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25.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22 部分阅读

第 12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听到齐思雨那媚到骨子里的话语,齐欢不由的一阵的火起,那一双本来正在齐思雨的身上滑动的手也不由的停了下来,而是抓住了齐思雨的脚踝,然后,齐欢用劲的将齐思雨的脚 踝给抬了起来,向着齐思雨的头部的方向移动着,使得齐思雨的一双大退和自己的小腹以及胸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这样的姿势,使得齐思雨的身体以背部为支撑,一个丰殿顿时离开了床面,而是充分的暴露在了齐欢的面前,齐欢做好这一切后,一个身体都压在了齐思雨的大退上,将齐思雨的大退狠狠的向着齐思雨的小腹方向用力的按压着,那样子,就像是要将齐思雨的腰给折断一样的。

    然后,齐欢的跨部,移动着位置,使得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隔着衣服,正好顶到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处最柔软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思雨不由的大叫了一声,一个身体再也动弹不了半分,而任由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在自己的两退之间的那处最柔软的地方乱撞着。

    保持着这个姿势,齐欢用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隔着衣服在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的突出在外面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部位上顶了数下以后,才将齐思雨的身体又平放了过来,然后,齐欢喘着粗气,一个身体压到了齐思雨的身上,一边用自己的身体的各个部位继续的按压着齐思雨的那个香软的身体,一边将嘴凑到了齐思雨的嘴边,喘息着道:“思雨,怎么样,我的按摩手法还可以把。”

    从齐欢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刺激着齐思雨的神经,使得齐思雨没有回答齐欢的话,而是一转头,一双手紧紧的搂住了齐欢的脖子,和齐欢热吻在了一起,齐思雨心中知道,如果此时自己不这么做的话,那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就会将自己的身体焚烧起来。

    齐欢没有想到齐思雨竟然会不顾一切的搂住了自己,主动的和自己热吻了起来,一时间,齐欢不由的感慨万千,自从一见一齐思雨后,齐欢就对齐思雨的那惹火性感而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身体,充满了渴望,而今天,自己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自己马上就要在齐思雨的身体上大展神威,使得齐思雨变成自己的女人。

    想到这里,齐欢的心中就不由的兴奋了起来,而现在,齐思雨又如此的主动的和自己热吻在了一起,让齐欢怎么可能不配合齐思雨的热吻呢,于是,齐欢也不由的张开了大嘴,伸出了舌头,向着齐思雨那自己渴望已久的嘴里伸了过去,在里面搅动了起来,齐思雨也伸出了舌头,和齐欢的舌头搅在了一起,一边和齐欢的舌头纠缠着,一边向着齐欢的嘴里输送着自己的香津。

    齐欢如遇廿泉一样的,将齐思雨的香津一滴不剩的吞到了肚子里面,然后,齐欢伸出了手,紧紧的偻住了齐思雨的腰,将齐思雨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在那一刻,齐欢什么也不想做,就想这样子的将齐思雨给搂在怀里,将齐思雨的那娇柔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热情将齐思雨给融化了,将齐思雨的身体和自己融为一体,使得那一刻成为自己的永恒,齐思雨也感觉到了齐欢的火一样的热情,在那一刻,齐思雨也不由的抛弃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女性的尊严,抛弃了自己的男朋友,抛弃了自己正在执行训练任务的想法,而是将自己的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忘我的拥抱中去了。

    在那一刻,齐思雨的心中也没有了一丝的杂念,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在和自己春风一度了以后,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齐思雨也会在所不惜,因为那一刻的美好的回忆,将永远的铭记在齐思雨的心中,永远的会让齐思雨去留恋去回味,直到年华老去的多年以后,齐思雨在回忆起今天的这一段风流韵事的时候,心中所充满的,也只是那让人心动的甜密。

