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51.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46 部分阅读

第 46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妇人看到齐欢转向了自己以后,倒也没有如林伯伯一样的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而是站了起来,上下打量着齐欢,越看,妇人的脸上微笑的表情就变得越明显了起来,林玉兰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知道林伯母对自己的儿子十分的满意,而林玉兰从侧面也打听过,林伯伯似乎是有了名的惧内,而只要林伯母看中了自己的儿子,这门亲事应该说已经成了七八分了。

    齐欢还从来没有给人像这样的给人如同看商品一样的打量着,心中微微着恼之下,齐欢也毫不回避的用眼睛,在眼前的这个妇人身上打量了起来,这一看之下,齐欢的眼前不由的微微一亮,心中升起的那丝恼意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起来。

    林伯母看起来大约四十一二岁的样子,身高在一米六左右,多年的富贵生活,使得这个妇人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了一股高贵的气质,看起来有些凛然不可侵犯。

    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显示出这个贵妇人的一丝斯文和华贵,金丝眼镜之下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波光流动之间,带着一丝笑意又带着一丝高贵一丝斯文,齐欢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一双眼睛中还能露出如此多的意味,而且这些意味还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让齐欢突然间有了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虽然已经是四十岁的妇人了,但是除了眼角一笑以才才会淡淡的露出来的两条浅浅的鱼尾纹之外,就再也看不到岁月的风霜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的脸上的肌肤,看起来还如同婴儿般的娇嫩,再加上高高的鼻梁,小巧而光滑的下额以及性感而微薄的嘴唇,齐欢几乎从这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找出一丝瑕次来。

    天鹅一样的脖子下面,是她的高高隆起来的胸脯,美艳熟妇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u形领的上衣,一对丰满而结实的玉峰将她的黑色上衣高高的撑了起来,在她的胸前划出着一道优美的孤形,诱惑着齐欢的眼球。

    齐欢感觉到,美艳熟妇的露在了外面的那一大片雪白的肌肤,看起来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紧致,那上面散发出来的撩人气息,让齐欢这个可以说已经是久历花丛的男人,也是情不自禁的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因为u形领开得很大,美艳熟妇的小半截玉峰顽皮的露在了外面,从那露在了外面的玉峰可以看得出来,她的玉峰是多么的结实,多么的充满了弹性。

    而且那种如同婴儿肌肤般的娇嫩,给她的玉峰更增加了几分张力的气息,看着美艳熟妇正在黑色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齐欢甚至都在想着,如果将这对迷人的小兔子给抓在手里,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美妙感觉呢。

    那黑色上衣显然有塑形作用,在弹性的拉力之下,那对高耸入云的玉峰贴在了一起,在两坐山峰之间形成了一个迷人而深邃的深沟,此刻,似乎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从那个诱人犯罪的地方散发了出来,诱惑着齐欢的神经。

    塑形上衣虽然将她的玉峰包裹着,使得她的玉峰看起来更加的结实更加的饱满更加的充满了张力,但是却也有一个不太好的结果,那就是因为美艳熟妇的玉峰实在是太硕大了,从而将黑色上衣高高的撑了起来,使得黑色上衣如同美艳熟妇的第二层肌肤一样的,将她的优美的胸部轮廓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第124章 岳母、末来、心动 下

    与此同时,在黑色上衣之下,还隐隐的可以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美艳熟妇的玉峰的贴身衣物的印迹,通过那若隐若现的痕迹,齐欢可以隐约的感觉得到,那贴身衣物是半罩杯式的,那种款式,齐欢曾经听赵睛思说起过,好像是当下最流行也是最性感的。

    高耸入云的胸脯之下,却突然间变得平坦了起来,那种柔软和结实的感觉,更衬托出美艳熟妇的腰身盈盈一握,仿佛一阵风吹来,就可以将这个杨柳细腰给吹断一样的。

    看到这里,齐欢甚至都有些妒忌起了坐在那里的齐伯伯来了,因为在赵睛思等女子身上体会到了那种男女之间的极乐的事情以后,齐欢知道,像这样的细腰,如果经过了刻意的开发,一定是会在床上玩出许多可以让男人欲仙欲死的花样来的。

