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00.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96 部分阅读

第 96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的想在你的身上占便宜了,而且,你不愿意的时候,你齐大哥还是很快的就收手了,这足以证明,你齐大哥也是很重视你的想法的。”

    张静宜说到这里,看到林喜蕾正在认真的听自己的话以后,又接着说了下去:“不过喜蕾呀,你也要注意一下你自己了,男人都是差不多的,一次两次的拒绝,会让他觉得你是个清纯的女人,从而心中对你心生爱意,但是如果你拒绝他的次数多了,他又不会这样子想了,他会想着你是不是不爱他呢,从而会远离你的,这一点,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呀。”

    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林喜蕾有些情急了起来,抓住了自己的母亲的手:“妈,我已经拒绝了齐大哥好几次了,那你说说看,齐大哥会不会生我的气呢。”

    张静宜摇了摇头:“从他刚刚离开的时候对你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没有生你的气,不过到了现在他都没有回来,我也不敢保证,不如这样吧,你去找他一下,看看他对你的态度,不就知道了他有没有对你生气么。”

    张静宜之所以这样子说,主要是因为她听到了林喜蕾刚刚说过的在齐欢的跨部闻到了那种气息以后,一下子变得有些心虚了起来,现在的她,甚至都感觉到似乎有一股异样的气息从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散发了出来,弥散在了空气之中。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心虚的心理,所以张静宜才急于支走林喜蕾,一来不至于让林喜蕾在为什么自己不让她闻自己的两退之间的气息的事情上纠缠下去,二来,张静宜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到卫生间里去好好的洗一洗,以免得自己的下面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散发出来的异样的气息给自己的女儿闻到了以后,让女儿怀疑刚刚在车上的时候自己和齐欢做过些什么。

    林喜蕾自然不知道是自己的母亲故意的那样子说想要支走自己,听到张静宜说这话的时候一副神情凝重的样子,林喜蕾的芳心更急了起来,母亲的话音才落,林喜蕾就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去找齐欢,看他在自己的几次拒绝之下有没有生气。

    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露出了一丝坏笑,她知道,刚刚自己的话,已经影响到了林喜蕾的微妙的心理,林喜蕾在再一次的碰到齐欢的挑逗的时候,是一定不会再拒绝的,这样一来,凭着齐欢的本事,一定会将正处在发情期的自己的女儿**焚身,从而轻易的让齐欢征服自己的女儿的。

    “齐欢呀齐欢,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呀,不然的话,我会三天不理你的。”

    嘴里虽然这样的喃喃的念着,但是张静宜却知道,自己在尝到了齐欢将他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塞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滋味以后,别说三天,就是一天她也忍受不了齐欢不碰她的,想到这些,风情万种的美妙人妻熟妇吃吃的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张静宜才想起了自己将林喜蕾给支开的真正意味来,想到这些,张静宜摇了摇头,起身向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林喜蕾因为听了自己的母亲的话,一时间有些情急了起来,走到了舞池的边缘,寻找起了齐欢来了,可是风情万种的美妙少女,在舞池边上找了齐欢一圈儿以后,却并没有看到齐欢的身影,在这种情况之下,林喜蕾的心更急了起来,她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己的数次的拒绝,让齐欢伤心了,从而齐欢根本就没有给自己母女两人打招呼,就离自己两人而去了。

    正在那里想着为什么要那样子做以至于让齐欢伤心了离开自己的林喜蕾,突然间看到齐欢从另一个地方走了出来,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满足,看到齐欢的样子,林喜蕾的心中一乐,连忙从人群之中挤了过去,来到了齐欢的身边,甜甜的叫了一声齐大哥。

    齐欢目送着性感小猫离开以后,也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离开了那个僻静的地方,正在想着要如何的回到坐位上去解释自己怎么一去那么久的齐欢,却突然间感觉到一阵香风传来,又听到林喜蕾的声音在自己的身边响了起来,心中一喜之下,齐欢回过头来,却正好看到林喜蕾正俏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几分似怨非怨,似怪非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看到林喜蕾的样子,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想到自己刚刚才在性感小猫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发泄过,林喜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在自己的身后的,有没有看到自己和性感小猫之间的那一幕的事情,齐欢变得有些心虚了起来,头也低了下来,几乎不敢和林喜蕾的似怨非怨,似怪非怪的目光对视,心中也在快速的转着念头,想着如果林喜蕾真的发现了这件事情,自己应该在她的面前如何的解释。

