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25.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20 部分阅读

第 2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誓薹ㄐ稳莸牡远氯鹊钠3钌畹拇碳ぷ牌牖兜纳窬闷牖肚椴蛔越募哟笞帕x龋家幌卤纫幌掠昧Φ脑诹至槎挠裢松细似鹄础?br />

    林灵儿也感觉到了齐欢的动作一下比一下有力,那种大掌挤压在自己的玉退娇嫩肌肤之上的感觉,让林灵儿感觉到了异样的刺激,而在这种刺激之下,林灵儿的俏脸不知什么时候也飞上了两片红云,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变得更加的妩媚了起来。

    随着齐欢的手越来越用劲,林灵儿的娇嫩肌肤似乎受不了齐欢的这种摧残一样的,一张好看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几分痛苦的表情,但是与这个表情相反的是,林灵儿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渐渐的泛起了一层雾气,而眼底的神处的那种兴奋的表情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林灵儿是个末经人事的少女,身体还是第一次给男人这样的近距离的挑逗着,那种男女之间天生的引力,让林灵儿虽然在提示着自己是在给齐欢侵犯着,但是身体却不争气的起了反应,而齐欢的手虽然在她的玉退上的大力抚摸让林灵儿的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适,但是同样的,那种刺激的感觉也随着齐欢的越来越用力的抚摸而变得强烈了起来,林灵儿甚至都在想着,如果齐欢再用力的抚摸下去,用那种可以将自己揉碎的力道来抚摸着自己的玉退,又会给自己带来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在大力的抚摸了一会儿林灵儿的玉退以后,齐欢的动作却一变,开始只用一只手指,在林灵儿的正在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玉退之上滑动了起来,如果说刚刚的动作是狂风暴雨的话,那现在的动作,应该算得上是春雨润物了。

    林灵儿感觉到,齐欢的手突然间改变了方式,开始在自己的大退之上极其温柔的抚摸了起来,虽然只是用了一根手指头,但是因为接触面积的减少,使得林灵儿和齐欢的手指头接触到的肌肤,变得更加的敏感了起来,那种酥痒的如同触电一样的刺激,清楚的传到了林灵儿的心中,让林灵儿感觉到,在这种刺激之下,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竟然有一大股的口水流出来了,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竟然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出现了这样的反应,林灵儿不由的羞红了脸。

    第070章 侵犯、强行的刺激 六

    齐欢感觉到,随着自己将林灵儿的一双正在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退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架在了自己的大退上以后,那种火热的气息,就从林灵儿的玉退之上散发了出来,一个劲的向着自己的身体上钻着,那种温热弹性而张力十足的感觉。也深深的刺激着齐欢的神经,让齐欢也渐渐的有些把持不住自己了起来,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开始在那里迅速的膨胀着。

    要命的是,林灵儿的玉退就在自己的怀里,正好是根在了自己跨部的位置,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一膨胀起来,就正好顶到了林灵儿的玉退之上,这一下,齐欢是更加真实的体会到了林灵儿的玉退对自己的杀伤力了,在感觉到了那种弹性而温热的气息以后,齐欢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仿佛一下子又涨大了几分。

    林灵儿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是却是见过猪走路的,感觉到自己的正在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玉退之上顶上了一个坚硬而火热的东西以后,林灵儿的身体也是不由的一僵,那种危险的感觉让林灵儿在心儿怦怦直跳的同时,也不由的想要将脚从齐欢的怀里给抽出来。

    但是林灵儿却阻止了自己内心的这股冲动,因为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那自己现在将玉退抽出来,那不是摆明了让齐欢难看的么,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子做了,不但自己的愿望得不到实现,而且自己刚刚强忍着不耐让齐欢玩弄自己的玉足的努力,不也是白费了么。

    所以,林灵儿只能是静静的坐在了那里,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在自己的正在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退之上挑逗着,同时在心中暗暗的希望着齐欢能遵守他和自己之间的约定,只限于玩弄自己的大退根部以下的部位,不要再有过份的行动了。

