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94.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90 部分阅读

第 9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挚诺模一顾孀派硖宓牟抖蹲牛庋焕矗牖兑坏屯芬院螅湍芙飧龇缜橥蛑值拿姥奘旄镜牧酵酥湔谄た憬艚舭碌拿烂罘缇熬∈昭鄣琢恕?br />

    齐欢看到,在皮裤的紧紧包裹之下,耻骨高高的隆了起来,本来耻骨的隆起来的样子应该是硬绷绷的,但是张静宜的那个部位却不是那个样子的,因为齐欢可以清楚的看到,在皮裤的包裹之下,那耻骨的部位看起来十分的柔软,孤线也十分的饱满。

    从这一点上,齐欢不难体会出,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小嘴,是多么的丰腴而肥美了,看到这里,齐欢不期然的又想起了那天晚上这个美艳熟妇给自己带来的**的感觉,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的同时,齐欢的身体慢慢的涨大了起来。

    因为张静宜是坐在了那里的缘故,所以皮裤紧紧的勒进了她的两退之间,不但将她的两退之间的美妙风景给勾勒了出来,而且裤中线还向里陷了进去,将她的裆部的位置一分为二。

    在裤中线的两边,则各有一个微微的突起,齐欢阅女无数,一看到这种风情,马上就意识到了,那微微突起的形状,正是她的两片厚厚而多汁的小嘴唇的位置,想到这里,齐欢甚至都感觉得到,正有一股搔搔的不太好闻的,但是却又十分能刺激人的**的气息,正从她的两退之间散发了出来。

    看到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皮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样子,齐欢的心蠢蠢欲动了起来,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坐在后排的林喜蕾,齐欢看到林喜蕾正在那里侧头看着窗外,根没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举动,心中微微一动之下,齐欢的心中升起了一个大胆而绝妙的主意。

    “阿姨,你会不会开车呀。”

    齐欢一边欣赏着张静宜的两退之间的美妙风景,一边问出了这样的话来,想到自己的绝妙而大胆的主意,齐欢的嘴角又泛起了一丝淡淡的,让人不易察觉的坏坏的笑容。

    张静宜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自然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齐欢的身上,齐欢正在自己的身体上不停的打量着的目光,张静宜自然是全部都看在了眼里,看着齐欢异样的火辣而热情的目光,齐张静宜的心儿怦怦的直跳之下,身体也变得有些燥热了起来。

    但是张静宜却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在这当口问起了自己会不会开车的这个问题来了,微微一愣之下,张静宜侧过脸来看着齐欢,嘴里也顺声回答道:“不会呀,怎么了。”

    林喜蕾看到齐欢和张静宜吹起了牛来了,不由的回过了头来,想要看看两个人在吹些什么,当她听到两个人吹的是自己不喜欢的开车的问题的时候,又一次的将手偏了过去。

    齐欢微微一笑:“阿姨,其实开车是很容易的,只要把油门和刹车控制好,再掌握好方向盘就可以了,当然,这里面首要的就是要看看你会不会挂档,而且还要认识档位,阿姨,怎么样,要不要我教教你怎么认识档位呀。”

    说到这里,齐欢的手放到了档住之上,挡了一个档以后,也不把手拿回来,而是伸手在张静宜的丰满而结实的玉退之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又给张静宜使了个眼色。

    第218章 指压 五

    张静宜听到齐欢跟连珠炮一样的说了那么多,一时间有些云里雾里了起来,就在她有些拿不准齐欢跟自己说这些话究竟是何用意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齐欢的手在自己的玉退之上摸了一下,顿时,张静宜就知道了齐欢为什么要这样子做了。

    张静宜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了,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虽然年纪偏大,而且还生过一个小孩子,但是她的身材却保养得及好,比起少女来,多了一份成熟妩媚的气息,这种刺激,自然是对男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的。

    齐欢色色的眼睛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不停的扫视着的目光,也肯定激发起了她的**了,齐欢肯定是到了现在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从而想对自己动手动脚了起来。