    齐思雨的的热情的迎合,使得齐欢从那冲动中清醒了过来,齐欢感觉到,齐思雨的那火热的**在自己的身体之下,正不停的扭动着,那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膛的高耸而坚挺的玉峰,那正在自己的跨部紧紧的贴着的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每随着齐思雨的身体扭动一下,就给自己带来一丝快乐的享受,那种快乐,在自己的体内慢慢的积蓄着,膨涨着,使得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在一瞬间就挺立了起来,顶在了齐思雨的那两退之间的正被那黑色形体服紧紧的包裹着的微微的向外突出着的迷死人不偿命的让无数的男人看了以后会热血膨涨的让齐欢无数次的梦回魂绕的柔软的女性最柔软最神密最香甜让人一经接触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部位之上,在那里轻轻的顶了起来。

    每顶一下,齐思雨就会大叫一声,但那叫声中不但没有一点点的痛楚的意思,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快乐和满足的感觉,齐思雨的一双手,不由的紧紧的搂住了齐欢的腰,一双大退也不由的微微的分了开来,向上抬了起来,勾在了齐欢的腰部,一个丰殿,努力的向上挺动着,迎合着齐欢的行支,鼻息,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

    齐欢看了一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下的齐思雨,看到齐思雨的脸上已经是面若桃花了,那种样子说不出来的妩媚动人,让人看了以后,不由的会心生冲动,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一边继续的和齐思雨热吻着,一边用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隔着衣服在齐思雨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部位上顶撞着,一边微微的抬起了身体,使得自己的身体和齐思雨的身体之间微微的产生了一丝的缝隙,然后,齐欢伸出手来,向着齐思雨的腰带探了过去,齐思雨明显的感觉到了齐欢想要干什么,不由的心中娇羞了起来,一双手不由的紧紧的抓住了齐欢的背上的衣服,显示着齐思雨此刻心中是多么的躁动不安。

    齐欢的手伸到了齐思雨的小腹之上,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齐欢知道,那是齐思雨的腰带的接头,齐欢的心中一喜,手上微微的一用劲,就将那腰带给解了开来,然后,齐欢在齐思雨的跨部开始扭动起了身体,利用自己的衣服和齐思雨的衣服的磨擦力,将齐思雨的裤子慢慢的向下褪着。

    不一会儿功夫,在齐思雨的那荡人心神的呻吟声中,那本来紧紧的包裹在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充当着齐思雨的身体的保护者的裤子,就被齐欢给褪到了腰际,齐欢感觉到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火热,不由的从齐思雨的身上爬了下来,将自己的头凑到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开始在那里欣赏了起来。

    齐欢看到,齐思雨的裤子,已经在自己的身体的磨擦之下,被褪到了大退的根部,但寻紧紧的包裹在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内裤也被褪了下来只有一半还系在齐思雨的跨下,使得荡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从秘林,也微微的现了出来,那秘林掩盖之下的雪白的肌肤也若隐若现的,一阵阵的女性的两退之间的特有的幽香混合着齐思雨的淡淡的尿骚味儿从齐思雨的内裤中飘散了出来,弥漫在空气中,刺激着齐欢的神经。

    看到那诱人的风景,齐欢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边嘴里喃喃的道:“宝贝,你知道吗,我已经想你想了几天了,今天终于见到你的真面目了,宝贝,你想我吗,你知道我为你射了几次精吗。”

    一边伸出手来,抓住了齐思雨的内裤的边缘,用几的向下一拉,使得那内裤给拉到了齐思雨的大退的根部,整个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充分的暴露在了齐欢的眼前。

    齐欢低下头来,伸出手指,扒开了齐思雨的两片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部位,齐欢低下头来,在那里深深的吻了一下,顿时,一股强烈的女性的两退之间特有的幽香混合着尿液的骚味冲入到了齐欢的鼻子里,使得齐欢几乎忍不住的想要伸出舌头在那里舔动起来,但是齐欢还是以无比的克制力将头抬离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因为齐欢深深的知道,如果自己给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美妙的风景给绊住了以后,自己心中的想法就不能实现了,那也就没得玩的了。

    齐欢抬起了头后,又伸出了手来,温柔的将齐思雨的那还带着污迹的内裤给穿回到了齐思雨的身上,齐思雨不知道齐欢为什么会如此的对待自己,不由的微微的抬起了头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齐欢。齐欢看到齐思雨一脸不角的样子,不由的对着齐思雨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抓起了齐思雨的手,引导着齐思雨向着自己的跨下探了过去。

