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27.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22 部分阅读

第 2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啊……啊……啊……哎……哎……啊……啊啊……哎……哎……哎……啊……啊……轻……轻……轻点……哎……啊……轻……轻点……啊……请……轻……轻……一点……哎……唔……啊……太……太……太深……深了……唔……啊……轻……轻……一点……哎……唔……」

    美如天仙、清丽绝伦的绝色尤物林灵儿娇啼婉转,莺声燕吟。但见她秀靥晕红如火,娇羞怯怯地婉转承欢,欲拒还迎。

    这时,他俯身吻住林灵儿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玉人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他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玉人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齐欢含住林灵儿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林灵儿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他那粗大的**已在林灵儿娇小的**内**了二、三百下,**在浪态撩人的林灵儿**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绝色佳人在交媾合体的连连**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一阵收缩、痉挛……湿滑淫嫩的膣内粘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齐欢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抽出**,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往林灵儿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最深处狂猛地一插……「啊……」

    林灵儿一声浪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

    这时,他的**深深顶入林灵儿紧小的**深处,巨大的**紧紧顶在林灵儿的子宫口,将一股浓浓滚滚的精液直射入仙子般的玉人的子宫深处……而且在这火热的喷射中,他硕大滚烫的**顶在那娇嫩可爱的羞赧「花蕊」上一阵死命地揉动挤压,终于将硕大无比的**顶入了林灵儿的子宫口。

    两个**交合着的**一阵窒息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滚烫的精液淋淋漓漓地射入美艳玉人林灵儿那幽暗、深奥的子宫内。

    而极度狂乱中的林灵儿只觉子宫口紧紧箍住一个巨大的**,那火热硬大的**在痉挛似地喷射着一股滚烫的液体,烫得子宫内壁一阵酥麻,并将痉挛也传递给她的子宫玉壁,由子宫玉壁的一阵极度抽搐、收缩律动迅速传向全身仙肌玉骨。她感觉到她的子宫深处的小腹下在极度的痉挛中也电颤般地娇射出一股温热的狂流,丽人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只觉玉体芳心如淋甘露,舒畅甜美至极。

    而他却在**中,发觉到胯下这个千娇百媚的女投资员也射出了女性在极度**下的玉女阴精,他知道,他已彻底地征服了胯下这个美丽高贵的林灵儿。极度**中,两个一丝不挂的男女**裸地紧拥缠绕在一起,身心一起飘荡在肉欲之巅……但见林灵儿娇喘细细、香汗淋漓,丽靥晕红如火,雪白娇软的玉体在一阵轻抖、颤动中瘫软下来。他的巨棒逐渐变软、变小,不一会儿,就被林灵儿粉嫩嫣红、娇小可爱的裂缝中在一阵颤动中滑了出来。

    林灵儿两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身体直直的躺在沙发之上,面对着齐欢越来越粗暴的举动,林灵儿现在似乎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随着齐欢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林灵儿的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飘落在了沙发之上,突然间,办公室里发出了一声带着痛苦的娇声呻吟,在齐欢的强壮之下,林灵儿终于失去了清白。

    林灵儿虽然躺在那里,心中想着自己是在给齐欢侵犯,但是身体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却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虽然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的从她的脸夹上滑落,但是她的呼吸,却变得不可遏制的粗重了起来,虽然没有迎合着齐欢的挑逗,但是本来绷直了的身体,却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变得发软了起来。

    齐欢一边在林灵儿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上不停的冲刺着,一边看着林灵儿给自己压在了身下的样子,当齐欢看到林灵儿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已经变得红润了起来以后,心中不由的冷笑了一声:“妈的,小表子,老子还以为你是石女呢,却没有想到,你也会起反应呀。”

    林灵儿的身体慢慢的起了反应的这个事实,也深深的刺激了齐欢,让齐欢开始更加买力的在林灵儿的身体上冲刺了起来,房间里一时间响起了齐欢的粗重的喘息声以及林灵儿的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之声,和两人的身体撞击时发出来的啪啪声混合在一起,在这间小小的办公室里组成了一首疯狂的乐章。

