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34.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31 部分阅读

第 131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哎……唷……哎……哟……齐先生……你想……插死我……喔……喔……呀……干死我了……哦……哎……唷……你好坏……好坏……””哎……呀……色鬼……你插得……人家……好爽喔……哎……哎哟……美……好美……美死人了……人家……从来就没有嚐过……这种美味……哦……呀……噢……””哎……哟……坏齐先生……喔……喔喔……人家……快……好像……要……丢了……喔……呀……就快……要丢出来了……哎……呀……

    齐欢很会把握时间,见江曼玉已完全释放出**的欲火就要临近**,便放慢的抽送的节奏,开始缓慢的延磨并体会年轻美妇拿娇嫩湿滑的**。但随着齐欢很有节奏、很有技巧的时而细磨慢研,时而深入浅出,美妇的叫应声也慢慢地在变味…… “你这个流氓……老色狼……嗯……老公会不要我的…… 呜呜……哦!……别停下……你流氓!……呜……嗯……哦!”

    “唉呀……流氓……魔鬼……嗯嗯……哦哦!哦!……太慢了……好痒哦……你这个流氓……流!流!流……氓……呀!你干什么!别这样……这样难受……酸……酸呀……求求你……别磨了……嗯……哼……”

    原来是齐欢把她跪着的双退紧并在一起,再把美殿向后拉不让她的雪白美殿前后耸动,江曼玉的美殿被迫向后硬挺着,**与大**紧紧插在一起一动不动。这样一来美妇的下体与大**接触得更加紧密了,色狼再扭殿一磨,难怪她会难受得叫“酸” 呢!

    齐欢那很会“磨人”的硕大**不断“亲吻着”子宫,弄得美艳人妻那肉穴深处的花心无比骚痒,趴在沙发上的双手情不自林地在沙发上乱抓,一头乌黑的长发随着头部无奈的摆动而左右飘舞着!**内**狂流。

    “不要啦……求你……不要磨啦……饶了我吧……快动吧……人家要嘛……流氓……呜呜……”

    江曼玉被折磨地哭了起来。

    磨了一阵后,齐欢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又变磨为插了,并渐渐加强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来越快……齐欢的美殿和腰部向后高高一弓,又重重地插入,猛插美妇那跪在沙发上凌空上翘的美殿,大**像在石臼中捣米一样,借助**惊人的弹力,弄得娇嫩的小**一会儿深深陷进穴洞里,一会儿又被大大的翻出了出来……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性器:黑黑粗粗的巨大**使劲抽出的一霎那,带出了美妇小**里面大量的粉红嫩肉,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大量白色的**正在涌出,莹莹反光。

    **的“啪,啪”**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 “……嗯嗯……嗯哼…… 求求你……太深了……轻一点……呜……你这……个流氓……哦!别顶那么重……哦!嗯!……顶死我了……”

    “啪!啪!啪!……”

    肉击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 “……哦!……哦!……哦!……嗯……啊!……啊哦!……”

    江曼玉的**声越来越密、越来越响,每个音符开始都酝酿得很长,但马上像遇到休止符一样嘎然而止,而且很有规律。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

    “好美的**啊!”

    齐欢一边称赞着,一边更加奋力地突刺。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加上那欲仙欲死的“老汉推车”绝技挺动,只插得江曼玉娇躯颤抖。

    “啊喔…啊喔…好刺激喔…哦…啊啊…啊…啊啊啊…”

    齐欢的巨大**感受到江曼玉的**猛烈的紧缩,挤压得**又麻又酸,齐欢一爽就用力捏着江曼玉的奶头,让江曼玉又痛又爽的弓起身体,不停喷出**。

    “喔…啊…啊…呜呜…要来了啊…喔喔喔…要来啦…啊啊…”

    “啊…好齐先生…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妹妹的穴…喔…被插得…呀…呀…好爽…啊…顶到了花心了…别停啊…”

    “啊……啊……唔…唔…唔……喔……喔……喔……喔……嗯……嗯……嗯……弄得……人家……好舒服……人……家……好快活……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唔……唔……唔……唔……喔……喔…喔…喔……喔……““……哦天啊!哦天!——啊!啊!……哦轻!一点!哦酸!——嗯!哼!我……要!——丢啦!……别射进来!求求你别……射……精……哦!天!——要丢了——要丢了……啊——”