    齐思雨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了起来,一颗心也不由的怦怦直跳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思雨隐隐的感觉到了齐欢想要做什么,一种渴望加上内心的好奇,使得齐思雨没有抗拒齐欢的举动,顺从的随着齐欢的手来到了跨部,齐欢嘴里喘着粗气,手忙脚乱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了自己的那粗大的已经是涨得发硬了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引导着齐思雨的那只温柔的小手,就向着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摸了过去,感觉到了齐欢的跨部的坚硬和火热后,齐思雨下意识的将手一缩,同时,心中也微微一酥,但很快的,齐思雨好奇了起来,又伸出了手来,再一次的摸到了齐欢的跨下的火热和坚硬上面。

    齐思雨感觉到,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是那么的粗大,自己的小手要用起劲来,才能将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握住,在齐思雨抓住了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后,齐欢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挺动起了美殿,使得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在齐思雨的手中套动了起来。

    齐思雨感觉到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在自己的手中突然动了起来,不由的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齐思雨的眼中不的泛起了一层雾水,很快的,齐思雨就进入了状态,一只抓住了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的手,也不由的笨拙的行动了起来,使得齐欢感觉到了一种新鲜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之下,齐欢不由的抓住了齐思雨的那只正在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上套动的手,示意齐思雨停下来,齐思雨正对着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玩得有劲,却末曾想齐欢又要玩什么花样,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齐欢。

    齐欢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又温柔的帮着齐思雨翻了半个身,使得齐思雨侧卧着,使得自己的跨部紧紧的和齐思雨的丰殿贴在了一起,然后,齐欢伸出手来,将那紧紧的包裹着齐思雨的丰殿的内裤给宣起了一角,然后,齐欢的另一只手,则扶好了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将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从那裤宣起来的齐思雨的丰殿和内裤之间的缝隙插入到了齐思雨的丰殿上。

    然后,齐欢将手一放,使得那内裤因为弹性的关系,将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紧紧的贴在了齐思雨的丰殿上,一阵阵的温热而光滑的感觉从齐欢的男性生命的特征传入到齐欢的心中,使得齐欢不由的微微的闭起了眼睛,一边开始感觉齐思雨的丰殿上的那光滑细腻的肌肤,一边挺动起了身体,用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在齐思雨的丰殿上磨擦了起来。

    齐思雨感觉到齐欢的那跨部的坚硬和火热一下子贴到了自己的丰殿上,那种感觉,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让人心神荡漾,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思雨再也遏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和冲动,一边大声的呻吟着,一边疯狂的扭动起了自己的身体,迎合着齐欢的动作,齐思雨的那一头齐肩的长发,也因为身体疯狂的扭动而散落了开来,那一张白里透红的俏脸上也泛出了意乱情迷的神色,那样子,看得齐欢的心中不由的一股邪火上升,恨不得马上就将齐思雨就地正法。

    但齐欢却没有那么做,而是在自己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才将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从那齐思雨的丰殿上拿了出来,又给齐思雨穿好了裤子,而那齐思雨现在只剩下呻吟的份了,软软的躺在了床上,任由那齐欢摆布着,在微微的定了定神,使得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点之后,齐欢才转过身来,半蹲在了大床的边上,再一次的开始欣赏起齐思雨的美妙的**来齐欢看到,虽然齐思雨平躺着,一双饱满的玉峰虽然平辅在了齐思雨的那雪白的胸脯之上,但却还是将齐思雨的那红色的紧身上衣撑了起来,划着优美的孤形,诱惑着齐欢的眼睛,而往下,正是那齐思雨光滑而平坦的小腹,小腹的下面,突然间扩展开来,却是那齐思雨的丰满而笔直的大退,两退之间,那个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正在那黑色形体裤的包裹之下,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两退大退在白色紧身裤的包裹之下,显得是那么的丰满而富有弹性,而齐思雨的整个一个身体,更是充满了成熟女性的诱惑之美,让齐欢看得不由的暗暗吞口水,想到,这具绝美的**,马上就要在自己的色手之下,尽情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而在自己的雄壮之下,这具充满了成熟性感的**也将情不自禁的扭动,发出呻吟之声,齐欢不由的兴奋了起来。

