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296.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92 部分阅读

第 9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身体重要的部位受到了男人的侵犯,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意中人,但是末经人事的少女却还是不由的身体微微一僵,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她想从齐欢的脸上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来,齐欢这样的举动,究竟是在迎合自己的舞步呢,还是在借机吃着自己的豆腐。

    这一抬起头来,当林喜蕾看清楚了齐欢的神色时,芳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林喜蕾看到,齐欢正目光火热的看着自己,那火热的目光,似乎想要将自己给融化一样的。

    看到齐欢的火热的目光,这个单纯的少女就算是末经人事,但是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齐欢的手摸上了自己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的举动,摆明了是在吃着自己的豆腐了。

    如果是换了在没有喝酒这前,林喜蕾也许会毫不犹豫的拒绝齐欢,但是刚刚林喜蕾已经将一瓶啤酒喝进了肚子里面,加上刚刚在舞池里的运动,使得林喜蕾体内的酒精已经开始发挥了作用,在酒精的作用之下,林喜蕾不但没有拒绝齐欢的举动,反而在心中升起了一丝喜意。

    齐欢目光火热的看着自己,那不是正证明着自己的身体在他的眼里充满了诱惑力么,而齐欢本来就是林喜蕾的意中人,想到意中人竟然如此的迷恋着自己的身体,末经人事的少女又怎么会不在心中升起几分喜意呢。

    齐欢的手向下一滑,就来到了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自从在家里看到了林喜蕾的美殿的撩人样子以后,齐欢一直在心中想念着,如果自己将这样的美殿给抓在手里,会给自己带来一种什么样的美妙感觉,现在真的将美殿给抓在了手里,齐欢激动之下,身体竟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丝质的裙料,给她的美殿增加了几分弹性和光滑的感觉,而光滑的美殿又让丝质的裙料多了几分温热的气息,齐欢的手摸在了林喜蕾的美殿之上,只觉得又软又滑又温热又弹性,那种美艳的感觉,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让齐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似乎早就耐不住内心的渴望似的,齐欢的手一放到林喜蕾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行动了起来,但是为了不让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觉得自己的粗暴,齐欢按耐住了想要将那两片肥厚的殿肉抓在手里狠狠的揉捏的冲动,而是温柔而又细腻的用手在林喜蕾的美殿之上抚摸了起来。

    林喜蕾的身体还是在那里扭动着,这样一来,就带动了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在齐欢的手下跳动了起来,齐欢觉得,林喜蕾的那个美殿的肌肉在自己的指尖流淌着,如同小桥流水一样,给自己带来了温柔而刺激的感觉。

    一边轻轻的抚摸着林喜蕾的充满了撩人气息的美殿,齐欢一边打量着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当齐欢看到林喜蕾的俏脸之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妩媚,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吃着她的豆腐以后,胆子更大了起来。

    所以,齐欢再也不满足于只是在林喜蕾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轻轻的抚摸了,他的手指慢慢的加大着力度,竟然开始在风情万种的美少女的美殿之上揉捏了起来,而这样一来,齐欢就真实的体会到了林喜蕾的美殿给自己带来的妙处了。

    齐欢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只要一用力,那肥厚的殿肉就会向里面陷进去,在将自己的手指包裹着的同时,却又隐隐的生出一股反弹之力,而自己的手指只要一松,那美殿就会向上反弹起来,使得自己的手指始终和林喜蕾的美殿接触在了一起。

    从美殿上散发出来的温热气息,丝质的裙料增加的丝滑的感觉,以及感觉到了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正在自己的手里慢慢的变幻着形状,这一切,都给齐欢带来了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随着齐欢的手在自己的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抚摸了起来以后,林喜蕾的心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一股股的热力从齐欢的手掌之中散发了出来,扑打在了林喜蕾的娇嫩殿部肌肤之上,刺激着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的神经,让林喜蕾的全身也变得燥热了起来。

