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82.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78 部分阅读

第 78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但是家产已经给丈夫败光了,李玉芸又拿什么来支付女儿宠大的学费开消呢,无奈之下,李玉芸只好去打工,也是事有凑巧,林伯父那个时候正好要找一个保姆,所以李玉芸才会来到了林家的,听到林喜蕾这样一说,齐欢才知道这个 成熟美艳的妇人身上为什么总是带着一股忧郁的气质了,心中对她的怜爱之情,又多了几分。

    说话之间,李玉芸已经将碗筷摆好了,她自然也听到了林喜蕾介绍自己的事情,但是奇怪的是,她却不以为意,一脸的平静,仿佛林喜蕾所说的,和自己根本就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的。

    张静宜看到齐欢到了现在都没有提起在卧室里发生的事情,心中微微一松,连忙招呼着齐欢和林喜蕾坐下,因为只有三个人,所以三人成三角形的坐在了那里,齐欢坐在了中间,而张静宜和林喜蕾坐在了齐欢的两边。

    齐欢本以为李玉芸会和自己三人一起落坐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李玉芸在将三人的碗筷放好,又给三人倒上了酒水饮料以后,就拿着一个碗,想要到一边去吃饭。

    齐欢看到李玉芸的样子,不由的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过头来对张静宜道:“阿姨,你看这桌子够坐四个人的,李姐也忙了一天了,不让人家上桌,那不是太不好了么,不如,我们请她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李玉芸没有想到齐欢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端着碗的手不由的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嘴里也惶声的道:“小齐,不用,不用了,我,我到厨房里去吃就可以了,我,我只是一个保姆,又怎么能和夫人小姐同桌呢。”

    一边说着,李玉芸一边转身欲走。

    齐欢却身形一动,站了起来按在了李玉芸的香肩之上,嘴里也柔声的道:“李姐,你看你,说的,保姆怎么了,保姆不也是人么,在我的眼里,人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听我的话,坐在这里吃好不,你看看,你做的这一桌子好菜,自己却要躲到一边去,这不是对你太不公平了么。”

    李玉芸听到齐欢这样一说,心中不由的一暖,但是她却不敢坐下来,而是转过头去,看着张静宜,张静宜早就将她们两人的对话听在了耳朵里,齐欢都已经这样说了而且还这样子做了,张静宜还能说什么呢,当下张静宜点了点头,示意李玉芸坐下。

    李玉芸在下首坐了下来一时间思如潮涌,这个当口,她想起了自己的家庭,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如果不是老公迷恋上了赌博,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呢,想到这些,李玉芸只觉得心中一酸,泪水差一点就要滴了出来。

    但是李玉芸马上就想到了,现在可是女主人在宴请着齐欢,自己在这个时候掉泪,末免会破坏了饭桌上的气氛,所以还是强行的忍住了,想到齐欢对自己的尊重和爱护,这个美艳少妇在再看齐欢的时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几分感激的神色。

    齐欢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然后看着张静宜,张静宜正在那里喝着饮料,心中在希望着这顿饭最好是早点结束,因为自己已经有把柄落在了齐欢的手里,齐欢会怎么样的对付自己,还是个末知数呢。

    以刚刚齐欢在客厅里面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情景来看,张静宜自然不会天真的认为齐欢就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了,张静宜只希望着,齐欢就算是想要对付自己,最好也是在饭局结束之后。

    因为现在饭桌上不但有着自己的女儿,还有着李玉芸呢,如果齐欢对付自己的举动落在了李玉芸和林喜蕾的眼里,那自己可不是得找块豆腐去撞死呀。

    第194章 胁迫、娇羞、丈母娘 六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在喝着饮料的张静宜,看到齐欢突然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儿怦的一跳之下,只觉得喉咙一呛,一口饮料差一点喷了出来,看到张静宜的有些狼狈的样子,齐欢心中暗暗的一笑,嘴里却故做惊奇的道:“阿姨,怎么了,呛着了么,怎么这么不小心呀。”