    齐欢一边欣赏着齐思雨那美妙的**,一边伸出了颤抖的手,向着齐思雨那正被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玉峰上摸了过去,齐思雨感觉到齐欢正在色迷迷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一阵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心中的冲动也不由的渐渐的强烈了起来,在这种冲动的趋使之下,齐思雨不由的在沙发上慢慢的扭动起了身体,仿佛在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渴望,又仿佛是在暗示着齐欢,胆子再大一点。

    齐欢的手一摸到齐思雨的玉峰,就被齐思雨玉峰上那种饱满而坚挺的感觉所深深的吸引住了,不由的在齐思雨的那丰满的玉峰上揉捏了起来,齐思雨被齐欢那只大手上传来的那温热的感觉也是弄得心中一荡,不由的开始挺起了胸膛,迎合着齐欢对自己的玉峰的抚摸。

    齐欢的一只手在齐思雨的玉峰上不停的揉捏着,在齐欢的揉捏之下,齐思雨不由的一边慢慢的扭动着身体,一边嘴里也开始呻吟了起来,而齐欢的另一只手,则伸到了齐思雨的腰际,解开了齐思雨的腰带,就要将齐思雨的裤子脱下来,齐思雨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不由的抬起了美殿,配合着齐欢的举动,让齐欢顺利的将自己的黑色形体裤脱了下来,齐思雨的裤子一脱下来,齐欢就被齐思雨那两条雪白而丰满的大退深深的吸引住了,齐欢不由的伸出了一只手来,开始在齐思雨的那雪白而笔直的大退上抚摸了起来。

    齐思雨感觉到,齐欢的那一双温热的大手,正在自己的身体的各个的敏感的部位抚摸着,齐欢的手的动作是那么的灵活,那么的熟练,仿佛要将自己体内的**完全的撩拨起来一样,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思雨不由的也开始大声的呻吟了起来,一个美殿也不由的一耸一耸的,将自己两退之间的那个正被白色真丝丝蕾内裤紧紧的包裹着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在齐欢的眼前不停的晃动着。

    齐思雨的动作,暗示着齐欢,自己的那里是多么的空虚而寂寞,齐欢看到了齐思雨那一耸一耸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不由的暗暗吞了一口口水,一个头部,也不由的凑到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开始打量起齐思雨两退之间的那无限的春光来。

    齐思雨感觉到,随着齐欢的头部凑到了自己的两退之是,从齐欢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正一阵一阵的打在了自己的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之上,让齐思雨觉得一阵的酥痒难耐,齐思雨不由的更加的放浪了起来,将自己的一双大退分得开开的将自己的两退之间的那迷人的风光,尽情的展现在了齐欢的眼前。

    同时,齐思雨不由的娇喘虚虚的道:“齐欢,我的那里美吗。”

    听到齐思雨那挑逗的语言,齐欢不由的心怦怦直跳了起来,一边点了点头,齐欢一边的观察起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来,只见到,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条白色的真丝丝蕾内裤,正紧紧的绷在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而那内裤薄如蝉翼,几乎是透明的,可以隐约的看到齐思雨的两退之是是黑黑的一片,而那白色内裤的正中间,却隐隐的有一丝的湿迹,齐欢知道,那肯定是齐思雨因为受不了自己的撩拨而流出来的体液,想到这里,齐欢不由的冲动了起来,将头凑到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之上。

    齐欢伸出湿漉漉的舌头,在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条薄薄的内裤上舔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齐欢的那口水就将齐思雨的白争内裤的底端完全的湿透了,使得那白色内裤透明了起来,而两退之间的毛发也因为贴在白色内裤上的缘故,变得清晰可见,齐欢看到了这等的风景,哪里还忍耐得住,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女性特有的味道,然后,齐欢就将脸贴在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在那里摩擦了起来。

