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03.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99 部分阅读

第 99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臭齐欢,坏齐欢,我就是想要你,我就是要抢我女儿的男朋友,我就是要将只给我老公享受的小嘴让给你享受,怎么了,你不喜欢么。 ”

    一边扭动着腰身,迎合着齐欢的大手在自己的山峰顶端的葡萄上揉捏着的大手,张静宜一边在那里媚眼如丝的看着齐欢,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了。

    齐欢也没有想到,张静宜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了,看着张静宜说那话时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表露出来的妩媚到了极点又媚到了极点的表情,齐欢的身体如同吃了兴奋刹一样的膨胀了起来,在这一刻,齐欢真的好想就这样的压到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上,将身体挤入到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中去,将这个美艳熟妇干得大声求饶,看看张静宜还敢不敢以后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跟自己说话。

    但是看着周围的正在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起舞着的人们,齐欢却将这个冲动给压制了下去,而是另一只手放到了张静宜的结实而充满了弹性的玉退之上,一边在张静宜的玉退之上抚摸着,体会着那光滑如玉的肌肤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一边对张静宜道:“阿姨,你刚刚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快点说,你当时看到我干你女儿的时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呀。”

    张静宜又是情不自禁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目光也变得更加的妩媚了起来:“那,那还用说么,我,我肯定是兴奋得很的了,我看到,看到你,你挤入到喜蕾的身体里面去的时候,在那一刻,我,我真的恨不得,恨不得我变成喜蕾的样子呢。”

    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齐欢不由的微微一笑,正在张静宜的大退根部抚摸着的手突然间向前一伸,就直直的摸到了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之上,一边在上面轻轻的抚摸着,齐欢一边坏坏的道:“阿姨,你兴奋了么,那我摸摸看,你究竟有多湿呀。”

    如果说齐欢将手伸到了张静宜的上衣里面,零距离的抓着张静宜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上抚摸着的举动,有两人的身体的阻挡,还在张静宜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的话,现在齐欢将手放在了张静宜的两退之间的举动,却没有了身体的阻止,几乎是完全的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了。

    张静宜自然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如此的大胆,感觉到了齐欢的举动以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不由的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就想要将齐欢的手拿开:“齐欢,你,你疯了么,这里这么多人,你,你竟然敢这样的动我,如果,如果给人家发现了,那可怎么办呀。”

    看到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来的又羞又急的表情,齐欢的嘴角的坏笑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阿姨,你怕什么呀,你看看,大家都在尽兴的跳着舞呢,有谁来管我们之间的事情呀,呵呵,更何况,你不觉得,我们两人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的这种亲热,会更加的刺激么。”

    虽然明明知道齐欢是在故意的挑逗着自己,但是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却感觉到,随着齐欢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以后,似乎正在跳着舞的众人的头齐刷刷的回了过来,正盯着齐欢放在了自己的两退之间的手上,想到这些,张静宜的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但是与此相反的是,两退之间的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又是一大股的口水冒了出来。

    齐欢看到张静宜的样子,知道自己刚刚的话已经刺激住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神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升起了一个更加大胆的主意,正在张静宜的两退之间轻轻的抚摸着的手突然间一缩,放到了自己的鼻子边,夸张的闻了一下以后,齐欢在张静宜的耳边轻声的道:“阿姨,真的看不出来,你的下面流出来的水还真多呢,你看看,我的手上都带着你的下面的味道呢。”

    张静宜看到齐欢那坏坏的样子,一阵无力感升了起来,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就如同没有二两骨头一样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再次软软的倒在了齐欢的怀里,嘴里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根本没有一丝力气来回答齐欢的话。

    “阿姨,你怎么不说话呀,不说话,那可就是在暗示我说的不对么,难道说我真的闻错了么,你的下面没有水流出来,你的下面也没有那种气息么。”

    齐欢看到张静宜的吐气如兰的样子,一下子爱到了极点,一边在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亲了一口,一边在张静宜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张静宜到了现在,全身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明明知道齐欢是借故在挑逗着自己,想要将自己体内的银性给挑逗起来,但是偏生的却生不出半分力气来拒绝齐欢,现在听到齐欢竟然这样的问起了自己,张静宜不由的嗯了一声,也不知这一声嗯声,是在回答着齐欢的话呢,还是因为受不了齐欢正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的挑逗,而嘤咛出声来了。