    但是两人虽然坐在了前排,身后却毕竟还有着一个林喜蕾,虽然现在林喜蕾的目光是看在了车外,可是谁又能保证她什么时候会回过头来呢,那么,怎么样的能够让齐欢既能在自己的身上动手动脚,又不让林喜蕾发现呢,齐欢显然是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借着挂在档的时机,齐欢的手活动的时机自然就大了,而档位就在自己的身旁,齐欢的手只要稍微的伸过界,就可以抚摸到自己的身体,这样一来,林喜蕾自然就不会发现什么了,想到这里,张静宜的眼前一亮,几乎连想也没有想,张静宜就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齐欢的提议。

    想到自己不但和自己的亲生女儿争风吃醋了起来,而且还要当着自己的女儿的面去接受自己女儿意中人的挑逗,张静宜就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张静宜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又是一阵的收缩,一大股口水流了出来,将自己的三角貼身衣物已经完全的打湿了,好在自己穿着的是一件紧身皮裤,从外面倒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这倒让张静宜放心了不少。

    看到张静宜点起了头来,齐欢知道,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了,于是,齐欢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而另一只手则放在了档位之上,对张静宜道:“阿姨,你看,这上面有数字的,这是一档,二档。”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坐在后排的林喜蕾一眼,当他看到林喜蕾又一次的将脑袋别向了一边以后,胆子更大了起来,本来是放在了档位上的手也向前一伸,和张静宜的丰满而结实的大退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一股温热的气息,透过了皮裤,清楚的传到了齐欢的手上,让齐欢的心中微微一酥,齐欢感觉到,在皮裤的包裹之下,张静宜的玉退更增加了几分张力而弹性的感觉,而那种光滑如玉的肌肤,齐欢也能隐约的感觉得到。

    张静宜坐在那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因为看着档位,所以眼角的余光可以清楚的看得到齐欢的举动,看到齐欢的大手在自己的大退上抚摸了起来以后,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竟然将退张得大大的,使得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在齐欢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暗示着齐欢的举动可以更大一些。

    但是齐欢却好像根本不明白张静宜用身体语言所做出来的暗示一样的,手只是极其温柔的在张静宜的玉退之上抚摸着,只是时而整个手掌盖在了张静宜的大退之上,时儿却又只是用一个指头,轻轻的在张静宜的大退根部划着圈儿,挑逗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神经。

    从齐欢如此猴急的样子中,张静宜以为自己在做出了那样的暗示以后,齐欢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挑逗自己的两退之间的万种风情的,但是她却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又一次的呼略了自己的暗示,而只是在自己的大退上挑逗了起来,这个时候的美艳熟妇突然间想起了刚刚在家里的时候,齐欢不顾自己做出的让他先去开房的暗示而坚持留下来陪着林喜蕾的这个事实,这两件事情加在一起,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本来已经压制了下去的怒气,又开始涌动了起来,就想要偏过头去,不再理会这个讨厌的齐欢。

    但是马上的,张静宜却感觉到,齐欢虽然没有如自己的愿,只是在自己的大退之上挑逗着,但是那种刺激的感觉,却是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享受到了那种美妙感觉以后,张静宜的心中怒气稍稍的平息了一些,所以,她一边装着看档位的样子,一边在那里静静的体会着齐欢在自己的身上的挑逗给自己带来的美妙感觉来了。

    张静宜感觉到,齐欢将整个大手盖在自己的大退之上的时候,一股股的男性的热力,就钻入了自己的大退娇嫩的肌肤之上,让自己的全身都似乎浸在了一片温暖的海洋之中一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懒洋洋的感觉。

    而当齐欢的手指在自己的大退根部百划着圈的时候,虽然隔着一层皮裤,但是张静宜却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那种淡淡的酥痒的感觉,从自己的大退根部慢慢的升了起来,那种酥痒似乎若有若无,让张静宜情不自禁的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上面,去寻找着那种酥痒的感觉给自己带来的美妙。

