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51.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48 部分阅读

第 148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狠命深插她喉头。但那种犹如受难的感觉,却令她极度的沉醉。在齐思雨心中,对齐欢这份斯文得过份的怜爱,不免又恨又爱。恨的是他不够激情,爱的是他那股温柔,而这两方面,都是让女人最想拥有的。

    齐欢喜欢齐思雨的嘴唇自由发挥,每当齐思雨用舌尖舔他马眼时,齐欢总会发出满意的轻叹,随着齐思雨的吸吮,同时会发出舒服的”啊……嗯……”

    呻吟声。今日也不例外,只见他颤着声音,喘息道:”

    啊!好爽……你的小嘴总是弄得这么舒服,我已经被你吃上瘾了!”

    齐思雨听到他的说话,不禁抬起头来,温柔地向他报以一笑。齐欢的赞美,确实令她感到特别甜蜜,这时的齐思雨再难忍受了,**的**,已开始泛滥成灾,她站起来,面对面拥抱住他,淫荡地用那傲人的乳峰抵向他胸膛,摆动上身磨蹭他。齐思雨因淫火大盛,**早已发硬起来,这样一磨,登时被挤压得左右滚动。**带来的快感,让齐思雨不由”啊!”

    的叫了一声,实在太舒服了。这份快感,让她几乎忘了形骸,口里叫道:”

    齐欢,快来插我,用你的大**填满齐思雨的**。”

    齐欢听后也不禁一怔,齐思雨向来文静秀雅,这种淫词浪语,决不像出自这个温文清纯,出尘如仙的美女口中。可是最近这个月来,齐思雨平素的腼腆矜持,却不知跑到那里去?他心里虽是这样想,却也不甚萦怀,只道她深爱着自己,所以会这样。况且夫妻床上之事,本来就该尽情放纵,无须有什么顾忌才是。齐欢又怎会料到,齐思雨的言行骤变,却是来自另外一个男人。

    齐欢抱她在怀,齐思雨已急不及待地主动抬起一条腿,围缠到他腰肢。齐欢配合她的举动,用手抬着齐思雨的大腿,而齐思雨却淫荡地握住他坚挺的**,不住在自已嫩唇处抑磨,接着把他的**往内一塞,推进自己的身体里,紧窄的花穴,已把那**箍住:”

    把你的**抽进来,齐思雨受不住了!”

    只见齐欢微微一笑,腰杆用力一挺,便把**插进半根。被**深入的胀满感觉,令齐思雨爽得浑身一颤,她配合地一揍,**已顶到深处,一股快乐的满足呻吟,立即响遍浴室。齐欢抬着她腿臀,不停地反反复复抽戳。齐思雨双手紧紧围住他脖子,而齐欢每一深投,均直顶进她的子宫里。齐思雨本来就天生浅窄,总是无法全部容纳他的巨大,但他的深入,往往能激进她的子宫颈,撑开她深处的嫩肉。而这种深进的方式,却是齐思雨自己的要求。

    她还记得,齐欢第一次闯进子宫颈,她痛得泪水狂滚,却死命地屏息忍受着,但到得后来,已成为她一种无尚的享受。这时的齐思雨,正感受到他的强猛冲击,使她的身体在他怀里波动着,这种猛烈的感觉,太令人兴奋了,齐思雨美得全身发烫,不得不放荡地呻吟,脑袋也渐感头晕目眩。随觉齐欢抵紧住她的子宫,射出热情的精液。齐思雨浑身一爽,跟住也丢了,渐渐瘫软了下来。二人稍作休息,再在浴缸来个鸳鸯戏水,才恩恩爱爱地裸拥着离开浴室。

    第341章 品尝思雨 一

    他们来到宽大的床上,齐欢让她安静地仰躺下来,接着温柔地在她身上移动。齐欢那温热的双唇,吻遍了她白润如雪的肌肤。齐思雨忘情地将他抱紧,好让自己能感到彼此狂烈的心跳。齐欢的双唇,终于贴上她的唇,柔软的舌头进入彼此的口中,需渴地吸取对方的甜蜜。

    良久的炽热拥吻,终于让二人融为一体,彻底地感受对方的生理反应,挑起彼此强烈的**,齐欢的手已滑上她的**,继而敏感的**,赤落在他手指中,令齐思雨再不顾一切地响应他,挺起自己的丰乳,热情地接受他的把玩。齐欢很温柔,让她能清楚地享受被抚摸的畅快滋味,也让她感受到被齐欢宠爱的幸福。

    齐思雨开始感到浑身燥热,他硬挺的**,已被她用紧闭的双腿夹住。齐思雨轻轻地用腿侧搓动他,使他呻吟起来:”

    齐思雨,你想叫我发狂吗,我已经忍得很辛苦了!”

