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40.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35 部分阅读

第 35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到了自己的腰际,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貼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就那样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而从齐欢的话里,赵睛思也明白过来了,齐欢将自己的短裙撩到了腰际的举动,并不是想要急不可待的干自己,而是想让自己这样的去见苏兰,想到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子见苏兰去了,那自己和齐欢的关系就要大白于天下以后,赵睛思有些情急了起来。

    想到了这一层,赵睛思的满腔**顿时化为了乌有,连忙伸手去抓自己的裙角,想将自己的短裙放下来,嘴里也急声的道:“齐欢,别,不能这样子的,如果穿成这样子出去见妈,我,我不是羞都要羞死了么。”

    齐欢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赵睛思呢,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赵睛思的短裙裙角,不让赵睛思将她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的两退之间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盖起来,一边对赵睛思道:“睛思,你急什么呀,反正我们的关系都已经是这样了,你妈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迟一天知道和早一天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更何况,我看你妈也十分的喜欢我呢,如果她知道了我们的关系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一定不会怪你的。”

    赵睛思又羞又急,虽然赵睛思也知道苏兰很喜欢齐欢,如果知道了自己和齐欢的关系以后一定会很高兴,但是那毕竟是要通过正常的途径将这件事情告诉妈妈的,如果自己真的穿成这样子去暗示妈妈自己和齐欢之间已经有了关系,那自已还不得给苏兰骂死呀。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赵睛思抬起了头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几分哀求的目光看着齐欢:“小坏蛋,放过我好不好,求你放过我吧,如果妈妈看到我穿成这样子的话,还指不定会怎么骂我呢,求你放过我吧。”

    齐欢看到赵睛思哀求起了自己,不但没有放开已经给自己撩到了赵睛思的腰际的裙角,反而将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直直的伸向了赵睛思的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嘴里也坏坏的道:“小妖精,要想让我放过你也很容易的,那就是答应我的条件,等会儿在吃饭的时候,当着你妈的面将这杯牛奶喝下去,不然,嘿嘿,”

    赵睛思努力的扭动着身体,想要躲过齐欢伸向民她的两退之间的色手,但是无奈刚刚已经给齐欢弄得全身没有了力气,所以虽然扭动着身体,但是齐欢的手还是伸到了美艳女秘书的下面那张丰腴而肥美的粘嘴上面,只听得赵睛思啊的轻叫了一声,一双玉退也情不自禁的夹了起来。

    “求你了,别这样子,”

    从两退之间传来的那种酥痒的如同触电一样的刺激,让赵睛思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但是想到自己如果真的这样出去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后果,赵睛思只有死死的夹起了玉退,再次低声哀求起了齐欢来了。

    “齐经理,睛思,你们在干什么呀,饭好了也不知道出来吃,还得我去请你们不成。”

    就在两人有些纠缠不清的时候,苏兰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随着这声音响了起来,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显然是苏兰看到齐欢和赵睛思不出来吃饭,想要看看这两个人究竟在房间里干什么。

    赵睛思听到了自己的母亲的声音,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一双手也有些情急的拉着齐欢的手,嘴里也惶声的道:“小坏蛋,还不快,快将手拿开,妈妈,妈妈马上就要进来了,给她看到了,我,我羞都要羞死了。”

    齐欢紧紧的抓着已经给自己撩到了腰际的裙摆,无论赵睛思怎么样的用力,齐欢却就是不松手,脸上也露出了坚定的目光看着赵睛思,那样子,就像是赵睛思不答应自己的要求,自己就会这样一直白昼着赵睛思,直到苏兰进来似的。

    听着自己的母亲的脚步声离自己的房间越来越近,而自己又终于放不下裙角将自己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部位给盖起来,情急之下,赵睛思只有妥协了起来:“好,好,我答应你还不成么,小坏蛋,真是要给你磨死了,还不快放开我。”

    赵睛思的话音刚落,就觉得裙摆一松,齐欢终于放开了手,赵睛思狠狠的瞪了齐欢一眼,也顾不得去责备齐欢了,而是低下头,有些手忙脚乱的在那里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来了,刚刚将衣服整理好,门给苏兰推了开来,看到自己的母亲站在了门口,赵睛思道:“妈,你叫什么呀,我们不是答应了你马上就出去么,你没的听见呀。”

