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56.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52 部分阅读

第 5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乌黑发亮的阴毛浓密茂盛,形成了一个可爱的倒三角形,整整齐齐的铺陈在大腿根部。这一小块诱人的黑色,衬得她小腹上的肌肤更加白皙,就像一块色泽光润的玉器。

    在齐欢灼灼的眼光下,齐悠雨羞的面色通红,半是恳求半是娇嗔的说:“你别看嘛……羞死人了……啊……啊……讨厌了……“她的话还没说完,齐欢已一手一个的握住了她小巧的足尖,将她的双腿向两边分开。她那最神秘、最诱人、最完美的私处终于纤毫毕现的展露在齐欢眼前。

    齐欢把头凑了上去,仔仔细细的观赏着。在那一片戚戚芳草中,两片褐红色的花瓣紧密的闭合着,小小的阴核早已充血膨胀,像是一颗珍珠似的晶莹剔透,惹人爱怜。雨露般的蜜液点点星星的散布在草丛四周,散发出了令人迷醉的好闻气息。

    齐欢撒娇似的扭了扭身子,试图夹住大腿避开齐欢色迷迷的视线。齐欢当然不会让到手的胜利轻易溜走,颤抖着伸手触摸上了她那娇嫩的花瓣,恣意的揉捏爱抚着。然后再轻轻的拨开蜷曲的阴毛,手指略一用力,已是微微的陷入了湿润的花唇里。齐悠雨的喘息声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饱满的双峰急剧的上下起伏。纤巧的细齿死命的咬住了她自己的大拇指,弯弯的柳眉紧蹙,圆圆的小嘴一张一合的翕动着。

    “老公……不要啊……不要……啊啊啊……“齐悠雨一边忘情的呻吟,一边喃喃的责骂齐欢。但在同时,下体却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了更多的花蜜,柔软的嫩穴入口处已是泛滥多汁。

    齐欢仔细的打量着面前明艳动人的齐悠雨,齐悠雨**有着精致细腻的肌肤、玲珑丰满的身段,真是越看越爱,身子洁白晶莹,光滑圆润,修长双腿如白釉般细滑的肌肤,覆盖在既坚韧又柔嫩的腿肌上,形成柔和匀称的曲线,她的臂部丰满非常诱人,两股之间有一条很深的垂直股沟,外形曲线富于女性美,一双莲足只手可握,幽香薰人,真是美不胜收,引人遐思。胸前隆起的双峰上深色的**和下腹处的一团黑色图案都清楚的显露着,被黑色体毛覆盖下的暗红色裂缝紧紧地闭合着,连**上的皱褶都显得那么诱人。

    齐欢再也无法忍受了,三下五除二的除光了自己的衣服,小弟弟如同脱困的猛虎,耀武扬威的猛扑而出,紫红色的顶端暴怒的挺立在朗朗乾坤下。

    齐悠雨短促的低呼一声,春葱似的玉手掩住了口,俏脸烧的发烫,红云一下子满布了整个面颊,使她的容色看上去更加娇羞动人,明艳不可方物。齐悠雨的腋窝细白柔嫩,配上几丝柔软的腋毛,显得性感无比。齐欢嗅着齐悠雨腋下的汗香,不禁益发的兴奋。齐欢粗大的舌头一伸,开始卖力的**。那种搔痒的滋味,真是异乎寻常,绝无仅有;齐悠雨痒得全身乱扭,齐欢将那粗大的**,置于她两个弹性十足的**之间,腰一挺便抽动起来。

    由于**又粗又长,因此抽动时,那油光水亮的大**,便一下下的顶着齐悠雨的下颚。她不由自主的张嘴,齐欢顺势便向她口中顶了进去。这种感觉特别的舒服,齐欢反复几十下后,齐悠雨吐出的**说道:“老公,进来吧。”

    齐欢大喜,倒骑在齐悠雨身上,将头一埋,含住齐悠雨那嫣红玉润的粉嫩的可爱“小肉孔”狂吮猛吸地将那正流出她体外的淫精玉液吞进肚中。齐悠雨顿时绯红的玉靥更加羞红,芳心羞赧万分。而这时,齐欢更在她那湿濡的**口淫邪地吮吸轻舔,更让齐悠雨娇羞不禁,花靥生晕,羞红无限。

    “唔……不要……好羞呀……”