    林喜蕾可没有想到,在这一瞬间,齐欢已经转过了那么多的念头,看到齐欢以后的喜悦,让林喜蕾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来,拉着齐欢的手,向着坐位走了过去:“齐大哥,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你,还以为你走了呢,妈妈还在那里等着你呢,你跟我来吧。”

    齐欢看到林喜蕾和自己说话的时候的语气一如平常,应该并没有发现自己刚刚的事情,本来是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任由林喜蕾拉着自己的手,向着坐位处走了过去,突然间,齐欢的目光微微一窒,眼睛中,又露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

    齐欢看到,林喜蕾走在了自己的前面,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正在那里不停的扭动着,两片肥厚的殿肉也不停的在自己的面前变幻着各种的形状,看起来让人十分的肉紧,看着林喜蕾的美殿,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邪笑。

    刚刚张静宜想得没有错,自己的女儿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是没有任何男人看到以后会不动心的,更何况是齐欢这个花丛浪子呢,虽然刚刚才在性感小猫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发泄过一次,但是齐欢看到从林喜蕾的美殿之上散发出来的撩人的气息的时候,却还是禁不住的心中微微一荡,一个坏主意涌上了齐欢的心头。

    齐欢突然间快走了几步,跟在了林喜蕾的身后,做出了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因为这个时候迪厅是最热闹的时候,齐欢又借着人群的拥挤,而紧紧的贴到了林喜蕾的身上,这样一来,齐欢和林喜蕾两人就前胸贴后背的部在了一起,齐欢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就顶到了林喜蕾的美殿之上。

    这一次,又和前几次不一样,因为随着林喜蕾的走路的姿势,就使得她的美殿开始在齐欢的身体之上摩擦了起来,齐欢感觉到,虽然隔着一层短裙,但是自己却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林喜蕾的美殿是那样的结实,那样的光滑,尤其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温热而弹性的气息,更是让齐欢的身体迅速的膨胀了起来。

    林喜蕾感觉到齐欢跟在了自己的身后,身体也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似乎并没有生自己的气,心中一松之下,又是一甜,林喜蕾可没有想到齐欢是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在那里挑逗起了自己的身体,还以为是齐欢体贴关心自己,从而做出了一副保护自己的动作呢,想到齐欢对自己的体贴和关心,这个情春的少女又怎么会不感觉到一阵的甜蜜呢。

    但是马上的,林喜蕾就感觉到,自己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之上,就顶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感觉到这一切以后,林喜蕾的芳心不由的怦然一跳,身体有些发软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开始紧张的看着周围,想要看看有没有人发现齐欢正在挑逗着自己的举动。

    本来那些人都在自得其乐着呢,谁会去发现两个人的跨部和美殿贴在一起了的举动呢,但是林喜蕾在心虚之下,却感觉到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是在看着自己和齐欢一样的,看着众人的目光,林喜蕾的心怦怦的直跳着,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微微涨红了起来。

    那种让人几乎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刺激,让林喜蕾生出了一种想要挣扎的冲动来,但是身体还没有来得及动的时候,张静宜的话又在林喜蕾的耳边响了起来,想到如果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齐欢,也许会伤到齐欢的心从而使得齐大哥再不理会自己了,林喜蕾又将想要挣扎的心思给收了起来。

    这段路虽然不是很长,但是林喜蕾却觉得漫长无比,因为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到,随着自己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在齐欢的身体上摩擦了起来以后,齐欢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坚硬了起来,从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火热的气息,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又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刺激。

    在这种刺激之下,林喜蕾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想要尿尿的感觉,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想到自己的母亲说过,自己如果出现了那种想要尿尿的感觉,就是自己已经情动了,想要男人来插自己,林喜蕾不由的在心中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呻吟。