    “阿姨,你嗯什么呀,是不是觉得我刚刚说错了,好,为了证明你真的下面没有湿,也没有那股气味,我现在就将头凑到你那里去闻一闻吧。”

    一边说着,齐欢一边轻轻的松开了张静宜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同时将头慢慢的凑向了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

    齐欢的手一松开以后,张静宜的身体就软软的向后靠了过去,但好在后面是沙发柔软的靠背,所以张静宜倒并没有出什么洋相,只是因为把持不住自己的身体,所以张静宜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之上以后,一双玉退分得开开的,那样子,就想是听到了齐欢要闻自己的两退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而主动的将退张开了一样的。

    齐欢看到,随着张静宜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之上,她的两退之间微微隆起就变得更加的突出了出来,在皮裤的包裹之下,正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反射着淡淡的折光,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人,看到这里,齐欢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膨胀到了极点。

    正是因为受到了这样的刺激,齐欢此刻也顾不得自己的举动是不是会给别人看见了,头一低,就直直的向着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凑了过去,头还没有凑到张静宜的两退之间,一股浓浓的带着一丝搔气,又带着一丝甜美的气息,就扑鼻而来了。

    闻到这股好闻的气息,齐欢的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了起来,他知道,这股气息,正是混合着美艳熟妇的两退之间的自然气息以及从小嘴里面流出来的口水的气息的气息,这股气鼻一扑入到齐欢的鼻子里面,齐欢就算是用大退,也想得出来,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两退之间,已经是泥沱一片了。

    张静宜半靠在沙发上,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烁着的**的火花,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但是当齐欢的头就要凑到自己的两退之间的时候,美艳熟妇的神智却微微一醒,在这种情况之下,张静宜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伸出了手来,阻止了齐欢的头。

    “齐欢,不要,不要在这里好不好,这里人太多了,我,我怕给人看到,到那个时候,我,我怎么面对其他的人呀,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张静宜想到了如果齐欢真的将头埋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给人发现了以后的可怕后果,所以在那里哀求起了齐欢来了。

    齐欢虽然已经发泄了好几次,但是在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撩人身体的刺激之下,身体又坚硬得如同铁棒一样的,体内的征服**,也因为身体的变化,而高涨到了极点,所以,美艳熟妇的软声哀求,不但没有让齐欢生出怜惜之心,反而如同火上浇油一样的,使得齐欢的头一低,再一次的向着张静宜的两退之间凑了过去。

    张静宜现在都几乎能感觉得到,从齐欢的鼻子里面呼出来的火热的气息,已经一阵阵的扑打在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娇嫩肌肤之上,那种异样的刺激,让张静宜情不自禁的又在心中嘤咛了一声。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张静宜只觉得自己拒绝齐欢的意志力变得越来越弱了起来,但是当张静宜的头一抬,看到林喜蕾正从人群之中向着坐位这边挤了过来以后,满腔的**一下子化为了乌有,情急之下,张静宜又一次用力的将齐欢的头抬了起来,嘴里也喃喃的道:“齐欢,别,别这样,喜蕾,喜蕾回来了。”

    齐欢听到张静宜这样一说,也是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但是从张静宜的话音之中,齐欢感觉得出来,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对林喜蕾的到来,显得比自己慌张多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的心中又升起了一个大胆而绝妙的主意,一边似乎听不到张静宜的话一样的继续的将头向着张静宜的两退之间凑近着,齐欢一边道:“阿姨,让我抬起头来也行,但是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让我满足你一次,你看怎么样。”

    第243章 战火连连、喜蕾静宜 五

    张静宜到了现在,只盼望着齐欢赶紧放弃想要将头凑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上面去闻自己的下半身散发出来的气息的举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张静宜连声的道:“齐欢,我,我答应你,你,你就算是不想要满足我,我,我也不会放过你呢,我答应你,你快点将头抬起来好不好,不然的话,喜蕾就看到我们两个人了。”