    那种感觉虽然微不可感,但是却又十分的能撩起人的兴奋性,张静宜感觉到,那种若有若无的酥痒的感觉,正以着自己的大退根部为中心,向着自己的全身扩散着,使得自己的全身都变得有些酥痒了起来,整个人也跟陷入了云端之中一样的,轻飘飘的,仿佛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一样的。

    那种刺激,虽然齐欢挑逗手法的变幻,一会儿热情如火,一会儿却又微不可闻,正是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张静宜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在这样的刺激之下,有更多的口水流了出来,现在自己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大退根部所传来的那种湿湿的感觉了。

    这样的刺激,让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飞起了两片红云,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妩媚了起来,那种刺激,让张静宜有一种想要呻吟出声的冲动,但是想到林喜蕾就坐在了后排之上,自己这一呻吟出声来,不是会让自己和齐欢私下里的动作大白于天下么,正是想到了这些,张静宜只好咬着嘴唇,将自己的想要嘤咛的冲动给强行压制了下去。

    但是不能嘤咛,齐欢在自己的身上所挑逗而带来的快乐就不能发泄出去,这样一来,那种快乐的感觉,就在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身体里面积蓄了起来,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觉得,自己体内对齐欢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的渴望,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张静宜一边摇摆着自己的玉退,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迎合着齐欢对自己的挑逗,在此同时,张静宜又将自己的屁股一拱一拱的,使得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开始在齐欢的面前一伸一缩的。

    从张静宜的举动之中,齐欢自然看得出来,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体内的**已经给自己挑逗了起来,不然,她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暗示着自己,想让自己伸手去光临她的两退之间女性的身体最敏感也是最神秘的部位了。

    齐欢感觉着在自己的指尖流淌着的张静宜的大退根部的结实而光滑的肌肤,想着自己竟然在林喜蕾的面前玩弄起了她的母亲来了,虽然林喜蕾对这一切毫不知情,但是却也让齐欢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齐欢也觉得,自己的冲动变得不可遏制了起来。

    现在齐欢看到,随着张静宜的屁股一前一后的拱动了起来,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就在自己的面前一伸一缩了起来,张静宜每向前一伸,裤中线的突起变分了开来,而只要一缩身子,裤中线的突起就闭合了起来。

    齐欢自然知道,张静宜的皮裤的裤中线的两边形成的两个肉眼可见的微微突起,其实就是她的下面那张小嘴在皮裤上印出来的痕迹了,而随着身体的举动而一张一合了起来的突起,其实就是她的小嘴唇在那里一张一合的了,想到这暧昧的一幕,齐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的某个部位,似乎又涨大了几分。

    正在那里一张一合的张静宜的下面的那张小嘴,似乎正在向着齐欢发出着热情的邀请一样的:“齐欢,来呀,我,我很喜欢你摸我呀,来摸我呀,我好喜欢你的手呀,难道你就没有能体会出我的热情来么。”

    感觉到这一切以后,齐欢再也忍不住了,手向前一伸,就和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手才一放到张静宜的两退之间,齐欢马上就感觉到了一股潮湿的感觉扑打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感觉到这股气息以后,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嘴角本来是不易察觉的坏笑,到了这一刻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

    女人的两退之间,因为常年的湿润,所以在手摸上去了以后,会感觉到一股温热而湿润的气息的,但是阅女无数的齐欢,也不知隔着裤子摸过多少女人的下面那张小嘴,他自然认得,女人的两退之间的气息虽然湿热,但是却绝对不会如同张静宜两退之间散发出来的湿热那么明显。

    那么,这种现象,就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那就是,张静宜在自己的挑逗之下,两退之间的那张小嘴里面已经流出了大量的口水,肯定是已经将她的贴身衣物给湿透了的,只是因为皮裤的透气性比一般的裤子要差一些,那些口水才没有渗到皮裤子上,但是却在皮裤低下积蓄了起来。

    想到在自己的挑逗之下,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下半身已经完全的湿透了,齐欢就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而想到张静宜的身体竟然是如此的肥美而多汁,齐欢真的恨不得现在就将她的裤子扒下来,就在车上和她大战一场。