    末经人事的少女觉得,齐欢的手在自己的美殿之上极其温柔的抚摸着,虽然是抚摸在了自己的美殿之上,却就像是抚摸在了自己的心中一样的,那种植入痒的感觉,让林喜蕾感觉到了一丝娇羞,又感觉到了一丝兴奋。

    突然间,林喜蕾感觉到齐欢的手上的动作突然间变得有些粗暴了起来,竟然抓着自己的一个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揉捏了起来,末经人事的少女娇嫩的美殿,怎么会受得了齐欢如此大力的揉捏,一阵疼痛的感觉传到心中,让这个美少女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但是慢慢的,林喜蕾的眉头却已经伸展了开来,因为林喜蕾突然间感觉到,在那疼痛以后,一种异样的舒服的感觉,从自己的美殿上散发了出来,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感觉到身体轻飘飘的的,如同陷在了云端里一样的,那种美妙,是林喜蕾从来都没有体会到过的,让这个美少女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迷恋上了这样的感觉。

    与此同时,林喜蕾觉得,随着齐欢在自己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揉捏着的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自己的两退之间似乎有了一股想要尿尿的感觉,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林喜蕾不由的羞红了脸。

    但是马上的,林喜蕾又发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所传来的感觉,和平时想要尿尿的感觉却又不完全一样,这种感觉是酥酥的,痒痒的,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但是却又让自己觉得兴奋。

    齐欢一边在林喜蕾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揉捏着,体会着美殿在自己的手下不停的变幻着形状的美妙感觉,一边看着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想要从美少女的俏脸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这个美少女对自己的挑逗的反应。

    齐欢看到,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变得更红润了起来,也使得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少女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可爱,而虽然听不到林喜蕾的呼吸,但是从她的正在剧烈的起伏着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齐欢可以看得出来,林喜蕾到了现在,已经是有些情动了起来。

    感觉到林喜蕾已经给自己挑逗得兴奋了起来以后,齐欢的嘴角的坏坏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温热的气息,手指是尖的感觉,也让齐欢已经不在满足于只是用手在她的美殿之上挑逗了。

    于是,齐欢慢慢的移起了手来,开始大幅度的抚摸起了械喜蕾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年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来了,齐欢的手从腰际开始,一路向下,来到了林喜蕾的大退部以后,并不做任何的停留,又向上滑动了起来,如此往复,更加过分的侵犯着林喜蕾的美殿。

    林喜蕾到了现在还在扭动着身体,如果说,刚刚的扭动着身体的动作是狂野的,是想分发泄自己内心的情感的话,那么现在的林喜蕾的扭动身体,只不过是在应着景,甚至可以说是在迎合着齐欢在自己的身体上的挑逗。

    随着齐欢的手来到了自己的大退根部,林喜蕾的心怦怦直跳了起来:“齐大哥好过分呀,竟然,竟然一点都不体会到人家的心情,这样的,这样的摸着我的美殿,真是,真是羞都要羞死了,只是只是现在他的手已经来到了我的,我的大退根部,他,他会不会过份到将手伸到我的裙子下面去呀。”

    林喜蕾的担心是有理由的,齐欢的手如此的大幅度的在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上抚摸了起来,就是想要为下一步更加过份的挑逗林喜蕾打下基础。

    齐欢知道,女人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可是说是女人的身体之中最为神秘也最为敏感,如果林喜蕾让自己抚摸她下面的那张小嘴的话,等于是自己已经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少女的身心征服了一大半了。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齐欢就将下一个想要挑逗的目标,锁定在了林喜蕾的下面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了,齐欢之所以没有急着就对林喜蕾的两退之间的无限风光发起进攻,主要是想着林喜蕾只是一个末经人事的少女,如果自己猴急的直接去挑逗她下面那张小嘴的话,说不定会吓坏了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了。