    慢慢的,林灵儿的手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一样的搂在了齐欢的脖子上,慢慢的,林灵儿的鼻子里发出来的粗重的喘息声变成了如梦幻一样的呻吟声,慢慢的,林灵儿的身体开始扭动了起来,开始在那里生涩的迎合起了齐欢的冲刺来了。

    林灵儿只是一个末经人事的少女,做为她来说,这一辈子加起来的快乐,也没有齐欢在进入她的身体以后带给她的多,所以,在最初的疼痛过去以后,林灵儿的身体里的敏感,已经完全的给齐欢开发了出来了,虽然心中对齐欢还是有着滔天的恨意的,但是林灵儿的身体却背叛了她的内心,使得她开始在那里迎合起了齐欢来了。

    林灵儿的迎合,使得齐欢想起了能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压在身下的过程,想到这个过程以后,齐欢更加的珍惜能享受到这具鲜美的**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齐欢不遗余力的在林灵儿的身体上冲刺着,向着林灵儿表达着自己男性身体的强壮。

    在最后的关头,齐欢暗运起了子阴阳神功,而让齐欢没的想到的是,自己一运起阴阳神功以后,林灵儿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的,开始热情的迎合起了齐欢来了,虽然有阴阳神功,齐欢的身体的敏感度比以前弱了不少,但是怀里少女的辗辗呻吟热情迎合,却还是让齐欢没有坚持多久,就将自己的亿万子孙,全都射入了林灵儿的子宫深处。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的喘息声才慢慢的小了起来,林灵儿一脸平静的将齐欢从自己的身上推了开来,然后拿起了掉落在了沙发下的衣服,默默的穿了起来,林灵儿的那种从容不迫而又平静的样子,就像是刚刚的那场侵犯,不是发生在她的身上而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一样的。

    齐欢也站了起来,拿着衣服默默的穿了起来,当她看到沙发上的大战后的痕迹以及林灵儿的雪白的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声的样子的时候,心中不由的生起了一丝怜意,想要开口和林灵儿说上两句话,但是此刻的齐欢却觉得自己的胸口跟堵住了什么一样的,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灵儿穿好衣服以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只是站起来的时候,林灵儿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明显的扭屈了一下,林灵儿毕竟是初经人事,而齐欢刚刚在她的身上又丝毫的没有怜香惜玉,所以娇弱的身体到了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在站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传来的那种火辣辣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以后,林灵儿缓缓的移动着身体,坚定的走出了齐欢的办公室,在这个过程之中,林灵儿始终都没有瞧齐欢一眼,那样子,就像是齐欢在这一刻,突然间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一样的。

    看着林灵儿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齐欢仿佛全身的力气一下子给抽干了一样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之上,看着沙发上残留着的两人大战以后的痕迹,齐欢突然间狠狠的煽了自己两记耳光,双手也叉入到了头发里面,痛苦的低下了头来。

    刚刚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在林灵儿的身上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自己还是个人么,自己以后还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在林灵儿的面前呢,自己以后还要不要在这个社会上混了,自己是不是猪狗不如呀,齐欢此刻再也没有了刚刚那种在林灵儿香软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上横冲直撞时的威风,而如同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的,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齐欢才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的,走到了办公桌前,将刚刚的那份报告拿了起来,认真的看了一会儿以后,齐欢拨通了财务上的电话,放下电话以后,齐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己刚刚已经将那五千万的投资打到王子文的账户里去了。

    虽然明明知道这是违反原则的,但是齐欢却只能是这样子做,在林灵儿身上的欢愉,使得齐欢只想到了用这种方式来补偿林灵儿,虽然这样子做,也许会让齐欢自己也陷进去,但是齐欢却无怨无悔的这样子做了,如果真的到那一天,自己必需为这件事情而承担责任的话,那么,这也算是自己对自己今天在林灵儿的身上的所作所为付出的代价吧。

    林灵儿慢慢的但是却坚定的走出了齐欢的办公室,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两行清泪再也忍不住的从林灵儿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流了出来,捂着嘴唇,背靠着办公室外冰冷的墙壁,林灵儿无声的哭泣着,任由泪水流淌着,仿佛只有这样子,才能发泄自己刚刚所受到的屈辱吧。