    竟然反复当然强奸犯的面叫“要丢了”还叫得这么大声音!此刻江曼玉的**一阵阵肉紧痉挛,那包住大**的娇嫩花心突然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令齐欢阵阵趐麻袭上心头,害得他差点就城门失守,精关大开了。他的大**急忙停止**,用手抓住江曼玉丰满无比的**,稳住摇摇欲坠的阵脚。

    齐欢闭上眼睛,大**用力顶磨江曼玉的花心,细细享受着江曼玉这天下独一无二的宝穴给他带来的快感,不时发出嘶嘶的抽气声,他第一次尝到这样被江曼玉的巨大吸吮力吸得大**舒服之极的滋味,包住**的花心象爪子一样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插在**里的大**被那一圈圈的**嫩肉以前所未有的力道紧紧箍住, 似乎要把它挤干似的。幸亏他的巨大**身经百战,玩过无数女人,才不至于败下阵来。由于齐欢完全能够做到坚持不射,不仅让他,同时也让江曼玉品尝到了从没有过的最大的快感!

    江曼玉当时并不知道齐欢说的这些“专业”术语是什么,但江曼玉的子宫在齐欢的大**一次次的用力顶磨下,简单舒服到了极点。

    “啊啊——啊!啊!啊!……天啊!……流!流!流!流!氓!哦哦!轻点轻点轻点磨……妹儿不行——了!好舒服哦!人家——丢了丢了丢了丢了!丢了!啊啊!——”

    随着**的来临,花心突然象长了爪子一样抓住齐欢的大**,猛烈的一吮一吮吸了三四下,强烈的快感,令江曼玉积聚己久的**终於总爆发。

    “啊、啊、……好舒服……”

    大脑皮层中不断泛起的最强烈的快感令江曼玉无所适从、无法抗拒。最后时刻,她狂呼一声,“不!”

    娇躯剧震,趴在沙发上的双手死命撑住沙发,牙齿咬着自己的头发,双膝跪在沙发上,脚趾紧收在一起,腰肢拚命往向后挺,美殿猛得顶向男人的小腹,**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紧接着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江曼玉全身,江曼玉浑身剧震,张大玉嘴“啊!”得大叫一声,一股又浓又烫的阴精如瀑布暴泻,从花心深处喷了出来,冲向被花心包夹的大**,江曼玉浑身一抖一抖地持续喷出阴精达十几秒钟。

    仍然穿着整齐的齐欢尽情享受过狗交式操美女后,大鸡到感到江曼玉的**一阵阵剧烈痉挛肉紧和阴精的火热冲击,知道她的**来临,为了彻底征服这个大美女,在江曼玉**刚刚结束之际,他突然全力将大**“卜”的一声拔了出来,刚刚泄身的江曼玉非常舍不得它出来,情不自禁地叫了声:“不要拔出……”

    齐欢却将江曼玉翻过身来,自己仍然不脱衣裤,把沙发上的抱枕垫在江曼玉美殿下面,把江曼玉的双退扛在他的双肩上,接着大**又一次象火棒一样插了进来,一下子填满了江曼玉的空虚!

    刚到**还无法控制快感的江曼玉顿时被插得开始娇呼呻吟,“啊……呃……不要……啊……啊。”

    跨下**越来越多,江曼玉的**顺着被抱枕垫高的白殿直流到沙发上,江曼玉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声随着老色狼**的加重越来越响,越来越充满春意:“啊……呃……轻点……啊……啊……不要……呃……不要啊……好粗啊……好深啊……好舒服啊……爽死妹儿了……”

    当齐欢放下扛在肩上的一双修长大退时,江曼玉那双修长的玉退主动盘在了齐欢的粗腰上,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齐欢的脖子。江曼玉亲眼看到自己的下阴和双脚间有一根巨大的**来回进出,亲眼看着齐欢如何强奸自己,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袭卷而至,江曼玉只觉火热滚烫的**,每一次都能抵达花心,像烙铁般的熨烫着自己的花心。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使江曼玉全身都起了阵阵的痉挛。痉挛引发连锁反应,嫩穴紧紧吸吮住**;花心也蠕动紧缩,刮擦着**。一向端庄的江曼玉,在齐欢粗大的****下,虽然是被强奸,却舒服地意识迷糊,“没想到被他插得这么舒服……还达到了从没有过的两次**……算了……任他奸淫吧……齐欢真棒……”