    正是想到了这一点,齐欢才会大幅度的在林喜蕾的美殿之上抚摸了起来,做着前戏,让林喜蕾有一些心理准备的时间,现在齐欢看到,林喜蕾似乎已经适应了自己越来越久的停留在了她的大退根部的手儿,齐欢知道,自己大举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的手索性就停留在了林喜蕾的两退之间,一根手指悄悄的伸了出来,开始撩起了林喜蕾的裙子,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和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来个亲密的接触,齐欢的眼睛中终于露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

    林喜蕾已经给齐欢正在自己的正给短裙紧紧包裹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抚摸着的手弄得心慌意乱着呢,因为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所以林喜蕾已经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到了齐欢的那只色色的大手之上。

    齐欢伸出了手指来,撩起了林喜蕾的短裙的举动虽然轻微,但是林喜蕾却马上变感觉到了,感觉到齐欢的举动以后,林喜蕾不由的吓了一大跳,齐欢这样的举动,不是要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暴露在外面么,那可是自己用来尿尿的地方,如果暴露在了空气之中,那不是要羞死人了么。

    想到这些,林喜蕾下意识的就想要扭动身子,想要拒绝齐欢的举动,但是无意之间看到齐欢的样子,林喜蕾的心中一跳,那种想法也变得有动摇了起来。

    第225章 贴身热舞 六

    此刻,齐欢的目光是炽热而又期待着的,林喜蕾从齐欢的目光之中,可以感受得到齐欢的热切的心理,如果自己真的拒绝了齐欢,林喜蕾也想得出来,齐欢一定会很失落,也会很伤心的。

    那这样又矛盾了起来,自己即不想让自己用来尿尿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暴露在外面,又不想去拒绝齐欢而让自己的意中人感觉到失落和伤心,那么,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呢。

    林喜蕾在脑中迅速的转着念头,想着两全之策,突然间,林喜蕾的眼前一亮:“对,就这样办了。”

    想到这里,林喜蕾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几分俏皮的神色。

    齐欢的手伸到了林喜蕾的裙角之上,轻轻的一勾,就感觉到裙摆已经给自己的手勾了起来,想到自己的手指马上就可以和林喜蕾下面的那张小嘴来个亲密的接触,可以去感受一下那上面的丰腴而肥美,齐欢的心中就变得有些急切了起来。

    但是林喜蕾又真的会让齐欢的如意算盘打响么,齐欢在将林喜蕾的短裙撩了起来以后,手就迫不及待的向着林喜蕾的两退之间伸了过去,可是就在齐欢的手甚至都感觉到了从林喜蕾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时候,林喜蕾却突然间剧烈的扭支了起来。

    林喜蕾的剧烈扭动,让正幻想着要和林喜蕾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来个亲密接触的齐欢不由的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伸头向着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看了过去,似乎想从林喜蕾的表情变化之中,看出林喜蕾这样子做究竟是何用意。

    齐欢看到,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还是那么的妩媚,似乎并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在看到自己以后,林喜蕾甚至还眨了眨眼睛,给自己抛了一个媚眼,看到这里,齐欢的心中微微一动,顿时将想要去挑逗林喜蕾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想法给放到了一边。

    刚刚林喜蕾在舞池里摆的过程之中,全身的肌肉和细胞都跟活了起来一样的,让齐欢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正是在这种刺激之下,齐欢才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而对林喜蕾动手动脚了起来。

    而自己这一对林喜蕾动手动脚,自然就打断了林喜蕾的跳舞了,而现在林喜蕾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齐欢觉得她是在给自己做着暗示,暗示着让自己不要那么猴急,她还有很多的看家本领没有拿出来呢。

    当然,齐欢也能隐隐的感受得到,林喜蕾迟不来早不来,却偏偏在自己向着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发起了攻击的时候才做出了这种的暗示,肯定还有一丝别的用意在里面的,那就是林喜蕾并不希望自己在这个地方对她身体最神秘也是最敏感的部位发动进攻。