    苏兰听到赵睛思这样一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怀疑的目光一闪而过,虽然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但是苏兰却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因为经常煅练的缘故,自己头不昏,眼不花,听力也没有丝毫的下降,如果赵睛思真的在房间里回答了自己的话的话,自己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想到这里,苏兰向着赵睛思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苏兰就发现,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一片红润,而当赵睛思看到自己的目光时,有些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来,有些心虚的不敢和齐自己的目光对视,脸上也显现出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第099章 岳母、“牛奶”、风情 二

    看到这里,苏兰不由的在心中冷哼了一声:“真是女大不中留呀,这小妮子明明是在和齐经理在房间里亲热呢,却还要跟我说谎,哼,也不想我苏兰是什么人呀,这点小把戏也能瞒得过我么,现在的年青人,还真是开放,竟然这么短的时间,也要跑到房间里来亲热一番,唉,不过这样也好,我不是正愁着女儿大了嫁不出去么,这女婿就上门来了。”

    想到这里,美艳熟妇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会心的微笑,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嗔怪的白了赵睛思一眼以后,苏兰道:“睛思,你干什么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在这里亲热呢,呵呵,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妈妈高兴看到你们这样子的,不过齐经理,我可得告诉你呀,我可就是这一个宝贝女儿,你可不能欺负她,不然,我可就不是你阿姨了。”

    赵睛思显然没有想到,苏兰竟然当着齐欢的面将自己和齐欢在房间里亲热的事实讲了出来,一时间羞得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红得跟要滴出血来一样的,但是苏兰说的又是事实,让赵睛思想要发作也发作不起来,只能是狠狠的跺了跺脚,一扭身子,走出了房间。

    看到赵睛思急匆匆的离开了了房间的样子,美艳熟妇不由的摇了摇头,眼睛中也露出了几分怜爱的目光,过了一会儿,苏兰才回过头来对齐欢道:“小齐呀,我女儿就是这样,从小给我坏了,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可别介意呀,走,饭菜都做好了,我们吃饭去吧。”

    齐欢点了点头,齐欢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妇人,竟然这样不顾赵睛思的感受,直白的将自己和赵睛思两人在房间里亲热的事情说了出来,心中知道这个美艳熟妇的做风是风风火火而又大大例例的,而且没有什么心机,心中对这个美艳熟妇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看着美艳熟妇已经快要走出房间了,齐欢连忙端起了桌子上的那杯东西,紧紧的跟在了苏兰的身后,齐欢看到,白色家居服紧紧的绷在了她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将她美殿的轮廓在自己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近五十岁的妇人,虽然殿部微微有些下垂,但是大至上还是浑圆而挺翘的,尤其是那种柔软的,又带着几分弹性的感觉,让齐欢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冲动,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在苏兰的家里,齐欢也许早就忍不住的伸手去抚摸苏兰的正在家居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却感受那种成熟得让人心动的撩人气息来了。

    尤其是现在,齐欢看到,在白色家居长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苏兰的美殿,正随着她走路的姿势而左右的摇摆着,在自己的面前划出了一道道的优美的孤形,而因为美艳熟妇的美殿实在是太肥大了,所以,在苏兰走路的时候,齐欢还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苏兰的美殿的贴身衣物印出来的痕迹。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餐厅,赵睛思已经坐在了饭桌前,看到苏兰时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微微一红,再看齐欢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却露出了几分恶狠狠的目光,显然,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还没有从刚刚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生的那一幕之中回过神来。

    苏兰对赵睛思的态度也不以为意,而是招呼着齐欢坐了下来,这一坐下来以后,苏兰就发现了齐欢手里的杯子了,看到这里,苏兰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异色:“小齐,怎么将睛思喝水的杯子拿到这里来了呀。”

