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45.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42 部分阅读

第 14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陌旆ǎ凑虑橐丫搅苏庖徊剑6恼獗沧右欢ㄒ煤冒禄哿铡?br />

    陈慧琳早已把心中的怒气丢得一干二净,心里只有齐欢,她顺着齐欢的手一步步往下摸。只觉得入手滚烫,手中好像一根炽热的钢条在燃烧,一股令人心慌意乱的电流立刻传过了她的全身!她吓得抽回身来,但是齐欢正握住了她的手,用力压在那里,那电流就令她心悸,令她心慌意乱,令她全身酸软得连抽手逃走都忘了……

    陈慧琳也来不及逃了,他已经被齐欢揽住脖子,拉得低下头来,而且找到了她的香唇,吻了上去!这一吻就令得她神智昏迷,意识不清起来,而他的那只又魔力的手开始游遍她的全身,令得她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了……

    陈慧琳下意识地知道自己这样与他的亲昵行为是不好的,而且她仍能意识到,另外一个房间还睡得有另一个人的,她挣扎著说出一句:“不要……”

    齐欢已贴在她耳畔轻轻低语道:“放松,我会好好爱你的”霎时之间,齐欢只觉浑身火热,一动也不动地望着陈慧琳,目光所及,看得一寸肌肤,心上便重重跳了一下。

    陈慧琳见他这样看着自己,心里越发害羞,垂下了头,轻声道:“齐……齐欢……”

    齐欢身子一震,慌忙道:“什么?”

    现在的她,脸上的肤色已是红彤彤嫩油油,娇润如婴,细瞧去宛如一颗新剥的南丹荔枝,昭映着痛苦洗礼后的瑰丽,无限娇美。

    齐欢当场看呆了,紧紧搂住陈慧琳,陈慧琳脸上一片羞涩,巧笑嫣然,静静凝望着他。当此情境,齐欢只觉像是抱着个糖人儿,甜蜜融融,情意绵绵,捧起陈慧琳脸蛋,轻轻吻了一下。虽只是稍稍碰了一下,陈慧琳已是满脸通红,胸口起伏,眼中尽是腼腆之态,羞红着脸道:“我们……我们……现在呢?”

    齐欢怦然心动,明知故问说:“什……什么?”

    陈慧琳嘴唇微动,想说些什么,却又羞於启齿,好一阵才道:“你……你要不要……我?”

    齐欢身子一震,看着陈慧琳双眼,轻声道:“陈慧琳,你要考虑清楚,你,你原谅我了么。”

    陈慧琳一阵心悸,柔声道:“你别担心我,你啊……你将来不会把我抛弃了吧?不然我就把你跟徐若瑄的事都告诉妈妈”齐欢连忙摇头道:“当然不会了!”

    陈慧琳娇羞不已,轻声道:“那……那……那我就交给你了。”

    齐欢早已按耐不住身子一倾,将陈慧琳靠在墙上,深深一吻。这一次却是吻得缠绵无已,陈慧琳如受电掣,喉间发出轻微的唔嗯声音,身子酥软无力,本来是背靠着墙壁站着,此时两退无力,渐渐向下滑落,终於坐在地上,四唇分开,两人心中**大动,拥在一起。

    齐欢轻轻解开陈慧琳白色制服上的衣扣,卸下她的衣服,粉红蕾丝胸衣掩着她胸前**,极是漂亮。陈慧琳看着齐欢**的胸膛,羞得不说一句话,跟平日神态大异,任凭齐欢动手。齐欢看得脑中微感昏眩,深深呼吸几下,柔声道:“陈慧琳,你的身子真的很美。”

    陈慧琳嫣然一笑,轻声道:“你喜欢吗?”

    齐欢道:“看得我都有点晕了,我……只怕我不敢碰。”

    陈慧琳忍不住笑了出来,轻轻将身子往前靠去,低声道:“鬼才信你……你……你要怎样都可以啊。”

    齐欢不中的为什么仍有些难以下手,心道:“陈慧琳这么美的身体,我如果任意胡来,一不小心把她弄伤弄痛了,岂不是万死莫赎?”

    只有轻轻脱去她的衣服,并不太碰着肌肤。

    陈慧琳一身**,却见齐欢一直只看着自己,像在观赏一件精致的宝贝似地,心中反而羞得不得了,红着脸道:“你……你要看多久嘛?”

    齐欢也有点不好意思,把他心里的话说了。陈慧琳又觉好笑,又觉心里甜丝丝地,娇笑着道:“你尽管喜欢我啊,可是不用把我宠成这样嘛。你……你不动我,我可要来碰你了喔,你一件衣服也没脱呢。”

    齐欢不禁一笑,当即让陈慧琳背坐在怀里,轻轻揉着她的玉峰。手里是一片柔软,说不出的受用,陈慧琳更是芳心如醉,发出几下娇柔的喘声。齐欢渐渐放开胆子,指上多用了少许力。陈慧琳轻轻咬着下唇,却不时松开,发出难耐的娇啼。

    就在此时,陈慧琳登觉下身被一物顶住,低头一看,自己正背着坐在齐欢怀中,齐欢的下身自然昂向她的股间。由於齐欢下面还穿着裤子,陈慧琳受到摩擦,对那敏感的花办实在是万难承受的挑逗。她忍受不了,喘息道:“不行……嗯……啊啊……不要……快脱掉啦……我……我……”

    齐欢哪里知道陈慧琳是受不了,她这一番喘叫,简直是直接催情,满是荡意,齐欢听得心弦大乱,轻轻放开陈慧琳,要将裤子解开。陈慧琳转过身来,正好看到齐欢刚退下一点裤子,心头一跳,低声道:“等一下……先别脱掉。”

    齐欢一怔,道:“怎么了?”

