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04.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00 部分阅读

第 10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林喜蕾又大声的骂了齐欢一句,但是当她的眼中的余光再一次的落在了齐欢的杀气腾腾的身体上时,却不由的芳心微微一酥,林喜蕾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在这个当口之上,她突然间想起了齐欢在草地之上,将他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插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感觉来了。

    “齐大哥那么历害,一下子将我杀得溃不成军了起来,而事隔不久,他竟然又干起了我的母亲来了,看看她的身体,还是那么的坚硬,还有再战的能力,如果我们母女两个人一起来对付他的话,真不知道,以他超强的能力,会不会同时的满足我们两个人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林喜蕾就在心中暗暗的呸了自己一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在上了自己的母亲以后,又夺去了自己的清白,明显的是一个花心大少的,自己竟然会想到和母亲一起来享受他的坚硬和火热,自己是不是从少女变成了少妇以后,已经变得银荡了起来了呢。

    张静宜在刚刚在迪厅里的时候,主动的搓合起了林喜蕾和齐欢的事情来了,只是当她看到自己和自己的女儿的男友的奸情突然间给自己的女儿给撞破了以后,凭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经历过再大的风浪,但是一时间却也有了几分手足无措的感觉。

    现在,正缩在一角的张静宜,看到林喜蕾在发现了自己和齐欢之间的事情以后,不但没有逃开,反而给齐欢拉进了房间里面,又听到了齐欢和林喜蕾之间的对答,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突然间意识到,现在不是正是一个可以让林喜蕾接受自己和齐欢在一起的绝妙的时机么。

    想到这里,张静宜的心中也顿时有了几分底气,慢慢的穿好了衣服以后,张静宜走到了林喜蕾的身边:“喜蕾,妈妈对不起你,但是妈妈也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那就是,如果这件事情重来的话,妈妈也会毫不犹豫的再和齐欢在一起的,因为,因为妈妈实在是太喜欢和齐欢在一起的感觉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静宜突然间想起了和自己的丈夫结婚以后的种种,想到丈夫因为忙于工作而冷落了自己,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可以给自己的身心带来巨大的满足感的男人以后,却因为女儿的态度,说不定自己会失去齐欢,美艳熟妇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幽怨的目光。

    林喜蕾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说起了这样的话来,一股怒气冲上心头,使得林喜蕾的眼前再也没有了母亲,而只是将张静宜当成了自己的情敌,听到张静宜的话以后,林喜蕾的嘴巴一张,就想要责骂自己的母亲不守妇道,竟然和自己争起了齐欢来了。

    但是当林喜蕾和张静宜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流露出来的哀求的目光一对视的时候,二十多年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如闪电一样的在林喜蕾的脑海里流过,林喜蕾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想起了母亲因为受到了父亲的冷落而时不时涌现在了脸上的幽怨之情,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这些天为什么会偷偷的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露出那种会心的笑容。

    想到这些,林喜蕾的心软了下来,想要责骂自己的母亲的话到了嘴边又给强行的咽了下去,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以后,林喜蕾道:“妈,你既然那么愿意和齐大哥在一起,那好,我退出。”

    一边说着,林喜蕾一边慢慢的转过了身来,做出了一副马上就要离去的样子。

    齐欢看到张静宜走到了林喜蕾的身边以后,微微一笑,转过身去穿起了衣服来了,虽然在穿着衣服,但是齐欢却一直在观察着林喜蕾的表现,齐欢看到,当自己将裤子穿了起来,使得自己的杀气腾腾威风凛凛的身体包裹在了裤子里面以后,林喜蕾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的失落的目光一闪而过,现在看到林喜蕾转身欲走,齐欢连忙的一伸手,就拉住了林喜蕾的手。

    林喜蕾感觉到齐欢拉住了自己的手以后,芳心也是禁不住怦然一跳,用力的甩了一下手,却感觉到甩不脱齐欢的手以后,美少女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和自己的母亲:“齐大哥,你拉着我干什么呀,你不是爱着妈妈么,而且妈妈也爱着你,既然你们两个人之间有情有义,那我退出还不行么,快放开我,让我走,以免得我看到你们心烦。”

    齐欢坏坏的一笑,拉着林喜蕾的手又用力了几分,嘴里也轻声的道:“喜蕾,不要耍小性子了好不好,我知道,我和你妈妈背着你在一起,对你来说,实在是有些伤害的,但是我们这样子做,不是也是不得已的么,现在你既然已经撞破了这件事情,那好,我就将我的想法说出来好不好。”

