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79.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75 部分阅读

第 75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慧琳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到,在那股气息的刺激之下,自己本来是贴在了一起的两片小嘴,慢慢的张了开来,自己的嫩肉似乎都已经感觉到了那股气息在自己的身体深处摩擦了起来。

    末经人事的美艳女明星哪里受得了这个呀,嘴里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嘤咛,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这上也红得几乎根要滴出水来一样,在这样的刺激之下,陈慧琳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变得舒服的呻吟了起来一样的。

    陈慧琳自然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种感觉是齐欢将阴阳神功注入了自己的体内而带来的,末经人事的她还以为和男人在一起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呢,一边感受着那种如同触电一样的犬痒,一边看着齐欢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几分茫然的表情。

    就在这时,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走了进来,在房间里寻视了一圈,对外面做了一个手势,那手势的意思也许是安全的意思吧,过了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响起,张市长头一个走了过来,一进门以后,张市长也顾不得地上的死尸和满屋子的血腥气,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陈慧琳的身边,连声的道:“陈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张市长可是一个省级城市的市长呀,那地位,却不是一个小小的明星所能比的,但是他一上来就连声的问候,可是有着他说不出来的苦衷的,这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如果陈慧琳说了出去,那么后续要来演出的名星还会不会再来,还是个末知数呢,而这些人如果不来,花卉节的开幕式只能是一个闹剧,花卉节变成了闹剧,那么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会变得怎么样也就可想而知的了。

    正是因为想到了此节,张市长才会不惜屈的亲临现场指挥,才会在一见到陈慧琳以后就一连声的问候,其目的,就是想要让陈慧琳念在自己的诚心诚意之上,将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影响到花卉节的开幕式。

    张市长的这些话刚刚说完,一大堆人走了进来,紧随其后的上谢局长,谢局长之后又跟着一些人,谢局长一进门以后,就站到了张市长的身后,虽然张市长在说着话谢局长不能打断,但是谢局长看着陈慧琳的目光之中所表露出来的,也全是歉意。

    第186章 警花、妙妻、走廊拐角的浪漫 一

    陈慧琳站在那里不吭声,也不知是刚刚齐欢将阴阳神功注入到了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给她带来的刺激的感觉她还没有完全消化呢,还是因为她惊魂未定,不知道如何去应付张市长和谢局长两人。

    齐欢站在那里,看着张市长三人,张市长谢局长两人在陈慧琳的面前说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看到陈慧琳的脸色渐渐的平和了下来以后,才转过身来,张市长快步的走到了齐欢的面前:“小齐呀,不错不错,年纪青青的竟然就有如此的本事,真的是了不得呀,今天可是多亏了你了,不然,这个场面不知道如何收拾了。”

    谢局长也点了点头:“小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竟然这么快的就解决了战斗,好,不错,我要为你请功。”

    也许是因为想到自己在副市长的面前露了一手,表露出了自己的用人之明,谢局长说这话的时候激动得脸都微微的涨红了起来。

    面对着这种场面,齐欢自然只能谦虚了,一些客套话说完以后,齐欢知道张市长和谢局长还要处理一些善后事宜,主要是要安慰惊魂末定的陈慧琳,自己呆在这里可就显得有些多余了,所以便告辞走了出来,张市长和谢局长倒是没有拘留,只是齐欢化解了张市长面临的一场危机,张市长心中暗存感激,只是张市长老于事故,并没有当场表露出来,而是在齐欢临走的时候,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了齐欢,记齐欢有事找他。

    齐欢没有想到,自己救了陈慧琳以后,不但在陈慧琳的香软而充满了诱惑的身体上吃了豆腐,而且还得到了张市长的联系方式,自然是大喜过望,连忙将张市长的电话牢牢的记了下来。

    要知道,张市长可是市里的实权人物,自己正在和虎子合伙做着生意,如果再靠上了张市长这颗大树,那么自己有了依靠环球企业的经济实力,有了张市长的政治实力,那生意想不红火都是不可能的呀。

    想到这些,齐欢不由的得意的打了一个响指,就在这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赤:“小欢,怎么了,这么高兴,是不是英雄救美,让你找着了感觉呀。”

