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20.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4 部分阅读

第 14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氖虑橐院螅不峁吹模纠次沂窍肴么蠹业酵饷嫒コ缘模悄懵枞此低饷婺趾搴宓乃挡怀墒拢挥性诩依镌勖遣拍芎煤玫纳塘孔拍愕氖虑椋灾缓梅忱湍懵枇耍盟鬃韵鲁话眩诔坷锩ψ拍亍!?br />

    齐欢点了点头,接过了乖巧的齐新雨端过来的水,坐在了沙发上,心中的疑问却更大了,为了自己的事,自己有什么事要如此的兴师动众呀,难道是自己和三姑的事情给家里人发现了么,不可能呀,从齐向红的表情来看,如果真的是自己和她的事情给发现了的话,她是不可能安然的坐在那里的呀。

    但是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齐振铭又怎么会那样子说呢,而且齐欢还发现,大家看着自己的目光都是怪怪的,怎么会这样子呢,齐欢现在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母亲回家吃饭呢,现在倒好,自己回家不像是来吃饭的,倒像是自己送上门来给他们吃的。

    第051章 家宴、震动的快乐 上

    不大一会儿功夫,齐振铭的其他三个兄弟都来到了齐振铭的家里,齐家的三位主线也随着她们的丈夫走了进来,这三个风情各异的美女一直到家里以后,让齐家顿时增色了不少。

    看着三位艳丽的伯母,齐欢暗暗的感叹了起来,这齐这的风水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呀,不但齐氏三姐妹长跟朵花似的,就是齐振铭的三个伯母,也都是美艳得不可方物的美女,从齐向红的相貌,也足可以看出,齐欢的其他几个姑姑也一定十分的漂亮,可惜的是,齐欢的其他几位姑姑除了齐向红还留在了这个城市以外,其他的要么嫁到了外地,要么在外地求学经商,齐欢都还没有见过面呢。

    齐氏三兄弟来了以后,便和齐振铭在一起吹了起来,而三位伯母也将齐向红围在了中间,聊起了天来,吹的无非是今天精品店里又到了什么新款,哪个世界顶级名牌又将登陆中国的事情,齐氏三姐妹此刻也在那里轻声的说笑着,齐欢属于小辈,本来也应该是加入到她们的圈子的,但是齐欢和齐思雨交恶,自然不想靠近她们,也就只好一个人给冷落在了一边。

    林玉兰因为有了仆人的帮忙,很快的就将齐家十几个人的饭菜做好了,齐向红和三位伯母围着满桌子的饭菜赞不绝口,看着四个女人在那里一脸惊喜的样子,齐欢又是骄傲又是伤心。

    齐欢骄傲的是,自己母亲做出来的一手好菜,让这几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女子们都赞不绝口,而齐欢伤心的是,母亲为了自己这些年不知道受了多少苦,那个时候家里没钱,林玉兰想方设法的用普通的食材做出精品的美味来,如果说没有生活的磨难,也就没有林玉兰今天的手艺,想着母亲的苦,齐欢心中更加的坚定了不让林玉兰和齐振铭走到一起去的想法。

    在齐向红和齐悠雨的招呼下,众人坐了下来,十多个人满满的挤了一桌,在这些人当中,齐欢的资历较浅年纪较青,所以坐了下首,他的左边是齐新雨,右另是齐思雨。

    齐振铭做为主人,端起杯来,先发了一番祝酒词,然后大家便吃了起来,从吃像上可以看得出来,齐家的人的教养了,虽百家宴,而林玉兰做的菜又那么好吃,但是齐家的人吃饭时一个个斯文而优雅,搞得齐欢本想要好好的慰劳一下自己的肚子的,但是却因为看到这些人的吃相,也渐渐的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又是一杯酒下肚以后,齐振铭微微一笑:“各位哥哥嫂嫂,妹妹侄女们,今天让大家到这里来,一呢,是因为我们大家好久没在一起聚了,二来呢,是有一件事情要和大家商量一下。”