    说到这里,齐欢故意的顿了一下,在看到林喜蕾的身体已经停了下来,正在听着自己说话以后,齐欢又接着说了起来:“喜蕾,你不知道你的母亲在遇到了之前心中有多苦么,你知道么,你妈妈因为你父亲的冷落,这些年来,几乎夜夜都睡不着,而只能靠着一根电动玩具来满足自己。”

    “你今天也尝到了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时的两情相悦的滋味,因此,你也应该可以相像得到,你的妈妈既然只能用一根电动玩具来满足自己,是多么的无耐多么的悲惨,你做为一个女儿,难道真的忍心看着生你养你的母亲,从此就过着这样的日子么。”

    “喜蕾,不是你母亲对我怎么样,也不是你妈妈想要跟你抢男人,是我实在是看不过眼那种事情,所以主动的勾引起了你妈妈来了,你要怪,那你就怪我吧,但是我告诉你,我是深爱着你的妈妈的,真的,我觉得你的妈妈实在是太需要一个男人来关爱了,而那个男人,就是我。”

    张静宜自然没有想到,齐欢竟然当着自己的女儿的面,将自己用电动工具来安慰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的事情说了出来,一时间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张静宜也知道,齐欢的坏点子多,他这样子说,自然是有着他的深意的,所以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张静宜却并没有阻止齐欢的话。

    林喜蕾自然也想不到,从齐欢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将心比心,林喜蕾感觉到,在今天在草地上自己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了齐欢,尝到了那种让自己全身的毛孔都舒张了开来的刺激滋味以后,自己如果以后没有了齐欢,自己也肯定是要受着**的折磨的,想到这里,林喜蕾的心中对母亲的遭遇又多了几分同情之心。

    看到林喜蕾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下来,齐欢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喜蕾,说实话,你知书达礼,温柔文静又善解人意,我一见到你,就爱上你了,我也知道,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你,所以,我也很想给你带去快乐,想要让你永远的陪在我的身边的。”

    “喜蕾,既然大家都成了这样的,你和你母亲都那样的爱着我,为什么你们母亲两人就不能和平相处呢,难道,我们就要为了世俗的眼光,而将自己的幸福拱手让给别人么,难道,你就愿意看着你的母亲夜夜独守空房忍受着那种深入骨髓的寂寞么,难道,你就愿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却让母亲芳心寂寞么。”

    齐欢的一连几个难道的反问,无疑在林喜蕾的心目之中抛起了巨大的波浪,想着自己的母亲竟然会是如此的遭遇,林喜蕾突然间觉得,自己刚刚那样的态度,是不是太过份了,齐大哥深爱着自己和自己的母亲,那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坦然接受自己的母亲呢。

    “齐大哥,你们,你们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我,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只是,只是以后,我们怎么生活呀。”

    林喜蕾在内心反复的思量之下,终于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这话一说出来,就意味着,林喜蕾已经准备在心中接触自己和张静宜母女共一夫的事情了。

    听到林喜蕾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张静宜和齐欢的心中都是不由的一喜,张静宜因为实在是太想要跟齐欢在一起了,所以不等齐欢开口,张静宜主动的说了起来:“喜蕾,这还用说么,齐欢是你的末来的老公,那自然是和你在一起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你觉得受不了的时候,我,我可以来帮你一下的。”

    林喜蕾微微一愣,但是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母亲的话里的意思了,齐欢无疑是强壮而勇猛的,刚刚将他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刺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以后,直将自己杀得溃不成军,而现在他又在自己的母亲的身体里发泄过了,从这种情况来看,自己和母亲两个人如果单独对付齐欢的话,那还真的不是齐欢的对手呢。

    现在张静宜已经明确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使得林喜蕾额为有些意动了起来,想到有自己的母亲在身边,自己则可以完全的享受着齐欢的强壮和持久给自己带来的快乐,而不用去担心齐欢会将自己干得下不了床,林喜蕾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母亲的提议,是一举两得的,既满足了自己,又不至于让自己的母亲忍受那种深入骨髓的寂寞。

    虽然心中已经隐隐的同意了母亲的提议,但是林喜蕾毕竟是受过了高等教育的女人,那种传统的道德观念还在左右着她的思想,所以,虽然她的心中觉得母亲的提议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但是却因为想到了那一层,而始终无法亲口去说自己愿意和母亲一起接触齐欢的事情来,而是低下了头,不看齐欢和张静宜两人,但是身体却轻轻的摇动着,对着齐欢和张静宜做出了暗示。