    张静宜看到,因为自己的举动,林喜蕾和李玉芸两人也停下了手里的筷子,而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张静宜连忙镇定住了自己的心神,对齐欢道:“小齐,没有什么的,阿姨刚刚可能是吃快了一点了,不要紧的,玉芸,喜蕾,你们吃你们的,没事的。”

    “小齐呀,我今天叫你来,主要就是看到你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和我们联系了,所以才让你到家里来吃顿饭聊聊天,以增进一下感情的,我们家的喜蕾还不太懂事,你可得多担待一点呀。”

    美艳熟妇刚刚在客厅的时候,当齐欢将手伸向了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时候,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一怒之下,说出了要齐欢滚出林家去,并且还说出了要通知齐振铭,要解除这门亲事的话来。

    但是现在,张静宜却话锋一转,又要齐欢担待林喜蕾了,这摆明了是在向着齐欢暗示着,自己刚刚所说的话不算,自然也不会去向齐振铭说解除婚约的事情来了,美艳熟妇之所以会这样子做,无非就是在暗示着齐欢,我将刚刚你侵犯我的事已经放在一边了,你也不要为难我了。

    美艳熟妇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响,但是却无疑是用错了对象了,齐欢是什么人呀,齐欢可是那种有色心又有色胆的人,张静宜高贵典雅的风范,早就让齐欢心动不已了,不然的话,在客厅里,齐欢就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侵犯张静宜的两人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了。

    齐欢对女人的原则向来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了张静宜的把柄,可以用这个把柄来要胁张静宜,让她臣服于自己,齐欢又怎么会因为张静宜的几句示好的话,就轻易的放过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呢。

    相反的,张静宜的故意示好,反而在齐欢的面前暴露出了她的心虚的心理,想到这一点,齐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坏坏的不易让人察觉的坏笑,他就是要利用张静宜的这种心虚的心理,来好好的调教一下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看看她在自己的挑逗之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所以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以后,齐欢微微一笑:“阿姨,你说得对,我一定会以后常来这里坐坐的,只是阿姨,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有时候胆子比较小,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要请阿姨多担待一下呀。”

    张静宜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还以为齐欢是在暗示着刚刚在客厅里面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是不对的,借着这个时候,向自己道歉,从而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揭过去也就算了,所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但是她的这种好心情并没有保持多久,齐欢的话,却让张静宜差一点儿跳了起来,因为齐欢又接着说了起来:“阿姨,我胆子小归胆子小,但是有时候,我的胆子也是挺大的,看到别人做坏事的时候,我就会义无反顾的去阻止人家,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让人家觉得那样子做是错误的,并拿出诚意来向我证明,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我才会放过她的。”

    齐欢的话锋一转之际,摆明了是在告诉着张静宜,自己抓住了张静宜的把柄以后,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张静宜的,除非张静宜拿出诚意来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个诚意,自然就是张静宜要听自己的话了,听到齐欢竟然不想要放过自己,张静宜又怎么会不惊得差一点跳出来呢。

    李玉芸毕竟是个保姆,所以一直都在吃着自己的饭,对齐欢和张静宜两人所说的话不闻不问,而林喜蕾却不一样了,听着两人在那里说着什么错误什么原谅之类的话,少女不由的格格的轻笑了起来:“妈,齐欢大哥,你们在说什么呀,吃个饭也犯得着打哑谜么,真是的。”

    听到林喜蕾这样一说,齐欢和张静宜的心都是不由的微微一跳,张静宜因为心中有鬼,听到林喜蕾这样一说以后,还以为自己的女儿是从自己和齐欢的对话之中听出了一些什么呢,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齐欢听到林喜蕾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笑,一只手在林喜蕾的大退之上拍了拍,笑着道:“喜蕾呀,这你就不知道了,刚刚我和你妈妈在客厅里的时候,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还责怪我胆小呢,我说我胆子不小,她不相信,为了这个事情,我们还争了起来呢。”