    听到齐振铭这样一说,大家知道齐振铭是要将今天请大家到家里来的目的说出来了,所以大家都放下了碗筷,看着齐振铭。

    齐振铭点了点头,接着说了起来,“大家也知道,今年我齐振铭碰到了一大喜事,二十多年前的爱人,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我更高兴的是,她还给我带来了一个儿子,我齐振铭以前只顾着做生意,没有去找他们,让他们吃了二十多年的苦,今天也借着这个机会,向他们陪罪,虽然我知道我的所做所为并不是一两声道歉所能够挽回得了的,但是我还是要对他们母子两人说一声对不起,在今后的日子里,只要我齐振铭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会照顾好她们母子两人,再也不会让她们受到一点的委屈,玉兰,小欢,来,我不求你们原谅我,但是却希望你们能接受我的道歉,干了这杯。”

    林玉兰没有想到,齐振铭并没有按照两人所说好的,将那件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商量,反而就二十多年前所犯的错误跟自己母子两人道歉了起来,一时间又是无措又是感动,在站起来的时候,两个眼圈儿已经红了,而端着杯子的手也微微的颤抖着,有少许的酒水已经泼了出来,由此可见林玉兰的心中是多么的激动了。

    齐欢也没有想到齐振铭如此大张旗鼓的将家人约来,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向自己道歉,一时间心中也有了一丝感动,所以在看到母亲站了起来以后,齐欢也连忙站了起来。

    看着母子两人都站了起来,齐振铭的眼角有些湿润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齐振铭却觉得在这个时候好像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所以,他还是适时的收住了想要再次表白的冲动,而是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齐欢母子看到齐振铭这样子做了,自然也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看着齐欢和林玉兰坐了下去,齐振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激动给压制了下去以后,才道:“本来我是有其他事情要说的,但是端起酒来,我却觉得亏欠她们母子太多,而且这话已经在我的心理压了许久了,来吐不快,现在我说出来了,心理要舒服多了,好了,现在我们言归下传。”

    “小欢,你妈说你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也算是老大不小的了,可是到现在为止,却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所以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决定给你找个女朋友,正好我的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有一个女儿,今年二十一岁,我将意思跟他一说,他立马就答应了,所以,今天我将在城里面的人都召集了过来,就是想就这件事情跟大家商量一下的。”

    “我的朋友叫林天雷,他的女儿叫林喜蕾,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商务局做文员,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

    齐振铭的话音才落,齐欢的大伯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喜色:“四弟,你说的林天雷,是不是众诚实业的林天雷呀,在看到齐振铭点了点头以后,大伯猛的一拍桌子,这门亲事我看行,林天雷这个人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他的众诚实业在全国的企业实力之中也算得上是顶呱呱的,四弟,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有眼光,竟然瞄上了林天雷的闰女,我看要得,我同意。”

    齐振铭一边听着大伯说话,一边却将目光投向了齐欢,显然的,齐振铭知道,齐欢才是这一次家庭会议的主角,如果他不同意,那自己这次召开的家庭会议,就算是失败的了。

    齐欢正沉浸在感动之中呢,却没有想到齐振铭的话锋一转,竟然将话题转移到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之上,听到齐振铭和大伯的话以后,齐欢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

    这一瞬间,齐欢的心里转过了许多念头,第一,齐欢对齐振铭不打招呼的强行要给自己介绍女朋友的做法很反感,要知道,齐欢已经是二十三岁的大男人了,他自己的生活怎么走,自然有他自己的主意,齐振铭这样子做,也许是一片好心,但是对齐欢的生活横加干涉的做法,却让齐欢有些接受不了。

    第二,从齐欢大伯的嘴里,齐欢听得出来,林天雷应该是个在商界很有身份地位的人,而这个时候齐振铭突然间提出要和林家联姻,让齐欢觉得有一种被人利用的感觉。

    第三,齐振铭如果是真的想给自己介绍女朋友的话,其实只要私下里和自己沟通就行了,而现在他却大张旗鼓的将齐家所有在这座城市的人都请了过来,用意显然易见,就是怕自己不同意,从而想让这些人给自己做工作,从这个意义层面上来说,齐振铭的举动,就有些逼宫的味道了,现在看到齐振铭用一种征求意见的目光看着自己,齐欢的心中突然间生起了一股火气,自己的命运是自己决定的,谁也不能左右自己的人生,想到这里,齐欢的心中有了主意,当下就要站起来拒绝齐振铭的提议。

