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48.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45 部分阅读

第 145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群婧娴恼羝6丝缃「祝窒怖傥实溃骸?br />

    你习惯用浴缸洗澡?”

    齐欢摇头道:”

    我平日喜爱用莲花头,只是今天例外。来,坐在我前面。”

    说完,他分开双腿,用手搀扶着林喜蕾,让她背向他坐在他胯前,使她的背部靠贴在他胸膛。

    他的右手,突然在她的腋下,中指一戳一戳的骚痒她。”

    啊!好痒呀……我不要……”

    人便倒在他怀里,扭动身躯想避开他的手。齐欢一把抱住她,让她仰躺在自己肩膀上:”

    你要知道,凡是耍我的人必须要得到惩罚。”

    他一手从后包住她一边**,一手便探向她**,用中指抑磨那突起的豆豆。”

    啊……不要……一直我都,我只是问一下你而己……啊……齐欢不要弄那里,我……我会受……受不了……啊……”

    第332章 白领少妇 三

    ”谁叫你戏弄我。”

    齐欢的中指,突然拨开了花唇,整根捅了进去,一下一下**着,右手却捻玩着她的**,弄得林喜蕾不住全身哆嗦。林喜蕾推开握着她**的手,死命扭过上身来,双手把齐欢抱得牢紧,但臀部却坐在浴缸上,下身便无法移动闪避,只得任由齐欢探膣掘穴。不久,她屈曲的双腿却越张越开,更令齐欢可以为所欲为。

    这时的水已涨满至浴缸边缘,但齐欢却没闲手关掉水咙头,只得任由浴缸水渗出外去,还好地上有通的去水道,不致害怕会渗出房间。林喜蕾的呻吟越来越激烈,饱满的**,不停在齐欢身侧磨蹭:”

    啊……歇一歇,再弄我要受不了……啊……”

    激情中的她,小手不自觉地往他胯下伸去,当触到齐欢的宝贝时,五指一屈便把他握住,飞快地为他套弄起来。

    只见齐欢的宝贝愈来愈胀,愈挺愈硬。他怀中的林喜蕾,像小猫咪似的抬起螓首,用她那水盈盈的眼睛望着他,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颤声道:”

    我……我受不了,啊!齐欢……我好想要,求求你……用你的大东西干林喜蕾……啊……”

    齐欢凝视着她的俏脸,缓缓把手指拔了出来,林喜蕾才嘘了一口气。”

    你坐上来好吗?”

    齐欢抚摸着她的发鬓,低声说。林喜蕾点头答应,齐欢扶搀她转过身来,二人面对面的坐着:”

    来,让我抱着你。”

    只见林喜蕾跨坐在他大腿上,温顺地把身子爬伏在他胸前,接着把臀部提高,好让齐欢的宝贝能抵住自己的**,柔声道:”

    干我……插进来,给我。”

    齐欢见他脸颊晕红,一双美目,早已绽出一股需渴的光芒,心知她已经被自己弄得欲火焚身,便握住巨棒,先在小缝磨蹭一会,方缓缓进入她。林喜蕾拥紧着他,把臀部往下沉落,直至抵住花蕊,她略为顿一顿,突然咬紧银牙,却再把臀部用力下压。”啊……”

    她轻叫一声,但臀部继续下沉,花宫深处的子宫颈,立时被巨头缓缓撑了开来。齐欢的棒头再度深入。他只觉头部像被小嘴般用力吸吮着,心下正自一愕,岂料林喜蕾突然用力一坐,接着”啊”的一声自她口中响起。十八公分的大物,竟已全插了进去,林喜蕾只感到**和子宫,已经胀得堂堂满满,但同时感觉到,除了方刚巨棒掖进子宫颈时有点疼痛外,接着便好多了,但那股让大物塞满的满足感,林喜蕾方首次领略到,竟然会这般美好。

    林喜蕾喘了一口大气,抱紧齐欢:”

    我终于……终于全部拥有你了。””林喜蕾你……”

    齐欢确没想到,她竟能忍受着子宫颈被撑开的痛苦!以他所知,很多女性并不喜欢大物的男人,便是怕搠撞着深宫而产生痛楚。此刻骤见林喜蕾这般做作,不禁心中感动,连忙道:”

    快拔出来吧,你会很痛的。”

    林喜蕾摇摇头:”

    起先被撑开时确实有些痛,现在不觉甚么。齐欢,答应我,你每次和我做,都要把你的东西尽插到底,好让我习惯你的长度,我很想永远都全部拥有你,可以答应我吗?””这个……”

    齐欢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他实在不希望林喜蕾每次和自己**,都要忍受这种痛苦。”你不答应?”

    林喜蕾凝望住他。”

    这样你会很辛苦的,又可必呢!””不,我觉得并不辛苦,倒反而胀得我好舒服,求求你嘛,好吗?”