    齐欢一看,美艳人妻少妇齐悠雨正背靠着墙,双手抱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似娇似嗔,似怪似怨的目光看着自己。

    今天的齐悠雨穿着一身笔直的警察制服,但是她背靠着墙壁的样子,却又显得十分的妩媚动人,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表露出来的似嗔似怪的目光,使得她的万种风情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看得齐欢自然是怦然心动了。

    看到齐悠雨的样子,齐欢的心中不由的一喜,快步的走到了齐悠雨的身边:“好老婆,我说怎么刚刚看不见你呢,原来你是在这里等我呀。”

    听到齐欢竟然称自己为好老婆,齐悠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轻轻的呸了一口以后,齐悠雨啐声道:“小坏蛋,你要死了,在这里也敢这样的叫我,要是给别人听到了,你让我怎么混呀。”

    齐欢坏坏的一笑:“好老婆,怕什么呀,你我都是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至于谁想听我们夫妻之间的悄悄话,那就让她听好了,我才不怕呢,来,好老婆,我可是想死你了,让我亲一口吧。”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将嘴向着齐悠雨的一张弹指要破的俏脸凑了过去。

    齐悠雨自然没有想到齐欢竟然这么大胆,在这个地方就敢对自己动手动脚了起来,看着齐欢伸过来的嘴巴,齐悠雨连忙伸出手来推在了齐欢的胸膛之上,阻止了齐欢的进一步行动,嘴里也轻声的道:“齐欢,你要死了,在这里敢这样的对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身警服,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少妇身上充满了英气,但是此刻她的神态举止,却又使得她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和娇艳,偏生的,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在她的身上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使得她看起来真个是美艳不可方物。

    齐欢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因为看到了陈慧琳的两退这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诱人风情,又摸到了她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感受了一把那个地方的弹性和温热的气息,心中早就给那个美艳女明星给弄得心中有些痒痒的,虽然刚刚因为张市长和谢局长的出现,让他的一颗躁动的心有些安分了下来,但是现在看到齐悠雨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少妇如此娇嗔的样子,齐欢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现在听到齐悠雨这样一说,齐欢不由的色色的在齐悠雨的胸脯和两退之间扫视了一眼:“好老婆,你要怎么样的收拾我呀,是给我喝你的牛奶让我撑着呢,还是要用你的两条大退来夹我,将我夹断呢。”

    齐悠雨听到齐欢的话越说越露骨,嘴里不由的嘤咛了一声:“小坏蛋,你怎么越来越过份了呀,你再这样子说的话,那我可就走了不理会你了。”

    美妙人妻少妇的话虽然是这样子说着,但是身体却软软的靠在了墙壁之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越来越妩媚的目光,那样子,却又哪里有半分是想要不理会齐欢。

    与此同时,齐悠雨觉得和齐欢在这个地方谈着那些让人听了以后面红耳赤的情话,而周围都是自己的同事,两人的谈话也许随时都有可能会给同事们听去,想到这些,齐悠雨又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变得有些微微涨红了起来。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齐悠雨电眼白了齐欢一下:“小坏蛋,我就是想要夹你,最好是将你的讨厌的东西给夹断,看你以后还会不会用你的那个东西来欺负人。”

    齐欢听到齐悠雨这样一说,不由的夸张的护住了自己的裆部,嘴里也坏笑着道:“好老婆,你说什么,我这里是你讨厌的东西么,可是怎么我每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叫着我要,我还要,快进来,好硬呀呢,呵呵,如果你真的将我的夹断了,你可就得后悔死了,以后你让我拿什么东西来满足你这个小妖精呀。”

    齐悠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不由的想起了自己和齐欢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向齐欢索求无度的样子,想到这些,美妙人妻少妇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涨红了起来,而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似乎也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但是身体的变化,却并不意味着齐悠雨已经承认了齐欢的话,齐悠雨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小坏蛋,你说什么呀,谁,谁喜欢你那东西了呀,恨,夹断了才好呢,这样,也省得你老是来欺负我。”