    但是林灵儿却还是想错了,试想一下,如果是你正抱着一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的结实而充满了弹性的女子的玉退,而且这个女子是有求于自己的,你会忍得住么,我想,只要是个有着正常的生理取向的男人,都是忍不住的吧,齐欢也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而且因为修练阴阳神功的关系,他对美丽的女子更是没有免疫力,他又怎么会忍得住这种温香软玉抱满怀的刺激呢。

    所以,本来只是在林灵儿的一双正在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退之上打着转的手开始变得不老实了起来,只见齐欢开始慢慢的用手在林灵儿的玉退之上滑着圈儿,随着这个圈儿越划划大,齐欢的手指,也离林灵儿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起来。

    一边划着圈儿,齐欢一边看着林灵儿的玉退,因为刚刚将林灵儿的玉退搬上了沙发的举动,使得本来是打到了林灵儿的玉退根部的短裙又向上退了一点,现在以齐欢的姿势,正好可以看得到林灵儿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样子了。

    虽然那里的丝袜是加厚了的,让齐欢什么都看不到,但是男人都是臆想的动物,想到自己现在连林灵儿的小嘴在丝袜包裹之下的样子自己都看到了,那么离自己想要看到林灵儿的小嘴完全的暴露在自己面前的那一步也远了,齐欢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这个时候齐欢的手指,已经开始来到了林灵儿的大退的根部,在那里滑着圈,挑逗着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齐欢感觉到,林灵儿的那个部位的肌肤可不是一股的娇嫩而充满了弹性,自己虽然已经是极力的温柔了,但是那里的肌肤,却还是随着自己手指的按压而向下陷了进去。

    尤其是此刻的齐欢,手背上还隐约的感觉到了一丝湿热而又带着一丝潮气的气息,齐欢当然知道,那种气息,自然是从林灵儿的两退之间最让自己向往的小嘴里散发出来的了,而正是因为受到了这样的刺激,齐欢仿佛一下子忍受不了一样的,手指突然间大力的在林灵儿的大退根部长长的滑了一下。

    林灵儿正在那里一脸紧张的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的手在自己的大退之上的举动,她虽然现在也觉得自己全身都在齐欢的挑逗之下而变得燥热了起来,但是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却并没有忘记自己和齐欢的约定,她只答应了齐欢可以挑逗自己的大退根部以下的地方。

    现在齐欢的手已经到了大退根部了,而且从齐欢的举动看,他随时都有可能越过大退根部,向着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挺进,所以林灵儿才一脸紧张的盯着齐欢的大手,想要在齐欢犯规的时候,及时的阻止齐欢,以免得齐欢可以触碰到自己用来尿尿的地方。

    眼看着齐欢的大手一动,林灵儿吃了一惊,下意识的以为齐欢是忍不住自己的身体的诱惑,从而想要抚摸自己的小嘴了,林灵儿连忙的伸出了手来,想要抓住齐欢不老实的手,林灵儿甚至都想好了,在抓住了齐欢的手以后,自己就以齐欢不守规定为理由,结束和齐欢之间的这场游戏。

    但是林灵儿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伸出来的手却抓了一个空,这是因为林灵儿想着的是齐欢的手一动以后,是想要去摸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丝袜和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所以手自然而然的是挡在了齐欢的手前进的方向了。

    但是让林灵儿没有想到的是,齐欢的手却并不是像她想像中的那样是想着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部位进发的,而是突然间向下了,林灵儿在齐欢的手前进的方向等着齐欢,那自然是要落了个空的了。

    感觉到齐欢的手并不是如自己想像之中的那样不老实,林灵儿的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马上的,林灵儿跟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的,突然间再也忍不住的“啊”的一声呻吟出声来了,原来,齐欢的本来是在林灵儿的大退之上抚摸着的手指突然间竖了起来,只留下了指甲顶在了林灵儿的玉退之上,然后,重重的向下一滑。

    大退根部本来就是女人敏感得不能再敏感的部位了,齐欢这样的突如其来的挑逗,让林灵儿怎么会受得了呢,那种酥痒的电流如山洪暴发一样的一下子从她的大退根部扩散到了全身,让林灵儿再也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在呻吟声响起来的时候,林灵儿感觉到,自己的下面的那张小嘴不争气的一阵收缩,竟然有一大股的口水从自己的小嘴里冒了出来,顿时将自己的贴身衣物打湿了一大片。