    齐欢也感觉到,随着自己的身体变得坚硬了起来以后,身体就如同陷入了一片温暖的海洋一样的,那种弹性热力而又柔软的感觉,让齐欢也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齐欢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而一只手也更加的用力的搂在了林喜蕾的腰际,使得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在林喜蕾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更加用力的摩擦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齐欢,已经明显的感觉得到,在自己强有力的摩擦之下,林喜蕾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和自己的身体接触的那一部位,已经向里陷了进去,正好将自己的身体的顶端包裹了起来,那种异样的刺激,让齐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齐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顶端给林喜蕾的美殿包裹了起来以后,心中兴奋之下,不由的又生起了一个大胆的主意,他在想着,如果自己现在移动身体,会不会使得自己的身体滑动到林喜蕾的两退之间,从而顶到那片小嘴之上,在那里摩擦起来呢。

    第237章 迪厅、动情、极乐世界 七

    齐欢对自己看得上的女人,从来都不缩手缩脚的,想到了自己也许可以借着林喜蕾走路的姿势,从而将自己的身体顶到林喜蕾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让自己体会一下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的身体的神秘而美妙的感觉,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就在齐欢想要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林喜蕾突然间停下了身体,而这个时候的齐欢,正好向前迈了一步,想要让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和林喜蕾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结合得更加紧密一些以实现自己的计划。

    这样一来,两个相反方向的力度加在了一起,就使得齐欢的身体直直的刺向了林喜蕾的美殿,齐欢只觉得,自己的顶端一下子顶到了坚硬的东西之上,竟然让自己的身体隐隐做痛了起来,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如刺刀一样的顶到了林喜蕾的美殿之上,直到顶到了她的骨头才停了下来,齐欢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喜蕾也感觉到,随着自己的身体停了下来以后,那坚硬而火热的东西,竟然直直的刺向了自己的身体,在那片刻的时间里,美少女的心中甚至都产生了一丝错觉,她甚至都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有了自己的骨头的阻挡,自己的身体也许在齐欢这一下之下,会洞穿的。

    那种异样的刺激,刺激着美少女的神经,让这个美少女在这一刻,已经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突然间一阵的收缩,使得自己的两退之间已经感觉到了一阵的湿意,感觉到这一切以后,林喜蕾的一张俏脸马上涨红了起来。

    “齐大哥,我,我想要上厕所,你,你先回去吧。”

    林喜蕾虽然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的,但是却还是转过了头来,对着齐欢说出了那样的话来,林喜蕾刚刚在齐欢和母亲的挑逗之下,两退之间的小嘴里想要尿尿的感觉已经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只是那个时候的林喜蕾,一心想要找到齐欢,想看看齐欢究竟有没有因为自己的数次的拒绝而离开自己,所以一直都强忍着,现在又感觉到了齐欢将身体顶到了自己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以后,林喜蕾只觉得自己想要尿尿的感觉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所以才会在那种情况之下停下身子来,就是想要跟齐欢说这样的话。

    齐欢看到,自己的身体在林喜蕾的美殿之上顶了一下以后,林喜蕾不但没有怪罪自己,反而说要上厕所去了,想着刚刚那一下的美妙,齐欢又怎么舍得放弃这个可以挑逗风情万种的美少女的绝妙的机会呢,当下齐欢微微一笑,说他也想要上厕所了,想和林喜蕾一起去。

    林喜蕾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变得更红了起来,但是刚刚那一下让她体会到的美妙,让这个美少女也有些舍不得离开齐欢,所以,林喜蕾并没有拒绝齐欢,而是娇羞着点了点头,接着齐欢的手,向着在另一个方向的卫生间走了过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齐欢始终用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在林喜蕾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摩擦着,虽然并没有如他的愿可以将身体顶到林喜蕾的两退之间去,但是却也给林喜蕾带去了一种异样的刺激。

    等到走进到卫生间的时候,林喜蕾的身体已经有些发软了起来,鼻子里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也有大量的口水流了出来,此刻的林喜蕾,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的空虚而寂寞了起来。

    “齐大哥真的好强壮呀,他的身体是那么的坚硬,那么的火热,还那么的粗大,我,我下面的那张小嘴,能不能包容得下她的身体呀。”

