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84.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80 部分阅读

第 8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紧的**中,美艳熟妇张静宜立即感到一种无比强烈的充实感和一阵强烈的疼痛,接着感到**似乎被劈开了一样。此时齐欢又开始揉摸丰满的**,一股更加强烈的骚动感从美艳熟妇张静宜那无比丰盈娇贵的乳胸传进了美丽身躯里的每一部位,美艳熟妇张静宜只觉得那粗大的**在自己鲜嫩的**里一个劲儿的、艰难地揉弄着,突然又再次向外拔出,美艳熟妇张静宜本能的夹紧了**,挺起粉臀向上迎去,口中“呜”的吟出声来,索性趴着不再抵抗,这时齐欢的大**紧紧的插在美艳熟妇张静宜嫩穴中,尽情享受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温存。

    齐欢不断转动让大**转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阴壁,大**顶磨着花心,口中不断得意的哈哈淫笑,这一招果然有效,美艳熟妇张静宜**内很快**成灾,瘙痒难当,真想让男人赶快干穴,可一想到自己身为警官又是被强奸的,这话怎么能说出口,又不好意思主动用**套动大**,只好轻转纤腰以增加与大**的摩擦,口中骂道:“你……啊……你这无耻的……啊……色狼……我不会放过你的了……”

    齐欢是风月场老手,当然明察秋毫的了解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反应,暗自笑了一下,立刻双手按住细腰,挺动大**又以快马射箭之式狠命插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啊……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啊……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叫声更让齐欢兴奋,齐欢开始加快节奏,越插越猛,越插越烈,看着美艳熟妇张静宜粉红色的阴壁嫩肉不断随着自己的大**翻出推进,感觉**美艳熟妇张静宜紧密**真是舒爽无比。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玉穴本以氾滥成灾,如今齐欢将大**大干,立刻看见玉门穴口冒出泡泡,美艳熟妇张静宜虽然仍喊“不要”却又发出如释重负的娇吟,不等齐欢攻击,美艳熟妇张静宜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将玉门凑上挺动与齐欢的**紧密结合,挺,再挺,再挺,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扑哧扑哧”的猛烈交合声,和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叫喊声。

    齐欢此时**涨的难受,拼命向上耸动屁股,狠狠的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玉门蜜洞**,齐欢天赋异禀,不但是插术高明,**更强,再加上那大**长硬粗圆兼具,以及深厚的插穴基础,这一下下狠插,可说是直捣花心,记记结实,把美艳熟妇张静宜弄得全身滚烫火热,娇颜红云满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更不时的娇吟出声道:“啊……啊……你……你这个色狼……你好……狠……好……大……我要……啊……死了……不……不要了……快……啊……拔出了来……我……我……不行的……快……啊……人家……不要……但是……啊……好快活……”

    最后三个字几乎难以听清。

    美艳熟妇张静宜越叫齐欢则越是兴奋不已,哈哈大笑道:“现在还没开始呢,我这才只是热身而已,等一下就要让你好看了。”

    说话时齐欢也不闲着,大**陡然加速,密集的挺动,当下噗嗤噗嗤之声不绝于耳,间杂着水声与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淫叫声,在灯光映照下,齐欢抬头清楚地从镜子中看着自己的**来回不停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玉门进出,更是兴奋;**越发热炙烫,连忙狠狠的插入,**抵住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花心嫩肉,紧贴猛旋,发出阵阵热力,把美艳熟妇张静宜弄得娇吟声越来越大,美艳熟妇张静宜两手趴在镜子上,用嘴死死咬住一簇秀法以减轻兴奋感,双腿已经叉开成一百二十度。

    齐欢空着的双手自然也不客气,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一对**上不停上下的搓揉抚弄,恣意轻薄,还捻住美艳熟妇张静宜因兴奋而发红挺立的鲜红**轻轻旋转,双管齐下,把美艳熟妇张静宜弄得快活无比,长发不停飘摆,左手开始难过的按着自己的头,身体都被齐欢插的晃动了,美艳熟妇张静宜从来没想过**原来是这样快乐,终于鼓起勇气不再顾及羞耻把个丰满娇嫩的粉臀不断一抬一落套动大**,还不时扭动腰部狠撞大**,不断收缩小腹以增加**与大**的磨擦。

    而齐欢则稳骑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上让美艳熟妇张静宜自己套动,大手则把玩着**,时而左右抚弄,时而想揉面一样将两个丰乳揉捏在一起,时而还伸手到玉穴用手指狠捏美艳熟妇张静宜珍贵无比的阴核,把美艳熟妇张静宜弄的**连连,**顺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美臀流到地毯上,连地毯都打湿了,美艳熟妇张静宜美丽的面孔更是兴奋的都严重变行了。