    齐欢吞完了那些**後,顺势又在齐悠雨的玉胯间狂舔起来,齐欢的舌头狂邪地吮吸着下身中心那娇滑、柔嫩的粉红**,舌头打着转地在她的大**、小**、**口轻擦、柔舔。一会儿,齐欢含住那粒娇小可爱的柔嫩阴蒂,缠卷、轻咬,一会儿,齐欢又用舌头狂野地舔着那柔软无比、洁白胜雪的微凸**和上面纤卷柔细的阴毛,一会儿,齐欢的舌头又滑入她那嫣红娇嫩的湿濡玉沟,最后齐欢将武器对准齐悠雨花唇刺去。

    齐欢小弟弟的前端分开了两片嫩肉,捅进一个密实的通道里。齐欢感觉一圈紧密的嫩肉包裹住了小弟弟,仿佛一只温热柔滑的小手紧紧握住了它齐欢一寸一寸的向前探路,很快的整根进入了她的体内,齐欢开始有节奏的**起来。

    “哦……哦……啊啊……”

    齐悠雨迷乱的呻吟着,俏丽的脸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贝齿咬住了红润的下唇。柔弱的小手放在在齐欢的胸膛上,似乎想把齐欢挡开。但是齐欢真的略为退后时,却不依的掐紧了齐欢的肌肉,把齐欢拉回到身边。

    齐欢的腰骨一下一下的撞击在她的臀股上,武器在紧窄的肉壁里猛烈的冲刺。她修长匀称的双腿张开成一个极大的角度,白皙的小腹在床垫上耸挺,**晃悠悠的抖动着,乳晕就像是绽放的鲜花一样娇美。

    齐欢猛的抱起齐悠雨的纤腰,让她直起娇躯坐在齐欢的髋部,双腿环跨在齐欢的两边。这样齐欢就能尽情的品尝她的小嘴。在接了一个长长的吻后,她的呻吟声也愈发的高亢了。

    “哦哦……啊……嗯……老公……你……好厉害啊……好舒服啊……啊啊……”

    齐欢发现,齐悠雨的呻吟是有一定规律的。每当齐欢的**抵着了她的花心时,她就会无法克制的吟唱起来,“啊啊啊”的娇呼个不停。

    此刻,她正勾着齐欢的脖子,狂热的亲着齐欢的下巴颈脖,乌黑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胸前,遮挡在两个饱满的乳峰上。嫣红的**在发丝丛中若隐若现,增添了几分撩人的诱惑。齐欢忍不住加大了抽送的幅度和力道,口里也不由自主的喘了几口气。

    “我插死你了啊,好老婆。“齐欢吼叫着用力的推倒了她。那无限美好的上身重重的摔在了床上,不等她痛呼出声,齐欢就扑了上去,用力抓住了她那双结实的小腿往上提,把她的大腿尽量的贴向胸部。她那柔软的**已被自己的膝头挤的变成了椭圆形。娇躯像虾米一样弓着,细细的腰肢似乎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

    “不要……”

    齐悠雨显得有几分惊恐,齐欢牢牢的将齐悠雨按住。由于她的双足高举过顶,臀部就无可避免的高高翘起,使她的密处更加清晰袒露出来,原本紧闭的花瓣也被略微的撑开了一道小缝。齐欢挺了进去。

    “啊……”

    齐悠雨的娇呼声里已带上了痛楚,美丽的面庞也有点儿扭曲。齐欢操纵着权杖疯狂的抽动,每一下都尽可能深的进入她的体内。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就像是狂风暴雨打击在平静的湖面上,永无休止之时。

    “怎么样,舒服不舒服,爽不爽?”

    齐欢问道,看着她的玉体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齐欢心里升起了极大的快意。“不要……老公……你太厉害了……我不行了……不要……啊啊啊啊……”

    齐悠雨全身上下香汗淋漓,小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垫,无力的忍受着越来越重的压力。

    齐欢兴奋的几欲晕去,就在这低吟浅唱中纵横驰骋起来。突然,齐悠雨的手指猛的掐进了齐欢的臂肌,小腹挺耸,臀部翘得更高,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娇吟。

    齐欢的**在她紧小**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齐悠雨的一颗芳心轻飘飘地升上云端,她只感到一股股温热的暖流从下身深处流向体外,湿透了两人身体的交合处。齐欢轻扳齐悠雨的香肩,埋首在绝色少女齐悠雨那怒耸娇软的雪白**沟中,舌头含住一粒因情动而羞羞答答地勃起硬挺、嫣红可爱的娇小**一阵狂吮浪吸。一手紧搂住齐悠雨那娇软无骨的纤纤细腰,帮助她那一丝不挂、令人眩目的绝美玉体起起伏伏,齐欢另一只**邪万分地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齐悠雨那雪白无瑕、娇滑柔嫩的光洁玉背上一片细滑如玉的冰肌玉肤。