    林灵儿受到这样的刺激以后,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的瞪了齐欢一眼,张了张嘴,想要骂齐欢下流,但是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因为齐欢刚刚的动作只是在自己的大退根部以下的部位发生的,根本没有越界,让林灵儿就算是想要骂齐欢,也无从骂起了。

    虽然想要骂齐欢,但是林灵儿在这个时候,却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刚刚齐欢那么突如其来的一下,给自己带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让林灵儿心中渴望着,齐欢能不能再像刚刚那样的在自己的大退之上再来一次,想到这些,林灵儿连忙在心中对自己连呸了好几声,努力的将那种让自己都觉得害羞的想法压制了下去,而是继续的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齐欢的大手,阻止着齐欢的大手过界。

    齐欢听到林灵儿竟然在自己的挑逗之下呻吟出声来了,心中自然也是得意万分,自己的这一招,还是从网站上学来的呢,只在赵睛思的身上试验过,那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秘书,在自己的这一招之下,也不知体会到了多少的快乐,刚刚自己只是一时兴起,将这一招用在了林灵儿的身上,却没有想到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林灵儿的反应,让齐欢信心十足了起来,一根手指,更加剧烈的在林灵儿的一双正在黑色丝袜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玉退上行动了起来,时不时的还在林灵儿的大退根部划上那么一下,挑逗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

    慢慢的,齐欢突然间感觉到,空气之中似乎弥散起了一阵异香,此刻的齐欢再也不是那个初哥了,这种异香一冲入到齐欢的鼻子里面,让齐欢马上就明白了那是什么了,那就是从林灵儿的两退之间正在丝袜和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的气息,同时,齐欢也明白,那股气息要弥散在空气之中,也不知道要流出多少口水来才能做得到呢,想到在自己的挑逗之下,林灵儿已经是泛滥成灾了,齐欢也觉得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林灵儿,齐欢看到,林灵儿现在虽然还是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大手在她的大退上挑逗着的举动,防备着自己突然间会向着她的两退之间进发,但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那种紧张的神色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兴奋的目光。

    同时,齐欢还看到,随着林灵儿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她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正在急促的起伏着,而一起之间,本来包裹在了她的玉峰上的西装就给高高的撑了起来,仿佛林灵儿的呼吸再急促一点,她的玉峰也会不甘寂寞的裂衣而出一样的。

    这种种的身体反应,使得齐欢知道,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到了现在,已经是情动了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的嘴角突然间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手一伸,竟然直直的向着林灵儿的两退之间正在丝袜和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伸了过去。

    林灵儿感觉到,随着齐欢的手一下一下的在自己的大退根部的滑动,那种刺激的快乐变得更加的强烈了起来,往往是这一波的快乐还没有完全消退下去,下一波的快乐又升了起来,这种末消退的快乐,在她的身体里积蓄着,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觉得自己的贴身衣物都已经给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给打湿透了。

    但是同时,林灵儿感觉到,齐欢虽然每一次的划动都给自己带来了强烈的刺激,但是手却还算是老实,并没有如自己预想的那样子去向着自己的两退之间的大退根部进发,这让林灵儿在渐渐的给那种快乐而刺激的感觉陶醉的同时,也慢慢的放松了警惕。

    所以,齐欢的手直直的伸向了林灵儿的大退根部,按向了她的丰腴而肥美的鲍鱼的时候,林灵儿却并没有来得及阻止,直到齐欢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肉包子上,林灵儿才猛的惊醒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灵儿一边夹紧着双退,想将齐欢的手从自己的两退之间挤出来,一边伸手来拉扯齐欢的手,嘴里也惶声的道:“齐经理,你这是干什么,不要,快点将你的手给我拿开。”

    齐欢看到林灵儿的样子,不由的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虽然林灵儿拉扯着自己的手的力度很大,但是毕竟她只是一个弱女子,那力量又怎么能和练过阴阳神功的齐欢相比呢,所以,齐欢的手不但没有给拉出来,反而又重重的在林灵儿的那张小嘴上重重的抚摸了两下。