    齐欢无奈,只好点点头。林喜蕾见着,高兴地吻了他一吻,撒娇道:”

    你真好,我的好老公,现在开始干林喜蕾好吗,出力的干我,还要记着,还要射在我里面,林喜蕾好想享受一下齐欢的热精喔。”

    说完竟主动地用手托起左乳,递到齐欢口中:”

    吻我,一面吃我,一面干我,林喜蕾今次要在你面前,变成全世界最淫荡的淫妇。”

    齐欢看着眼前这个平素温柔斯文,绝艳无芳的林喜蕾,竟然剎那间改变了一百八十度,举止言谈,显得又淫又浪,确引诱得他血液翻骤。但他却相当明白,这是她的故意做作,其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做一个所谓”出外是贞妇,在床是淫妇”这句座右铭的主人翁。而这一切,无非都是她为了取悦自己,好让自己在**方面得到无穷乐趣,虽然林喜蕾刚才的淫语亵词,确有点生硬和做作,但始终是出于林喜蕾的口,被天使用淫词挑逗的感觉,恐怕任何男子都无法抵当这诱惑,想到这一点,齐欢着实感到非常恩遇,也非常感动。”既是这样,我们不要在浴缸做,到地上去干个痛快。”

    齐欢也显得活跃起来,话词再也不那么斯文了,要尽情获得鱼水之欢的乐趣,便必须放弃一切束约,开放自己。齐欢扶着她跨出浴缸,把她按倒在满地是水的石砖上。孰料,林喜蕾却不依地爬起身来,朝齐欢道:”

    你仰下好么,我想要在上面。”

    齐欢先是一呆,接着笑了一笑,依从他仰躺在地,林喜蕾竟倒过头来,跨伏在他身上,正好来个69式。这一回可叫齐欢大感诧异,笑着朝她道:”

    没想到你也竟会晓得这个。”

    林喜蕾一只玉手握住他的肉茎,回头朝他报以一个可爱的微笑:”

    我虽然没试过,但我是在录像带里学的。是了,我还有一件事忘记问你,我不曾吻过这个,也不知吻哪里才会让你舒服,快说给我听。”

    齐欢登时呆了眼,这个天真的小天使,瞧来她真是想当个淫妇了!便笑笑口对她说,如何舔棒身,如何吸吮子孙袋,如何含弄头部,如何用手配合套动,最重要是不能用牙齿咬等等,虽然在技巧上都是短短几句,倒也十分清楚,林喜蕾听过一次,已明白个大概。

    这一回要真枪实弹上场了,只见林喜蕾把这根十八公分的巨物,牢牢握在手中,让他竖得笔直向天,这个一柱擎天之势,更显得齐欢的巨物更为庞大,头部犹如鸭蛋般肥大圆润,直叫林喜蕾看得睁大美目,只是怔怔地望了半天,丁香小舌伸出了好几回,总是不敢凑上前舔一舔。

    齐欢见着,不禁暗暗窃笑,心想她如此没用,若不好好地调教一番,又怎能当一个堂堂正正的淫妇。他终于带点揶揄的口吻道:”

    林喜蕾,看你是做不来的了,还是算吧。”

    林喜蕾听见,只是不住摇头:”

    不……我……我一定可以……”

    说完便猛吞了一下口水,缓缓再次伸出香舌,鼓起?气凑近头去,终于在棒头上舔了一舔,而齐欢却为她助兴起来,夸张地喊着:”

    嘘唷,好爽!”

    这一声果然有巧,林喜蕾听他叫爽,立时打起精神来,胆子也粗了不少,接着再舔一下,终于越舔越密,两只小手捧着棒茎,一时将他竖起,一时将他放横,樱桃小嘴在茎身开始轻吻洗舔,不时由下至上,再由上舔下。而齐欢却运用另一个方法帮助她,先把林喜蕾的一只**跨过身来,将花穴放置鼻子上,让她全然展露在眼前,而林喜蕾也同时感觉到他的意图,却主动大方地把臀部竖高,好让自己自豪的娇嫩美穴,能给他瞧得更真切,更让他能顺利得逞。

    齐欢望着她那红嫩的小**,不禁喊了一声妙。这是他所见过最上品最漂亮的宝穴,柔软细致而湿透着水珠的阴毛,显得极为齐整,却并不浓密,只是一小撮,而那一道粉红色的小缝,却异常地鲜嫩饱满,点点的水光,早已占满了整个娇嫩的穴口,现在正像处子般紧紧缝合着,还隐约渗出淡淡的幽香。

    齐欢深吸一口气,双指轻轻的翻开两片全无黑气花唇,登时现出粉红色的膣壁,带着一圈圈褶纹的牝肉,正散发着艳红的光泽,惹得他终于耐性全失,赶忙伸出舌头,轻轻的由花唇下方,缓缓向上舔,直舔至那粒娇嫩的小核,继而用双唇含着他轻扯。”啊……”