    平坦而结实的小腹之下,突然间扩张了开来,那里应该就是女性小腹之下大退根部以上的最能让男人瑕想也最能让男人兴奋的部位了,只是可惜的是,美艳熟妇穿了一条只打到了大退根部的短裙,正好将美艳熟妇的身体的这个部位盖了起来,使得齐欢的眼里只能看得到那黑色的短裙。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因为在打到了大退根部的短裙之下,却是美艳熟妇的一双正在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结实而饱满的平退,那两条玉退,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而黑色丝袜又给她的玉退带来了几分张力的感觉,让人一看以后,就忍不住的生出几分想要去抚摸的冲动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撩人的玉退,帮助了齐欢的思绪的伸展,使得齐欢似乎都能够看得到,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是多么的丰腴,多么的肥美。

    美艳熟妇一身黑色,使得她看起来高贵而冷艳,而身体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气息,又使得齐欢觉得这个美艳熟妇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妩媚,再加上她国色天香的面容以及魔鬼的身材,使得齐欢马上的给这个妇人下了一个定义,尤物。

    美艳熟妇自然也看到了齐欢打量着自己的目光,她可不知道齐欢是因为自己生得美艳而打量起了自己,而且心中还打起了坏主意,还以为是自己的打量齐欢的举动惹着了这个小伙子所以齐欢才会不甘示弱的和自己对视了起来呢,心中对齐欢的喜爱又增加了几分。

    林玉兰看到齐欢只是在那里打量着林伯母,连忙的拉了一下齐欢的袖子,齐欢这才从那种惊艳之中回过了神来,微微一笑以后,齐欢伸出了手来:“伯母你好,真没有想到,伯母竟然看起来这么年青,还这么有气质。”

    齐欢的话,不轻不重的拍了美艳熟妇的一个马屁,让美艳熟妇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美艳熟妇不由的转过了头来,得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似乎在说,你看吧,你总是黄脸婆长黄脸婆短的叫我,现在人家年青人一见我就夸我长得年青而有气质,看来是你这个老头子老眼昏花呀,林伯伯自然知道美艳熟妇看自己这一眼所包含的意味,当下做出了一副和齐振铭正聊得兴起的样子,并没有理会美艳熟妇投过来的带着一丝示威又带着一丝得意的目光。

    美艳熟妇看到林伯伯不理会自己的目光,心中也不以为意,而是转过头来,一边伸出了纤纤玉手和齐欢一握,一边对林玉兰道:“玉兰呀,真没有想到,你竟然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子呀,不但生得一表人材,年纪青青的就成为了经理,而且还知书达理,连我都有些妒忌你了呢。”

    知子莫若母,刚刚林玉兰给齐欢打电话的时候,齐欢在电话里所表露出来的那种证据,显然是对这次的相亲不太感冒,林玉兰本来一直都在担心着呢,但是现在看到齐欢懂事,并没有将他的心思表露出来,心中不由的微微松了一口气,听到美艳熟妇这样一说以后,林玉兰连忙谦虚了两句,走到了坐在美艳熟妇身边的少女身边。

    少女在看到齐欢和林玉兰向着自己走过来的时候,早早的就站了起来,在林玉兰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以后,少女甜甜蜜的叫了一声:“阿姨你好,齐欢是吧,你好,我叫林喜蕾,很高兴认识你。”

    一边说着,林喜蕾一边大方的伸出了手来。

    齐欢看到,林喜蕾大约在二十岁左右,眉目之间倒和她妈委得有七八分相像,只是这个少女的身上少了几分美艳熟妇的高贵气质,看起来楚楚动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的感觉。

    林喜蕾的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并不如她妈妈那样硕大,但是看起来却盈盈一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青春热力,同时,林喜蕾一笑起来以后,她的脸上露出来的两个浅浅的酒窝,也是她妈妈所没有的。