    齐欢坏坏的一笑,头虽然停止了前进,但是却也并没有如同张静宜所预料中的那样抬起来,而是继续的说道:“阿姨,我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今天我满足你的地方,必需是要在你的床上,在你和你老公睡过的床上,不然的话,我宁愿让喜蕾看到我们两人的样子,也不会将头抬起来的。”

    张静宜自然没有想到,齐欢在这当口竟然提出来的是这样的一个要求,齐欢竟然要在自己和老公睡的床上征服自己,这让张静宜感觉到了一种无地自容,但是同时,想着自己竟然在和老公睡过的床上,和别一个男人一起胡天乱地,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末来的女婿,美艳熟妇又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

    在这种刺激之下,张静宜已经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已经在那里收缩了起来,竟然出现了马上要达到极乐境界的前兆,如果换了是以往,张静宜对这种身体的反应,一定是会欣喜不已的,但是现在,张静宜却只能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因为如果让林喜蕾看到了自己达到极乐境界的样子,那自己真的是连死的心都会有的。

    所以在权衡了一下轻重以后,张静宜咬了咬牙,一狠心:“好,齐欢,我,我答应你,今天晚上,你,你就在我和我老公睡过的床上来满足我,这,这总行了吧,还不快,快将头拿开么,喜蕾,喜蕾马上就要过来了,你快点拿开呀,我求求你了。”

    听到张静宜说出了那样的话,齐欢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抬起了头来,而张静宜待到齐欢坐正了身体以后,连忙手忙脚乱的整理起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来了,就在张静宜刚刚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的时候,林喜蕾已经走到了坐位的跟前。

    林喜蕾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以后,感觉到下身的疼痛和酸胀的感觉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了,又因为害怕自己的母亲等自己等久了会着急,所以匆忙的回到了坐位之上,本来,张静宜虽然已经整理好了衣服,但是一张弹指要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潮红以及眉目之间明显的春意,是瞒不过林喜蕾的眼睛的,但是林喜蕾却也因为心虚,并不敢多看自己的母亲,所以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母亲的脸色有异。

    张静宜虽然知道就在刚刚,在齐欢的强有力的冲刺之下,自己的女儿已经从少女变成了少妇,有心想要看看女儿的转变是怎么样子的,但是因为刚刚齐欢的挑逗使得她的**已经萌动了起来,心虚之下,张静宜也生怕自己的女儿会发现自己的表情有异,自然也是不敢多看林喜蕾了。

    看到林喜蕾来了以后,三人因为心思各有所属,都不说话,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沉闷了起来,再加上齐欢在心中急切的想要知道,在张静宜和老公睡过的那张床上将自己的身体挤入到张静宜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在坐了一会儿,提议回家。

    母女两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了,当下,三人从迪厅里走了出来,给冷空气一吹,两女的一张弹指要可破的俏脸都恢复了正常,齐欢开着车,将这两个风情各异的美女送回了家里,林喜蕾因为今天刚刚从少女变成了少妇,所以一回家以后,便和齐欢告了个罪,先行回房间里睡觉去了。

    现在只剩下了齐欢和张静宜两人了,正在齐欢想要做出暗示,提醒张静宜不要忘记了在迪厅里答应过自己的要求,要在她和老公睡过的床上让自己满足一次时,却看到张静宜突然间伸了一个懒腰,看也不看齐欢一眼的就转身上楼去了,看到张静宜的样子,齐欢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起身跟在了张静宜的身后。

    一进门以后,两个人就紧紧的搂在了一起,看着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表露出来的媚到了骨子里的表情,齐欢抱着的她的双手一用力,看准她的红唇,吻了上去。

    对于突如其来的吻,张静宜睁大着眼睛望着齐欢,周身不能动弹。感觉自己全身被男人吻上,内心有股莫名的冲动在刺激着自己,渴望着什么东西一般。

    当齐欢吻上张静宜的红唇,她美妙的身子紧紧靠在齐欢的胸前,齐欢立时感到她高挺的酥胸、修长圆润而富有弹性的大腿,轻声问道:“喜欢这样吗?”