    齐欢的手一拍到林喜蕾的玉退军上,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他感觉到,林喜蕾的玉退结实而修长,上面散发出来的那种紧致而又弹性的感觉,比张静宜带来的更加的强烈,那种异样的刺激,使得齐欢用手在林喜蕾的玉退之上拍了拍以后,竟然没有拿下来,而是放在了上面,林喜蕾没有想到,齐欢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在自己的母亲和李玉芸的面前,竟然做出了拍自己的大退的亲昵举动,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头也低了下来,但是意中人对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亲昵举动,让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心中又感觉到了丝丝甜意。

    正是因为感受到了这种感觉,林喜蕾芳心怦然直跳之下,也不再去追问齐欢和自己的母亲之间在那里打着什么哑谜了,而是默默的一边吃着菜,一边在那里享受着那种温存来了。

    看到林喜蕾不再追问自己的话来了,齐欢不由的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两人打的哑谜只有两人自己的心中清楚,齐欢只是想要拿着这件事情来要胁张静宜,并不想将张静宜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着那电动玩具来玩弄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貼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事情说出来,而林喜蕾的追问,齐欢知道言多必失,再问下去的话,自己如果一个不小心露出了什么马脚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林喜蕾已经停止了追问,这自然让齐欢松了一口气了,一边感受着手里传来的那种温热而弹性的刺激的感觉,齐欢一边拿起了一根小黄瓜,对张静宜道:“阿姨,来,吃吃这根黄瓜吧,味道不错的呢。”

    张静宜正在心慌意乱之间呢,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芳心一跳之下,下意识的将黄瓜给接了过来,就要往嘴里送,但是就在这时,齐欢的声音响了起来:“阿姨,黄瓜可不是这样子吃的呀。”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张静宜一眼。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张静宜的心不由的怦的一跳,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疑问,黄瓜不是这样吃,那应该怎么吃呀,齐欢讲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但是当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看到齐欢意味深长的目光以后,猛然间跟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变得有些涨红了起来。

    看着手里的黄瓜,张静宜越看,越觉得黄瓜的顶端像极了自己曾经无数次的用来安慰着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电动玩具的顶端。

    自己拿那种东西来安慰自己的时候,总是会先用舌头去舔舔那东西的顶端,等到那东西完全湿润了以后,才塞入到自己的两退之间,自己舔那东西的时候,不是就像在吃黄瓜一样的么,齐欢说黄瓜不是这样子吃的,莫非就是想要让自己用那种舔电动玩具的动作来吃这根黄瓜呢,想到这里,张静宜的俏脸又怎么可能不发烫呢。

    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张静宜一边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一边将黄瓜给送到了自己的嘴边,伸出了香软而灵活的知道,隔着空气,在黄瓜上虚舔了一下,当她看到自己做出了这个动作以后,齐欢微笑了一下以后,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知道,自己刚刚的猜想是正确的,齐欢就是要让自己用舔电动玩具的方式来吃这根黄瓜。

    想到齐欢竟然这样的做贱起了自己,张静宜的心中一股怒气不可遏制的升了起来,好歹自己也是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呀,凭着自己的身份地位,谁见了自己,不是客客气气的对自己呢,而齐欢在客厅里挑逗自己在前,现在又要自己在饭桌之上当着自己的女儿和保姆的面,去舔这根黄瓜,美艳熟妇又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想到齐欢欺人太甚,张静宜柳眉一竖,就想要将黄瓜给丢在桌子上,齐欢似乎早就意料到了美艳熟妇会有如此的举动一样的,竟然不去理会张静宜的举动,而是突然间转达头来对林喜蕾和李玉芸道:“喜蕾,玉芸姐,你们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一个故事呀。”

    刚刚张静宜伸出了舌头来,虚舔在了黄瓜上的举动,齐欢自然是清楚的看在了眼里,看着鲜美的舌头性感而微薄的嘴唇,齐欢突然间感觉到,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这一下,好像舔到了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一样的,而自己的身体在这种刺激之下,如同吃了兴奋刹一样的,迅速的膨胀了起来。

    齐欢在倒吸了一喦凉气的同时,在心中也暗赞了起来,妈的,真是太诱人了,这舌头是那么软那么撩人那么刺激,如果用这样的舌头来舔我的那里,那不是要爽番天的么,想到这里,齐欢甚至看到了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半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握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用舌头在自己的身体上舔动着一边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在那种舔动之下的反应的情景,想到这些,齐欢只觉得一阵的肉紧。