    他粗嗄沙哑的声音,确让齐思雨了解他的痛苦和难耐。齐欢突然翻身而起,骑在她身上,而他这个位置,使齐思雨清楚地看到他那过人的**,他真的很粗长。

    这时,齐欢正托起她一只**,用他的**撞击她的**。齐思雨看见他这淫霏的举动,心中又是一荡,瞪大眼睛望着他的**,颤声道:”

    啊!好痒。”

    本已发硬的**,这时更显挺立,她不甘示弱,双手不住抚摸他的大腿根,用小手托起他的阴囊,轻轻地搓玩着。齐欢受她这样一弄,乐得闭上眼晴呻吟起来。

    齐思雨知道他舒服,更是愈益放肆玩弄他,还以另外一只手,代替了齐欢握住阳茎的大手,把他的马眼挤擦自己的**。齐欢这回可受不了,他转过身来,伏到她胯间,鼻尖已碰上她的**,齐思雨打从心里就喜欢男人为自己**,每当男人柔软的舌头闯进**时,那种激烈感,在在都令她快要疯狂。齐欢分开她双腿,开始舔她的**,同时把跨在齐思雨身上的臀部提高,粗长硕大的**,正好抵在紫菽的脸颊上。她当然不会放过这美点,马上握住他**,已见他的马眼渗出泪滴,惹得她兴奋异常,忙以舌尖把他舔抹掉,接着张大樱唇,把**含进嘴中,晃着脑袋为他套弄起来。

    随觉齐欢的舌头已深进她**,就像**出入般,自动**起来。齐思雨不由低呜一声,清楚地感到由腿间传来的磨折快感,而且快速地蔓延到全身。齐思雨难以按忍体内的快感,她需要齐欢粗大的**,疯狂地插弄她、填满她,忙喘气道:”

    干我,齐思雨要你的**,不要舌头。”

    齐思雨握住他的**叫着。

    当齐欢跪坐在她胯间时,齐思雨再次握住他**,对准自己双腿间的幽穴:”

    齐欢来吧,我爱你。”

    齐欢听得心头发热,抬起她双腿,缓慢地进入她早已**的**,一下子便插到她的最深处,再拉出她的**口,忽地齐欢一个用力深进,直撞到她的子宫处。

    齐思雨的**马上得到充实的缓解,身子也不自禁颤栗起来。齐欢开始奋勇挺动,强而有力的腰肢,一挺一抽的,**每一次**,均抽离她的阴门,把她的**撑开又复合,又再次彼撑开,在齐思雨滑润的甬道不停地进出。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让齐思雨感到说不出的舒爽。只见**开始不断涌现,从她的腿根往下慢慢流泻,高涨的**,使她不自觉地抬高臀部,同时双腿围上他那强横的腰臀,更方便齐欢深入她,戳刺她那娇嫩花蕊。

    天啊!齐思雨心里喊叫,齐欢的温柔**,不慢也不快,节奏相当适中,让她更能清晰地享受被**拥刮的乐趣,也让她感到**被**厮磨的蠕动。齐思雨并拢起双腿,她知齐欢喜欢自己这样挤压他,而这样缩紧**,也令她得到更强烈的快感。没过多久,齐思雨已给他操得头昏魂消,飞到云端去似的。

    齐欢望着眼前娇美迷人的爱妻,胸前那对浑圆的美乳,在自己激刺下,不住上下颤晃,幻着一浪浪诱人的乳波,不由看得欲火焚身,连忙伸出双手,捏玩着那对晃动的**。这样无疑更大增齐思雨的快感,终于**来临了,大量的阴精,由她深处狂涌而出。

    但齐欢仍没有满足,大概刚才他已射了一次吧,今回的耐力,变得特别持久猛烈。齐思雨被他狂插一轮,淫欲再度给他弄起,叫道:”

    啊……齐欢,你好厉害,快要插死齐思雨了!再要深一些,插进我的子宫去……让我感受你的**闯入!”

    再过片刻,齐思雨已是浑身乏力,软软的仰躺着,只张开双腿,任由齐欢操干,而她的**,也因他的把玩下更见坚挺,放荡地引诱着齐欢向她摧残。就在齐思雨迷失在快感的当儿,忽觉齐欢把**抽离她的身躯,齐思雨正感奇怪,齐欢的肉具又用力地撑开她的**,直插到最深处,再次这样又抽离又深进,不停地反复这动作,而那股力度,却比刚才重猛得多了。齐思雨登时被他干得欲火重生,把一双腿儿大大的分开,配合着他的**更彻底地**。”啊唷……好美啊……万万不要停……用你的大**出力插我……齐思雨快要美死了!”