    齐欢这时也不能再忍了,只见齐欢**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玉门狠狠一顶,**如风,又快又急不断挺动,硕大的**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玉门**忙碌地进出,还带出不少水花沾满了整根大**,连睾丸也是水淋淋的,鲜红的**,雪白的**,以及漆黑如墨的沾水阴毛在灯光下映射十分诱人,把美艳熟妇张静宜干的**:“啊……啊……你……坏……啊……可是……我……啊……难受啊……不要啊……再……再快一点……啊……啊……我……好美……我……我要升……升天了……”

    齐欢觉得****被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玉门紧紧夹住,舒爽非常,而美艳熟妇张静宜又猛摇那迷人之极的圆大雪臀,一扭一甩的更增**,耳中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淫声浪语传来:“嗯……啊……淫棍……没想到你……你这么坏……怪不得……啊……人家都说你是……啊……色狼……你好会插穴……没想到**……啊……快活……啊……啊…我的**好爽……啊……色狼……我……我快不……不行了……求你……不要再来了……我求饶……拔出来吧……啊……啊……”

    齐欢不理她求饶,**狠狠顶住花心嫩肉,紧紧的顶住旋磨,美艳熟妇张静宜感到齐欢每一抽出,都像要把自己的心肝也要一拼带出似的,全身都觉得很空虚,很自然的挺起小细腰追逐着齐欢的大**不让离去,期望**再次带来充实的感觉。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非常紧窄,齐欢每一下的**,都得花很大的气力,**一退出,**四壁马上自动填补,完全没有空隙。但由于有**的滋润,抽动起来也十分畅顺了。

    齐欢不觉的加快了速度,同时每一下,也加强了力度,每一下都退到**口,然后一面转动屁股,一面全力插入,每一下**,都牵动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心弦,美艳熟妇张静宜大声呻吟**渲洩出心中荡漾的快感:“啊啊……好舒服……啊……嗯……啊……给我死了吧……啊……求求你饶……了……啊……啊……我死了……我死了……我……啊……啊……好厉害……你好棒……爽死了……好爽……死了……死了……呜啊呀……呜啊……啊……”

    齐欢见美艳熟妇张静宜被自己强暴还发出如此激情的**,真是兴奋到了极点,而此时美艳熟妇张静宜星眸微张,在镜子上的身影,清楚地看到自己被齐欢从背后压住,下体完全**,而齐欢不停的在自己的玉体上起伏。真是羞人呀!身为阿姨却被人这样强奸,齐欢的**愈来愈快了,**传来快感不断的在积聚,知道就快达到爆发的边缘了。

    此时齐欢也感到**传来强烈的快感,直衝丹田,连忙用力顶住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子宫颈,不再抽出,只在里面左右研磨,突然只觉得大**在柔嫩的**深处一阵消魂的痉挛,大约又过了五六秒,就在齐欢猛抓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时,突然感到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双腿正向上猛蹬,接着屁股向后猛挺,可能是美艳熟妇张静宜想让花心与**顶的更紧,只见她右手死死按住镜子,粉臀狠命摇动,而**内**象决了堤似的从阴壁嫩肉上流了下来,阴壁嫩肉紧紧的抓着大**,**及全身不停的痉挛抽搐,齐欢敏锐的感觉到美艳熟妇张静宜要丢精,赶紧握住**,从背后紧紧搂住美艳熟妇张静宜,大**死抵子宫。

    果然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花心突然象长了爪子一样抓住齐欢的大**,猛烈的一吮一吮吸了三四下,强烈的快感,令美艳熟妇张静宜积聚己久的**终于爆发,她狂呼一声,“不……”

    娇躯剧震,左手用力抓住自己的头发,脚趾殿起,腰肢拚命往上抬,屁股向后猛顶,**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

    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美艳熟妇张静宜全身,美艳熟妇张静宜浑身剧震,“啊”了一声,一股又浓又烫的阴精如瀑布暴泻,从花心深处喷了出来,冲向齐欢的**,连续喷涌了七八秒钟,将齐欢的****完全包住,齐欢知道身下这美丽不可亵渎的美艳熟妇张静宜已经春情外泄,赶忙从背后抱紧她,那粗大的**插搅在美艳熟妇张静宜那夹紧热润的**中,又被美艳熟妇张静宜一股热热的阴精迎头一浇,再加上手中握着美艳熟妇张静宜那丰盈白嫩的**,真是万分消魂。