    过了好一会儿,林灵儿才拿出纸巾,将泪水擦了干来,林灵儿今天本来是信心满满的想要利用自己手里抓住的齐欢勾引人妻少妇周冰洁的把柄,想要让齐欢顺利的将自己所需要的五千万的投资给拿到手里的,但是林灵儿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到了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但是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自己又应该怎么办呢,去告齐欢么,怎么可能,就算是自己告倒了齐欢,那又怎么样呢,那自己的名声还要不要呢,自己以后还怎么生活呢,而且,出了这件事情,自己以后还怎么在环球企业混呢,离开了环球企业,自己还怎么过自己现在已经习惯了的宝贵的生活呢。

    想到这里,风情万种的美艳女子的心中似乎一下子就有了决定,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呼出来,仿佛随着这口气呼了出来以后,刚刚的那一幕屈辱也一下子变得不存在了一样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林灵儿昂首挺胸的向前走了过去,此刻的林灵儿,似乎又恢复到了那种精明强干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就在刚刚,就遭受到了齐欢的一次非人的折磨。

    第073章 警花、枪挑的感觉 一

    齐欢虽然对自己竟然用那种方式上了少妇林灵儿自责不已,但是却不等于他不再去追求女子了,想着齐向红现在正在等着自己的开采,而自己也成功的离间了周冰洁王子文夫妇,只要自己努力一下也许就能够抱得美人归了,齐欢的心又活了起来。

    拿起了电话,拨了周冰洁的号码,齐欢想要给周冰洁打个电话,因为从林灵儿的表现来看,昨天晚上林灵儿是肯定将她的猜测告诉了王子文的,是个男人就不会忍受得了自己老婆的红杏出墙,昨天晚上一番家庭大战肯定是少不了的,而周冰洁在委屈伤心之下,肯定是极需要一个人来安慰的,这个时候自己打电话过去安慰她,那肯定是可以轻易的打破美妙人妻的心理防线,轻而易举的获得周冰洁的好感的,为自己以后能彻底的拥有这个美妙人妻打下坚实的基础。

    齐欢的手都按在了拨号键上,但是想了一想却并没有按下去,昨天晚上她们夫妻之间的误会应该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以周冰洁的精明,一定会猜到是自己搞的鬼,因为昨天晚上的一切自己都装着是无心而为之的,将林灵儿往自己已经夺去了美妙人妻的清白上引,而现在如果自己打电话去安慰周冰洁,那不是摆明了向 周冰洁说这一切都是自己在暗箱操作的么,不然的话,自己怎么会在她们一吵完架以后就会打电话去安慰美妙人妻呢。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所以齐欢又将电话放了下来,嘴角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刚刚因为心中愧疚,所以才在一时冲动之下,让账务将五千万的投资划拨到王子文的公司的账上,现在看来,自己这样的所做所为,应该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呀,一来,自己用那种粗暴的方式得到了林灵儿的身体,这样一来,林灵儿对自己肯定是怨恨无比的,自己这样子做,不但可以让林灵儿不平衡的心理得到一丝平衡,而且还可以让自己减少一些负疚的心理。

    二来,自己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将五千万的投资打到了王子文的账上,这让王子文怎么看,王子文会不会想到是因为自己昨天晚上得到了周冰洁的身体而将五千万的投资这么快的拨到了公司的账上呢,不然的话,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实在是没有其他的理由所能够解释得过去的。

    齐欢和林灵儿两人都知道那是因为齐欢强暴了林灵儿才这样子做的,但是以齐欢对林灵儿的了解,林灵儿肯定是不会将自己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的,林灵儿是个工于心计而且无利不起早的人,她自然知道,如果她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对她意味着什么,以林灵儿的心计,是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这样一来,自己不说林灵儿不说,王子文在先入为主之下,自然会以为是牺牲了自己的老婆的**才换来了这笔投资的,从而利用王子文的妒忌心理,使得她们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大。