    她开始放浪地叫嚣。齐思雨确实太兴奋了,一浪浪的快乐电流划过她全身,划过她体内每一个细胞,接下来齐欢不再插离她身体,改用正常方式在她**插弄,但频律却愈插愈快。齐思雨知道他快要完蛋了,就在齐欢用力紧握她**时,**已抵住她子宫。齐思雨清楚地感到,齐欢炙热的**正在她体内不停地跳动,紧接着另一股灼热的液体,突然激射而出,恰巧填补了她的失落和空虚。

    二人紧紧的拥抱着,让也没有动,而齐欢的**,仍是留在她体内。齐思雨很满意这种感觉,她能感受他在自己体内的软化。

    齐欢把头埋在她乳沟,不住地喘息,而齐思雨也是浑身无力,但她知道,自己和齐欢必须要再次淋浴,冲净身上的汗水,才能好好睡一觉!

    看着齐思雨在自己的身边睡了过去,齐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齐思雨现在是自己的女人了,而在公司里面,赵睛思,齐向红以及林灵儿都成为了自己的女人,这一切,如果换成了别的男人,也许会觉得满足,但是齐欢却又怎么会满足呢,现在的齐欢,目光又盯到了另一个女子的身上。

    这个女子叫李琴琴,今年二十八岁,有一个老公,但是因为老公的工作原因,常年在外出差,齐欢看得出来李琴琴时不时的露出来的幽怨的神色,可以说,李琴琴是一个姿色丝毫不在齐向红及齐思雨之下的美艳少妇,而丈夫不陪在身边,却让齐欢觉得有可趁之机,正是因为这样,齐欢才会刻意的制造着和李琴琴在一起的机会。

    李琴琴和齐欢的要好关系,却在两个月前的公司聚餐上开始。当日的宾客,除了高级的职员和家属外,还有一些和集团有关连的客户。以李琴琴的身份,这非官方式的聚会,她自然会随同齐欢一起。当日的酒宴,竟然全无半点拘谨,众职员却有说有笑,高谈阔论,尤其李琴琴的好友,同样身为人妻少妇的张巧巧看见李琴琴和齐欢到来,便即跑了过去,扯着她抖玩。

    那宴会直至晚上九时方曲终人散。当日的李琴琴也喝了不少酒,虽不算大醉,但已是头晕脚浮。看来他和齐欢是天缘契合,注定有事发生。李琴琴和张巧巧在齐欢的陪同下,来到酒店的停车场。二女今日已喝得半晕半醉,走来左摇右摆,就在将到齐欢的车子停泊处,李琴琴忽然脚下一浮,身子一侧,竟然站不住脚,还好齐欢正在她身旁,看见立即伸手一拦,把她弯身扑前的身子托住。

    说来也有揍巧,齐欢的手掌这样一托,竟然托住她一对玉峰,他只觉手上之物饱胀挺弹,落在掌中沉甸甸的,乎感异常地美好,不由手指一紧,轻轻捏了几下,这种美妙的感觉,当真美得难以形容。李琴琴身躯往前一跌,已顾不到其它,顺手一把扯住齐欢的西服,才能把身体稳住,待得稍一提神,发觉一对美乳已落在齐欢手中,还不轻不重的揉捏着,不由羞得满脸通红,低声道:”

    你……”

    齐欢听见马上缩手,问道:”

    李小姐你没事吧。”

    李琴琴羞得垂下头摇了摇,低声说了声多谢。张巧巧走在二人前面,并没有看见刚才的情形,回过头来,却见李琴琴红晕满脸,心中奇怪,问道:”

    李琴琴你怎么了?”

    李琴琴摇着头道:”

    刚才险些摔倒,幸好有齐欢在。”

    张巧巧以为她真的喝醉了,笑道:”

    喝醉酒摔倒有甚么稀奇,又何须要脸红。”

    接着望向齐欢道:”

    你是个大男人,知道李琴琴喝多了,也不来扶她一把。”

    齐欢当然千万个愿意,便向李琴琴道:”

    让我来帮帮你,还有些少路程便到了。”

    李琴琴想起刚才的事,本想推拒,但齐欢的手已伸了过来,扶着她的手臂。李琴琴无奈,只得攀住他肩膀来到齐欢的车子。

    齐欢先打开后座车门,让李琴琴先上去。张巧巧突然道:”

    我先下车,让我先进去。”

    李琴琴让过身子,说道:”

    齐欢又不是司机,我还是坐前座吧。”

    齐欢笑道:”

    你这么美,我作一次司机也是应该的。”

    李琴琴摇头道:”

    这样不好的。”

    话后扶着车旁打开前座车门。

    齐欢望了望张巧巧,却见她松松肩,笑道:”

    她要喜欢这样,也没有法子。”

    来到张巧巧家门,齐欢本想送她进屋,竟被张巧巧阻止道:”

    不用送了,现在才不到十点,往常我深夜外出,也比今晚早,你还是送李琴琴回去吧,她胆小得紧,要她单独留在车子里,吓也吓死她了。”

    李琴琴虽有点头晕,但并非大醉,她的说话还是听见的,说道:”

    我才不怕,齐欢你不要听她乱说。”

    张巧巧笑下车,也不回答她。二人看着她走进屋子,齐欢问道:”

    现在好一点没有,还有头晕吗?”