    齐欢的大**顶在花心上,大**的马眼被这又多又浓的阴精一烫真是爽呆了,齐欢也无法再忍了,猛插了二十几下后,一阵剧烈的舒麻从**传向大**杆又传至睾丸,隐忍多时大**阳关再也不想把守,突然大**抵住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花心抖了几下,**膨胀变大,美艳熟妇张静宜感到**内的**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凭着女性的直觉意识到齐欢要射精了,美艳熟妇张静宜立刻紧张起来:“别……别射在里……里面……求求你……我还在危险期……”

    可是太迟了,就在美艳熟妇张静宜哀求的时候,开始积累的大量火热滚烫的阳精一下从齐欢的阴囊内像决堤的洪水一般从**马眼猛烈地喷入美艳熟妇张静宜子宫深处,足足喷射了近十秒中,太爽了。

    而美艳熟妇张静宜感觉这个无耻的淫棍喷射的阳精又多又烫又猛,一下就灌满了自己的**,仿佛射进了自己的心窝里,烫的美艳熟妇张静宜全身一阵阵的痉挛颤抖,**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大**,深入子宫的精水几乎让美艳熟妇张静宜刺激的昏过去,痛并快乐着。

    看着被干得快要死掉的美艳熟妇,齐欢忍不住兴奋的大笑。“呜……呜……”

    美艳熟妇张静宜在不停的落泪。“你的穴太好了……”

    说完齐欢从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拔出己经软下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失去了齐欢的支撑,美艳熟妇张静宜慢慢从镜子上滑下,瘫坐在地上,敞开的衣服中露出丰乳,左臂上还挂着胸罩,裙子掉在地毯上,两腿之间隐约露出的穴洞在不断淌出白色的精液,修长而美丽的双腿无力地屈在一起,左脚踝上还挂着那个粉红色三角裤,全身上下只有脚上的高跟鞋仍完好的穿着。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头无力地靠在镜子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呜……呜……”

    地哭着,感到有大量精液正源源不断从自己的**中流出,全身仍然沉沁在刚才**的余热里,泪水不停的落下,滴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脸上,淌过美艳熟妇张静宜的颈项,滑过在猛力下已变形的红肿的**,最后无声的落在地下,很快积成了一滩。

    我被强奸了,我被自己末来的女婿强奸了,而自己还达到了极点**,虽然强奸极大的满足了自己压抑已久的**,但被这样的色狼强奸是事实,让美艳熟妇张静宜羞愧不已。

    美艳熟妇张静宜哭泣了一会儿,抬头来愤怒的看着在自己身上犯下罪行的浑身**的色情狂,哭泣着说道:“你快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呵呵,还不着急哟。”

    齐欢坏坏的笑道。 “什么?”

    美艳熟妇张静宜痛苦的心又立即被恐惧包围,齐欢身躯下的粗大**不知何时竖起,眼镜蛇一般昂着紫黑色发亮的**。“走,还早着呢,好久没有这么刺激了,阿姨就是不一样啊。”

    齐欢魔鬼一样地笑着。

    “不……”

    美艳熟妇张静宜挣扎着,但抓住手臂的力量仿佛铁箍一样。齐欢的身体已经逼近,手指抓住了美艳熟妇张静宜光洁的下巴,“好了,别再假正经了,你外表再高傲,脱光了都一样,我女人玩多了,阿姨又怎么样?结婚后回到家里还不是要和男人干,你已经被我操过了,刚才叫的多爽,还有什么可骄傲的?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非要把底下那个洞留给别人呢?来吧,我会让你爽的。”

    齐欢在衣服外抚摸着里面丰满的**。

    “放手……你就放了我吧……你已经得到了……求你……”

    美艳熟妇张静宜一边扭动着诱人的身体躲避着齐欢的手一边哭着哀求:“……不……我求求你……啊……”

    “现在求我了,那种程度的接触根本不能让我满意啊。”

    看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惊恐表情,齐欢的心里那股兽性就越强烈。齐欢慢慢解开了美艳熟妇张静宜胸前的扣子,雪白肩膀上的胸罩吊带一点点地展现出来,美艳熟妇张静宜好像要窒息。

    “不……”

    美艳熟妇张静宜发出悲鸣。 “真漂亮……”

    齐欢发出赞叹,用手掌包住了胸罩,非常粗暴地挤捏着。 “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真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但**上的痛苦感觉仿佛在证明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中间的带子终于还是被割断,破碎的乳罩一下从丰润的身体上滑落,丰满坚挺的**很骄傲地站立在齐欢面前,在敞开的衣服里若隐若现。美艳熟妇张静宜羞辱地低下了头。

    “挣扎是没用的了……”

    齐欢弯下了腰,吮吸着那粉红色的蓓蕾,用牙齿轻轻咬啮,一双手在平坦雪白的腹部乱摸,暴露在外面的**和身体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但快感只是瞬间就被痛苦和羞耻感淹没。

    “放了我……”

    美艳熟妇张静宜仰起头,痛苦地扭曲着脸上的肌肉,长长的乌发如瀑布般垂在雪白修长的脖子两旁,这更激起了齐欢的**,美艳熟妇张静宜被暴力强奸时的痛苦表情并不是经常可以看见的。

    “美人有快感了吗?”