    听到苏兰这样一说,赵睛思的心中不由的怦怦的一跳,心中暗恨着这个齐欢的大胆,但是脸上却又不敢表现出丝毫的异样,要知道,那里面装着的可是齐欢的身体里喷发出来的千万精华呀,到现在,虽然有些液化了,但是苏兰是过来人,只要她拿起来一看,又怎么会不明白杯子里装着的是什么呢。

    齐欢坐到了饭桌上以后,正盯着满桌的饭菜在那里大咽着口水呢,现在听到苏兰这样的问起了自己,连忙将自己的目光从桌子上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手拿起了杯子,向着赵睛思递了过去,嘴里却对苏兰道:“阿姨,也没有什么了,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睛思有些牛奶还没有喝完,所以我给她拿过来了,想让她喝掉,我们干什么也不能浪费不是的么。”

    赵睛思听到齐欢并没有说出那些难听的话来,不由的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但是想到齐欢在房间里对自己的要胁,竟然想让自己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将那牛奶给喝下去,心中却又是一阵的不舒服,所以,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赵睛思并没有接齐欢的话,而是将头扭向了一边,以对齐欢表达着自己心中的不满。

    但是,就在这时,一件让齐欢和赵睛思两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苏兰竟然将手伸了过来,一把就将齐欢伸到了桌上的手里的杯子拿了过来,然后,苏兰转过头来对赵睛思道:“睛思,你看你,怎么回事,我不是一直对你说不要浪费,不要浪费么,怎么牛奶喝了一半就不喝了呢,真是的,你不喝,我喝。”

    一边说着,苏兰一边将杯子端到了自己的嘴边,一刻也不停留的,就将那杯牛奶给喝了个一干二净,齐欢和赵睛思显然没有想到苏兰竟然来上了这么一出,目瞪口呆之下,竟然来不及阻止苏兰的举动,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苏兰将齐欢的身体深处喷射出来的东西一古脑的喝进了肚子里面。

    赵睛思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一时间羞得跟要滴出血来一样的,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喝下了自己男朋友的牛奶,赵睛思心中在恨得牙痒痒的同时,却又在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而在那种感觉的刺激之下,赵睛思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竟然又有一大股口水流了出来了。

    齐欢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兰将杯子里的牛奶给喝进了肚子里面,这个美艳的熟妇,竟然喝下了自己的身体深处喷出来的东西,想到这里,齐欢也是不由的一阵的兴奋,而在这种兴奋之下,齐欢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一下子变得坚硬如铁了起来。

    苏兰将那杯牛奶喝了下去以后,感觉到有些不对头,这牛奶,似乎有些腥气,还带着一丝咸咸的味道,并没有奶香味,但是对自己来说,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究竟是什么呀,苏兰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突然间,苏兰的心中如电光火石的一闪,人顿时有些发愣了起来。

    这种味道,不是,不是和自己的丈夫身体里面喷出来的东西的味道是一样的么,那,那这就是那东西了,而刚刚齐欢和赵睛思在一起,在一起在房间里,竟然,竟然是为了将这东西给弄出来,然后,然后拿到桌子上来当饮料喝的么,苏兰隐隐的意识到了什么。

    现在自己喝下去了这东西,不是,不是等于将自己女儿男朋友的身体深处喷射出来的东西,给喝进了肚子里面了么,自己,自己这究竟是干了什么呀,和,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自己都不曾这样子做呀,最多,最多也就是帮着丈夫清理一下,偷偷的将那液体放到嘴边试一下是什么味道呢。

    想到自己竟然无意之间喝下了自己女儿男朋友身体深处喷射出来的东西,苏兰在身体微微有些发僵的时候,却又在心中抛起了滔天巨浪:“他,他的,他的东西怎么那么多呀,竟然,竟然装了,装了满满的半杯,我,我连喝了三口呢,这,这要是全都灌入到我的身体深处,我,我的身体能装得下这么多的东西么。”

    想到这个问题,苏兰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身体也变得躁热了起来,自己竟然直接当着齐欢的面将那东西喝进了肚子里面,这和齐欢将那东西射在了自己的嘴里又有什么区别呢,自己,自己竟然为老不尊,竟然,竟然当着女儿的面,将,将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体里喷出来的东西吞入了肚子里面,想到这些,苏兰有些怅然若失了起来。