    李琴琴轻声道:”

    仍有一点点,但并不很厉害。”

    齐欢道:”

    这样吧,前面风景也不错,我们到那里歇一歇,先让你吹一会儿山风,会对你好一点。”

    李琴琴道:”

    这样也好,但不要待得太久。”

    齐欢点头一笑,开动车子。不消两分钟,车子已来到一个相当空旷的平地,虽月挂中天,已是深夜,但平地上早就停满了汽车。

    李琴琴看见,不禁问道:”

    这么夜了,怎会还有这么多人。”

    齐欢笑道:”

    若在日间,这里的人并不多,但一到晚上,就会热闹起来,待一会儿你便会明白。我们下车走走吧。”

    李琴琴点头,打开了车门,阵阵清凉的夜风吹来,确让她精神一振。

    齐欢陪着她往溪流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在皎皎明月下,四周的环境让李琴琴能清楚在目,只见一对对的爱侣,正各自各的坐在草丛处谈心,而每一对男女,全都是抱作一团,亲热非常,此刻便只有她和齐欢两人,却是身离二呎,缓缓并排走着。

    李琴琴终于明白齐欢刚才的说话,原来这里是谈情圣地,难怪每当晚上,这里便会热闹起来,想到这样,不由心头一跳,偷偷望向齐欢,在月色映照下,他那优美的俊脸轮廓,更显得他俊朗出群,心想:”

    齐欢比起自己丈夫,却全不逊色。”

    她越是看着他,不知为何,心头就越跳得厉害。

    当她将要走过一辆汽车旁时,齐欢突然挨身过来,低声向她道:”

    你斜眼看看车厢里面。”

    李琴琴听得奇怪,依他所说往车厢里望去,不由吓了一跳。

    第342章 少妇琴琴 一

    原来车厢里正卧着一对男女,二人衣衫不整,那男人正趴在女人身上,不住松动着美殿。李琴琴自当明白是什么一回事,当下红着脸儿打了齐欢一下,啐道:”

    你这个人真是。”

    齐欢一笑,突然伸手围住她纤腰,把她优美的身子拥贴过来。

    李琴琴大惊,想要把他推开,但齐欢强而有力的手臂,在她这微不足道的气力下,又怎能起出任何作用,一具玲珑有致的身躯,已投入他怀中。齐欢随即道:”

    不要出声,你看这里的人,个个一双一对,我们这样各自各的走,实在太过突出了,况且会影响了他们,以为我俩是来这里偷窥呢,还是这样走着好。”

    李琴琴当然知他心存不轨,找个借口乱说,只是自己气力不够,无法把他推开,再想起在酒店停车场的情景,登时心乱如麻,心房跳个不停,颤声道:”

    我们走吧。”

    齐欢点了点头,依然拥着她腰肢,徐步向自己车子走去。李琴琴路走着,心房越是跳得急剧,她真的害怕再坐上齐欢的车子,现在的李琴琴,巴不得背上长出一对翅膀来,马上飞回家里去。

    二人才一坐上汽车,李琴琴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掏出手机一看,是老公的来电,听她道:”

    我是……嗯!我知道了,但你不要喝这么多,知道么?……是,我还在车子,快到家门了……嗯,拜拜!”

    李琴琴把电话放回,齐欢问道:”

    是你老公?”

    李琴琴点了点头。

    齐欢突然把头卧在座枕上,双目呆呆望向车外的天空,像是想着什么似的,对李琴琴的说话,似乎全没听进耳里。李琴琴见他全无动静,又见他这生模样,不禁问道:”

    齐欢,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点开车?”

    齐欢突然侧过头来,望向她道:”

    我心里有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你可愿意听吗?”

    李琴琴秀眉轻蹙,问道:”

    是什么事?”

    齐欢顿了一顿,长叹一声,道:”

    我记得第一次看见你,是在你的办公室。当时我见着你,不知为何,已被你深深吸引住。每一举手投足,言谈声线,还有你全无半点瑕玼的脸容,无一不令我心动,直到今日,我仍是无法忘记。心里只想时常能见到你,这就是我唯一期望的心愿。”

    李琴琴听后虽不感意外,以自己的姿容美貌,让男人倾倒并非什么奇事,但像齐欢这样坦率直言,壮着胆子倾吐心声,这还真是首次,在她心中不免有些微微感动。齐欢又道:”

    你既是别人的妻子,我这样痴心妄想,确实是有点傻,这点我十分清楚,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这样想,希望你能谅解我。今日难得有这个机会,更难得能够单独和你在一起,才敢大着胆子说出来。是了,我能叫你琴琴吗?”