    齐欢跪了下来。 “不……不要……”

    美艳熟妇张静宜已经感觉到了再次被强奸的厄运。齐欢抚摸着美艳熟妇张静宜光洁的腿,美艳熟妇张静宜还想夹紧,但腰部已经没法发力,很轻易就被齐欢分开,齐欢伸出舌头,吮吸着大腿中间肉感的部位。

    在齐欢熟练的舌技下,美艳熟妇张静宜立刻感到了下体传来酥痒的感觉。可作为阿姨竟然被这个可恶的男人舔着自己的羞处,美艳熟妇张静宜只觉得还是死了好,可是酥痒的快感还是不可避免的传入脑中,和痛苦的感觉不断交替斗争。

    齐欢底着头,加大了力度,嘴巴里发出啾啾的声响,美艳熟妇张静宜痛苦地小声哭泣,强烈的耻辱使她剧烈呼吸,敞开的衬衫里雪白的双峰快速起伏着,任何人看到这个场面都会惊呆的,齐欢还是那样有耐心,仿佛那就是齐欢的工作一般,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意识已逐渐模糊,不争气的下体竟然感觉到了湿润。

    “你又兴奋了吗?真是淫荡啊。”

    齐欢说道。 “不是……”

    美艳熟妇张静宜痛苦地咬着下唇,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流。

    “那让我们来验证一下吧。”

    齐欢把手伸进了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草丛里,拨开了大**,用手指玩弄着柔嫩的花瓣。 刚才云雾里的感觉似乎一下变成了实体,身体的感觉是如此令人羞耻但却又是那样真实,“我怎么会有怎么强烈的感觉……”

    美艳熟妇张静宜悲痛的想,那可是除了老公之外再也没有人抚摸过的地方,不过老公也有很多年没有摸了,这些年来老公生意越做越大,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不好。齐欢已在这时把手指插入了美艳熟妇张静宜的**里,湿滑而柔软的肉壁一下把手指包围,齐欢缓慢地**了起来。

    “**的感觉如何?你老公肯定满足不了你吧,你自己在家也一定经常做吧?”

    齐欢坏坏的说道。 “天哪,竟会被他如此玩弄。”

    美艳熟妇张静宜绝望地想,全身都被痛苦和羞愧包围,但阵阵的麻痒感觉却使她不由自主地夹紧腿,拼命忍住体内的感觉。

    “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紧咬着的唇间终于还是漏出了呻吟声:“啊……呜……我不行了……饶了我……呜……放过……我啊……那里不要……啊啊啊……不行……啊我……要丢了……啊……啊……嗯……嗯……”

    “终于又有快感了,阿姨美人。”

    齐欢很利索地扣动着手指。 “不……又要被强奸了……”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心象被绳子紧紧勒住,虽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无法避免,但还是伤心得要晕倒,齐欢的小眼睛立即死死地盯住了雪白的**上深红色的肉缝和黑色的“倒三角”形状的森林。齐欢将美艳熟妇张静宜抱起丢在床上,把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身体拉过来,大**紧抵玉门。美艳熟妇张静宜眼睁睁地看着齐欢的身体下那黑色丛林中十分巨大的丑陋物具一点点地插入自己的身体里。

    “天哪,又来了。”

    美艳熟妇张静宜痛苦地闭上眼,由于美艳熟妇张静宜和老公的关系很差,其实以往美艳熟妇张静宜一个人有时也在寂寞时自己产生过性幻想,毕竟她人已经到了中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需求是很大的,有时也会幻想自己被强奸的感觉,没想这种感觉变成了事实,却是那样令人又痛苦又刺激,而刺激又远远高于痛若。

    齐欢弯下腰,抓住了美艳熟妇张静宜衣服的领口,象剥水果皮一样拉扯开,衬衫被拉到背后,悬挂在小臂上。齐欢捏住了衣服里雪白的乳峰,开始扭动着屁股。巨大的阳物一下没入,子宫仿佛有撕裂的感觉,美艳熟妇张静宜痛苦地尖叫。