    陈慧琳跪着低下头来,将齐欢的裤子拉下了一些,赫然现出一柱擎天的样子来。陈慧琳满脸通红,将之轻轻握住,喃喃道:“好奇怪哦,该怎么惩罚呢?”

    齐欢尴尬的笑了笑说:“让你看个够,你齐哥够大方吧,怎么还要惩罚我啊!”

    陈慧琳嘻嘻一笑,道:“你别担嘛,不是罚你,这次……这次……”

    齐欢接道:“这回换我罚你。”

    陈慧琳眨了下眼,笑道:“我有什么好罚的?”

    齐欢沉思片刻,笑道:“罚你生得太好,害我不敢太放肆。”

    陈慧琳羞红了脸,轻笑道:“我看你对谁都一样吧?”

    说笑之际,陈慧琳仍是又揉又捏,齐欢热血狂聚下身,堪堪便要放了出来。

    陈慧琳对此倒是经验甚丰,时圈时套,玉指挑动,香掌轻摩,齐欢眼里正能看着陈慧琳的背脊和屁股微微摆动,股间又是温润柔暖,上下两番刺激,当真是香艳之极。陈慧琳只觉手中火烫一般,轻声笑道:“喂,你这个要怎么办啊?”

    齐欢一愕,道:“什么?”

    陈慧琳脸上又是一红,笑道:“那个……就是这个啦!”

    齐欢一听,这才恍然大悟:“你说的是这个啊!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咯。”

    陈慧琳笑道:“那个我不管,你……你现在要怎样啊?”

    齐欢叹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来个全面按摩吧。”

    这话一说出来,两人都是脸上发热。陈慧琳低声道:“你还说我,你不也在乱说!”

    齐欢笑道:“那不是你害的吗?”

    陈慧琳羞红了脸,娇声道:“你……你要怎么全面按摩,说来听听啊。”

    齐欢本是调笑,这时倒也说不上来,只得抓抓头。陈慧琳望望那根杀气腾腾的威武将军,强压羞意,忽然扑在齐欢怀里,轻声道:“别管那些啦,你……你想能怎么样,就尽量做吧,我都不怕!”

    齐欢听她说得如此,不禁情动,将她抱得上来一些,玉峰正好贴着他胸膛,下身正好对上,互相摩擦。陈慧琳最蜜柑的地方陡然接触到一根灼热之物,周身剧颤,兴奋得难以言谕,又觉羞耻不已,若说不怕,却连她自己也不信。齐欢不敢贸然强来,伸手轻抚陈慧琳股间,柔到了极处,只羞得陈慧琳无地自容,低头一看,早是一片潮湿,沿着大退内侧不断流下。

    抚摸未久,陈慧琳团已承受不住,紧紧抱着齐欢,一双玉手往他衣襟内伸去,口中不停哀鸣:“不要了……啊啊……拜……托……够了……啦……啊……”

    齐欢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向下一看,陈慧琳两条美退叉开两边,中间泛着桃红,不断泌出**来。

    “啊呵……啊……嗯……哈啊……”

    还没有交合,陈慧琳却已经刺激得几乎晕过去,齐欢也不禁有些担心,甚为怜惜地道:“陈慧琳,我是不是太过火了?”

    陈慧琳勉力睁开双眼,喘着说道:“我啊……我……没关……系……嗯……”

    却见她香肩上下起伏,两个玲珑可爱的玉峰因不支弯腰而晃来晃去,好似已经经过一场猛烈的床上大战一般。齐欢心中歉然,道:“陈慧琳,今天就这样吧,你该休息一下。”

    陈慧琳眼眶微有湿润之意,脸颊泛红,轻声说道:“我真的没关系,那个……裤子……你来脱好吗?”

    齐欢看到陈慧琳上身**,已经是血脉贲张,脑中混混沌沌,听得陈慧琳口出此言,更是心弦摇荡,连忙强自定神,深深呼吸几下,双手搭在她腰际上,如临大敌,谨慎地缓缓拉下。

    陈慧琳口中呼出一口轻喘,羞得阖上双眼,不敢观望,只感受到齐欢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她的裤子,停顿一阵,又去脱她的透明三角内裤。陈慧琳“嗯”地轻轻出声,眉梢一颤,心中又慌又羞,又是紧张,仍然不敢睁开眼来,心里只想:“他……他脱掉了……我的身体……全部都给他看到了……”

    齐欢却也是闭着眼睛,一边把内裤往下脱去,生怕自己边脱边看,立时便会把持不住。直至内裤顺着两条白皙如玉的退上卸下,齐欢心中也已越跳越快,用力呼了口气,缓缓开眼。一睁开眼睛,齐欢忍不住低声惊叹,一颗心仿佛便要蹦了出来,喃喃地道:“陈慧琳……陈慧琳……你……你好美,真的好美!”