    但是同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的刺激,也从美艳熟妇的身体里升了起来,在这种刺激之下,美艳熟妇已经能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那张小嘴里面,竟然有丝丝的口水流了出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变化以后,苏兰的心跳得更加的历害了起来。

    齐欢和赵睛思显然都是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的,自己将那东西喝进了肚子里这个事实,已经是瞒不过齐欢和自己的女儿了,而这件事情,都是自己着急着要做的,自然也怪不到齐欢和自己的女儿的身上,为今之计,也只有自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然,揭开了这一层,那么自己以后也真的就没脸再见到齐欢和赵睛思了。

    想到这些,苏兰不由的在心中迅速的打定了主意,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又恢复了平静,在这种情况之下,苏兰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似乎有些意尤末尽一样的伸出舌头来,在自己的嘴唇之上舔了一下,将粘在了自己的嘴唇边上的牛奶又舔进了肚子里。

    做完这一切以后,苏兰才微微一笑:“这牛奶的滋味就是不错,睛思,记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的浪费粮食了,听到没有。”

    赵睛思看到自己的母亲的样子,还真的以为母亲并没有尝出来她喝下去的那杯牛奶有异,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刚刚苏兰在喝下牛奶以后那一瞬间的不自然的表情,自然全都落入到了齐欢的眼里,从那种表情之中,齐欢知道,这个美艳的熟妇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她喝下的是什么东西了,但是现在看到苏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坏坏的笑容。

    当然,齐欢不会笨到现在就揭穿这一层,这个美艳熟妇的万种风情,已经深深的印入了齐欢的心理,再加上她已经喝下了自己的身体深处喷发出来的液体的事实,齐欢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这个女子给压在身下,好好的享受一番的,所以,齐欢将这件事情压在了心里,心中想着,哪一天自己可以背着赵睛思,到家里来,到那个时候,自己是不是可以借着这一点,将这个美艳熟妇征服呢。

    自己以前只是在网站上看过什么母女共夫之类的文章,那中间的刺激的感觉,已经深深的印入了自己的心理,齐欢甚至都在想着,如果等到自己真的征服了苏兰以后,那么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赵睛思,让她和苏兰一起,来侍候自己呢,想到这里,齐欢的心突然间热了起来。

    齐欢本以为这件事情,要等到不久的将来才能实现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吃过晚饭以后,机会却来了,三个人在饭桌上的时候,有意的将刚刚的一幕都抛到了一边,而在那里低声说笑了起来,一时间,桌上的气氛,倒也显得十分的融洽,听懂过饭以后,赵睛思主动的担当起了洗碗的任务,这样一来,就给了齐欢和苏兰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第100章 岳母、“牛奶”、风情 三

    赵睛思之所以会主动的去洗碗,主要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母亲在不知不觉之中喝下了从齐欢的身体深处喷射出来的牛奶精华,这件事情,和她也有几分关系,从而想要帮着母亲洗洗碗,以减轻自己内心的负疚感,但是美艳女秘书却没有想到,就是因为她这样的一念之善,从而使得她们母女两人,到了最后都成为了齐欢的床上的玩物。

    齐欢看到赵睛思主动的到厨房去洗碗去了,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而苏兰的心却是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在知道了自己刚刚喝下的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的身体深处射出来的东西以后,苏兰的心就一直没有平静过,只是为了不让两人看出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美艳熟妇一直都表现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是刚刚在饭桌之上,还有自己的女儿在,正是因为有了赵睛思在,苏兰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了依靠,所以也就能保持着那种自然的表情了,而现在自己则要和齐欢单独相处,那种滋味可就不好受了,想到齐欢她们已经心知肚名的知道自己喝下了那东西,但偏生的三人却都要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苏兰就觉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所以,和齐欢一起来到了客厅以后,苏兰的目光就一直落在了电视上,不但不敢和齐欢说话,就连看也不敢看齐欢一眼。