    而同时,自己将这五千万的投资给民王子文以后,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对周冰洁说那是因为自己看到了周冰洁的诚心才这样子做的,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会增加自己在周冰洁的心中的好感,自己再找个机会从侧面对周冰洁说能将这五千万的投资给王子文的公司,完全是看在周冰洁的面子上,这个刚刚受到了丈夫打击的女子,对自己的善解人意,自然是感激不尽了,虽然不说情感的天平倒向自己这一边,但是却绝对会对自己好感大生,后面自己只要稍稍的做些工作,还怕这个美妙人妻不主动的投怀送抱么。

    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的做法竟然会起到一石二岛的作用,齐欢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得意的阴笔,心中因为强暴了林灵儿所带来的失落感也就一扫而空了,正在齐欢阴笑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将齐欢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之中,拿起电话,当齐欢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号码是齐向红时,他的脸上的那种得意的阴笑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自从在齐向红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地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塞入了一个跳蛋以后,齐欢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的身体变化,以前齐向红在齐欢的面前,还偶尔摆一摆长辈和领导的架子,但是自从那次家宴以后,齐向红就再也没有这样子做了。

    而且,在两人独处的时候,齐向红总是会莫明的去撩拨齐欢,让齐欢忍不住按下遥控器的开关,让震蛋在齐向红的体内震动起来,一开始,齐欢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在意,但是一次两次以后,当齐欢看到齐向红在享受了那种震动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满足而享受的表情以后,齐欢才猛然意识到,齐向红这是在有意而为之呢。

    想到齐向红故意的撩拨自己,想到有时候齐向红看着自己时会无意间露出**的火花,齐欢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开始迷恋上了和自己在一起的感觉了,自己只要想要,就随时可以将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压在身下。

    现在齐向红又一次主动的将电话打了过来,这让齐欢欢喜不已,接通了电话以后,齐向红妩媚的声音就从电话的那头清楚的响了起来,齐向红在电话的那头问齐欢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说想和齐欢一起去逛街,齐欢自然是有时间的了,但是为了吊齐向红的胃口,却推辞说今天晚上有个宴会要去参加。

    听到齐欢说晚上不能陪自己了,齐向红在电话的那头着急了起来,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妩媚,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少女,在向着自己的情哥哥耍娇一样的,齐欢在电话里享受着齐向红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的温柔,在感觉到时机差不多了以后,才对齐向红说自己会将宴会推掉陪齐向红的,当下,两人在电话里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晚上,齐欢和齐向红在众天商场里见面了,今天的齐向红,穿的竟然是那天齐欢送的那一套衣服,看到齐向红竟然穿着这样一套性感而暴露的衣服和自己见面,齐欢知道,这是齐向红在故意的向自己示好呢,看着齐向红风情万种的样子,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

    齐向红穿着那套衣服以后,她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玉峰,她的两退之间若隐若现的无限风光,她的浑圆而挺翘的美殿在迷你短裙紧紧包裹之下性感而撩人的样子,都深深的刺激着齐欢的神经,再加上齐向红如小岛依人一样的依偎在自己的身边给自己带来的温柔,使得齐欢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在今天晚上一定要想个什么办法,将这个风情万种的三姑,给骗到床上去。

    齐向红可不知道齐欢的心中在打着什么鬼主意,她只觉得,和齐欢在一起,她的内心世界就一下子变得充实了起来,那种甜蜜的,畅快的感觉,是自己活了近四十年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所以今天,齐向红特别的珍惜和齐欢在一起的机会,一路上,齐向红似乎也忘记了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了,竟然如少女一样的在齐欢的面前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在这一刻,齐向红就如同是一个刚刚进城的农村小姑娘,对什么都充满了向往,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在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那个商场女强人的影子。

    看着齐向红在自己的身边一脸幸福而又兴奋的样子,齐欢的心中也给一股甜蜜所包围着,这个近四十岁的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快乐也深深的感染着齐欢,让齐欢也觉得和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在一起是多么的快乐开心。

    两人一路逛着,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时间很快的就到了晚上九点半了,齐欢的手上已经提了一大堆的东西,看着齐向红似乎还余性末尽,齐欢却在暗暗的盘算了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理由结束这次逛街,将齐向红带到酒店里去,好让自己和她在一起过一个让两人终身都无法忘怀的夜晚呢。