    一丝不挂的陈慧琳,柔美的体态没有任何掩饰。听到了齐欢的声音,陈慧琳也已睁开了眼,含情脉脉地望着齐欢,脸上的羞意似乎渲染了一身,雪一般的肌肤被娇艳的桃红色衬托,美丽得让人晕眩。似乎被齐欢的目光所刺激,陈慧琳胸前的两点小巧花蕊娇羞地随着心跳颤抖,下身的秘境之中,也泌出了些许清澈的露水。

    此时的陈慧琳,全身上下都是绮丽的景色,那羞怯而深情的脸庞,虽然没有启唇言语,却是无声胜有声。这时的齐欢,所看到的已不只是绝美的**,而是陈慧琳对他最深挚的情意。一时之间,他几乎没有办法呼吸,什么也思考不了,只想带给陈慧琳最高的幸福,一伸手,捧着陈慧琳的脸:“我爱你。”

    陈慧琳一听,羞得玉颊似火,偏又给他这么一摸,忍不住一声呻吟,其音娇美之中,带着几分刚刚醒觉的矜持,却又隐藏不住强烈的快感,只比先前的声息有过之而无不及,刚好给齐欢的言语下了个注脚。陈慧琳喘着气,梦呓般地说道:“齐哥……你……你怎么这样……取笑我……啦……啊、啊……”

    齐欢持续爱抚,陈慧琳星眸半睁,爱恋地看着齐欢,脸颊羞红,齐欢身体缓缓横卧,两人面对面横躺在床,互相齐欢让她仰躺在床,自己悬在她上方,低声道:“陈慧琳,我们……要开始了喔。”

    陈慧琳嘤咛一声,看见齐欢下身挺立,已是剑拔弩张,随时便能攻入自己身体,不禁心里紧张,轻轻说道:“我……我不会怕的……一定……”

    眼见陈慧琳神色虽像然极是坚决,但仍颇有羞意,齐欢示以一个安抚的微笑,两人再一次深深地交吻。齐欢腰身慢慢下沉,先端碰到那湿润的,尚未进入,陈慧琳已觉全身一烫,轻呼一声,蛾眉微蹙,脸上的神情复杂之极,略带哀怨地望着齐欢,轻轻唤了一声:“齐……”

    这一声呼唤飘入齐欢心坎,便如一圈圈涟漪荡了开来,声音醉人到了极处,又是满怀真情,齐欢听得一阵冲动,连声低呼:“陈慧琳……陪陪”腰下向前挺去,开始进入陈慧琳下身温柔乡。深处极紧,齐欢被困主了,宝贝受阻,甚难前进,只得稍稍加力。

    陈慧琳“啊”地叫了出来,娇躯猛地一下剧颤,蜜液被**逼得缓缓涌出。陈慧琳哀声呻吟,玉手攀着齐欢肩头,叫道:“齐哥……我……慢一点……啊……”

    此时齐欢只进入些许,听了陈慧琳呼唤,连忙暂停去势,先行退出,喘了口气,低声道:“陈慧琳,觉得……不好么?”

    陈慧琳连声娇喘,**剧烈波动,好不容易稍稍回神,才微弱地说道:“不……不是……我……我好高兴……真的……可以……可以和你……一起这样……”

    说着说着,眼眶中闪耀着点点泪光,脸上却沐浴在喜乐的神气中,只隐含了少许刺激过甚的疼痛。

    齐欢轻快地吻了一下她的樱唇,柔声道:“陈慧琳……我们永远会在一起的。”

    陈慧琳轻轻拭去眼角泪珠,露出恋慕的微笑,柔声道:“一定……”

    齐欢轻轻摸着她披散的长发,柔声道:“你别太逞强,这次……”

    陈慧琳不等他说完,抬起头来,两片樱唇封住了后话,一边磨蹭着齐欢的大**。

    齐欢见她如此,便去了这些担心,抱着她如柳柔腰,向自己送来,两人的下身渐渐结合。 “唔……嗯啊啊!”

    陈慧琳紧蹙月眉,露出痛楚的表情。齐欢说道:“很痛吗?”

    陈慧琳一时说不出话来,紧紧抱着齐欢,很勉强地摇了下头。齐欢小心翼翼地寸进,一点一点地推进。然而陈慧琳虽然柔韧,却着实颇为狭小,齐欢不易进入,至少仍觉舒服,陈慧琳却是当真痛不堪言,只是暗自忍住。

    忽然齐欢觉得难以再进,稍一用力,陈慧琳抵受不住,放声哀鸣:“啊!嗯呃……啊啊……啊……”

    齐欢见陈慧琳香汗直滴,脸上表情明明是痛楚无比,心中不忍,慢慢退了出来。陈慧琳压力骤松,急喘了几口气,呜咽道:“我……我真没用……对不起……”

    竟然要流下泪来。

    齐欢轻轻搂了搂陈慧琳,柔声道:“怎么会?别这么说,我们以后还可以试啊。”

    又吻了吻陈慧琳,道:“别哭别哭,哭了就不漂亮啦!”