    齐欢摇了摇头:“好老婆,话可不能这样子说呀,我们两个在做那事情的时候,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你想一想呀,你的那张小嘴,不是总是用尽了力气来夹我,想要将我夹断么,但是哪一次,你能将我的夹断了呢,好老婆,怎么样,现在要不要试试,你能不能将我的东西给夹断呀。”

    齐悠雨看到齐欢一边说着话,一边不怀好意的慢慢的接近了自己,和齐欢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了,齐悠雨对齐欢的性情可以说已经十分的清楚了,看到齐欢的样子,齐悠雨自然是马上就知道了齐欢想要干什么了。

    齐悠雨下意识的想要向后退,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本来就已经是靠在了墙壁之上,已经是退无可退了,就在这当口,齐欢已经逼近了齐悠雨的身体,胸膛也几乎就要顶到了齐悠雨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上面。

    一股股的男性火热的气息从齐欢的身体之中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齐悠雨的身体里面,让这个美妙的人妻少妇的心不由的怦怦直跳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悠雨下意识的夹起了玉退,抬起头,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小坏蛋,你,你想要干什么。”

    齐悠雨说这话的意思,本来是想要拒绝齐欢对自己的进一步的挑逗的,但是那语气之中却少了几分冰冷而多了几分渴望和妩媚,再加上她现在的面部表情,看起来不但不像是要拒绝齐欢,反而像是希望齐欢能够更加大胆的挑逗自己一样的。

    一股股成熟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混合着一丝淡淡的汗水的气息,冲入了齐欢的鼻子里面,刺激着齐欢的神经,让齐欢变得更加的冲动了起来,齐悠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现在已经涨得通红了,看起来更加的娇艳欲滴,使得齐欢突然间生出了想要在这个美妙的人妻少妇的俏脸之上咬上一口的冲动来。

    但是齐欢却并没有那样子做,因为齐欢觉得,齐悠雨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娇艳欲滴,欲拒还迎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十分的撩人,自己还要好好的享受一番呢,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齐欢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而是一脸坏笑的道:“干什么,我没有干什么呀,我只是站在了你的身边罢了,你说我能干什么呀。”

    齐悠雨看到,齐欢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又浮现出了那种懒懒的笑容,这个时候美艳人妻少妇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齐欢是故意的在捉弄自己了,想到这些,齐悠雨不由的羞红了脸,她还能说什么呀,她总不能说自己看到了齐欢的举动以后,还以为齐欢是想要将他的坚硬和火热,塞入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去吧。

    看到齐悠雨娇羞不胜的样子,齐欢又是忍不住坏坏的一笑:“好老婆,怎么不说话了呀,你是不是在心中想着,我现在会在这个地方想要插你呀。”

    齐欢一语道出了齐悠雨的心事,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的心又是怦然一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目光闪烁着,几乎不敢和齐欢的目光对视。

    与此同时,齐悠雨又觉得一种异样的刺激从自己的心中升了起来,使得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没来由的一阵的收缩,一大股温热而粘粘的液体,从自己的小嘴里冒了出来。

    “你这个小坏蛋,刚刚英雄救美,肯定得到了美人的青睬吧,哼,我才懒得理你了。”

    齐悠雨感觉到,齐欢虽然还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但是光是那种语言上的挑逗,就让自己有了一种越来越无法招架的感觉,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感觉,齐悠雨连忙转移了话题,想要从那种困境之中解脱出来。

    第187章 警花、妙妻、走廊拐角的浪漫 二

    齐欢看到齐悠雨突然间转移了话题,不由的微微一愣,但是当他看到齐悠雨的嘴角所露出来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的时候,马上就明白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的真实用意了,抬头看了看走廊,走廊里人来人往的,但是大家都在做着善后的事宜,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里,而且齐悠雨所选择等待自己的位置也比较巧妙,不注意,是很难发现自己两人是在这里干什么的,看到这里,齐欢的心中不由的一定,反正已经给齐悠雨给叫了起来了,回去再睡也睡不着,自己何不好好的挑逗一下这个少妇,看看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她的随能力究竟有多大呢,想到这些,齐欢嘴角的那一丝坏坏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齐悠雨可不知道齐欢的心中在打着什么主意,看到齐欢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竟然不吭声了起来,这实在是大违齐欢的本性的,齐悠雨从齐欢的表现之中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刚刚的话应该是已经说中了齐欢的心事了,想到这些,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的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几分酸意。