    但是还有一个林喜蕾正坐在了后排坐里,齐欢知道,就算是自己想要这样子干,张静宜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齐欢才强行的控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而只是用手在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挑逗了起来。

    可是冲动控制了下来,但是齐欢却觉得,自己的心中已经给激了起来的那股邪火,却无从发泄出来,正在自己的体内积蓄着,那股邪火越来越强烈,让齐欢再也忍不住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在寻找到了皮裤裆部的裤中线的位置,来到了那两片微微的突起之间以后,齐欢突然间大力一压,手指就直直的向着张静宜的身体最敏感也是最神秘的部位的正中央按了下去。

    张静宜感觉到,随着齐欢的手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以后,那种火热的男性气息,就从齐欢的手上散发了出来,钻入到了自己的皮裤之中,扑打在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地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

    第219章 指压 六

    受到这种刺激,那张小嘴开始变得兴奋了起来,似乎不受张静宜的身体的使唤一样的在那里收缩了起来,随着小嘴的收缩,一股股的口水,就从小嘴里流了出来,张静宜甚至都在怀疑着,如果任由齐欢这样的对自己挑逗下去,自己的下面那张小嘴里的口水会不会流光呢。

    但是那种异样甜美异样畅快的感觉,却又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张静宜已经情不自禁的挺动着身体,将自己的两退之间的小嘴向着齐欢的手指凑了过去,想要和齐欢的手指结合得更加紧密一些,以便于自己体会到那种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快乐。

    齐欢的手指大力的向下压着的时候,正是张静宜的身体向前一挺的时候,这样一来,两股大力一相交,就使得张静宜感觉得出来,齐欢的手指,竟然直直的压着自己的皮裤,将皮裤塞入到了自己的小嘴里面,虽然因为皮裤的反弹力,使得手指进入得不深,但是充满了空虚而寂寞的感觉的小嘴突然间有了异物的进入,那种刺激,却让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再也忍不住的嘤咛了一声。

    车子一直在前进着,发动机也在轰鸣着,但是张静宜却一直在忍受着齐欢的手指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挑逗着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这一嘤咛出声来,就像是要将体内的那种快乐完全给发泄出来一样的,声音自然比较大,所以发动机的轰鸣之声,却并不能盖掉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嘤咛之声。

    正侧头看着车窗之外的林喜蕾,突然间感觉到母亲嘤咛了一声,心中奇怪之下,林喜蕾下意识的回过了头来,看着坐在了前排的自己的母亲,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关切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母亲:“妈,怎么了。”

    张静宜的那一声嘤咛,因为是受到了齐欢的挑逗而发出来的,带着一丝的妩媚,又带着一丝的满足,还带着一丝的幽怨,如果是稍微有些经验的人,听到张静宜的这声嘤咛之声,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刚刚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是经历了什么了。

    可是偏生的林喜蕾只是一个末经人事的少女,自己的母亲所发出来的那种让任何男人听了以后都会热血沸腾,瑕想连天的嘤咛之声,落入到了林喜蕾的耳朵里,却让这个清纯少女单纯的以为,那只是自己的母亲不舒服而发出来的,所以才问出了那样的话来。

    张静宜这一声嘤咛之声一发出来以后,就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头了,自己的女儿可是变坐在了车子的后排坐呢,如果让自己的女儿听到了这样的嘤咛之声,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意识到这一点以后,张静宜的身体不由的一僵,脑中也在迅速的转着念头,想着自己要如何的才能将那声嘤咛给解释过去。

    齐欢感觉到,随着自己的手指在皮裤之上重重的压了一下,将皮裤塞入到了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以后,心中也是不由的兴奋到了极点。

    正想要将手指上的力度加大一些,好让自己的手指能更加的深入到张静宜的小嘴的齐欢,却突然间感觉到,从张静宜的两退之间的那张小嘴里面似乎有一股吸力生了出来,正在吮吸着自己的手指,想让自己的手指不断的深入再深入。