    陈慧琳揉揉眼睛,轻笑道:“你好像在哄小孩子。”

    齐欢微微一笑,帮着陈慧琳穿好衣服。陈慧琳见齐欢下身仍然昂立着,说道:“等一下,你怎么办啊?”

    齐欢下身不得发泄,正有些疼痛,此时却也不说,只笑道:“没什么,过一会儿自然就好。”

    陈慧琳望着,忽然又去解齐欢裤带。齐欢微惊,道:“陈慧琳,你……”

    陈慧琳轻轻笑道:“这样你多不舒服啊?还是……我帮你一下比较好。”

    说着张开那樱桃小口,含弄起来。

    齐欢竭力忍耐,下身如是裹在一团水云之中,轻暖柔细,又惊觉一个软软的物事碰上顶尖,却是美人绛舌,正细细探究着,轻触微接,阵阵酥软窜入百骸,一时飘飘然不知所在,全凭他的大脑中的定力,突然下身一痛,失声而呼,却是陈慧琳存心作弄他,贝齿一拢,轻轻咬了一下。

    这一咬使力甚微,但其时**正是剑拔弩张之势,陈慧琳突然给它来这一下,齐欢立觉下身似炭火之热,也不知是否痛楚,脑海一片空白,彷佛身子直飞虚空,不禁叫出声来。陈慧琳听他呼叫,张口吐了出来,笑盈盈地道:“怎么样?”

    齐欢哭笑不得,真向抱着她在大战一场,陈慧琳玩性又起,食指往他底下轻轻一弹,咯吱咯吱的娇笑起来,由趁齐欢不注意,张开性感的樱桃小嘴,又开始含弄起来。

    齐欢早觉下身沸腾滚烫,被陈慧琳温香唇舌吞吐一番,心绪奋腾已达顶点,只是勉力强压。忽觉她口中吐息,一丝温气直向他顶端钻去。陈慧琳看男人的宝贝,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以前非常讨厌,现在好像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胡思乱想中忽然一道热流激射入喉,如江河决堤,立时盈满口中,吃了一惊,慌张起来,“嘤”的一声,吐了出来,却不料齐欢忍得久了,这一下其势不止,喷将出来,淋到了陈慧琳两只握着的手上。

    陈慧琳出其不意,跳了开去,心里慌乱,只觉脸上发烫,看着手上白白浊浊的,口中有些黏稠,方才一惊,把齐欢射出之物吞下了七七八八,按着喉间,一对清澈如水的眼睛眨了几下,似乎不知所措。齐欢下身骤失刺激,呼了口气,身子放松,登时觉得舒畅无比,忽然瞿然而惊,叫道:“啊呀!”

    陈慧琳正迷迷糊糊,被他吓了一跳,道:“什么?”

    齐欢咬牙切齿,像要叹气,又叹不出来。齐欢本来就已达忍耐边缘,再经陈慧琳温吞柔吐,只得片刻,一道精华直射在她口中。陈慧琳闭起双眼,将之一口喝了下去,却仍溢出了些,滴在她雪白的衣服上。

    第326章 两个女星一台戏 二

    陈慧琳羞得耳根也红了,低声道:“我……这样来代替,行不行啊?”

    齐欢看她唇边还带着些白白稠稠之物,不禁有些窘困,笑道:“这……这未免太委屈了。”

    陈慧琳心里一阵蹦蹦跳跳,说道:“以后我可不要这样啦,都是你占便宜嘛。”

    说着露出顽皮的笑容,道:“不过呢,如果你想要,我再来几次也可以。”

    齐欢吓了一跳,感情小妮子还上瘾了,连忙摇头苦笑道:“还是算了吧。”

    齐欢躺在沙发上,陈慧琳则叉着退软绵绵的趴扶在他的怀里,胸脯轻起轻落,浑身汗涔涔的,齐欢则通身是汗,却不觉得难受,而是五脉俱通的那种舒适感。工怪不得古人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呢,这其中滋味仙人怎么能体会呢。齐欢轻轻的抚弄着陈慧琳的头发,觉得她甚是可爱。她把头埋在齐欢的胸怀里,不时的抬头看他,很帖服的样子。

    刺激过后,他们都没有说话,昏暗的房间沉浸在寂静之中,只有我俩的心在砰砰的跳动 “齐哥,我喜欢你,我爱你”陈慧琳打破了沉静。齐欢抚摩着陈慧琳高高隆起的玉峰,微微一笑,“我喜欢这个”陈慧琳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了声“讨厌”就又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撒娇啊,喜欢。

    “啊?你太坏了吧。”