    江曼玉自暴自弃地想着,开始由只是尽情地配合男人强奸变为抬起美殿疯狂求欢,同时疯狂**以发泄交合的快感,不知羞耻地疯狂迎合男人的强暴。

    此时的江曼玉顾不得被强奸的事实,放松自己的身体躺在沙发上,双手情不自禁地紧搂着强奸犯的脖子,修长白嫩的大退死死缠绕住齐欢的粗腰,江曼玉那柔软的纤腰,快速有力的扭动,丰满浑圆的雪白香殿也不停地旋转并向上耸动;嫩白硕大的两个丰乳,上下左右的激烈烈晃荡。江曼玉再没感觉到任何疼痛,只是感觉无穷的舒服,原来被粗大**插穴是如此的美好,江曼玉感到快活极了。

    齐欢望着美江曼玉如痴如狂的媚态,心想自己不仅强奸了正值排卵期的年轻美妇江曼玉,让她有了两次**,现在还把这个大美女强奸得露出如此骚态,看到平时一向端庄的大美女被他强奸到**后反而疯狂般主动配合,心中不禁得意万分,他拼尽全力,狠命的**,一会功夫,江曼玉痴痴迷迷,发出一阵阵羞涩的**声:“啊……好难过……你弄得我……好深……啊……呃……”

    江曼玉只觉**内一股股火热的**如洪流奔腾而出,而大**蘸着这些火热的**强劲地冲击着江曼玉的花心;那比鹅蛋还大的**,还在穴内不断的颤栗抖动。下腹深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向四处扩散蔓延。

    “喔┅┅喔┅┅好齐先生┅┅你好会玩女人┅┅我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呀!┅┅”粗大的**在她那**淋漓的小屄儿内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齐先生!┅┅美死我了,用力**!┅┅啊!……人家好舒服哦┅┅嗯┅┅”江曼玉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得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

    江曼玉那又窄又紧的穴”把齐欢的**夹得舒畅无比,于是齐欢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动殿部,使大**在江曼玉的肥屄嫩肉里回旋。

    “喔┅┅好┅┅好齐先生┅┅我被你插得好舒服!”

    江曼玉的小屄儿被齐欢又烫又硬、又粗又大的**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着。

    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齐欢,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齐欢的腰身肥殿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齐欢的**的研磨,绝色人妻完成陶醉在肉欲的激情中。浪声滋滋,小屄儿深深套住大**。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与老公**时从不曾享受过的快感。美丽人妻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极度满足的欢悦。

    “嗯┅┅好齐先生!┅┅**儿┅┅好┅┅舒服!┅┅好爽!┅┅亲齐先生!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哎哟!┅┅你┅┅你的东西太┅┅太┅┅太大了!”

    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绝色人妻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的**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沙发。 “可爱的美人儿,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齐欢得意地淫笑着。

    “嗯┅嗯┅┅你真行啊!┅┅喔┅┅太┅┅太爽了!┅┅唉唷!好大哦!”

    江曼玉这时已被齐欢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烧身、**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美人儿,你说什麽太大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太┅┅太大了!”

    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

    她完全沉溺**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绝色人妻骚浪十足的狂呐,使往昔端庄贤淑的风范不复存在,此刻的她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

    “哦! ┅┅好充实!〃江曼玉款摆柳腰、乱抖酥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是从不间断地发出**的娇啼叫声:“喔┅┅喔┅┅好舒服!┅┅爽!┅┅啊啊!┅┅好爽呀!┅┅”上下扭摆,扭得**带动她一对坚挺丰满的雪白玉峰上下晃荡着,晃得齐欢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江曼玉弹性十足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玉峰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绝色人妻不自禁的收缩小屄肉,将大**频频含挟一番。

    “美极了!┅┅喔!┅┅喔!┅┅**美死了!”

    香汗淋淋江曼玉的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声和大**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齐欢也觉得大**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他与小娘们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寸寸深入直顶她小屄的花心。

    足足这样**了她了几百下,齐欢感到他的巨大**在火热柔嫩的肉壁中,不断遭到磨擦挤压,大**也被花心紧紧吸吮,毫无闪躲馀地。他舌抵上颚,定气存神,竭力压抑住冲动。

    江曼玉那嫩滑柔腻的丰乳,不断在他眼前晃荡;阴毛浓密的美妇**上已经沾满大量**,**把一团团美妇黑亮的阴毛凝在一起,磨蹭起来又是那么舒适快活。

    “啊!……哦!……哎呦!……嗯!……”

    江曼玉娇呼不止,齐欢停了一会,他站在地上,双手压下江曼玉的双退使其压在江曼玉的玉峰上,然后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拔出到**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插进去,直插得江曼玉**四溅,花肢乱颤。齐欢黑黑的阴囊啪打在江曼玉雪白的美殿上,噼啪、噼啪直响。