    “太大了是吗?过一会儿你就会爽的。”

    齐欢把美艳熟妇张静宜雪白的大腿夹在了腰间,**在**里摩擦着,美艳熟妇张静宜忍受着巨大的侮辱,可那阵撕裂感过后,强烈的快感却沿着身体一**地冲向了心脏,美艳熟妇张静宜仿佛感觉自己变成了滔天巨浪之中小小的礁石,接受着强大却又美丽的冲击,那是一种恐惧又渴望的感觉。

    “和这样的人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美艳熟妇张静宜羞耻地想,齐欢看着美艳熟妇张静宜气质优雅的脸上痛苦的表情,齐欢就有深深的满足感,齐欢低下了头,粗黑的**正从翻起地外**里进进出出,美艳熟妇张静宜就是齐欢的女人了,齐欢的心里一下全是征服的快乐。

    美艳熟妇张静宜紧紧闭着眼,连呼吸也似乎停止,齐欢熟练的性技巧使她感觉每一下撞击都似乎在冲击着自己的心,把美艳熟妇张静宜带入了九霄云外,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跟随着那节奏跳跃,但是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也同样无法消逝地在脑中徘徊,她也不允许自己的身体在这样的时候有快感,她想抑制,可自己的意志在这样的地方又显得那样的无奈,她只有拼命忍住不发出叫声,但抽动的力量仿佛顺着自己的大腿、小腹、**一直传到了自己的喉咙口,她只有在喉间发出“嗬嗬”的声音。

    “刚才你不是很爽吗,**已经又硬了,别再装了,你外表虽然冷酷但其实是一个**很强的女人啊,别再做抵抗,好好享受吧。”

    齐欢紧紧吸住了美艳熟妇张静宜粉红色的乳晕,用舌头在上面打着圈,齐欢的**先在**口的四周轻轻地摩擦,然后再象搅拌器一样旋转着插入,用力地直刺到底,再缓慢地抽拉出来,如此往复地做活塞运动,本来就罕见的巨大**更加全面地刺激着子宫里的每一处嫩肉,美艳熟妇张静宜感觉自己被抽干了灵魂。

    “我真的是这样的女人吗?”

    美艳熟妇张静宜感到喘不过气来,张开了嘴想呼吸,但仿佛积聚在喉头的力量一下找到了突破的空间,她又小声地呻吟起来,呻吟很微弱,仍然荡人心魄。

    “好极了,就是这样,美人儿,很爽是吗?”

    齐欢象发情的公牛一样喘着气。 “不是……我求你……停下……”

    美艳熟妇张静宜在呻吟里流着眼泪哀求。

    “啊……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想要的……啊……是吧……”

    齐欢继续说道。 “不是……”

    美艳熟妇张静宜小声地喊着,她的心里也在这样狂呼,不,我不是这样淫荡的女人啊,不是。

    “还不承认吗?你下面的嘴却很诚实啊。”

    **里已经不知不觉中有了大量的**,**在里面摩擦着产生了尖锐的声音,美艳熟妇张静宜在恍惚中也可以听见,雪白的脸一下红到了耳边,可那种使人旋转的感觉立刻又充斥着全身每一个器官,理智似乎已在和**之间的战斗中落败,被强奸的痛苦和羞辱已渐渐在神智中模糊。

    “不要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在心里呼喊着,但却下意识般地夹紧了腿,似乎想把在自己**中强奸自己的**收紧,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身体象在渴望着被这个巨大的物件**,甚至被它刺穿,穿着高跟鞋的小脚已经无法阻止地交叉着夹在了齐欢光着的背上,丰满的大腿也夹紧了齐欢的腰,齐欢也觉察到了柔软的**在收紧。

    “啊……不……不……”

    美艳熟妇张静宜已深陷在**的狂潮之中,意识里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对,她仿佛在汪洋大海里,被一个接一个的浪打上浪尖,但自己却还想钻进大海,那股浪似乎变得更大,在自己的小腹里翻滚着,美艳熟妇张静宜不能够抑制,“啊……啊……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发出快乐的呻吟,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在了剧烈的喘息中,长时间的煎熬已使她身心疲惫,齐欢只是看着美艳熟妇张静宜脸上痛苦且快乐的表情就有深深的满足感。