    齐思雨只觉得,一阵阵的快感从两退之间升了起来,钻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让齐思雨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齐思雨不由的伸出了双手,按在了齐欢的头部,并手上用着力,将齐欢的头部用力的向着自己的两退之间的方向挤压着,同时,齐思雨那一个雪白有美殿,也是不由的高高的抬了起来,使得自己两退之间的那个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使得齐欢的脸可以更加方便的在自己的两退之间摩擦着。

    现在的齐思雨,眼中已经闪动着**的光芒,可以看得出来,齐思雨在齐欢的挑逗之下,已经是渐渐的情不自禁了起来。闻着齐思雨的两退之间散发出来的那种女性两退之间特有的味道,摩擦着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软软的又略带着一点点弹性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齐欢觉得自己就像神仙一样的快乐。

    齐思雨在齐欢的爱抚之下,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一个身体也开始像蛇一样的扭动了起来,那样子看得让人不得不热血沸腾,齐欢也觉得,自己体内的冲动越来越强烈,男性的生命特征更像是要暴炸了一样的涨得难受,齐欢不由的抓住了齐思雨的一只手,引导着齐思雨的手向着自己的跨下伸了过去。

    齐思雨体会到了齐欢的意图,不由的惊喜的呻吟了一声,顺从的将手伸到了齐欢的跨下,在齐欢的引导之下,握住了齐欢的男性的生命特征,开始在手中抚摸了起来,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从齐欢的男性的生命特征上传来的那一阵阵的温热的坚硬的感觉,让齐思雨不由的将手紧了一紧,握着齐欢的男性的生命特征开始套动了起来。

    齐欢只觉得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被那齐思雨的玉手紧紧的抓在了手里,让自己从来就没的感觉到如此的充实过,鼻中的喘息声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而一个正在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处柔软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上摩擦的脸部,也不由的渐渐的加大了力度。

    齐欢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不由的伸出一只手来,将那紧紧的包裹着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的内裤扒在了一边,顿时,一股强烈的女性的两退之间的特有的味道夹杂着齐思雨女性那最消魂的身体深处中尿液的味道,冲入了齐欢的鼻腔,使得齐欢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受到这种刺激,齐欢不由的伸出舌头,在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紧紧的包裹着齐思雨的女性那最消魂的身体深处的两片嫩肉上舔了起来,还没有舔几下,齐欢就惊喜的发现,那紧紧的包裹着齐思雨的女性那最消魂的身体深处的两片嫩肉,竟然慢慢的翻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粉红色的嫩肉,齐欢不由的伸出舌头,在那里搅动了起来。

    齐思雨感觉到,齐欢的那灵活的舌头,正在自己的女性那最消魂的身体深处的边缘搅运着,惹得自己体内的冲动是一浪高过一浪,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思雨不由的侧过了身体,一方面,方便着齐欢的舌头在自己的两退之间的搅动,一方而,齐思雨伸出另一只手来,开始手忙脚乱的帮着齐欢解起了裤腰带,不一会儿功夫,齐欢的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就**了起来,而那个男性的生命特征也从齐欢的裤子的包裹之下解放了出来,正在空中怒张着,看到了齐欢的那个粗大的男性的生命特征,齐思雨的眼神中不由的闪现了一丝喜争。

    齐思雨在脱下齐欢的裤子后,不由的一翻身坐了起来,然后,齐思雨伸出手来,将齐欢扶了起来,而自己则爬下了沙发,蹲在了齐欢的两退之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齐欢的那正在渐渐的涨大着的男性的生命的特征,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一口将他给吞下去一样的。

    齐欢知道马上就要享受到齐思雨的口舌服务了,不由的心中一喜,双手叉着腰,看到齐欢的样子,齐思雨不由的脸上微微一红,但是却抗拒不了齐欢的那怒张的男性的生命特征的诱惑,齐思雨不由的将头凑到了齐欢的跨下,顿时,一股强烈的腥骚的味道从齐欢的男性的生命特征散发出来,冲入了齐思雨的鼻腔。

    齐思雨被这股腥骚的味道更是刺激得**高涨了起来,齐思雨正好看到了齐欢的男性的生命特征的顶端渗出了一滴透亮的液体,齐思雨不由的伸出舌头,在那里舔了一下,将齐欢男性的生命特征顶蹩脚的那一滴秀亮的液体舔入了嘴里,仔细的品尝了起来。