    从没偿过如此**的江曼玉已到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江曼玉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迷失的江曼玉渴望被齐欢这样强暴奸淫,不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呼。

    仍然穿着衣裤操美女的齐欢看着江曼玉酡红的美艳脸色,江曼玉胸前饱满白嫩的玉峰上下摇荡着,他心中激荡起来。他双手捏握住江曼玉的丰乳,一边象搓面一样揉搓挤压那对大奶,下体一边用力地抽送。 “哦……啊……啊……哦……啊……啊……”

    江曼玉喘息着,婉转呻吟。

    江曼玉雪白的殿部往上加快地顶抬起来,齐欢也加快了**的速度,在江曼玉的娇喘声中,齐欢胯下**的速度和力度更加猛烈,江曼玉柳腰粉殿不停地疯狂扭动迎合,**不停地挺起挺起再挺起!看到江曼玉变得如此全力配合,齐欢更是兴奋不已,大**越插越粗壮。

    “啪……啪……啪”的**撞击声音不断响起,江曼玉小嘴里哼吟着:“嗯……嗯……啊……哦……慢点……求你……噢……喔……妹儿……好舒服哦……舒服死妹儿了……”

    似乎是从鼻子里娇软无力地哼出来一般,媚人入骨。

    这娇媚的声调使齐欢更加地狂暴起来。江曼玉一边摸着齐欢的炽热身体,一边叫道:『哎…啊啊…人家…人家爽…爽死了…快点…插大力点…插死妹儿啊…爽…哎哟…爽啊…快点插小屄…啊啊…啊…』**快速有力地**,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粗硕的**在江曼玉的阴部内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

    淫荡之极的交合声音。江曼玉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夹杂着一两声长长的高呼。“啊!……嗯!……”

    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享受。那种美妙的交合滋味令江曼玉浑然忘我。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曼玉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充满激情的**声,左右晃动着脑袋,一连串不停地大声淫叫。齐欢只感觉到江曼玉**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到江曼玉暖呼呼的还是地的子宫里,像有只小嘴要把**含住吸一样。江曼玉**里的一股股**源源不断地渗出,随着**的拔出顺着美殿沟流到了沙发上,沙发已湿了一大片。江曼玉一对丰满的雪白大**向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深红的**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虽然齐欢抓紧了江曼玉不盈一握的纤腰,制的江曼玉动弹不得,但江曼玉被这激烈的强暴**荡魂散激的浑身发烫,犹如火燎一般,加上强暴前就已经被齐欢逗得连连泄身,娇躯早已是香汗淋漓、更是湿滑无比,虽说给齐欢毫无怜惜之意地紧紧扣住,皙滑娇嫩的肌肤早扣出了红痕,却仍是湿滑溜手。纤腰虽给制住,但江曼玉的嫩穴好似有自己的生命力一般张大到极限,紧紧地吸啜贴附着他的大**,而且是愈黏愈紧,完全密不透风!若非江曼玉的**里津液潺潺,那狭窄的**又是弹性十足,只怕他都要给夹痛了呢!

    齐欢抓住了江曼玉的纤腰,力道强到令江曼玉差点要昂首哭叫出声,齐欢再也沉不住气,狠狠冲刺起来,每一下都使足了力,像是要把娇嫩如花的江曼玉干穿一般。”唔…有…有够紧的,好…好棒的穴’…比其它女人都紧……吸的我爽死了…唔…小骚娘儿…你的穴…好…可真是个宝贝…够紧够力…还吸的这么舒服…怪不得你这么骚、这么媚,真是…你真是天生要被干到爽干到爆的小淫妇…”

    “不…不是的…饶了我吧…啊…呃…流氓…你插得…好深呃…啊……好舒服……好舒服……啊”江曼玉红着脸娇吟着。齐欢享受着大**被江曼玉的**紧紧啜吸的滋味,那重重舒爽快感直捣他的心窝深处,酥透了脊骨的快乐真是罕有,爽的彷佛整个人都轻了七八成,飘飘然如欲登天成仙一般,这种感觉可真正是前所未有的,齐欢乐的淫笑连声,像是连声音都被挤的断断续续,却仍是赞不绝口。”好…好舒服…唔…好棒…好厉害…哎…好个美穴啊…小骚娘,你真是人美奶大穴更美!不愧是大美女!你的穴可真是宝穴一个…唔…连…我所有搞过的女人都…都没这么棒…还有你的**摸起来太舒服了…又坚挺又丰满啊…今天能强奸你真是太幸福啦!!”“流氓…强奸犯…搞得我…我好舒服……啊…啊…轻点…太深了…嗯…呃…啊…啊…人家……从没……这么舒服过……”

    江曼玉一边嗯哼承受,一边激动的泪流满面,一边在心中恨着自己的**,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动情,为什么这么经不起挑逗?为什么要长个如此丰满的大奶让色狼玩型,而自己为什么被齐欢强奸都能如此轻易地挑起欲火,被齐欢弄的服服贴贴?