    齐欢的嘴凑了上来,吸住了美艳熟妇张静宜娇喘着的唇,唾液仿佛立即被吸干,舌头也被柔软湿润的东西搅拌,美艳熟妇张静宜不能自持地用自己的舌头迎合着,齐欢猛烈地吻着,眼前这个美艳熟妇张静宜让齐欢体验了强大征服的**和刺激,齐欢用胳膊轻柔地挽起美艳熟妇张静宜柔美的脖子,把她从床上上拉起,松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手,美艳熟妇张静宜被齐欢拥入了怀里,柔软而弹性的**被齐欢的胸膛挤压变形,手掌在背后插入美艳熟妇张静宜柔顺乌黑的长发,轻轻抓紧。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双手获得了自由,她并没有反抗,但紧紧抓住了齐欢的手臂,四片嘴唇还是紧紧贴在一起,齐欢开始加大了力度。美艳熟妇张静宜再也不能抑制**的狂潮,强烈快感象决堤的洪水涌出,她挺起了腰,失去理智地迎合着齐欢的动作,口中开始**起来:“啊……啊……啊……太爽了……干死我了……啊啊……哇啊……好……好丢脸喔……我你也敢强暴……啊啊……好丢脸喔……你真会干……啊……啊……啊……啊……升天了……厉害……啊……干死了……我不行了……太棒了……太棒了……啊……爽死我啦……呜……不要停……用力……用力干……不行……啊啊啊……来吧……来吧……哇……啊啊啊……啊……”

    “啊……”

    只是在突然间,身体仿佛被电流击中。“啊……好棒……啊……要死了……天啊……要泄了……快了……啊……啊啊……爽死我了……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混乱的心里这样想。仿佛巨大的力量一次次把自己推向了无边的天空,“呃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一下抱住齐欢的脖子,高跟鞋也用力夹紧,子宫抓紧大**,**像一圈圈套子紧套**杆,齐欢的**也快要爆炸,**象雨点般疯狂地插入最深处。

    “啊……啊……啊……”

    齐欢发出野兽的嚎叫,猛烈地摇晃着身体**,但齐欢并没有射精,齐欢要好好享用这道美餐,齐欢挺直腰,美艳熟妇张静宜喘息着紧紧抱住齐欢,随着齐欢直立的身体坐在齐欢毛茸茸的大腿上,双腿仍夹在齐欢的背上,乌黑的长发左右晃动,屁股剧烈地摇摆。

    “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地尖叫,向后反弓起了腰,长发向后甩去,子宫紧顶**,齐欢狂吻着她挺起的酥胸,“我不行了……”

    美女花心内一阵颤动,从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子宫里喷射出大量的液体又一次喷出了阴精……美艳熟妇张静宜虚脱地松开手,一下向后软倒,躺在了床上,美艳熟妇张静宜又一次被齐欢强奸直至**。

    不过齐欢还没有满足,“快,帮我舔一舔,如果不舔,我又要干你了。”

    齐欢威胁的说道。美艳熟妇张静宜实在是没有力气,生怕齐欢再来一次,心中无奈的叹气着,居然主动爬下了床,蹲下用嘴巴含住了齐欢的**,齐欢没有想到美艳熟妇张静宜会是这么主动,看来美艳熟妇张静宜已经被齐欢强奸得迷失了本性。

    齐欢那原本高耸的**在潮湿的口腔里迅速坚如铁棒,然后齐欢很用力的把美艳熟妇张静宜松脱的胸衣从她的头上拉到背后,一把扯到手中,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身上终于一丝不挂了,齐欢随后又脱掉了美艳熟妇张静宜身上的戒指、项坠,让美艳熟妇张静宜彻底的**在齐欢面前,一阵夜风吹起了卧室的窗帘,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秀发随风飞扬,她完美的**象玉石雕刻的塑像,晶莹雪白,犹如天上圣洁的女神。

    齐欢看得呆了,觉得美艳熟妇张静宜的美竟然是这么的无法形容,这一对挺拔乳峰,嫣红两点,纤纤细腰,修长美腿,雪白体色,细滑肌肤,真的是只应天上有。

    美艳熟妇张静宜成熟的身体越发的妩媚了,齐欢将美艳熟妇张静宜转了个身,抑制不住越来越快的心率,疯狂的吻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小腹和大腿。

    齐欢扶着美艳熟妇张静宜雪白的身体,在娇美的肌肤上留下无数的热吻,齐欢搂着美艳熟妇张静宜不停的吻着,这时床上的美艳熟妇张静宜和齐欢都一丝不挂,齐欢紧紧搂抱着美艳熟妇张静宜猛烈的亲吻着,美艳熟妇张静宜两个白生生的**,在齐欢的胸脯上用力的挤压,磨擦,发出了尖细的呻吟。