    所以,齐欢微笑着点了点头,暗示着张静宜,她猜对了,自己就是要她用这样的方式来舔黄瓜的,当他看到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变了颜色以后,马上就知道,自己的无理挑逗,已经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到了暴走的边缘了,但是齐欢对张静宜的种种反应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所以才会在张静宜还没有来得及发作出来的时候,对林喜蕾和李玉芸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林喜蕾感觉到,随着齐欢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玉退之上以后,一股股温热的气息,就钻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撩拨着自己的神经,在这样的刺激之下,末经人事的少女几乎都可以听得到自己的怦怦的心跳之声。

    “齐大哥竟然摸在了我的大退之上了,他,他这是在暗示着喜欢我么,不然的话,他怎么不将手拿下去呢,妈妈,妈妈和李姨似乎都看到了,我,我会不好意思的,真的会不好意思的,我,我还是将他的手拿下来,拿下来吧。”

    林喜蕾心中虽然这样的想着,但是一双手却根一点力气子没有了一样的,怎么举也举不起来,更别说将齐欢的手从自己的玉退之上拿开了。

    第195章 胁迫、娇羞、丈母娘 七

    “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离我的那里那么的近,他会不会,会不会将手伸到我的那里面去呀,那里可是我尿尿的地方呀,如果他真的摸到了我的那里,我,我要不要拒绝他呢,他,他应该不会做这样的动作吧,这,这毕竟是一件羞人的事情,而且还是,还是当着我妈妈,妈妈和李姨的面,他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吧。”

    林喜蕾虽然末经人事,但是毕竟是经过了高等教育的人,对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多多少少了解一点,她自然知道,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对男人来说,可是最吸引也是最充满了诱惑的,想到齐欢的手在侵犯了自己的玉退以后,下一步也许会侵犯自己的两退之间,林喜蕾的心跳得更历害了起来。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林喜蕾感觉到自己的大退上感觉到的齐欢的手掌上散发出来的火热气息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且这股热力在自己的肌肤之下积蓄了起来以后,开始形成了一条线,向着自己的身体四周扩散了开来,使得自己的全身都变得有些躁热了起来。

    同时,林喜蕾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似乎升起了一种怪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带着一丝酥痒,又带着一丝的麻麻的感觉,还似乎有一种异样甜美的感觉,这几种感觉汇集在一起,使得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软了。

    而两退之间的那种感觉,使得林喜蕾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兴奋和冲动,林喜蕾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似乎有什么液体流了出来。

    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的变化以后,林喜蕾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她在书本上可没有学到过什么男人抚摸女人的大退,竟然会让女人尿出尿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林喜蕾就想要问母亲,自己的下面那张小嘴已经有尿液流了出来,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但是马上的,林喜蕾意识到,这可是一件羞人的事情,自己可不能当着齐欢和李姨的面去问自己的母亲这个问题。

    就在林喜蕾想着自己的这种生理反应究竟是正常还是不正常的时候,耳边却突然间传来了齐欢所说的想要给自己讲故事的话来,听到齐欢的话以后,林喜蕾抬起头来,猛的点了一下,算是回答了齐欢的话。

    林喜蕾看到,齐欢正转过了头来,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看着齐欢的英俊的脸,林喜蕾想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流出来的口水,正是由此人引起来的,一种张弹可破的俏脸也变得更红了起来,头也低了下来,几乎不敢和齐欢的目光对视。

    李玉芸坐在那里吃着饭,耳边听着齐欢和林喜蕾之间的谈话,心中想着自己才和齐欢见了一次面,齐欢就如此的重视自己,竟然让自己和女主人一桌吃饭,心中只觉得暖洋洋的,至于齐欢和张静宜之间说了些什么,自己又吃了什么,美艳少妇却有十有**是说不上来的。