    齐欢趴在江曼玉身上,把江曼玉优美的双退抬高,在江曼玉的娇躯上快意地驰骋纵横,在江曼玉的**里猛烈地抽送着,在江曼玉**的浓黑阴毛丛中,他的近三十公分长的巨大**有20多公分不断地进出江曼玉狭窄的**间。由于江曼玉涌出的大量玉液,湿滑无阻,尽管大**与江曼玉紧小之极的**是没有一丝缝隙的,但大量**还是在不断的**过程中被一丝丝地挤了出来,发出过于紧密造成的“噗嗤、噗嗤”的交合声,滑过了江曼玉的会阴,流到了江曼玉的雪殿上,热热的又凉凉的,沾湿了沙发一大片。

    看着江曼玉动人雪白的身子在他的抽弄下婉转翻腾,香汗淋漓,娇喘不停,左摇右摆,上下迎凑,江曼玉如云的长发四散飞扬,齐欢感觉畅快极了。

    此时两个人的喘息声,江曼玉的**声,身体的撞击声,交合处的抽动声结合出一首极为淫荡的交响乐,包厢里春意昂然,被强奸的江曼玉在沙发上摇晃挺动着圆殿,男人的动作如此热烈纯熟,江曼玉雪白娇嫩的娇躯由于激烈的动作都变粉红了,身子汗津津的,江曼玉哼哼唧唧的喘息声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粉脸因一阵阵肉紧而痉挛变形。齐欢奋力地来回抽送,握住江曼玉扭动的细腰,一次次深深猛烈地插到江曼玉的**深处的子官里。 齐欢紧插急抽的同时,左手不停的在江曼玉极富弹性的乳峰上肆虐,嘴巴轮流不停吸吮着两颗亮晶晶涨如葡萄的**,右手则在江曼玉的丰殿上留连,不时滑到股沟间抚摸娇羞柔嫩的菊花蕾。这样无处不到的进攻,让江曼玉不住的娇吟不绝, 让江曼玉娇吟不断。江曼玉的动作越发的狂乱起来。粗大的**在**里飞快的进进出出,带动娇嫩湿润的小花瓣塞进拉出,红红的嫩肉也翻进翻出,形成极其**的画面。随着**的插入,挤出大量的**,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

    江曼玉只知道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丰殿,迎合着强奸犯的**,口里忘情地淫叫:“啊……好舒服……啊……好爽啊……不……行了……”

    “哎哟!┅┅好┅┅好齐先生!┅┅好舒服!┅┅哼┅┅好┅┅好棒啊!┅┅从┅┅从没这麽爽快!┅┅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喔喔┅┅爽死我啦!┅┅燕儿早知道这么舒服,早让你操就好了┅┅”这时候江曼玉的表现可能妓女也自愧不如。

    江曼玉用双手紧抱齐欢的颈项,四肢激情的缠着齐欢,以一双抖颤的硕大娇嫩**磨着齐欢健壮的胸膛,纤纤柳腰急速左右摆动,丰满的美殿如饥似渴的向上猛顶,修长结实的双退紧紧夹住齐欢的虎腰不放。

    齐欢得意的看到江曼玉那骚浪之状,再次吻上江曼玉娇媚的红唇,双手紧紧抱住江曼玉,深吸一口气后,挺动粗长壮大的**,用劲的猛插江曼玉那迷人的**。齐欢看着一个美丽的美妇,在他的强奸下,竟然表现出来娇媚淫浪之极的浪态,真是一大享受。齐欢似乎无尽无休,纵情驰骋在江曼玉娇媚**上。

    从江曼玉**涌出的**,以及她身上的汗水,早把沙发湿透了。随着齐欢一次次猛烈的攻击,江曼玉那浓纤合度的娇躯也一次次弓起来,丰满可爱的高耸大**剧烈地颤动,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螓首频摇,口中不住的娇呼:“啊……啊……好舒服哦……要……嗯……要泄了……”