    这个林喜蕾和美艳熟妇比起来少了几分成熟和稳重,但是却多了几分青涩和温柔,再加上相貌和美艳熟妇有七八分相像,齐欢觉得,这个林喜蕾也是个一看,就能让自己心动的女子。

    看到林喜蕾伸出了手来,齐欢也微微一笑,和林喜蕾的纤纤玉手一握:“真没有想到林小姐竟然长得这么漂亮,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

    林喜蕾听到齐欢喜发着四个长辈的面称赞起了自己,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使得这个美艳少女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可爱了起来。

    林玉兰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的样子,心中不由的乐开了花,过了一会儿以后,林玉兰才拉着齐欢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之上,站在一边的服务员看到人都到齐了,也不用齐振铭招呼,就将菜送了上来,六个人在一起吃了起来。

    齐欢本来是不感冒这次林玉兰安排的相亲宴会的,但是在见到了林喜蕾母女以后,齐欢却改变了主意,这一对母女两人,女娇母媚,比起赵睛思母女来,不相上下,所以齐欢决定留了下来,因为这两个风情万种的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诱人的风情,齐欢自认为自己是抵挡不了她们的万种风情的,心中也因此而产生了亲近之意。

    正是因为齐欢有了这样的心态,所以在吃饭的时候,齐欢的话也多了起来,齐欢幽默的谈吐,得体的举止,很快的就将这对母女花逗得格格轻笑了起来,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显得十分的融洽。

    就在这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齐欢掏出电话来一看,却上赵睛思打来的,这个时候的齐欢才突然间想了起来,自己来帝里之前,曾经让赵睛思在约好的时间里打电话给自己,好让自己有个机会脱身,但是现在自己因为尽在于林喜蕾母女的美丽而不愿意离开,却没有想到赵睛思却真的将电话打了过来,有心想要不接电话,但是自从电话响了起来以后,众人都停止了谈话,而是坐在那里看着齐欢,齐欢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不接电话是不可能的了,于是,齐欢只好当着众人的面将电话接了起来。

    赵睛思果然是一个称职的秘书,电话一接通以后,就按照齐欢所说的,告诉齐欢公司里有一件急事要处理,请齐欢回去一趟,但是称职的女秘书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自己的老板已经改变了心意,自己还按照以前的说法去说,却等于是在给老板出难题了。

    齐欢在电话里嗯嗯啊啊的说了几句,在感觉到众人能够从自己和赵睛思的对话之中听出赵睛思是说公司有事要自己回去以后,才才一本正经的道:“赵秘书,我这里有几个很重要的客人,你说的那些事情,我看虽然重要但是却并不着急,这样吧,你先放一放,吃完饭以后我就赶回公司去,先这样吧。”

    说到这里,齐欢不由分说的将电话给挂了。

    林玉兰看到齐欢竟然连公司的事情都推掉了而陪着林家的人吃起了饭来,心中知道齐欢是重视这件事情,而看到儿子的目光时不时的会在林喜蕾的身上打量着的样子,林玉兰觉得,这门亲事似乎已经成了**分了。

    林喜蕾自然也听到了齐欢的电话了,看到齐欢竟然将公司的事都推了以后都要陪着自己吃饭,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亮色,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这个风情万种的少女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胸上突然间涌上了两片红云。

    林玉兰正在为儿子的婚事终于有了着落而高兴着呢,却正好看到林伯母含笑着向自己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一对视,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了对方对自己的儿子女儿的满意程度,当下两人心照不宣的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了。

    只有林伯伯在那里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当他看到齐欢竟然为了留下来陪自己一家人吃饭而将公司的事情都放在了一边以后,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但是这个表情变化只是一闪而过,在坐的五人,谁都没有发现。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可以说是宾主尽欢,在饭局结束的时候,齐欢不但和林喜蕾互换了电话,而且林伯母也将电话给了齐欢,齐欢将两个风情万种的女子的电话记了下来,想到以后没事就可以和母女两人联系,以增加情感,齐欢自然是喜不自胜。