    齐欢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了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小嘴竟然还有这样的妙用,那种刺激的感觉,让齐欢也不由的兴奋得全身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正想要顺应着张静宜的下面的那张小嘴的要求,将自己的手指不断的伸入再深入的时候,齐欢却听到了张静宜发出来的那一声嘤咛之声。

    如果换民往日,齐欢听到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发出来的这声媚到了骨子里也是腻到了骨子里的嘤咛之声,一定会热血沸腾,不能自己的,但是现在这声最能挑逗起男人征服的**的嘤咛之声,却如同一个炸雷一样的在齐欢的耳边响了起来,齐欢的满腔兴奋,一时间化为乌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手从张静宜的两退之间缩了回来,放到了汽车的档位之上。

    齐欢的手才一缩回来,林喜蕾就转过了头来,看着张静宜,问出了那句话赤,齐欢因为已经将手脱离了危险的区域,不怕林喜蕾发现自己有什么,心情大定之下,齐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看着张静宜,想要看看张静宜怎么样的才能将刚刚的那一声嘤咛给解释过去。

    张静宜坐在那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当她看到齐欢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以后,想到自己之所以会发出那声嘤咛是全由齐欢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挑逗了起来而带来的,现在自己有了事,齐欢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想到这些,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暗地里将齐欢恨得牙痒痒的,但是恨归恨,张静宜却不能将事实告诉林喜蕾呀,如果让林喜蕾知道自己发出了那声嘤咛之声是因为林喜蕾的意中人挑逗自己的原因,以张静宜对自己女儿的了角,林喜蕾一定会连杀了自己的心都会有的。

    狠狠的瞪了林齐欢一眼,张静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转过头来对林喜蕾道:“喜蕾,没什么事情,刚刚一伸脚,在下面给踢了一下,现在没事了。”

    张静宜不愧是见过大风流的女人,竟然这么快的就找出了借口,解释起了这件事情来。

    林喜蕾听到自己的母亲这样一说,点了点头,单纯的女子并没有多想,再加上林喜蕾还在为自己的母亲不让自己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阻止了自己和齐欢的一次近距离的接触而生着气呢,所以在点了点头以后,林喜蕾又侧过了脸来,继续的欣赏起了车窗外的夜景来了。

    虚惊一场,齐欢的手再一次的从档位上拿了下来,放到了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地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只是这一次齐欢吸取了教训,并没有感再用手指去挤压她的小嘴,以免得她再受不了自己的挑逗而嘤咛出声来,齐欢只是变纪着手法,在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挑逗了起来。

    齐欢时而将手掌伸得开开的,使得自己的手掌盖在了张静宜的下面的那张小嘴之上,将手里的热气,一个劲的向着张静宜的两退之间输送着,刺激着张静宜的神经。

    时而的,齐欢却又伸出手指来,围着张静宜的那张小嘴划着圈,将小嘴的周边都抚摸了一遍,尽情的感觉着风情万种的成熟美妇的小嘴丰腴而肥美的轮廓。

    时而的,齐欢又会伸出两个手指,一左一右的撑在皮裤的裤中线的两边,然后用力,将那印在了皮裤上的小嘴的印迹给撑开来,借以玩弄着张静宜的身体的最敏感而且是最神秘的部位。

    在齐欢的挑逗之下,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又一次的变得潮红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妩媚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身体又一次的前后拱动了起来,美艳熟妇似乎已经忘记了刚刚齐欢在自己的身上挑逗差一点让自己下不来台的这个事实,又一次的迎合起了齐欢来了。

    齐欢虽然在开着车,但是手指之间传来的那种丰腴而肥美的感觉,使得齐欢觉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就如同一个已经熟透了的桃子一样的,自己只要用手轻轻的一压,就会流出汁来一样的。

    一边体会着手指尖传来的那种用笔墨无法形容的美妙感觉,齐欢一边想起了和张静宜在一起的一幕一幕,这个时候的齐欢,突然间想起了林喜蕾对她的母亲这些末来举止异常的评价,说张静宜是得了更年期综合症。

