还有些担心自己刚刚那样的对待赵睛思赵睛思会不会责怪自己,现在齐欢终于放下了心来了,而且跟着心中狂喜了起来。

    齐欢从赵睛思说话时的语气之中可以看得出来,赵睛思这样子说并不是想刻意的讨好自己,而是真的从刚刚的刺激之中体会到了美妙的感觉,而齐欢也知道,经过刚刚的一番口舌服务,赵睛思应该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方式的亲热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等于说赵睛思只愿意以一种方式为自己服务成为了过去式,而在以后的漫长生涯之中,自己可以尽情的体会一下男女在一起亲热时各种姿势所带来的快乐,这又怎么能让齐欢不欣喜若狂呢。

    齐欢没有想到,自己误打误撞,在知道了赵睛思竟然是个有受虐体质的女人以后,以强硬的态度对待她,让她竟然为自己用其他的方式给服务了一把,而这次服务,已经将赵睛思的体质尽情的激发了出来,让赵睛思在尝到了这么美妙的滋味以后,竟然迷恋上了这种感觉,以后自己就可以尽情的享受这具鲜美的**了,想到这些,齐欢突然间下定了决心,以后自己一定要多上上网,多在网上学习一些对付女人的知道,这样,自己才能在漫长的泡妞生涯之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

    看到自己在详细的说出了自己刚刚的体会以后,齐欢突然间变得沉默了起来,风情万种的美艳秘书可不知道齐欢的心中在打着什么主意,只是在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娇羞以后,赵睛思轻轻的钻入了齐欢的怀里:“小欢,刚刚,刚刚我那样子是不是,是不是太,太开放了呀。”

    听到赵睛思这样一说,齐欢才从刚刚的那种胡思乱想之中回地了神来,轻轻的在赵睛思的脸上亲了一下以后,齐欢坏坏的道:“当然了,刚刚你那嘴角和鼻子里流出那些液体的时候,我看实在是yd极了,真的,在看到赵睛思听到自己的话以后赵睛思的弹指可破的俏脸一变以后,齐欢哈哈一笑,紧紧的搂住了赵睛思香软而充满了诱惑的身体,可是睛思,你知道么,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喜欢,就越兴奋,就会越用力的来干你的,”

    赵睛思这才意识到齐欢刚刚之所以那样子说只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罢了,想到又一次受到了齐欢的捉弄,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又一次的涨红了起来,一边格格的娇笑着,一边轻轻的捶打起了齐欢的身体来了。

    两人在办公室里打闹了一阵,齐欢突然间又用力的一紧,搂住了赵睛思的香软而灵活的身体:“睛思,告诉我,我将我的子孙射在你的嘴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呀。“赵睛思没有想到齐欢竟然问起了自己这个问题来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变得更红了,同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几分嗔怪的目光,嘴里也骂了一句变态。

    但是嘴上骂归骂,赵睛思却好像很喜欢和齐欢讨论这件事情一样的,在骂过以后,赵睛思又接着道:“还能有什么感觉呀,你射进来的时候,人家也到了,所以根本没有尝到那是什么味道也。”

    说到这里,赵睛思看到齐欢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失落的表情,不由的嫣然一笑:“小欢,骗你的了,你射得那么多,将人家的小嘴都张得满满的了,就算是你射到了人家喉咙深处的人家吞了下去,但是留在嘴里的,却还是让我尝到了那股味道的了,我觉得那东西有点甜,又有点咸,还带着一丝的腥味,虽然不太好吃,但是那种味道,却让我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在尝到这股味道以后,我本来已经渐渐的过去了的,又给冲击上了另一波的极乐。”

    听到赵睛思不但说出了自己的液体的味道,而且还吞了一大部分进去了,齐欢又是一阵肉紧,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一低头就向着赵睛思的香软而性感的小嘴吻了过去,一边坏坏的道:“好呀,睛思,你说那味道不好,却还全部吃了进去,不行,你得吐出来还给我。”

    赵睛思一边格格的娇笑着躺闪着齐欢伸过来的嘴,一边的些喘息着道:“谁说,谁说那东西味道不好了,我,我喜欢那种味道,以后,以后,我,我每次都要让你射到我的嘴里,我,我刚刚还没有吃够呢。”

    说到这里,赵睛思似乎也动起了情来,不再闪躲齐欢的嘴,任由齐欢吻起了自己来了。

    通过刚刚的谈话,赵睛思的香津已经将齐欢射在了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的嘴里的液体给冲干净了,齐欢吻上去以后,一点异味都没有,赵睛思的小嘴还是那么的芬芳而湿润,两人在办公室里又温存了好一会儿以后,齐欢才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赵睛思的办公室。

    刚刚走出办公室,齐欢的电视就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却是母亲林玉兰打来的,接起了电话,那头林玉兰的声音立刻就响了起来:“小欢呀,今天晚上可得回来吃饭呀。”

    齐欢微微一愣,他是个孝道的孩子,虽然有些不喜欢齐振铭这个人,也不喜欢齐家的环境,但是齐欢却还是坚持着每天都会下班回家。

    齐欢是这样想的,林玉兰虽然和齐振铭恢复了关系,但是毕竟是初来乍到的,齐振铭虽然对林玉兰很好,但是却不等于说齐家的其他的人会对林玉兰好的,齐欢坚持每天回家,就是想要多陪陪母亲,就是怕母亲在家里受到了冷落或者是欺负,自己也可以第一时间保护母亲,当然,齐欢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他不想看到自己的母亲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而自己多陪母亲的话,母亲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间自然就少了起来,这也算是变相的打击了一下齐振铭这个不负责的男人吧。

    正是因为齐欢经常回家,所以,齐欢对林玉兰突然间兴师动众的打电话来要自己回家吃饭有些奇怪了起来,但是奇怪归奇怪,齐欢还是满口子答应了下来,下午也没有什么事,一下班以后,齐欢就开着车回到了齐家大院。

    齐欢将车停好以后,走进了客厅里,才一走进客厅,齐欢就感觉到一股饭菜的香气扑面而来,闻到这股好闻的香气,齐欢的精神为之一振,这股熟悉的香气,使得齐欢知道,今天可是母亲亲自下厨呀,要知道,林玉兰在进了齐家以后,就过起了大少奶奶的生活,已经不下厨了,今天林玉兰宝刀重操,究竟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齐欢走进了客厅,一进到客厅以后,齐欢吓了一大跳,一百多平方米的客厅里面,竟然坐了不下十个人,齐振铭,齐思雨,齐新雨都在坐,剩下的,则都是齐欢的一些长辈,当然,还有一个齐向红,只是当齐向红看到齐欢的目光向着自己看了过来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微微的涨红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闪向了一边。

    齐欢可不想在这些人的面前失了礼数,一一含笑的和众人打过招呼以后,齐欢走到了齐振铭的身边:“爸,怎么家里这么多人呀,我妈呢。”

    看到齐欢当着众人的面问起了自己,齐振铭不由的哈哈一笑:“小欢呀,你回来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些人今天之所以能到家里来,可都是为了你呢,你三个伯父和伯母,在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以后,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