    既然林喜蕾不愿意自己太过份的挑逗,又加上暗示自己她还有一些本领没有拿出来,齐欢想了一下以后,决定还是静观其变,看看林喜蕾还能从舞姿中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来,因为下成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自己以后一定会有机会挑逗的,而性感而撩人的舞姿,自己却不是想要看,就随时可以看得到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将手又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的大退根部拿了出来,再一次的放在了林喜蕾的腰上,想要看看,林喜蕾接下来会给自己带来一种什么样的惊喜。

    林喜蕾感觉到齐欢的手从自己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将手给拿了开以后,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再看向齐欢的时候,也就变得更加的妩媚了起来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林喜蕾的心中却莫名的升起了一种失落的感觉,这种感觉,竟然和刚刚在大门口时,齐欢想要抚摸自己的美殿自己拒绝了齐欢以后的感觉竟然是一样的,想到自己竟然会生起这样的感觉来,林喜蕾的心儿一跳之下,又一次的变得有些茫然了起来。

    而与其同时,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地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想要尿尿的感觉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齐欢的手明明已经停止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挑逗,可是自己的想要尿尿的感觉却又怎么会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了呢,林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边想着那样的问题,林喜蕾一边在齐欢的面前更加的剧烈的扭动起了身体,而在她的剧烈的扭动之下,她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就颤抖得更加的历害了起来,看得齐欢自然又是一阵的肉紧。

    林喜蕾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媚眼如丝的看着齐欢,一个香软而充满了成熟诱惑的身体,也慢慢的蹲了下去,齐欢正不知道林喜蕾想要干什么的时候,林喜蕾已经蹲在了齐欢的面前,正抬起头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

    由于林喜蕾刚刚撑在了齐欢的胸膛之上的手一直都没有拿开,随着林喜蕾蹲了下来以后,她的手也就自然的在齐欢的身上滑动了起来,正好停在了齐欢的腰部之下,大退根部之上的地方,看到林喜蕾的这样的举动,齐欢的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想到这种可能,齐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现在林喜蕾正蹲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她的头,也正好和自己的裆部平齐着,手又放在了自己的跨部的位置,久历花丛的齐欢,从林喜蕾的这个举动之中,马上就联想到了,现在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的这个姿势,实在是太合适用嘴巴给自己做服务了。

    想到自己虽然不能亲手去感受一下林喜蕾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小嘴是多么的丰腴多么的肥美,但是林喜蕾却马上要用她的上面那张小嘴给自己做服务了,齐欢又怎么能不倒吸一口凉气呢。

    但是马上的,齐欢就哑然失笑了起来,现在可是在迪厅里面呀,这里人潮涌动着,别说是林喜蕾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了,就算是风搔得如同苏兰以及张静宜之类的女子,也断断不敢在这个地方给自己做那种事情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有人愿意在大家的面前给自己做口舌服务,自己又敢将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长枪暴露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么。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齐欢才意识到看到林喜蕾蹲在了自己的面前以后自己想像的是林喜蕾要给自己做着口舌服务,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了,那林喜蕾蹲在了自己的面前不是要做自己相像中的事,她又是想要干什么呢,齐欢看着林喜蕾,期待着她的进一步的举动。

    林喜蕾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又微微的涨红了起来,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在齐欢的面前所要表现出来的舞姿,林喜蕾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渴望而期待,又带着一丝兴奋的感觉。

    这个接下来的舞姿,是林喜蕾和朋友们一起到舞池里以后,看到自己的两个女朋友在一起跳时,觉得好玩,当时就记了下来,现在却还是第一次展现在别人的成前呢,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她们跳这种舞时自己羞红了脸的样子,林喜蕾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的燥热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想到自己接下来的行动,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突然间有些心虚了起来,几乎想要站起来转身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当她看到齐欢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使得这个美少女压制住了内心的心虚,而是慢慢的舞动了起来。

    只见林喜蕾慢慢的扭动着如水蛇一样的杨柳细腰,头也慢慢的移动了起来,开始将头凑到了距离齐欢的身体只有几公分远的地方,时而的将脸隔空贴在了齐欢的跨部,时而却又用鼻子挑逗着齐欢的跨部。

