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46.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43 部分阅读

第 143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胍髌鹄础f牖斗杩竦某鄢易牛灰换岫沽麂け场11怕抑兄沼谔寤岢錾钋吃督沼谙蟾鍪炝返钠锸Γ锍艘黄グ貉锏囊奥恚俚爻鄢以谝煌藜实幕脑稀f牖兜男垩k剩剂宋氯岬某椴逋淮蹋昧礁鋈硕寄芫x肯硎艿娇炖郑禄哿胀ㄌ迨嫣┑爻惺茏拧牖斗杩竦丶捕ッ屯ψ拧?br />

    陈慧琳在也抵不住这种美妙的侵袭,她终于一阵头晕目眩,抽播着从快乐的高峰跌了下来,她只觉得一阵畅快淋漓的爆炸、毁灭、然后欲仙欲死的昏迷过去。房间弥漫着淡淡晓少女芬香,夜深人静,齐欢始终难毛之入睡,谁叫怀里绝色小美人呢,此时弃息均匀,吐着芬芳柔和的香气,一绘珠乏徽凌乱的秀发探出一丝,滑落在颊边,她已沉沉入睡。

    陈慧琳这丫头的睡袭却不甚雅观,那光沽玉润的胶肤隐隐泛起粉色的柔光,如羊胎白玉一般,水嫩得诱人。齐欢的那根宝贝又开始丢蠢轰动起来,饥渴的将两只滚烫的手按在自己陈慧琳**的嘴峰上,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拼压,好象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啊,你千什么,”

    陈慧琳被惊醒了,虽然没有厌恶感,但还是有点突然。 “陈慧琳,我还想要~~齐欢尽情的抚摸,陈慧琳猛地颤抖退缩,却因为她被地压织齐欢的身下,退无可退,缩无可缩!齐欢低头吻住了陈慧琳的双唇她那丁香之舌在口腔内又甜又甘,她那对雪白的**亦随著她的紧张,兴奋的颤动不已。齐欢的血液又沸腾了。他赊紧地缠住了她,喃喃呼唤道:”

    我要,我还滋,”

    他的理智又崩溃了,他粗鲁地扑了上来,陈慧琳惊叫:”

    小心些,温柔些!”

    齐欢索然而惊,立可努力克制自己,努力温柔些,小心些。但是她依然觉得好似被一根火红的铁条戮入体中,既烫且疼,桐体立即一颤…

    她疼得冷汗都流出来了,她紧紧地顶住,像是被一根巨钉钉在地上了。一种撕裂的痛楚,立刻又被另一种充实,滚热的涨满所替代,那种从未有过的充实,似乎充实了她全部的身心,熨贴了她所有的苦难,她赊紧地饱住他,呜咽哭泣起来。齐欢肯些心慌道,“对不起,弄疼你了”陈慧琳只是摇头,咬咽说不出话了,只是以行动表示不要紧。他被顶的险些窒息,她慌忙吸气,这才稍稍减轻疼痛……她的呼气吸气,竟然造成她那里一吸一收,今得齐欢的宝贝感受到这样的一吸一收,感受到极度的舒服!齐欢如获至宝地搂住她‘道,你是怎么办到的~:陈慧琳无法回答她已经被他的热反烫得好难过,颤声道“你也动一动,不然我真的会酥掉”齐欢已经忍得太久了,得到她的允许,就再也不客气,毫不怜惜地疯狂顶捉著他的精力充沛,像马达一样地**,像活塞一样的进出,直磨得她酥痒难耐了他不由自主地跟著顶挺了,哪里痒就往那里挺过去,好让他的宝贝伸进来给她瘙痒!不多久,她的肥嘴就像石磨般的将过不停。她的细腰,扭得快要断了似的,她高挺丰满的胸部!汗水琳湿,她舒服之下,脱口”喔啊哎”地连连呻吟起来了~齐欢仍然似”螺旋”一般的疾转,不停的猛顶狠挺,在那样的刺激之下,陈慧琳的叫唤得更长声了,又过了半个小时,陈慧琳开始哆嗦连连了,她顶不动,转不开了,她那叫声也变成虚弱的呻吟了,她全部的生命都已经要耗尽了,不,不是耗尽了,再也忍不住一阵酸麻颤抖,她的泉眼再次大开,滚热的蜜泉像决了堤拟的,狂泄而出!齐欢立刻死死的压在她的身上,那宝贝就像炮筒似的紧紧接在她的门户之口,齐欢全身软趴趴伏在他的身上,一动也不动。唯一在动的是他那条宝贝……不知过了多久,陈慧琳感到有人把自己抱了起来,只觉缓暖的,糊在身上粘粘的汗液不见了,体力也在慢慢的恢复,她张开朦胧的双眼,眼前出现的是齐欢带着微笑的脸庞,发现自己正在按摸浴池里,两退叉开坐,在他的退上。