    第071章 侵犯、强行的刺激 七

    那种异样的刺激,让林灵儿大口的喘息了起来,而拉扯着齐欢的手的纤纤玉手,也不由的软了几分,但是马上的,林灵儿就感觉到,自己不能再任由齐欢这样子下去了,刚刚齐欢在自己的大退根部划动着给自己带来的刺激都那么强烈了,如果现在齐欢再在自己的小嘴上来上那么两下,自己也许真的就把握不住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不是太划不来了么。

    想到这些,又再上自己竟然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呻吟出声来了,林灵儿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这个时候的她,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突然间伸出了一只脚来,向着齐欢的身体蹬了过去,齐欢没有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林灵儿竟然还有反抗自己的力气,一个不及防备之下,小腹之上就重重的挨了林灵儿一脚,一阵疼痛的感觉传来,让齐欢不由的一缩身体,人也重重的倒在了沙发之上。

    林灵儿看到齐欢竟然给自己一脚踢倒在了沙发之上,心中也是不由的一惊,因为齐欢毕竟是自己的上司,虽然他对自己的身体有狼子野心,自己刚刚那一下也只是出于自卫,但是如果真的得罪了齐欢,齐欢一怒之下不将那五千万的投资给自己,那自己还不是白忙活一场了么。

    想到这些,林灵儿站了起来,走到了齐欢的身边,弯下腰来对还躺在沙发上的齐欢道:“齐经理,你,你没事吧,谁让你,谁让你不守我们之间的规定的,我,我不是有意的,不行,不行我们,我们再重新来过好不好,只要你,你不犯规,我,我就不会再动你了好不好。”

    说到这里,林灵儿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突然间涨红了起来,因为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对着齐欢说出让齐欢在自己的身上再来一次的话来,难道说自己真的是因为怕得罪齐欢从而想讨好齐欢么,肯定不是这样子的,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在刚刚齐欢的手摸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着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时候,自己的反应也不会那么大了。

    那是为了什么呢,林灵儿的脑子里电光一闪,想出了里面的原因,刚刚齐欢在自己的身体上面的挑逗实在是给自己带来了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快乐,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停止了,自己的心中正失落着呢,正是因为想要再尝一尝那种美妙的感觉,自己才会下意识的说出那样的话来,想到了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的原因,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又怎么可能不涨红俏脸呢。

    林灵儿在说完了那话以后,涨红了俏脸,心中也在分析着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的原因,但是就在这时,林灵儿却突然间感觉到眼前一黑,却是齐欢虎着脸站了起来,看到齐欢一脸怒气的样子,林灵儿的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妙,正准备后退两退,但是却哪里还来得及,林灵儿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一疼,却是站起来的齐欢突然间一把抓住了林灵儿的头必,将林灵儿扯到了自己的面前。

    头皮上的巨疼,再加上齐欢的粗野举动,让林灵儿的心慌乱了起来,这个时候的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再也想不起来身体里的那种美妙的感觉了,而是在齐欢的面前挣扎了起来:“齐经理,你,你这是干什么呀,你,你弄疼我了,快点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呀。”

    齐欢冷笑了一声:“臭表子,他马的敢踢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恐怕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吧。”

    说到这里,齐欢的手上微微一用劲,就听得林灵儿嘤咛了一声,一个本来是低下来了的头在齐欢的大力拉扯之下抬了起来,而齐欢这时另一只手伸了出来,就向着林灵儿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挥舞了过去。

    齐欢自从进入到齐家以后,在对付女人的事情上就是无往而不利的,先是赵睛思成为了他的女人,而后来齐向红和周冰洁两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在齐欢的强大攻势之下,也变得招架不住了起来,但是齐欢却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会在林灵儿的身上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正是因为如此,齐欢心中的怒火也变得无以复加了起来,他想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女人,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林灵儿只觉得头皮上一阵巨疼,那种疼痛的感觉,让她止不住的流出了两行清泪,正在泪眼朦胧的她,看到齐欢的一只大手向着自己的脸上挥了过来,自然知道了齐欢是想要干什么了,这一瞬间,林灵儿的心中转过了许多的事情。