    看着走在前面的齐向红纤纤细腰随走路的姿势而扭动着,带动着她的一个正在迷你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在空气中划出着优美孤形的样子,看着齐向红结实而光滑的玉退那娇嫩的肌肉时而绷紧时而放松显示着青春健美的样子,齐欢的心突然间热了起来。

    快走了两步,齐欢追上了走在前面的齐向红,正准备跟齐向红说自己的想法的齐欢,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一个苗条的身影向着自己和齐向红走了过来,看到这个人影,齐欢的心中不由的一跳,到了嘴边的话又连忙咽了回去:“三姑,你看,悠雨姐。”

    齐向红正沉浸在幸福之中,心中在想着,今天的逛街结束以后,齐欢是会离开自己回家还是会约会自己,想到齐欢可能会约会自己,齐向红的心中就怦怦直跳了起来,而就像是感觉到了齐向红的身体需要一样的,那个塞在了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的震蛋似乎轻微的跳动了起来,齐向红能清楚的感觉到,随着震蛋和自己的嫩肉的摩擦,自己的小嘴里似乎有一丝口水要流了出来了。

    自从齐欢将那个讨厌的东西塞入到民自己下面的那张小嘴里以后,齐向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变得敏感了起来,而每一次和齐欢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齐向红都想要开口求齐欢将遥控器打开,好让自己再次的享受到那代表着齐欢的身体的震蛋在自己的那张小嘴里震动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

    从以前和齐欢在一起的经历,齐向红觉得,只要那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震动起来,自己变得更加妩媚更加性感了起来以后,齐欢说不定会受不了自己的诱惑,从而上了自己。

    以前一想到和齐欢以这种方式交往,齐向红就觉得自己像是在犯罪,所以每一次一到关键的时候,齐向红就以自己是齐欢的长辈,是齐欢的三姑这个事实提醒着自己,让自己理智保持清醒。

    但是随着和齐欢的交往越来越深,齐向红竟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些迷恋上了和齐欢在一起时所带来的那种禁忌不伦的感觉了,所以,风情万种的女子,心中越来越渴望着和齐欢在一起。

    如果说那个时候和齐欢在一起,只是想和齐欢谈谈情说说爱,接受一下挑逗,并不想和他有什么实质性接触的话,那么,自从齐欢将那个代表着他的身体的讨厌的东西塞入到了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地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以后,齐向红就彻底的迷失了。

    一想到自己体内的震蛋是代表着齐欢的身体的,齐向红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而在这种刺激之下,齐向红的小嘴里面就是始终绷紧着的,那种摩擦带来的快乐也就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而想到自己的倒子竟然整天都将身体泡在自己的小嘴里,让自己无时无刻的不感觉到齐欢的强壮和火热,齐向红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异样的敏感了起来,正是因为身体的敏感,齐向红现在手提包里几乎随时都装着两条貼身衣裤,因为她在那种刺激之下,小嘴里面流出来的口水,短时间内就能将貼身衣物给打湿掉,装两条贴身衣物,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以备不时之需。

    第074章 警花、枪挑的感觉 二

    同时,因为感受到了齐欢的身体时时刻刻都插在了自己的身体里面,齐向红那种是齐欢的长辈,是齐欢的三姑的观念也慢慢的淡化了起来,而这种观念一淡化起来,齐向红心中想要和齐欢在一起,让他真正的进入到自己身体深处,让自己真正的体会一次畅快淋淳的极乐境界的想法就变得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所以每一次和齐欢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齐向红都希望着齐欢能按下遥控器的开关,好让自己在兴致勃发的时候做出对齐欢的暗示,但是齐向红很快就失望了,因为每一次震动以后,齐欢对自己的暗示却跟没有看到一样的,风情万种而又精明强干的女子,自然想不到齐欢这是在故意的吊自己的胃口,还以为齐欢是不解风情呢,心中对齐欢自然是恨得牙痒痒的。