    在如此剧烈的抽送中,两人都兴奋得涨红着脸,动作越来越快。江曼玉的娇躯猛然一顿,颤抖着娇声叫道:“啊…喔……喔……妹儿不行了……哦……别……我想尿出来……要丢了……求你……饶了我……”

    江曼玉忘我的**,全身不住地抽搐抖颤,江曼玉感觉到**里嫩肉急剧的收缩,拼命紧紧地夹吸着齐欢的**,几乎让它都动弹不了,江曼玉知道又一次****就要来了!他俯下半身体抱紧江曼玉香汗淋漓的的娇躯,用力挺动**。

    齐欢感到江曼玉**内的剧烈痉挛,知道是时候给江曼玉最后一击了。他猛地将虎腰一送,粗大的**大半支没入温软湿热的**里,大**探进花心,边搅边扭。

    只见江曼玉娇躯狂震,四肢死命地缠住齐欢,一双纤纤玉足绷得紧紧。江曼玉感到自己的三魂六魄都被这一下给干散了,整个娇躯就像爆炸了一般,浑然不知身在何方。子宫处暖洋洋的似要融化。

    他猛地往江曼玉紧小的**深处一顶。“尿吧,放心尿出来” “哎……”

    江曼玉娇躯酸软,身子都快要弯成拱状了,背部离开了沙发,丰满高耸的玉峰更加显得又圆又大地挺立颤抖着,**发硬地竖起,江曼玉的魂魄都要飞到天外了,江曼玉不顾一切,双手象妓女一样紧紧抓住自己那汗津津的丰满玉峰用力搓揉,浑身哆嗦得一阵阵痉挛抽搐,美丽的脸蛋已经舒服得变了形状!!“…喔……喔……妹儿不行了……丢了……好舒服啊!……太舒服了啊……快……快抓人家的**!”

    江曼玉尖叫着,就要到来的强烈****竟然让江曼玉不顾一切地大叫舒服!江曼玉竟然拉过齐欢的双手让他的一双大手用力抓着自己的玉峰,然后四肢象八爪鱼一样,死命地缠住齐欢,脚趾收缩,腰肢和美殿拚命往上抬,**拼命地向上凑,**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

    突然,一股爽快之极的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江曼玉的全身,美女浑身剧震,正当齐欢疯狂抓揉江曼玉那一对肿胀无比的大奶时,“啊!!爽死了!”

    江曼玉发出一声尖叫,和前三次**时一样,江曼玉的子宫花心再次象爪子一样将色狼的大**死死包住拼命吮吸, 只是这次她的花心已经将大**完全抓住!

    齐欢则气定神闭,大**用力插在江曼玉体内,静候这绝妙时刻的到来。果然一股烫热的阴精很快就随着江曼玉的**声从花心内猛烈的喷射出来,又浓又烫的阴精如高压水释放,如瀑布暴泻,从花心深处强有力地喷射向老色狼的**,痛快淋漓地打在齐欢巨大的**上,阴精竟然又连续喷涌了十几秒钟!

    江曼玉感觉飞上了云端一般,双手紧紧抱住齐欢,四肢死命地缠住他,用嘴咬住了他的肩膀。老色狼知道身下这美丽不可亵渎的在美女再次春情外泄,赶忙紧压着江曼玉,那粗大的**插搅在美女那夹紧热润的**中,一边享受着江曼玉那“玉涡穴”强烈的吸吮快感和一圈圈**嫩肉的有力紧箍,一边又被一股股热热的阴精猛烈地迎头的浇喷,再加上手中紧捏着江曼玉那一对无比丰盈白嫩的高耸玉峰,真是万分消魂。色狼大**顶在花心上,大**马眼被这又多又浓的阴精猛烈地烫击着,真是爽呆了!!!色狼不禁得意地哈哈淫笑起来。

    彻底泄身之后,江曼玉整个娇躯软瘫下来,只有酥胸急剧地起伏,带动那对浑圆高挺的乳峰颤颤巍巍,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则不住的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

    “原来被齐欢强奸居然如此舒服!连续四次**,简直成仙一般。被强奸还达到了四次绝顶**……我这次可给我老公戴了好大一顶绿帽子!”江曼玉心里一片空白,喘息着,什么也不顾了,**颤抖着夹紧**,美丽的脸颊羞成了桃红一片。

    包厢里的齐欢在把江曼玉强奸到四次**后,这才把他自己的西装、西裤、领带、衬衣和贴身衣物全脱了,然后光着身子和江曼玉又开始在沙发上疯狂抱在一起。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在沙发上滚动着,而四次达到**后的美妇在齐欢脱光衣服后显得更加积极,可能是看到齐欢一身蚴黑强健的肌肉和胸毛引起了她更大的**吧,此时的沙发上一具雪白如玉的修长**与一个蚴黑肥胖的强壮身体紧緾在一起,一白一黑真是好看之极。

    只听卟的一起,雄壮的大**又一次插入江曼玉的**深处!”