    那粉拳就在齐欢的胸脯上来了几下,却像棉花棒轻轻的拍打在胸脯上一样,觉得甚是舒服。齐欢微笑着看着她般的模样,又忍不住在她的胸脯上胡乱的抚摸着,她并没有推开或者打开齐欢的手,只是任凭狂蝶戏蕊,乱蜂偷香。陈慧琳的气息随着齐欢手的逡巡进取,逐渐粗重起来,慢慢的又第以呻吟声。看来不梅开二度都不成了,如箭在弦,不能不发啊。

    齐欢此时此刻已经是意乱情迷,便急不及待的拥着陈慧琳狂吻,陈慧琳不由倒在他怀内。陈慧琳此时被他吻住,自然是意乱情迷,春情早已萌动了,她清楚的感觉自己两条丰盈大退上有齐欢灼热的手在尽情抚弄着,她感到全身一阵阵的燥热,齐欢温柔的手一下下地抚摸她细嫩的肌肤,每一下柔捏都激起她一阵颤栗。

    齐欢也不客气,放肆地温柔的揉摸着,齐欢在她耳边说着她从未听过的甜言蜜语:“陈慧琳!你的真漂亮,”

    陈慧琳玉退上传来阵阵麻痒难耐的快感,使她毫不挣扎地任凭齐欢在她纯洁白嫩的身体上报爱抚着,颤栗的感觉开始大面积传来,齐欢的手开始向她的禁地进袭。

    陈慧琳既美丽又有着属于少女的清纯,现在的她虽然娇羞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眼中虽然有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然而温柔的抚摸在她丰盈的大退上,却又平躺着毫不抗拒,肌肤香汗微渗,可以感觉到陈慧琳在微微颤栗,这实在是一位难的美丽少女,不禁也是血脉贲张。

    齐欢心想,自己要好好疼惜这个怀中的美女,尽情的爱抚起陈慧琳那丰满而苗条的腰肢来,在那敏感的的细腰上揉摸着,抚上了少女洁白而富有弹性的小腹,轻轻抠摸起她的肚脐眼,突然温柔的手指滑进了她的禁宫之地,穿过了乌黑森林的边沿,在她的敏感之地狠劲的摸了一把,陈慧琳禁大叫了一声,只感到在那温热的一只滚烫的手顺着小腹滑过,一股激流从陈慧琳那已见湿润的娇嫩小嘴传遍她的全身,那美丽的身躯禁不住抖动了一下,绯红的脸庞泛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红晕,她感到自己那娇嫩的部位被一只手指大胆的触摸着,随后竟伸进了自己那微张的敏感之地中,在那里轻摸起来了。

    陈慧琳感到十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一股万分强烈的快感从那被爱抚的部位传来了,使少女娇嫩的身躯颤动着,恰似红玫瑰般诱人的红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然而少女的本能,却使陈慧琳伸手去欲推拒在她那最纯洁、最隐密的爱抚的齐欢,然而少女心中却明白,自己现在最需要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爱抚,她真希望那手指的抚摸能更加深入,甚至发育成熟的玉峰也渴望能得到同样舒服的爱抚。

    陈慧琳的推拒是无力的,然而齐欢的手却离开了燥热的敏感地带,陈慧琳突然感到一阵疼痛传来,她轻叫一声,陈慧琳奇怪的是自己并非是因为疼痛而大叫,而是快活的呻吟了一声,同时全身畅快的出了一身汗。陈慧琳睁开眼,看到齐欢火辣辣的双眼注视着她,同时自己的衣裙已被齐欢撩到了腰上,两条雪白丰盈的大退和那隐密而诱惑男人的神秘之处就毫不掩饰的暴露在齐欢那火辣的目光中,此时齐欢的眼神勾得她心驰神醉。

    齐欢的手在自己那粉红的亵裤内游着,齐欢此时脱光自己的衣物,突然发觉自己的那玩意变小了好多,软软的缩成一团,他才不管这些,而是用力地抚摸着陈慧琳的大退,一边在替她褪下白色的长袜,接着便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把陈慧琳紧紧搂在怀里,一只手在时而轻柔时而粗暴的玩弄着她的嫩乳。

    大胆的爱抚动作让陈慧琳感觉十分舒畅,不禁又发出一声淫浪的呻吟。齐欢开始热切的吻在陈慧琳火红的双颊及红唇上,同时将她的白袜完全褪去。陈慧琳感到十分羞涩,然而齐欢在她的红唇上仍放肆的热吻,一边伸进舌头在她口中搅动着,此时她已经是香汗微润,红霞满脸,处女诱人的一面展现无遗,她的双唇一开似乎要说什么,但齐欢的舌头却趁机溜了进去,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

    很快陈慧琳下身巳经完全裸露在齐欢的面前了,粉红色亵裤被剥到少女柔嫩的膝盖上,可那平时不被人所见的两条雪白丰盈的大退和覆盖着软软毛茸茸的少女地带,完全裸露在齐欢面前。齐欢的手从少女美丽的小退一点点抚摸着向上移动、揉捏着少女的肌肤,热唇在陈慧琳火热的唇上尽情的亲吻着、啃咬着,搂着少女的大手先剥开了陈慧琳的衣衫,抚摸着陈慧琳的丰腰,紧接着一把便抚上了陈慧琳那还未发育成熟的嫩乳,在那微微凸起的乳峰上使劲的抓抚着。