    但是恨归恨,齐向红却又偏生的对齐欢无可奈何,要知道,在一开始的时候,齐向红在知道了齐欢对自己的狼子野心以后,就以自己是齐欢的长辈,是齐欢的三姑这个事实而数次的拒绝了齐欢,现在自己身体有需要了,总不成让自己拉下面子去对齐欢说,齐欢,我爱你,我要你,你别管我是不是你三姑了,你就好好的干我吧。

    但是也正是因为齐欢几次对齐向红的暗示视而不见,让齐向红体内的那种冲动和渴望变得更加的强烈了起来,今天齐向红和齐欢在一起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小鸟依人的样子以及又穿上了那天齐欢送给自己的衣服,又何尝不是对齐欢的另一种暗示呢。

    齐向红虽然也是在逛着街,但是心中却也和齐欢一样的,在那里想着逛街以后的事情了,正在这个胡思乱想的女子有些魂不守舍的时候,却听到齐欢这样一说,心中微微一惊之下,齐向红也下意识和向前看了起来,这一看之下,可不是嘛,齐悠雨正一身雪白便装,向着齐欢和齐向红走了过来。

    虽然现在两个人之间舍也没有发生,齐欢和齐向红两人完全可以坦然的迎向齐悠雨说自己姑侄两人是来逛街的,但是做贼的人总是心虚的,就像是一个做惯了小偷的人就算是他没在在做案的时候,看到警察以后心里也是发虚是一样的道理。

    这其中,以齐向红的反应更为明显,因为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刚刚还在想着如果齐欢在逛街结束以后会带着自己干什么去呢,想着齐欢会不会再按动已经塞入了自己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的震蛋的开关,从而让那讨厌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再次震动起来呢。

    正是因为想到民这些,齐向红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敏感了起来,塞入到了自己身体深处的震蛋似乎又轻微的震动了起来,在这种刺激之下,齐向红感觉到自己的下面的那张小嘴里面的口水正缓缓的流了出来,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看到齐悠雨向着自己走了过来,齐向红又怎么能不惊慌失措呢,在这个时候,齐向红的脑子之中似乎已经失去了思维,只是下意识的转过身来,就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但是好在齐向红乱了方寸,齐欢却并没有,看到齐向红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以后,齐欢连忙一把拉住了她,嘴里也低声喝道:“三姑,你跑什么呀,悠雨姐已经看到我们了,躲不了了,我们迎上去。”

    虽然现在齐悠雨离齐欢还在不少的距离,但是自从练过了阴阳神功以后,齐欢的目力比起一般人来说要敏锐得多,他能够清楚的看到齐悠雨已经发现了自己和齐向红两人,只是齐欢搞不明白的是,看到自己两人以后,为什么齐悠雨会皱了一下眉头,难道说自己和齐向红的亲热样子都给这个美艳警花给看在眼里了么。

    既然齐悠雨已经看到了自己和齐向红两人,齐欢觉得如果自己两人躲避肯定会引起齐悠雨的怀疑的,所以在低声对着齐向红说了那些话以后,便轻轻一扯齐向红的胳膊,面带笑容的向着齐悠雨走了过去。

    齐向红虽然乱了分寸,但是经过齐欢在自己的耳边的一声轻喝以后,顿时清醒了不少,看到齐欢拉着自己向着齐悠雨走了过去以后,齐向红明白了齐欢想要做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齐向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但是齐向红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的努力,那呼吸始终都是有些急促的。

    随着齐欢接着齐向红向着齐悠雨越走越近,齐欢看到,齐悠雨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起来,看到齐悠雨的样子,齐欢的心中也没有了底气起来,难道齐悠雨已经发现了自己和齐向红在一起的亲热情景么。

    转眼之间,齐欢已经拉着齐向红走到了齐悠雨的面前,可是奇怪的是,齐悠雨却跟没有见着他们一样的,就想从齐欢他们的身边走过去,同时,齐悠雨一边走着,一边在那里对齐欢挤眉弄眼了起来,齐欢微微一愣,根本搞不清楚齐悠雨为什么见着了自己和齐向红,却跟见了一个陌生人一样的。