    她想到了自己的年少轻狂,因为涉世末深而上了王子文的当,从而使得自己陷入了泥污而不能自拨,想到了齐欢对自己的狼子野心,想到了自己费尽心机的想要让齐欢将五千万的投资顺利的拨付给王子文的公司到了最后却落得了这样的一个下场,想到这些,林灵儿突然间觉得自己心灰意冷了起来,正是因为这样子,面对着齐欢的巴掌,林灵儿不但没有闪躲,反而仰起了头来,一脸平静的等着齐欢的暴风雨落在自己的身上。

    齐欢带着满腔的怒火对着林灵儿挥出了巴掌,但是这个时候,齐欢却看到林灵儿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突然间露出了两行清泪,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扬了起来,那种平静的脸色,那种白嫩得几乎能挤出水来的肤色,让齐欢突然间有了一种不忍下手的感觉来,这样的一张美脸,如果真的落下五个鲜红的指印,那不是破坏了一件绝美的艺术品了么,想到这里,齐欢的手突然间一拐弯,竟然直直的向着林灵儿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抓了过去。

    林灵儿本来是闭着眼睛,等着齐欢的巴掌落到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但是那巴掌却并没有如自己所想像中的那样落在自己的俏脸之上,林灵儿正松了一口气,心中奇怪着齐欢为什么会放过了自己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胸脯上一阵巨疼传来,那种深入了骨髓的疼痛,让林灵儿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变了形状,而同时,两行清泪又一次的顺着漂亮的脸颊流了下来。

    齐欢的手一转弯,就向着林灵儿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抓了过去,因为心中对这个女人怨恨到了极点,所以齐欢的手下一点也没有留情,在抓住了林灵儿的胸脯以后,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揉捏了起来,一边狠狠的抓着林灵儿的胸脯,齐欢一边恶狠狠的道:“小表子,你不是愿意踢我么,那你踢呀,你踢我呀,看老子怎么对付你。”

    从手里传来的温热而弹性的,又带着一丝张力的感觉,深深的刺激着齐欢的神经,看着林灵儿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来的痛苦的表情,齐欢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报复的快意,而在这样的刺激之下,齐欢的手上更加的用力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要将林灵儿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给挤出水来一样的。

    林灵儿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痛苦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那种剧烈的疼痛,让林灵儿有一种灵魂都要给捏碎了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灵儿努力的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着,一边道:“齐经理,你干什么,你放开我,疼死我了,快点放开我。”

    但是马上的,林灵儿就感觉到了,自己只要一挣扎,胸口的娇嫩的肌肤,就和齐欢的大手摩擦了起来,那种摩擦如果换在以往,是一定会给自己带来美妙的感觉的,但是现在齐欢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林灵儿不但没有感觉到美妙的感觉,那种疼痛的感觉,好像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女人的玉峰本来就是身体最敏感的几个部位之一,林灵儿又怎么受得了那种疼痛的感觉呢,所以,林灵儿在意识到不对头以后,马上停止了挣扎,而是改为用手拍打着齐欢抓在了自己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上的手,想让齐欢将自己的手给拿开。

    但是齐欢却并没有如她的意,虽然并没有再加大力度,但是却也没有松手,同时,齐欢的手向后一缩,林灵儿只觉得一股大力传了过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一仆,正好和齐欢站了个面对面,就在林灵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觉得眼前一黑,齐欢竟然一低头,就向着林灵儿的一张香软而性感的美唇吻了过来。

    林灵儿看到齐欢的样子,心中吓了一大跳,再加上一阵阵的疼痛从自己的胸脯之上传来,让林灵儿下意识的一偏头,躺过了齐欢的嘴巴,嘴里也带着几分哀求的道:“齐经理,不要,不要这样子,我错了,我不该踢你,我,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林灵儿无疑是聪明的,这个时候的她,运用起了自己的武器,来哀求齐欢饶过自己,但是林灵儿又是极不聪明的,因为她不了解男人的心里,像她这种风情万种的女子,在一开始的时候以为抓住了齐欢的把柄,从而在齐欢的面前表现得那么的强势,而现在,却低头在齐欢的面前求起了饶来,这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不但不能激起齐欢的怜惜之心,反而刺激着齐欢的神经,让齐欢的征服**,达到了空前强烈的地步。