    烈的触踫,使林喜蕾立时爽得要死去,便这样一舔,林喜蕾猛地一个哆嗦,再舔弄几回,阵阵的**,竟如决堤似的涌将出来。接着便是她的呻吟声与**声:”

    啊……齐欢不要停,好舒服……呀!唔……”

    最后那”唔……”

    的一声,齐欢顿感自己的大棒头突然被一股湿濡围着,便知林喜蕾已经开始发浪了,终于把巨头纳入她小嘴中,正不停地吸吮着。

    这时齐欢的舌头,也开始加强缠绕着她的豆豆,不时含入口中吸吮磨抑。林喜蕾再池按忍不住,整个诱人的身躯,剧烈地狂抖起来,**如洪涛似的,汹涌澎湃而出。齐欢一手揉抚她那两团嫩滑丰满的臀肉,一手插入那早已澎湃如潮的花房,贪婪地撩拨发掘。”啊……要死了……林喜蕾舒服死了,齐欢,我爱你,我爱死你了……啊!我又要来了……”

    林喜蕾用力握住肉茎,一连几个剧颤,今回是真的**了,**直浇得齐欢一嘴一脸都是,但他却没有停止,仍是需渴地继续狂舔。林喜蕾又如何经受得起,没多久便匆匆撑身而起,有气无力的伏在齐欢身上,口中只是呼呼的吐着气:”

    齐欢干我……快干林喜蕾,我受不了。”

    齐欢把她放在地上,俯脸凑近她问:”

    你真的这么想要?”

    林喜蕾无力地点着头。齐欢急忙地跪在她胯间,只看齐欢这喉急样子,足见他确实早已欲火高烧,已到达非要宣泄的地步不可了。而林喜蕾同时早已把双腿分开配合他,只见齐欢提着大枪,稍一对准,便即挺臀插入。

    林喜蕾依然如初,同样地紧窄,宝贝被夹很既爽又舒服,今次齐欢依从林喜蕾的要求,直顶向她深宫,再续步加力深进,终于戳开她的宫房,直把全根捅进。起先林喜蕾的宫房一被撑开,她确实也感不适,立时见她蹙眉睁目,状极难耐,但过不多久,经齐欢急攻抽提,便开始渐渐适应破宫的充实美感,而对齐欢的粗大,也没有第一次那么吃不消了,她只觉大物硬热非常,不住地在自己膣室进出,胀得她越来越舒服,越来越美非常。

    齐欢急遽地一连数十下重戳,随着动作,让林喜蕾的一对优美**,跳上跳落地不停晃动。这个光景,更教齐欢心烧目眩,忍不住单手抚上她一边**,一面戳插,一面搓揉。林喜蕾绝美的脸上,早已布满红霞,小咀不停发出破碎的呻吟。

    再过不多久,过度的激情,让林喜蕾终于忘却了一切,开始淫语连连喊叫出来。”

    好厉害啊……大**干死人家了,林喜蕾真的要死了……””老婆给我干死了怎么行,我拔出来好了……”

    齐欢改用双手,一手一个揪住她一对**,不停地把玩揉搓,腰肢却不曾停顿过抽挺。”不要,求求你不要……林喜蕾就让好老公干死好了,决不可拔出来……””但你真的会死啊……””死去便算了……大力插……他又咬到子宫去了……好老公,求求你干死林喜蕾吧……啊!实在太舒服了,林喜蕾好爱你啊……””林喜蕾真的很紧,快用力夹着我……噢!舒服……我们一起丢吧……””好,林喜蕾同老公一起丢……一升天,再狠狠干我……我快要来了……我好爱你……我真的好幸福,啊……快射给我……啊!射了……你射得真多……又射了……烫得林喜蕾好舒服哦……”

    她只觉齐欢的热情已狂喷而出,直浇向她的深宫。而齐欢一连几下满足的发射,已爽得浑身酸软,一个翻滚,便仰躺在林喜蕾的身侧,不停地喘气。

    林喜蕾本人更不用说了,她何曾受过如比狂猛的干弄,早已进入半昏迷的状态,完美动人的**娇躯,正急促地起伏着,直到齐欢把半边身跨上她身躯,并玩弄着她**时,林喜蕾才徐徐睁开还带着迷茫的眼睛。”

    这一回你舒服了吧。”

    齐欢带着邪笑说。”

    舒服死了,你好强壮,再干下去,恐怕我真的要死了。”

    林喜蕾拉着他贪婪的手掌,放在嘴唇轻吻着。

    第333章 商场少妇 一

    这天,齐欢正在家里坐着无聊,却突然间接到了周冰洁的电话,在电话里,周冰洁请齐欢过去吃饭,齐欢想想晚上没什么事,当下答应了起来,开车来到周冰洁家门口时,齐欢正好看到周冰洁正提着菜上楼,齐欢连忙接了过来,来到周冰洁家里以后,周冰洁已急不及待地把菜肉放回厨房去,并开始动手洗菜做饭。

    齐欢在门外探进头来:”

    今晚有甚么好菜,需要我帮忙吗?”