    眼看着齐悠雨就要从齐欢的身边走过,齐欢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和齐悠雨打招呼,但是在一边的齐向红却有些忍不住了,突然间一下子窜到了齐悠雨的面前:“悠雨,怎么一个人出来逛街呀,你老公呢,看看你,还提着这么重的一包东西,也不怕累着么,来吧,让小欢帮你提,他是男人,应该为女人服务的。”

    你道齐向红为什么会如此,因为齐向红正沉浸在和齐欢的柔情蜜意之中的时候,却发现齐悠雨出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齐向红下意识的心虚了起来,所以,她就想要和齐悠雨套套近乎,看看齐悠雨究竟知道不知道自己和齐欢之间的事情,所以齐向红才做出了那样的举动来的。

    齐悠雨没有想到齐向红竟然伸出手来抢自己手里的包,下意识的手一缩,就想要躲开齐向红伸过来的手,但是齐向红的动作却更快,齐悠雨只觉得手里一空,手包就给齐向红抢到了手里。

    齐向红一边微笑着掩饰着自己内心的不安一边快速的将手包交给了一边的齐欢,齐欢看到齐向红已经和齐悠雨打过了招呼,也只能是苦笑了一声将手包从齐向红的手里接了过来。

    看到齐向红将自己的手包交给了齐欢,齐悠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变,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齐悠雨在这个时候竟然一声不响的向前了一步,伸手就去夺齐欢手里的自己的手包。

    齐向红看到齐悠雨一脸情急的样子,不由的格格的笑了起来:“悠雨,干什么呀,你包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呀,我不就是让齐欢给你提个包么,你的反应那么大干什么呀。”

    齐欢看到,齐悠雨今天上半身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衫,下半身穿的是一条白色七分健美裤,一身雪白的打扮,让这个美艳少妇看起来婷婷玉立,别有一番诱人犯罪的风情,只是现在她一脸怕急的想要来抢自己的手包的样子,倒有些破坏了她清纯而靓丽的形象。

    看到齐悠雨的一脸惶急的样子,齐欢在暗暗的责怪着齐悠雨有些大惊小怪的同时却又不想为难齐悠雨,所以看到齐悠雨的手伸了出来以后,就将齐悠雨的手包向前一送,就要将手包送到齐悠雨的手里。

    就在这时,突然间一声枪响响了起来,随着这声枪响,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男子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鲜血很快的在他的身下流出了一大滩,正在悠闲的逛着街的形男色女们也给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得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也不知是谁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尖叫,人们这才跟反应过来了似的,一边尖叫着,一边跑动了起来,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

    齐悠雨在听到那声枪响以后,更加急速的向着齐欢手里的手包伸了过去,齐欢在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齐悠雨已经将手包抢在了手里,齐悠雨一将手包给拿在了手里以后,精神为之一振,熟练的拉开了手包以后,齐悠雨在手包里掏着,但是就在这时,一个人急匆匆的撞了过来,正在掏东西的齐悠雨一个不及防备,给撞得身体一晃,手包也一时没拿住,掉在了地上,随着手包掉在了地上,一样东西从手包里跳了出来,齐欢看到,这掉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把手枪。

    齐悠雨这一下有些慌了起来,连忙弯下腰来想要去捡那把手枪,但是可惜的是,这时人群已经骚乱了起来,那把枪给惊慌的人们你一脚我一脚的,已经踢得不知道飞向了何处了。

    就在这时,又是砰的一声枪响,一个粗毫的声音响了起来:“妈的,都给老子听好了,要是再有谁在这里鬼哭狼嚎的,或者是倒处乱跑,就别怪我给他赏上一颗花生米了。”

    这声音一出,所有的人都跟中了定身法一样的站在了那里,粗毫的声音再一次的嘚了起来:“现在给老子听好了,都给我到一边去,蹲在地上,双手抱头,谁要是敢站起来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众人听到那粗毫的声音,连忙按照做了起来,很快的,本来人来人往的楼道里面变清出了一条路来,而那个中枪的男子现在已经给鲜血包围了,显然是活不成了,而站在男子边上的,有三个人,中间一个身材矮壮,手里拿着一把五四式手枪,显然就是刚刚说话男子,而矮壮男子的两边,还站着两个人,手里都持着一把八七式的军用步枪,三人成倚角的站在了那里,不停的用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人群。