    齐悠雨闭着眼睛,一声不吭的任凭齐欢胡作非为。俏脸上犹带着令人心跳的晕红,万千柔丝乌云似的洒在枕边。浑圆的**上,印着几道淡淡的指痕。原本整齐的阴毛乱的一塌糊涂,几丝浆白色的黏稠液体正从娇艳的花瓣间淌出,缓缓的渗在了床单上。

    齐欢粗暴地**着国色天香、美如仙子的绝色少女齐悠雨那比鲜花还娇嫩的雪白玉体,而原来清纯文雅、美貌动人的齐悠雨则在齐欢胯下被齐欢的巨棒插得娇靥晕红、娥眉紧皱、含羞承欢、抵死逢迎、婉转相就。随着齐欢越来越勇猛的抽动、顶入,她雪白**的柔软**的起伏也越来越剧烈。齐欢粗大的**又狠又深地插入她的**最深处,紧胀着她那娇小紧窄的**肉壁,而玉人**玉壁内的嫩肉也紧紧地缠夹住粗壮滚烫的**一阵阵紧握、收缩,膣内黏膜更是火热娇羞地死死缠绕在庞大的棒身上一阵无规律的抽搐、痉挛。

    齐欢的巨棒越来越深入齐悠雨幽深的**底部,齐欢的**不断碰触到她体内深处最神秘、幽深的羞涩“花蕊”终于,一波**蚀骨的狂喜降临到他们身上。齐欢巨大的**深深地顶入齐悠雨的**,顶住她**最深处那粒早已充血勃起、娇小可爱的羞赧“花蕊”一阵揉动,而美貌佳人则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光滑**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齐欢身上,在“啊”长长的一声娇吟中齐悠雨从**深处射出了一股又浓又稠的元阴。齐欢也在她紧紧含住**的子宫口的痉挛中,将一股又多又浓的精液直射入齐悠雨幽深的子宫。

    齐悠雨在极度亢奋中,秀靥晕红如火,美眸轻合,柳眉微皱,银牙紧咬进齐欢肩头的肌肉里。**过后,两个**裸的男女在交欢合体的极度快感的馀波中相拥相缠地瘫软下来。齐悠雨娇软无力地玉体横阵在床上,香汗淋漓,吐气如兰,娇喘细细,绝色秀靥晕红如火,桃腮嫣红,惹人怜爱。此时她的脑中一片空白,茫然忘却自己身在何处。

    第139章 暧昧、共欢、母女 一

    齐欢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敲开了苏兰家的门,苏兰打开门来一看,是齐欢来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喜色,但是当她看到齐欢手里提着的东西的时候,却又脸色一正:“小欢,你这是干什么呀,来就来吧,还拿什么东西来呀,下次再这样子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一边说着,苏兰一边让开了门,将齐欢请了进来,在齐欢进门的时候,苏兰对着房间里喊道:“睛思,小欢来了。”

    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哎,随后,赵睛思的卧室的门打了开来,绝美的少妇赵睛思走出门来,在看到齐欢正站在了客厅里面以后,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喜色。

    齐欢上次和这对母女两人在一起大战以后,一直都念念不忘和这对母女在一起时的那种刺激而又香艳的感觉,想着苏兰和赵睛思两人在床上时的风情万种,女娇母媚,齐欢就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尝到了这种滋味的齐欢,一直想要再和这对母女再续前缘,今天,齐欢终于忍不住了,所以才会主动的找上门来的。

    现在看到苏兰和赵睛思两个人都在,齐欢心中一乐,嘴角也露出了几分坏坏的笑容,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一定是可以再享受到这对母女花在床上一起侍候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了,看着风情万种的母女两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样子,齐欢变得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苏兰和赵睛思两人看到齐欢,也是一样的惊喜,赵睛思和苏兰都没有想到,自从和齐欢春风一度以后,母女两人的关系一下子变得更加的融洽了起来,而在这之前,两人还有些担心,因为母女共夫的事情,会让这对母女心中有心结,从而不会相处得很好呢。

    齐欢现在对苏兰的家里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在坐下来了以后,齐欢拍了拍沙发的两边看着苏兰和赵睛思,苏兰和赵睛思两人看到齐欢的样子,知道是齐欢想让自己两个人坐过去,都是不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微微一红。

    这里面,苏兰做风要更大胆一点,所以虽然俏脸红了起来,但是却落落大方的到齐欢的身边坐了下来,赵睛思看到苏兰坐到了齐欢的身边,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的在齐欢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一左一右的坐在了自己身边的美女美妇,齐欢的心中不由的乐到了极点。