    周冰洁回过头来,朝他笑一笑:”

    不用了,看你这一副公子模样,想必你也不晓得洗菜做饭!今晚有酥炸肉丸,牛肉炒菜和海鲜,你看,这些蟹好肥大啊。””你这回可说错了,老子我最拿手便是搓肉丸和洗蟹,要看看我的手势吗?”

    说着人已走了出来。

    周冰洁带着怀疑的口唇道:”

    好啊,既然你说得这般本事,这些肉丸便留给你弄吧。”

    齐欢来到她身后,双手扶着她腰肢,把她拉贴近身来,在她耳边道:”

    这样我就不客气了,搓肉丸这回事,便交给我吧,保证妥妥当当。”

    只见他突然双手上移,竟隔着周冰洁的衣衫,把她饱挺的一对玉峰握在手中,接着搓搓揉揉。

    周冰洁登时浑身一软,撒娇似的往后仰起脸,星眸半闭的贴着他,柔声道:”

    不要这样嘛,人家还要菜哦……啊!你的手……”

    原来齐欢的右手已改探至她胯间,按在她那肥美的**上。”

    你不是叫我帮手么,现在我来了,你为何又不依。””人家是叫……叫你搓肉丸,却没……没叫你搓这个……””我不是正在搓肉丸么,只是这枚肉丸比较肥大饱挺而已。”

    齐欢笑着说。”

    啊!要死了,你这人怎会……啊……不要再弄啊,人家要被弄出水了……”

    周冰洁连忙放下手上的蔬菜,转过身来抱住他:”

    放过我好吗,你再这样弄下去,人家又想要你了。””那便要吧。”

    齐欢俯头在她颊上乱吻。”

    不可以呀,我还要做饭呢。”

    周冰洁温驯地抬着脸望向他。”

    你要我搓肉丸却千真万确,你要我出去,起码都要让我完成了工作方行。”

    齐欢邪邪地一笑。周冰洁对着这个自己深爱又颇为无赖的情人,真个是没有他办法,只得自动把束在短裙里的白色毛衣,缓缓抽了出来,反手伸到毛衣里,把胸罩的扣子解开,才再围抱着齐欢的腰肢,抬起头含情脉脉地朝他道:”

    这可以了吧。””是我的好冰洁。”

    说着在她脸上吻了一吻:”

    这样吧,要是我打后问你的问题,你又能全部答得正确,我便放你一马,若不然,就等我在这里干完事才肯放你。””怎可以嘛,我才不要。”

    周冰洁想推开他,却被齐欢一手抱住。”

    现在已经无法让你说不要了,你看我的宝贝硬成这样子,连短波裤都撑起来了,不发泄出来怎行!这样好了,我分开三关问题,只要你在那一关答对了,便无须过下一关,要是三关你都有问题答错,便对不起了,你觉得这个玩意如何?””那才不好玩呢!但若不依你,我知你也不肯放过我,好吧,你说说那三关是怎样?”

    其实周冰洁也觉得很有趣,没想到和齐欢**,他竟有这么多鬼点子,委实曾加了不少情趣。齐欢见她已渐渐坠入圈套,不禁暗笑起来:”

    第一关是,我只抚摸你上身;第二关便不同了,你要脱去短裙和内裤,让我抚摸你全身;说到第三关,当然是要干一干我的周冰洁了。但你要记住,一条问题都不能错,如何?””这个……”

    周冰洁不禁犹豫起来:”

    要是你的问题很艰深,我又不懂得,叫我怎样回答嘛。””不会的,每一条实是最浅不过,便连三岁孩童也懂得回答,更何况是你。你再不应答,我马上便来干你。”

    齐欢来个软硬兼施,周冰洁又如何招架得住。”好吧,但你的问题不要太深哦,太艰深我便不玩了。”

    周冰洁半带怀疑的目光望着他。”

    不艰深,当然不艰深。”

    便把周冰洁的毛衣和胸罩脱了下来,再让她坐在厨房的一张工作台上,这张台子高矮适中,正好当作阳台。齐欢把身躯贴上前去,接着把她拥入怀中,并低头咬住她耳珠道:”

    我要开始了,抬起头望着我,不准你把目光移开,知道吗?”

    周冰洁可怜兮兮的抬着抬,一对明亮的眼睛却含羞地望着他。”

    没错,是这样了,好让我一面做,一面能欣赏我周冰洁的俏丽花容。我现在要开始了。”

    齐欢邪邪的笑着。只见齐欢一手围箍着她纤细的腰肢,固定着她身躯,右手便开始盖向她一只娇嫩的**,微笑问道:”

    我现在做甚么呀?”