    陈慧琳身体里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她禁不住拼命地在齐欢**的怀里挣扎着,那丰盈的身子便诱人的扭动起来,光洁的臀部和齐欢那突然萎缩的宝贝触摸了起来。齐欢不禁抱紧了陈慧琳口中发出野兽般粗重的喘息声,一只手已经抚摸上了陈慧琳丰盈的大退,陈慧琳的两退紧夹着妞动身体,那手便一下子插进了她的两退之间,在那万分敏感、柔嫩的大退内侧加劲的抚摸着,一边动人的向上移动着,感觉陈慧琳的肌肤已经是微微湿润了,可是陈慧琳仍在抵抗着。

    齐欢索性在陈慧琳那嫩乳上面加力的揉抚着,动人的拨弄着处女勃起的**。陈慧琳呻吟了出来,齐欢又把陈慧琳湿润的大退内侧大把大把的抚摸着,一下下地移到了少女的大退内侧,挑逗性的抚摸起陈慧琳的大退沟来。陈慧琳的抵抗软了下来,陈慧琳只感觉那从玉峰和大退内侧传来的感觉像电流一样酥软着她的全身,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力量,两条嫩藕样的玉臂现在简直是在抚摸男人的胸脯。

    齐欢知道陈慧琳已经动情了,伸手抓住了陈慧琳的玉臂,让少女柔嫩的小手在自己胸脯上温柔的抚摸着,吻着陈慧琳美丽的眼睛说:“陈慧琳,我爱你!”

    可是那只早已迫不及待的手却十分粗鲁的抚上了陈慧琳的敏感地带,便在那湿润的禁地上使劲的抓抚起来,刺激得陈慧琳不禁、的淫叫起来,美丽的身体扭动如蛇。

    可是齐欢就是想看少女这幅柔弱无助的娇羞模样,一边把少女紧紧地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胸脯隔着那肚兜磨蹭着陈慧琳的嫩乳,一边抓住陈慧琳的温湿的小手按向了自己那又小又软的**,让陈慧琳在**上抚摸着,自己感觉那逃避式的抠抚,忍不住的快感阵阵传来,但他的宝贝始终都是那么小,而且丝毫硬不起来。

    齐欢感到非常奇怪,他皱着眉头,只有用手在陈慧琳的上使劲抓抚着,揪弄着陈慧琳的肌肤,拨弄她那娇嫩少女的花瓣。陈慧琳忍不住了,口中传来了声声吟叫:“啊……轻点,啊………弄我那了,我忍受不住了,啊……”

    陈慧琳如此的娇态凡是男人都会血脉喷张,那只手更在陈慧琳的敏感之地雪白丰盈的大退之问来回使劲地揉摸起来。

    陈慧琳突然感到一股控制不住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娇躯一阵痉孪,便感觉自己那两片柔嫩的花瓣张开了,一股液体排了出去,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传遍了全身。陈慧琳完全被齐欢酥熔了,玉臂自然的抱住了男性,把自已那丰盈的身体主动和齐欢抚着。

    齐欢一只手轻轻剥开了陈慧琳的衣衫,陈慧琳在发情的搂住齐欢,亲吻着他的肩膀和胸脯。齐欢另一只手这时轻轻抚摸起陈慧琳的敏感之处,把那溅流的**涂在她整个部位,又一边用大拇指摸弄着处女那最敏感的花心,一边把手从少女两条雪白丰盈的大退之间穿过去,热抚起来,又把手伸到她的臀部上大把大把的抓抚起她那竖盈柔软的臀部,手臂还不失时机的在爱抚着他的大退内侧和阴部,陈慧琳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

    齐欢一把便扯下了陈慧琳的性感胸衣,那丰盈美丽的身体便完全裸露在他眼前了,是那么的娇嫩美妙,特别是刚刚裸露出的两个娇嫩的玉峰,想微微凸起的小山,粉红的高高耸立着,肌肤润滑,像两个白嫩的馒头一样,在激动的起伏颤动着。

    往下看的是那苗条丰盈的腰肢,柔嫩的禁地那初欢的花瓣已见火红,两条绝美的玉退光洁白净,紧紧的夹着。陈慧琳那万分美丽的曲线引诱得齐欢万分冲动,一头便埋向了她那娇嫩的玉峰,在那白嫩的肌肤上贪婪的**着,使劲蹭动着,又不禁吻住陈慧琳的在尽情的吮吸着、啃咬着。

    陈慧琳便在他身下一会万分**的欢叫着,一会又忍不住大声呻吟着,口中吟道:“哥……轻点,喔哟!不要……”

    叫声引诱得齐欢喘息着,一下子把她压在了身下,两手使劲热抚起陈慧琳娇嫩的**来,嘴里继续在含咬着陈慧琳的已经勃起火红的,两手把个的玉峰又是抓抚,又是揉捏,陈慧琳在欢叫着。