    饭后,林玉兰提议由齐欢送林家一家人回家,但是却给林伯伯拒绝了,林伯伯拒绝的理由竟然是齐欢的公司有事不能不去处理,齐欢虽然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和这对娇艳的母女花再亲热一下,但是却不得不同意了林伯伯的提议,自己赶回到公司里去了。

    本来齐欢知道公司没有事,想要在离开以后直接回家去的,但是在路上却接到了赵睛思的电话,美艳女秘书告诉齐欢,她还在办公室里等着齐欢呢,齐欢想到自己放了赵睛思的鸽子,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放弃了回家的打算,而是回到了办公室里。

    齐欢前脚进自己的办公室,后脚赵睛思就走了进来,看到赵睛思虎着脸的样子,齐欢知道,这外风情万种的女秘书还在生着自己的气呢,因为知道赵睛思心中有火,所以齐欢倒也并不去招惹她,而是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热情的向着赵睛思走了过去:“睛思不好意思,今天晚上的计划临时有变,但是在电话里却不好跟你解释,所以,请你原谅我好么。”

    赵睛思见到自己一打电话齐欢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心中气早就消了一大半,而现在又看到齐欢一见到自己以后,齐欢就对着自己道起了歉来,赵睛思的气一下子就消了。

    “小欢,算了,我也知道你肯定是临时碰到了什么事,不然你也不会临时说出那样的话来的,这一次我就放过你了,但是可不能再有下次了呀。”

    赵睛思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给齐欢倒了一杯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以后,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齐欢看到赵睛思并不介意自己放她的鸽子,心中不由的暗暗松了一口气,看到赵睛思坐了下来以后,齐欢也顺势坐到了赵睛思的身边,一边将赵睛思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给搂在了怀里:“睛思,怎么了,既然不生气了,怎么还打电话将我叫过来了呀。”

    第125章 乐趣、母亲、女儿 一

    赵睛思将自己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齐欢的怀里,一边享受着那种安定而美妙的感觉,一边喃喃的道:“小坏蛋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么,这些天来,白天你往往都不在办公室里,我连你的人都见不到,所以心中有些慌慌的,晚上给你打个电话,让你回办公室来,不就是为了想要见你,好好的和你说会儿话的么,”

    赵睛思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妩媚和眷恋,那充满了深情的声音,听到齐欢的耳朵里面,让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一只手也更加用力的搂住了赵睛思的充满了诱惑的身体。

    这几天来,齐欢白天的时候,不是偷偷的跑出去和赵睛思的母亲见面幽会,就是去见了齐悠雨和宋佳两人,再加上公司的一些事务性的工作,齐欢倒是很少在办公室里呆着,虽然这种状况只持续了两三天的时间,但是赵睛思就对自己露出了深深的眷恋之情,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得出来,赵睛思对自己早已经是情根深种了,现在看着赵睛思如同小鸟依人一样的依偎在了自己的怀里的样子,齐欢又怎么不感动呢。

    心中感动之下,齐欢在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亲了一下,然后将头凑到了赵睛思的小巧的耳垂边,一边呼吸着从这个美艳少妇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肉香和秀发的香气混合在一起的气息,齐欢一边轻声的道:“睛思,你是想我了,还是想我的那个了,是不是我这些天没有宠幸你,你的下面又有些发痒了呀。”

    说到这里,齐欢的突然间一动,从风情万种的女秘书的纤纤细腰之上滑了下来,一下子握住了赵睛思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殿肉,在那里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赵睛思嘤咛了一声,一个香软而充满了诱惑的身体又情不自禁的往齐欢的怀里缩了缩,同时抬起了头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眼中露出了带着一丝娇羞,又带着一丝兴奋的目光。

    轻轻的呸了一声以后,赵睛思妩媚的看着齐欢:“小坏蛋,你怎么说得那么难听呀,真是的,什么想你那里了还是想你了呀,我当然是想你的人了。”

    “真的,只是想我的人那么简单么。”

    齐欢听到赵睛思这样一说,嘴角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坏坏的邪笑,本来是在赵睛思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温柔的抚摸着的手却突然间用力的一捏,在惹得赵睛思的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如同梦幻一样的呻吟。

