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42.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39 部分阅读

第 139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时没有脚的支撑身体恢复前倾坠了下来,范冰冰眼见自己的脆弱罩门就要被刺,只能期望小裤裤能抵住一切了。 结果齐欢顺势蹲了下去,一方面是像捉到老鼠的猫,故意放走老鼠继续玩弄它,另一方面是因为女超人太过高大,还是让她下凡来才好办事。

    范冰冰惊魂地蹲了下去,不过最后她的双脚仍被齐欢一直抬到她的腰部才停止,此时范冰冰只能双手反握像吊单杠一样地勉力支持,而身体与大腿呈v字型,让双退弯曲抬高好像在表演单杠体操一般,因而再度全完曝露,范冰冰心知自己的力气再大也得遵从万有引力定律,双脚最终还是要掉落地面,不赶快找个地方支持不行。

    齐欢看透了范冰冰的弱点,故意把腰抵在她的双脚上,她当然不放过这大好机会,虽然被缎带拉住不能向前踢,但可以分开双脚狠狠地夹住对方,一方面双脚不致掉落另一方面又可制住对方。齐欢早料到会如此,身体轻轻扭动之下,可以轻易地就向前滑进,等范冰冰发觉时为时已晚,只好死命地用双腿圈住齐欢的腰身。

    由于范冰冰已经蹲下过,所以齐欢还得半蹲才不致让爆怒的小弟阻挡了向前的去路,等一切就定,齐欢再度发动攻势,吃力地拖着范冰冰站了起来,但她却更吃力,因为对方的身体跟自己比起来好像一根竹竿,要夹住已经不容易,更何况像泥鳅一样滑不咙咚的,身体不得不向下滑。

    而齐欢也老实不客气地用双手握住范冰冰圆润的玉殿,随时控制好角度,好让发涨的能顺利地刺中薄如蝉翼的小裤裤,陷入蓬松地蓬草直抵蓬门,范冰冰大吃一惊奋力地引体向上好像爬竹竿比赛死命地向上冲,可惜竹竿不长很快就爬到了尽头,吊在半空中久了又落回原点,齐欢乐得让高大强壮的女超人用胯下替自己做服务,因为范冰冰每次爬上竹竿的高度不断地减少,相对地蓬门不断地被顶住,一场激烈的爬竹竿比赛,范冰冰只能吃力的向上爬,而小坏蛋只须在下面挥舞着大鞭驱策,比赛的胜负已定,只是时间问题而以。

    范冰冰感觉出有一个大如卵石的坚硬东西重覆地压在自己的洞口上,恐惧感使她身体颤抖,现在不但是范冰冰将被小坏蛋吊着欺凌,而且小坏蛋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凶器。

    最后范冰冰的蓬门再度被顶住,只是这次无论如何再也爬不上竹竿,而小坏蛋的硬东西已沾满了她的蜜汁,滑溜地隔着小裤裤在小嘴上前后移动,不像是在寻找入口,而是要范冰冰认命的行为,最后她只能无奈地隔着薄纱含住那根丑陋之物,范冰冰一面用力收缩洞口,同时扭动美殿想防止丑陋之物的侵入。

    其实范冰冰只有胯下这片处女地像婴儿一般脆弱,所以对方即使是乳臭未乾的小坏蛋也能欺凌它,齐欢就是看准这点才敢挑战这如天神般的女明星,现在女超人已丧失原有的神力,宛若失去法力的妖女,就让我,小坏蛋让你成为凡间的女人吧!

    于是齐欢解开扣在范冰冰双手的手铐,双手抓住她的双殿,就这样子把她的身体抬起来,范冰冰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早已无力的手腕像解脱般垂了下来,为了不被勒住脖子,只好双手紧紧地圈住齐欢的脖子,并且用双脚更用力地夹住他的腰,来缓和下坠之势,但大部份的力量仍由胯下来承受。

    在这刹那,美丽的女明星发出悲痛的叫声,那个可怕的凶器竟一举击穿了紧迫的小贴身衣物,撕心之痛紧接而来,更可怕的是那凶器并不理会叫声,如利剑般地向里直刺。

    “噗吱”一声响。齐欢的胯下因重压而沈了一下,两人紧密地结合,冲击式的结合成功地消除下坠之势,从来就没有人这么重重地压住齐欢,还好怒拔的硬得跟铁杵一样,支撑住范冰冰全身的重量。

    第319章 情趣、范冰冰 三

    “啊!原来可以插得这么深?真是不可思议!”