    第246章 战火连连、喜蕾静宜 完

    知女莫若母,从林喜蕾的态度之中,张静宜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已经默许了自己和齐欢在一起的事实来了,想到这些,美艳熟妇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在心中狂喜之下,张静宜也顾不得齐欢就在自己的身边了,而是紧紧的搂住了林喜蕾的身体,嘴里也喃喃的道:“喜蕾,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张静宜虽然和齐欢在一起了,齐欢也通过不同的调教手段,正在慢慢的将风情万种的美艳熟妇的体内的银性给激发了出来让这个美艳熟妇甚至不惜手段将自己的女儿买给了齐欢,以达到自己可以和齐欢长期在一起的目的,但是张静宜却始终有一个心结。

    因为张静宜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如果知道了自己和齐欢在一起的事实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呢,她会不会觉得这种事情不可思议,从而将自己大骂一场,甚至和自己断绝母女关系呢,正是想到这些,张静宜总是会觉得,和齐欢在一起多一次,自己的内心的这种担心就会多一次。

    但是张静宜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她知道,自己在尝过了齐欢将他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插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给自己带来的感觉以后,自己一辈子都不想别的男人碰自己了,这男人,自然也包括了自己现实生活中的老公了。

    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心中容不下任何的男人了,所以张静宜才会主动的发起了攻击,想要达到让林喜蕾接受自己,可以让自己和自己的女儿共夫的目的,张静宜知道,自己如果不去做,那么将是一点机会也没有,而如果自己去做了,说不定还会天见尤怜呢。

    现在看到林喜蕾的态度,张静宜知道,自己的心愿已经达成了,女儿已经接受了母女共夫的这个事实,想到自己以后在自己的女儿的面前再也不用隐藏着和齐欢的关系,想到自己以后可以平和的和齐欢在一起,去享受那种淋淳的快乐,美艳熟妇突然间觉得,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有上回报,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张静宜在搂着了自己的女儿,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以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因为高兴,而流出了泪水来了。

    齐欢一直在看着张静宜和林喜蕾,当看到两人搂在一起的样子的时候,齐欢知道,自己的想要母女共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心中狂喜之下,齐欢搂着这对风情各异的母女花的身体,向着床边走了过去,嘴里也坏声的道:“阿姨,喜蕾,你们两个都别说了,良霄苦短,我们可要珍惜时间呀,来来来,都上床去,让我来好好的疼疼你们两个吧。”

    张静宜和林喜蕾两人听到齐欢的坏坏又带着万分得意的话语,不约而同的轻轻的呸了一声,还是张静宜比较放得开,轻轻一笑以后,对齐欢道:“臭齐欢,想得美,今天你不是要疼疼我们两个,而是要好好的满足我们两个,如果我们两个有一个人没有满足的话,以后,你也不要再想碰我们两个人中间的一个了。”

    林喜蕾则是俏脸一红,也不说话,齐欢看着这对母女花所表露出来的风情万种的样子,心中早就痒得难受了起来,这个时候,正好已经走到了床边,所以齐欢大声的说了一句:“好,阿姨,你既然都这样说了,如果我满足不了你们,也对不起你们的这一片心意了。”

    说到这里,齐欢的嘴里发出了一声虎吼,向着这对自己渴望了许久的母女花扑了过去。

    因为想到林喜蕾的心情,所以齐欢首先抓住了林喜蕾,开始行动起来。齐欢轻轻搂着林喜蕾纤细的柳腰,舌尖悄悄轻舐着她的耳根及她那玉般通透晶莹的耳垂。

    林喜蕾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涌,在周身上下快速地跑动数圈后,不断刺激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

    齐欢的侵袭仍然在继续,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压抑,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需求从少女体内升腾迸发。忽然齐欢沉沉的呼吸声漂浮到林喜蕾的耳际,并有意地在她耳边呵了口气。那温热的气息透过耳道”咻“地直吹了进去,划过林喜蕾早已泛红的耳朵上,那极其细密的小小绒毛,又吹拂起她贴在耳鬓的几根发丝。这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慢慢将**悄悄地挑上心头。

    “坏蛋……你……你……不能这样……”