    看到林喜蕾的举动,齐欢不由的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隔着有十公分的距离,但是齐欢却已经能感觉得到,一股股的温热的气息,正从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散发了出来,钻入到了自己的裤子里面,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再加上林喜蕾现在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表露出来的越来越妩媚的表情以及所做出来的举动,齐欢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穿裤子而自己的身体又硬了起来的话,那林喜蕾的举动,不等于是正用着她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在安慰着自己的长枪么。

    虽然到了现在林喜蕾还没有和自己的跨部有实质性的接触,但是这却不能阻止齐欢去相像林喜蕾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贴在了自己的身体上以后会给自己带来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想到这些,齐欢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开始向着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集中了起来。

    那种刺激,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看着林喜蕾做出来的无比妖绕而性感的样子,齐欢真的恨不得能将自己的身体再向前十公分,让自己的跨部和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来个亲密的接触,看一看林喜蕾的俏脸真的在自己的跨部摩擦了起来以后,究竟会给自己带来一种什么样的刺激的感觉。

    但是齐欢却并没有那么做,林喜蕾一上来就露出了这样狂野的舞姿,也极大的激起了齐欢的好奇心,齐欢知道,如果自己有所行动的话,一定会打扰到林喜蕾的表演,自己就不能看全林南蕾究竟还会多少这种让人看得会热血沸腾的舞姿了。

    林喜蕾慢慢的扭动着如水蛇一样的腰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妩媚了起来,突然间,林喜蕾的舞姿却僵了一下,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几分不太自然的表情来了,因为这个时候的她,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气息。

    刚刚在车上的时候,齐欢看到张静宜在达到了极乐的境界以后靠在了椅背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迷离的表情以后,一时间没有忍得住,长松很快的就在张静宜越握越紧的手里一泄如注了。

    事后,张静宜虽然强打着精神给齐欢做起了清洁,但是一来那是在车上,手脚施展不开,二来林喜蕾又坐在了后排坐上,张静宜生怕林喜蕾会发现自己和齐欢私底下的行动,所以清洁工作就显得有些慌乱了。

    所以,生命的精华,并没有给张静宜清理干净,而有一部位残留在了齐欢的身体之上,这舞厅之中又有些闷热,所以在体温的蒸发之下,那股气息已经透出了齐欢的裤子而弥散在了空气之中,如果隔得远的话,也许还闻不出那股气息的,但是别忘记了,林喜蕾可是将头凑到了齐欢的跨部十公分的地方,这样近的距离,自然使得林喜蕾可以清楚的闻到从齐欢的跨部散发出来的气息了。

    第226章 舞池深处 一

    林喜蕾只觉得,那股气息带着一丝淡淡的搔气,又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味道,那股味道,初一钻入鼻子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难闻,但是时间久了,那气息好像又变得并不是那么难闻了,不但如此,林喜蕾还感觉到,那股气息钻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以后,说自己竟然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

    也不知是运动了这么久,林喜蕾是真的有些渴了,还是因为受到了那样的刺激,让林喜蕾下意识的做出了那样的举动来,齐欢只见到,林喜蕾突然间又一次的将香软而灵活的舌头伸了出来,在自己的发干的嘴唇上舔动了起来。

    齐欢显然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做出了如此的性感而撩人的动作来了,如果自己现在是没穿裤子而且身体也再一次的变得坚硬了起来以后,她这样的伸出舌头来,不等于是将自己的身体含入了嘴里么。

    齐欢从来没有想到,一向举止优雅作风文静的林喜蕾,竟然会在自己的面前做出如此风搔的举动来,心中一紧之下,身体的某一个部位,竟然如吃了兴奋刹一样的膨胀了起来,一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变化,齐欢就在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妙。