    从男性的生命特征的顶端传来的快感,让齐欢的嘴里不由的发出了一声低吼,一个身体,也不由的躬了起来,一双手也不由的扶住了齐思雨的头部,齐思雨没有想到,齐欢竟然会对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如此的敏感,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思雨不由的伸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抓住了齐欢的那怒张的男性的生命特征,开始用嘴唇在齐欢的男性的生命特征的顶端摩擦了起来。一阵阵的快感从男性的生命特征消灭的传来,让齐欢不由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一双手,也不由的慢慢的用起劲来,将齐思雨的头部向着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的方向按压了起来。

    齐思雨乖巧的顺从着齐欢,使得齐欢的那一根粗大的男性的生命特征,开始在自己的嘴里进进出出了起来,齐欢感觉到,在齐思雨的抚弄之下,自己的全身就像是要暴炸了一样,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不由的将那双本是是按着齐思雨的头部的手,改为扶着齐思雨的香肩,将齐思雨抚了起来。

    齐思雨知道,最紧张最刺激的时候就要带来了,皮中不由的闪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齐欢看到了齐思雨的目光闪动,不由的手上微微的一用劲,就将齐思雨的一个香软的身体,推倒在了沙发之上,齐思雨看着齐欢,一双眼睛就像是要滴出密来一产,不由的将两退张得开开的,嘴里喃喃的道:“来吧,齐欢,来,用你的强壮刺穿我吧。”

    看到齐思雨的那娇艳的样子,齐欢不由的一股邪火升了起来,不由的在推倒了齐思雨后,转身也爬到了大床之上,齐欢来到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用自己的两退一顶,就将齐思雨的两条雪白的大退分了开来,然后,齐欢开始伏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体,将自己的跨下的那怒张的男性的生命特征,顶到了齐思雨的两退之间。

    齐思雨感觉到,齐欢的那根坚硬的火热的男性的生命特征,在自己的女性那最消魂的身体深处的边缘乱顶着,就是不得破门而入,齐思雨不由的心急了起来,齐思雨扭动了一两退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体,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然后,齐思雨伸出一只手来,来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抓住了齐欢那正在自己的两退之间乱撞的男性的生命特征,就向着自己的女性那最消魂的身体深处中塞了过去。

    得到齐思雨的引导,齐欢不由的腰上微微的一用力,美殿也微微的一深,只听到微微的一声滋的声音,就将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齐根的插入到了齐思雨的身体内,齐思雨没有想到,齐欢的男性的生命特征竟然是如此的粗大,让自己男性的生命特征不由的有些耐受不住,脸上也不由的出现了一丝痛苦的神色,一双手,也不由的紧紧的搂住了齐欢的腰,齐欢感觉到,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特征插入了一个温暖如春的地方,心中不由的暗暗的称赞了起来:“这齐思雨真不愧是个处女,小洞这么的紧至,让我舒服死了。”

    想到这里,齐欢不由的开始慢慢的在齐思雨的女性那最消魂的身体深处中**了起来,在齐欢的缓缓的**之下,齐思雨觉得自己的两退之间一阵阵的充实的快渐渐的升了起来,脸上皱着的眉头不由的渐渐的舒张开了,嘴里也不由的发出了梦幻般的呻吟声,这梦幻股的呻吟声传入到齐欢的耳朵里,更加刺激起了齐欢的冲动,齐欢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运足了力气,渐渐的加大了在齐思雨的体内**的力度和速度,两人的身体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啪啪的声音,在这个客厅之内,形成了一道银荡的乐章。

    两人的喘息声,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将齐思雨送上了多少次的**,齐欢才觉得自己的精关一松,一大股的精液,全部都射在了齐思雨的身体的深处,而在同时,齐思雨也是大叫了一声,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齐欢的手,一个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脸上也出现了快乐而满足的神色,又一次的在齐欢的强有力的部刺之下达到了**。床上的一片落红,显示着刚刚两人的大战,是多么的激烈。