    这个时候,李玉芸听到齐欢要讲故事给自己和林喜蕾听,出于礼貌和对齐欢重视自己的感激,李玉芸也连忙抬起了头来,对着齐欢嫣然一笑以后又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齐欢的说法。

    张静宜想到齐欢竟然要自己当着自己的女儿和李玉芸的面,用那种舔电动玩具的文汇来吃齐欢递过来的黄瓜,气不打一处来,就想要将黄瓜丢在桌子上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行动还没有开始,齐欢却对着林喜蕾和李玉芸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齐欢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传入到了张静宜的耳朵里,让张静宜只觉得如同一声声炸雷一样的在自己的耳边响了起来,听到齐欢的话以后,美艳熟妇的手不由的僵了一下,想要将黄瓜丢在桌子上以发泄对齐欢不满的想法也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尤其是看到林喜儿和李玉芸都在那里睁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想要听齐欢讲故事的时候,张静宜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手也微微颤抖着,想要狠狠的瞪齐欢一眼,让他闭嘴,但是美艳熟妇却又害怕自己的举动会更加的触怒了齐欢,所以并没有那么做。

    张静宜自然知道,齐欢一时心血来潮所说的要讲故事,自然不是林喜儿和李玉芸所相像之中的那种故事,他是要将自己的丑事说出来,想到林喜蕾和李玉芸在知道了自己的丑事以后种种可怕的后果,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又怎么可能不冷汗直冒呢。

    张静宜知道,齐欢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以后,究竟会不会讲出那个会让自己无地自容的故事来,关键就取决于自己的态度了,想到这里,张静宜在脑海里一瞬间转过了无数的念头,咬了兄弟牙以后,张静宜道:“齐欢,这黄瓜还真的好吃呢,不过这样光气,可没有沾点料气味道好呢。”

    一边说着,张静宜一边不慌不忙的将黄瓜放在放料的蝶子里面沾了沾,然后伸出了知道,在黄瓜上舔了起来,只见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灵活而香软的舌头在黄瓜之上一下一下的舔着,一会儿只是用舌头在沾了料的黄瓜上轻轻一点,一会儿呢,却又舌尖一绕,将整根黄瓜都缠在了自己的舌头之上。

    看到这里,齐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恍惚之间那根沾了料的黄瓜,变成了自己刚刚发泄过的身体,上面还沾着乳白色的沾液,张静宜正在那里用舌头给自己做着清理,想到这些,齐欢的身体一下子膨胀到了极点,变得有些胀疼了起来。

    张静宜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屈就于齐欢,在他的面前做出了那样下流的举动来了,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女儿和李玉芸的面,心中万分委屈的同时,又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的口水又不争气的冒了出来,将贴身衣物又一次的打湿了起来。

    林喜蕾和李玉芬两人正在那里等着齐欢给自己两人讲故事呢,却没有想到张静宜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两个女人的注意力,自然一下子都集中在了张静宜的身上,两个人回过头来看着张静宜的时候,正好是张静宜在那里舔着黄瓜的时候,看到张静宜的样子,林喜蕾和李玉芬不由的有些目瞪口呆了起来。

    林喜蕾末经人事,只是觉得,自己的母亲这种吃黄瓜的方式,末免有些太夸张了起来,林喜蕾也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她根本没有想到,黄瓜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种吃法,但是奇怪的是,林喜蕾又觉得,母亲做出这样的举动,竟然将母亲做为女人的风情万种给尽情的展现了出来,使得自己的母亲看起来份外的妩媚,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的感觉在里面。

    林喜儿看到自己的母亲的这种媚态,只觉得面红耳赤了起来,让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自己都感觉到奇怪的是,自己似乎也受到了自己母亲的这种媚态的影响,身体里躁热的感觉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一阵收缩之下,似乎又有丝丝尿液从里面流了出来。

    而李玉芸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眼里一向高高在上而且典雅气质的贵妇人突然间用着这种方式吃起了黄瓜来了,看着美艳熟妇的舌头在黄瓜上舔动的样子,李玉芸突然间觉得有些面红耳赤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几分讶色。