    听到林灵儿这样一说,又感觉到自己想要去亲吻林灵儿的香唇的嘴落了一个空以后,齐欢不由的狞笑了一声:‘林小姐,你不觉得现在跟我道歉太迟了么,老子告诉你,你错了也没有用的,老子今天就是要草你,就是要夺去你的清白,让你为你的愚蠢和功利付出代价。“一边说着,齐欢又一次的将嘴凑向了林灵儿的一张性感而微薄的嘴唇,林灵儿看到齐欢再一次将嘴巴凑向了自己,不由的下意识的又一次的将头一偏,但是这一次,齐欢却跟先有了防备一样的,抓着林灵儿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的手猛的一用劲,一阵巨痛从玉峰上传来,让林灵儿的身体不由的一僵,也忘记了躲闪齐欢的嘴巴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的嘴巴直直的吻上了林灵儿的性感而香软的嘴唇。

    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受到了侵犯,林灵儿再也顾不得从胸脯上传来的让自己无法呼吸的巨痛了,而是在齐欢的怀里猛烈的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着,林灵儿一边猛烈的晃动着脑袋,想要将自己的香唇从齐欢的嘴下挣脱出来。

    但是齐欢又怎么会如她的意呢,这个时候的齐欢终于放弃了抓在了林灵儿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上的手儿,然后两只手伸了出来,一只手伸在了林灵儿的纤腰之上,另一只手则搂住了林灵儿的天鹅一样的脖子,将林灵儿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紧紧的固定了起来。

    林灵儿感觉到齐欢的嘴吻上了自己的香唇以后,连忙将牙齿紧紧的咬了起来,她觉得,自己虽然不能保护到自己的小嘴,但是却绝不对让齐欢将嘴巴伸入到自己的小嘴里面去,现在既然已经撕破了面皮,自己想要从齐欢的身上得到投资的愿望十有**会落了一个空的,如果真的是那样子的话,自己为什么还要让齐欢在自己的身上占到便宜呢。

    但是让林灵儿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齐欢为了固定住自己的身体,竟然会将正紧紧的抓着了自己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的手给拿开了,随着齐欢的手从自己的胸脯上拿了开来,林灵儿只觉得胸前的压力一松,竟然嘤咛了一声。

    第072章 侵犯、强行的刺激 完

    感觉到自己发出了一声嘤咛声以后,林灵儿自己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从而在心中埋怨起了自己来了,但是其实,这也怪不得林灵儿,因为刚刚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在齐欢的大力的揉捏之下,那种疼痛的感觉,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都有些喘不过气来,那个时候的她,只感觉到了疼痛,而没有其他的感觉了,而随着齐欢将手松了开来,那种疼痛的感觉,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但如此,那种在压力突然间消失之下一下子就得伸直了起来的玉峰之上,突然间传来了一种舒张而且还轻松的感觉,这种感觉竟然是这么的甜美,这么的刺激,这个末经人事的美艳女子又怎么受得了呢,所以自然而然的呻吟出声来了。

    但是随着这声呻吟,林灵儿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头了,因为齐欢的舌头就顶在了自己的嘴唇和牙齿之间,自己这样一嘤咛,那自己的小嘴不是就张了开来么,齐欢的舌头不是就可以趁虚而入的么,正在这样的想着,林灵儿突然间感觉到,齐欢似乎也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时机,灵活的舌头一顶一挑,竟然就伸入到了自己的嘴巴里面,让自己苦守了多时的阵地终于失守了。

    林灵儿感觉到了齐欢的舌头伸入到了自己的嘴巴里面以后,变得不甘心了起来,就想要再将牙齿咬下来,给齐欢一个教训,但是刚刚齐欢在受到了自己一脚以后的狰狞的样子给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的刺激实在是太深了,想到这些,林灵儿却又不敢真的将牙齿咬下去,只能是任由齐欢在自己的嘴里面为所欲为了起来。

    但是林灵儿也有林灵儿的办法,自己既然不能反抗,又无法将齐欢的舌头从自己的嘴巴里顶出去,那自己就不反抗就行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灵儿放弃了挣扎,而是静静的站在了那里,任由齐欢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挑动着,吮吸着自己的香津。