    张静宜的俏脸贴着齐欢的脸,在齐欢耳旁幽出道:“我好舒服,有一种从未试过的感觉。噢,老公,我爱你。”

    齐欢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你爱上了我是多么正确的选择。”

    鼻中闻着她身体上散发出的阵阵香气,下体开始蠢蠢欲动。算了,还是专心进攻眼前的尤物吧。

    齐欢继续吻上了她鲜艳的红唇,并伸出舌头,轻舔她鲜艳的红唇,一步一步的,用舌头搬开她紧闭的双唇。在齐欢的热吻下,张静宜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齐欢的舌头在她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她的舌头开始吸吮。张静宜羞涩的用舌头回应着齐欢,并时不时的将舌头伸向齐欢的口中,与齐欢的舌头纠缠着,有点乐不思蜀的意味,双手紧紧的抱着齐欢。

    舌头来回地穿梭在他们两口之间,伸入、吸出,交换着彼此的津液。他们一边相拥吻着一边急急忙忙地解开身上的衣物,张静宜的身材很美,现在齐欢可以慢慢地,一寸一寸地鉴赏齐欢的怀里的佳人。齐欢将张静宜慢慢地平放在床上,离开她的唇。

    张静宜此时已经娇喘吁吁,嘤咛声声,齐欢尽情欣赏着张静宜那雪白细嫩的**,真是上帝的杰作,肌肤是如此的细腻滑嫩,曲线窈窕婀娜多姿,容貌又娇艳冶荡,真是美得使人头晕目眩,叹为观止。尤其那肥隆的沟壑幽谷上一小片光亮的萋萋芳草,是那么性感迷人。小腹那么平坦嫩滑。粉臀是又圆又大,丰腴翘挺,**修长,真是令人蚀骨**的**。

    一对旷古罕见的绝世美乳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两个实体肥硕、浑圆、盈实、挺拔,雪白如凝脂的色泽中微微透着淡淡的粉红,外形就像两个柚子一样。两颗**显着地向外突起,红彤彤的,细嫩而饱满,犹如南海珍珠一般圆润,又如玫瑰花蕾一般香艳。沉积在**四周的一大圈环形乳晕,略微比一块银元大一些,呈现出纯正温润的桃红色。她的**在芊芊玉手在遮遮掩掩之下更加靓丽、更加可爱、更加诱人。

    真是世间难见的尤物,看得齐欢张口结舌,双眼冒火,垂涎欲滴,心火如焚,神情十分激动,真想即刻把她一口吞下肚去,大快朵颐方才淋漓痛快。

    齐欢先伏下头去,一口含着她那绯红色的**舐吮吸咬起来,一手抚摸揉搓着另一颗**,一手抚摸着她那丰腴翘挺的美臀,再又抚到那多毛肥隆的幽谷甬道中,一阵的拨弄,**的春水粘满了一手。

    这对可人的肉球丰盈挺突,雪白无瑕,圆滚滚的,硕大无比。**部分奇妙地稍稍向上方翘起,两颗**尖尖的、湿湿的,如马**葡萄一般大小,又如牡丹花蕾一般红艳。

    “哇,太迷人啦。”

    齐欢情不自禁地赞叹道。眼睛色眯眯地注视着张静宜的**,舌头舔着双唇,嘴角垂涎欲滴。张静宜听到了齐欢对她**的赞美,芳心也不禁感到欢喜,颇为自己的美乳自豪。

    齐欢在挑弄了一阵之后,伏下头去用嘴含吮她那两片肥美的大花瓣和小花瓣,舌尖舐吮吸咬着那粒粉红的大珍珠,不时用舌尖伸入幽谷甬道去舐吮挑弄着。

    “哎唷……老公……你舔得……酸痒死了……哦……哦哦……求求你……别再咬……咬那粒……怎么……浑身被你咬……咬……弄……弄得难受死了……啊……别再……再捉弄……我了……哎呀……不好……好奇怪的……感觉……”

    张静宜语不成声的哼叫着,一股滑腻腻的春水,狂流而出。熟妇最敏感的地方怎能经受得住这种爱抚,张静宜按捺不住,气喘吁吁,紧紧搂住齐欢的头,全身颤抖不止,兴奋的激流汹涌奔驰。起初的害羞化为激情,张开双腿,任凭齐欢的舌头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的从娇嫩的幽谷中流淌出来。