    林玉兰是齐欢的母亲,知子莫若母,看到齐欢的样子,林玉兰自然知道事情有些不妙,想到这件事情是自己提出来的,而齐振铭在短短的时间就将事情办到了这一步也确实不容易,如果让齐欢将话说出来,整个一桌子的人面子上也许都不好过的,想到这里,林玉兰也连忙站了起来:“小欢,这件事情还是我跟你爸提出来的,所以说,这件事情,与其说是你父亲决定的,还不如说是我让你父亲去办这件事情的,小欢,你老大不小了,我也想要看到你成家立业,而且,我还想要抱孙子呢,”

    齐欢没有想到,林玉兰在这个时候也站出来帮着齐振铭说话了,心中的怒气又大了一些,虽然从母亲说话的神情就语态来看,齐欢知道母亲不是在为自己开脱,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子,却使得齐欢连自己的母亲都责怪上了。

    齐欢一直以为,在自己母亲的心目之中,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却没有想到母亲竟然这么快的就想要将自己给推出去,想让自己成家立业,试想一下,自己成家立业了以后,那么自己就得照顾家人了,那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的时候自然不会多,这样一来,齐欢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林玉兰所所以和刘振铭不打招呼的就想要给自己介绍女朋友,那就是想要将自己给推出去,好让林玉兰和齐振铭有更多的机会单独相处,想到自己在林玉兰的心目之中的位置竟然不如齐振铭,齐欢又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林玉兰自然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是想要缓解一下气氛的一番说辞,在齐欢的心中竟然产生了偏激的想法,看到齐欢的样子以后,林玉兰暗道了一声不妙,齐振铭站在那里,看到齐欢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心中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头,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振铭自然想到了要有另外一个人出来说话,好让齐欢表个态,而林玉兰看到齐欢的样子以后,也跟齐振铭是一样的想法,所以夫妇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正坐在一边的齐向红。

    两人之所以会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齐向红,主要是因为两人知道,齐欢和三们大伯及伯母不太熟,这个时候他们跳出来说话,齐欢不一定听得进去,当然,在坐的诸人中,齐悠雨和齐欢的关系较好,是可以出来劝解齐欢的,但是齐悠雨却是和齐欢一辈的,说话自然没有什么影响力,而齐向红不但和齐欢的关系不错,而且还是齐欢的三姑,并且是环球企业的副总经理,这些条件使得齐振铭夫妇认为在这个时候由齐向红来做思想工作,自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所以才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齐向红。

    齐向红今天下午接到了齐振铭的电话,说是请她晚上到家里来吃饭,有要事商量,齐向红对这个四哥一向信服,想都没有想,齐向红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进门以后,才坐了一会儿,齐欢就回来了,看到齐欢以后,齐向红才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还含着齐欢送给自己的跳蛋呢,所以俏脸一红之下,齐向红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直到大家都在饭桌上坐了下来,齐向红的心中才恢复了一丝平静,但是这平静的心理还没有保持多久,齐向红就给齐振铭的一番话给刺激得差点儿跳了起来,齐振铭竟然要决定齐欢的终身大事,那自己算什么呢。

    到现在为止,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部位里还塞着齐欢送给自己的跳蛋呢,虽然自己是齐欢的三姑,但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和今天齐欢的捉弄以后,齐向红知道,自己已经是逃不过齐欢的魔瓜了。

    虽然还没有捅破那张纸,但是齐向红却知道,自己已经上了齐欢的贼船,想要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而如果齐欢有了女朋友,那自己怎么可能还和齐欢在一起呢。

    第052章 家宴、震动的快乐 下

    这个时候的齐向红,根本没有想到齐欢有了女朋友以后,正是自己保持理智和齐欢断绝关系的最佳时机,她想的反而是齐欢有了女朋友以后,自己就很少会有和齐欢在一起的机会了,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连齐向红这个精明强干的女人自己都没有想到。