    李琴琴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的朋友都是这样叫我,打后你便叫我琴琴好了。”

    她和齐欢虽说是一般朋友,但李琴琴直来对他也颇存心感,大概是被他那英姿勃勃,俊朗不凡的外表吸引吧,现在听见他这样说,心里不由泛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究竟这感觉是什么,一时也难以明白。

    齐欢接着道:”

    刚才在停车场,我确实不是有意的,这只是一个意外,并非我存心轻薄,请你不可误会。而刚才搂抱着你,也是我一时激动,无法抵受你的诱惑,才会做出这种事来,现在我只能说句抱歉。说句真心话,其实在这些天来,每当我单独一人静下来时,脑海里就只有你的影子,总是幻想着能够抱一抱你,亲一亲你,终究这都是妄想,我知这是绝无可能的事,不想直到今日,除了还没有亲吻你外,竟能达成我一半心愿,也算是不错了!”

    李琴琴愈听愈是感动,以她向来娇柔温顺的性子,她有这样的感觉,却一点也不出奇。她这时听后,不由轻轻叹了一声,抬起头来望向他,岂料她这样一望,竟和齐欢的目光相接,李琴琴不由大羞起来,正要垂下头来,齐欢又道:”

    李琴琴,我能再求你一件事吗?”

    李琴琴点了点头,齐欢道:”

    能够再让我再抱你一会么,但你放心,在没得你同意下,我决不会乱来,向你有任何不轨举动。”

    这一回可教李琴琴犯难起来,虽然只要一句说话,便可立即拒绝他的要求,但齐欢对自己痴心一片,一时真的很难开口,再看见他那迷人的俊脸,正充满着恳求和喝望,让她更难开口。

    齐欢见她久久不出声,不禁废然长叹,一股失望之情,在脸上已尽表无遗,见他正要伸手扭动车匙,李琴琴突然靠身过去,低声道:”

    抱着我。”

    这一句话,确令齐欢喜出望外,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半晌,方回过神来,问道:”

    是真的吗?”

    只见李琴琴点了点头,把自己优美迷人的身子靠向他,齐欢双手立时连身带臂把她抱住,他右手一条手臂,正好压在李琴琴胸前的两座玉峰。李琴琴斜着身躯依偎着他,头往上仰,一对迷醉的眼神,怔怔的望向抱住自己的俊男,鼻子里闻着齐欢那强烈的男人气息,一伙心立时犹如鹿撞,噗噗乱跳。齐欢双手拥着她,低下头来和她视线相接,就如一对热恋中的爱侣。

    这时听齐欢叹道:”

    李琴琴你真美,你老公好幸福,能得到你这样一个温柔美丽的妻子。我现在真的很怕,怕会有一件事会发生……””什么事?”

    李琴琴含情脉脉望着他。齐欢道:”

    我怕……怕自己禁不住……会吻你。”

    李琴琴听得心头一动,心想抱也给他抱了,还顾忌什么,又想道:”

    能和一个这样的俊男拥吻,相信感觉必然不错。”

    其实在李琴琴的心底深处,潜意识里早己对他微感动情,她之所以没有实时答应他,只是逃避现实而已。李琴琴在些许酒意下,加上此刻的环境,一时已忘记自己已是人妻,满脑子里,尽是一些罗曼蒂克的美境。李琴琴终于下定决心,见她缓缓闭上眼睛,把头仰高,齐欢再蠢,也明白她的心意。当下把嘴唇贴上她香喷喷的樱唇,也不用齐欢挑逗,李琴琴已为他张开双唇,吸吮着他的舌头。

    齐欢大喜,二人立时吻得天翻覆地,过了一会,齐欢在李琴琴的诱惑下,胆子也大了起来,原本围着她的右手,已慢慢移动,握上她一只**。李琴琴身子一颤,在他口腔里啊了一声,伸手握住那贪婪的手背。齐欢见她这个举动,还道她要阻止自己,一时迟疑起来,齐欢知她不是一般女子,像李琴琴这样一个温文纯情,加上还是人家的妻子,若是做过了火,难保会吓怕她,打后就更加难以和她接触。言念及此,只好舍去手上这美好触感,便徐徐把手掌移开。

    岂料他才一移动手掌,李琴琴似乎感到他的所图,握住他手掌放回自己**上,还微微使力加压。齐欢喜不自胜,不由分说便把整个**握住,一缓一紧的玩弄着,心里不停喊妙,真没想到,李琴琴不但人儿漂亮,连胸前这对美乳,也是如此优美饱挺,简直让他不想放手,能永远握在手中淫玩。