    齐欢看着苏兰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的样子,心中暗笑的同时,也坐在那里欣赏着这个美艳成熟的妇人,心中在想着苏兰刚刚在喝下那杯牛奶以后伸出舌头来将嘴边的牛奶全舔入到了她的嘴里的诱人样子,想到这些,齐欢觉得,自己今天已经经过了连番大战的身体,又一次的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阿姨,怎么样,刚刚的牛奶好不好喝呀,想不想要再喝一点呀。”

    齐欢欣赏了一会儿苏兰以后,觉得自己的冲动变得有些无法控制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终于忍不住的走到苏兰的身边坐了下来,嘴角露出着一丝坏坏的笑容问着正在那里有些魂不守舍的苏兰。

    苏兰没有想到,齐欢竟然这么直接的问起了自己这样的问题,心怦怦直跳之下却知道自己不能不回答齐欢的话,所以,美艳熟妇慢慢的转过了身来,一张弹指要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几分强笑:“小齐,那,那牛奶还可以的,我,我不想再喝了,刚刚,刚刚才吃饱饭呢。”

    “阿姨,如果好喝的话,那你可以再喝一点的呀,你刚刚不是也说过了,牛奶这东西,又不占肚子的么。”

    齐欢看到苏兰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来的不自然的表情,心中升起了一丝恶作剧一样的快感,他自然不会这样轻易的就放过这个成熟而美艳的妇人了。

    苏兰看着齐欢的嘴角露出来的坏笑,心跳得更加的历害了起来,想着自己刚刚竟然当着自己的女儿的面就将这牛奶给喝进了肚子里面,而这牛奶本来是要喷射在自己的女儿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的,苏兰就觉得心口跟堵住了什么一样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姨,你是不是觉得,这牛奶和一般的牛奶不太一样呀,咸咸的,还带着一丝腥味呢,跟你说,这牛奶可不是一般的牛奶呀,真的,你想不想知道,这牛奶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么。”

    齐欢看到苏兰在那里不吭声了起来,而赵睛思又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听不到自己和苏兰之间的对话,胆子一时间大了起来。

    苏兰听到齐欢越说越过份了起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变得红润了起来,齐欢越来越露骨的话,使得苏兰知道,再让齐欢说下去的话,齐欢也许就会告诉自己,那牛奶是从他的那坚硬如铁的东西里面射出来的,而如果真的让齐欢说出了这样的话的话,自己则真的会无地自容的。

    想到了这一层,苏兰在心中暗暗的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能让齐欢将话说出去,于是,苏兰站了起来:“小齐呀,对不起,阿姨有个早睡早起的习惯,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想玩,这在这里玩一会儿吧,我,我休息去了。”

    一边说着,苏兰一边就想要移动身体,以免得齐欢在自己的面前说出越来越过份的话来,但是苏兰的身体才动了一动,齐欢的声音却响了起来:“阿姨,你喝那东西的时候,可是感觉好得很呀,想不想让我将你喝那杯牛奶的事情,告诉你的丈夫呢。”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苏兰的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本来要走出去的身体又是一软,重新坐回到了齐欢的身边,看到自己的威胁起了做用,齐欢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苏兰坐下来以后,看到齐欢并不说话,只是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一时间不由的奇怪了起来:“小齐,你刚刚说什么呀,我没太听明白。”

    齐欢微微一笑:“阿姨,也没有什么了,你喜欢喝牛奶,那是一件好事呀,我告诉叔叔,那是让叔叔知道你的喜好,可以让他以后多喂点那样的牛奶给你喝呀,这样子,你不是更喜欢了么。”

    齐欢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放在了苏兰的大退之上,在那里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感觉到齐欢不但话说得越来越过份,而且动作也大胆了起来以后,苏兰的心中一紧,身体也绷了起来,嘴里有些慌乱的道:“小齐,你,你将手拿下去好不好,我,我可是你阿姨呀,你,你这样的将手放在,放在我的大退上,是不是,是不是有些不礼貌呀。”

    齐欢看到苏兰的那种惊慌的样子,坏坏的一笑以后道:“阿姨,我也知道这样子做是有些不礼貌,但是,和你将那杯牛奶喝下去的不礼貌的行为比起来,我可又算不了什么了。”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手快速的向前一伸,竟然直直的向着苏兰的两退之间正在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伸了过去。