    “怎么不说话了呀,小坏蛋,看到美女了就走不动路了是不是,人家可是大名星,又长得那么美,是不是看上了人家,就不在意我了。”

    齐悠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是声音有些发涩,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幽怨的神色。

    齐欢听出了齐悠雨的声音有异,又看到了齐悠雨的眼睛中所流露出来的幽怨的表情,心念一动之下,齐欢就知道了,这个美艳人妻少妇是在吃着醋呢,想到齐悠雨的醋性竟然这么大,齐欢不由的微微一笑,越想越是好笑的情况之下,齐欢竟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了。

    齐悠雨本来以为,自己以一种带着幽怨的语气说出了那样的话来,齐欢应该感觉得到自己已经是吃醋了,他应该会软声的安慰自己两句,从而好让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下的,但是齐悠雨却没有想到,齐欢不但没有安慰自己,反而在那里轻声的笑了起来,这一下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的面子上可是有些挂不住了,俏脸一变之下,齐悠雨伸手一推齐欢,就想要离开。

    齐欢却似乎早就意料到了齐悠雨会有这样的举动一样的,在齐悠雨身形一动的情况之下,就伸出手来抓住了齐悠雨的纤纤玉手,嘴里也柔声的道:“小笨蛋,你还真的生气了呀,真是的,你看不出来我是在逗你的么。”

    齐悠雨还是第一次听到齐欢称自己为小笨蛋,虽然自己比齐欢大了几岁,但是齐悠雨却感觉得出来齐欢的那声小笨蛋之中,带着几分怜爱,几分嗔怪,几分柔情,几分蜜意,所以,齐悠雨不但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芳心莫名的一甜,这芳心一甜之下,齐悠雨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再加上齐欢又抓住了自己的手,所以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放弃了想要离开的打算,而是轻声的道:“小坏蛋,你,你在逗我,但是你,你为什么,要笑我呀。”

    齐欢微微一笑,看着齐悠雨薄怒的样子,心中一时间爱到了极点,伸出另一只手来在她的琼鼻之上刮了一下以后,齐欢才道:“我刚刚所笑的是,你们女人呀,吃起醋来,可是理智都没有了呀,你也不想想,我刚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将陈慧琳救出来的么,在那种情况军下,我还有心思去欣赏她长得什么样子么,而且,就算是我有这个心,人家已经给吓得连路都走不动了,还有心思去看着救她的是不是帅哥么。”

    齐欢的话显然不尽其实,因为刚刚不但他趁着救陈慧琳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女明星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无限风光,而且还摸了她的玉峰,而陈慧琳也对这个救自己的陌生男人产生了一种依赖的感觉,只是这些话,齐欢自然不会跟齐悠雨说了。

    齐悠雨听到齐欢的解释,想想也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如同齐欢所说的那样,将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俏脸一红之下,齐悠雨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几分不好意思的光芒:“小坏蛋,人家,人家之所以会这样子想,还不是因为人家太在意你了么。”

    齐欢点了点头看着齐悠雨:“好老婆,你的心意我难道会不知道么,你放心好了,和你在一起,我是不会想别的女人的,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眼里只有你,再也容不下任何女人了。”

    齐悠雨突然间嫣然一笑,然后俏脸一寒:“小坏蛋,这一下你总算是说实话了吧,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不会想着别人,但是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呢,你是不是就可以想着别人呢,不但会想着别人,还会和别的女人上床是不是,说,是不是这样子的。”

    齐欢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敏感的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少妇竟然从自己的语病之中问出了这样的话来,一时间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

    齐悠雨看到齐欢表情古怪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的一句话将住了齐欢的军呢,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小坏蛋,你不用那么紧张的,刚刚我也是在跟你开玩笑的,你捉弄了我一次,我也捉弄了你一次,这一下我们两个人可以扯平了。”