    虽然心理有着巨大的失落,但是齐向红不愧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表面上却做得跟个无事的人一样的,现在突然间看到齐振铭和林玉兰夫妇将目光投向了自己,齐向红的心中怦的一跳之下,马上就意识到这夫妇两人是想要自己去劝解齐欢了。

    虽然内心深处很不想去劝解齐欢,甚至齐向红的心中都想着如果齐欢跳出来断然拒绝齐振铭的要求就好了,但是面对着齐振铭夫妇求助的目光,齐向红却不得不站起来,因为和齐欢在一起以后,齐向红就一直心虚着,她害怕自己不站起来帮齐振铭夫妇说话的话,齐振铭夫妇会多心,会发现自己和齐欢之间的秘密,所以,齐向红只能是在心中苦笑了一下,在齐振铭夫妇的注视之下,站了起来。

    齐欢现在心中是又气又苦,他很想拍案而起,告诉齐振铭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不劳别人费心,但是看到林玉兰那充满了哀求的目光,齐欢却又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在齐欢的心目之中,林玉兰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自己是绝不能让她伤心的,如果自己真的拍案而起的话,那可是就要大大的伤林玉兰的心了,所以齐欢只好闷声不响的坐在了那里,心中则打定了主意,不管今天他们怎么说,自己就是一声不响,不在这件事情上表态,看齐振铭能将自己怎么样。

    虽然打定了置身事外的主意,但是当齐欢看到齐向红站了起来以后,心中还是抛起了滔天大浪,他可不知道齐向红在站起来之前做过多么强烈的思想斗争,在看到齐向红站起来以后,齐欢心中的怒火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三姑,你也是来劝我的么,想让我接受齐振铭的要求,去接受一个我边面都没见过,连高矮胖瘦都不知道的女子么,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体会我对你的心么,难道,你真的要在这件事情上推我一把么,好,既然你不理解我,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心中这样的想着,齐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在怒气冲天之下,齐欢的神智已经容不得他去考虑什么后果了,齐欢的一只手伸入了裤子的口袋里,找到了那个遥控着齐向红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的跳蛋的遥控器。

    齐向红站了起来,努力的使着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要有什么别的表情变化,以免得人家看出自己的矛盾心情来,但是虽然是这样,齐向红却还是不敢看齐欢,而只是目光虚视着齐欢身边的齐新雨。

    快速的整理了一下心情,齐向红轻咳了一声:“小欢,我看这件事情,啊。”

    话才说到这里,齐向红只觉得那本来在自己的体内安安份份的呆着的跳蛋突然间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一阵酥痒而酸胀的感觉从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散发了出来,不及防备之下,齐向红再也忍不住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齐向红自然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如此的歇斯底里,竟然当着齐家这么多人的面按响了遥控器,那种酥痒的感觉从她的两退之间憾事的传到了她的全身,让她感觉到她全身的力气似乎都随着这股酸痒的感觉而抽空了一样的,幸好齐向红见机得早,在意识到不对头了以后,连忙用双手撑在了桌子上,才没有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软倒在地。

    齐家的众人都给齐向红身上发生的突然变故给弄得吓了一大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齐向红的身上,大家都在想着,为什么一向高贵典雅的齐向红,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失态了起来,当然,为了不让大家发现齐向红的失态是自己引起来的,齐欢也随着众人的目光将目光投向了齐向红,只是眼睛中却露出了一丝戏虐的目光。

    看到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自己,这个时候才显示出齐向红临危不乱的大将风范来了,在双手撑桌撑住了自己的身体以后,齐向红又啊了一声,才接着道:“小欢的事情在我看来,啊,大可,你问清楚了人家有没有男朋友了没有呀,啊,这个问题上我们要严肃对待,啊。”

    看到齐向红在说话的时候一口一个啊子,显得断僚气十足,齐氏兄弟不由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中都在责怪着齐向红,怎么把在公司里那一套对着下属讲话的官腔用到这种家庭会议上来了呢,当然,有了这种责怪,齐家的众人自然不会去想齐向红最初的那个啊字,是因为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受到了跳蛋的震动而引起来的了。