    苏兰的注意力早就放在了齐欢的正在自己的玉退上抚摸的手上了,随时防备着齐欢会有更加过份的举动,所以当齐欢的手一动的时候,苏兰马上就感觉到了齐欢的意图在哪里,所以,小手一伸之下,就紧紧的抓住了齐欢的手,嘴里也轻声的喝道:“小齐,你这是干什么呀,阿姨不是个随便的人,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我可得告诉睛思了,还不快将你的手拿开。”

    齐欢却并不为苏兰的话所吓倒,手上用着劲,和苏兰的手僵持在了苏兰的两退之间那如肉包子一样隆起的小嘴的上方,嘴里则笑嘻嘻的道:“好呀,阿姨,你可以将我的事情告诉睛思的,但是我也可以将你喝下牛奶的事情,告诉叔叔的,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刚刚我和睛思在房间里的时候,我就说过想让你将那杯牛奶喝下去的,如同不是你闯了进来,睛思就差一点同意了,你想一想,如果睛思和叔叔两人同时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会给我们两个人之中的谁带来的麻烦更大一些呢。”

    齐欢这话半真半假,在房间里的时候,他是在赵睛思的面前说过想要让苏兰喝掉这牛奶的事情,但是赵睛思却没有答应,但是苏兰却不知道这回事情呀,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苏兰的心中不由的又是一跳,手上的力度又软了几分,在感觉到齐欢的手距离着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白色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又近了两分以后,美艳熟妇才又将手紧了起来。

    “小齐,你吓说什么呀,睛思是我的女儿,她的性格和脾气,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她怎么可能会同意这件事情呀。”

    苏兰的嘴里虽然强做镇定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但是心中却对齐欢的话信了个**分。这倒不是因为苏兰相信齐欢,而是因为刚刚在饭桌上及赵睛思的房间里两人的表现,给了苏兰这样的感觉。

    在将那杯牛奶喝下去以后,苏兰做为过来人,就算是用大退,也要以想像得出来,刚刚齐欢和赵睛思两人趁着自己做饭的时机躲到了房间里是干什么去了,如果不是去干那种事情的话,那杯子里面的那牛奶,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不可能是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的吧。

    而想到在这么短的时候,齐欢和赵睛思两人在房间里都要爱上一把,苏兰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应该是继承了自己的身体里的那种风骚而开放的本性了,而身体的本性开发出来以后的赵睛思,在知道齐欢想要让自己喝下那杯牛奶的时候,也许在意乱情迷之下,就会答应也不一定呢。

    而在饭桌上的时候,赵睛思在看到自己喝下了她男朋友的身体深处射出来的那杯牛奶以后,竟然也没有提什么反对意见,而装出了一个没事的人一样的,这样的举动,使得苏兰隐隐的感觉到,这两个人如果不是在私底下里有协议,赵睛思应该不会像这样的若无其事的。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苏兰才会在心中**分的相信了齐欢的话,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同意让齐欢将那杯牛奶给自己灌下去,苏兰的心中不由的将赵睛思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同时,苏兰却又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苏兰只觉得有些口干舌躁了起来。

    “阿姨,说真的,你刚刚也应该知道了那牛奶是什么东西了吧,只是让我奇怪的是,你既然明明知道那牛奶是什么东西,怎么不吐出来,而还要大口大口的喝下去呢,喝下去了也就算了,还在那里说好喝,还想要喝,怎么,阿姨,是不是真的想要尝尝那东西的味道呀,刚刚给你喝的那杯,已经有些凉了,不行,我给你杯热的吧,热的才好喝呢,才会更有味道呢。”

    齐欢一边坏坏的说着,一边手上微微的用起了力来,在齐欢的大力之下,苏兰感觉到自己的手渐渐的有些坚持不住了,齐欢的手已经距离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白色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越来越近了,自己两退之间的敏感的肌肤,似乎已经感觉到了齐欢的手上散发出来的火热的男性的气息。