    美少女不知怎么一回事,竟然在这当口,想起了这样的事情来,想到这些,林喜蕾情不自禁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竟然第一次主动的用自己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在齐欢的身体上摩擦了一下。

    齐欢显然也没有想到,林喜蕾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竟然会做出连张静宜这个开放的妇人轻易也不敢做出来的举动来,感觉到林喜蕾的美殿在自己的身体之上重重的摩擦了一下以后,齐欢只觉得一阵的肉紧,要不是经过了无数的风月,齐欢还算得上是有克制力的,光凭着林喜蕾的这一下,就会让齐欢喷射当场的。

    直到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齐欢和林喜蕾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了开来,但是当两人看到厕所里面的情况时,却不约而同的皱了一下眉头,现在正是午夜十二点,也正是迪厅里面最热闹的时候,那些人喝了点酒以后,都纷纷的到厕所里来释放来了,所以男女两间卫生间里,竟然是人满为患,看这样子,就光排队,都要排好长一段时间。

    林喜蕾看到这种情况,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果说刚刚在来的路上那种尿意只是若有若无的话,刚刚自己主动的用自己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在齐欢的身体上摩擦了一下以后,那股尿意就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本来,林喜蕾觉得,凭着自己的耐力,还能再挺一下的,但是两退之间的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到了现在好像在故意的跟自己做着对一样的,使得那种想要尿尿的感觉,空前的强烈了起来,感觉到了这一切以后,林喜蕾下意识的夹起了双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露出了求救的信号。

    齐欢也没有想到,厕所里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副情景,不由的摇头苦笑了起来,他倒是没有什么尿意的,刚刚之所以会跟着林喜蕾过来,主要是舍不得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顶到了美少女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所带来的那种美妙的感觉。

    现在看到厕所里人满为患的样子,齐欢就生出了退意,下意识的向着林喜蕾看了过去以后,齐欢却看到,林喜蕾正苦着脸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看到林喜蕾的样子,齐欢微微一愣,从林喜蕾的表情之中,齐欢自然看得出来,她已经是十分的尿急了,如果不找到一个地方给她发泄的话,那她也流就会尿裤子了。

    想到这些,齐欢不由的拉起了林喜蕾的手,就向着外面走了过去,林喜蕾一路小跑的跟着齐欢,夹紧着双退,到了最后,甚至都用另一只手捂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因为风情万种的美少女生怕自己不这样子做的话,那已经到了小嘴的嘴边的尿水,马上就会喷射出来。

    齐欢带着林喜蕾左绕右绕的,从一个小门处绕了出去,当走出小门以后,齐欢看到,小门外是一片草地,也许是这个地方比较隐蔽的原因吧,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两声若有若无的音乐声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看到这种情况,齐欢松开了林喜蕾的手,轻声的道:“喜蕾,没办法了,你就在这里解决吧。”

    林喜蕾自然没有想到,齐欢将自己带到了这个地方以后,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来,娇羞之下,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红得跟要滴出血来一样的,看了看草地,林喜蕾有些犹豫的对齐欢道:“齐大哥,就在,就在这里么,我,我怎么能在这里尿尿呢,那不是羞都要羞死了么。”

    齐欢本来是想着让林喜蕾在这里尿过了以后,就带着林喜蕾回坐位去的,并没有太多的别的想法,但是现在听到林喜蕾这样一说,齐欢却不由的心中一动:“这片草地虽然小,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林喜蕾要在这里尿尿,她要尿尿的话,那就一定会将她的贴身衣物脱下来,这样一来,她是不是就会将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露在我的面前呢,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再加上刚刚我顶着她的美殿而她并没有反对的意思,我是不是就可以在这里夺去了她的身体呢。”

    想到这些,齐欢突然间变得兴奋而冲动了起来,看了林喜蕾一眼以后,齐欢淡淡的道:“喜蕾,在这里尿不出来是不是呀,那好,我们回去吧,到厕所里去,只是你看厕所里那么多的人,我可不敢保证,你什么时候能够占到位置了。”

    林喜蕾听到齐欢这样一说,芳心不由的怦的一跳,她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现在尿已经到了她的小嘴的边缘了,别说还要回到厕所去排队了,就是动一下,林喜蕾都觉得,自己的尿液都会给挤压得喷射出来一样的,想到这些,林喜蕾不由的咬了一下嘴唇:“好,齐大哥,你,你转过身去,不然,不然我会不好意思的。”