    齐欢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已经顺利的攻占了林灵儿的嘴巴,心中一喜,开始在那里挑动着舌头,挑逗起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来了,但是马上的,齐欢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了,林灵儿竟然放弃了挣扎,只是静静的站在了那里,任由自己为所欲为了起来,一开始,齐欢还以为林灵儿是顺从了自己,但是马上的,齐欢就感觉到,自己无论怎么样的挑逗,林灵儿都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齐欢突然间感觉到索然无味了起来。

    齐欢停止了对林灵儿的挑逗,放开了林灵儿,而林灵儿静静的站在了那里,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嘴里也淡淡的道:“齐经理,你男人的威风耍够了没有,如果耍够了的话,我办公室里还有一些事情,我就不奉陪了,先走了。”

    看着林灵儿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虽然眼角还留着泪痕,但是表现出来的却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齐欢的火气又一次的升了起来:“小表子,你是不是觉得你很清高呀,你是不是觉得老子拿你就没有办法呀,好,你想走是不是,我却偏不让你走,你给我等着吧。”

    说到这里,齐欢就如同是一只发了情的公狮一样的,猛然间将林灵儿一把抱了起来,向着沙发走了过去,在来到沙发上以后,齐欢一丢,就将林灵儿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重重的丢在了沙发之上,然后,齐欢一个恶虎扑食,就将林灵儿给压在了身下。

    林灵儿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身体虽然绷在了那里,不反抗,任由齐欢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着,齐欢感觉到了林灵儿的冷漠,心中征服的**再一次的高升了起来,齐欢就不相信了,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女人面前败下阵来,他不甘心,他要征服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虽然这个女子也许不一定会在自己的面前迎合自己,但是齐欢却急需要在这个美艳的身体上发泄自己,将自己男人的尊严找回来。

    将林灵儿压在了身下以后,齐欢固定住了林灵儿的身体,在那里欣赏起了这个美艳少妇来了,齐欢看到,林灵儿的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酥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他不由得在脑内想象着衬衣下那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所在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嫩无比的挺凸之物……见他色迷迷的一双小眼在打量着自已的酥胸,林灵儿慌忙双手环抱,用双手遮住那诱人怜爱的起伏酥胸,而他则又把色迷迷的目光向下投去。

    只见她的衬衣下摆紧紧地收扎在一件质地高级的黑色紧身裙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她的套裙很短,只刚好遮住大腿,露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欺霜赛雪的小腿。那一双线条优美至极的玉润小腿在他如狼似虎的凶光盯视下,不安地紧闭在一起。

    他不禁又在想象这个美人儿的裙下那没有一分多余脂肪的平滑小腹以及小腹……大腿根之间……那真的是令人血脉贲张、诱人犯罪的深渊。

    他有点按捺不住地起身坐到林灵儿旁边去,林灵儿慌忙挪到一旁,可是,这沙发再宽又宽得到哪里去?

    在他的紧迫下,最终给他逼在了沙发边上。才恢复镇定的林灵儿渐渐地又芳心慌乱如麻,不知怎样才能摆脱眼前的厄运。

    这时,他缓缓地伸出一只手,用一根手指轻轻勾住她优美秀气的可爱下巴,把大美人那令人头晕膣息、惊人美丽的俏脸勾向他坐的这一面。林灵儿倔强地一甩头,摆脱掉他的手指,望向一边。

    他毫不泄气,大手顺势落下,轻柔地抚在那线条优美无比、玉般白晰挺直的玉颈上……轻轻地……轻轻地……摩挲着……向下抚去。

    林灵儿手足无措,芳心慌乱,不知如何是好,最初的愤怒已被那即将降临的羞辱所带来的痛苦和慌乱所代替。

    他的手轻滑到领口间那一片雪白耀眼的玉肌上,极轻……极柔地爱抚着……像生怕稍一用力就把一件稀世珍宝碰碎一样。

    他迷醉在那罕有的细滑、柔软和玉润般娇嫩无比的手感中,他的手缓缓地继续向下抚去。林灵儿死死地抱紧双臂,一动也不动,不让他的手滑进自已的领口。

    她也知道,以她一人之力,要想和身边这个粗壮的邪恶男人抗争,无异于以卵击石。 齐欢俯身在林灵儿的耳边,冷冷地说道:「没有人救得了你,别以为你不配合,我就无可奈何,哼……哪怕你死了,我也会奸尸,而且把你剥得精光地丢在你上班的大门口,在你自以为美丽的脸上刻几条疤,嘿……嘿……」