    苏兰听到齐欢的话越说越过份了起来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几分怒意,但是可能连美艳熟妇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在那怒意之下,却隐隐的闪烁着一丝的兴奋,而在感觉到了齐欢的手离自己的两退之间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越来越近以后,苏兰跟受不了一样的嘤咛了一声,手终于一松。

    顿时,齐欢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如同陷入了一片温暖的海洋一样的,竟然就和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接触了起来,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齐欢却感觉到,那里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还带着一丝温热的气息,在这种刺激之下,齐欢感觉到,自己似乎连骨头都酥痒了起来。

    而苏兰感觉到齐欢的手已经和自己的身体最敏感也是最神秘的疲倦接触了起来以后,心中也是不由的怦的一跳,想到这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的手,美艳熟妇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几分禁忌不伦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苏兰连忙的用力的一夹退,手也用力的向上一抬,但是她的力气哪里有齐欢的大,这用力的一抬,齐欢的手却纹丝不动,但是夹着退的举动,却将齐欢的手紧紧的夹在了自己的两退之间。

    第101章 岳母、“牛奶”、风情 四

    “阿姨,怎么了,是不是那么的喜欢我的手呀,竟然紧紧的夹着我的手,是不是舍不得我的手从你的那里拿开呀。”

    齐欢感觉到了美艳熟妇的举动以后,一边慢慢的在苏兰已经夹紧了的双退之上抽动着手儿,使得自己的手背在苏兰的两退之间正在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抽动了起来,一边坏坏的对着苏兰说道。

    “小齐,别,别这样子,我,我可是睛思的母亲呀,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苏兰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连忙又将夹紧了的双退分了开来,然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几分哀求的目光看着齐欢,希望齐欢能放过自己。

    但是齐欢现在正在兴头上,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美艳熟妇呢,当下,齐欢突然间用力的在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按压了一下,在惹得苏兰嘤咛了一声以后,才接着道:“阿姨,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呀,我还想给你喝我的牛奶呢,但是如果你不配合,我又怎么可能能将牛奶给你喝呢。”

    苏兰感觉到,自己虽然不喜欢齐欢在自己身上这样的挑逗着,但是那种刺激的感觉,却让自己的心中隐隐的升起了几分兴奋的感觉,偷偷的向着厨房里看了一眼,在看到赵睛思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以后,美艳熟妇想到了自己的女儿的男朋友,竟然在自己的女儿的面前玩弄起了自己,那种禁忌不伦的感觉,让美艳熟妇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似乎又有一大股的液体流了出来。

    这时的美艳熟妇,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了起来,身体也在有意无意的扭动着,只是不知道,她的这种扭动,究竟是在迎合齐欢,还是在哀求着齐欢赶紧将手拿开呢。

    齐欢看到美艳熟妇的样子,心中也变得更加的冲动了起来:“阿姨,我现在就将牛奶挤给你喝好不好,我敢保证,如果阿姨喝了我挤出来的牛奶,一定会年青十岁的。”

    齐欢的话,将苏兰吓了一大跳,连忙摇了摇头:“齐欢,你疯了么,在这里挤牛奶,你就不怕睛思发现么。”

    齐欢又重重的在苏兰的两退之间掏了一下:“阿姨,怎么的,听你的意思,是想要喝我的牛奶了,只是觉得在这个地方不合适的对不对呀,不然,你怎么不说你不想喝牛奶,快放过我,而是只说会让你的女儿发现呢,快点说,是不是呀。”

    苏兰在听到齐欢说要让自己喝他挤出来的牛奶以后,只是下意识的想到不能让赵睛思发现了,所以才冲口说出了那样的话来,其他的,她倒并没有多想,现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美艳熟妇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口误了,想到自己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来,美艳熟妇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更红了,使得她看起来更加的妩媚了起来。

    “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谁想要喝你的牛奶呀,你,你快点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叫睛思了呀。”

    美艳熟妇连忙为自己分辨了起来,一边说着,仿佛还一边表着自已的决心一样的,拉着齐欢的手也越发的用起了力来,想要将齐欢的手从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长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拉出来。