    齐欢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喜蕾,本来想说我都将坚硬而火热的身体顶到了你的身体上了,你还怕我看你的下面那张小嘴么,但是当他看到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那种坚决的表情以后,知道如果自己不转过身去,林喜蕾就算是拼着尿裤子,也不会当着自己的面脱裤子的,想到这里,齐欢将想要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慢慢的转过了身去。

    看到齐欢转过了身去,林喜蕾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两退之间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贴身衣衫给脱了下来,然后迅速的蹲了下来,才刚刚一蹲下来,林喜蕾就感觉到,一股激流从自己的小嘴里喷射了出来,溅在了地上。

    突然间紧迫的身体因为尿液的排泄而轻松了起来,使得这个美艳少女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轻松,嘴里也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动人的嘤咛之声,但是这一放松下来,林喜蕾就意识到,自己现在可是当着齐欢的面在尿着尿呀,想到这些,林喜蕾有些紧张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的背影,一边希望着自己快点拉完,一边希望着齐欢不要转过身来。

    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积蓄了太多的尿液的缘故,还是因为身体在故意的和林喜蕾做着对,林喜蕾只觉得,自己的尿液似乎无穷无尽一样的,源源不断的从自己的下面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流了出来,让林喜蕾突然间有了一种度日 如年的感觉。

    齐欢站在了那里,听着身后传来的一阵阵的悉悉的脱衣服的声音,知道林喜蕾已经将她的正紧紧的包裹着两退之间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贴身衣物给脱下来了,这个时候的齐欢,真的很想转过身来,看一看林喜蕾的两退之间的真实风景,但是想到自己这样子做,林喜蕾十有**会再次的将裤子提起来,所以才强行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

    那阵悉悉的声音之后,齐欢就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水响,那响声之中还带着一丝嘶嘶的声音,那是因为尿液太多而出口太小从而在肉壁上摩擦才发出来的声音,听到这声音,齐欢的目光中终于露出了一丝狼一样的目光。

    第238章 迪厅、动情、极乐世界 八

    那哗哗的水声,一开始大得惊人,齐欢听着那声音,都能感觉得到,地上的泥土都在从林喜蕾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喷射出来的液体给打得飞溅了起来,慢慢的,那声音变得小了起来,嘶嘶的声音也弱不可闻了,齐欢知道,这是林喜蕾马上就要尿完了,如果自己再不转过身去,可就要错过一次可以征服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的绝好机会了。

    想到这里,齐欢猛的一下转过了身来了,林喜蕾正在那里尿着尿,看到齐欢突然间转过了身来以后,嘴里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几分惊慌的表情,但是这个时候,林喜蕾却没有尿完,所以没有办法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欢露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齐欢一转过身来,就将林喜蕾蹲在了那里的情景完全的看在了眼里,齐欢看到,一道明晃晃的水线,正从她的两退之间喷射了出来,而两退之间现在则是一片真空,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得到那两张顽皮的小嘴的模样以及黑黑的毛发正在微微颤抖着的样子。

    看到这里,齐欢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一步一步的向着林喜蕾逼近了过去,而正在这时,林喜蕾正好尿完了,在一声轻叫以后,林喜蕾下意识的提起了贴身衣物,转身就想要逃,但是才刚刚转身,林喜蕾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紧,已经给齐欢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齐欢压制了许久的**,在感觉到林喜蕾的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热力的身体已经给自己紧紧的搂住了以后,终于发泄了出来,只见齐欢紧紧的搂着林喜蕾,一只手也向着林喜蕾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美殿摸了过去,嘴里更是喘息着道:“喜蕾,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我受不了了,你,你就给我吧。”

    林喜蕾刚刚想要挣扎,但是张静宜刚刚的话却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的耳边回响了起来,想到母亲所说的自己如果再次的拒绝齐欢,也许会伤到齐欢的心,林喜蕾的身体不由的软化了起来,再加上齐欢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火热的男性气息,也在不停的刺激着林喜蕾的神经,使得林喜蕾站在那里,任由齐欢在自己的身体上为所欲为了起来。