    齐欢又用一手搂住陈慧琳的丰腰,在陈慧琳的后背抚摸起来,陈慧琳没想到,抚摸背后竟也是那样的性感,一头漂亮的黑发披散在报纸上,仰头动情的呻吟着,任凭他亲吻着她玉嫩的脖颈。齐欢这时也是意乱情迷,少女的纯洁和娇嫩令他**大发,但可惜的是自己不争气,下面怎么也硬不起来。

    陈慧琳那白嫩的玉体就在齐欢的身下蹭动着,齐欢一只手仍抓抚着陈慧琳那娇嫩的玉峰,在那嫩乳上尽情揉捏抚弄者,能疼惜这样一位十分清纯的少女真是一大幸事。陈慧琳的嫩乳却从未被这样尽情的玩抚过,只觉阵阵酥溶感觉烧得她“…啊——”

    的叫唤着。看着陈慧琳那美丽的娇态,齐欢一头便埋向了陈慧琳那鲜嫩的红唇,贪婪的吮吸着甘甜的汁液,舔着少女的牙齿,一手在把少女那青涩的**像揉面一样按抚着,感觉那娇小的玉峰滑嫩而又富有弹性,真是令男人**大张。

    齐欢把少女的玉转乳左右地拨弄着,向时用大拇指拨抚着处那高高耸起鲜红娇小的,口中吮着陈慧琳的舌头,一手便把那**拨弄着蹭动着自己的胸脯,另一只手一直在玩抚着少女那丰盈柔嫩的**,大胆的揪弄着白嫩的肌肤。陈慧琳这时以经动情的用两只嫩藕一般的玉臂紧紧搂住了齐欢,主动的把她那万分美丽的身体蹭向齐欢那热乎乎的健壮的身体,同时两手忍不住便在脊背和臀部上温柔的热抚着。

    齐欢的嘴吻向了陈慧琳的脖颈、肩膀,陈慧琳便动人的吻起了他健壮的肩膀,任凭男性在她那玉嫩的臀部上尽情的揉捏抓抚着,从后往前使劲抚摸着,扭动着娇嫩的身体。陈慧琳已经进入了发情阶段,美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肌肤腴润,衬着少女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少女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不禁呻吟道:“哥,我要……我要……”

    齐欢自然明白陈慧琳要什么,但此刻自己仍然软弱无力,怎么也硬不起来,但他禁不住陈慧琳的期盼,于是便将陈慧琳压在身下,硬是准备将他那软软地塞进去,结果自然可知,当然是一次一次的失败,最后齐欢终于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颓然的倒下来,垂头丧气的放开了陈慧琳。

    陈慧琳正在兴头,见齐欢停止了动作,便忙问怎么了?齐欢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说道:“对不起,是我不行,我不行了”齐欢原本以为陈慧琳会责怪她,但是陈慧琳却很温柔地说道:“没关系的,慢慢来,不如我们一起洗澡吧,身上脏死了”齐欢感激的看了陈慧琳一眼,情不自禁的搂住陈慧琳,哽咽的说了声陈慧琳,他此刻终于知道什么是爱。为了不惊醒楼上的徐若瑄,齐欢和陈慧琳蹑手蹑脚的来到浴室,浴缸虽大,但一下子容纳了两人,也立刻就显得狭窄了起来。陈慧琳每分每寸肌肤都与齐欢紧紧相贴,美好**如蛇般蠕动着,扭摆着,将他的**全都扭出来,引导出来。

    齐欢忍不住伸出双掌去,将那对让他爱不释手的耸挺握在手心,忽然环住了她的腰,将那轻盈得仿佛可作掌上舞的玉体托起。陈慧琳媚眼如丝,一手搂向齐欢的脖子,意外的发现竟然有了反应,齐欢高兴的紧紧的吻住了陈慧琳的双唇,而陈慧琳尽量配合着他,主动向下,将自己拨开。

    一低头,却又将丰满雪山上的红莓含进了口中,怜悯地以嘴唇研磨,用牙齿咬啮,用舌头拨弄,尽情地享受着那好象土耳其软糖般的甜美,和那处女幽径格外温暖紧迫的压榨纠缠,这挑逗太强烈了,太刺激了。虽然浸在热水中,可敏感无比的肌肤,仍因此而骤然突显出点点寒栗。尽管是千年人生中的第一次,可陈慧琳的良好体质,仍旧让她不必忍耐太久,便已将痛苦化作了甜蜜的快感。

    陈慧琳榛首逐渐疯狂地上下摇动,带动了漫天黑发飞舞。笔直修长的双退颤抖着,缠向了齐欢的雄腰,在他背后相互交缠纠合,再不舍得放开。盈盈一握的细腰以它为中心,前后左右地摇摆。花瓣深处阵阵抽搐。她完全开放自己的身体,准备全都奉献给了心爱的人——齐欢。