    赵睛思看到,齐欢在说了那话以后,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不承认除了想着他的身体还想到了其他的部位以外,齐欢就不会放过自己一样的,想到这里,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身体不由的为之一软,嘴里也颤抖着道:“小坏蛋,我,我只是想着,想着你的人,当然,当然,想你的人的时候,我,我也会,也会,也会想到你的其他的部位呀。”

    齐欢看到赵睛思在骄喘着说这话的时候,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也出现了又妩又媚的表情,再加上那个香软的身体已经给紧紧的搂在了怀里,齐欢一时兴奋之下,一个翻身就想要将赵睛思给压在身下。

    但是齐欢却没有想到,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却格格笑着跳了起来躲开了齐欢,在看到齐欢正一脸失落的看着自己以后,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一正:“小坏蛋,不要乱动,我今天让你过来,其实是有事要找你的。”

    看到赵睛思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样子,齐欢不由的微微一愣,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自从成为了自己的女人以后好像很少这么正经的跟自己说过话呢,想到这里,齐欢也收住了嬉皮笑脸,点了点头以后,示意赵睛思向下说。

    赵睛思看到齐欢的样子,不由的格格一笑,拉着齐欢的手坐在了沙发上:“小坏蛋,不用那么严肃的,我今天要跟你说的只是我家里的事。”

    齐欢听到赵睛思这么一说,更是一头雾水了,看着赵睛思,齐欢苦笑了一下:“睛思,什么事呀,你说来听听,别在这里说话只说半截好不好。”

    赵睛思点了点头:“小坏蛋,我妈妈好像很喜欢你也。”

    赵睛思的话如同一声惊雷,炸得齐欢的耳朵嗡嗡作响,吓得他几乎要跳了起来,但是从赵睛思说话时的证据举止上看,齐欢却又觉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和她母亲之间的奸情,所以他沉住了气,而是语气平淡的道:“哦,是么,你说说看,你母亲怎么喜欢我了。”

    赵睛思摇了摇头,突然间叹息了一声:“小欢,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是凭着我的直觉。”

    听到赵睛思这样一说,齐欢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来,在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轻轻的捏了一下:“睛思,凭着直觉,凭着直觉你就能下这样的定义么。”

    赵睛思伸出打开了齐欢的手,嘴里也娇嗔的道:“小欢,你不要着急好不好,先听我说完你再这样子说我嘛。”

    顿了一下,看到齐欢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说下去以后,赵睛思又接着道:“这段时间以来,我觉得妈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不但肌肤变得越来越好了,而且还越来越开心了,每一次回到家里,都能听到她快乐的哼着小曲的样子。”

    “还有,每当我跟她提到你的时候,她总是会容光唤发的,而有时我不提你的时候,她也会在我的面前提到你呢,看得出来,她念到你的名字的时候,整个人跟年青了十岁一样的。”

    “有时候,她还会莫名其妙的坐在那里发呆,有时候她会莫名其妙的问我一些诸如谈恋爱的感觉好不好,喜欢一个男人是什么感觉之类的话来,所以从这些迹象之中,我隐隐的能感觉得出来我妈对你有着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喜欢上你了,这种喜欢,可不是像你所说的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喜欢,如果连这一点我也感觉不出来,那我们也枉做了二十多年的母女了。”

    齐欢听着赵睛思的话,心中不由的怦的一跳,赵睛思和苏兰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而且又是母女连心,如果她连她母亲的这一点变化都猜不到的话,那她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女儿了,只是赵睛思应该还没有想到自己已经享用了苏兰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不然的话,赵睛思也不是用这种语气来和齐欢说话了。

    想到上次苏兰答应了自己,只要自己能说服赵睛思,她就会和她的女儿一起来侍候自己,而现在赵睛思对自己和苏兰的关系又敏感的察觉到了,这样一来,齐欢决定,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试探一下赵睛思的心意,看看她能不能接受母女共夫的事情,如果不能,自己可就得再想其他的办法了。

    齐欢打定了主意,伸手再次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秘书给搂在了怀里,在她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亲了一口以后,齐欢突然间道:“睛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在你家里发生的事情。”