    齐欢一边一个,伸手搂在了苏兰和赵睛思的纤纤细腰之上,在这两个风情万种的母女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都亲了一下以后,齐欢才道:“睛思,阿姨,你们两个有没有想我呀。”

    苏兰和赵睛思两人听到齐欢这样的一问,又看到齐欢说这话的时候一副坏坏的样子,不约而同的呸了一口:“小坏蛋,想得美,谁想你呀。”

    看到母女心齐的样子,齐欢哈哈一笑:“睛思,阿姨,这可是你们所说的不想我呢,哼,还枉得我这样的想着你们,一有空就过来看你们呢,你们竟然不想我,看来我是剃头担子一头热了。”

    赵睛思看到齐欢的样子,一时间不由的有些不服气了起来:“小坏蛋,你就是嘴上说得好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还有女人呀,哼,不说别的,那个林灵儿就一定会将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吧,你还有时间想我们么。”

    林灵儿和齐欢在一起的事情,赵睛思早就知道了,虽然已经接受了林灵儿和齐欢在一起的事实,但是想到林灵儿分走了齐欢的爱,赵睛思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现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赵睛思心中一动之下,忍不住的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苏兰听到赵睛思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愣,但是马上的,苏兰就笑了起来,看着苏兰的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齐欢心中有些发毛了起来,狠狠的瞪了赵睛思一眼,恨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女秘书嘴上没有个把门的以后,齐欢转过头来,有些心虚的看着美艳熟妇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阿姨,你,你笑什么呀。”

    苏兰看了看齐欢,又看了看赵睛思:“小坏蛋呀,你不用心虚的,睛思呢,你对这种事情,也太大惊小怪了一点,齐欢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能力超强的男人,如果没有别的女人喜欢他,那不是证明我们母女两人的眼光有问题么,而且,齐欢这样优秀的男人,我们也不会想着独占着你的,你有女人,我不介意的,只要你心中有我和睛思就行了,睛思,你说是不是呀。”

    齐欢没有想到,从苏兰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不但对自己还有其他的女人的事情不介意,而且还鼓励着赵睛思要让赵睛思接受自己的女人,听到赵睛思的话以后,齐欢不由的感激的看了苏兰一眼,心中对这个善解人意的美艳熟妇的爱意,又多了几分。

    赵睛思听到母亲都这样子说了,自然不好说什么了,当下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的瞪了齐欢一眼:“小坏蛋,你先别得意,既然我妈妈说了不怪你在外面有女人了,那你说说看,你究竟和几个女人有了关系呀。”

    一边说着,赵睛思一边挑畔的看着齐欢。

    听到赵睛思这样的问起了自己,齐欢不由的微微一愣,有些为难了起来,到目前为止,自己已经和苏兰母女,林灵儿,齐向红以及齐悠雨之间都有了关系,而周冰洁和宋佳两个人虽然到现在为止和自己都没有肌肤之亲,但是以这种态势发展下去,这两个女人成为自己的女人只是个迟早的事情了。

    只是,这些人之中,林灵儿的关系,赵睛思是知道的了,但是齐向红是自己的三姑,而齐悠雨则是自己的堂姐,自己是不是能在苏兰母女两人的面前说起这层关系呢,她们知道了自己连身边的亲人都不放过的话,又会不会对自己有别的什么看法呢。

    但是,齐欢马上的又想到了,苏兰和赵睛思不也是母女么,她们两个人都一起上了自己的床,那不证明着,这对母女,对这种禁忌不伦的事情,也已经看得很开了么,而且,自己以后想要让自己的女人们大被同眠,自然少不得要这对母女两人的支持,所以想到这里,齐欢将和自己有关系的女人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赵睛思没有想到,除了自己所知道的林灵儿以外,齐欢竟然还和这么多的女人有关系,不但如此,这里面还包括了齐欢的三姑和堂姐,听到齐欢的话以后,赵睛思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暗地里也不由的对齐欢的花心而恨得牙痒痒的。

    苏兰却是另外一种表情,一直都在含笑的听着齐欢的话,在齐欢说完了以后,苏兰的脸上的笑意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小欢呀,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历害呀,不但和这么多的女人都有了关系,而且还上了你的三姑和堂姐,你可真是个人材呢。”