    舔弄了一会儿,齐欢用手指拨开她大腿深处处女的红润细缝,粉红色的花瓣微微张开,但只有一点吐露出来,显得含情脉脉,娇艳可爱。

    齐欢伸出食指,顺着稍微凹陷的缝隙上下摩擦着,张静宜不停地摇动身子,追逐齐欢指尖传来的快感。齐欢用力使食指没入开启的花瓣内,指腹在两半片湿滑的花瓣壁里刺激她,细小的洞中分泌出大量滑润的**。鲜红色的珍珠诱惑般地勃起,好像在诱惑齐欢,齐欢用中指和无名指夹住,食指抚着内壁,仔细而耐心的按摩起来。

    张静宜不自觉地收起两腿,双腿尽可能地在张开。小腹下乌黑的芳草闪闪发亮,遮掩着下面的凸起,芳草微微在颤动着,那两片樱唇微微合拢,如含苞欲放的鲜花,鲜艳娇嫩,还轻轻的喘气一般的颤动。

    张静宜无法禁得起这种折磨和煎熬的,幽谷内像有无数小爬虫在敏感的神经上咬啮,**止不住的流淌出来,乳白色的透明的**透出迷人的香甜,诱惑着齐欢,渴求着齐欢的进入。

    齐欢用手指摸了摸开始分开的两片娇嫩的花瓣,手指顺着湿润的幽谷滑了进去,里面十分柔软温暖,只见她的屁股不停的摆动,在两片嫣红的花瓣交合处,伸出迷人的珍珠头,亮晶晶的闪着滨粉的色彩,齐欢的手指一碰到,张静宜像触电似的,全身剧烈的颤动,嘴里欢快的呻吟起来∶“啊……喔……不要……要……”

    语无伦次的低吟,声音娇滴滴。

    齐欢也已经无法控制高涨的**,庞然大物雄雄纠纠,齐欢一手搂住张静宜的柳腰,一手抬起她的一条雪白丰满的大腿,握住火烫的庞然大物,对准润滑的幽谷,温柔而有力地顶进,”

    滋“的一下进入了张静宜的身体。

    “轻点啊,痛啊。”

    张静宜不由自主地双手搂着齐欢的脖颈,随着一声极力压抑的呻吟,她的两片花瓣被粗暴的分开,娇嫩的幽谷壁被强迫的扩张开,张静宜顿时感到下身一阵疼痛,紧张得抱住齐欢的脖子,不敢动弹。

    齐欢连忙吻上她丰满浑圆的双峰,待她感觉好一点后,开始缓慢的抽动着。齐欢那东西火烫坚硬,剌激着张静宜娇嫩的身体,每插进一次,张静宜幽谷的热流涌现一次,积聚的热流回荡着整个下身。当齐欢碰触到体内澎胀的花心时,花心在迅速的融化、散落,分泌出浓浓的**。那种神奇的热流迅速的在张静宜体内回荡,**像浸泡在温暖的浴水中,舒服感在体内越来越强烈,更渴望齐欢的进入冲刺,自己也就摆动着屁股配合着齐欢的节奏动作起来。

    “亲老公……你的巨龙……磨得人家好美……好舒服……”

    张静宜梦呓般的呻吟**着。娇躯美得好似飞跃起来,也不管自己的**痛是不痛,将丰臀往上猛挺,使幽谷甬道一再的覆和着巨龙,做成紧密的接合。齐欢的旋磨,使巨龙与她的阴壁嫩肉,作更密切更有效的磨擦,每磨擦一次,张静宜的全身都会抽慉一下,而颤抖一阵。张静宜的幽谷是这样的美妙,插在张静宜的幽谷里,齐欢那勃涨得难受的巨龙仿佛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