    周冰洁心想这回要死啰,原来他的问题,竟然是问自己这些东西,但又不能不答他,只得含羞道:”

    齐欢在玩……玩我的**。””到底是左乳还是右乳呢?””是……是左乳……””现在我又怎样呀?””啊……现……现在齐欢用……用手指捻……捻转周冰洁的**……啊……”

    **的兴奋加上自己的淫语,教周冰洁立时产生一股难言的快感,一张可爱的俏脸,霎时变得通红。

    齐欢一面动手把玩她,一面把目光盯着这个绝代娇娃,见着她的表情随着自己的淫虐而变得更妩媚,直看得齐欢的宝贝挺得又胀又硬,巨头已冲出短波裤的裤头。只见齐欢再难忍耐,连忙把短波裤和内裤一起脱掉,抛在地上,十八公分的粗长的巨物,登时直翘翘的竖在周冰洁眼前,更惹得周冰洁心促脉跳,真想张开小嘴含上他的棒头,而她膣内的嫩肉,却不住收缩抖动,淫露渗渗而出。”现在我的手指又如何呢?”

    齐欢凝望着她道。嗯!要死了,周冰洁浑身一颤:”

    齐欢在……在拉扯周冰洁的**……””周冰洁,你自己用手撑住身子。”

    齐欢把围在她纤腰的左手抽回:”

    现在呢,我又怎样弄周冰洁呀?””现在……齐欢用双手玩……玩周冰洁的一对**……””答得很好,我再问你,周冰洁想不想玩齐欢的宝贝呢?”

    齐欢微笑着问。他真是的,怎会问人家这样的问题,叫人如何答喔!”

    快说!”

    齐欢把周冰洁的一对美乳,竟搓得不住变形,一面催促她。”

    周冰洁好……好想玩……玩齐欢的宝具……”

    周冰洁终于鼓足勇气说出来。”你想玩,便伸手来把他握住,尽情去玩吧。”

    齐欢望着她羞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暗自道:”

    自己这一招杀着,保证不需要多少时日,便能把这个万人迷的天使调教成功。”

    周冰洁终于伸出玉手,把齐欢刻意贴身过来的大宝贝握住,轻缓地套玩起来。突然她又”噢!”

    地轻吟一声,只见齐欢已经张嘴含住她一边**。

    不久,齐欢从牙蓬中问道:”

    我现在做着甚么?””齐欢他……他一边吸吮周冰洁的**,一边玩……玩周冰洁另一个**……””全对了,周冰洁舒服吗?””周冰洁好舒服,好爽……再大力些吮。啊!不要咬我……我的**……””现在周冰洁玩着我甚么东西呀?””玩着齐欢的子孙袋……他好软好胀,好好玩……””想含我的宝贝吗?””好想……啊!不要扯人家的**。啊!周冰洁要含齐欢的大东西。啊!求求你不要再咬了……好齐欢……周冰洁快要乐死了……””好了,我再问你,现在你的手指摸着甚么呢?””周冰洁的手指摸着……摸着齐欢棒头的小嘴。””错!你第一关输了。”

    齐欢站身来,笑吟吟的望着她:”

    那不是小嘴,是叫做马眼,所以今次你输了,要再过第二关。””你……”

    周冰洁登时傻了眼:”

    人家怎晓得他叫做『马眼』,你好不讲道理。””错便是错了,还有甚么道理,快自动脱去短裙和内裤,……呵呵……”

    齐欢发出一个狡狯的笑容。周冰洁无奈,知道拗他不过,便脱去短裙内裤,立时全身精光赤现,**裸的双脚下垂,坐在台子上。虽然这是开放式的厨房,幸好还有一道屏门。而齐欢为了让她安心,便把厨房的屏门掩上。”哇!赤条条的周冰洁真美,快些张开你的大腿。”

    周冰洁只得把两腿分开,露出满布露水的花穴,齐欢跪下身来,抬头朝她做了个鬼脸,周冰洁羞涩得别开脸不敢看他。”

    现在是第二关了,我现在做着甚么呢?””齐欢正用手指抚摸我的毛毛。”

    周冰洁这时已经回过头来,并低头望着齐欢的举动。”现在又如何?””啊!在……在抚摸我的小唇……嗯!齐欢你……啊!现在是豆豆。要死了……我受不了……不要再揉……不要……””唔!周冰洁流了很多水啊,我在做甚么呀……””嗯!在……在吸吮……不,是喝……喝周冰洁的水。啊!受不了,怎会这样!我……我不要了……””现在我的手指在做甚么?”