    齐欢听到苏兰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愣,在没有弄清楚这个美艳熟妇说这些话的真正用意在哪里之前,齐欢却不好回答苏兰的话,于是,齐欢只好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脑袋,苏兰看到齐欢的样子,不由的格格一笑:“小坏蛋,不要这样子,我是真心称赞你的,泡女人,可是要本事的,你竟然能将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女人都泡上了床,那就证明你真的很历害,也证明我苏兰没有看错人。”

    齐欢这才知道,苏兰是真心的称赞自己,心中不由的微微松了一口气,正想要开口谦虚几句,但是在一边的赵睛思再也忍不住的出声了:“妈,你说什么呢,这个小坏蛋竟然这么花心,你还称赞他,这样一来,还不知道他以后会找多少的女人呢。”

    苏兰摇了摇头:“睛思呀,以前,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想着女人要从一而忠,而男人呢,则要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的女人,但是碰到小欢以后,我这种想法就改变了,男人呢,花心一点不重要,这是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花花世界里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男人本来就是这山还比那山高的动物,你如果觉得男人只能对你一个人负责,那就证明着,你可能马上就会失去这个男人了。”

    “女人呢,对待自己心爱的男人呢,自然要真心实意的,这种真心实意,并不光是指着要对他好,而且还要对他的爱好好,对他的身边的人好,睛思,你想一想,现在,我们母女两人,不是也都和齐欢在一起了么,如果说要从一而忠的话,那我不是就对不起你的父亲了么,而你既然能和妈妈在一起侍候小欢,那你不是也能接受小欢的身边有其他的女人么,那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其他的人呢。”

    看到赵睛思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分辨什么,苏兰又接着说了起来:“睛思,你想要说什么,我也清楚的,但是你要知道,小欢本来就是人中龙凤,尤其是在那种事情上,你就算是想管也管不住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不放开一点呢,这样的话,大家都能和平相处,而如果你想要独占齐欢,你想一想,齐欢会不会因为你一个人,而放弃其他所有的女人呢,如果不能的话,你只能是自寻麻烦罢了。”

    苏兰不愧是过来人,将齐欢的心理了解得十分的清楚,也十分尖锐的指出了问题的结症所在,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美艳熟妇也许并不如她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大大例例,而是心细如发,善于思考的,听到苏兰这样一说以后,赵睛思再也不说什么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的表情。

    齐欢听到苏兰这样一说,不由的暗暗心喜,但是这种心喜却并没有保持多久,因为美艳熟妇在说了那些话以后,又转过头来对着齐欢道:“小欢,花心是男人的本性,能泡到女人是男人的本事,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你愿意告诉我,就告诉我,不愿意呢,我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有一点,你可要听好了。”

    说到这里,苏兰顿了一下,在看到齐欢正在认真的听着自己的话以后,又接着道:“那就是,你对你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要真心实意的,女人的心理,我们身为女人,是了解的,每一个女人能和你做那种事情,能和你发生肌肤之亲,那都是爱上了你,不管你在什么情况之下,用什么手段得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既然能为你献身,那就证明着,她是爱上你了。”

    “你花心一点,不是什么大毛病,爱你的女人也会因为对你的爱而包容你的其他的女人,但是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要想着去欺骗你的女人,俗话说得好,爱之深恨之切,爱和恨之间,转变起来是十分的微妙的,如果你一个应对不好,也许,你就要焦头烂额了,小欢,记住我对你说的话,我这番话,绝对不是对你的说教,在以后,你会理解我说的这些话的。”

    齐欢听着苏兰的话,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的疚意,以前在女人的面前,他都是凭着自己的大胆凭着自己在网上学到的那些东西,而无往而不利的,那个时候的他,甚至都觉得在女人的面前耍点小聪明,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今天听了苏兰的这些话,齐欢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第140章 暧昧、共欢、母女 下

    想到这些,齐欢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将苏兰的话给记到心理了,看到齐欢的样子,苏兰点了点头,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以后,苏兰道:“小欢,我也知道,你只有一个人,身边既然有了那么多的女人,如果不说出来的话,你毕竟分身无术,到那个时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现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的女人都联系到你的身边来,因为只有这样子的话,大家才能融洽的相处在一起,才不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你阿姨正好在家里闲着没有事情,你以后如果在这种事情上碰到麻烦的话,就跟阿姨说,阿姨能帮你的,一定会帮你,而如果帮不了你,也可以和你一起想想办法的,小欢,你说是不是呀。”

    齐欢听到苏兰不但不责怪自己在外面有了那么多的女人的事情,而且还说要帮助自己,将这些个女人给融合在一起,心中感激之下,觉得也省去了自己的不少的口舌,想到这里,齐欢看着苏兰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真诚的说了一声谢谢。