    林喜蕾倒不是拒绝和齐欢亲热,只是当着母亲的面有些不好意思,林喜蕾一面奋力挣扎,一面呢喃地警告齐欢。但是,齐欢的**技术太高超了,力气又比林喜蕾大,不一会儿,林喜蕾的气力用尽,齐欢终于捕捉到她湿润的香唇,浓情而润厚的嘴唇印了下来,林喜蕾紧张得心乱如麻,就恍如一个犯错的小孩。

    齐欢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林喜蕾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齐欢的舌头在她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没多久,她已沉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控制,主动伸出和齐欢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她的纤纤玉手主动缠上齐欢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林喜蕾感到一阵阵迷茫全身酸软下来了。无法抗拒齐欢的热情湿吻,林喜蕾好不容易摆脱齐欢的唇作一次深呼吸:无可否认她是喜欢齐欢的吻和抚摸。

    齐欢正抚摸林喜蕾发烫绋红的脸颊、雪白细腻的粉腿、平滑的肚脐,还伸手进入她的连衣裙里触摸林喜蕾丰满浑圆的**。一种犯罪的感觉令林喜蕾突然僵住了,她推开了齐欢低下头来,轻颤地挣扎呢喃道:“不行,这你还是先去我妈妈那里吧,妈妈也需要你的。”

    “可是我现在就想和老婆享受一下刺激哦。“齐欢不顾一切把魔手伸入林喜蕾衣内,娇靥酡红的林喜蕾**丰满而白晰柔软,触感非常舒服,齐欢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粉红的**,来回磨擦,约十多秒,内心**泛滥的林喜蕾**变硬了,这时拚命地在齐欢怀里扭动着娇躯。

    齐欢又一次吻上了她的红唇,饥渴的吸吮着林喜蕾香喷喷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用舌尖轻舔她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林喜蕾体会到齐欢高超的**技巧是如此难抗拒。齐欢先用舌头撬开了她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林喜蕾那条香滑的舌尖,她的双唇被紧密地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齐欢舔弄。齐欢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着吐气如兰的林喜蕾香舌,然后猛然将唾涎送进她檀口内,林喜蕾毫无办法的将齐欢的唾液咕咚一下吞进了肚子。

    “好老婆,你真美,我爱死你了。“齐欢紧紧拥抱着林喜蕾,一面娓娓道来说着情话,一面情不自禁地在磨擦、热吻、抚摸着林喜蕾那副让人忍不住要大干特干的香喷喷**。

    林喜蕾默默地享受着齐欢肆无忌惮的性挑逗,轻颤辗转苦娇躯,微喘着娇嗔道:“老公……你……你好坏啊……”

    齐欢正埋首于林喜蕾那粉雕玉琢般细腻的脖子里又吻又舔,冲动得分开林喜蕾的连衣裙,掀起吊带抹胸,吻着她已逐渐变硬的的樱桃。齐欢似乎按不住心底的邪火,十分刺激,齐欢把手伸到林喜蕾的裙底,抚摸着她的**,顺源而上摸到了她的内裤掩映下的沟壑幽谷。

    “啊……不……不可以……”

    林喜蕾红艳艳的小嘴虽然这么说,但是,扭动不堪的娇躯却有点儿半推半就地扭动。心中又惊又怕又羞又急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刺激。齐欢见机不可失随即把林喜蕾抱起来,放到卧室内的沙发上。

    “不要,不要在这里啊……”

    **已经在体内燃烧的林喜蕾手足无措的浑身发抖,任齐欢的嘴唇及双手在她香滑细腻如羊脂般的**上活动游走着,齐欢一边抚摸着她如玉琢粉雕般的**,嘴里不停地亲吻着红艳艳的香唇和雪白细致的脖子。

    齐欢伸右手探入林喜蕾的连衣裙中,齐欢的手肆意地揉捏着林喜蕾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品味着美臀的肉感和弹性。端庄的连衣裙短窄裙下,林喜蕾丰盈雪白的**和翘挺柔软的臀瓣正被齐欢的大手在恣情地享受着,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

    “呜……嗯……轻点……”

    林喜蕾娇媚轻嚷似的呜咽,她粉嫩雪白的肤色渐渐转红,齐欢的手这时已经伸进她的大腿内侧,往上摸去,齐欢的手掌已经隔着内裤按在她的沟壑幽谷上,她抖了一下星眸半闭,娇艳欲滴的朱唇在吐着芬芳热气,并**的娇吟嘤咛:“啊……那里不行啊……唔嗯……怎么这样……啊……”