    想到林喜蕾逆时针会这样的想着自己的母亲,而鸿星尔克不知道张静宜和自己之间已经有了私情,而现在自己又当着林喜蕾的面正在玩弄着她母亲的身体,下车以后,张静宜的种种表现,还不知道林喜蕾会如何的评价呢,想到这些,齐欢的嘴角又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张静宜给齐欢在自己的两退之间又是掏又是压又是捏的挑逗举动,弄得有些心慌意乱了起来,那种异样的刺激,让张静宜情不自禁的转过了头来,她想让齐欢从自己的面部表情之中看出来自己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很兴奋很舒服,暗示齐欢的举动可以更大一点,让自己享受一下更为快乐的刺激。

    但是美艳熟妇这一转达头来,就看到了齐欢挂在了嘴角的那一丝坏坏的笑容,她可不知道齐欢是因为想到了林喜蕾说自己是更年期综合症而坏笑的,看到这里,张静宜下意识的以为,齐欢是因为刚刚捉弄了自己一把而坏笑了起来呢。

    想到齐欢竟然会如此的玩弄自己,差一点儿让自己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出丑,张静宜就气不打一处来,突然间,张静宜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坏笑,你齐欢不是在挑逗着我么,那好,我也挑逗你一下,最好也能挑逗得你也发出一声呻吟,我倒要看看,到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向林喜蕾解释呢。

    正**焚身的张静宜,一心只想着要报复一下齐欢,浑然跟忘记了林喜蕾就坐在了后排坐上,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齐欢解释不过去的话,自己和齐欢的关系就会大白于天下的这个事实,而是伸出了手来,直直的向着齐欢的跨部伸了过去。

    在侧过脸来看齐欢的时候,张静宜就发现了,齐欢虽然是坐在了那里,但是跨部的裤子却已经鼓起了老大一块,张静宜自然知道,那块鼓起就是因为齐欢的身体已经变得坚硬了起来而形成的,如果自己想要让齐欢在自己的挑逗之下尽快的呻吟出声来,对他的那个部位下手,自然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了。

    齐欢正不停的用手在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挑逗着,却没有想到张静宜竟然对自己发起了攻击,齐欢可没有想到张静宜是为了报复自己才这样子做的,还以为齐张静宜是受不了了才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了,想到这些,齐欢微微一乐,一边继续的在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挑逗着,一边享受起了张静宜给自己的服务来了。

    张静宜将手伸到了齐欢的跨部,虽然隔着一层裤子,但是她却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齐欢的坚硬和火热,那种气息,刺激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全身的毛孔似乎一下子舒张了开来。

    第220章 贴身热舞 一

    张静宜因为是存心要报复齐欢,所以她可不中齐欢一样的有那么多的顾忌,在隔着裤子摸了一会儿以后,张静宜竟然手一翻,就灵活的将齐欢的拉链给拉了开来。

    齐欢自然没有想到张静宜竟然如此的大胆,敢拉开自己的裤子,将自己的身体给暴露出来,心中微微一惊之下,齐欢不由的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后视镜,想要看看林喜蕾现在在干什么。

    齐欢看到,林喜蕾正侧过头来看着车窗之外的风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波光流动着,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是可以肯定一点的是,她一时半会儿之间,是不会将头转过来的,看到这里,齐欢放下了心来。

    就在齐欢看着后视镜的时候,张静宜的纤纤玉手已经放在了齐欢的身体上,就跟握住了一把长枪一样的,张静宜立马就精神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开始在枪杆之上套动了起来。

    齐欢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风情万种而高高在上的美艳熟妇,在经过了自己的调教以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变得如此的风搔而浪荡,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媚意,让齐欢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长枪在张静宜的手里也变得越发的粗壮了起来。

    而想到张静宜竟然在她的女儿面前给自己做起了那种事情来,这们的刺激,也许连林伯父都没有享受过,齐欢又是一阵的得意,而全部的注意力也放在了长枪之上,享受起了张静宜的手握着手枪给自己带来的温软而细腻,又特别撩人的感觉来了。