    李琴琴的鼻息愈来愈沉重,口里合着俊男的舌头,**落在俊男的手中,这种官能上的刺激,是何等地强烈。她禁不住自身的淫火,脑里尽是交欢的欲念,极想齐欢更进一步的行动,就算今晚被他**弄,她也在所不惜。就在李琴琴陷入迷情之际,齐欢的大手已另有行动,竟从她宽阔的晚礼服领口伸了进去,穿过胸罩,大手一捞,已肉着肉的揪着她一只**。

    李琴琴爽得浑身哆嗦,脸红体烫,一浪浪快感,随着他五根手指的搓揉,猛地扩散到全身,**里的**,更是决堤般狂渗,那股难耐的空虚感,使她不得不拼紧双腿。

    齐欢见她的舌头不住卷动挑逗自己,显得异常狂野热情,便知她淫兴渐旺,当下加紧手上工作,双指挟着她那发硬的**,还向外拉扯。

    李琴琴终于叫出声来:”

    齐欢,我……我受不了……”

    齐欢刻意问道:”

    受不了什么?”

    李琴琴已羞得无地自容,那肯答他,齐欢将她转过身去,让她背向自已。李琴琴时还未曾理会,随觉背上一凉。原来齐欢己把她背后的拉炼拉下。她心下一惊,低声道:”

    不要脱,会给人看见。”

    齐欢只好停手,确实在这种共公地方,像李琴琴这般女子,又怎肯脱衣露体。但齐欢见着她那如玉胜雨的肌肤,又怎肯就此罢手,当即双手穿进衣里去,绕过她双腋,双手后后包住她**。”

    啊!齐欢……”

    李琴琴又是一颤,身子一软,背部已靠在他胸前。

    齐欢双手缓搓,口里赞道:”

    李琴琴你这对**好美,又大又挺,有34c吧。对我说,是不是很舒服?”

    李琴琴没有答他,却以行动来表示。只见她往后仰起头,右手向后提高拉下他脑袋,轻声道:”

    吻我……”

    齐欢向她望去,见她星眸半闭,一脸柔情万千,真是美得让人不敢逼视,忙抵头印上她双唇,双手同时分玩一对美乳,不时还捻玩两颗**,教李琴琴美得头昏气喘,只得任由他摆布。

    二人也不知缠绵了多久,齐欢突然抽出右手,按下车座的按钮,椅背缓缓往后放下,不久变成一张卧床,说道:”

    来,让我多抱你一阵,卧下来会舒服些。”

    李琴琴依然卧下,齐欢移过粗横的身子,趴压在李琴琴身上,双手隔着晚礼服分握住一对美乳。给他再这样一弄,李琴琴又是一脑迷乱,只觉快感再次涌现,不断自四方八面袭来,而**内更是汪洋一片。

    突然,李琴琴似乎清醒过来,双手抱住他的头,盯着他道:”

    我求你一件事,今日我俩的事,请你必须保密,决不能传到我老公的耳里,你能应承我吗?”

    其实不用她说,齐欢也不会在外乱说。但话说回来,齐欢终究是年轻,血气方刚,才一时被眼前美色所惑,致会不顾后果,现听见李琴琴的说话,当然应承也来不及。

    李琴琴见他说得真诚,心头微觉一宽。就在二人说话时,齐欢已悄悄拉下自己的裤炼,掏出一根大**来,待得自己说完,便提抖李琴琴的手拉到胯下,说道:”

    帮我握住他。”

    李琴琴自然明白他的说话,何况她也想见识一下齐欢的本钱,虽是害羞,还是不作推拒,当她握上他时,不由瞪大眼睛望着他。

    齐欢见她这个表情,笑问道:”

    怎样,是否吓你一跳?”

    李琴琴竟摇了摇头,只低声道:”

    他好粗大,又好热……”

    原来李琴琴却另有一番心思,她发觉现手上之物,论到粗长,却和老公的可说不分上下。她确没想到,原来除了丈夫外,真的还有人及得住他。

    李琴琴不免有点害羞,也不敢替他套动,连忙缩回手。齐欢也不免强,伏下身来又要吻她。李琴琴双手围上他脖子,把他的头拉下,小张轻启,两条古头便即绞在一处。

    齐欢一手玩着她**,一手翻高她的裙子,向上推到她腰间。李琴琴发觉有异,正要阻止,孰料仍是慢了一步,贲胀的**,竟已被他紧紧按压住,还不住用中指磨揉着。

    虽是隔着一条内裤,但李琴琴仍是感到这磨人的快感,口里不禁呵呵的呻吟起来。齐欢的手技果然不凡,不消多久,李琴琴己被他弄得有点丢意,整个****泊泊,把内裤都湿了一大片。