    神态撩人的林喜蕾**辗转颤动着,慢慢地齐欢感觉手指抚摸的地方开始发潮,内裤已完全湿了一大片,显出一条湿湿的小缝。

    “好老婆,还说不要,这里已经湿了哦。”

    齐欢坏笑道,看出来她已经没法忍受这样的性挑逗与刺激了,只见她鼻息逐渐沉重,酥胸起伏越加剧烈。

    “哦……嗯……不要啦……妈妈……会看到的……丢死人了……”

    动情的林喜蕾有气无力的扭动着臀部,喘息嘘嘘地轻嚷娇嗔道。

    在半推半就中,齐欢将林喜蕾的连衣裙以及内衣裤脱了下来,同时一张大嘴也不甘寂寞,开始向她饱满浑圆的玉峰进攻,慢慢地将整个樱桃含进嘴里,同时用舌头不住的舔弄,用牙齿亲咬。林喜蕾玉体巨震,娇躯颤抖,几乎压抑不住呻吟出声,芊芊玉手情不自禁地搂住了齐欢的脖子,娇喘吁吁,不能自已。

    “啊……求……求你……”

    林喜蕾娇喘吁吁地哀求着,只觉沸腾的血液在血管中隆隆地奔腾着,小脸涨的通红,神情迷乱,莫名的渴望自骨髓中透出,她焦躁又无助,全身仿佛有烈火在燃烧。

    “好老婆,求我什么呢?”

    齐欢的脸庞贴向她雪白柔软的小腹,湿热的唇烫出一串串吻痕,并点燃一簇簇火苗,逐渐往下,齐欢灵蛇般的舌头来到她的大腿内侧时,林喜蕾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了出来,紧紧闭合着美目,将自己的樱唇咬得发紫,而她更是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防卫的意志。

    齐欢将林喜蕾的**分到最开,脸凑近了她的蜜洞,齐欢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来,目光顺着她光洁的大腿内侧往上望去,林喜蕾雪白无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肤滑腻如丝,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流畅线条使得全身**柔若无骨、娇软如绵,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艳、娇嫩。

    大腿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大花瓣,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深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缝隙的上缘是粉红的珍珠,乌黑的芳草只分布在珍珠的周围和大花瓣的上缘,大部份的大花瓣原本的粉红色都暴露无遗,显得很鲜嫩的样子,大花瓣的下缘会合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菊花轮一样同样紧闭的菊蕾口,这里是一条险要的峡谷,皮肤的颜色恢复了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丰腴的小山一样的臀部,洁白柔软如凝乳一般。从缝隙看到红色的粘膜,那是还没有让任何东西碰过的处女粘膜。

    “老公……不要看了……羞死人了……”

    林喜蕾不胜娇羞地呢喃道。“这么美轮美奂的景色不仔细欣赏岂不是暴敛天物吗?”

    齐欢坏笑道,知道林喜蕾羞涩,也不太令她难堪,随即还是饱尝她的酥胸**,禄山之爪轻轻抚摸着她的雪峰,只留下乳峰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上稚嫩可爱的,熟练地**咬吸起来。

    齐欢一边吮吸着,一边抚弄着她挺拔高耸的雪峰。双手伸到身下,抚摸着她浑圆柔软的臀部和雪白修长的大腿,粗大的巨龙按捺不住摩擦着她微隆的**和柔软乌黑的芳草。林喜蕾柔软而乌黑的芳草下两片丰满的大花瓣紧紧关闭着,娇嫩的黏膜呈现可爱的粉红色。

    林喜蕾的芳草不算特别的浓密,齐欢轻易找到了她的珍珠,然后一下一下的揉捏起来,同时也开始抚弄起两片娇嫩的大花瓣。敏感区域受到这样的触摸,林喜蕾的身体很快有了变化,粉红的大花瓣渐渐充血张开,露出了粉红色的花蕊和娇嫩的果肉,花园里也慢慢湿润,流出了透明的。齐欢索性埋下头,用舌头舔吸林喜蕾的玉门。紧闭的玉门在不断的挑逗下再也抵挡不住,打开了它宝库的大门。

    在齐欢的逗弄下,林喜蕾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齐欢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齐欢再次温柔地吻上了她微呶的樱唇。林喜蕾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

    被男人这么吻着摸着,只一会儿,林喜蕾便觉得身子越来越热,越来越麻、越来越痒,尤其当男人的嘴巴离开了自己的小嘴,改吻向自己的粉颈和酥胸时,她只觉得浑身的酥痒变得十分难受,令她希望男人用手去揩、去挠、甚至去扣、去挖。