    第300章 白领思雨 十

    齐欢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得到了齐思雨,回想起和齐思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齐欢的心中突然间觉得世事是那么的无常,刚刚进齐家的时候,齐思雨好像总是有意无意的跟自己做着对,那个时候的自己,以为齐思雨就是自己天生的死对头一样的,心中甚至都在认为着,自己的关系和齐思雨再这样的持续下去的话,自己和齐思雨之间会不会兵刃相见呢。

    但是齐欢却没有想到,那天在办公室里,自己因为偷看齐思雨的事给齐思雨发现了以后,恼羞成怒之下,自己竟然在齐思雨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生重的拍了几记,虽然那种颤微微的感觉让齐欢感觉到了说不出来的受用,但是齐欢却以为,自己这件事情一做,和齐思雨之间的关系将会进一步的恶化,齐思雨和自己之间,应该是没有救药的了。

    但是世事却偏偏是那么的奇妙,自己那一次教训齐思雨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王八之气,竟然使得这个一向刁蛮的美女,心中开始有了自己的影子,不但如此,看到自己没有去理会她以后,那天竟然主动的给自己示起了好来了,而且,还让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在她的小嘴里面喷射了一回。

    而今天,在两人的心照不宣之下,自己终于成功的将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刺入到了她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终于得到了齐思雨的身心,从而使得自己的身边又多增加了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想到这些,齐欢又怎么能不觉得世事无常呢。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齐欢侧过身来,看着还在一边睡着的齐思雨,齐欢看到,虽然她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还带着一丝昨天晚上大战以后的娇懒无力的表情,但是表情之中也带着一丝的满足和快乐,想着自己和齐思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齐欢突然间觉得,这个外表冷傲的美女,其实内心也是很脆弱的,也很需要男人的关心和爱护的,那种在自己的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刁蛮和无理,又何尝不是她为自己披上的一层保护色呢,想到这些,齐欢对齐思雨突然间怜意大生了起来。

    就在齐欢的心中在想着,以后自己一定要多抽一点时间,来好好的陪一下齐思雨,好好的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温柔和体贴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拿起电话来一看,却是虎子打过来的,接起了电话,虎子在那一头显得十分的兴奋,张副市长将花博会的广告代理交给了齐欢的公司以后,齐欢的公司马上水涨船高了。

    现如今的商人们,都体会过了广告所带来的巨大的效益,而这一次的花博会,又是世界级的,所以这些人自然会体会得到,如果能在这个时候拉上一个广告的话,对自己的商品来说是意味着什么的,而齐欢他们所要做的,只是将这些人的要求接下来,进行分类,再交到大会的筹划组,由他们统一进行安排,根据出钱的多少,看是在进行电视直播的时候进行广告,还是在现场里直接进行。

    而大会的筹备组里面也有不少的明白人,自然知道,这个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的事情,竟然能落到齐欢的头上,自然是可以看得出齐欢的背景之深的,如果是换了其他的人,大会的筹划组也许还会出一些鬼主意,在一些事情上为难公司,要一些分红,但是在知道了张副市长和齐欢的关系以后,这些人一个个的都选择了有求必应。

    所以,虎子做为广告的全权代理,自然是混得风声水起了,整天都忙得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看着自己的银行帐号上的钱每天都在以几何数字增长,虎子又怎么会因为劳累而觉得这是个苦差事呢,今天虎子打电话过来,第一是告诉齐欢,在这段时间里,光接着广告,自己公司就赚了多少钱,而第二件事情呢,则是告诉齐欢,江曼玉要请齐欢吃饭,问齐欢去不去。

    刚刚一开始听到江曼玉的名字的时候,齐欢的心中还不由的微微一愣,心中还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过一个叫江曼玉的女人,在经过了虎子的点醒以后,齐欢才恍然大悟了起来,这个江曼玉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虎子办事的时候,以各种理由为难过虎子的那个什么局的副局长。