    “陈慧琳,感觉怎么样啊,”

    ‘啊~~陈慧琳浑身懒洋洋的,一句话也不想说,温热的水流冲过疲惫不堪的身体,真的好舒服,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整间浴室里已经是雾气蒙蒙了,齐欢坐在浴池里边的矮台上,看着退上如梦如幻般的美女,“唉,牡开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想到这,把榄在美人腰上的双手中的一只伸到肩头上,轻轻一拉,陈慧琳的身体就靠进了他的怀里。

    浴盘虽大,但一下子容纳了两人,也立刻就显得狭窄了起来。每分每寸肌肤都与陈慧琳紧赊相贴,美好桐体如蛇般蠕动着,扭摆着,将齐欢的**全都扭出来,引导出来。齐欢伸出双掌去,将那对让他爱不释手的耸捉握在手心,忽然环住了她的腰,将那轻盈得仿佛可作掌上舞的玉体托起。陈慧琳媚眼如丝,齐欢一手楼向陈慧琳的脖子,另一手则主动向下,每自己拨开,稍微扰豫了几秒,终于一咬牙,迅速凑了下去。

    立刘,巨大的撕裂感冲上脑海,好似一根烧红的火烫铁棒直捅进身体深处。陈慧琳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既痛苦,又悄魂的娇吟,呼吸也随之停顿了。齐欢深吸口气,呼出了粗暴的**呼喊。雄腰停耸,开始了温柔的**突刺,让两个人都能尽董享受到快乐。

    一低头,却又将丰满雪山上的红毒含进了口中,怜悯地以嘴后币,磨,用牙齿咬,用舌头拔弄,尽情的享受着那好像土耳其软糖般的甜美,和那少女幽径格外温暖紧迫的压榨纠缠,这挑逗太强烈了,太刺激了。虽然漫在热水中,可敏感无比的肌肤,仍因此而骤然突显出点点寒粟。

    陈慧琳格首逐渐疯狂地再下摇动,带敌了漫天黑发飞舞。笔直修长的双退颤抖着,缠向了齐欢的雄腰:在她背后相互纠合,再不舍得放开。盈盈一握的细腰以它为中心,前后左右地摇摆。花瓣深处阵阵拍翻i。她完全开放自己的身体,全心全意地全都奉献给了她齐欢哥。

    不知不觉间已恢复了体力的陈慧琳浑身都在兴奋颤抖。无比享受的她自动扭动蛇腰,腻声道:“齐哥还可以再来吗?”

    “当然可以。实际上,是想象不到我现在的状况究竟有多么好。”

    齐欢邪笑着,突然挺动雄腰,将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显强盛的巨龙对准目标,竭尽全力,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前刺出。这下攻势既重又快,龙首已将深藏唇花以内的花蕊一口咬住。

    陈慧琳情不自禁地“啊”一声娇呼,但觉丰美花瓣被撑开至近乎极限,灼热却又冰寒的巨龙将自己总是饥渴无比的**彻底填充占据。那种直接冲击灵魂的美妙滋味,她又惊又喜,终于,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这场意外连连的快乐游戏当中。

    “唔......”陈慧琳秀眉深蹙,却没有反抗,四唇相接,吻得难分难舍。齐欢的另一只手在傲人的乳峰上揉捏了一会儿,又移到那深深的臀沟里轻搓,嘴也改为舔吻白嫩的脖颈。

    “嗯......不要了......我好累......唔......齐欢哥......你还想怎么样......啊!啊......啊......”陈慧琳的娇喘突然变的高亢,头也向后仰起,原来齐欢正在她的后庭上按揉。齐欢又和陈慧琳洗了个淋浴,“够本了,明早还得庝徐若瑄呢,就这样吧。”

    擦干两人的身体,抱着女人上了床,拉过薄被盖上。迷迷糊糊的陈慧琳不自觉的蠕动身体,靠近男人。搂住她,在额头上一吻,感觉真好。

    而此时的另外房间里的徐若瑄伸了个懒腰,“嗯,睡得真好,也不知道齐欢那边怎么样了?”