    林喜蕾神智不清,美目更加迷离,她的娇靥似火、娇躯炽热得如烙铁似的。在**的驱使下,她已经忘记了现在还在母亲的卧室里面,内心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希望男子更好的爱抚自己。

    林喜蕾已经是娇喘吁吁,嘤咛声声,那雪白的肌肤,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晶莹的汗珠,她桃源洞里的春水,从开始始时缓缓莹集的点滴甘露,逐渐变成不断流涌的涓涓细流。她柳腰出于本能地摇摆着、**不由自主地扭迭着,只为了想要触碰那火辣辣的大**,追寻那相遇一刻的快感。

    渐渐地,齐欢攻击的重点转向了林喜蕾的下身,齐欢的左手,继续挑逗她那双嫩美的椒乳,但齐欢的嘴巴,己经开始轻吻她那娇小的肚脐眼,而齐欢的右手,却在她的**和香臀上的敏感部位上、在那神秘娇嫩的敏感花蕾上来回扫掠、逗得她浑身发抖、酥痒难耐。

    当齐欢的手沿着林喜蕾那玉滑细削、纤美雪嫩的**轻抚着插进她玉胯花溪,手指分开紧闭的滑嫩花瓣,并在她那圣洁神密的幽谷甬道口沿着处女娇嫩而敏感万分的花瓣上轻擦揉抚时,林喜蕾更是娇啼不断,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了:“唔……啊……不要……这样……折磨……人家啊……”

    齐欢坏笑着轻轻的把她大花瓣往两边拨开,玉门缓缓的打开,粉红色的门内有一道小门,那是一双小花瓣,再深入,圆圆的幽谷甬道开口终于显露。齐欢只觉得下身的大**已坚硬异常,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地想钻进这小小的洞口,直捣子宫。

    林喜蕾一丝不挂、娇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齐欢的淫邪轻薄下一阵阵的僵直、绷紧,特别是那粗大火热的棍壮物体在她无不敏感的玉肌雪肤上一碰一撞、一弹一顶,更令她心儿狂跳、桃腮晕红无伦。此时的齐欢已是欲焰高炽,忍不住将那在无比娇软滑嫩的温热花唇旁轻挑细抹的手指向林喜蕾未缘客扫的花径深处寻幽探秘。

    “唔……你的手指不要啊……”

    林喜蕾嫩滑娇软的花唇蓦地夹紧意欲再行深入的手指。齐欢小心翼翼、一寸寸地探索着神秘幽深的火热腔壁上滑腻无比的粘膜嫩肉,暗暗体昧着身下一丝不挂的娇柔玉体一阵阵难言的轻颤,感受着手指尖传来的紧夹、缠绕,齐欢的手指终抵达绝色美貌的清纯玉女那冰清玉洁的童贞之源。

    无论**怎样的紧夹,无论花径内的粘膜嫩肉怎样地死死缠绕阻碍,林喜蕾的神圣贞洁终落入齐欢的邪手,林喜蕾芳心迷乱、娇羞万分,桃腮晕红无伦更显娇媚。

    齐欢用手指细细地体昧着林喜蕾神秘诱人的稚嫩。指尖不时地沿着嫩滑无比的媚肉转着圈。清纯可人的林喜蕾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耻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无比的刺激。

    齐欢又用大拇指轻轻拨开柔柔紧闭的娇嫩花唇顶端那滑润无比的珍珠,犹如羽毛轻拂般轻轻一揉。“啊……”

    林喜蕾如遭雷噬,一丝不挂的**玉体猛地一阵痉挛、僵直。齐欢再不怠慢,飞快脱下全身衣裤,挺着炙热的男**望,趴下身体,往**的粉红细缝送去。

    齐欢将大**顶住林喜蕾娇嫩柔软的花瓣,一阵磨转,两手更在林喜蕾高耸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令林喜蕾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软,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可是内心却是感到羞惭万分。

    “好老婆,你妈正看着我们呢,她还特意教我要这样耐心温柔地挑逗你然后才可以恣意疼爱你呢,你感觉怎么样?”