    但是齐悠雨没有想到,齐欢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不但没有出现自己所预料的那种如释重负的表情,表情反而变得更加的沉重了起来,看到齐欢这种样子,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突然间觉得没有了底气了起来,有些心虚的看着齐欢:“小坏蛋,怎么了,生气了么。”

    齐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沉重了起来:“好老婆,我没有生气,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你,因为,因为刚刚你,你的话,正好将真实的情况说了出来了,我,我觉得,觉得背着你,还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我觉得,觉得十分的内疚。”

    齐悠雨不由的微微一愣,看着齐欢的样子,齐悠雨格格的轻笑了起来,齐欢没有想到,齐悠雨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竟然笑了起来,一时间不明白齐悠雨为何如此,一团雾水的看着齐悠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似乎想要从齐悠雨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此刻笑出声来究竟是何用意。

    过了好一会儿,齐悠雨才收起了笑声,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认真了起来:“小坏蛋,你的心思我还不了解么,我怎么会怪你呢,你可不要忘记了,我,我也是结过婚了的女人,但是,但是却和你在一起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我不会阻止你去干任何的事情的,你,你应该明白我,我的用意了吧,你不用,不用那么在意的。”

    齐悠雨和齐欢在一起以后,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觉得和齐欢在一起时的那种禁忌不伦的感觉,是自己迷恋的,而齐欢超强的床上功夫,也让这个风情万种的人妻少妇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齐欢了,爱乌及屋之下,再加上是自己红杏出墙在前,所以齐悠雨对齐欢还会有别的女人的事情一直都看得很开的,不然的话,那天看到齐欢和宋佳的样子,齐悠雨是绝对不会再去理会齐欢的了。

    齐欢自然也没有想到,竟然从齐悠雨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不由的微微一愣,看到齐欢的样子,齐悠雨还以为齐欢是不相信自己的话呢,又接着道:“小坏蛋,女人呢,都是感性的动物,对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占有欲是特别的强的,一般来说,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和别的女人去分享自己深爱着的男人的爱的。”

    说到了这里,齐悠雨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又接着说了起来:“但是我却不一样,因为我知道我深爱着你,我爱着你的人,也爱着你的一切真的,只要是你喜欢的,我就会喜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追我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处本事,我还能猜不到你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么,但是奇怪的是,我好像对你的其他的女人一点也生不出怀恨之心来,只是会在心中好奇着,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我们的小坏蛋为之心动呢,因此,我倒是很想见一见你的其他的女人们呢,齐欢,你说,我怎么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呢。”

    齐欢看着齐悠雨说话时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那种认真的表情,心中对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的话已经信了个**分,齐欢没有想到,齐悠雨的内心深处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心中感动之下,竟然伸嘴向着齐悠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亲上过去:“好老婆,你真的太好了。”

    齐悠雨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亲热的举动来,一时间羞得满脸通红,美目一转之下,刘悠雨看到走廊里虽然人来人往的,但是却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一方的举动,于是大着胆子,将俏脸伸了过来,让齐欢在自己的俏脸之上亲了一口。

    想到自己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一个是自己堂弟的男人亲了一口,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堂弟,齐悠雨只觉得一种异样的刺激,齐欢的这一口虽然是亲在了自己的俏脸之上,齐悠雨却觉得齐欢的这一口就像是亲在了自己的心上一样的,那种甜美和畅快,也许只有齐悠雨自己的心里清楚了。

    齐悠雨感觉到,随着齐欢在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亲了一口,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似乎也跟感受到了齐欢的爱一样的,竟然又是一阵收缩,又是一大股的口水冒了出来,现在的齐悠雨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已经是泥泞一片了。

    虽然身体已经起了反应,而且还是自己主动的将脸凑过去让齐欢亲的,但是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在齐欢亲过了自己以后,却还是娇嗔的白了齐欢一眼:“小坏蛋,你干什么呀,你就不怕给人看到么。”