    齐欢见她一脸陶醉迷茫,在月色斜照下,把她原本清丽脱俗的美貌,映得更艳如仙姬,长长的眊毛,小小的樱唇,衬着飞散开来的长发,在在都是如此完美,让齐欢愈看愈感痴迷,胯下的大**,更是硬得有点发痛。

    第343章 少妇琴琴 二

    看着眼前这个美女,如何能叫他不乱性。齐欢己再顾不得后果,双手握住她贴身衣物两侧,往下一扯,没想李琴琴却相当配合,竟轻抬粉殿,让他轻易地把贴身衣物脱去。齐欢撑高身躯,往那处看去,在溶溶月色下,虽不能瞧得真切,却能看见一个小小的细缝,已是润光四射,两片花瓣,鲜红娇嫩,还不住自行翕动。

    李琴琴见他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私处,不由大羞,忙伸手掩着不让他看。齐欢也不阻止,再次趴到她身上,把她整个迷人的娇躯盖住。李琴琴见他不再张望,收回双手,抱着他柔声道:”

    你好可恶,若给人在车外看见,可真羞死人了。”

    齐欢笑道:”

    原来你是不想给外人看。我还道你不想给我看呢。”

    李琴琴道:”

    羞死人了,你也不能看。”

    齐欢道:”

    若是不看,只是把东西插进去呢?”

    李琴琴知他用言语引诱她,轻声嗔道:”

    更是不能……啊!你……”

    她仍没说完,便觉他的**己挤开自己的阴门,更清楚地感到一个大**,正被自己**紧紧含箍住。一股如触电的美快感,登时窜遍了全身。

    齐欢皱起眉头,说道:”

    李琴琴你怎会这么紧窄,箍得我好难受。但真的好爽,让我继续插入去好么?”

    李琴琴轻手捶打他的背副,不依道:”

    你怎能这样……”

    但心里却想道:”

    **都闯入去了,还问人家,真是的……”

    齐欢听她这样说,打算先停下一会,吊一下胃口。思念正起,李琴琴已双手撑住他俊脸,合情脉脉的望住他,臀部自动向前一挺,竟吞入他半根**。

    齐欢见她如此主动,又惊又喜,李琴琴这时以极温柔的声音道:”

    齐欢,你真的好粗大,是什么刮得人家这么酸?”

    齐欢道:”

    是我的大龟棱,他确实比常人大一些,舒服吗?”

    李琴琴从来没尝过如此厉害的凶器,齐欢虽是粗长,但**也不觉如何厉害,但现在这根宝贝,粗大已不逊于老公,**又大得吓人,真是人间的至宝。但自己**给他这样磨刮着,那股快感,确实胜齐欢数倍了,当下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在他耳边低声道:”

    抱紧我,你且慢慢**,啊……”

    实在太美妙了,那份崭新的快感,爽得李琴琴真想大叫起来,只觉**不但给他填得密不透风,加上**炙热非常,直烫得她心痒难搔。

    齐欢加快了速度,问道:”

    现在呢,感觉如何?”

    李琴琴已美得双目如丝,只是不停地呻吟,而那纤腰美臀,却配合着他的来回冲刺,往上晃动迎凑。

    齐欢双眼紧盯着身下的美人,见她一脸陶醉,桃腮微晕,更显她艳如桃李,不可芳物,不由看得怔怔发痴,加上她**紧窄短浅,每一深刺,记记直抵深宫,当真妙不可言。在李琴琴的花容月貌诱惑下,他险些无法把持精关,一股想要射精的迹象骤然而来,立即停了下来,不敢再行**。

    就这样一停,发觉自己的龟棱,竟被一团湿滑的嫩肉紧包住。而李琴琴原来已经丢了一次,正在乐在头上,忽觉巨龟现正顶着自己花蕊,还不住脉动,便轻声问道:”

    齐欢……你……你是否想射?”

    才一说完,已羞得别过脸去,不敢去看他。

    齐欢道:”

    李琴琴你实在太吸引人了,望着你这副天仙似的脸容,那个男人会忍得住,你喜欢我射给你吗?”

    李琴琴用力抱住他,点了点头。

    齐欢虽感到她在自己怀中点头,但存心要揶揄她,说道:”

    你怎么不答我,不用害羞,我喜欢听美女的淫声浪语,越是说得淫荡,大家便越增情趣。来!说给我知,想要我的精液吗?”