    齐欢一口含住林喜蕾香扇玉坠般的耳垂,一阵轻轻啜咬,胯下大**更是不停在林喜蕾伊甸园动口的磨转,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紧不慢的玩弄着。

    “妈妈真坏,教了你这样下流的手段折磨人家,人家受不了了,不行啊老公,你放过我吧。”

    林喜蕾突然听到母亲的名字,内心又是一阵犹豫,可是**的驱使早就使得她不能自已。

    齐欢不急于将大**插入处子花房,双手将林喜蕾整个臀部高高抬起,感觉林喜蕾原本紧闭的桃源洞口,如今已经微微翻了开来,露出淡红色的嫩肉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随着林喜蕾的扭动,幽谷甬道嫩肉一张一合缓缓吞吐,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一缕清泉汩汩流出,顺着股沟流下背脊,一股说不出的淫糜之色,刺激得齐欢混身直抖,连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齐欢用双手扳过林喜蕾的大腿压在雪白的小腹上,双手压住她的大腿使她不能活动。然后脸向大腿根靠过去,鼻子闻着她肉缝上散发出甜酸的芳香,齐欢并没有直接用嘴压上去,这时候齐欢想到用食指沾上口水揉搓的方法。很想看到平时婉娈可爱的林喜蕾,这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于是食指上沾满口水压在**上,然后像画圆圈一样旋转,压迫**的力量也忽强忽弱,同时观察林喜蕾的表现。

    “老公,不要这样折磨我了,人家难受死了……”

    林喜蕾的柔肩微微颤抖,在花蕾上增加强烈振动时,她弯曲的双腿像忍不住似的慢慢向上抬起。雪白柔软的玉女峰开使摇动,好像在表示自己的快感。

    齐欢的右手玩弄**的同时,左手向柳条般的细腰摸过去。齐欢继续玩弄林喜蕾有热度的**。林喜蕾的鼻孔冒出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过了一会儿,**已经完全充血,齐欢停止对**的攻击,可是并没有立刻开始**,而是拉动薄薄的肉瓣,观察伸展的情形和内侧的颜色。

    林喜蕾的花瓣是软软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内侧的颜色是较深的粉红色。这样把花瓣拉开,手指伸入裂缝里,压在尿道口上刺激那里,同时把食指插入林喜蕾小蜜壶里欣赏蜜道璧的感触。这时林喜蕾蜜道里面已经湿润,食指插入时,觉的蜜道的阴肉夹住手指。

    “嗯……嗯……老公……你好坏啊……”

    林喜蕾雪白的肌肤微微染上樱花色,她已经抬起双腿,脚尖向下用力弯曲。齐欢手指在处子花房活动时发出吱吱的水声。从林喜蕾鼻孔发出的哼声逐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然后,终于从插入手指的小蜜壶里流出火热的蜜汁。齐欢从蜜壶里拔出手指就送到鼻前闻,那是会煽动男人**的雌性味道。望着林喜蕾缓缓扭动的雪白**,齐欢终于忍不住捧起了她的圆臀,舌头向肉缝移动,一张嘴,盖住了她的桃源洞口,舔时像捞起东西一样仔细的舔,舌尖刺激**口。

    齐欢一阵吸吮,吸得林喜蕾如遭雷击,仿佛五脏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内心一慌,一道洪流从小蜜壶激射而出,登时羞得她脸如蔻丹,双目紧闭,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齐欢欣喜若狂,继续伸出舌头舔了舔,低下头来,朝着**的秘洞口及股沟处不停的舔舐,一股羞赧中带着酥痒的感觉,把林喜蕾的**带到**,林喜蕾扭动着雪白的**,怯生生的说:“别……老公……别这样……那里脏……啊……不要……嗯……啊……”

    齐欢仍不罢手,两手紧抓住林喜蕾的腰胯间,不让她移动分毫,一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秘洞口及股沟间不住的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色的豆蔻吸吮,时而用舌头轻轻舔舐,甚至将舌头伸入幽谷甬道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色的菊花蕾处缓缓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骚味夹杂着林喜蕾的体香,真可说是五味杂陈,更刺激得齐欢更加狂乱,口中的动作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

    眼见林喜蕾完完全全的沉溺于肉欲的漩涡内,齐欢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的骄傲,手上口中的动作愈加的狂乱起来,过来一会儿,林喜蕾口中传出的娇吟声再度急促起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齐欢的腰臀之间,纤细的柳腰不住的往上挺动,似乎难耐满腔的欲火,胯下伊甸园更是不住的厮磨着齐欢胯下热烫粗肥的硬挺大**,看到林喜蕾在齐欢的挑逗之下,欲火高涨得几近疯狂,齐欢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离开了林喜蕾的娇躯。