    看到众人脸上怀疑的神色随着自己一口一个啊字而淡淡的消退了去,齐向红的心中不由的暗道了一声惭愧,整理了一下思路,齐向红又接着说了起来,但是在同事,齐向红警告的看了齐欢一眼意思是让他不要乱来,但是齐欢却耸了耸肩,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你能奈我何的笑容,齐向红才说了一句话,就感觉到,在自己的小嘴里面塞着的跳蛋又跳了起来,虽然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齐向红不会因为两退之间的那种酸痒而胀满的感觉而呻吟出声来,但是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夹起了双退,想让那讨厌的跳蛋停止跳动。

    齐向红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虽然是当着齐家那么多人的面,但是在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传来的酥痒如触电一样的感觉的刺激之下,已经变得躁热了起来,齐向红甚至都能感觉得到,在这种刺激之下,自己的小嘴里似乎又有丝丝口水流了出来。

    齐向红虽然在努力的想要将自己两退之间如潮水一样的快感给压制下去,但是敏感到了极点的身体仿佛跟本不受她的意识的控制一样的,变得越来越软了起来,而且齐向红越是压制,那种快感就好像越来越强烈,到了后来,齐向红不但呼吸变得有些异样了起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齐欢看到齐向红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报复的快感,你不是要帮齐振铭的忙么,那好,我就不行治不了你,如果你不改口的话,那我今天就让你当着齐家一家老小的面,达到一次极乐境界吧。

    齐振铭等其他的人,到了现在也看出了齐向红有些不对头了,虽然齐向红还在那里极力的掩饰着自己,嘴里也在那里啊啊的打着官腔,但是齐家的众人却还是看出了齐向红的俏脸变得越来越异样了起来,甚至连身体都颤抖了起来,看到齐向红的表现,齐家众人脸上怀疑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齐向红看着齐家人脸上的怀疑的神色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而自己似乎也越来越无法忍受那种刺激而撩人的感觉了,齐向红知道,如果自己再帮着齐振铭劝解齐欢接受林喜蕾的话,说不定齐欢生气之下,还真的会让自己当众表演一次达到极乐境界时的样子呢。

    到了这一刻,齐向红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怀疑就怀疑吧,总比让自己当场出丑的要好吧,所以,齐向红话锋一转:“四哥,我看人家的家庭背景虽然好,女子的相貌身世也配得上小欢,但是谈恋爱可是两情相悦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可不要横加干涉呀,要知道强扭的瓜可是不甜的呀,所以我认为,小欢终身幸福的事情,还是由小欢自己决定吧,小欢,你看呢。”

    齐向红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小欢说的,颤抖着的声音里面已经有了一丝讨好的气息在里面,齐欢自然知道,齐向红态度的转变以及向自己讨好,证明这个风情万种而精明强干的女子已经臣服于自己了,当下也就见好就收,将遥控器给关了。

    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讨厌的跳蛋终于停止了跳动,齐向红不由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再加上她该表的态也表过了,所以齐向红一屁股坐了下来,坐下来以后,齐向红才意识到,自己全身仿佛连最后一丝力气都没有了,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后,齐向红有理由相信,如果自己的态度再晚转变一下,虽然自己用双手撑在了桌子上,但是从两退之间传来的那种如潮水一样的快感,一定会让自己软倒在桌子底下的。

    想到齐欢刚刚差一点让自己在齐家的众人的面前出了大丑了,坐下来的齐向红没好气的白了齐欢一眼,心中也在想着,自己究竟要不要不再听齐欢的话,自己将体内的那颗讨厌的跳蛋给拿出来,以免得齐欢这个小坏蛋在关键的时候给自己来上这么一下。

    这个想法才从齐向红的脑袋里冒出来,那边的齐欢就像是有了心灵感应一样的,又猛的按了一下按键,顿时,那跳蛋又开始在齐向红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震动了起来,齐向红不由的倒吸着一股凉气,好在她是坐在那里的,软倒在了椅子上以后,不是有心人,还真的看不出来呢。