    赵睛思正在和齐欢说着自己母亲的事情上,却突然间听到齐欢转移了话题,微微一愣之下,赵睛思抬起头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不解的看着齐欢,似乎想要从齐欢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齐欢突然间跟自己提起这件事情是什么意思。

    看到赵睛思的样子,齐欢微微一笑:“睛思,你还记得不,那天我和你在一起亲热以后,我将我的子孙都射入了你用不喝水的杯子里面,本来是想要让你在吃饭的时候当成饮料喝的,但是却没有想到你妈妈在末明所以的情况之下,竟然将那杯牛奶给喝了下去了。”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赵睛思想起来了,那天自己因为想到母亲竟然喝下了自己男朋友身体深处射出来的牛奶,从而心生疚意,主动的洗起了碗,只是赵睛思不知道的是,就是赼着洗碗的这段时间,齐欢大胆的挑逗起了苏兰,将苏兰的春心给挑逗了起来,并在第二天将自己香软而充满了成熟诱惑的身体献给了自己女儿的男朋友。

    现在想到这些,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娇嗔的白了齐欢一眼以后,赵睛思恨声的道:“小欢,你这个小坏蛋,竟然还有脸说这些,还好妈妈不知道那杯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如果知道的话,说不定得跟我断绝母女关系呢,呀,我在和你谈论母亲的事呢,怎么话题越扯越远了呀,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好不好,快说说,你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呀。”

    齐欢微微一笑:“睛思,你不要着急好不好,你怎么知道我说的这件事情和你说的那件事情没有关系呢,你先听我说好不好。”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似乎很不满意赵睛思打断了自己的话似的,又一次伸出了手来,在赵睛思的结实而修长的玉退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赵睛思听到齐欢这样一说,又感觉到齐欢的色手在自己的玉退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那种酥痒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在这种情况之下,赵睛思闭起了嘴,一边享受着那种美妙的感觉,一边对着齐欢使了个眼色,示意齐欢继续的说下去。

    齐欢接着道:“那天你妈虽然不知道杯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还以为喝的是牛奶,但是事实是她已经将我的身体里被你挤出来的牛奶喝进了肚子里面,这样一来,不等于是我在她的身上来了个口射么,你想想,你母亲尝到了我的子孙的味道,心中自然会隐隐的对我有了依恋之心了,这样一来,她又怎么可能不在心中对我生出好感来呢。”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赵睛思才明白了齐欢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说起那天在自己的家里发生的事情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赵睛思不由的娇嗔的白了齐欢一眼:“小坏蛋,你也真敢想呀,哦,我妈喝了你的牛奶,就喜欢上你了么,这话狗屁不通。”

    齐欢伸手在赵睛思的玉退上轻轻的捏了一下,在惹得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嘴里发出了一声嘤咛以后,才接着道:“怎么狗屁不通呀,你想一想,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也是用下面的那张小嘴尝到了我的牛奶的滋味以后,就迷恋起了我来了么。”

    赵睛思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也想起了第一次和齐欢在一起的时候,齐欢将自己由少女变成了少妇时的那种微微带着痛苦的快乐,想到这些,赵睛思的身体又软了几分,嘴里也娇声的道:“小欢,你也真敢想呀,那一次我是和你有了肌肤之亲的,而和我妈妈喝下你的牛奶不一样的。”

    嘴里说着这样的话,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想到自己竟然再次的和齐欢谈论起了母亲喝下齐欢的牛奶的事情,心中也升起了一种异样刺激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刺激之下,赵睛思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开始变得有些湿润了起来。

    看着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突然间露出了几分妩媚的表情,齐欢知道刚刚的话已经让赵睛思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突然间话锋一转:“睛思,是不是我现在和你谈论着你妈妈的事,你有些兴奋呀。”

    第126章 乐趣、母亲、女儿 二

    赵睛思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芳心不由的怦的一跳,虽然知道齐欢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但是赵睛思却摇了摇头,在狠狠的瞪了齐欢一眼以后,才娇声的道:“小坏蛋,你说什么呀,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变态么,在听到了自己妈妈的事情也会兴奋起来么。”