    要知道,现在林喜蕾的脸就在距离自己的跨部几公分的地方,而自己因为受到了林喜蕾做出的撩人舞姿以后,身体虽然并没有怎么动,但是屁股却向前伸了出来,想让自己的跨部和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接触得更加紧密一些,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的身体坚硬了起来,那不是就要顶到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去了么。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齐欢连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将自己的身体反应给压制下去,谁知道这不压制还好,一压制之下,身体仿佛要故意和齐欢做对一样的,竟然直直的就挺了出去,好在齐欢久经沙场,在感觉到不妙了以后,连忙的一缩身体,才让自己的裤子还差一公分的距离的时候,停止了下来,没有顶到林喜蕾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

    林喜蕾看到,自己在做出了用舌头舔着自己的有些发干的嘴唇的举动以后,齐欢的裤子突然间暴涨了起来,直直的向着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刺了过来,虽然最后并没有刺到自己的脸上,但是在那突如其来的刺激之下,林喜蕾却还是差一点失声惊呼了起来。

    随着齐欢的裤子快要顶到了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林喜蕾感觉到,那股不太好闻但是却又十分让人兴奋的气息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似乎有不股尿水流了出来。

    看着齐欢的跨部顶起了一个大包,林喜蕾的心跳得几乎让她感觉到了一阵的窒息,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是林喜蕾却是见过了猪走路的,从那个高高鼓了起来的鼓包之中,林喜蕾知道,这正是男人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后,才会有的表现。

    想到自己竟然让齐欢年身体起了反应,林喜蕾的心中就像是打破了五味瓶一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一方面,齐欢在自己的面前起了反应,这证明着自己的身体在齐欢的眼中还是有着诱惑力的,想到自己竟然能引起自己意中人的兴趣,林喜蕾又怎么能不得意呢。

    而同时,末经人事的少女,也知道齐欢的心中正在想着坏主意,从齐欢的火热的目光之中,林喜蕾知道,齐欢的脑海里,现在还指不定将自己怎么样了呢,想到这些,林喜蕾又觉得一阵的娇羞一阵的心虚。

    看着齐欢的身体的鼓包一直都没有消退下去,林喜蕾突然间更加的心虚了起来,这里可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呀,如果齐欢控制不住自己,在众人的面前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来,那自己不是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么。

    想到这里,林喜蕾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的和齐欢下去了,不然,后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想到这里,林喜蕾站了起来,拉着齐欢的手,就想要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去。

    就在这时,林喜蕾突然间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突然间挤到了自己和齐欢的面前,竟然直直的蹲在了齐欢的跨间,一边扭动着身体做出着和刚刚自己做出的一样的举动,一边还伸出了舌头来,在嘴唇上舔动着,同时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妩媚的看着齐欢。

    齐欢的心中微微一跳,定睛向着蹲在了自己的面前的女子看了过去,齐欢看到,这个女子也长了一张国色天香的俏脸,而身材的火辣,比林喜蕾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超短裙,束胸短衣使得她喷火而撩人的身材,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而且现在她还在做着和林喜蕾刚刚一样的动作,这让齐欢看得不由的一阵的肉紧,但是让齐欢觉得奇怪的是,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子,为什么她会在自己的面前做出如此狂野的举动呢。

    齐欢正在想着这件事情,但是还没有等到他想明白,就觉得手上一紧,却是林喜蕾看到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姿色不在自己之下的女子在讨好起了齐欢来了,而齐欢似乎也对这个女子有着兴趣,又羞又急又怒之下,林喜蕾狠狠的瞪了那女子一眼,但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林喜蕾却又不好发作,所以只能拉着齐欢的手,想要尽快的离开这个地方。

    齐欢不忍拂了林喜蕾的意,所以跟着林喜蕾移动着身体,但是齐欢却感觉到,那神秘女子的身上似乎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诱惑一样的,使得齐欢在走了几步以后,却还是忍不住的回过了头来,想要再看那个性感小猫一眼。