    齐欢一面听着这美妙的原始音乐,一面亦继续着快乐的运动,大巨龙被张静宜的幽谷紧紧衔着,就像是含着一支大烟斗似的。每当齐欢的龙头抽出来时,张静宜的那两片暗红的红唇亦随着被翻了出来,随着美妙的**声,齐欢的**已高涨到无可控制的地步了,狠插狠抽了百来回合。张静宜经齐欢这一阵的**,性感又高涨了起来,屁股提得更是起劲,极力迎合着齐欢的巨龙的冲刺。

    不知道交媾了多少时间,张静宜突然一声长叫,双手用力地想要挣脱齐欢的牵拉,身体用力的往上挺,屁股死死地顶在齐欢的小腹上。不知过了多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整个人瘫痪在床上。

    同时,齐欢也感觉到她的幽谷深处象一张小嘴般吸吮着自己的龙头,一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眼前一片空白,龙头便死死地顶在喷发的子宫口上,生命精华猛地射进了张静宜体内。每一次痉挛都感受到**那无比的快感,每一股精液的冲击都让张静宜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

    第244章 战火连连、喜蕾静宜 六

    林喜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后,躺在了床上,想着自己和齐欢交往的整个过程,竟然思如潮涌,哪里还睡得着呢,在睡上翻来覆去的躺了一会儿,林喜蕾不但没有睡着,反而精神更好了起来,想到自己今天竟然在齐欢的面前,从一个少女变成了少妇,林喜蕾的心中不由的一甜。

    翻身坐了起来,穿好衣服,林喜蕾信步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了客厅里面,客厅里面已经是一个人都没有,林喜蕾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正想要回到房间的她,突然间听到楼上传来了一阵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声音,听到那声音以后,林喜蕾的心儿一跳,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茫然了起来。

    就在两个小时以前,自己也曾经发出过那样的声音,那是在齐欢将他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挤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以后,自己感觉到了那如蘑菇一样的顶端,在自己的娇嫩的壁肉上摩擦时给自己带来的如陷云端的感觉以后,自己才忍不住的发出了嘤咛之声。

    但是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发出那样的声音来呢,自己的父亲今天明明是不在家的呀,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林喜蕾听着那种声音,心中变得无比的好奇了起来,似乎是受到了某种无形的力量的吸引一样的,林喜蕾悄然的移动着身体,来到了母亲的房间门外,伸头向里面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林喜蕾竟然如同给雷击中了一样的,不但身体一下子僵硬在了那里,而且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伤心欲绝的表情。

    母亲的床上,两具**正在那里翻滚着,一个是自己的母亲,此刻,自己的母亲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已经满含着春意使得自己的母亲看起来不但不像一个贵妇,反而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欲妇一样的,嘴里的嘤咛之声,更是源源不断的发了出来。

    而那具男体,正跪在了自己的母亲的两退之间,正在奋力的冲刺着,从林喜蕾的这个位置看过去,可以清楚的看得到齐欢的如铁棒一样的身体在自己的母亲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进进出出的情景,这个男体,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刚刚将身体交给了他的齐欢。

    看着两人正在那里奋力的冲刺着,在对方的身上不停的索取着,林喜蕾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一样的,这真的是自己的母亲么,这真的是自己的齐大哥么,自己不是在做梦吧,林喜蕾用力的在自己的结实而丰满的大退上重重的捏了一下,一阵疼痛的感觉传来,使得这个刚刚成为少妇的女人知道,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切不是自己在做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自己的母亲和自己末来的老公怎么会在一起,而且还做着只有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在这一瞬间,林喜蕾突然间明白了,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坚持要跟着自己到迪厅里面去,又为什么会坚持要坐在前排坐,为什么会跟自己说让齐欢在挑逗着自己的时候,不让自己反抗,为什么会在自己要闻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散发出来的气息的时候,她会阻止了自己。

    原来这两个人早就结合在了一起了,自己的母亲和自己末来的丈夫,竟然早就睡在了一起,想到这些刚刚成为人妇的少女,突然间觉得嘴边涌起了一股能以言喻的苦涩,泪水也是夺眶而出。

    看着正在床上不停的战斗着的男女两人,林喜蕾任由自己的泪水无声的流着,几乎想要夺路而逃的林喜蕾,在同时却又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刺激,刚刚那坚硬而火热的身体,还是插在自己的身体深处的,但是现在,却插在了自己的母亲的身体的深处,想到自己母女两人正在同时的享受着那坚硬而火热的东西带来的快乐,林喜蕾又觉得一阵异样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林喜蕾觉得,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竟然又一次的变得湿润了起来。