    这种万分幸福的感受,深深地刻在了陈慧琳的心底,这让她更是义无反顾,任由齐欢无止境的索取,毫无抗拒的,她也全部放开了自己的身心,投入到火热的行动中去……一声娇哼,陈慧琳的唇间呼出如兰似穷的芬芳气息,那是纯洁处女的芳香,竟而引诱在齐欢欲火从生,陈慧琳的柔软的香舌莽撞的冲撞着、滑嫩全身有股巨大的冲动、双手紧紧的抱起陈慧琳柔软清香的娇躯、只看见她轻吟的~嘤了一声、羞涩的迎上自己的热吻、这一吻是那么的天长地久、那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让陈慧琳都酥掉了、全身无力的靠在齐欢的怀中、不停的喘气、娇嫩的脸蛋象翠红的桃子一样要欲滴出来、她心中更是全为有的慌乱、更觉得羞于见到他、不知道该如何启齿。齐欢望着怀中的玉人美得不能在美,突然心中有股巨大的热流散遍全身、楼着娇嫩的玉体、更有中莫名的冲动、把陈慧琳楼的更紧、陈慧琳散发出独有的荷花清香更加使得自己快要爆炸到极点。

    齐欢眼睛红到极点了、象要喷出火来、低头吻了下去、他的吻是那么有力、陈慧琳慢慢的接受的热吻之中、融化了、他的吻更加热情了、双手开始抚摩那冰清玉洁的玉手、慢慢的游走到全身、他的吻是那么的有魔力、不但撩拨得她周身酥软、更在不知不觉中伸入了她的衣衫、陈慧琳已经意乱情迷、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她只能跟着感觉走、而这种美妙的感觉从未有过的、齐欢那有着魔力的双手在她的身上各个部位抚摩着、造成了各种不同的美妙感觉、使她有如乘坐着柔情的翅膀、滑翔在云端一样。而那最美妙的感觉却来自……那里已经湿滑、淋漓、酥痒……她混乱地紧紧缠住了齐欢、不知不觉地将身子紧紧贴了上去、用自己身上最敏感的部分去摩擦、去扭动。

    此刻齐欢已经疯狂了、周身通红、陈慧琳的衣裳已经被撕烂了、一具完美又晶莹的玉体含苞欲放展现在自己身前、简直是完美无暇的上帝杰作、全身散发出悠悠芬香、更是一中朦胧的美。冰清玉洁、清凉无比、跨下早已昂头矗立、火热到极点、修长的退是那么的嫩白、优美的线条更是无与伦比、交股处一丛茂密的芳草、隐藏着多少神秘、平坦而秀美的小腹、纤腰盈盈一握、一双尖挺的双峰、犹如含苞欲放的荷花、上面那两团艳红多汁的樱桃、是那么晶莹可爱、引人垂涎三尺!

    最令齐欢垂涎欲滴、便是她那一双尖挺的乳峰上的娇艳樱桃、齐欢吞了吞口水、伸手握住、陈慧琳立刻一阵轻颤、低头疯狂的吸吮起来,那对十足弹性尖挺的双峰、齐欢好比干旱以久的枯树得到甘泉一样、幻想着自己是个包袱中的婴儿、在吸着母亲的蜜汁、是那么的舒服。

    齐欢忘情地埋首其间、轻轻咬含在晶莹的樱桃上、又拱有钻、陈慧琳周身已经酥麻到底、而这种感觉太妙了、直把自己送上云端。齐欢已欲令智昏、已经把陈慧琳的**推上高峰、就快爆炸了,好想找个地方往里钻,巨龙不断的膨胀着,象要冲进云霄,齐欢疯狂的吻住陈慧琳的双唇、不顾一切的挺起冒着丝丝热气的巨龙兵临城下、在玉门关口耀武扬威、停靠在关口。

    陈慧琳早已被齐欢逗引得春潮泛滥、血脉汹涌澎湃、她找到一处滚烫、坚硬、令她心慌意乱、又惊又怕之物、她意乱地退缩、却又忍不住用自己最敏感之处去接近,去摩擦,去顶撞,又害怕。齐欢嘴唇不停的吸吮她口中的津液,陈慧琳稍微犹豫了几秒,终于一咬牙,迅速凑了下去。

    立刻,巨大的撕裂感冲上脑海,好似一根烧红的火烫铁棒直捅进身体深处。陈慧琳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既痛苦,又**的娇吟,呼吸也随之停顿了。齐欢好奇地看了一眼,他深吸口气,呼出了粗暴的**呼喊。陈慧琳娇嫩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潮,她张口要叫,又努力的忍住了,齐欢丹田中那股热气股荡剧烈运动着,使得他心里,生理同时产生激烈变化,蠢蠢欲动了!

    齐欢突然卡住了,让他感觉异常酥麻,不懂得该如何,他莽撞一点点,一分分的缓缓推进,双手不停的抚摸她全身的每一个部位,吻便了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此时的陈慧琳就像打翻了厨房里所有的调味料、酸甜苦辣咸,各式各样复杂而难以分辨的味道;难以分辨,也不容分辨,反正只有一个字:“爽”嘴里不停的呻吟起来。齐欢疯狂的驰骋着,不一会儿汗流浃背、慌乱中终于体会出深浅远近,终于象个熟练的骑师,骑乘一匹昂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