    赵睛思听到苏兰的话,又看到齐欢的样子,心情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齐欢的表情中所透露出来的对自己母亲的感激和爱意,这个小妮子自然是感觉得到的,而在苏兰说这番话之前,赵睛思可以肯定的回答,齐欢对自己的爱肯定要比对苏兰的爱多一些。

    那么苏兰为什么就能在短时间里面得到齐欢更多的爱呢,那是因为,苏兰有颗包容的心,包容下了齐欢所有的女人,这使得齐欢心中的天平一下子向着苏兰这一方倒了下来,而齐欢花心的事情,自己既然没有能力去阻止,那何不让自己也学着母亲的样子,去包容齐欢的女人们呢,这样一来的话,齐欢对自己,也只会更加的迷恋,而不会去想着自己的独占欲而日渐的远离自己呢。

    想到这里,赵睛思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看到这场谈话已经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以后,赵睛思适时的伸了一个懒腰:“妈,天色也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苏兰点了点头,正想要说些什么,齐欢的声音却先响了起来:“是呀,阿姨,我也想要休息了呢。”

    看着齐欢厚着脸皮在自己母女两人的身上不停的打量着的样子,赵睛思白了齐欢一眼:“小坏蛋,就知道你来看我们母女两人没有安什么好心,你想要休息了是吧,那你今天晚上就睡沙发吧。”

    苏兰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睛思,你这样可是不对的呀,人家来了是客人,怎么能让人家睡在沙发上呢,小欢,如果不介意的话,今天晚上你就跟我睡吧。”

    齐欢连连点了点头,苏兰微微一笑,转身向着自己的卧室走了过去,齐欢示威似的看了赵睛思一眼,也跟在了苏兰的身后,嘴角露出色色的邪笑,狠狠的盯着美艳熟妇苏兰肥美饱满的臀部,随着苏兰走路的姿势,她的美殿在那里轻轻的扭动着,苏兰当然知道齐欢在偷看她肥美的美臀,想到齐欢粗大的大**等下要进入到自己肉穴深处,心里也是异常的兴奋和刺激,禁忌不伦的快感直袭心头,于是大屁股扭动更起劲了。赵睛思已经好几天没有跟齐欢在一起了,自然想要跟齐欢亲热了,刚刚之所以会那样子说,主要是想要在齐欢的面前耍耍娇,但是却没有想到母亲竟然在这个时候站在了齐欢一边,不由的跺了跺脚,嘴里喃喃的道:“你们两个人就是想要欺负我,好,你们想过二人世界亲热是不是,我就不让你们的心愿得逞。”

    说到这里,赵睛思也跟在了齐欢的身后,来到了卧室。

    看到赵睛思跟在身后走了进来,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看着赵睛思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的样子,齐欢一下将娇美少女赵睛思抱住,用嘴唇按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唔……唔……“美少妇赵睛思的嘴中发出抗拒的声音,睁大了眼睛直望着齐欢,齐欢双手紧紧的抱住她的细腰,很快,赵睛思便伸出了舌头,羞涩的迎合着齐欢的亲吻,并在齐欢的带领下,开始慢慢的主动起来。

    美少妇赵睛思已经迷醉在齐欢深吻中,浑然忘齐欢地任由齐欢火热的舌在自己的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着齐欢的舌头,久良,齐欢才放开她的樱桃小嘴,让她舒展口气。

    “你好坏啊,老公,当着妈妈的面就来欺负我。“美少妇赵睛思双手无力的在齐欢背后捶打着。”

    我要好好的补偿一下我对你们的相思。”

    齐欢在赵睛思耳边轻轻的说道。

    赵睛思这时不再耍脾气了,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羞涩的点了点头。齐欢再次亲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口,舌头顺利地进入了她的柔软的口腔,赵睛思笨拙地吐出小舌,和齐欢动情地纠缠着吮吸着。

    齐欢的一只手开始抚摩着揉搓着她的娇挺的**,另一只手进攻她丰满的大腿和浑圆的臀瓣。赵睛思哪里经受过如此熟练的三管齐下的缱绻缠绵,此时的她已经**酥软,瘫软在齐欢的怀里,双手动情的紧紧搂抱住齐欢的脖子。