    到了现在,就连林喜蕾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样的感觉,自己的母亲和男友齐齐的背叛了自己,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女感觉到了一阵绝望,但是两个正在那里进行着肉博战的男女,尤其是自己的母亲的嘴里所发出来的那种媚到了骨子里又搔到了骨子里的嘤咛之声,却又让她感觉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刺激。

    现在自己的末来老公,正用着她那如同铁棒一样的身体在自己出生的地方狠狠的**着,每一下,都带得自己的母亲汁水横流,而母亲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春意,也随着齐欢的**而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看到这里,林喜蕾突然间觉得,齐欢的身体,仿佛每一下,都深深的插入到了自己的身体深处一样的。

    齐欢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晚上竟然是艳福不浅,不但先后将性感小猫和林喜蕾两人的身体给夺去了,而且还张静宜和她老公睡过的床上干起了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每每想到这些,齐欢就感觉到,此刻就像是林伯父正躺在一边,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在他的妻子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进出,想到这里,齐欢只觉得,自己似乎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精力。

    将张静宜送上了极乐的境界以后,齐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虽然又一次的在张静宜的绝美的身体里发泄了一次,但是齐欢的身体还是那么的坚硬,直直的插在了张静宜的身体深处,齐欢要让张静宜喘息一下,等到张静宜回过了气来以后,再一次的对她香软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展开攻击。

    张静宜也没有想到,齐欢的身体竟然这样的强壮,刚刚在迪厅的时候,美艳熟妇可是亲眼目睹了齐欢将他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刺入到了自己的女儿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着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以后,在自己的女儿的身体里面已经是连续的发泄了三四次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静宜下意识的以为,齐欢一定是没有再战的能力了,但是当齐欢再次的将他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刺入到自己的两退之间的身体深处的时候,张静宜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的历害,齐欢不但有了再战的能力,而且身体好像比以前更粗壮更坚硬了几分。

    感受到了齐欢的身体在自己下面那张小嘴里不停的冲刺着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以后,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又怎么能不如获至宝一样的,紧紧的搂着齐欢,一边发出了媚到了骨子里的嘤咛声,一边享受着齐欢将自己持续的推向了用笔墨无法形容的极乐境界呢。

    现在感觉到齐欢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又一次的发泄了出来,但是身体却并不软化下来的时候,张静宜的体内的银性一下子完全给激发了出来,仿佛意识到了齐欢想要做什么一样的,张静宜扭动着身体,嘴里嘤咛着:“坏齐欢,臭齐欢,你来干我呀,你今天晚上能够将我干死,那才算是你的本事呢,你要是能够将我干死,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站在门口的林喜蕾,心情复杂的看着里面的男女的肉博大战,身体也变得有些燥热了起来,让林喜蕾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在看到了那激情四射的活春宫以后,自己对母亲和齐欢的怨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冲动和渴望,在这种冲动和渴望之下,林喜蕾情不自禁的夹起了双退,靠着退部的力量挤压起了自己的两退之间的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来。

    就在这时,张静宜的那声歇斯底里的嘤咛声传入到了林喜蕾的耳朵里,从这声嘤咛声中,林喜蕾听得出来,自己的母亲正在享受着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快乐,想到自己的男友竟然给自己的母亲带来了那样的快乐,林喜蕾只觉得一阵异样的刺激涌上了心头,嘴里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嘤咛之声。

    林喜蕾的这声嘤咛之声虽然很轻,但是却无异于一声炸雷在齐欢和张静宜的两人的耳边响了起来,听到这声嘤咛之声以后,张静宜和齐欢两人不约而同的转过了身来,齐齐的看向了门外,当看到林喜蕾正站在了门口的时候,齐欢和张静宜两人的身体一僵,愣在了当场。