    没想到小小年纪的他竟然如此厉害,好久没这么满足过了,赶快翻身下床,穿了一条枣红色的吊带睡裙,直奔齐欢的房间,趴在门上往里听听,隔音的墙壁和木门,什么也听不见。

    找出钥匙来打开门,只见满室春意盎然。陈慧琳的似火娇靥埋在枕头里,屁股高高翘起,齐欢看着身旁的美人春睡图,真是喜爱的不得了,下身又开始充血膨胀,“陈慧琳真是太美了。”

    忍不住在她那光滑的背脊上舔舐起来。一手插入陈慧琳的身下,在玉峰上搓揉,一手在桃花洞口上按压。不一会儿陈慧琳就有了感觉,“齐先生......呀......你还没够吗?”

    陈慧琳被爱抚的很舒服,徐若瑄看到两人正在**,高兴的走过来,“齐先生,你可真有办法。陈慧琳,以后咱俩就共侍......” “唔......”徐若瑄有些陶醉了,感到男人的宝贝从睡裙的下面伸了进来,在自己圆润的屁股上揉捏着,“齐先生......我要......”就在这时,陈慧琳突然大叫了起来,“啊......要来了......要来了......快啊......”屁股拼命的先后顶着。

    又在徐若瑄的樱唇上吻了一下,放开她,陈慧琳的**迫在眉睫,齐欢顾不了那么多,转身挺枪压倒了徐若瑄身上,一把将睡裙撩到腰上,开始在她的敏感上亲吻。没两下,徐若瑄的**就流了出来,“嗯......齐先生......我爱你......嗯......”双手按住齐欢的头,轻轻向上挺着屁股,配合他。

    在一旁大喘着气的陈慧琳,看着徐若瑄一脸的幸福模样,感觉酸溜溜的,谁叫她那么喜欢齐欢呢,齐欢突然灵机一动,插入徐若瑄春潮泛滥的桃花洞中,一边挺动,一边压下上身,左手捏着她的玉峰,右手揪住陈慧琳的头发,把她的头拉开一点,三个人的舌头就全伸在外面,互相舔着。

    拉过一个枕头垫在徐若瑄的屁股下,又把陈慧琳抱过来跪坐在她的小肚子上,自己一边吻着徐若瑄,一边揉着陈慧琳的**,还在她最敏感的地方上又亲又舔。

    二女被这个命中的魔星玩的哇哇乱叫、**迭起,齐欢又给徐若瑄穿上那条皮内裤,自己躺在床上,让陈慧琳骑在他的腰上,宝贝杵进温暖的洞中里,然后徐若瑄从后面捅进陈慧琳的屁眼里,一起开始**。

    “啊......天呀......不要一起来......我会......啊...。会死掉的......啊......啊......”陈慧琳简直快被奸疯了,能感到两根坚硬的棍棒隔着肠壁和**壁撞到一起,她已经有了腾云驾雾的幻觉,生怕自己叫出不堪入耳的话来,只好用和齐欢的接吻来堵自己的嘴。

    可淫言浪语还是从两人的嘴唇中漏了出来,“老公啊......要被你干死了......徐若瑄......屁眼被你插的好爽......啊......老公......玩死我吧......我要死了......啊......”齐欢和徐若瑄都是第一次见陈慧琳如此的热情兴奋,也被她所感染,不由的提高了**的速度和力量。这一来,陈慧琳更是快感如潮,连到三次**,昏了过去。

    齐欢又把目标转向徐若瑄,抱着她坐在床尾,猛干二十多分钟,因为知道她在安全期,就直接射入了她的深处。抚摸着徐若瑄娇美的身子,和她一起享受**后的温存,无限爱怜的在她脸上、唇上亲吻。

    第327章 仆妇玉芸 一

    张静宜自从和齐欢有了结体之缘后,双颊红润,**丰腴,眼波流盼含情,心胸开阔,笑语如珠。往日的精神抑郁再也不复存在,尤其爱对镜梳妆,淡扫蛾眉,薄施脂粉;爱穿一袭淡黄色的旗袍,让人看了觉得她年轻了十来岁,女人的心就这么不可捉摸。

    齐欢和张静宜的性关系始终保持着高度机密,虽然夜夜**,但人不知鬼不觉地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这天,齐欢走进了张静宜的房间,她正在午睡,玉体横陈,只穿了一件短睡衣,两条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两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隐半露,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齐欢不由得看呆了。

    看了一会儿,齐欢童心大起,想看静宜穿内裤没有,就把手伸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一摸,什么也没穿,只摸到了一团蓬松柔软的阴毛,齐欢就把手退了出来。”

    嗯,摸够了?”

    张静宜忽然说话了。”

    静宜,原来你没睡着呀?”

    齐欢喃喃说道,有一种做坏事被当场抓获的感觉。”臭小子,用那么大的力,就是睡着也会被你揪醒的!””我只是想摸摸你穿内裤没有。”

    齐欢辩解着。静宜听了齐欢的话,也童心未泯地调皮起来,把睡衣掀开,让齐欢看了一眼,又马上合上了:”

    看到了吧?我没穿,怎么样?是不是又色起来了?你这小坏蛋!””我就是又色起来了!”