    齐欢掰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显出了美艳熟妇张静宜鲜红的嫩肉,让美艳熟妇张静宜趴跪在齐欢的双腿中间,美艳熟妇张静宜一双妩媚的大眼看着齐欢那根又长又粗又红又紫的大**,**晶光瓦亮,独眼,怒张洞开,整个的阴毛黑鸦鸦,毛茸茸,布满整个的小腹及大腿,**沿上涨凸凸的,像一条粗大的蚯蚓,盘卧在**的未端,美艳熟妇张静宜看到涨凸青筋,盘居在肉径上,硬邦邦的肉刺有规则地向**倾斜,美艳熟妇张静宜觉得全身燥热难忍,花瓣里奇痒难煎,突然一股暖流从小腹向下漫涎,又从花瓣里溢出,美艳熟妇张静宜发现自己坠落了,居然变得如此的淫荡,心想反正也被他强奸了,倒不如好好的享受一下吧,反正自己这么多年来也没有真正的享受到**了。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花瓣正对准齐欢的嘴巴,齐欢用手贪婪地拨开两片肥厚的**,让最鲜嫩、最敏感、最刺激的红肉,暴露得越多越好,齐欢天生舌头长,能够深入内壁,尽情的绞动,搅得美艳熟妇张静宜心慌意乱,奇痒无比,突然齐欢猛一仰头,含住了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艳如玛璃的小阴核,狠劲地吸吮,舐磨,吸得美艳熟妇张静宜全身发颤,涨得美艳熟妇张静宜抓耳挠腮,上身不停的晃动,那花瓣又被齐欢脸上的坚硬胡渣,刺得一阵阵挛痉,差点把她的灵感美上了天。

    而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小嘴一一地套弄齐欢的大**,一涨一涨的,齐欢**顶的小洞里不时浸出涓涓的清彻、透明的粘液,很快又被红嫩的小嘴吮吸得一干二净,美艳熟妇张静宜把臀部向下压来,一股股蜜汁从花瓣内冲击而出,但那股引人发狂的奇痒,在死死地折磨着她,只想那大**一下插入尽底,解除这种难忍受的煎煞,她咬紧牙,紧握双拳屈伸**,扭腰旋臀,满头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小脸像一朵盛开的红山茶,双腿紧闭,柳眉微皱,嘴里阵阵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一双玉臂,一双**,再也不听使唤了,娇躯软绵无力地压在齐欢的身上,只见齐欢的**,还是雄纠纠、气昂昂,那**粗壮赤红,美艳熟妇张静宜把自己的花瓣,顺势一凑,那火热的**,便连根插入。

    “啊……涨……好涨……”

    当齐欢的大**被插入花瓣的时候,美艳熟妇张静宜叫了起来,脸色也有点变白,香汗不禁流下,紧咬牙关,全身发抖,美艳熟妇张静宜只觉得自己的花瓣里,像有一条烧红的铁棍,上下的搅动,涨得她全身舒爽,那种酥,麻、酸、痒的味道,要多痛快,有多痛快,粗大的**,当在花瓣内一进一出的时候,快速地磨擦着**的嫩肉,产生多么美妙的快感啊。

    “哎哟……我的妈哟……好舒服……好美……好爽啊……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点……”

    美艳熟妇张静宜慢慢的扭动腰肢,转动屁股,齐欢也伸出双手揉捏她的**,鲜红的**,有如葡萄大小,艳丽悦眼,使人爱不释手,齐欢使劲挺起屁股,用力往上一顶。

    “哎哟,轻一点,都快插入子宫了。”

    美艳熟妇张静宜秀眼一翻,娇喘连连,娇喘吁吁……媚极了,美极了,动人极了。

    齐欢越干越来劲,越干越疯狂,当**一连几下触到美艳熟妇张静宜花心时,美艳熟妇张静宜就情不自禁的**起来,俯下上半身,把齐欢搂抱更紧更紧,全身抽搐得也就更加厉害了。

    “我要泄……泄……泄……泄……泄了……哦……哦……太美了……你的大**好棒……哦……我被插得好舒服……哦……哦……哦……好舒服……哦……哦……不要……不要停……哦……哦……啊……啊……我……要泄了……哦……插得我泄了……我……你强暴我吧……我想让你强暴……干我……干我啊……”

    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声激励着齐欢,齐欢的臀部上下活动量越来越大,齐欢往上顶,美艳熟妇张静宜往下压,配合默契,拍节准确,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大白屁股拼命的扭动,动作越来越激动,心中越来越活跃,阴壁随着阵阵收缩,花心吸吮**,**顶撞花心,舒服得大喊大叫起来。

    “啊……我顶不住……了……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嗯……喔……你好会插穴……啊……干我……再干我……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干我……嗯……啊……好舒服……喔……我……的身体……随你怎么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