    而美艳熟妇苏兰在站在旁边看着他们,现在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在那里站着,齐欢亲吻了一会儿后,放开赵睛思,一手将美艳熟妇苏兰拉了过来,对上她的红唇就亲吻了起来,美艳熟妇苏兰先是羞涩,但是很快也迷失了。她情不自禁地送上香吻,主动吐出柔软滑腻的香舌任凭齐欢吮吸咂摸,两个人紧紧搂抱着湿吻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后,齐欢又轻轻的搂住赵睛思,赵睛思扭过头看着齐欢,细而直的秀气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不少灵秀清纯之气,也更加突出她的聪明伶俐、温婉可爱。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望着赵睛思美丽清纯的脸庞,齐欢又吻上她的红唇,赵睛思羞涩的闭上眼睛,默默的接受齐欢的热吻。

    他们的嘴唇互相拼命地吸吮,仿佛要将对方吸进体内,齐欢滑溜溜的舌尖伸出来,舐舔着赵睛思温润的樱唇,赵睛思也熟练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尖,引导齐欢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腔内。齐欢的舌尖舐舔着赵睛思的樱唇、贝齿、口腔,更与她的舌头互相交织撩弄。赵睛思尽量张开嘴巴,让齐欢的舌头尽量深入她的口腔内,尽情地舐舔撩弄,赵睛思感到齐欢的口涎唾液,正一点一滴地流进她的口腔内。齐欢的手掌不断地爱抚赵睛思的背脊,间歇地紧紧拥抱,**随即给挤压,使异样的快慰感觉不断地提升,齐欢的手掌抚上赵睛思的**,好软啊,赵睛思羞涩的扭避。

    她今天穿了一身淡绿色的套裙,齐欢将她的衣服扣子一个个解开,白色的胸罩露了出来。齐欢想起了上次她和她母亲一起和齐欢交欢的情景,实在是忍不住解开她的胸罩了,直接就将乳罩从下向上掀了上去,两个颤颤巍巍的白玉般的**暴露在了齐欢眼前。

    齐欢双手同时按了上去,好软啊,大大的,一只手无法完握。她的双手缠绕在齐欢的腰际,双手抱着齐欢的头,死命往下摁,齐欢将头埋下,用嘴叼住了她右边的**,舌头开始添弄起她那红色的**,时不时的轻轻吸吮一下,她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齐欢的右手抚摸着她的左乳,用指头捏弄着**。那**果真慢慢变硬。

    齐欢手伸到背后,把乳罩扣解开,这时,她的上半身全部裸露在齐欢面前。齐欢把她的套裙后面的拉链拉下,将套裙褪下。这时,再看脚趾纤细白嫩的赵睛思,上身**着,下身圆润修长的**穿着黑色蕾丝内裤,脚上还穿着那双让齐欢**骤起的白色的细带高跟鞋。齐欢左手拨开裤袜底部的骨线,隔着内裤在**上搓弄。

    齐欢一手紧搂住她盈盈如织的纤纤细腰,一手提着她雪白光洁的嫩滑**齐欢拖过旁边的一只椅子,把赵睛思的右腿平放在上面,轻轻撩起她的大腿,一只完整的大腿展现在齐欢面前,从脚尖到大腿跟部,简直就一件艺术品。

    “妈妈,快来帮我啊,老公欺负我了。”

    赵睛思撒娇地把头钻进齐欢的怀里蛇一样扭动着**,齐欢一边搂抱着她,一边大手抓住她妈妈美艳熟妇苏兰丰腴滚圆的臀瓣抚摸揉搓着。

    美艳熟妇苏兰感觉在女儿面前的感觉愈发暧昧刺激,愈发快感无限,虽然极力压抑着喘息,粉面却已经绯红滚烫起来,媚眼如丝地盯着齐欢,美丽的眼睛柔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齐欢轻轻搂着赵睛思纤细的柳腰,舌尖悄悄轻舐着她的耳根及她那玉般通透晶莹的耳垂,赵睛思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涌,在周身上下快速地跑动数圈后,不断刺激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

    齐欢的侵袭仍然在继续,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压抑,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需求从少妇体内升腾迸发。忽然齐欢沉沉的呼吸声漂浮到赵睛思的耳际,并有意地在她耳边呵了口气。那温热的气息透过耳道”咻“地直吹了进去,划过赵睛思早已泛红的耳朵上,那极其细密的小小绒毛,又吹拂起她贴在耳鬓的几根发丝。这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慢慢将**悄悄地挑上心头。

    “坏蛋……你……你……不能这样……”

    赵睛思倒不是拒绝和齐欢亲热,只是母亲在身边有点不好意思。但是,齐欢的**技术太高超了,力气又比赵睛思大,不一会儿,赵睛思的气力用尽,齐欢终于捕捉到她湿润的香唇,浓情而润厚的嘴唇印了下来,赵睛思紧张得心乱如麻,就恍如一个犯错的小孩。