    齐欢乐的不知东南西北了。范冰冰听了羞愧地想逃避,但是脖子被像狗圈的东西套住,只能死抱着他,双脚又不得不抬高,只好继续圈住齐欢的腰,范冰冰痛地轻嘤了一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看范冰冰无助的模样,似乎齐欢高估了她的实力,原来范冰冰只是英文好而以,其它方面都很无知,居然一步步地掉入齐欢的**陷阱,充分表现出她的经验很贫乏,对那种事情也极端无知,看来必须由自己来教教她了。

    此时,齐欢正被范冰冰压得喘不过气来,刚好可以好好感受被紧紧包住的感觉,同时也给她适应的时间。那坚挺而有弹力的玉峰,是女性最敏感的地方,他这样有意无意的压在上面,一阵轻轻搓揉,竟令得范冰冰心慌意乱,心神无法集中!

    尤其糟糕的是齐欢贴在她的背上,那里又开始在发热滚烫膨胀……这种滚烫有如电流一般地传到范冰冰的身上,令得她莫名其妙地发着抖,心跳加速,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不知何时,齐欢的双手竟悄悄地滑入了她的衣襟之内,潜入了她的柔软蕾丝贴身衣物中,接触到她柔滑的皮肤,握住了她那双有弹性的玉峰……

    范冰冰一阵昏乱,处嗯了一声,几乎跌倒,幸而她强自站定下来,哀声道:“把你的手拿开……”

    但是齐欢只拿开了一只手,那只拿开的手却滑下了她的小腹,滑入了她的裙底……范冰冰就再也忍不住嘤咛一声,跌坐在地上!齐欢更是得寸进尺,乘机将所有的障碍物全部排除,把她剥得变成一头**的羔羊,就在这衣柜里,将她「侵犯」!

    尽管她是闻名一时的美艳女星、个性再刚强,女人总是女人,一日一被他的巨龙侵入桃源禁地,就只有完全屈服,伏首称臣的份了。

    齐欢的这条坚硬粗壮的巨龙,就毫不客气地在里面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他疯狂地顶挺著!**纷纷飞溅着……疼!撕裂般的疼痛使她由昏迷中醒来,乍见到眼前情况,不禁尖声叫骂道:“畜生!禽兽!”

    齐欢却低下头去吻住了她的嘴,继续冲刺着!

    范冰冰又融化了,她忘情地伸出双手,紧紧的搂住齐欢的肩背,双唇紧紧地吻住他,吸吮他的舌尖……齐欢凭藉著旺盛的企图心,源源不绝地冲刺著!范冰冰却疼得死去活来,当她再度清醒过来时,她竟惊觉自己的洞中,不但不疼了,而且好似被毛刷刷洗著一般的酥爽不已!她茫然了。

    休息了一下,齐欢紧抓双臀的手再度费力地把范冰冰的身体抛起,粗长的被拔了出来,只见蜜液被拖了出来,齐欢再次用力向上顶,狠狠地又是尽根没入。虽然已经慢慢地适应被庞大的异体入侵,但范冰冰的仍非常的敏感,随着齐欢奋力地摆动,范冰冰口中发出哼声。

    嘿嘿……齐欢更进一步地挺起肚子,上下跳动似的全力冲刺做抽送,巨大的更深入,几乎要进入花心底部,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范冰冰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的波浪连续不断,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因为被绳索缚住更加地挺立,随着**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

    齐欢忍不住咬住一颗丰饱的樱桃,范冰冰嘴里传出兴奋地嘤呓呻吟声,这样**充份满足齐欢征服范冰冰的快感,但是实在太费力了,他只好松动一条缎带让范冰冰的一条美腿得以放下,不过她仍柔弱地将体重压在自己身上,齐欢的身体就顺着抬高的那条秀腿旋转,准备由面对面站姿转移为男性面对女性背部的站姿**。

    齐欢一面旋转,巨大的庞然大物居然如同一根大螺丝钉,更进一步地拴入少女幽径,两个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感觉就像三角锥一样钻进未端的花心。啊得一声痛苦的尖叫,从范冰冰一面无力地继续将体重放在齐欢身上,一面由美丽的嘴里散发出淫荡的叫声。

    齐欢从身后抓住丰满的**,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带点凌虐地搓捏着,而钻入后的也顺势开始前后地画圈旋绕着。激痛伴着**不断地自子宫壁传了上来,范冰冰感到全身几乎快融化,吞下丑陋之物后下腹部一**涌出震撼的快感,而蜜液也不停地溢出。

    范冰冰无力的依偎在齐欢身上虽然很爽,但实在把她累坏了,齐欢不得不将体位改为驴式,这是一种狗爬式的变形,只要把她的颈炼放松接着将她的上身向前推,范冰冰就只好弯腰头向下,双手接触地面支撑住身体。由于突然被推倒,头又向下,一股如脑充血般的**快感冲向她的大脑。

    齐欢喘息地握住范冰冰的腰使自己保持平衡并缓缓地推刺,经过刚才一轮急攻差点就泄精了,还好为了缓和范冰冰的快感,中间暂缓了一下,不然谁受得了花心的包夹,而范冰冰也由痛苦的哀号转为快乐的呼声,该是驯马的时候啦!