    张静宜的媚态又激起了齐欢的欲火,齐欢扑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樱唇,一双手也不老实地伸进了睡衣中抚摸起来。开始时静宜还像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但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动将香舌伸进了齐欢的口中,任齐欢吸吮,手也抱紧了齐欢,在齐欢背上轻轻来回抚动着。

    经过一阵亲吻、抚摸,双方都把持不住了,他们互相为对方脱光了衣服,齐欢抱紧张静宜的娇躯,压在张静宜的身上;静宜也紧紧地搂着齐欢,一对**裸的**缠在一起,欲火熊熊地点燃了,静宜用手握着齐欢的**,对准自己的洞口,齐欢用力一挺,大**已齐根到底。

    张静宜子宫口像鲤鱼嘴似地猛吸猛吮着齐欢的**,弄得大**又酸又麻,舒服极了。”

    嗯…你慢慢地,静宜会让你满足的。”

    张静宜柔声说道。于是,齐欢把**送进又提出,以适应张静宜的要求。”

    哦…哦……好小欢……静宜美死了……用力……””好美啊……好静宜……你的屄真好……小欢好爽啊……””哦…好美呀…静宜美死了…我的屄好舒服……””静宜…谢谢你…我的美屄静宜…小欢的**也好舒服……””嗯…嗯…哦……好舒服……好小欢……我的大**小欢……弄得你的丈母娘美死了……啊…啊…哦……静宜要泄了…哦~~”平日视男人如无物的张静宜,今天竟如此放肆地”**”淫声浪语刺激得齐欢更加兴奋,**更用力也更迅猛了……

    张静宜一会儿就被齐欢弄得大泄特泄了,而齐欢却因天生的**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强,耐力偏又异常持久,又经过张静宜这些天来的”悉心调教”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

    张静宜泄了以后,休息了一会儿,将齐欢从她身上推了下来,亲了齐欢的大**一下说:”

    好小欢,好大**,真能干,弄得静宜美死了,你休息一下,让静宜来弄你。”

    张静宜让齐欢躺在床上,她则骑在齐欢的胯上,双腿打开,将齐欢的**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迎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大**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夹在她的**口内,一下去又紧夹着大**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使**直入子宫里去,恨不得连齐欢的卵蛋也挤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齐欢的大**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张静宜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齐欢的**,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齐欢舒服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张静宜这美妙的乳波臀浪,齐欢不禁看呆了。”好小欢,美不美?……摸我的奶……啊……好爽……””好静宜……好舒服……浪静宜……我要射了…快一点……””别…别……宝贝儿……好小欢……等等你的丈母娘……”

    张静宜一看齐欢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越顶越快,知道齐欢要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着,齐欢的**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然后聚焦到齐欢的脊椎骨的最下端,酸痒难耐……

    齐欢再也把持不住,**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一泄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张静宜的子宫中,齐欢整个人也软了下来……张静宜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做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经齐欢那磅礴而出的阳精汹涌而至,对她的花心做最后的”致命打击”终于也再难以控制,也又一次泄身了。

    他们这次”大战”直战了一个多小时,都达到了颠峰,一旦泄了便相拥而眠。张静宜一觉醒来,见齐欢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齐欢,便自己穿衣出去了。不久,李玉芸走了进来,她看到张静宜起床上,下意识的想要给张静宜收拾房间,却不想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她一进入房中,刹时怔住,两眼不由得大睁,因为她看见齐欢一丝不挂地横卧在张静宜的床上,那健壮的身材散发着强烈的让女人心醉的男性气息,那雄伟粗壮的玉茎,足有七八寸长,昂首挺立,还一跳一跳的不住颤动,好象是在和她打招呼,又像是在向她发出多情的邀请,更像是在向她发出诱人的挑战,直看得她心猿意马,满面通红,遐思翩翩,芳心乱跳,想走过来帮齐欢盖上被子,可是双腿发软,浑身无力,好不容易才挪到床边,再也支援不住,一屁股坐在齐欢的身旁……”嗯……静宜,我爱你,你舒服吗?小欢弄得还可以吧?齐欢的大**怎么样?弄得你美不美?”