    齐向红咬着嘴唇,努力的使自己不至于在那种强烈的刺激之下呻吟出声来,一双手也紧紧的抓住了椅角,在齐家人的眼皮之底下享受着跳蛋震动的感觉,让齐向红觉得刺激万分,身体也变得更加的敏感了起来,凭着自己的身体反应,齐向红知道,自己再也支持不了多久,就会在众人的面前表演一次极乐境界时自己的身体变化了,所以,齐向红一边忍受着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刺激对自己身体的侵袭,一边向着齐欢投去了哀求的目光,看到齐向红的样子,齐欢也知道自己已经将这个风情万种而又精明强干的女子捉弄得差不多了,当下微微一笑,停止了遥控,齐向红这才感觉到身体一松,已经快要到了蹦溃的边缘的身体,才慢慢的软了下来。

    这时的齐向红发现,自己的裆部就像是尿了一大泡尿一样的,变得湿湿的起来了,从自己的下面的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不但将自己的贴身衣物给打湿掉了,而且还渗到了自己的大退上,好在齐向红换了一件裙子,不会再将口水的痕迹印在裤子上,从而暴露在众人的面前了。

    刚刚在众人的面前,自己的身体里最隐秘的部位里代表着齐欢的身体的东西在震动着,给齐向红带来了无比的震撼,那种几乎要让自己窒息了的快感刺激,已经让齐向红有些迷恋上了这种感觉,所以虽然齐欢已经停止了对跳蛋的遥控,但是齐向红却再也生不出来想要将那颗代表着齐欢的身体的跳蛋从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拿出来的念头了。

    第053章 夜谈、母亲上门 一

    林玉兰没有想到,自己夫妇两人想请齐向红帮着说话的,但是齐向红却帮起齐欢说话来了,一时间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好在齐振铭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物,此时的他也能看得出来齐欢是存心不想给自己的在子了,而齐向红的刚刚的话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所以在齐向红坐下了以后,齐振铭哈哈一笑:“诸位,不好意思,本来我是想给小欢一个意外的惊喜的,但是却没有考虑到小欢的感受,还是向红妹说得对呀,年青人有年青人的际遇,这件事情,就算我没有提过吧,来来来,今天我们不再说这些事情了,大家渴酒吧。”

    说到这里,齐振铭突然一举杯子,将酒一欣而尽,林玉兰就站在了齐振铭的身边,自然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表情变化,虽然齐振铭的话说得挺漂亮的,但是林玉兰却还是看到了齐振铭的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知夫莫若妻,看到齐振铭的样子,林玉兰自然知道自己的丈夫心中的感受,心莫名的抽疼了一下以后,林玉兰暗暗的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做做齐欢的工作。

    当然,林玉兰从齐欢的表现之中也知道,自己现在去提出这样的问题来,肯定等于是火上浇油,那一桌子人的饭局也别想再进行下去了,所以,林玉兰在饭桌上并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而是张罗着大家吃饭喝酒,在林玉兰和齐振铭的张罗之下,饭桌上的气氛渐渐的热烈了起来。

    晚上回到房间里,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几分不肖的冷笑,齐振铭想要采取给自己介绍女朋友的方式将自己拖住,好让自己没有时间去陪林玉兰,齐欢觉得自己在饭桌上的表现特别的好,最少阻止了齐振铭的计划,所以,齐欢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满意的。

    想了一会儿饭桌上发生的事,齐欢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就拿着衣服到卫生间里洗澡去了,洗完澡出来,齐欢却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看到这个人的样子,齐欢的心一跳,一双手,也下意识的捂在了自己的跨部。

    齐欢的房间一向很少有人来的,所以齐欢去洗澡的时候,只是将门关了起来,并没有上锁,而在洗澡的时候,齐欢又想起了自己在饭桌上按动遥控器时齐向红的表现,想到这些,齐欢怎么能不臆想一吧呢,而臆想到齐向红的曼妙的身体以及在震动的刺激之下那艳若桃李的样子,齐欢的身体慢慢的起了反应。

    但是齐欢却并没有发泄出来,齐欢想着,反正这是自己的房间,等待一会儿躺在床上再好好的臆想也不迟,所以才穿好了衣裤,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由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齐欢比较随意,想着反正洗澡以后自己是要上床睡觉的,所以并没有穿外衣,而是只穿着三角贴身衣物就走出了卫生间。