    齐欢的声音已开始沙嗄起来。”

    你……你怎可以拉……拉扯我的小唇。啊!拉得这么长……”

    周冰洁低头看着,见着这淫霏的情景,俏脸更趋胀红。”

    有几长呢?””齐欢你好坏……啊!拉……拉到四公分了……不要这样,现在是拨开周冰洁的小唇。正在舔……舔周冰洁里面的……啊!受不了……”

    周冰洁这时,在齐欢的挑逗下,已再无法控制原始的淫念欲火,只见她一手撑着身躯,一手握住自己的一边**,狠劲地搓玩着。而那一对**,却越分越开,一对美目,已经润光盈盈,半合半闭。”现在我又怎样呢?””齐欢正用……用手指掘……掘周冰洁的妹妹。嗯!太深了……””错!第二关又错了。”

    齐欢站身而起,即见眼前的周冰洁已星眸半闭,一脸泛着迷人的陶醉色彩,小嘴微张,不停地喘着气,齐欢看得会心一笑:”

    那里不是叫妹妹,是叫生殖器。””但人家……人家的朋友和宋佳……都是这样叫的。””因为我不是这样叫,所以你是错了,明白吗?”

    齐欢在心中暗笑。这人简直是强词夺理嘛,人家又怎知你叫甚么,说到最后还不是想干我,还要人家过甚么三关……周冰洁到现在终于明白齐欢的用心。”好了,第二关又输了,你说接下来该甚么办呢?”

    齐欢挺着昂首兀兀的大宝贝问着。周冰洁伸出小手把他握住,露着半昏半醉又充满需渴的表情,痴痴地望着他道:”

    要……要干周冰洁。””周冰洁喜欢给我干吗,用甚么干周冰洁呀?””喜欢,周冰洁喜欢给齐欢干,要文**的大**干插周冰洁的生殖器。”

    话间她已忍受不了齐欢的诱惑,用力拉扯着他的宝贝,让他的棒头对着自己的花唇,不停地磨抑着。”很好!你果然不再叫妹妹了,周冰洁自己拨开生殖器给齐欢干好吗?””嗯!”

    周冰洁顺从地单手拨开一边花唇,一手握住齐欢的大宝贝,把棒头缓缓塞了进去。”

    啊……好舒服……大**撑得我好胀。啊……””现在我的大宝贝是怎样干周冰洁呀?””大**他……他进入一半了。好满,到花蕊了……啊!花宫被撑开了,到底了,周冰洁的生殖器已经把齐欢的大**包藏住了。”

    其实第三关己经再无须答甚么问题了,只是周冰洁却浪昏了头,还是傻呼呼的应答着。这时巨物已全部插进花宫,牢牢地给周冰洁仄紧的**牢箍住,齐欢直爽得长嘘了一口气,而周冰洁的双手,已经按在身后,撑起仰后的身躯,低头望着二人的交合处。

    齐欢左手先围着她腰肢,右手握住她一边**,开始缓缓**。周冰洁见着心爱男人的巨物,正自一入一出的捅干着自已,其画面淫亵之极,夹着”唧噗、唧噗”的冲刺水声,更令周冰洁淫念暴升。而齐欢却更是兴奋,望着眼前漂亮得令人昏醉的周冰洁,见她还带着痴迷动人的水汪汪眼睛,正半张半合地。长长的睫毛,不住微微抖动,满布桃红的俏脸上,盈满着幸褔的光釆,更显得她可爱迷人。而胸前一对优美的**,却随着抽动,晃呀晃的,煞是教人目眩。而最要命的,便是她那超窄的膣道,宝贝如投鲤鱼嘴般,不但触感奇紧,且随着她激情的收缩,不停地吸吮压榨,着实美得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第334章 商场少妇 二

    ”周冰洁,我现在的宝贝是如何干你?””齐欢的……大**正在出出入入的……干周冰洁。嗯唷!花宫给撞穿了……啊!好舒服啊……””你现在开心吗?””周冰洁好开心,周冰洁很喜欢齐欢干。啊!大**好可爱啊……括得周冰洁好舒服……又撞到尽头了。不得了……要泄了,我要泄了……”

    齐欢也感到她正自剧烈地收缩,知她真的到了,便把巨头直抵进她子宫颈,周冰洁连连哆嗦,花露立时直冲向他的巨头,待得周冰洁发泄完毕,见她已无力地想软倒在台面上,齐欢立即抱住她,不让她躺下,并拉贴周冰洁到怀中抱住。

    周冰洁喘着大气,伏在他的胸膛,良久才抬头朝他道:”

    齐欢我……我给你弄死了,求求你快点儿射吧,我实在受不了。””全射给周冰洁好吗?””嗯,全射给周冰洁,我好爱你啊,齐欢干得周冰洁好快活,但我现在浑身无力,恐怕今日不能再弄了。””那么我怎样!我还硬得要命呢。”

    齐欢今回真个作茧自绑了,但看周冰洁确也难以干弄下去,这也难怪,今日她已经被干得够厉害了。”

    齐欢,你还没有泄,便干周冰洁的小嘴吧,我给你吃下去好么?””你真的肯这样?”