    现在齐欢有点累而范冰冰好像休息瞒久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用手推车式操操她,于是齐欢伸手将缎带向上拉扯,范冰冰只好把脚踝向后翘起,接着齐欢连同缎带握住范冰冰的腰并举起支撑她,范冰冰也只能双腿离地向后绕住齐欢的腰部,原本伸直抵地的双手也支持不住弯了下去,改为前臂撑在地上,以平肘支撑整个身体重量。

    这种姿态让范冰冰处于易受攻击的状态下,也使得插入更加刺激,齐欢就这样轻松地**,一面恢复体力,一面耗竭她。等差不多时,齐欢就放下范冰冰的双脚并跪了下来成为狗爬式,并解开她的手镣脚炼,只剩下颈圈拉住让她不能低头,这是因为范冰冰不能再靠牺牲处女地来解除危机,必须用尽残存的力量支撑,免得被勒死。

    齐欢更进一步地向前抱住范冰冰,将全身的体重都压在她身上,接着双手握住如钟乳石般倒吊的双峰撑住自己的身体,就可以提起跪住的双脚,用大腿夹住母马的臀部,再将小腿向内夹抵在母马半跪的大腿上,齐欢就这样顺利地骑上了这匹健美的雌马,一边挥舞着大鞭驱策着母马,一边观察驯服导师的情景。

    范冰冰感觉到自己已经变成雌性的动物,虽然齐欢还小,但他的巨大丑物只要挥动一下,自己就觉得天昏地暗,全身冒出汗水,当丑物在敏感地带打洞时,忍不住哼出声音,情不自禁的夹紧它,屁股开始扭动。等齐欢完全恢复体力后就开始剧烈地鞭策着母马,并快乐的对范冰冰喊道:“范冰冰,我快受不了了耶!”

    接着火热的呼吸喷在冒出汗水的脖子上。

    范冰冰鬼叫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喘气着。齐欢憋足一口气耐心的教导道:“你这是鬼叫,**难道也不会吗?再来一次”范冰冰羞涩的扭过头去:“饶了我吧!……不要我说出那种难为情的话……”

    齐欢冷哼一声气得把范冰冰的脸扭转过来吻她,范冰冰立刻发出甜美的哼声,两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这时候齐欢再加速**,她立刻发出娇媚的哼声。

    范冰冰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脖子立即被勒紧,只能勉强用还能听得到的声音呻吟着:“我已经……不行了……我投降了!”

    齐欢兴奋道:“真的投降了吗?”

    范冰冰不知是高兴还是痛苦流出了眼泪,轻轻的嗯了一声,齐欢听了兴奋地红着脸,拼命地将小腿向后压,如同骑马一样身体激烈地向前顶,嘴里忍不住大喊道:“来吧!“范冰冰在呼吸都困鸡的情形下用力扭动屁股配合着,并不顾一切地叫了出来……范冰冰的身体强烈地抖动,头也向后仰到极限,在这同时齐欢也吼了一声,并射出火热的精液喷在花心根部。两人全身痉挛地僵持了一下,并从嘴里发出泄气的淫声,最后范冰冰的头部重量完全靠在颈环上,性感的余韵使她还在喘气,那种模样已经是完全屈服的女人。

    齐欢仍旧和范冰冰的身体连在一起,看着她因支持不住被勒得好像喘不过气来才动手救她。齐欢解开范冰冰身上最后的束缚后,就从她的屁股离开。被自己的齐欢蹂躏后的范冰冰,从充血的口流出乳白色的精液。看样子范冰冰已经被齐欢玩得精疲力尽,待会只能任他凌虐。

    之前绑着驯服母马是有点可耻,不过激烈的驯服过程也让母马温驯了,接着就是要让她输得心服,齐欢预备解开范冰冰所有的束缚,再用他自身的力量打倒范冰冰,会抵抗反而比较有趣味,由其是这个高大女明星如果能击溃她的**,更有一种征服的快感,齐欢要让她了解年轻人的体力是如何的充沛,让她彻底臣服在齐欢的胯下。

    尤于之前范冰冰被齐欢像雌马般蹂躏了很久,在齐欢解开她的颈环后不久,母马终于支持不住地倒了下来,由于衣柜不大,导师只好蜷曲着身子,胸口起伏地喘息着。代表女超人的红色披风还在颈上,现在女超人已经被齐欢击破倒在齐欢的脚下,解下披风让她完全成为齐欢的女人吧!

    解下披风后,范冰冰的身上只剩下眼罩、**上的绳及紧身腰带连着超短迷你裙与破烂的小裤裤掩着美白的裸身,而手肘及膝盖上的肌肤已被栗子被摧残成妖艳的红色,成为名副其实的折翼天使。齐欢跪下来扶起娇弱的范冰冰,让她无力的身躯依偎在他大腿上,接着拿下眼罩,准备让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齐欢欺侮。

    范冰冰突然感到眼前一亮,看到自己正**地躺在自己的齐欢怀里,羞愧不已地想逃离,可惜齐欢却马上用手肘扣住自己的脖子,颤抖的双手竟扳不开他的手臂,随即脸颊**辣地被打了两个耳光。 “呜……呜……呜……不要打我”莫名的无力感与屈辱感让范冰冰忍不住啜泣。

    齐欢看了虽然于心不忍,但为了调教她不得不狠下心来,不然将来苦的是自己,狠心道:“范冰冰,你叫的那么大声,是希望外面的人也一起来玩弄你吗?”