    忽然间,齐欢又说起了梦话。这一来,李玉芸更加忍不住了,被齐欢的梦中淫语刺激得她**也禁不住流了出来,把裤裆都弄湿了。她以为齐欢正在睡梦中,不会知道她的行动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握齐欢的大**。

    一握之下,竟然一把手都握不拢,李玉芸正六神无主地胡思乱想,齐欢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人握住了齐欢的**,以为是张静宜醒来后欲火又起,想再来一次,就一把抱住她放在床上,她的脸正巧对着齐欢的**,那八寸长的雄物正顶在她的脸颊上,一颤一颤的挑逗着她。

    因为齐欢在朦胧中还以为抱的是张静宜,就顺手扯下她的内裤,抚摸起她的**。被齐欢这么一摸,精神上无法控制,加上她手中握着齐欢那令她心醉神迷的大**,刺激得她难以自控,淫精一下子泄了出来,双腿更是大张,任齐欢抚摸,双手紧抱着齐欢,气喘嘘嘘,娇哼不已。

    齐欢一只手在她那泄得粘糊糊一片的花瓣中抚摸、**、挖抠、搓弄,另一只手剥去她的衣服,将她也弄脱浑身精光,低下头就去吻她,这一脸对脸,仔细一看,才知道不是张静宜而是李玉芸。”

    喔……李玉芸,怎么是您我还以为是……””宝贝儿,你以为是谁?是夫人?我和夫人还不一样吗?我不也是你的夫人?”

    李玉芸红着脸问,同时抱着齐欢的脸,不停地吻着齐欢。”

    一样,一样,都是我的好女人。”

    齐欢本来怕李玉芸怪责齐欢对她无礼,更怕她因不齿齐欢和张静宜的行为而有所发做,但是看她这种反应,态度是再也明显不过,不但不会怪责齐欢,也不会不齿齐欢和张静宜的行为,反而自己也要仿效,看着她这样温柔、这样多情、这样妩媚,齐欢也就不怕了,反而紧紧地搂住了她,在她的配合下,热烈地接起吻来。

    吻了一会儿,齐欢的手伸向了她的**,好大啊!大小和张静宜的不相上下,模样也一样漂亮,都是吊锺型的庞然大物。齐欢摸了一会儿,她的**就胀起来了,顶端那可爱的**也硬起来了。齐欢又往她那神秘的下身摸去,一路摸去,丰满的乳峰下是光滑平坦的腹部,小腹下长满了细柔的芳草,芳草下覆盖着惑人的深沟,深沟中隐着一粒肥嫩的红宝石,红宝石下淌着热流,这迷人的”风景”把齐欢迷住了。

    李玉芸被齐欢在全身抚摸玩弄,弄得她更加欲火难耐,浑身颤抖,玉面生春,媚目含情,娇喘嘘嘘地说:”

    宝贝儿,别再乱摸了,快用你这东西来正经的。”

    说着,抓住齐欢的大**,不住地套弄着,齐欢如奉圣旨的翻身压下,李玉芸手拨开自己的柔草,分开自己的桃瓣,一手扶着齐欢的**,对准自己的玉洞,然后对齐欢一扬柳眉,媚目示意,齐欢会意地用力一挺,”

    噗吃”的一声,在**的润滑下,齐欢的大**一下子全根尽没了。”哎哟,疼啊!”

    李玉芸轻呼一声,皱起了柳眉。”

    喔,对不起玉芸,我太用力了。”

    齐欢吻着她,仅用大**在那花心深处研磨着,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娇哼了:”

    嗯,好舒服,宝贝儿,太好了,你的大**真太大了,弄得我美死了,不过我一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一下弄进来时弄得我真的很疼……幸亏你知道疼我,赶快停了下来……你的本事真不错,弄得我现在又舒服起来了,真的,我不骗你,我从来没有像这么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

    齐欢觉得**插在她的屄中,虽然比张静宜的略宽,但润滑温暖,灼热更胜张静宜,也是不动不快了,逐急速**起来。”

    啊……宝贝儿……快…快用力……好…很好……我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我美死了……”

    李玉芸已自从上次和齐欢偷欢以后,就一直对那种美妙的感觉念念不忘,现在久旱逢甘霖,大地回春,又碰上了齐欢这个能干的大**,真是被逗得浪态毕呈,娇媚万分,那熟透了的身材,全身白里透红,一颤一抖,逗得齐欢欲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李玉芸浑身颤抖,欲仙欲死,也分不清称呼了,”

    乖小欢,好宝贝儿,情哥哥,亲丈夫”的乱叫一通,不大一会儿,她就支援不住了,浑身一阵乱颤泄了身,一股股阴精,涌出子宫中,喷在齐欢的**上,她一下子就全身瘫软了。

    过了一会儿,李玉芸恢复了体力,羞赧地说:”

    宝贝儿,你累了吧,来,换我在上面,咱们接着来。”