    齐欢喜出望外。”嗯!来吧,你先把棒棒拔出来,让我跪下来。”

    周冰洁正要离开他的怀抱,却被齐欢止住。”

    待一会儿,我给你看一件有趣的东西。”

    齐欢笑着说。周冰洁正感奇怪,却见齐欢把她身躯定坐在台缘,双腿垂地,他也挺直身躯,但巨物仍是紧紧顶插着周冰洁的花宫深处。”来,你用双手把唇瓣拨开,看着我把宝贝抽出来。”

    周冰洁不解,只得依他的说话去做。只见齐欢突然快速地一抽,整根十八公分的大宝贝,猛地抽了出来,而接着一股强大的阴露,竟同时疾喷而出,”

    吱”的一声,像花洒似的射将出来,直飞落地上,直把个周冰洁看得两眼发傻。”怎会这样?”

    周冰洁怔怔地望着地上的一璜露水。齐欢却笑道:”

    因为你射精时,我的巨头正好顶塞着你的子宫颈,阴精便无法渗出来,现在我用力一拔,你的花露便给宝贝带了出来,明白了吗?””你……你好坏呀,要人家看着自己喷精。”

    不由施起粉拳打在他胸膛上。

    齐欢呵呵笑着,便叫周冰洁跪在他身前。周冰洁这时给他已弄得淫心大炽,也不理及他棒上的精水,便用手握着肉茎,尽量张开樱桃小嘴,才能把他的巨头含入口中。她抬头望着齐欢,示意他可以开始干弄,小手同时不停地为他套动。

    齐欢轻按着她的螓首,腰杆接着前后挺动,然而周冰洁的小嘴实在太细小了,只能包含他巨头的前一截,但在齐欢来说,周冰洁的举动,却是个非常强烈的摧情济,光看着这个如仙子似的周冰洁,正用她那线条优美的小嘴含住自己的宝贝,还热情地双手齐出,一手捋动,一手还玩着自己的皱囊,这种火辣辣的情景,又怎能不教人兴奋。

    但见周冰洁用力地含箍着他的棒头,小手飞快地套动,胸前一双**,仍不停地贴着他腿上磨蹭。齐欢越看越觉心热,口里不禁嘘嘘的喘气着,感到快要爆发之时,已忍不住喊了出来:”

    快……快……要来了……周冰洁再用力吮。噢!是……是这样了。要来了……啊……”

    接着一连数发,大量的子子孙孙,全都射在周冰洁口中。

    直到齐欢涓滴不剩,周冰洁才徐徐站起身来,把自己诱人的**身躯,牢牢贴在齐欢身上,抬头张着满口阳精的小嘴,展示给齐欢看了一会,才”咕”的一声吞入肚中,便温柔地轻声道:”

    周冰洁终于吃下齐欢的子孙了,将来我还要给你生好多孩子,你说好么?””一男一女,两个便行了。”

    齐欢爱怜地轻抚着她的秀发。”

    嗯!周冰洁就和你生两个,但是否一男一女,便要看你的命了。

    疯狂了一番以后,两人吃过了饭,周冰洁在那里收拾了起来,而齐欢却笑咪咪的望住她,眼睛直盯着她翘得老高的浑圆臀部,一条短裙被扯得翻到臀端,雪白色印有吉蒂猫的小内裤,全然展露了出来,加之臀部随着她手上的动作,不住摆呀摆的,着实教人看得鼻血飞喷。

    齐欢目不交睫的看着,直瞧得欲火盈眸,胯下那根俏皮的大宝贝,立时把西裤撑得帐蓬似的,周冰洁见他一声不响的站在自己身后,略感诧异,便抬头瞧了他一眼。岂料才看一眼,便即看见他裤前的帐蓬,不禁脸上一红,嗔道:”

    你这个人怎么会这样,无原无故也会硬成这样子。””怎么无原无故。”

    便蹲下身来,一手按在她圆臀上,又搓又揉。”

    噢!不要嘛……入家还要拾东西啊……”

    周冰洁现在终于明白他硬起的原因。齐欢也不多说甚么,一把便将她拥在怀中,左手已探向她胸口,一边高挺的玉峰,登时纳入他掌中。”不要在这里,啊!不要嘛……啊……”

    周冰洁轻叫一声,已被他弄得浑身麻软。”

    我等不及了,先在沙发来一下再说吧。”

    说着便把自己的外衣脱下,顺手抛在地上,接着便去脱周冰洁的衣服。周冰洁却亲昵地贴向他,抬起双手为他解去领带,再一颗一颗的松开他衬衣钮扣,接着当然是裤头皮带,不消片刻,两人已把对方剥得精光赤体,玉帛相对,双拥倒在沙发上。