    齐欢坏坏的一笑,又砸了砸嘴,那样子,就像是在回味着刚刚自己在亲了齐悠雨一口以后那种香艳的感觉一样的,过了好一会儿,齐欢才道:“好老婆,我才不怕呢,呵呵,你是这么的美艳,这么的风情万种,而且你穿着警服的样子又是那么的性感可爱,要不是因为怕你被人发现而受不了,我还真的就想要在这里将你干上一顿呢。”

    齐悠雨看着齐欢,雪白的牙齿咬住了性感而微薄的嘴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几分妩媚的目光看着齐欢,显然是给齐欢大胆而露骨的挑逗已经激起了**,但是转念一想,齐悠雨的目光之中的妩媚的神色却又慢慢的暗淡了下来。

    轻轻的摇了摇头以后,齐悠雨道:“小坏蛋,我知道你想要我,可是我又何尝不想要你呢,只是在这个地方太危险了,我,我颠的害怕,算了吧,还是算了吧。”

    齐悠雨说到那句算了吧的时候,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即是婉惜又是留恋和神色,真不知道她这句话是在对齐欢说的,还是在提醒着自己呢。

    第188章 警花、妙妻、走廊拐角的浪漫 完

    齐欢看到齐悠雨一副想要,但是却又害怕和自己在一起会给别人发现的患得患失的样子,心中暗乐,身体也慢慢的向着齐悠雨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靠近了过去:“好老婆,你没觉得,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时那种随时可能会给其他的人发现的危险感觉,会更刺激,更让人回味么。”

    此刻的齐欢,已经和齐悠雨两人并排的站在了墙边,从外面看过去,齐悠雨和齐欢就像是站在那里聊天一样的,再加上两人本来就是堂姐弟之间的关系,所以外人根本就不会意识得到,这两个人现在在讨论着的,竟然是夫妻之间才能够讨论的事情。

    齐欢和齐悠雨站了个并排以后,闻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成熟少妇特有的幽香,感受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只觉得自己的内心的冲动和渴望已经变得越来越无法控制了起来。

    色胆包天之下,齐欢竟然伸出了一只手来,向着齐悠雨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摸了过去,嘴里也喃喃的道:“好老婆,我可是真的想你了,虽然你不敢和我在这里做,但是让我摸一下总是没有问题的吧,放心吧,你看看我们两个人的位置,是不会有人看得见的。”

    齐悠雨感觉到了齐欢的举动以后,心中不由的怦然一跳,虽然内心深处也很小心谨慎着很让齐欢爱抚自己一下,让自己体会一下久违了的美妙感觉,但是想到如果自己和齐欢在一起给人发现了以后的种种可怕的后果,齐悠雨却还是咬牙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身子一扭之下,就想要躲开齐欢伸过来的色手。

    但是在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少妇的身体才微微一动之际,齐欢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听到齐欢的话以后,齐悠雨就像是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借口一样的,停止了躲避齐欢的举动,而是任由齐欢产地手放在了自己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

    一股男性火热的气息,从齐欢的大手上传到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人妻少妇的殿部娇嫩的肌肤之上,刺激得齐悠雨情不自禁的在心中暗暗的嘤咛了一声,一个身体也轻轻的扭动了起来,只是她这样扭运着身体的举动,是在迎合着齐欢对自己的挑逗呢,还是在那里想要将齐欢的手给抖落下去,也许就只有齐悠雨自己的心中清楚了。

    齐欢一边慢慢的在齐悠雨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抚摸着,感受着那里的弹性和温热的气息,一边在齐悠雨的耳边轻声的道:“好老婆,真的没有想到,你的美殿竟然还这么有弹性这么柔软呢,呵呵,摸到了你的美殿,我可是更想和你在这里做了。”

    齐悠雨觉得,只要一想到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堂弟,而自己又是一个结过了婚的女人,两人在一起的举动也许随时都会给人发现的这个事实以后,自己的身体竟然一下子就变得酥痒了起来,而且异样的敏感。

    虽然现在齐欢只是在自己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抚摸着,但是每一下,都跟摸在了自己的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一样的,在那样的刺激之下,齐悠雨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和冲动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齐悠雨已经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到,在齐欢的挑逗之下自己的两人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流出来的口水也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本来是贴在了一起的两片嘴唇到了现在也已经慢慢的张了开来,在向自己发出着饥渴的信号。