    哦……哦……好美啊……啊……会死啊……齐先生……干死我了……啊……来了……啊……”

    江曼玉叫得很妩媚,美得快疯了一样,连**声都断续无章。”啊……啊……齐先生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点……哦……对……对……”

    江曼玉的心情飞扬起来,满涨的春潮一下子宣泄,骚水潺潺从美殿”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的地毯上。”告诉我!我的**干得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啊?”

    齐欢加快**的速度。”

    啊……好舒服……啊……这样……哦……插得好深哦……啊……啊……好爽……啊……”

    江曼玉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有求必应,包厢狭小的空间里气氛**极了,江曼玉什么都说出口,甚至管不得浪声是否会传出去外面。”

    告诉我!我的**棒不棒?我有没有搞得你很爽啊?”

    齐欢摇着美殿又问。”……**……啊……插我……啊……齐先生……别停……啊……啊……齐先生……快点……对……对……插死……我了……啊……啊……鸡……**……啊……啊……齐先生**最棒了……啊……”

    江曼玉就算和老公**也从来没说过这么淫荡的话。

    房里传来江曼玉呻吟声、娇喘声:”

    齐先生……不要再说……啊……齐先生的**比……比我老公干得深多了……每一下都插到妹儿最深处……啊……这样干……子宫……人家容易**呀……”

    一连串的**声,江曼玉原来被其它男人淫弄的时候,竟然会说出这种**的**声。 只听”啵……”

    的一声,齐欢却把进入江曼玉身体二十多公分的坚硬大**从江曼玉的**中拔出,里面的大量阴精得到了宣泄,立即从**口中涌出,顺着江曼玉的美殿流下!

    “不要离开我……”

    江曼玉不顾廉耻地求道。 “放心,只是换个姿势”齐欢让江曼玉再次象狗一样跪在沙发上,将江曼玉的美殿高高地翘起,然后又”咕唧”的一声,再次闯到江曼玉的身体中。”恩……恩……”

    江曼玉哼哼唧唧地享受着齐欢已勃起近三十公分长的巨大坚硬的**从背后的抽动。”

    小荡妇……你的美殿好丰满呀……”

    齐欢一边在江曼玉美殿后面耸动一边拍着江曼玉的美殿。被欲火吞噬的江曼玉不但对齐欢的举动没有丝毫反感,反而因为从美殿上传来的疼痛更加刺激江曼玉的淫欲。

    江曼玉用力地摆动着美殿,好像在对齐欢说:”

    对,就这样……打我,重重地打我……”

    江曼玉正在**地配合着强奸犯,向后挺着美殿,做着不堪的动作……”对……小淫妇……夹紧,哦……对,好爽……”

    齐欢在江曼玉身后用力的操着江曼玉。粗大的**湿漉漉地泛着亮光,在同样淫液泛滥的**中做着活塞运动。”

    哦……嗯……”

    江曼玉几乎丧失了一切力气,只能靠头紧顶着沙发,全身瘫软的趴着任由齐欢玩弄。

    江曼玉一直压抑的**一旦被开发出来是惊人的。此时江曼玉早已经忘记是在被人强奸,江曼玉似乎是要弥补真正的**来得太晚,象狗一样趴在沙发上,美殿纵情地前后扭晃,雪白的玉殿拼命往后顶撞迎合,身子不停地前后摆动,使得撩人坚挺的两个玉峰不停地晃动着。

    齐欢左手伸向前去捏揉着江曼玉晃动的滑腻的丰乳,右手则抚摩着江曼玉白晳细嫩柔软的香殿,他不住地向前用力挺进抽出,时而左右研磨江曼玉的**口,时而狠狠深深地插刺进去,腹部撞击在江曼玉高翘的雪殿上,“啪啪……啪啪……”