    说着抱着齐欢转了一下身,两人上下交换了位置,李玉芸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齐欢躺在床上休息,欣赏李玉芸那迷人的跳跃着的双峰,一低头就能看到**在**中一出一进的情景,齐欢伸出双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软胀的**。

    李玉芸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后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

    宝贝儿,这样干,你舒服吗?””舒服极了,玉芸,你呢?””我也舒服呀,你要知道,我好久没有尝过男人的**了,更不要说这么放肆的、随心所欲的玩**了。”

    李玉芸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弄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洒在齐欢的**上,又随着齐欢**的往返,顺着**流到齐欢小腹上,又顺着齐欢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做完这一切以后,李玉芸偷偷的离开了,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

    第328章 仆妇玉芸 二

    ”嗯……嗯……”

    浑身一丝不挂,全身**的林喜蕾,正仰躺在一张宽阔的大床上,在她那天仙似的俏脸上,已泛一阵阵酡红,额头之上,早以微微渗着汗水。只见林喜蕾螓首斜侧,星眸半闭,水汪汪的瞳眶里,却盈满着激情的色泽,优美的小嘴,正自轻咬着攥拳的小手:”

    咿……咿……唔……”

    的轻吟声,不住在她口里绽放出来,确实荡人心魄。

    这种能令世上任何男性都会神魂飘荡的轻吟,教那正跪在她胯间的男人更为兴奋,腰臀动得更是猛烈,一根黝黑的宝贝,疯狂似的不停在林喜蕾那艳红娇嫩的宝穴抽出插入,带着”滋噗、滋噗”的淫荡声。因冲刺而摇幌着的大床,正把搁在林喜蕾脸侧的布娃娃弄得摆动不休。

    这个全身精光的年轻男人,正是齐欢,自从上次一次性的要了林喜蕾使得她从少女变成了少妇并且和张静宜来了个母女双飞以后,齐欢就没有再和林喜蕾在一起了,今天终于偷得半日时间,两个人一在一起以后,自然而然的就做起了那方面的事情来了。

    这时,林喜蕾正羞涩地张开着双腿,两脚屈曲,而齐欢正双手按着她的膝盖上,推往向外分开。他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宝贝,不住地抽出插入,巨大的棒头,每次都把膣内的甘露抽洒出来。噢!这种动作太过罪恶了,太淫泆了!林喜蕾在一片蒙胧的眼睛里,见着齐欢正低头凝视着二人的交合处,令她害羞得无法正视,但另一面又带给她一股难言的崭新趣味。

    林喜蕾感到齐欢的巨大,不停地磨蹭着自己逼仄的膣壁,每次都带来阵阵酸麻舒服的快感,尤其他的狠插,每一记都直捣深宫,宛如要被戳穿了似的,然而那份纵乐的美,确实教人荧惑心醉。

    齐欢每次的**,能每次都挑起她体内的火焰,直至林喜蕾无法忍耐,随着他的插弄,把腰肢放荡地迎凑着扭动,要求他更深入地要她。啊……老天!在齐欢眼中,胯下的天使是如此地甜美,一对大小适中,圆挺嫩白的**,就在他的冲击下,一下一下的上下晃动,幻成一道无法形容的乳波,更令他迷醉的,在她那绝艳的俏容上,总是泛着因受不住身体上的欲火激情,而自喉中发出细小性感的呻吟,光是这一点,足已令齐欢疯狂。”噢!齐欢……我……我受不了,不要了,停一会好吗……”

    林喜蕾颤抖着声音,轻喊着。”

    不,你会受得的……我实在停不下来……”

    说话间,齐欢不但没有缓慢下来,倒反而动得更为激烈,臀部飞快的摝动着,不停捅戳。”

    啊……”

    在宝贝的猛烈抽戳下,这份甜蜜的折磨,让她真想昏死过去。

    齐欢放开揪着她双腿的手,改而伸手向前,毫无忌惮地向她浑圆的双峰,他一面揉搓,一面享受着宝贝和掌上的快美感觉,眼睛却紧盯着林喜蕾的俏脸,看着她欢愉时的脸容变化。

    齐欢贪婪的攻击,立时曾添了林喜蕾欲肉的骚动,她可以感觉到,除了膣室的磨蹭与充实外,平素自豪的优美双峰,已经双双落在齐欢的手中。他一只手用拇指捻捻着一边蓓蕾,而右手却力度适中地,正把玩着她另一边**。

    嗯!实在太美了,不要停……继续玩我,捣我……我愿意死在你的大宝贝下……啊……要死了……林喜蕾不停地在心中吶喊,但始终不敢喊出声来。她的性子本来就十分害羞,人又温文柔顺,更不是一个淫荡的少女,这样淫亵的言语,她又如何能说得出口,但毕竟她是个正常少女,在这样激情的肉欲下,实也难怪她产生如此放纵的欲念。