    范冰冰苦苦哀求道:“不……不要……求求你!”

    齐欢冷酷无情道:“那你就自己把裙子和内裤脱掉吧?”

    范冰冰泪流满面的哭喊道:“我办不到……我办不到!”

    说完竟挣扎地半跪起来,激烈地扭动弯曲的美体让雪白的屁股露了出来。齐欢气的狠毒地责打她的屁股,从小到大都没被如此体罚过的范冰冰呜咽一声,再次哀求道:“不要打了,我听话就是了!”

    范冰冰觉得既然都被他两次操了,不如就顺着他的要求做吧!齐欢就兴奋地看着范冰冰为自己表演脱衣秀,解下紧身腰带与超短迷你裙后就只剩下破烂的小内裤,范冰冰竟迟疑地不愿拉下,若隐若现的禁宫之地逗得齐欢浑身发热,吞了吞口水,饥渴地拍打着她催促着,最后齐欢解开**上的绳,范冰冰终于一丝不挂地呈现在齐欢眼前。

    齐欢继续命令道:“乖乖地躺下吧!”

    害怕被处罚的恐惧感终于胜过羞耻心让范冰冰屈服地听从齐欢的指挥,先平躺在栗子被上,由于衣橱不够大,头只好抬高枕在壁上,看着自己的身体战战兢兢地摆出羞耻的姿势。范冰冰傲人的身材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魅力,最难得的是弯曲张开的双脚让油黑的三角地带展露出鲜红湿润的美妙之处。

    虽然这个身体刚刚才用暴力侵犯过,不过再一次看见她完全地脱光衣服,而且还摆出淫荡的姿态,小弟弟不由地再度挺直了起来,齐欢忍不住一股脑儿地坐在范冰冰的腰身上。顿时范冰冰原本紧闭双眼咬紧牙根忍耐着,可惜两人的重量都压在栗子被上,再加上齐欢竟两手握住**向内挤压,火热的钢条竟从中穿透,口中不得不渲泄**的压迫。

    齐欢兴奋的高喊道:“范冰冰,想叫就大声叫吧!不然我会越来越用力喔!“果然,范冰冰终于忍不住畅快的呻吟起来,那感觉仿佛要升天一般。为了让范冰冰失去自尊心,齐欢又命令道:“把眼睛张开。”

    范冰冰已经从柔软的**上感受到那蠕动的东西越涨越大,而且越来越硬,但不得不微微地睁开双眼,含羞地看着胸前突然刺出油亮的尖端,不禁大惊失声:“啊!……“齐欢硬直的就在眼前,范冰冰看了不禁畏惧三分,不光是大而已,而且硬直的粗干竟可以穿过硕大的**,透着紫红色,原来贯穿自己体内的东西,竟是这般巨大。看着范冰冰害羞地红着脸,目光还流露出崇拜的眼神,齐欢就放心地转过头,近距离地欣赏分开的双腿,湿润的之处正闭合着,不像一位圣女应有的模样,齐欢用挑逗的口吻说:“你的那儿正一张一合的呢!是不是很想要了?”

    范冰冰支支吾吾道:“你不要胡说,不是这样的。”

    齐欢嘿嘿一笑:“还这么不诚实。”

    说完就命令范冰冰用自己的双手夹紧**,然后齐欢就可以伸手不停的抚摸柔软的耻丘,接着手指压向敏感地带然后缓缓进入桃花洞内。范冰冰颤抖地扭动着屁股,并用力地挤压齐欢的,齐欢也忍不住喔了一声,心里想着她不知道是真的屈服没有?还是只想让自己泄了,免得再被自己干一次,还是先试她一试。

    于是齐欢抽出,半跪着开始抽打范冰冰娇艳欲滴的脸庞,她竟顺服地承受着,看来自己原先的猜测没错,范冰冰真的是被虐待狂,这次真的发达了,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替自己脱难:“范冰冰,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会保护你不被其它人欺负,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现在想要什么,不然外面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想要享用你呢?”

    范冰冰现在不得不屈服在齐欢的奸威下,只好细声地说:“我现在只想和你**。”

    齐欢竟然顽皮的装起糊涂来:“和谁**呀?”