    身体本来就变得极为敏感的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少妇只觉得在齐欢的挑逗之下,自己越来越有些控制不住了自己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悠雨不由的一边摇动着美殿迎合着齐欢的挑逗,一边喃喃的道:“小坏蛋,那边,那边有个房间门是开着的,本来是,本来是给我们这些警员休息的,但是,但是现在已经空出来了。”

    齐欢自然知道齐悠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但是却装着不明白一样的,在狠狠的抓着齐悠雨的肥美的殿肉捏了一下,惹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少妇嘴里又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魂的嘤咛之声以后,才坏坏的道:“好老婆,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呀,我,我又不要休息。”

    齐悠雨看到齐欢跟自己说那话的时候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知道齐欢是在捉弄自己,但是此刻已经发情了的齐悠雨却顾不得去跟齐欢计较这么多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紧紧的包裹着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贴身衣物,已经给小嘴里面流出来的口水给完全打湿掉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悠雨抬起头来看着齐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火热的神色:“小坏蛋,不要,不要再捉弄我了,那休息间里没人,有床,不是,不是正好方便着我们做这件事情么,你,你别再折磨我啦。”

    齐欢到了现在其实也忍不住了,再加上看到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少妇的表情,也知道将齐悠雨捉弄得差不多了,当下,齐欢坏坏的一笑,在齐悠雨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重重的拍了一记,嘴里也低声的喝道:“好,那你在前面带路,如果你等不及想让我干你的话。”

    已经欲火焚身的齐悠雨自然不会去计较齐欢的粗暴,在媚眼如丝的看了齐欢一眼以后,向着休息间走了过去,齐欢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走廊里的人正在各忙各的,谁也没有发现自己和齐悠雨在干什么以后,一脸坏笑的跟着齐悠雨来到了她所说的房间,一将房门反锁上以后,两人如同**一样的就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等到房间门应声关闭,美妙人妻齐悠雨发现齐欢火辣辣色眯眯的目光在她粉面上转悠。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红得跟要滴出血来一样的。

    齐欢仔细打量着美妙人妻齐悠雨,穿着一身警服套裙,肉色透明水晶丝袜衬得她的象牙肌肤更加雪白娇嫩,玲珑剔透的身材无限美好,眉目如画,那俏丽娇艳的面容、清澈灵动的眼睛、精致小巧的桃红小嘴、白皙细滑的香腮和似嗔非嗔的颦笑,还是如花似玉娇媚迷人,她身材苗条秀美,裙子衬托下的双臀和双腿更加显得白皙动人。勾勒出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腰肢,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浑圆的**,浑身上下都那么娴静优雅,洋溢着迷人的熟妇丰韵风情。

    美妙人妻齐悠雨妩媚的笑了笑,眼神里充满了诱惑。看到这里,齐欢下面的大**又开始膨胀起来,内心的**快速上升。

    齐欢从背后紧紧搂住美妙人妻齐悠雨的娇躯,让她的丰盈美臀坐在自已的大腿上,任凭她怎样挣扎扭动,只是紧搂着不放,反而被她的扭动刺激的胯下的玉茎更加坚硬,顶在她丰满浑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美臀上。

    “小坏蛋,你做什么啊?”

    美妙人妻齐悠雨感觉到了齐欢的变化,半推半就的抵抗着,生性淫荡的她,明显感觉齐欢下面大**的粗大。

    齐欢感受着美妙人妻齐悠雨丰盈柔软弹力十足的美臀,欲火高涨地紧紧搂住她的娇躯说道:“我欢现在就想要你,你感觉到了吗?”

    “你……你……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是有夫之妇。”

    美妙人妻齐悠雨清晰感受到齐欢的生理反应,庞然大物隔着衣裤硬邦邦地顶住她丰满浑圆的美臀蠕动着研磨着,沟壑幽谷之间立刻条件反射地酸麻酥痒湿润起来,半推半就的说道。

    “难道你不想吗?”