    咿唷……我忍不住了,再要深些……嗯,要丢了,真的要丢了……林喜蕾登时浑身一个痉挛,阵阵阴精如潮涌出,直浇向齐欢的棒头,人也接着瘫痪了下来,无力地任由齐欢继续蹂躏她。然而,齐欢也好不了多少,适才在一轮的急攻下,不但干得双双痛快淋漓,自己也早已力尽筋疲,已到强弩之末,只见他狠狠抽动了几下,巨头抵紧她深处,马眼倏然暴胀,几股炙热的浓精,接着喷射而出。

    啊……好舒服……林喜蕾不禁暗叫起来。齐欢脱力地伏在她身上,不停地喘气,林喜蕾却温柔地伸出双手,搂抱着他满布汗水的身子,亲?地拥紧着他,一对玉峰,牢牢贴在他胸膛,而她的**,因刚才的激情而变得更为挺立,摩擦着他的肌肤。

    正自缓缓垂软的宝贝,现在仍然藏在她的膣道里,大概齐欢还不愿意拔出来罢,他一心要等待着下一轮的攻击,因为眼前的美女,实在叫他要极都不能会满足,二人默默地拥抱着,直到齐欢渐渐回过气来,开始轻吻着她的颈背,再用舌头舔洗她的耳朵。而林喜蕾却侧起脖子,好让他更容易进行。

    齐欢的牙齿咬住她的耳垂,热呼呼的气息,是如此地教人兴奋。”

    刚才舒服吗?”

    他在她耳畔喃喃的诱惑着。”

    嗯!”

    林喜蕾低应一声,把他抱得更紧。”

    那种感觉真好,我快要为你疯狂了,林喜蕾你知道吗?”

    他稍稍侧过半边身,大掌立即盖在她一边**上,开始温柔地抚弄。”不要,让我再休息一下好吗。”

    林喜蕾没想到齐欢这么快又要缠过来。可是齐欢却充耳不闻,忽地把头一底,以唇代手,品味着她迷人的乳峰,而当他含在嘴里吸吮时,林喜蕾不由轻呼了一声,过不多久,在齐欢几番拨弄下,那股快感使她不得不拱身迎向他,修长的双腿,也不耐地挨擦着他。”不要了,你这样下去,会把我搞迷糊的。”

    这句温柔而全无抗拒力的说话,说了等如没说,反而令齐欢更为兴奋,这也是林喜蕾的可爱之处。齐欢的手往下滑,抚着她仍插着宝贝的唇瓣,拨弄着她突起的核心。林喜蕾试着用手去推开他:”

    不要,齐欢请你不要……啊……”

    他感到齐欢的手指,意贴着他半软不硬的宝贝伸了进去。

    只见林喜蕾小嘴一张,表情显得既可爱又迷人,在霎时的惊恐下,林喜蕾反射性地伸手握住他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指抽出来。”

    握住我,”

    齐欢道:”

    就像这样。”

    他反握住她的手,胁迫她的手指握住那半硬的他,而他的手指,再度进入她的花穴里。

    林喜蕾被他这样一搞,浑身又是一个剧颤,握在手上的宝贝,落在掌中竟湿濡濡的,全都是自己和他刚才的**精液,想到这里,不禁令她满脸通红。”

    帮我捋动他,好让他快点硬起来。”

    齐欢轻咬着她的耳珠,沙嗄地说着。

    林喜蕾本想不愿意为他这样做,虽然曾和齐欢也亲蜜过几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匆匆行事,尤其先前的两次,还让她痛了好几天,直到今日,她还不曾认真正地碰过他的东西,今回着着实实的握在手中,却是第一次。

    但不知为何,这根不硬半软的东西,握在手上确实令她有些难以形容的感觉,使她又不大愿意就此放手,在齐欢的诱导下,便开始轻轻为他套弄,而齐欢插在她体内的手指,也不知何时,已经曾加至两根,登时把林喜蕾掘弄得扭腰摆臀,吟喘不已。”林喜蕾,你是如此地紧,太美妙了……”

    淫亵的说话,不住在齐欢口中绽出,诱惑着这个续渐动情的绝色天使。在林喜蕾生涩的套弄下,使齐欢更感难受,不多久便开始硬挺起来。林喜蕾同时也感觉到他的反应,那东西不但又硬又热,且不停地脉动着,而那棒顶圆圆的头部,却暴胀得更大更圆,这种奇妙的变化,令林喜蕾真想起身来看个究竟。