    范冰冰吞吞吐吐道:“和你。”

    齐欢哈哈大笑:“很好,只要你以后乖乖的听话,我就会保护你,也不会把我们之间的好事告诉其它人,待会我在你耳边说的话,你要大声地覆讼三次,知道了吗?“范冰冰竟情不自禁的点点头:“知道了。”

    接着范冰冰就像被洗脑似地大声朗诵齐欢交待的淫言秽语:“我是淫荡的女人,最喜欢被齐欢**……’齐欢嘻嘻笑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待会要好好地看喔!齐欢就跪下来把范冰冰双腿扛在肩上,然后整个身体向前压,让她的屁股抬高,这样就可以让她清楚地看见自己跟齐欢**,而齐欢也可以用这种最深入的方式慢慢地调教她。

    范冰冰只能红着眼看着齐欢粗大的慢慢地伸入自己的中,由于是第二次接受,这次不再有可怕的撕裂感,但沉重的压迫感仍使窄小的壁肉慢慢地扩大,眼睛居然感受到那种热度开始喷出火焰,脑海也开始形成一片空白,激烈的压迫和强烈的快感混在一起,使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当两人的紧凑地交媾后齐欢就停在那儿休息,而前端部分一跳一跳地,范冰冰已经没有力量再说话,只能发出喘息声……范冰冰开始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在这样的怀疑中发出沉闷的呼声,扭动流出香汗的**,这时候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有让**随着快感的洪流流动,并被迫渐渐地开发出身体淫荡的本性。

    看到范冰冰沈醉的反应,齐欢感到有点惊讶,没想到高傲的范冰冰这么快就被自己征服了,于是齐欢开始活塞运动。范冰冰开始摇头并发出沉闷的哼音,那种表情已完全失去女明星该有的气质。接着齐欢准备变化成另一种罕见的大胆屈曲体位法─吊脚法,于是齐欢开始猛烈**,并慢慢地将身体往上升,仅仅是如此就已经让范冰冰发出娇媚的叫声……

    此时,齐欢可以清楚地看见范冰冰的美妙的圣地,藉由视觉带来莫名的兴奋,而范冰冰也因为被齐欢凝视着整个过程而感到羞怯,因而引发强烈的兴奋感。齐欢见时机到了,就将范冰冰的脚移到同一边,此时齐欢呈九十度横向插入,更能感受到插入的深度,范冰冰处在如此异常的**中,竟更强劲地收缩着瘙痒深处。

    齐欢在高兴的同时,不经想起原本那样高高在上的范冰冰原来也会变成这么淫荡,使齐欢更想探勘她的身体。于是齐欢更进一步再度向前压,把范冰冰整个屁股抬起,只留一半的背在栗子被上支撑彼此的身体重量。范冰冰忘情的扭动活着屁股,仅有的教师尊严使得范冰冰不得不哀求,齐欢看到范冰冰这种情形,露出得意的笑容,而他更是得寸进尺,用力拥吻,用力搂抱,用力挤压……

    他鼻中所嗅到的,是馥郁芬芳的少女体香,口中尝到的是甘甜如蜜的玉津龙涎,眼中所见到的是明眸皓齿,羞不自胜的多情眼光。范冰冰那丰腴滑软的**,散发著令人无可抗拒的温暖,不辨来自发际还是身体的麝香,薰得人意乱如麻,回肠荡气……

    齐欢立刻变得强硬起来,又炽热又滚烫,化做极高温的欲火,顷刻间就已将他从温柔多情,变成狂野粗暴!齐欢已忘情地破关而入,攻城掠地了。范冰冰是个坚强的女性,但是愈是坚强的女性,一日却被这个强壮勇猛的男人征服,她就再也坚强不起来啦!

    她已被齐欢的巨物刺入,她能吼、能叫、能骂,但是她却不由自主地忍住不叫出声来,她任由他粗暴地将自己戮破,割裂,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驰骋!那种剧烈疯狂的驰骋所造成的摩擦,立刻就抽紧了她全身十八万三千根神经!她羞愧中带有恼怒,反抗中带有痛楚,惊惧中带有慌乱……

    但是她却清楚地体会到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的进入与退出,每一个刺激与反应……她惊奇於人体的奥妙,惊异著灵与欲之间的微妙结合。她很快就被齐欢带上了**的高峰;被他无数次的强力冲击之後,她由开始的慌乱,到盲目的得到快感,渐渐地竟能体会到自己敏锐之处,快感之点!

    她不再退缩闪避,她可以利用他的冲击,以自己的敏锐之处去迎接快乐,造成更高的享受!齐欢正在贪婪地享受着她那圣女般的**,嘴巴又吸、又吮,双手又捏、又揉,下面更是挥戈挺进,勇往直前。可怜的范冰冰,就被他这样毫不怜惜地扫庭犁穴,直捣黄龙!