    很快的,林喜蕾就感觉到,在齐欢的大手的抚摸之下,自己的意志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而身体也变得躁热了起来,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也传来了一阵阵的酥痒而空虚的感觉,鼻子里,也发出了如同梦幻一样的嘤咛之声。

    想到这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在向着自己表达着爱意,想到自己的母亲的话,想到自己的身体在齐欢的挑逗之下的变化,林喜蕾突然间转过了身来,紧紧的搂住了齐欢,末经人事的少女,根本不知道如何的去取阅于男人,只觉得自己搂着齐欢,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平和,所以搂着齐欢的手也越来越用劲了起来,让齐欢突然间有了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齐欢能感觉得到林喜蕾几乎要透体而出的热情,心中激动之下,齐欢轻轻的挣开了林喜蕾的手,抬起了林喜蕾的下巴,深情的看着林喜蕾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喜蕾,给我吧,我会让你快乐的,给我吧。“林喜蕾看着齐欢深情的目光,心中一软之下,微微的闭起了眼睛,娇羞的点了点头。

    齐欢自然也没有想到,这个末经人事的风情万种的美少女,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自己,心中狂喜之下,齐欢一把搂住了林喜蕾的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热力的身体,开始在她的身体上为所欲为了起来,一场人间风月大战,就这样的在草地上悄然的展开了起来。

    在将林喜蕾的短裙脱了下去以后,齐欢邪邪一笑,流连在林喜蕾裸露的身体上的眼光中有着赞赏∶”你真美呀,是不是呀?”

    不管眼前这衣不蔽体的美人羞涩地闭上的眼睛,齐欢的手慢慢在她光润滑嫩的身子上游移,声音中有着满意∶”真是美啊!我都想不到奸了你之後,会带来多大的快感呢?”

    “齐大哥,你坏!”

    齐欢一慨不理,只是抚摸着林喜蕾裸露的肢体。轻柔地揉搓她皓腕的齐欢很快就看到了反应,林喜蕾那压抑的脸上,开始泛着醉酒般的酡红,身子也慢慢扭摇着,她压制体内热火的努力正慢慢的消失。”何必这样呢?放松下来才有得乐呢!”

    热气随着淫荡的声音吹在她的耳朵里,闭着眼的林喜蕾感觉到齐欢的手正在乳罩的结子处打转着,与其说是在寻找打结之处,还不如说是在挑弄她的颈子。林喜蕾可以感觉到身体已慢慢地被齐欢的手所带来的感觉占领,股间的黏腻已不只是体内的而已了,乳罩的下端缓慢但确实地濡湿着,一点点的火星正在她未缘客扫的**中点燃,或许自己清白的处子之躯就要被齐欢占有了,林喜蕾是那麽的羞涩,只能任齐欢尽情地动着手,有效地挑起体内的火焰,连纯洁如她也知道那是被称为欲火的感官悸动。

    在齐欢这样挑逗的期间,乳罩的结已经解开了,林喜蕾知道齐大哥正处在随时可以占有自己的状态,此刻的齐欢也将自己脱得光光的,张狂的**挺的直直的,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儿,现在它紧贴在自己光润的大腿上,那异样的热度令她忍不住也想入非非。林喜蕾也想移开大腿,但齐欢却那样的贴紧自己的腿上,让她连移都移不开,一想到贴在腿上那狰狞的玩意儿,林喜蕾就满脸羞红,不只为了它的强大,也因自己竟有着任它蹂躏的冲动,虽只有一点点,但的确存在。

    齐欢压下了身子,嘴唇好整以暇地吮在她修长的颈子上,慢慢的移动着,林喜蕾仍紧闭着眼,但却再忍不住地轻轻娇哼起来,那湿热的舌和唇的移动是那样敏感,令她无法抵御地哼叫。慢慢的,林喜蕾感到乳罩被齐欢的嘴缓缓脱开,拉了下来,丰挺的双峰感到了风的流动,齐欢的嘴也攀上来,逐分逐寸地舐弄着她不停抖动的**,直到吸吮着她的**,不断舔舐着为止。林喜蕾再也无力掩盖体内的趐痒酸麻感觉,娇喘着、呻吟着,纤腰不住扭着,齐欢的双手按着她的腰,感觉着手掌下那诱人的颤动。挑情就到此结束了吧!快快占有我啊!林喜蕾死命抓着最後一点矜持,不让心里的话出口。