    当然,做为回报,齐欢也更加的买力的在张静宜的两退这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挑逗了起来,在挑逗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同时,也给张静宜送去了如潮的快乐。

    车子在夜色之中习驰着,车上一个少女神不守舍的,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前排坐的齐欢和张静宜两人,都伸出了手来,在对方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上挑逗着,车子的轰鸣声,丝豪掩饰不住车里的暧昧,一时间,车子里面春色无边了起来。

    而两人都会时不时的看一看后视镜,以防止林喜蕾会突然间转过头来发现了自己的好事,看着坐在那里沉思着的林喜蕾,一个想着自己竟然当着自己的女儿的面玩弄着自己女儿意中人的身体,另一个想着自己竟然当着女儿的面玩弄着她的母亲,都感觉到了一阵超呼寻常的刺激,而在这种刺激之下,两人挑逗着对方的举动,都变得更加的猛烈了起来。

    齐欢到了这个时候,似乎也不害怕张静宜会受不了自己的挑逗而再次发出嘤咛之声以惹得林喜蕾怀疑了,他的手指又一次的压着皮裤,向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地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塞了过去。

    正抓着威风凛凛的长枪不停的套动着,似乎跟感觉到了齐欢的意图一样的,美艳熟妇不但没有将玉退给夹起来阻止齐欢的行动,反而将退张得大大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妩媚到了极点的目光看着齐欢,身体也向着和齐欢的手指相反的方向挺动着,那样子,仿佛在说,来呀,谁怕谁呀,我倒要看看你能将手指头塞进去多少。

    看到张静宜的一副挑略的样子,齐欢的心中的邪火也一下子上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齐欢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手指之上,用力的向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塞了过去。

    顿时,齐欢就感觉到手指处一空,从张静宜的小嘴里面散发出来的吸力,使得齐欢的手指连同皮裤的一部分,竟然都陷入到了里面,虽然只插进去了半截手指,但是那种异样的刺激,张静宜又怎么受得了呢。

    张静宜只觉得一股无比充实又无比刺激的感觉从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升了起来,尤其是想到自己女儿的意中人竟然当着自己女儿的成将手深深的塞入到了自己的身体,美艳熟妇全身颤抖了起来,眼睛也翻白了,竟然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在自己的女儿的面前达到了一次人生的极乐世界。

    但是这一次,美艳熟妇却吸取了刚刚的教训,在意识到自己到了暴发的边缘以后,紧紧地咬住了嘴唇,所以那快乐虽然强烈无比,但是美艳熟妇却并没有在那样的刺激之下发出嘤咛之声,这让齐欢也不由的不佩服起了张静宜来了。

    不能发出嘤咛之声,快感自然就不能够宣泄出来,张静宜的手抓着长枪,越来越紧,越来越紧,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能将齐欢的坚硬无比的长枪给在手里捏碎了一样的,仿佛想要将自己的全部情绪发泄到齐欢的长枪上一样的。

    齐欢看着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妩媚到了极点的表情,又看到张静宜的一双露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露出来的迷离的目光,感觉着张静宜的小手给自己带来的紧窄的感觉,尤其是想到自己竟然在林喜蕾的面前让她的母亲达到了人生的极乐境界,一种异样的刺激涌上了心头。

    在这种刺激之下,齐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迅速的膨胀了起来,而一种用笔墨无法形容的酥痒的感觉,使得齐欢再也忍不住的身体一紧,一股股的生命精华,从身体深处喷射了出来,而此刻,林喜蕾还在看着窗外,对车里面发生的一幕,竟然一无所知。

    两个人心满意足的对视着笑了一下,张静宜看到林喜蕾对车内发生的情况一无所知,开始帮着齐欢清理起了身体来了,等到齐欢将车开到了迪厅的停车场的时候,张静宜不但已经将齐欢的身体清理干净了,就连拉链,也帮齐欢拉了起来。

    车子一停稳,齐欢就从车上下来了,林喜蕾知道到了,也从车上下来了,只有张静宜却仿佛还没有意识到已经到了目的地一样的,还坐在了车上,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还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丝潮红。