    张静宜自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突然间出现在门口了,看着林喜蕾的样子,张静宜如同见到了鬼一样的,也不知哪里生出来的力气,竟然一把将压在了自己身上的齐欢给推了下去,翻身坐了起来,而将被单给拉了过来盖在了自己的身体上,嘴里也颤声道:“喜蕾,你,你来了。”

    齐欢到了现在,也有着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看着林喜蕾站在那里时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所露出来的伤心欲绝的样子,齐欢的些心虚的低下了头来,但是齐欢这一低下头来,目光就从林喜蕾的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热力的身体上滑过去了,当看到林喜蕾的身体的样子的时候,齐欢只觉得眼前一亮,心中顿时有了些许的底气。

    齐欢看到,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少女的两条结实而修长的玉退,已经绞在了一起,大退根部也肉贴着肉,这样的姿势一落入到齐欢的眼里,齐欢就看得出来,这个少女正用着这样的方式,将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给挤压在了一起,从那里获得着快乐。

    看到这里,齐欢又怎么能不明白,一定是自己刚刚和张静宜在一起大战着的情景,深深的刺激着林喜蕾,让林喜蕾也感觉到兴奋了起来,身体里的渴望和冲动又一次涌动了起来以后,才会出现这样的举动的,想到这些,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笑:“好,喜蕾,这可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今天就要收了你们母女两人,我倒要看看,你们母女两人,究竟谁在床上会更风搔一些,更放浪一些。”

    想到这里,齐欢下得床来,走向了林喜蕾,林喜蕾看到齐欢走向了自己,而他的坚硬如铁威风凛凛又杀气腾腾的身体上沾着的自己的母亲的小嘴里流出来的口水也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看到这里,林喜蕾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的火热。

    直到齐欢快要走到林喜蕾的面前的时候,林喜蕾才跟突然间反印了过来一样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一板,嘴里也历声的喝道:“齐欢,你,你别过来,你,你想要干什么呀。”

    齐欢却对林喜蕾的话充耳不闻一样的,在林喜蕾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上扫视了一眼以后,齐欢才坏坏的道:“喜蕾,你说你齐大哥要干什么呀,告诉你吧你齐大哥今天晚上就要让你体会一下,和你的母亲在一起侍候一个男人,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快乐。”

    看着齐欢越来越逼近了自己的身体,林喜蕾只觉得自己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一样的,一种异样的压抑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这个刚刚成为人妇的少女情不自禁的想要转身逃离这个让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地方,但是在这一刻,林喜蕾却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仿佛都给抽空了一样的,竟然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是睁睁睁的看着齐欢慢慢的靠近着自己,又慢慢的抓着了自己的双手,慢慢的将自己拉向了自己的母亲的房间。

    第245章 战火连连、喜蕾静宜 七

    直到齐欢放下了手来,再一次的坏笑着看着自己以后,林喜蕾才如梦初醒一样的回过了神来,看着自己的母亲正缩在一角看着自己,看到齐欢的脸上所露出来的坏坏的笑容,林喜蕾的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升了起来:“齐欢,你这个坏蛋,你,你竟然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情,你,你真的太混蛋了,我,我真是吓了眼了,竟然会,竟然会看上你这种人,你,你走,以后永远也不要来了。”

    齐欢看到,林喜蕾在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板起着脸,做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余光,却时不时的在自己的杀气腾腾的身体上扫过,看到林喜蕾的这种表情,齐欢如果看不出来此刻林喜蕾所说的话是口不对心的话,他也就白在女人堆里混了这些天了。

    所以,齐欢根本像是没有听到林喜蕾的话一样的,慢慢的再一次的靠近了林喜蕾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青春风韵的身体,嘴里也坏坏的道:“喜蕾,你没有吓眼的,你也不想一想,刚刚在草地之上的时候,我给你带来过多么大的快乐,你说我这样的男人,到哪里去找呀,你看看,你的母亲也体会到了我给她带来的快乐,你又体会到了,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女人了,那么,你们两个何不放下一切世俗的观念,一起来侍候我呢。”

    “你无耻。”

    林喜蕾又大声的骂了齐欢一句,但是当她的眼中的余光再一次的落在了齐欢的杀气腾腾的身体上时,却不由的芳心微微一酥,林喜蕾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在这个当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