    又是一阵紧锣密鼓的狂风暴雨,连续不断的摧残蹂躏之後,当范冰冰快要爬上顶点时,齐欢就故意使结合的深度变浅,动作也缓慢下来,这样暂时使她的**感降低,然后又逼使她上升,还差一点时又恢复原状,就这样不停的重覆使用着。

    最后范冰冰弓起**猛向后仰,由于头靠在衣橱上竟撑起身子紧紧地抱着齐欢,她最后的防线正一点一点的溃散,迷迷糊糊中居然张开了小嘴,主动的伸出舌头去亲吻齐欢,同时小蛮腰更主动地摆动着,她被齐欢如此多样多重的刺激,克制不住的快感一阵一阵袭来,如狂风暴雨,淹没了她的理智,让她身心彻底的投降了,终于接下去说出难以启齿的话:“啊……让我泄了吧”其实齐欢也只是在勉强支持,听到范冰冰再度投降,齐欢开始做最后的冲刺,下半身用力猛烈**。范冰冰的屁股猛烈扭动,脸上露出恍忽的表情,花芯紧紧的夹住它,她终于再也忍不住的长叫哀呜,浑身抽搐中,彻底崩溃了……范冰冰颤抖着,莫以名状的酸麻中,大量的蜜液狂泻而下,而齐欢好像受到魔力的驱使,趁势做最深最深的插入,死死地抵在她的门口,尽情地大口大口吸吮着那甜美的蜜汁。

    两人的身体相互地痉挛着,一起飘浮在虚无的世界里,范冰冰的身体继续地配合齐欢的抖动努力地扭着,**一次又一次。**一波又一波地将两人推向**的国度,两个人好像沉睡中的恋人。突然范冰冰僵直的身体软化好像要摔下去的样子,齐欢急忙抱住她的身躯,移动自己的身体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接着打开衣橱的门将她搀扶到更衣室的沙发上。

    第320章 情趣 四

    范冰冰全身泛红还喘息着沈浸在极乐境界的余韵当中,齐欢看时间已经不早,就回到衣柜整理一下,并穿回衣服,没想到范冰冰身上的泛着的红潮仍未消退。齐欢就拿出绳将绳子绕在她的腰际上,好像在系腰带,范冰冰知道齐欢一定不怀好意,但全身乏力,就顺从地配合着它抬殿,让绳子从自己的美殿中间押了过去,齐欢还坏心眼地在小嘴上打了个绳结,让结陷入肉里,温柔的说:“范冰冰,站起来吧!”

    接着,绳子绕到胸部,分别在玉峰的上面及下面又各绕了一圈,最后绳子从背后回到腰际被拉紧后固定打了个结,一切搞定后咬住范冰冰的耳根道:“范冰冰,你以到这里来,不准再穿内裤,懂了吗?”

    范冰冰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我了解!那我现在要穿什么?”

    齐欢嬉皮笑脸的说:“我已经替你穿上贴身衣物了呀!”

    范冰冰支支吾吾问道:“那我的衣服呢?”

    齐欢就从衣柜里拿出范冰冰的衣服丢给了范冰冰,范冰冰穿上后又恢复高贵典雅的模样,接着低着头跟随他的脚步走回排练场。

    美丽的女明星范冰冰被齐欢干过后敏感的身体仍得不到休息,原本范冰冰只是穿着紧迫的贴身衣物来压抑自已突出的美体,现在齐欢竟然用绳子紧紧地束缚住丰满的玉峰与小嘴,高挺的随着自己的动作不断地摩擦着衣服,仍红肿的小嘴含着绳结,不管坐着或走路都传来阵阵地快感,原本被压抑的身体一下子被解放开来,已完全不听从意志的指挥。

    范冰冰好想叫出来,但现在还在排练场,范冰冰内心挣扎的同时性感的丰殿忍不住扭了几下,绳结扯住小嘴传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直到汗都弄湿了身体,就这样不知经过了多久,终于挨到了排练结束。

    好不容易回到了宾馆,但敏感的皮肤却己经发烫,体内的深处也好像快被融化了一般,一种难以言谕的感觉冲击着内心,原本还有一点理性的范冰冰,在脱掉衣服解开束缚的同时,感受到玉峰及传来绳子压痕的灼热感,体内涌出一股令人闷不住的**,手指忍不住从胸部、肩部、腋下,一寸寸地抚摸到了下腹部,而成熟丰满的腰也开始晃动,残存的理性在摇晃中丧失,从脚到头连披散的头发都发狂地摇了起来,终于可以大声地叫出来,但她已被快美的感觉所淹没。

    隔天一大早范冰冰收到一封信,原来是齐欢要在排练结束后检查自己是否有遵守约定不穿贴身衣物,此时成熟的美体下半身完全无遮蔽,只靠丝绸的窄裙包裹着,这种暴露的刺激让她奇妙地感到羞耻,但却因而感到兴奋。一天下来范冰冰的报心情已逐渐平复,但随着排练结束,范冰冰因紧张而开始兴奋了起来。

    等齐欢走进排练场时只剩下范冰冰一个人而以,但她仍慌张地站起身来察看排练场内的状况,齐欢若无其事地走到范冰冰身后,先卷起她的窄裙,检查是否真的没穿贴身衣物。

    范冰冰并没有抗拒,任由窄裙被他卷到腰际,这是由于在她们的身后还有一扇屏风挡着,外面的人走进来一时还不会看见自己的下半身,只要同时拉下裙子就没什么曝光的危险。齐欢看范冰冰没有反抗就膝盖顶入她的胯下,把她的双腿分开。

    “呀~你要干什么?”