    林喜蕾下了车以后,看到自己的母亲还坐在车上,不由的微微一愣,在这种情况之下,林喜蕾走到了车前,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静宜:“妈,我们已经到了呀,怎么不下来呢。”

    张静宜坐在那里,心中又羞又急,她没有想到,刚刚齐欢只是将一只手指插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竟然给自己带来了比那天晚上还要强烈一些的刺激。

    张静宜自然知道,这不光是齐欢的手指的功劳,和自己当着自己的女儿的面给自己女儿意中人玩弄所带来的心理刺激也是有一定的关系的,而以后,自己也许再也体会不到这种美妙的滋味了,因为自己总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看着齐欢是怎么玩弄自己的吧。

    体内残留着的那种刺激的感觉,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觉得回味无穷了起来,也许是刚刚齐欢给自己带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以至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在强行坚持着给齐欢做出了清洁以后,身体里的力气仿佛一下子给抽空了一样的。

    正是因为如此,张静宜才会在齐欢和林喜蕾都下了车以后,自己还坐在了车上,现在看到林喜蕾走到了自己的身边问起了自己为什么不下车,张静宜的心儿怦的一跳之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表情。

    “哦,喜蕾,没事,没事,刚刚也许是小齐将车开得太快了吧,我,我竟然会有些晕车,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不行你们先进去吧,一会儿,一会儿我来找你们。”

    张静宜心儿虽然怦怦直跳着,但是脑子却转得极快,一下子就给自己不下车找到了理由。

    林喜蕾看着自己的母亲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心中充满了疑惑,以前和自己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母亲可从来都不晕车的呀,自己家里以前的那个司机,车开得可比齐欢要快多了,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晕车呀。

    而且,晕车的人都应该是脸色苍白的,但是自己的母亲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却还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丝绯红,这又怎么会是晕车的样子呢。

    心中虽然怀疑,但是林喜蕾听到母亲说要在车上坐一会儿,那等于是给自己了一个可以和齐欢单独在一起相处的机会,想到这些,林喜蕾心中所生起来的喜悦之情,却将那丝怀疑给压制了下去,所以,在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以后,林喜蕾点了点头:“妈,你要是不舒服,我们就先进去了,一会儿你来找我们吧,齐大哥,我们走吧。”

    齐欢一直都站在了张静宜和林喜蕾的身边,这对母女的答话,齐欢自然也听在了耳朵里,看到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尚末完全消退的红潮,齐欢自然知道,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为什么迟迟不肯下车了。

    但是齐欢却没有想到,张静宜竟然会给自己找了那样一个可以不下车的理由来,在暗中快要笑破了肚子的同时,齐欢倒也有几分佩服起了她的急智来了。

    现在听到林喜蕾这样一说,齐欢的精神不由的为之一振,竟然刚刚在车上的时候,齐欢已经在张静宜的手里发泄了一把,但是这对已经练习了阴阳神功的齐欢来说,科就是牛刀小试了,齐欢只觉得,刚刚发泄了一次以后,自己不但不觉得疲惫,反而精神更加的旺盛了起来。

    而现在张静宜让自己和林喜蕾先进去,那不是摆明了给自己和林喜蕾之间制造了一次可以单独相处的机会么,想到这些,齐欢坏坏的看了看林喜蕾的一个正在连衣紧身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在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以后,跟在了林喜蕾的身后,向着迪厅走了过去。

    看着林喜蕾和齐欢越走越远的身体,张静宜不由的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身体里的力气仿佛一下子给抽空了一样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坐椅之上,想到刚刚那种让自己魂游九天的美妙刺激,张静宜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又一次的露出了一丝妩媚。

    但是慢慢的,美艳熟妇的眼中的妩媚变成了失落,张静宜没有想到,刚刚在车上,齐欢只是凭着一根手指,却给自己带来了那天晚上用坚硬而火热的身体插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时强烈百倍的刺激。

    当然,张静宜也知道,那种刺激,倒并不是说齐欢的手指能有什么妙用,能让自己觉得异样刺激的,还有一个很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