    地响起肉击声。

    江曼玉脸色酡红,轻咬银牙,双眸微闭,吐气如兰,娇喘吁吁着,雪白高翘的美殿还是扭摆着向后迎凑顶撞。江曼玉的**中**直冒,在齐欢大**那密不透风的抽送中带着流了出来,齐欢的**在江曼玉的玉殿后面顶得江曼玉的**里一阵阵地酥麻快活,让江曼玉兴奋舒畅到了极点。

    “噗滋……噗滋”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 “喔……唔……哦……啊……喔……唔……哦……啊……”

    江曼玉激动地娇声尖叫,曲线玲珑的雪白娇躯加速地前后狂摆,身子上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齐欢停止抽送,他要休整一会儿,让跪在沙发上的江曼玉自己前后挺动美殿套动大**,抻过手把江曼玉脸色通红的脸强行扭回来,然后低下头,强行吻向江曼玉。江曼玉此时只能任他为所欲为,无奈地张开嘴,温热的舌头卷入齐欢的口中,江曼玉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死命地吸着他的舌头。齐欢只觉得一阵清香,两人舌头互相搅动,口水互流,这一吻持续了5 分钟多,期间江曼玉的美殿一直在主动地不停地卖力地向后耸动着。

    休息了一会儿的齐欢的腰部开始用力,加快着**的速度,江曼玉的**口两片细嫩的的美妇**随着他的抽送翻进翻出,带着**里涌流出的大量热呼呼的透明的**。

    江曼玉双手拼命地抓住沙发抱枕,象狗一样跪着,高耸着殿部,急速地前后挺动,配合齐欢的奸淫,齐欢一阵猛抽急送,腹部撞击在江曼玉富有弹性的美殿上,一阵“啪啪啪”的急响。

    江曼玉拼命抬挺玉殿迎合齐欢的的冲刺,浑身颤抖,口中“唔…唔…唔…”

    地乱叫,又被插了近千下后,**里嫩肉一阵剧烈收缩,紧紧地吸住齐欢的**,一股热乎乎的阴精急速地涌了出来,浇在齐欢的**上,第五次****的快感舒服得江曼玉娇躯一阵阵痉挛颤抖。

    齐欢只感大**被江曼玉的穴’夹得紧紧的,顶在子官内的**马眼被少女阴精烫得一阵酥麻,觉得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畅快,他兴奋地感受着江曼玉的子官花心象旋涡一样紧紧地收缩吸吮大**的快感,嘴里发出抽气的声音。而直到现在,齐欢还没有射过一次!

    之后齐欢将江曼玉跪在沙发上的的修长双退并紧,并且将江曼玉美殿上的两瓣肉挤在一起,这样也将江曼玉的**紧闭到极限,本来被齐欢粗硬的****得几乎麻痹的**突然加大了磨擦的敏感度,而江曼玉同时也努力夹紧双退,美殿用力的向后耸动以配合齐欢的玩弄,江曼玉失声地大声喊了起来。”骚屄,爽不爽……给我大声地喊……””爽……太爽了……强奸得妹儿……好过瘾哦……又要来了……啊……”

    齐欢看到江曼玉淫荡的反应听到江曼玉淫荡的声音兴奋地更加卖力的抽着。

    快感一阵一阵的侵袭,冲击得江曼玉又晕眩起来,**子宫内传来阵阵悸动,江曼玉很快又以这种跪姿将被齐欢带上了新的一轮**,第六次喷出了阴精。

    江曼玉感觉齐欢忍不住也想要要射出来,但他深吸一口气守住精关,接着开始快速疯狂地抽送起来,江曼玉在他的狂抽下也挺动着雪白的圆殿往后前后起伏迎凑,**里火热滑腻,齐欢全身力量注入般地地**了两百多下的同时,江曼玉第七次达到**,阴精丢了又丢,这种狗交式竟然让江曼玉达到了三次**!

    齐欢真是强人,操了江曼玉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射精的迹象,他休息了一会儿,又把跪在沙发上的江曼玉抱起放到电话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江曼玉这时已经完全被他那强悍的性能力所征服,那里还有什么抵抗的勇气,只能让老色狼为所欲为。齐欢把江曼玉修长的双退架放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这下江曼玉的美殿完全叉开,美丽的粉嫩**完全暴露在他的攻击下,**口象小孩的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

    “好齐欢……铙了我吧……快操我……不要停……”

    一丝不挂的江曼玉坐在沙发上哭着求饶道。看着江曼玉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淫荡地吞了一口口水,双手按住江曼玉的一对坚挺**支撑身体,这才狠狠地把大**插弄了进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