    浪声未完,阴精如注,**把两人的阴毛浸得**的,美艳熟妇张静宜精疲力尽的压在齐欢的身上了。

    齐欢注视着**后的美艳熟妇张静宜,诱人的脸蛋更是美艳。这一切的一切,无一不刺激着齐欢的感观,美艳熟妇张静宜那颤动的娇躯,直瞪着大眼,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齐欢一把再次扑倒猎物,只听女美艳熟妇张静宜“啊”的一声娇喊,两人像磁铁般地吸在了一起……

    美艳熟妇张静宜一只玉臂紧紧缠着齐欢的脖颈,另一只小手,不顾一切伸向下身,一把攥住了齐欢那个又长又粗壮的大**……美艳熟妇张静宜感觉到了,**上的脉膊在激烈的跳动,随着脉膊跳动,**不住上下点头,接着美艳熟妇张静宜小手向下一滑,又将两个肉丸攥在了手里,轻轻的揉弄着。当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小手到了齐欢**、肉丸,齐欢猛然吸了口气,一种滚烫的热流在小腹里面翻腾。

    一浪高似一浪,一浪拍击着一浪,齐欢不由自主地将粗硬的手掌顺着美艳熟妇张静宜那光滑的脊背向下抚摸,又顺着丰满的屁股沟里,向里伸去,一股股粘液增加肉与肉之间的润滑,齐欢的两个手指顺势而入,轻轻扣弄凸涨凸涨的阴核,美艳熟妇张静宜再次发出了呻吟……

    “啊……啊……嗯……噢……”

    美艳熟妇张静宜无法忍受这种翻江倒海的刺激,一下通向中枢神经的电流,不断地增压、加速。只听“啊”的一声,美艳熟妇张静宜双腿跪在床上双手捧着齐欢粗大的**,像吞吃火腿香肠一样,一口吞下,死命的吸吮、抽拉,一涓涓淡咸的精液,带着男性**的腥臭,一起被美艳熟妇张静宜吞咽下去……

    齐欢见美艳熟妇张静宜春情大动,整个的大腿像小溪一样流淌着蜜汁,齐欢将美艳熟妇张静宜放在床上,一个飞身鱼跃,落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双腿中间,钢枪手握,对准粘糊湿润的桃源洞口,用力一挺,“滋”的一声,整根火辣辣的大**,再次直顶花心深处,美艳熟妇张静宜猛吸一口气,接着就手续足蹈地喊叫起来:“啊……啊……好舒服啊……插死我了……”

    齐欢看着美艳熟妇张静宜被挑起欲火后的桃红脸蛋,美艳熟妇张静宜看着齐欢那上下挑动的浓眉,一股热浪同时涌上齐欢们的心头,胸中的欲火烧得更烈更旺更强,两人同时将对方的脖颈搂紧,又是一阵飞沙似地狂吻。

    美艳熟妇张静宜猛地将香舌送入了齐欢的口中,齐欢在猛烈吸吮香舌的同时,下身的**又加快了速度,一连又是一百多下,直进直击,急抽猛插……**在**的交接处有节奏地响着,只听到喘息声伴随着床板的“吱呀”声,震动着整个的房间。

    “啊……啊……喔……啊……用力……就是……那里……喔……好痒……爽死我了……强奸我吧……奸死我算了……”

    美艳熟妇张静宜现再也不顾是不是被强奸了,疯狂的**,一声高似一声,柔软的腰肢死命的扭摆。

    这时齐欢搂紧了美艳熟妇张静宜,纵身一滚,两人刚调换了方位,齐欢又把美艳熟妇张静宜压在了底下,美艳熟妇张静宜急切地等待着齐欢赐予她的艳福,只见齐欢那大脑袋往下一扎,那张大嘴一下叼住了鲜红的**,脸紧紧地贴住她的胸脯,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使劲地吮吸起来,吮吸着这只,揉搓着那只,吮吸那只,又揉这只,身下的大**也在统一的节奏下,不断的**着美艳熟妇张静宜的花瓣。

    “啊……我受……不了……了……你吸得我……痒到……心里去……了……”

    美艳熟妇张静宜一股股**,顺着齐欢**,喷射出来,又顺着屁股沟往下激流……齐欢看到美艳熟妇张静宜又近于**,突然动作缓慢下米,以给她一瞬的喘息机会。

    齐欢的双手在美艳熟妇张静宜的**上胡乱地摸索起来,啊,齐欢终于摸到了,那是两个坚挺的**,齐欢双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各捏住一只**,缓缓地捻动起来,上面边捻弄,下面也苦插,速度不快,很有节奏。美艳熟妇张静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