    但是齐欢的力气,却不是这个身体已经有些发软了的妇人所能比拟的,苏兰只觉得,自己的手只要一用劲,齐欢的手就会向上抬一点,但是还没有等到齐欢的手和自己的身体脱离接触,这一口劲就用过了,所以齐欢的手又重重的落回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

    而这样一来,就等于是自己拉着齐欢的手,使得齐欢的手一起一落的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部位那里摩擦了起来,敏感的身体受到这样的挑逗,苏兰甚至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小嘴里面流出来的口水变得越来越多了。

    苏兰能感觉得到,齐欢自然也能感觉得到了,一边配合着苏兰的举动,用手背在苏兰的下面的那张小嘴上一下比一下重的摩擦着,一边对苏兰道:“阿姨,你下面好像湿了呀,怎么的,我还没有将牛奶给挤出来,你已经将你的饮料给流出来想要给我喝了么。”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美艳熟妇才想了起来,刚刚在客厅里的时候,齐欢和赵睛思两人在那里打情骂俏着,说着什么喝牛奶饮料之类的话,刚刚她已经明白了,喝牛奶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美艳熟妇才猛然的意识到,齐欢所说的喝饮料,应该就是喝从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了。

    “怎么可能,那个地方那和脏,齐欢都会去弄睛思的么,而睛思在说这话的时候,好像也很兴奋,难道,给男人喝那里流出来的水,会有那种刺激的感觉么,为什么每一次,我想让老公亲我那里的时候,他总是不愿意呢。”

    苏兰心中想着这件事情,手上的力度也慢慢的小了起来。

    “阿姨,怎么了,没力拉我的手了么,怎么会这样呀,看来你还真的是不行呀,这样一来,我可更得让你喝喝我的牛奶了,你将牛奶喝下去以后,一定会觉得,你的力气会变得大起来的,而且我敢保证,你的饮料也会越流越多的。”

    感觉到了苏兰的变化以后,齐欢还不忘记挑逗苏兰几句。

    “齐欢,别,别这样子,放开我,你,你听我说好不好,不要这样子。”

    苏兰感觉到,听着齐欢的挑逗着自己的让自己听了以后面红耳赤的话,又感觉着齐欢的手背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不停的摩擦着的手给自己带来的刺激,心中又想着齐欢喝自己的下面那张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可能会带来的刺激,身体变得越来越软化了起来,那种压制已久的**和冲动,似乎又变得强烈了起来,所以,苏兰才会说出了这样的哀求齐欢的话来了。

    “阿姨,有什么话你说就行了,为什么非得将我的手拿出来呀,我还想让你的饮料流得更多一些呢,不然,我待会儿怎么喝呢。”

    齐欢已经从苏兰的哀求之声中听出了她语气之中的一丝妩媚之间,听到这里以后,齐欢的心中更加有了底气,所以手并没有从苏兰的两退之间抽出来,而是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齐欢,不要,啊,不要这样子,我,我跟你说,睛思,睛思会发现我们两人在做什么的,你,你赶紧放手,你,你想要喝饮料,可以,阿姨,阿姨答应你,但是,但是却不是在现在,以后,以后有机会,有机会再说好不好,求你,快点将手拿出来好不好。”

    美艳熟妇一边说着话,一边将玉退越夹越紧,随着齐欢的手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抽动的动作越来越剧烈,美艳熟妇已经感觉到,快感正在自己的体内积蓄着,如果齐欢再不将手抽出来的话,美艳熟妇还真怕自己会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在齐欢的面前泄了身子。

    听到美艳熟妇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齐欢的心不由的狂喜了起来,又重重的在苏兰的两退之间的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抽动了一下以后,齐欢才道:“好,阿姨,你说让我放过你,我就放过你,但是你要告诉我一个时间,你看明天行不行,明天上班以后,我就到你家里来怎么样。”

    美艳熟妇现在只想着让齐欢将手从自己的两退之间抽出来,以免得自己在自己女儿的男朋友面前当场出丑,所以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美艳熟妇连想也没有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看到美艳熟妇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齐欢坏坏的一笑,突然间将手机拿了出来:“阿姨,我怕你不讲信用,来,对着这里讲一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