    范冰冰害怕地问齐欢,因为双脚被撞开的同时,下腹部传来金属的冰凉,低头一看竟是被一只小刀押住。齐欢嬉皮笑脸道:“范冰冰,乖乖地不能动喔!不然重要的部位受了伤,我可不管。”

    “你不要乱来,我不动就是了。”

    范冰冰一方面害怕齐欢乱来,一方面又不知道齐欢下一步要干什么,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激越了起来。

    接着齐欢在嫩草般的平原上涂着白色的乳膏,随着他揉搓的动作渐渐冒出泡沬。 “哎呀!”

    范冰冰忍不住轻哼出来。齐欢嘿嘿一笑:“范冰冰,很爽吧!等回你就要上演白虎秀了。”

    范冰冰一个劲的摇头:“不要这样!求求你,千万不能这样……”

    齐欢冷哼一声:“少啰嗦。”

    范冰冰红着脸抬起了头,身体连动都不敢动,继续紧张地看着外面是否有人闯入。就在这时候,冰冷的刀锋划过敏锐的。 “啊~”残酷地搔刮让范冰冰闷哼一声并挺直双退。刮胡刀冰凉的感觉及可怕的剃毛声音让范冰冰的精神与**极度紧张,肌肉不由地紧紧绷住,虽然齐欢很小心地滑动刮胡刀,但刀刃一移到那儿,那个部位上的肌肉仍不住地拉紧,滑过后掉落的羽毛更可有种耻感,那儿的肉随着颤抖不已,刀锋粗糙的前进带来阵阵颤栗的快感。

    齐欢看着美丽的肉丘逐渐露出粉红色的一条细缝,刮完之后齐欢用手指抚摸像幼女般光滑的小山丘,强烈的快感让范冰冰再也忍不住从鼻子中哼了出来。美妙地带失去了掩饰的羽毛清楚地闭合着,展露出妖艳的溪沟,接着吐出潺潺的花蜜,齐欢看了忍不住从裤中掏出早已硬挺的家伙,一手抱住范冰冰的腰,一手用刀子押住雪白的屁股,然后故意在光滑的耻丘上摩擦,这样的感觉使两个人都急迫的呼吸。

    齐欢的家伙被不断溢出的蜜液沾得油亮,但摩了一阵子,范冰冰就是不愿意蹲下来。范冰冰扭动着屁股,红着脸说:“啊~这里是排练,不要在这儿做这种事,会被发现的。”

    “真得不可以吗?”

    齐欢继续挑逗着她。范冰冰艰难的点了点头:“不可以……”

    齐欢微笑的说:“我不强迫你,到时候就不要是你主动求我。”

    齐欢当然是老实不客气地就贴向她的背部,范冰冰跟本无从防备,虽然都是故技重施,但仍然相当有效。范冰冰的身体被齐欢压的微向前倾,只能死命地扶着椅子维持平衡,范冰冰突然查觉一只淫邪的手正隔着薄弱的套裙在自己圆融的屁股上肆意抚摸,接着魔爪开始得寸进尺地伸入丝薄的短裙内,顺着细滑的丝袜向大腿根逼近,最后抵达三角地带。

    齐欢掂起脚尖凑到她耳根说:“很好,不过你这样子太危险了,如果遇到痴汉,那就遭了,想不想穿内裤呀?”

    范冰冰又害羞地点点头,接着齐欢居然真得好心地为自己穿上内裤,只觉得像皮革的东西缠绕在腰上,另一条皮革从胯下穿过,好像是丁字裤,范冰冰不疑有他,张开大腿配合着,怎知齐欢还是不安好心,一根棒棒居然随着另一条皮革插入了胯下,等发觉时已经太晚,齐欢拉着皮革假**就跟着没入自己的体内,接着竟是一声金属扣的声响,两条皮革就像丁字裤一样穿在丰满的臀上,看来不知道又是什么淫秽的机关。

    虽然如此,但齐欢就只能放肆地揉捏自己的屁股,没法儿更进一步的搔扰,好不容易和齐欢一起回到了宾馆里,范冰冰赶紧躲进卫生间,结果竟解不开这件内裤,上面有个钥匙孔,难道是贞操带,刚刚还不觉得怎么样,但是一开始走路的话,体内的假**就开始冲击自己的下腹部,随着自己的步伐不断地夹紧蠕动,体内的官能不断被开发。

    好不容易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怎知一坐下来贞操带立即陷入嫩肉里,摩擦着还在长毛的耻丘。 “喔~快不不行了!”