    只见齐欢犹如十日不知肉味般,把整个身躯全盖覆在周冰洁身上,胯下早己硬得要命的宝贝,不停地在她大腿磨蹭,一手一唇,早已攀峰吮穴,直弄得周冰洁浑身酥麻发软,花房发痒,淫艳的津液,不住涓涓流溢。”

    齐欢!不要停,吻我……”

    周冰洁双手牢牢按着他脑袋,弓起前胸,迎接这难耐的快感。

    只见齐欢淫兴遂狂,两只指头,倏地撑开花唇,望里一探再探,才齐根没进。”

    啊!怎会这样,要受不了……”

    她再无法思考了,自制力正迅速崩溃,一迭一迭白热的**,终于全占据了她。而齐欢今日似乎特别兴奋,额前早便覆满一层汗泽。只见他徐徐抬起头,望着一脸陶醉的周冰洁:”

    吻我……吻我的下手货。”

    周冰洁自从尝过那滋味后,经历数次,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喜欢上这种前奏激情,口技也增进不少,骤听齐欢那嘶哑的渴求声,便把浑身无力的身躯,徐徐撑起来。齐欢也滚身坐在沙发上,周冰洁却识趣地伏了下来,握起他那十八公分的宝贝,伸出她的丁香小舌,先缘着茎杆上下舔弄,接着螓首一埋,竟把齐欢的肉囊吸入口中,小手仍不忘为他飞快捋动。”啊唷,周冰洁你愈来愈厉害啊……好舒服……”

    伸手拨开她那低垂披肩的秀发,好让自己能看得真切,他那充满淫欲芒芒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直盯着眼前这副绝色玉容。这时的周冰洁,已把小嘴移挪至棒头,迷人半闭的美目,正水汪汪地望向齐欢。

    二人登时目语传情,秋波送意,见她一张小嘴,徐徐启开。”

    唷!好爽……”

    只听”唧”的一声,周冰洁的小嘴已把棒头包住,小手同时配合唇舌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套动起来。”

    好美,周冰洁弄得真好。是……是这样了,舔马眼。唷!美死了……”

    周冰洁很爱听齐欢的赞美,不但可令她感到自豪,更证明了她的挑逗伎俩,已经达到相当火候。能够取悦自己心爱男人,这也算是身为女人的幸福。周冰洁的伎俩,果然进步神速,齐欢渐渐感到难以抵挡:”

    周冰洁,我要摇摇了……””嗯!”

    她徐徐吐出宝贝,深情地望向他:”

    我也受不了……抱着我,用你的大宝贝满足周冰洁。”

    齐欢扶她仰躺下来,把她一条美腿,在沙发靠背上一搁,一绺艳红溶溶,翕翕而动的花穴,全然展陈在齐欢眼前。周冰洁小手一握,拉扯着齐欢的宝贝,带着半闭惑人的美目,柔声道:”

    来,快快给我,周冰洁要你啊……””今回便由我这个俏老婆带路吧。”

    周冰洁一手拨开自己的花唇,一手挽着他的巨棒,轻轻磨着膣口:”

    来吧,可爱的老公,周冰洁要啊……”

    齐欢看见她的浪态,哪里能禁受得起,斗大的棒头”吱唧”一声,已然没进了花房:”

    啊!真的好紧……””再要入,周冰洁要你的全部。啊!满了……啊……再入,顶开我的花宫。啊……””舒服吗?”

    齐欢一把握住她一边**,一手在她豆豆上拨弄。”

    舒服死了,好胀,好满……快狠狠干周冰洁。啊……再要快……”

    齐欢俯下头来,凝望着自己的宝贝飞快地出入,粗大的巨棒,把周冰洁紧密的花穴撑得满满的,在每一抽提,花露随棒飞溅。眼前的艳景,委实春色澹荡,夹杂着周冰洁娇音昵耳,狂放无羁,怎不教齐欢心猿难定,意马狂奔。

    正当二人兴致高昂,忽地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霍然出现在齐欢身旁,这一惊吓,当真非同小可,望着这张一脸邪邪笑着的俏脸,齐欢立时要晕了过去。不知何时,宋佳竟如鬼魅般,从沙发背后探出头来,方好落在二人的交接重地之上,但见她笑吟吟道:”

    哇唷!果然厉害,真难得冰洁姐禁受得起。”

    此刻的齐欢.真想死去罢了,胯下的宝贝,一时不知拔将出来,还是掩藏着好,只得全根挺进周冰洁的花房,强作临时藏身之所,杀了他也不愿拔他出来。又想,为何今次竟然全无预感,莫非因为我正在干昏了头。再说周冰洁,听见宋佳在旁的声音,莫一似落汤螃蟹,登时忙了手脚,”

    啊”的一声,连忙双手掩着红透如柿的俏脸。宋佳见着他们的情景,更显得意:”

    齐欢你不用藏了,刚才你出出入入,我全都看在眼里,果然是有点斤?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