    矮壮男子看到众人如此的听话,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狞笑:“妈的,老子几个想到贵地来发发财,但是没有想到这里的警察竟然这么历害,竟然就盯上我们了,那没办法,你们副人太甚,我也只有下重手了,说到这里,矮壮男子狠狠的踢了躺在了血泊之中的男子一脚,又接着道,妈的,你们这里面还有谁是警察,给老子站出来,你们有种跟踪老子,怎么就没种来抓老子呀,现在老子就站在这里,你们他妈的反而成了缩头乌龟了么。”

    在粗壮汉子让众人老实的蹲到一边的时候,齐欢就想要挺身而出挡在齐悠雨和齐向红的前面,但是齐悠雨却似乎知道了齐欢的用意一样的,身体一转,就拦在了齐欢的前面,所以现在,齐悠雨是蹲在了齐欢的前面,而齐欢又蹲在了齐向红的前面,听到那个男子的话以后,齐欢将大致的情况猜了出来,齐悠雨肯定是和同事奉命来跟踪这三个恶徒的,只是没有想到却碰上了自己和齐向红,而更让齐悠雨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藏枪的手包,竟然给齐向红拿了过去,而无巧不巧的,在前面的一个警察不知什么原因暴露了行踪,从而逼急了这帮凶徒,才造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而齐悠雨之所以不想让自己拦在她的前面,也许就是想到了她的警察身份了吧。

    看着几个在那里耀武扬威的凶徒,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几分不肖的冷笑,如果是在没有修练阴阳神功之前,齐欢见到这个阵仗以后,也许会和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的,吓得连路都走不动了,但是现在的齐欢,却根本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看着那三个人脚步虚浮而又动作笨拙的样子,齐欢觉得,自己完全有把握在这三个人还没有扣动板击之前,就让这三个人完全的丧失掉抵抗能力。

    第075章 警花、枪挑的感觉 三

    但是,齐欢现在却并不急于这样子做,因为现在齐悠雨正蹲在了齐欢的面前,而她的一个正在白色七分短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就展露在了齐欢的面前,齐欢如果现在出手对付这三个凶徒的话,那不是就欣赏不到眼前这诱人的美景了么。

    齐欢蹲在了齐悠雨的身后,今天的齐悠雨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上衣,而因为双手抱头的缘故,使得她的白色上衣紧紧的绷在了她的背上,将她的光滑如玉的优美背部轮廓,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透过几乎已经变得透明了起来的上衣,齐欢可以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齐悠雨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的贴身衣物系带的痕迹,现在,齐欢可以看得到,那系带已经微微的陷入到了齐悠雨的背部肌肉里面,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得出来,她的丰腴是多么的伟大而让人无法一手掌握了。

    而由于美艳警花是蹲在了那里的缘故,本来就合体的裤子,就如同她的第二层肌肤一样的绷在了她的美殿之上,将她优美得找不出一丝瑕次的轮廓,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在裤子的包裹之下,齐悠雨的美殿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而结实,充满了弹性,再加上齐欢并不担心眼前的危机,在看到了齐悠雨的美殿的样子以后,齐欢竟然生出了想要去抚摸齐悠雨的美殿的冲动来。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间骚动了起来,原来那个粗壮的汉子看到在自己喊出了话来以后,并没有警察从人群之中站出来,所以粗壮的汉子走向了人群,看到粗壮汉子手上黑洞洞的枪口,人们下意识的向后退着,本来就拥挤的人群,到了现在变得更加的拥挤了起来。

    本来是蹲在了齐欢前面的齐悠雨,突然间觉得一股大力拥了过来,就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过去,而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齐悠雨再也顾不得粗壮男子说的蹲在那里的警告了,所以齐悠雨站了起来,齐悠雨站了起来以后,看到自己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这倒不是说这些人站起来是想要反抗,因为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普通的人是提不起反抗的勇气的,这些人站起来只是因为和齐悠雨一样的,只是为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