    因为看着张静宜吃饭时的样子,李玉芸突然间觉得,此刻的张静宜的动作,像极了自己和丈夫在一起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在某一个特定的环境之下所做的事情来,想到张静宜竟然当着齐欢和自己的面做出了这样的动作,李玉芸的眼睛中又怎么可能不露出讶然的神色呢。

    张静宜一边舔着黄瓜,一边观看着众人的目光,她看到,齐欢正目光火热的看着自己,一双眼睛中露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能将自己的头按向他的跨部,从而好让自己舔着黄瓜的那个举动,用在他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上一样的。

    林喜蕾一张小嘴张得大大的几乎都可以塞得进去一个鸡蛋了,而李玉芸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露出来的带着一丝惊讶,一丝疑惑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了张静宜的眼睛里。

    看到众人的目光,张静宜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这些人看到自己伸出舌头来舔着黄瓜的样子,联想到了什么了,想到自己的这种举止,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只觉得心中一热,正紧紧的包裹着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贴身衣物也变得更加的湿润了起来。

    虽然知道自己舔着黄瓜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几人的联想,但是美艳熟妇却只能是硬着头皮,将这个举动继续下去,这是因为,一来,自己的这个动作虽然引起了其他几人的联想,但是却并没有摆在明处,最多也就是怀疑自己的动作像极了某个动作罢了,自己只要否认,这些人自然是抓不住自己的把柄的。

    而如果自己不这样子做,那么以齐欢的态度,也许十之**会将自己用电动工具安慰自己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事情说出来,而那件事是不争的事实,只要齐欢说出来,自己都将是无处容身的。

    第二,齐欢也在那里要胁着自己,自己如果不按照齐欢的说法去做的话,那么自己得罪了齐欢,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自己的女儿和李玉芸两人都在这个地方坐着呢,自己如果不按齐欢所说的做,那么那种后果,可是让张静宜想一想都冷汗直冒的。

    正是想到了这两点,张静宜无奈之下,只好一下一下的舔着黄瓜,舔着舔着,张静宜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兴奋的表情,而在这种兴奋的刺激之下,张静宜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躁热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露出来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妩媚了起来。

    齐欢看到张静宜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做出了这样的动作来,显然是已经臣服于自己了,心中暗喜之下,齐欢的一只手从桌子底下伸了过去,悄然的摸在了张静宜的大退之上,一边慢慢的向着张静宜的两退之间前进着,一边道:“阿姨,真没有想到,黄瓜还有这样的吃法呢,不过这样子吃黄瓜,只能吃到料而吃不到黄瓜,那不是舍本求末么。”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对着张静宜使了一个眼色。

    张静宜自然感觉得到齐欢的手已经放到了自己的玉退之上,而且齐欢将手放在了自己的玉退之上以后又说出了那样的话来,还对自己使了那样的眼色,美艳熟妇马上就明白了齐欢的暗示,那就是,如果自己不介意齐欢放在了自己的玉退上的手可以任由齐欢为所欲为的话,那么齐欢就会不让自己再吃黄瓜了。

    第196章 胁迫、娇羞、丈母娘 八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静宜迅速的在心中做出了决定,因为吃着黄瓜毕竟是在林喜蕾和李玉芸两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那种感觉虽然刺激无比,但是却让张静宜十分的心虚,当然是越早结束越好的了,而齐欢从桌下伸过来的手,则只有自己知道,其他两人是看不见的,这比当着她们的面舔黄瓜自然是好上了一百倍了,当下张静宜点了点头,将黄瓜一口吃进了肚子里,嘴里也大声的道,你们两个看什么看呀,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吃黄瓜的方法,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

    林喜蕾和李玉芸两人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不由的心中都是一跳,虽然从张静宜的那种动作之中两人都联想到了什么,但是张静宜都这样说了,这两人也只好将心中的怀疑给收了起来,她们两个人总不成去说,你说得不对,你刚刚的动作怎么像是在舔着男人的那东西呢吧。

    齐欢看到张静宜的举动,又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知道张静宜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暗示了,心中暗喜之下,自然毫不客气的将手向前一伸,就直直的摸上了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