    这一看之下,齐欢的心又是不由的怦然一跳,那性感小猫已经站了起来,正在不停的疯狂的舞动着的人群之中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而看到自己回过了头来以后,那只性感小猫竟然嫣然一笑,给自己来了个飞吻,齐欢看到这里,心儿怦怦直跳着,又因为害怕林喜蕾回过头来看到了自己的性感小猫的眉目传情而不高兴,所以齐欢连忙转过了头来,跟在林喜蕾的身后走出了舞池,直到走到了自己的坐位上之后,那只性感小猫站在人群之中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俏生生的模样,才慢慢的在齐欢的脑海之中消退了下去。

    两人相对着坐了下来,林喜蕾似乎对刚刚齐欢的表现不太满意一样的,也不和齐欢说话,拿着一瓶啤酒就在那里喝了起来,齐欢知道这是林喜蕾在和自己耍小女儿的脾气,所以也只是微微一笑,对林喜蕾的态度并不介意。

    两人的屁股还没有坐热,张静宜就来了,美艳熟妇走到林喜蕾的身边坐了下来,因为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林喜蕾和齐欢结成百年之好,所以张静宜一上来以后就对林喜蕾很是热情,林喜蕾一开始还记着张静宜在临来的时候不让自己坐前排从而浪费了自己一次可以和齐欢近距离的相处的机会,心中本来自微微有气的,但是毕竟母女连心,在张静宜的热情之下,林喜蕾很快的就将刚刚的不快忘记了,而和张静宜有说有笑了起来,齐欢坐在那里,反而有了一种答不上话的感觉。

    张静宜和林喜蕾谈了一会儿,看到齐欢正坐在那里喝着闷酒,知道自己是冷落了齐欢,而张静宜也知道,自己有些话是不能让齐欢听到的,与是张静宜篷着对齐欢道:“小齐呀,你们年青人,多去玩一会儿吧,我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呢,让喜蕾给我介绍介绍,等我熟悉了这里的情况,我再让她去找你。”

    刚刚在舞池的激情无限,让齐欢回味无穷,尤其是最后出现的那只性感小猫,更多让齐欢记忆尤新,现在林喜蕾母女正在谈话而冷落了自己,齐欢正觉得有些气闷呢,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以后,齐欢点了点头,离开了坐位,来到了舞池的边上。

    齐欢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来到舞池的边上,刚刚之所以和林喜蕾跳起了舞,那实在是因为林喜蕾的舞姿实在是太美妙了,让齐欢一时间有了一种情不自禁的感觉,而在这之前,自己就算是和朋友们来过迪厅,但是却都从来不跳舞的。

    直到自己将目光在舞池里面正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尽情的发泄着内心的情绪的红男绿女们的身上扫视着的时候,齐欢却猛然的发现,自己来到了舞池的边上,竟然是为了寻找那只性感的小猫,意识到了自己的心中的那点神秘以后,齐欢有些哑然失笑了起来。

    但是让齐欢有些失望的是,自己虽然目力比一般的人要强得多,但是却并末能在舞池里找到那只性感小猫的身影,想到自己回到坐位已经许久了,性感小猫也许跳舞跳累了已经离开了舞池,说不定已经出了迪厅了,齐欢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淡淡的失落的感觉。

    苦笑着摇了摇头,齐欢转身走出了舞池,向着一个僻静的地方走了过去,齐欢不喜欢迪厅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这里,这里的音乐声实在是太震耳欲聋了,让齐欢觉得心脏有些受不了了,刚刚从坐位出来的时候,齐欢知道张静宜应该是有事要对林喜蕾说,自己这个时候回去,实在是有些无聊,说不定还会打断了母女之间的谈话,所以齐欢才决定找一个相对来说僻静一点的地方,好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

    站在那里,无聊之下,齐欢掏出了烟来,点上以后,狠狠的吸了一口,让烟气在肺里面绕了一圈儿,又慢慢的吐了出来,那烟气的刺激,让齐欢的精神为之一振,正在齐欢准备吸第二口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帅哥,借个火。”