    但难忍的还在後头,齐欢的一只手轻轻地探了下去,手指浅浅地扣着她从未被人探弄过的幽径,溢出的蜜汁黏上了齐欢的手,齐欢轻轻扣压着,令林喜蕾忍不住叫了出来,声音比前面的都大,而且是那麽的娇媚。声音愈来愈高,林喜蕾从未尝过草地笫之乐,自然想不到齐大哥的手在沾了女子的蜜液後,再抚上身来的感觉是那麽难忍,就连只是在纤腰、丰臀和大腿上来回,都让她抗拒的心逸走,令一心排拒的她**勃勃,恨不得主动给齐大哥恣意蹂躏。

    齐欢停了下来,看着这直娇喘着、一身上下酡红趐嫩的美女,林喜蕾的心中真不知如何是好。”

    你想要我吗?”

    齐欢喘着气,显然逗了她这麽久,连齐欢都有些把持不住。齐欢一手伸了下去,捧着林喜蕾的会阴,掌缘贴着她轻吐蜜液的幽径,指尖则轻触着她臀中陷下的部份,轻轻将她的下身抬起,让她**分开,深藏的幽径整个地露在齐欢眼前。

    林喜蕾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这动作是那样**,令她只想得到接下来的强力**,连对象是谁都不在乎了。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示意着彻底的降伏,齐欢正等待着,早已准备好接收这为欲火所苦的女体。”

    哎┅┅”林喜蕾紧闭的嘴终於绽了开来,随着齐欢下身轻轻一挺,她反射动作地弓起了身子,但仍避不开去,那等待许久的**已经进入了她,炽热地灼烧着林喜蕾那湿润的幽径。

    在齐欢的胯下,那杆通红坚硬的长枪早已被熊熊的欲火烤得炽热非常,齐欢的身子一伏下,粗大的**已经守侯在林喜蕾娇嫩的桃园入口外,一顿一顿的扣击着嫣红湿润的玉门了。齐欢校正了一下身下玉体的位置,让**正正的顶在林喜蕾的玉门上,双手托住了她纤细光滑的腰部,然后挥动起的**,朝着林喜蕾的禁区用力的刺入!巨大的**立即没入了少女的体内,被两扇花唇紧紧地含住。

    处子的**是多么的紧迫狭窄啊!齐欢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少女的密道,刚硬的**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着少女娇美绝伦的**深处前进着。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齐欢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致而敏锐的感觉。

    齐欢令**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林喜蕾珍贵无比的处子之身,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不多时,**深入的趋势突然被前面一道柔韧的屏障所阻,齐欢明白到今日”盛宴”的主菜上桌了。齐欢深深地看了一眼身下如待宰羔羊般的美丽少女,将她的下身牢牢地固定好,然后将身体往后退了一点,驱动**猛然发力,直挺挺地穿破了林喜蕾的处女膜。”

    痛,齐大哥……”

    **携着威猛的气势在瞬间刺穿了女体的最后一道防线,然后便势如破竹,长驱直入,直到完全的钻入到那温暖可人的少女体内,一种无比满足的征服感同时涌现出来。齐欢没让**停顿多久,就开始了活塞式的**运动。

    许久,林喜蕾此时已经抛去了矜持,雪臀连扭,****壁内的肌肉紧紧将齐欢的大**包住,夹得没有一丝空隙,那种密实的感觉令齐欢通体舒畅,再加上林喜蕾有时雪臀旋圆甩动,那种**旋扭的快感实在是齐欢没有享受过的滋味。

    齐欢知道林喜蕾欲情已起,可以大杀一阵了。不再怜惜,大**抖动如狂,”

    噗滋”、”噗滋”的水声连响,”

    啪”、”啪”的**相击声听来清脆悦耳,更有种振奋的作用,林喜蕾则**狂吟道:”