    自己的身体最敏感子是最神秘的部位受到了丈夫以外的男人的挑逗,张静且的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一双玉退也下意识的夹了起来,但是给齐欢的目光一瞪,张静宜又连忙将玉退分了开来,任由齐欢在自己的两退之间为所欲为了起来。

    林喜蕾和李玉芸两人看到张静宜三口两口的就将黄瓜给吃了下去,一下子回过了神来了,当下,两人又转过头来看着齐欢,想要听齐欢讲故事,张静宜看到两人的样子,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也顾不得齐欢正在自己的两退之间乱动着的手,而沉声的喝道:“喜蕾,你也老大不小的,怎么还敢个小孩子一样的,现在是吃饭时间,你听什么故事呀。”

    林喜蕾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喝起了自己来了,心中一慌之下,只能低下头来在那里吃起了饭来了,而李玉芸也明白,张静宜的话虽然是在说着林喜蕾的,但是也等于是说给自己听的,所以,这个善解人意的美艳少妇,也乖巧的低下了头,在那里闷声不响的吃起了饭来。

    齐欢看到林喜蕾和李玉芸都低下头来吃着饭,不由的微微一乐,一只手在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按压了一下,在惹得张静宜全身又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以后,才坏坏的道:“阿姨,怎么样,要不要再吃一根黄瓜呀。”

    齐欢的话让张静宜激灵了一下,想到刚刚那种自己在众人面前的表演,张静宜只觉得一种异样的刺激从心中生了起来,而在这种刺激之下,张静宜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似乎一下子就高升了起来。

    这倒不是说张静宜水性杨花,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身体反应,是有着一定的道理的,在进门以后,齐欢就没有停止过对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挑逗,而美艳熟妇本来就因为空虚而寂寞,身体就起过反应,如果不是想到了自己的家庭和女儿,她就差一点默许了齐欢对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侵犯了。

    无巧不巧的,齐欢竟然看到了自己用来发泄的电动玩具,而且还由此推断出了自己用这个东西自己安慰过自己,给齐欢抓住了这个把柄以后,张静宜知道,自己已经是了齐欢的贼船了,想要下都下不来了。

    刚刚在齐欢的逼迫之下,自己又当着众人的面,做出了那样羞人的举动来了,而这个动作一做出来,张静宜的女性的自尊心和令持感,一下子就变得荡然无存了起来,在齐欢的面前,这个美艳熟妇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块肉,而齐欢就像是一把刀一样的,齐欢什么时候高兴了,都可以过来向自己割上一刀,吃上一口。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想法和感觉,张静宜感觉到,自己的理智正在迅速的消退着,把持了多年的理智一消退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无穷无尽的**了,要知道,林伯父对张静宜的冷落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长期的积累,使得张静宜体内的**越激越多,现在一下子暴发了出来,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又怎么受得了呢。

    所以,当齐欢又一次的伸出了手来,向着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摸了过去的时候,张静宜却突然间伸出了手来抓在了齐欢的手,齐欢微微一愣,马上就向着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瞪起了双眼,想要逼张静宜就范。

    但是当齐欢看到张静宜的样子的时候,不由的微微一愣,因为此刻的成熟美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目光也变得火热了起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因为涨红了而变得妩媚动人,就在齐欢的心中微微一荡的时候,却感觉到手里酥痒了起来,原来却是张静文在自己的手心里写起了字来了。

    “小坏蛋,不要在这里弄我了,我会受不了的,你先出去,订个房间告诉我,只要你不将我的事情说出去,我就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欲火焚身的张静宜此刻将家庭伦理什么的都抛在了一边,只想要在齐欢身上发泄出来自己压制已久的**,但是当着林喜蕾和李玉芸的面,她却又不好说出来,所以只能采取这种方式来向齐欢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齐欢读懂了张静宜写出来的字以后,心中不由的狂喜了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似乎想要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俏脸上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她所写出来的话是真是假来。

    看到齐欢看着自己,张静宜不胜娇羞了起来,但是却认真的点了点头,竟然是自己所说的是认真的,得到了张静宜肯定的答复,齐欢才恋恋不舍的将手从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拿了开来。