    突然间发现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母亲,齐欢自然是心中微微一跳,马上的,齐欢就想到了自己不但是穿着三角贴身衣物,而且自己还在一柱擎天着呢,那样子,已经在三角贴身衣物的包裹之下尽情的显现了出来,除非是笨蛋,谁会想不到自己刚刚在卫生间里都想着什么干了什么呀,正是因为这一点,齐欢才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下身,脸上也微微的涨红了起来。

    林玉兰在吃过饭以后,越想齐欢在饭桌上的表现,就越觉得自己对不起齐振铭,所以,她就来到了齐欢的房间,想要好好的跟齐欢谈一谈,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看到齐欢现在的这个样子,看着齐欢跨部鼓鼓的小包,林玉兰的心中不由的暗暗的唉息了一声,心中也更加的坚定了想要做通齐欢工作的想法。

    “小欢,你干什么呀,你从小到大,我什么没见过呀,在妈的面前不用这个样子,快点去将衣服穿好,妈妈有事跟你说。”

    看到齐欢的跨部鼓鼓的样子以后,林玉兰的俏脸也是莫名的一热,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瞟向了一边,嘴里装着淡淡的不经意的道。

    齐欢从林玉兰的脸上看不出母亲的喜怒,但是却知道母亲现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是干什么的,当下,他嗯了一声,将外衣穿了起来,坐到了林玉兰的身边。

    林玉兰看到齐欢穿好衣服了,才将目光重新转到了齐欢的身上:“小欢,你今天怎么那么不懂事呀,你爸好心好意的跟你介绍女朋友,你怎么那么不给面子呢。”

    齐欢冷笑了一声:“妈,他真的是好心给我介绍女朋友么,我看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呵呵,他越是想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就越不要,我看他能将我怎么样。”

    林玉兰没有想到从齐欢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心中也不由的微微有气:“小欢,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你怎么那么不理解你爸呢,更何况,这件事情是我先提出来的,你爸只是按照我的意思去办事罢了,你如果真的觉得这件事情不妥当,要怪罪的话,那你怪罪我好了。”

    齐欢听到林玉兰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愣,马上的,齐欢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妈,你说什么呀,这,这件事情是你提出来的么,你,你不想要我在你身边,不想让我陪着你,从而想将我早点赶出去么。”

    林玉兰没有想到,自己那样的一句话让齐欢的反应那么大,一时间也是不由的愣了一下,但是马上的,林玉兰就笑了:“小欢,你吓说什么呀,谁说要赶你出去了呀,谁又说我不要你了呢,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还等着你给我养老送终呢,又怎么会不要你呢”齐欢看到林玉兰说这话的时候,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慈爱的表情,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定,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突然间投入了母亲的怀抱,轻轻的搂住了林玉兰的盈盈一握的纤腰:“妈,我还以为你是不要我呢,所以,所以我才会表现得那么冲动的。”

    林玉兰听到齐欢这样一说,才知道了齐欢为什么在饭桌上会表现得那么偏激了,现在又看到齐欢投入了自己的怀抱,林玉兰的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母性的温暖,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玉兰一边轻轻的抚摸着齐欢的头,一边轻声的道:“小欢,你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却不可能不要你的,这一点,现在是这样子,一辈子都是这样子的。”

    齐欢投入到林玉兰的怀抱,本来只是听说林玉兰给自己介绍女朋友并不是自己理解的那种意思而一时欢喜做出来的举动,并没有其他的意图,但是他这一投入到林玉兰的怀抱以后,齐欢立马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马上就传来了一股温热而弹性的感觉,而且鼻子里,也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似兰非兰的幽香,那种气息,让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现在听到林玉兰这样一说,齐欢抬起了头来,看着林玉兰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齐欢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反正他的脸是贴着林玉兰的胸脯慢慢的向上抬的,这样的动作,使得齐欢等于是将自己的脸在林玉兰的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上轻轻的摩擦了一下。

    林玉兰正沉浸在母性的温暖之中,根本没有想到齐欢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随着齐欢的脸在自己的胸脯上摩擦了一下以后,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林玉兰的身体里升了起来,让林玉兰的脸上又是一热。