    齐欢转过头来,当看清楚了找自己借火的人的样子的时候,心不由的怦然一跳,找齐欢借火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舞池里和齐欢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却已经在齐欢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齐欢甚至还在舞池里寻找过的那只性感小猫。

    齐欢看到,性感小猫正俏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身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一丝惊艳的目光看着自己,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微微的涨红着,随着她说话的声音,齐欢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酒气从她的性感而微薄的嘴唇之中喷了出来,显示出这只性感小猫刚刚应该是喝了不少的酒的。

    性感小猫看上去也就十**岁的年纪,但是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却露出了几分玩世不恭的表情,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波光流转之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性感的小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瞬着什么,而腥红的嘴唇随着这一张一合,竟然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撩人的感觉。

    水汪汪的大眼睛,高巧的鼻梁,使得她的五官看起来如同经过了独具匠心的能工巧匠的设计一样的,看起来美得几乎找不出一丝的瑕次,再加上近一米七的身高,使得这个少女看起来婷婷玉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艳,尤其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种似乎将一切都看穿了,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气质,更是让齐欢的眼前为之一亮。

    第227章 舞池深处 二

    天鹅一样的脖子下面,突然间扩张了开来,正是她的一对丰满而结实的玉峰,性感小猫的上半身穿了一件大开领的束胸上衣,短短的上衣,只打到了她的肚脐眼以上的地方,衣角在她的小腹的上方巧妙的打了一个结,这样一来,就使得她的上衣,就如同两只小手一样的,将她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给包裹在了里面。

    由于是大开领的上衣,所以从衣服的开领之处,可以看到性感小猫的一大片雪白的胸肌露了出来,而那片胸肌高高的坟起着,正在向着齐欢展示着,这只性感小猫已经发育得不错了,应该是可以让男人能感觉得到那种性感和撩人气息,也能激起男人的**的女人了。

    束胸上衣的束身效果,使得性感小猫的玉峰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充满了弹性,那种在齐欢的面前表现出来的弹性和张力,让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酥,眼睛落在了这只性感小猫的胸脯之上以后,竟然有了几分不舍得移开的感觉。

    在上衣的包裹之下,性感小猫的玉峰看起来不但显得丰满而结实,而且还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那条深沟也因为两坐高耸入云的山峰贴在了一起而消失不见了,但是却似乎有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正从里面散发了出来,混合在了她的性感而微薄的嘴唇呼出来的酒气之中,让人情不自禁的陶醉其中。

    小巧的肚脐眼就露在了外面,齐欢看到,性感小猫的肚脐眼看起来是那么的俏皮,那么的性感,那里面隐约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神秘的黑色,让齐欢竟然有一种深陷了其中的感觉,这让齐欢的心又是禁不住的怦然一跳。

    白色的超短裙和黑色的上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灯光的照射之下看起来十分的显眼,那紧身的超短裙如同性感小猫的第二层肌肤一样的紧紧的包裹在了她的肚脐眼之下大退根本以上的部位之上,虽然将女性的身体这段最风情无限也是最撩人的部位的风情给盖住了,但是却给男人带来了更大的瑕想的空间,齐欢看着性感小猫的超短裙,心中甚至在想像着性感小猫的两退之间的风景来了。

    两条玉退白生生的露在了外面,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浑圆,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虽然没有丝袜的包裹,但是那玉退在灯光的照射之下,仿佛真的是用玉做成的一样的,正在散发着柔和而耀眼的光芒,诱惑着齐欢的神经。

    齐欢觉得,这双玉退不但结实而修长,而且还显得特别的均称,尤其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那种青春而热力的气息,更是让人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了她的玉退,这个风情万种的性感小猫不但身材如同魔鬼一样的出众,而且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虽然露出了玩世不恭的表情,但是却还是显得稚气末脱,使得这只性感小猫看起来又别有一番上不上来,但是却又十分动人的风韵。

    看到齐欢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只是在那里打量着自己,却并没有将火借给自己,性感小猫不由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