    赵睛思说到这里,突然间看到齐欢的嘴角坏坏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熟知齐欢的脾气的赵睛思看到这股带着一丝邪气的笑容以后,心不由的怦的一跳,暗道了一声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齐欢本来是在赵睛思的修长而结实的玉退之上轻轻的抚摸着的手却突然间向前猛的一伸,在赵睛思的一声惊呼之中,齐欢的手就和赵睛思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齐欢一边用劲的在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的两退之间掏动了两下,一边坏笑着道:“小妖精,还不承认,让我来看看你那里湿了没有。”

    赵睛思感觉到一阵异样刺激的感觉从两退之间升了起来,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一阵无力感升起,使得赵睛思不由的背靠在了沙发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再也出不了声去和齐欢争辩自己究竟有没有因为刚刚的话题而兴奋起来了。

    身体的敏感部位受到挑逗,赵睛思虽然无力的靠在了沙发之上,但是一双手却下意识的伸了出来,想要将齐欢正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挑逗着的手给拉出来。

    但是她的手还没有拉到齐欢的手,齐欢却主动的将手抽了出来,赵睛思根本没有想到齐欢的手说抽出来就抽出来,顿时,一股无比失落的感觉从两退之间升了起来,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秘书又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娇呤。

    齐欢将手抽了出来以后,放到了鼻子前面看了起来,当他看到自己的手上干干净净的,并没有粘上从赵睛思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时,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失落的表情。

    齐欢所不知道的是,在刚刚的挑逗之下,赵睛思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其实已经很湿了,只是因为两人对话的时间不长,所以那贴身衣物还没有给口水完全打湿,而齐欢又是隔着贴身衣服去抚摸那张小嘴的,所以并不能沾上从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的,如果是齐欢直接将手指插进到赵睛思的小嘴里面,就会发现,她的小嘴里面已经是泥泞一片了。

    看到齐欢的样子,赵睛思自然知道齐欢是为什么失落了,她虽然生性开放,也在齐欢的调教之下变得风搔了起来,但是要让她亲口承认在齐欢的对话之中从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已经流出口水来了,她却还是说不出口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睛思红着脸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小坏蛋,这一下你相信了吧,我说了没有兴奋起来,现在你也摸过了,是不是没湿呀。”

    赵睛思的话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是却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玉退分了开来,在她想来,自己做出了这样的暗示以后,齐欢如果一时兴起之下,再在自己的小嘴上摸上两下,那就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小嘴其实是有口水流出来了的。

    但是很快的赵睛思就失望了,因为齐欢并没有再次将手伸向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而是将手指放到了自己的鼻子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里也喃蝻的道:“啊,好香呀,带着一股咸咸的腥腥的,又带着一丝骚气,睛思,没有想到你那里的气息竟然这么好闻,来,你也闻一下吧。”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将手伸到了赵睛思的算子下面,顿时,赵睛思就感觉到,一股让自己即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从齐欢的手指上散发了出来,冲入了自己的鼻子里面,想到自己竟然当着齐欢的面闻起了自己下面那张小嘴的气息,赵睛思只觉得一阵异样刺激的感觉从心中生了起来,身体又软了几分。

    看着赵睛思的妩媚样子,齐欢坏坏的一笑,将手指缩了回来以后,齐欢道:“睛思,你那里的味道那么好闻,不知道你妈妈那里的味道是不是和你那里的一样呢。”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对赵睛思挤了挤眼睛,脸上也露出了向往的表情。

    其实,齐欢已经无数次的闻过了美艳熟妇苏兰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散发出来的气息了,对那里的气息自然是熟悉得很的,而她之所以会这样子说,其实就是想要挑逗赵睛思一下,看看这个风情万种的女秘书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赵睛思显然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在自己的面前问起了这么刺激的问题来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在娇嗔的白了齐欢一眼以后,赵睛思呸了一口:“小坏蛋,你这个变态,怎么问起了我这样的问题来了呀,真是的,我妈妈那里是什么味道,我怎么知道呀。”