    当她正自胡思乱想之际,齐欢突然把她的小手移开,林喜蕾还来不及反应,他的唇已烙上了她,舌头深深地进入她腔内,狂乱地吸吮着她口里的甜蜜。不消片刻,林喜蕾便失去了控制,变得和他一样狂野,只见她牢牢箍着他脖子,把他庞大的身躯往自己身上拉,丰挺的美乳,炽情地磨擦着他的肌肤。齐欢确也算是这方面的能手,他知道怎样碰她,何时在哪里施加压力,及如何让她在自己怀里融化。

    齐欢的动作变得愈来愈粗野。他抽回插着的手指,然后在林喜蕾的耳畔道:”

    再次握住他,带领他进入你的**。”

    啊!好淫荡的举动呀,太羞人了,他怎能这样对待我,要我做出这种动作,他真是的……林喜蕾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体内的淫欲火,却令她无法不去依从他。

    只见林喜蕾满脸酡红,把双腿往外八字微分,缓缓伸手提着他早已发硬的大宝贝,把他的巨头轻拉抵着花穴口,继而徐徐推开唇瓣,也没等齐欢插进,她已淫荡地把臀部往前一挺,圆大的巨头,整个掖了进去,被她紧密狭窄的牝口包含紧箍着。”你做得很好,今回让你来干我好吗?”

    齐欢淫邪地笑着。林喜蕾给他一说,直羞得忘把头扎在他腋下,娇嗔道:”

    我不理你了,你好坏。””好了,好了,看你害羞成这个样子,还是由我自己来操刀吧。”

    说着腰肢望前一挺,一条筋肌亢暴的宝贝,登时齐根没进,把个林喜蕾硬塞得堂堂满满,胀得舒服异常。

    林喜蕾只感到这根热烘烘的巨物,经已全嵌入她体内,完全地占有了她,自己紧仄的膣道口,却箍得这个可爱的来客一丝不剩。但奇怪的是,这个来客竟然久久不动,使她不禁诧异起来,便微微张开眼睛,却见齐欢脸带邪笑,痴痴地望着她。

    林喜蕾羞得连忙合上眼睛,接着响起齐欢的声音:”

    来,今回我们换个特别的方式。”

    他尚没等待林喜蕾的回应,便双手把她身子抱起,让她和自己对坐着。这一下顿把林喜蕾吓了一跳,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对美目,瞪得又圆又大:”

    齐欢,你怎么了?”

    再看看眼前环境,只见自己被齐欢紧紧抱坐着,胸贴着胸,最要命的是,他那根挺硬的宝贝,仍是密不透风地插在宝穴里,而两人双腿,却彼此交迭着,直直的伸向对方身后。”我们今回要面对面坐着干,你便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我的大宝贝,好让你知道他是如何地干弄。”

    齐欢得意地笑说。”

    不……我不要这样,羞都羞死了!”

    林喜蕾不禁吃惊起来。”

    这有甚么么害羞的,你看。”

    话落便轻轻把林喜蕾的身躯推开,双手紧拉着她的手臂,二人的身子,一下子便连成一个v字,只有下身紧接着。”我不要看,齐欢你欺负人……”

    林喜蕾马上侧起头,又如何敢去看他。齐欢裂嘴一笑,便开始挺动腰肢,大宝贝一下一下的**起来。哦……齐欢坏死了,怎会想出这种姿势来插弄人家……啊……好深,今回又要给他弄死了……咿……舒服……林喜蕾在心里还没骂完,齐欢已开始狂抽猛插。”你看看这些**,不住在**喷出来了,你低头看看。””不看……我不要看……”

    林喜蕾娇柔地轻声嗔骂,便忙忙咬着下唇,忍着下体带来的美妙悸动。齐欢当然全看在眼里,他早已心中有数,知道这个外表斯文柔顺,内里欲热情如火的绝色天使,迟早都会屈服在自己的宝贝下。只见齐欢改用左手拉着她,右手忽地五指基张,便把林喜蕾的左乳,整只握在掌中搓。”啊……齐欢……”

    林喜蕾终于喊出声来了,醉人的轻唤,着实迷倒世上的任何男人。齐欢顿觉自己真个福缘不浅,能给他认识了林喜蕾,真不知是几生修到的福份。他愈看着眼前的美女,愈感兴奋异常,胯下的宝贝,不由更狠猛地狂捣,直把林喜蕾捣得长发飞舞,乳波四起,嘤嘤之声,不绝于耳。

    快要死了……齐欢你好狠啊,这般猛插人家……啊……好深,插得好深,爽死人家了……林喜蕾此刻已快到欲潮的顶端,熊熊的欲火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