    接下来,饭局继续,但是齐欢的心早就飞了出去,好不容易等到吃完了饭,齐欢就迫不及待的告辞,林喜蕾虽然对齐欢吃过饭以后就急着要走有些不舍,但是女孩子家家的毕竟脸皮薄,挽留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齐欢离开了自己的家。

    齐欢一出林家的门,就迫不及待的到距离林家最近的酒店里去订了一个房间,然后将地址发信息给了张静宜,便躺在那里静静的等着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上门了,过得十多分钟,一阵敲门声响起,齐欢知道是张静宜到了,几步冲过去将门打了开来,当齐欢看到张静宜俏生生的站在了门口以后,狂喜之下,齐欢伸手一拉,只听得张静文嘤咛了一声,给齐欢扯进了房间里,随着房门砰的一下关了起来,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门之后。

    一进门之后,齐欢就迫不及待的将张静宜的外衣脱了去,趁着美艳熟妇娇羞的时候,齐欢趁机贪婪的欣赏她莹白的**:美艳熟妇张静宜那长长的秀发乌黑而柔顺,光滑的皮肤洁白而晶莹,纤细的腰肢苗条而润泽,窄窄的三角裤紧贴着丰满圆浑的臀部,中间的部分自然下陷,勾勒出深深的峡谷的形状,两侧雪花一般的白臀暴露在外,一抖一抖的,修长的双腿结实而匀称,紧紧的夹在一块,没有一丝的空隙,她的足尖轻轻的踮起,圆润的足踝和雪白的足底令齐欢恨不得冲上去捉住这一双美足。

    看到这里,齐欢一时冲动之下,就想要搂住张静宜,但是张静宜却推开了齐欢,然后张静宜转过身来,用头绳把秀发盘好束在头顶,看姿势,美艳熟妇张静宜应该要去浴室沐浴了。

    此时的齐欢热血沸腾,目光贪婪地盯着美艳熟妇张静宜裸露着冰清玉洁的身体,她的脸庞十分清秀,她的上身裸露着只有胸罩没有褪去,圆润的肩头,纤细的腰,平坦的腹部都一览无馀,乳罩被高耸的**顶的紧紧的,而且胸罩的质地特别的好,让人怀疑随时有可能冲破奶罩的束缚。

    美艳熟妇张静宜晶莹的胸部肌肤半裸着,一双尖挺的乳峰顶在薄薄的胸罩上,齐欢可以看见她清晰的两点胸尖。然后,在齐欢急速的呼吸中,美艳熟妇张静宜伸手解开了乳罩背后的搭钩,缓缓脱下了乳罩,两个丰满活泼的**羞涩地蹦了出来,一双莹白挺拔的半球型美乳终于进入了齐欢的视野,只见眼前耀眼的雪白中,美艳熟妇张静宜一对丰盈坚挺、温玉般圆润柔软的**就若含苞欲绽的花蕾般含羞乍现,娇花蓓蕾般的**中心,一对娇小玲珑、晶莹可爱、嫣红无伦的柔嫩**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地向齐欢挺立着。美艳熟妇张静宜那一对娇小可爱的**就像一对鲜艳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期待着狂蜂浪蝶来花戏蕊,脱去胸罩之后,美艳熟妇张静宜的上身已完全裸露,齐欢不禁张大了嘴,险些连口水、鼻水都留了下来。

    只见美艳熟妇张静宜白玉似的**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绝对庞然**,波涛汹涌,两个**既大又尖又挺,羞涩地上翘,惹人怜爱,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山顶上两颗粉红色的葡萄,晶莹剔透,更令人看直了双眼,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平坦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爱不释手;芳草密密之处更让人有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之叹;青葱似的修长双腿,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直叫任何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射精。不等齐欢喘上一口气,美艳熟妇张静宜已弯下腰,褪下了仅剩的粉色绣花内裤,丰满圆隆的**娇嫩细滑,美艳熟妇张静宜浓墨柔软的阴毛轻掩着其下粉嫩紧闭的绯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