    范冰冰心里大喊救命,之前的毛被齐欢剃光,现在长毛时有强烈的搔痒感,一摩擦,手指忍不住伸进套裙内搔痒,可惜拉不开皮革,宛如隔靴搔痒一般,越抠贞操带越是深深陷入,不但没搔到痒反而让底部的凸起卡在敏感地带上。

    没想到齐欢这么阴险,穿上这可怕的内裤之后就止不了痒,而且还刺激着自己的**,越是知道没办法抠抠时,内心就越焦虑,心里的**因无处渲泻而越堆越高。范冰冰红着脸慢慢地站了起来,随着体内的热度越来越高,范冰冰紧张的差点叫了出来…

    范冰冰觉得自己好像被全世界的男人视奸一样,开始害怕地坐下试图挡住自己颤抖的**,但一坐下贞操带又带来阵阵的搔痒,这时的棒棒竟然开始振动,而且还发出翁翁的振动声,范冰冰吓的赶紧夹紧双腿,并用力地收缩屁股上的肌肉夹住振动器,才使意外的声响压住。

    稍稍控制住,范冰冰看着齐欢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只能咬着牙继续忍耐的搔痒与冲击,看来被齐欢装了遥控的电动假**,现在还不能跟坏小子齐欢求饶,只是小丘上的搔痒感不由地想扭动屁股,但只要一放松振动**就会强烈晃动发出可怕声响,夹紧时振波就在**内扩散开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持多久。

    坏小子齐欢好像要破坏自己的防线,假**的振动频率居然越来越快,振波也越来越强,强烈的快美感从下腹部传向全身,但肉芽被钳住只能发出阵阵的搔痒感,咬着牙的范冰冰默默地接受冲击,过不了多久,并儱的膝盖也开始微微颤动,全身泛红地留出香汗。

    时间一分一秒地折磨着范冰冰,**因为强烈的波动而逐渐溶化,精神也逐渐受不了**的冲击而散乱,她开始痴呆地望着齐欢,不再有任何的坚持,只能随着欲火而燃烧着自己的身体,无止境的欲火让范冰冰的身体已达到极限,再怎么也忍不住,丰满的屁股包裹着淫荡的器具,**的搔痒没有停止过,秘穴早已伴随着流出甜蜜的花蜜,终于不得不低头跟范冰冰求饶。

    卧室里充满**的气味,范冰冰痴痴地站在那里撩起套裙哀求齐欢脱下自己的裤子,高举的丰臀让贞操带陷入,不断从那儿传来强烈的搔痒感,并流出大量的蜜液,从大腿流了下去。齐欢仍捉弄范冰冰地先解开上衣的钮扣,让**弹出并用手指揉搓稚蕾般的,范冰冰早已欲火焚身,哪里受得了齐欢的挑逗,只有连声哀求:“啊~不再折磨我了!”

    齐欢将口靠到范冰冰的耳边:“那你想怎样?”

    范冰冰呻吟着含情脉脉道:“请你快一点,快点满足我吧!”

    看范冰冰已经完全放弃自尊,齐欢就取下禁宫之地上的贞操带,范冰冰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心里感到轻松了许多,就放松地趴在桌在抬起高翘地屁股,由眼角的余光好像齐欢在靠近,最后居然扑向自己,范冰冰吓了一大跳,因为这时才发现自己正像小狗一样趴着,而齐欢就顺势压在自己的背上,这时范冰冰吓得奋力挣扎,但一切都是徒劳。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范冰冰露出茫然的眼神,因为自己正张大双腿翘起丰臀,而唯一的保护就只有丝薄的套裙,可惜套裙被大腿撑开,狗爬的姿势自然地将裙子的后端往上拉,再加上平贴在凹凸有致的屁股上,套裙更显得短小,现在又没穿内裤,曝露的正微微地颤抖。

    看着高傲的范冰冰张开双腿,摆出屈辱的狗趴姿势,真令人感到兴奋,当齐欢像狗狗一样用双肘伏在范冰冰背上时,手掌用力地握住她的肩膀,齐欢的上半身就牢牢地压在范冰冰背上。

    范冰冰原本还存有一丝侥幸的心理,但随着齐欢将下身压下,一根杀气腾腾的钢条竟开始在无毛的耻丘上乱顶一通,范冰冰感觉出齐欢的不堪之物的尖端终于成功地刺进去了,开始沿着往中心划去。

    范冰冰原本想大叫的,但却只发出模糊的空洞声,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但如果被齐欢插入这根可怕的东西,后果真是不敢想像,自己的身体将完全被糟蹋,再也不能被任何男人所接受,比起当初被坏小子齐欢破处时的恐惧,现在感觉呼吸就要停止。

    范冰冰剧烈地扭动着屁股做最后的挣扎,但齐欢的不堪之物就在最敏感之处撕磨着早己红肿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