    啊……啊……好……好齐大哥……再……再快……快一点……你……你的……到我……我……我的花……心了……我……我好……美……啊啊……啊啊……齐大哥……快……重……重一点……我……好……好舒服啊……就……就这样……我……啊……我要……飞……飞上天……天了……”

    齐欢一边狠干林喜蕾,一边双手已经转移阵地在林喜蕾那鼓涨高耸的玉峰上恣意摸揉,享受那掌握娇美**的温润触感。林喜蕾胸前两个鼓起的肉球**在齐欢技巧性的捏揉下,弄得林喜蕾难以自持。螓首左右摇摆,秀发飞散,脸上汗珠滚滚而下,脸上春情浓冽的化不开,一双星眸似开未开,似闭未闭,秋波流动,如烈火燎原,眼儿媚,脸儿俏,烈火红唇鲜艳欲滴,令人忍不住要上前采摘。玉体陈于齐欢胯下蠕动迎合,红唇开合间淫声不断,娇息喘喘,跳动着胸前弹力十足的美乳双球。

    冰肌玉骨的细嫩皮肤如要滴出水来,闪出一阵又一阵的雪泽柔光,那么的光滑白晰,晶莹剔透。齐欢淫笑道:”

    小**,知道舒服了吧。”

    林喜蕾这时又叫了道:”

    齐大哥……轻……轻些……我……啊啊……你……你好……强……我……我快不……不行了……”

    齐欢则喘息道:”

    好喜蕾,撑下去,我们还没完啊。”

    齐欢完全没有了怜香惜玉的体贴和小心,黝黑而密布体毛的肢体一次次有力地撞击着林喜蕾洁白柔嫩的下体,发出”啪、啪”的接触声和”沙、沙”的摩擦声。

    坚挺的**在紧窄的密道中进行着来回地冲刺,每一次插入的动作都比上一次来得更迅猛,而温暖的花芯给予**的摩擦和压迫也因此更强烈,那直入心坎的消魂感觉也就更清楚。”

    干死你,小**,敢勾引我!”

    “啊……”

    林喜蕾话末说完却又一声凄艳哀婉的娇啼,她感到齐欢粗大的**猛地又插入了她的体内,并迅速地向她娇小紧窄异常的蜜壶深处滑入……当她从那令人**失魄的插入中稍稍清醒过来时,却羞涩无奈地发觉,齐欢那异於常人的粗壮**已经再次将她幽深火热、紧狭娇小的滑软蜜壶填得满满荡荡。

    那令人魂酥骨散的充实、紧胀感使得圣洁美丽的高贵林喜蕾林喜蕾的绝色丽靥上不由自主地又升起一抹醉人的嫣红,端的是芳心娇羞无限,在齐欢不由分说的粗野插入中,美丽绝色的圣洁林喜蕾那双纤滑修长的优美**情不自禁地随着齐欢巨大**在她娇小小蜜壶内的深入而举了起来。当齐欢粗如儿臂的巨大**完完全全地进入林喜蕾的体内后,但见美丽圣洁的林喜蕾被齐欢那巨大无比的**胀得银牙暗啼,柳眉轻皱,一幅分不清道不明是痛苦是愉悦的娇羞样儿。齐欢一只手揽住林喜蕾那纤滑娇软的林喜蕾细腰,一只手揽住她的香肩,把她娇软无力的美好**的上身拉了起来,把她像一只温驯柔弱的小羊羔一样拉进自己怀里。

    林喜蕾又羞又急地哀求道:”

    齐大哥,求……求、你……放……放、了我吧!喜蕾……受不了了”可她哪里知道,像她这样一个千娇百媚、貌如天仙的盈儿这样凄艳温婉的软语相求,只能令齐欢欲火更旺。只见林喜蕾随着齐欢的抽送,柳腰粉臀不停的筛动迎合,发出阵阵啪啪的撞击声,口中嗯啊之声不绝于耳,娇媚的语调媚惑得齐欢更加的狂暴就这样的,齐欢在喜蕾的密洞大刀阔斧的快意骋驰,插得林喜蕾几近疯狂,口中不停的淫叫着:“ 啊……好棒……好舒服……啊……太好了……再……再来……用力……哦……对…太好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