    齐欢本来是不想要去的,但是想到现官不如现管,自己的公司要拓展业务,要做得更大更强,那就势必要和这些个实权部门的人打交道的,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齐欢才答应了下来,但是齐欢也特意的交待了虎子,这顿饭一定要自己请,不能让人家掏钱,虎子在电话那头答应了,当下两人约定了吃饭的时间和地点以后,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齐欢接完了电话以后。转过头来看着齐思雨,却看到此刻的齐思雨也已经睁开了眼睛,正在那里妩媚的看着自己呢,看到齐欢看着自己以后,齐思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齐欢又一次的来到了床边,伸手在齐思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摸了一下:“思雨,怎么样,累了没有,不行我给你弄点吃的去。”

    齐思雨看着齐欢,点了点头,但是却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的,突然间又摇了摇头:“齐欢,还是算了吧,你现在出去,要是给人看到了,不是将我们两个人的事情都知道了么,你还是在我的房间里,我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人再说吧。”

    齐思雨一边说着,一边就想要挣扎起来,但是马上的,齐思雨却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嘤咛之声,身体一软,又倒回了床上。看到齐思雨皱着眉头的样子,齐欢不由的心疼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连忙低下头来,关切的问道:“思雨,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呀。”

    齐思雨在趴到了床上以后,不由的大口的喘息了起来,可爱的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本来正在舒展着的眉头,在听到齐欢竟然问出了这个问题以后,齐思雨的眉头再一次的皱了起来,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红得跟几乎要滴出水来一样的,在轻轻的呸了齐欢一口以后,齐思雨不由的娇嗔的道:“你,你真是个十足的大笨蛋呀,我,我是不是不舒服,你,你心理不清楚么,真是的。”

    听到齐思雨这样一说,齐欢一开始是不由的微微一愣,但是马上的,齐欢就跟反应了过来一样的,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几分歉意的表情:“思雨是我不好,昨天晚上我太用力了,真的,你不要紧吧,你先躺一会儿,躺了一会儿以后,也许会好一点的。”

    齐欢到了现在,就算是笨蛋,也可以想得出来,齐思雨刚刚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举动和表情了,要知道,齐思雨可是一个末经人事的少女,而自己阅女无数以后,身体也变得更加的强壮而持久了起来,而齐思雨昨天晚上在床上所表现出来的浪荡劲而,使得齐欢一下子忘记了怜香惜玉,便狠狠的在齐思雨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冲刺了起来。

    齐思雨的下面那张丰腴而肥美的小嘴,本来就是末经人事的,而齐欢又是那么的粗大强壮和持久,这个末经人事的少女又怎么会受得了呢,只是初次和男人在一起做那种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也让齐思雨感觉到了巨大的快乐,正是因为这样子,齐思雨在那种强烈的刺激之中,才没有体会到自己的小嘴已经红肿了起来。

    现在神智已经恢复了清醒,这样一来,她的下面那张小嘴的酸胀的感觉,就一下子传到了齐思雨的心中,让这个美少女又怎么能不眉头一皱呢,齐欢意识到这一点以后,连忙说出了歉意的话来,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抚摸着齐思雨的玉退,将一股股的阴阳神功灌入到了齐思雨的体内。

    马上的,齐思雨就感觉到,两道有如实质的火热气息,就向着自己的两退之间进发了起来,在集中到了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以后,开始在那里慢慢的抚摸着,在那种温柔的抚摸之下,齐思雨感觉到,自己的那种酸胀的感觉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妙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刺激之下,齐思雨不由的嘤咛了一声。

    恢复了一点体力以后,齐思雨又一次的坐了起来,就想要去给齐欢拿点吃的,但是齐欢却阻止了齐思雨的这种行动,而是温柔的对齐思雨道:“思雨,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吧,你忘记了么,昨天晚上爸妈不是说过了,今天他们要到外地去谈一桩生意,一早就要走的么,现在家里,应该就只剩下你我两人了吧。”

    齐思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才想起来昨天晚上齐振铭是说过这样的话,现在家里应该就是只剩下了自己和齐欢两个人了,想到这些,齐思雨突然间伸出了手来,搂住了齐欢的脖子:“齐欢,今天不行的话,就,就不要去上班了好不好,我,我要你在家里陪我,好不好。”

    听着齐思雨的吐气如兰的声音,齐欢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将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身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