    这个时候的林玉兰突然间想起了那天早上自己到齐欢的房间里的时候看到齐欢留在了卫生间里的湿湿的贴身衣物,想到这些,林玉兰突然间意识到,齐欢已经长大成人了,那些在儿童时可以做的亲昵举动,现在已经不合适了。

    所以,林玉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正在想着用一个什么方式,能在即不伤齐欢的自尊心又能将齐欢推开,但是林玉兰还没有想好的时候,齐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妈,你,你既然说不想让我离开你,想让我一辈子陪着你,那你,你为什么还要那么着急的让他给我介绍女朋友呢。”

    林玉兰听到齐欢这样一说,才猛然的意识到,自己今天过来,是来做齐欢的思想工作的,如果自己将齐欢推开,也许齐欢对自己想要说的话产生了抵抗情绪,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想到让齐欢靠在自己的怀里,让自己母子之间在感受着那种亲情的温暖的时候做齐欢的思想工作也许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林玉兰才将想要将齐欢推开的想法压在了心中。

    “小欢,不是我着急给你介绍女朋友,而是你现在已经是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能没个女朋友呢,所以,我才动了这个念头了,妈一年比一年老了,你也终会走上这一步的,你说对么。”

    林玉兰当然不会说是因为上次看到了齐欢遗留在贴身衣裤上的子孙,才动了这个念头的,所以才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说辞来。

    林玉兰说这话的时候,感觉到齐欢在说完了话以后,又将头枕在了自己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之上,从齐欢的脸上散发出来的热气,刺激着林玉兰的神经,再加上林玉兰已经意识到齐欢是个成年男人了的这个事实,使得林玉兰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但是想到自己这次到齐欢的房间里来的目的,林玉兰还是强行将想要将齐欢从自己怀里推开的冲动给压制了下来。

    齐欢将头再一次贴到了林玉兰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之上,那种温热而弹性的气息,又一次将齐欢给包围了起来,齐欢感觉到,透过薄薄的上衣,自己的脸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得到林玉兰的贴身衣物上的花纹,虽然明明知道眼前的是自己的母亲,但是齐欢却还是忍不住的激动了起来。

    齐欢感觉到包裹着林玉兰的玉峰的贴身衣物是半硬不软的,而下面的玉峰却又是那么的香软而充满了弹性,那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在齐欢的心中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使得齐欢更能真实的感觉得到自己母亲的伟大和包容来。

    正在体会着那种美妙感觉的齐欢,听到林玉兰这样一说以后,不由的轻轻的摇了摇头:“妈,什么叫我终会走到这一步呀,还有什么你一年比一年老呀,在我的眼里,你永远是最年青,最漂亮的,永远是不会老的,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的,因为我会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的。”

    林玉兰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虽然心中对齐欢对自己的依恋很感动,但是林玉兰却知道,自己今天必需要说服齐欢,所以,林玉兰听到齐欢的话以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小欢,你不要执着了,要知道,你是个男人,迟早有一天,会离开母亲的身边的,你会有你的爱人,有你的家庭的。”

    “不,妈,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如果在你和我的家庭之间让我选择的话,那我宁愿选择你,我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决定了要这样子做的,不就是终身不取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了妈妈,为了能陪妈妈,我觉得就算是我一辈子没有老婆,我也是值得的。”

    第054章 夜谈、母亲上门 下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用力的抱住了林玉兰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而齐欢的这样的举动,就使得自己的身体和林玉兰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现在,不仅仅是林玉兰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能感觉到齐欢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热气了,林玉兰感觉到,现在自己的全身,似乎都给那种火热的男性的气息所包围了起来。

    “小欢,别这样子好不好,我是你妈,我可不愿意因为我的原因,而让你一辈子找不到老婆的,真的,妈真的希望你早点找个媳妇进门,也好了了我的心愿了。”

    林玉兰一边抚摸着齐欢的头,一边怜爱的说,在齐欢的深情述说之下,林玉兰心中的那种男女之防也因为体内不断升华着的母性关爱而在慢慢的瓦解着。

    但是林玉兰毕竟是一个成熟少妇,一对正在上衣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给一个男人这样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