    齐欢看着美妙人妻齐悠雨半推半就的表情,心想我都上了你多少次了,现在还这么装,我就看你能装多久。齐欢搂着美妙人妻齐悠雨,解开她的衣扣,手探进去,恣意感受着她**的柔软和娇嫩,感受她那份独特的丰腴和温馨,那两团嫩肉是怎样的柔软和坚挺。

    “啊……”

    美妙人妻齐悠雨享受地闭上了眼睛,她的身体极度敏感,使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她红着俏脸,微微张着小嘴,眉头轻蹙,娇喘吁吁。

    美妙人妻齐悠雨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嘴唇润湿微张,看上去更加红艳欲滴、娇润诱人。齐欢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恨不得马上扑上去猛啃几口。美妙人妻齐悠雨看齐欢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嘴唇儿看,红晕上脸,越发的娇美诱人。

    齐欢情不自禁地赞美道:“好姐姐,你真的好美啊。”

    如此英俊潇洒的齐欢,如今如此直接地说出这样赞美的话,美妙人妻齐悠雨一下子心跳都快停止了,俏脸变得更加红艳,性感的小嘴儿急剧的呼出丝丝女性特有香气。

    阵阵幽香渍入鼻端,缕缕发丝拂过面庞,柔软的娇躯、颤抖的身体,齐欢只觉柔情万千。齐欢紧紧地搂住并往自己的身上紧贴,俊脸充满柔情地贴靠在美妙人妻齐悠雨白皙的脖子上,陶醉地呼吸着女体动人的清香。

    齐欢决定开始行动。用自己的一只大手紧握住美妙人妻齐悠雨的一双芊芊玉手,另一只手紧搂住她娇软纤细的腰肢,开始轻柔地亲吻她的脖颈,时而用舌头轻轻地舔,时而用嘴唇在她的小耳朵上轻轻地吹,酥酥地挑逗着美妙人妻齐悠雨的**。美妙人妻齐悠雨觉得全身却酥酥软软,一丝力量都使不出来。

    齐欢搂着腰肢的手已经技巧地抚摸她着柔软的腰际,并不时地下滑到她圆润的臀丘上揉动。在她还来不及呻吟出声的时候,齐欢嘴唇紧贴上去,吻住了她娇艳的嘴儿,含住她可口的唇瓣。肆意地舔弄着美妙人妻齐悠雨香甜柔软的樱唇。

    美妙人妻齐悠雨把白嫩的手臂环上齐欢粗壮的颈脖,舌头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霏霏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房间。

    齐欢看美妙人妻齐悠雨开始配合,猝然伸出右手朝她高耸浑圆的乳峰摸去,美妙人妻齐悠雨薄如蝉翼的粉色套裙根本挡不住齐欢粗狂有力的手,瞬间一只诱人的**便已在齐欢大手的掌握之中,美妙人妻齐悠雨全身一麻,娇唇间吐的娇喘已是相当急迫:“啊……不要……那里……那里不行……不要摸那……那里……啊……啊……”

    齐欢得意地看着美妙人妻齐悠雨的动情模样,恣意地揉弄着她高耸的乳峰,真是诱人的美妙人妻,隔着衣服和丝滑的胸罩,依然能感觉出那丰乳的惊人弹性,另一只手也不甘落后,滑落在丰满的臀丘上按挤揉捏,逼出怀中美妙人妻的声声娇吟。

    齐欢右手熟练地解开美妙人妻齐悠雨胸前的纽扣,直接插进丝薄的胸罩,抓住了一只丰满的**。当敏感的**被齐欢温热的手掌直接握住的刹那,美妙人妻齐悠雨瞬间感觉自己的**翘立勃起,硬硬地顶在齐欢的掌中,似乎在迎接齐欢的揉弄。全身象电流击打般传过阵阵的酥麻,并直达双腿间的私密处,被套裙紧紧束住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丰润大腿不停地厮磨扭动。

    齐欢刚才压抑的滔天**已经完全爆发,齐欢将她的裙子往上卷起,露出里面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白嫩修长的大腿和带蕾丝边的黑色三角裤?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