    正陶醉在齐欢爱抚下的林喜蕾,忽觉强壮的身躯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顿时一股空虚难耐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急忙睁开一双美目,娇媚的向坐在一旁的齐欢说:“啊……不要……老公……快……啊……别停……啊……”

    “别急啊,好老婆,呆会保证你舒服地死去活来。”

    齐欢用双手握住林喜蕾的娇脸,将那龙头轻轻地顶在她的鼻孔上,大**在林喜蕾的鼻孔时重时轻地撞击,林喜蕾羞涩地闭上眼,玉峰高高挺起,她感觉到大**在一路下滑,脖子、乳沟,很快玉峰上的蓓蕾传来坚挺压迫的感觉,她的脑海浮现出龙头蹂躏蓓蕾的情景。

    齐欢将她的红樱桃顶在龙头沟部,齐欢能感受到林喜蕾蓓蕾勃起的感觉,龙头在她樱桃上来回摩擦,美丽的红樱桃被镇压后又倔强地弹起,令齐欢产生强烈的征服**,齐欢用大**快速来回抽打她的蓓蕾,林喜蕾被刺激得娇声迭起,她的蓓蕾是敏感的。

    过了一会儿,齐欢停止了抽打,将龙头顶在她的乳沟上用力下压,林喜蕾更高地挺起了她的雪峰,迎合着齐欢的挤压,齐欢放弃了对她红樱桃的征服,将大**放在她深深的乳沟里,林喜蕾悟性很高,乖巧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玉峰,她能明显感受到大**的火热。齐欢试探性地抽动了几下,她的乳沟很滑,挤压感很强。

    齐欢只觉得快爽死了,那是**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贞洁的白衣天使给齐欢乳交,让齐欢觉得格外的刺激和,她还做得那么甘心情愿、柔顺温婉,这一切一切,叫齐欢剌激莫名、爽快欲死。

    齐欢满意地看着龙头从她的乳隙前端探出头来,齐欢开始有慢而快地**,只感到大**在一团软肉里颤擦,其爽无比,龙头被夹得热麻麻的,齐欢越来越快,林喜蕾闭上双眼呻吟着,乳隙越来越紧。

    “好老婆,”

    齐欢脑中幻想到她们母女一起承欢的样子,巨大更加的坚硬了。“老公,反正人家真的离不开你了……”

    林喜蕾的生理渴望被齐欢完全挑逗出来,娇羞妩媚地娇嗔道。

    看到林喜蕾这副**的娇态,齐欢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搂了过来,让她平躺在沙发上,一腾身,压在林喜蕾那柔嫩的娇躯上,张口对着红润的樱唇就是一阵狂吻,双手更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正在欲火高涨的林喜蕾忽觉阵阵舒畅快感不断传来,尤其是胯下秘洞处,被一根热气腾腾的大**紧紧顶住,熨藉得好不舒服,她玉臂一伸,紧勾住齐欢的脖子,口中香舌更和齐欢入侵的舌头纠缠不休,一只迷人的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齐欢的腰臀之间,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摆,桃源洞口紧紧贴住齐欢的大**不停的厮磨,更令齐欢觉得舒爽无比。

    “好老公。”

    林喜蕾媚眼如丝地娇羞呢喃道。“老公。”

    林喜蕾媚眼如丝的迷惑道,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被**控制了,哪里还想到现在还在母亲的卧室里面,自己母亲正看着齐欢在挑逗着自己。

    “你真好,老婆,我爱你。”

    齐欢深情的说完,吻上了她的红唇,林喜蕾激烈的回应着齐欢。过了一会儿,齐欢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于是双手托起林喜蕾的圆臀,林喜蕾自然的将修长的美腿分开了。

    她此时需要男人勇猛的进入她的身体,几滴晶莹的露珠含羞的挂在蜜道旁的黑森林上,齐欢的大**雄赳赳的昂起,齐欢用手扶着粗硬的大**,慢条斯理的在林喜蕾湿漉漉的桃源洞口缓缓揉动,偶尔将龙头探入小蜜壶内,可就是不肯深入,那股子热烫酥痒的难受劲,更逗得林喜蕾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欢声高呼,几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口中呻吟道:“不行了……老公……快进来吧……”

    齐欢这才双手按在林喜蕾的腰胯间,挺着颤巍巍的男人骄傲抵在林喜蕾从未开启过的蓬门之上。齐欢双手抓住她的**高高举起,一手扶着那根粗壮火热的大大**,便待去揉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