    话后,撑高身躯,扳过李琴琴的俏脸,要她望住他。

    李琴琴羞得满脸通红,但在齐欢的催逼下,只好点了点头,声如蚊蚋的道:”

    给我,射进来。”

    齐欢听她这样说,不由大赞她说得好,忙抬起她双腿,半跪在她身下奋力**。这回李琴琴可爽死了,大**自出自入,不停刮着她柔嫩的**壁,加上齐欢伸手进衣内,正使劲的玩着她**,在两头的快感下,李琴琴又再丢了一回。没过多久,只听齐欢闷啍一声,叫道:”

    快来了,李琴琴是不是要我的热精,快说……”

    李琴琴亦乐得昏昏沉沉,再也不顾矜持,点头道:”

    要,李琴琴要齐欢的热精,射给我,射进我子宫去……啊……”

    李琴琴又啊了一声,随着他的热情,亦一块儿丢了。

    二人双双拥抱住,不停地喘气,待得稍一休息,齐欢才回过气来,微笑道:”

    这感觉真的很好,只是美中不足,不能看见你的裸躯。”

    李琴琴吻了他一下,温柔地轻抚着他的头发,柔声道:”

    齐欢你好厉害,让我太舒服了!下一次吧,李琴琴应承你,下次脱个精光给你抱,给你玩,好么?”

    说到这里,又吻了他一下,方发觉他的**仍没有拔出来,便伸手往下,把他提了出来,握在手上贪婪地把玩。

    齐欢自满的一笑,双手拥抱住她,说道:”

    借着你都会今晚不在家,倒不如现在便到我家来,再和你大玩一场好么?”

    李琴琴摇头道:”

    他要是回来,到时可麻烦了!”

    齐欢只是死缠难打,不住地恳求。李琴琴经刚才一役,确实仍未心满意足,心中早就有点意思了,经他再三求恳,便轻声道:”

    算我怕了你,只是今晚一次,但在四点之前,必须送我回家,要是给我丈夫怀疑,可不得了。”

    齐欢自当答应,连随各自整理衣衫,开车直奔家里去。

    齐欢家的门口,一辆汽车停了下来,车门开处,一条美腿缓缓伸出车外,踏在地上,光看这条粉装玉琢的美腿,便已动人遐想。这时一个年约二十七八上下,美得叫人心悸的女子走下车来。这女子身穿一袭米白色套装西短裙,一对修长优美的**,显得她高贵中又带着性感。

    她长有一头长长的过背秀发,光亮柔顺,微风拂过,发丝轻轻的往后飘扬,真个婀娜动人。再看她爪子脸蛋,眉目清秀,一对美目宛如水一般清澈,确是个相当清纯美丽的女子,与一些浓妆艳抹的女明星相比,实是个极大的对比。

    上天似乎极不公平,竟然把一切的完美全眷顾了她,她不但拥有一张美艳如仙,且几无瑕玼的脸蛋,还赋与她一身好身材,胸前的一对美乳,却高高的把上衣挺起,呈现出一个诱人轮廓。这一个美女,简直就是人间的绝品。

    那女子把铁闸推开,再回到驾驶座,把车子驶了进去,停在屋旁的一个空间,她也不回头关上铁闸,便匆匆往屋前大门走去。门铃响起,齐欢正睡得蒙蒙胧眬,却敌不过吵人的门铃声。

    齐欢懒洋洋的找过床桌上的闹锺,见才是早上八时,不由暗骂起来:”

    怎么人如此可恶!星期天才一大清早,便蛤蟆吵坑的。”

    他爬下床来,扯过身旁的t恤套上,走出睡房跑到楼下大厅。大门一开,齐欢登时眼前一亮,他确没料到,星期天她竟会出现在眼前?

    那女子一看见齐欢,便即投进他怀抱,抬起她那天仙化人的俏脸,向他撒娇道:”

    齐欢,你可有想着我?”

    齐欢骤见这个绝色天使,心中先是一怔,继而一乐,连忙紧紧拥抱着她,急巴巴的垂下头来,在她额上轻轻一吻,说道:”

    想到我心都碎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星期天也不在家陪老公?”

    原来这个美女并非谁人,正是李琴琴。李琴琴牢牢依偎着他,抬起美得让人心醉的俏脸,柔声道:”

    我老公出差去了,须五至六天才能回来。快点关上门,给人看见可不得了。”

    齐欢把她搂进屋里来,右脚一勾,已把大门关上。才一进入屋,李琴琴个翻身,把齐欢压在大门上,将自己玲珑有致的身躯牢牢贴着他,双手急不及待的环上他脖子,腻着声音道:”

    我好想你啊……”

    齐欢见她这可爱模样,心头一醉,忙定住她22吋的纤腰,一抵头便吻了下去。李琴琴没和他见面已有十多天了,也显得异常饥喝,踮高脚跟,一口含住他的舌头,疯狂地品尝情郎的津液。只是几个回合,齐欢已被李?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