    赵睛思的话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是身体却变得躁热了起来,而两退之间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更是一阵的收缩又是一大股的口水从她的小嘴里流了出来,这一次可是真的将她的贴身衣物给完全打湿掉了。

    齐欢看着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古怪的笑容,正在赵睛思给齐欢看得有些发毛的时候,齐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睛思,那你想不想去闻你妈妈的两退之间的那股气息呢。”

    赵睛思又连呸了好几声,才开口道:“小坏蛋呀小坏蛋,我又不会和你一样的变态,又怎么会去想那么下流的事情呀,如果你想闻,那你就去闻吧,我才不会去想你这种事情呢。”

    赵睛思的话虽然是这样子说着的,但是当她想到自己的母亲叉开着退躺在了床上,而自己将头埋入了她的两退之间,一边在那里欣赏着自己出生的地方的美妙风景,一边又闻着从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发出来的那种气息的样子,想到这些,赵睛思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露出来的兴奋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齐欢自然知道,不会第一次说起赵睛思和她母亲的事,就可以让她和她的母亲一起来侍候自己的,但是赵睛思现在对齐欢越来越过份的说起了苏兰和赵睛思的事而没有生气也没有阻止,这对齐欢来说,就是一个无声的鼓励。所以齐欢又是坏坏的一笑:“睛思,你真的不想尝尝那种滋味么,我可告诉你,那种滋味可是好得很呢,你虽然不想,但是我可想闻闻你妈妈那里的味道,看看你们母女两个人的下面的味道是不是一样的呢。”

    齐欢看到赵睛思并没有反对自己继续的谈论着这件事情,胆子更大了起来,所以试探着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最想要听的话,说完以后,齐欢心中微微有些紧张的看着赵睛思,想要从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表情之中,看出赵睛思对这句话的表现。

    赵睛思微微一愣,但是马上的格格的大笑了起来,随着她笑了起来,她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就不可遏制的颤抖了起来,在齐欢的面前泛起了一层层的波浪,看得齐欢不由的又是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要不是因为心中想要看看赵睛思在这件事情上究竟是什么态度,齐欢也许最就忍不住将这个美艳而性感的女秘书压在了身下,高唱起了征服之歌了。

    赵睛思笑过了以后,突然间伸出了手来,向着齐欢的身体的某个部位伸了过去,在那坚硬而火热的突起上轻轻的捏了一吧以后,咬牙切齿的道:“小坏蛋,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你是不是想要母女通吃呀,如果是的话,那你有本事就去闻我妈妈的那里吧,我不会反对的。”

    赵睛思虽然是咬牙切齿的说着那样的话,但是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表情却是又娇又媚,齐欢听到赵睛思这样一说,心不由的怦的一跳,但是赵睛思的脸上的表情又娇又媚,似笑非笑,却让齐欢有些拿不准赵睛思说这话是不是真的。

    “睛思,你真的觉得让我去闻你妈妈那里的气息,你不会生气么,如果你不生气的话,那我可就真的去闻了。”

    正是因为拿不准赵睛思的心中的真实的想法,齐欢打蛇随棍上,又一次的提起了那事情来,想要进一步试探一下赵睛思的真实的心意。

    赵睛思没好气的白了齐欢一眼:“小坏蛋,你想去就去呀,没有必要征求我的同意的,你怎么去追女人,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只要你有本事让我妈心甘情愿的脱下裤子来,我只会佩服你的本事,怎么会生你的气呢,而且,我妈不是将你的牛奶也喝了么,那你能看到她的那里的风景,你们两个不是正好扯平了么。”

    赵睛思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起了那样的话来,脑子里也不由的浮现出了齐欢正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亲热的样子,想到这些,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又是一大股的口水冒了出来,这一次,真接就流出了她的贴身衣物,顺着她的大退,流到了沙发之上。

    看到赵睛思的样子,齐欢觉得心中有了一定的底气,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坏坏的一笑:“睛思,这可是你说的呀,到时候,如果我让你们母女两人一起侍候我,你会不会同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