    齐欢见林灵儿沉默不语,知道他的威胁已经收效,不由得有点得意,他又说道:「只要你识相,让我爽一次,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保你不伤一根毛,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你、我……说不定,你尝到了甜头后,你还百味不思,想着我呢!嘿……嘿……」

    林灵儿芳心又是一阵愤怒,一阵傍惶无计。

    令她最愤怒的是,他居然把她当一个淫荡无耻的女人,想在性能力上征服她。这比真正在**上强奸她还让她愤怒。但是她又想:「既然逃不掉,那你就来吧,但是,这是在你不怕我报复你的前提之下的……」

    林灵儿仿佛觉得自己已拿定了主意,可一想到那样一来就要让这个让人恶的男人在自己洁白的**上肆意蹂躏,不由得又一阵心乱。

    齐欢见这位冷若冰霜的大美人沉默不语,知道他的一番攻心术已经成功,不由得一阵暗暗的高兴,他那还在她颈口轻抚浪摸的大手又向她领口下滑去……可是,犹豫不决地大美人还是紧抱双臂,不让他得逞。他心下暗恼,一只手按在林灵儿粉圆玉润的美膝上,改而由下往上摸去。

    在林灵儿紧张的颤栗,他的手结实地抚住那娇滑无比的雪肌玉肤滑进她的裙内……他的手抚在林灵儿大腿根中那温热的小腹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裤紧紧抚按住那一团诱人犯罪的神秘禁地。

    林灵儿恼怒而又绝望地扭过俏脸,望向一边,不想让他看见那因女性特有的羞耻心而涨得通红的玉靥。而他还是在一转眼间,瞧见了这个美貌动人的绝色尤物那吹弹得破的滑嫩娇靥上迅速升起了一丝诱人的羞红。

    他不禁心中一荡,再加上她这样一掉头望向一边,不管不问的神态无疑极大地鼓励了他的色胆。他迅速地一提身子,半跪在林灵儿面前,双手伸出,将林灵儿那紧绷着美腿的迷你裙揭起,翻上去……丽人那令人目眩神迷、珠圆玉润、晶莹雪白的大腿根裸露出来。

    只见一条小巧洁白的蕾丝内裤遮掩住了美人那小腹下最圣洁幽深的禁地,在小半透明的内裤下,隐隐约约的一团淡黑的「芳草」。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住她内裤的边缘,迅速而坚决地拉下去,在林灵儿并不顽强的挣扎中,只见这位绝色佳丽的下身那迷人春色顿时裸露无遗。

    办公室内顿时肉香四溢,旖旎春光乍现……但见这美丽高贵的绝色尤物那平滑柔嫩的小腹玉肌雪白得近似透明,给人一种娇嫩无比、滑如凝脂的玉感。

    小腹下端一蓬柔细纤卷的阴毛含羞乍现,柔嫩雪白的大腿根紧夹遮住了阴毛下的春色。被他这样**裸、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的下身,林灵儿那本来因即将降临的厄运而早已变得苍白的美如天仙的娇靥上不禁羞红万分,芳心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齐欢看见这裸露在眼前的迷人春色以及绝色佳人那娇靥晕红、欲说还羞的妙态,不由得费力地吞了一口唾沫。

    他迅速地脱下裤子,上装也来不及脱,就**着下身朝这软弱无依、傍惶无措的美丽律师那同样**的下体压下去。

    犹豫不决、六神无主的美貌佳人正芳心慌乱如麻,被他这重重一压,立时呼息顿止,一双挺耸如峰的**被他沉重地压住,急促地起伏不停。她同时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

    林灵儿惊慌地挣扎起来:「别……别……这样……放开……我……」

    她全身玉体奋力地扭动着,想摆脱他的重压和他对她那圣洁地带的碰触。

    而他则毫不费力地用体重控制着她的挣扎?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