    齐欢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赵睛思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齐欢的舌头在她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没多久,她已沉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控制,主动伸出和齐欢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她的纤纤玉手主动缠上齐欢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赵睛思感到一阵阵迷茫全身酸软下来了。无法抗拒齐欢的热情湿吻,赵睛思好不容易摆脱齐欢的唇作一次深呼吸:无可否认她是喜欢齐欢的吻和抚摸。

    齐欢正抚摸赵睛思发烫绋红的脸颊、雪白细腻的粉腿、平滑的肚脐,还伸手触摸赵睛思丰满浑圆的**。娇靥酡红的赵睛思**丰满而白晰柔软,触感非常舒服,齐欢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粉红的**,来回磨擦,约十多秒,内心**泛滥的赵睛思**变硬了,这时拚命地在齐欢怀里扭动着娇躯。

    齐欢又一次吻上了她的红唇,饥渴的吸吮着赵睛思香喷喷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用舌尖轻舔她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赵睛思体会到齐欢高超的**技巧是如此难抗拒。齐欢先用舌头撬开了她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赵睛思那条香滑的舌尖,她的双唇被紧密地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齐欢舔弄。齐欢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着吐气如兰的赵睛思香舌,然后猛然将唾涎送进她檀口内,赵睛思毫无办法的将齐欢的唾液咕咚一下吞进了肚子。

    “好老婆,你真美,我爱死你了。”

    齐欢紧紧拥抱着赵睛思,一面娓娓道来说着情话,一面情不自禁地在磨擦、热吻、抚摸着赵睛思那副让人忍不住要大干特干的香喷喷**。

    赵睛思默默地享受着齐欢肆无忌惮的性挑逗,轻颤辗转苦娇躯,微喘着娇嗔道:“老公……你……你好坏啊……在妈妈面前就这样欺负我……”

    齐欢正埋首于赵睛思那粉雕玉琢般细腻的脖子里又吻又舔,冲动吻着她已逐渐变硬的的樱桃。齐欢似乎按不住心底的邪火,齐欢把手伸到赵睛思的大腿,抚摸着她的**,顺源而上摸到了她的内裤掩映下的沟壑幽谷。

    “啊……不……不可以……”

    赵睛思红艳艳的小嘴虽然这么说,但是,扭动不堪的娇躯却有点儿半推半就地扭动。心中又惊又怕又羞又急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刺激。齐欢见机不可失随即把赵睛思抱起来,放到大床上。

    “不要,不要在这里啊……”

    **已经在体内燃烧的赵睛思手足无措的浑身发抖,任齐欢的嘴唇及双手在她香滑细腻如羊脂般的**上活动游走着,齐欢一边抚摸着她如玉琢粉雕般的**,嘴里不停地亲吻着红艳艳的香唇和雪白细致的脖子。

    齐欢的手肆意地揉捏着赵睛思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品味着美臀的肉感和弹性。赵睛思丰盈雪白的**和翘挺柔软的臀瓣正被齐欢的大手在恣情地享受着,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

    “呜……嗯……轻点……”

    赵睛思娇媚轻嚷似的呜咽,她粉嫩雪白的肤色渐渐转红,齐欢的手这时已经伸进她的大腿内侧,往上摸去,齐欢的手掌已经隔着内裤按在她的沟壑幽谷上,她抖了一下星眸半闭,娇艳欲滴的朱唇在吐着芬芳热气,并**的娇吟嘤咛:“啊……那里不行啊……唔嗯……怎么这样……啊……“神态撩人的赵睛思**辗转颤动着,慢慢地齐欢感觉手指抚摸的地方开始发潮,内裤已完全湿了一大片,显出一条湿湿的小缝。

    “好老婆,还说不要,这里已经湿了哦。“齐欢坏笑道,看出来她已经没法忍受这样的性挑逗与刺激了,只见她鼻息逐渐沉重,酥胸起伏越加剧烈。

    “哦……嗯……不要啦……丢死人了……“动情的赵睛思有气无力的扭动着臀部,喘息嘘嘘地轻嚷娇嗔道。齐欢一张大嘴也不甘寂寞,开始向她饱满浑圆的玉峰进攻,慢慢地将整个樱桃含进嘴里,同时用舌头不住的舔弄,用牙齿亲咬。赵睛思玉体巨震,娇躯颤抖,几乎压抑不住呻吟出声,芊芊玉手情不自禁地搂住了齐欢的脖子,娇喘吁吁,不能自已。

    “啊……求……求你……“赵睛思娇喘吁吁地哀求着,只觉沸腾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