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53.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50 部分阅读

第 15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创沉私ァ@钋偾俅笏蛔『呛谴v患牖端稚仙欤狈治账椋昧Υ昴蟆?br />

    李琴琴上下受袭,直美得浑身打颤,不停扭动腰臀,淫叫道:”

    不行了,快来插我……我要你,老公快来……”

    齐欢正有此意,忙撑身跪到她胯间,双手仍是拨开两片**,只等齐欢的**光临。齐欢早已相当亢奋,握住**抵住洞口,**立即沾满了**,笑道:”

    你真是又漂亮又淫荡,你老公我就是喜欢这个。”

    李琴琴稍微撑高身子,好让自己能看见他进入。当齐欢握住**顶进**,李琴琴实时一颤:”

    啊!看着你插我,这感觉真好。”

    齐欢听见她这番说话,把**拔了出来,跳下床走到柜子前。李琴琴呆在当场,问道:”

    你在做什么?”

    刚说完,便见齐欢取出一台录象机来。李琴琴心下一惊,叫道:”

    不可以,怎能够这样!”

    齐欢道:”

    把我们**的情景拍下,你便可以随时拿出来看,成你心愿。”

    李琴琴听后,便不再拒绝。齐欢先把位置在床沿对好,拿起摇控跳上床。李琴琴也相当合作,移到最佳位置,说道:”

    好老公,现在行了!”

    齐欢再次岔开她双腿,提枪便刺,这一回直抵到花蕊去,李琴琴美得咬紧粉掌,低声叫道:”

    再进深一些,撑开李琴琴的子宫插进去……”

    齐欢知自己**与众不同,怕她吃痛,问道:”

    这样不怕么?”

    李琴琴道:”

    不怕,我会忍住,李琴琴好想要你整条**,全插进来嘛。”

    齐欢只好慢慢推进,经过几次冲突,终于把**全没了进去。

    李琴琴乐死了,只觉自己牢牢含住了他,子宫壁立时大力收缩,用力吸住来物,把眼望去,果见全根尽没,喜道:”

    齐欢,你看见吗,你老婆终于把齐欢的**全吞了,太爽了!二老公,我好爱你啊!不要停下来,用力**我,操死你可爱的李琴琴吧!”

    这回齐欢比刚才可不同了,每一**,均是直闯最深处,李琴琴禁不住挺臀呻吟,淫语乱飞。齐欢强而有力的冲刺,一下了便抽了近千回。李琴琴只知丢完一次又一次,难以计算,早已软着身子,任由齐欢狂操。瞬眼间又是二千抽,齐欢也觉**将至,忙使劲直闯深宫,**跳得几跳,热精已疾喷而出。

    李琴琴紧紧拥抱住他,叫道:”

    好热好多的精液,射得李琴琴爽死了。”

    齐欢向她道:”

    给我舔干净?”

    李琴琴点点头,放开抱住他的手。齐欢拔出湿漉漉的**,送到她嘴前。李琴琴也不多说,张口把棒上的精液舔了个清光,继而含住**,使劲吸吮,直吸到口软舌麻,方依依不舍的离开。

    第346章 少妇琴琴 六

    齐欢再次卧回床上,把她抱紧道:”

    今晚不回去好么?”

    李琴琴想了想,计上心头,取起齐欢放在床头的手提电话,按了号码。张巧巧娇美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李琴琴道:”

    张巧巧,是我。”

    齐欢吓了一惊,心想李琴琴怎会打电话给张巧巧。正感愕然之际,李琴琴向他做了个眼式,点头示意没关系,齐欢才放下心来。张巧巧笑道:”

    我还道是谁,原来是你,李琴琴你忘记带手机么?怎会不是你的手机号码?”

    李琴琴道:”

    手机是齐欢的,我不想下床,所以用他的电话。”

    张巧巧笑道:”

    原来你在偷食,齐欢今日干得你很爽吧,丢了多少回啊?”

    李琴琴背过身掩住电话,低声笑道:”

    他今日好神勇,我也记不起来了。告诉你知,今日他终于能全根插进去了。”

    齐欢还是隐约听见她的话,实在吃惊不少,没想张巧巧已知道这件事,不禁呆住眼睛望着他。

    张巧巧笑道:”

    这岂不是爽死你么?你说得他这么好,让他给我一次吧,看看是否这般厉害。”

    李琴琴啐道:”

    我才不要呢,但若你肯帮我这个忙,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张巧巧问道:”

    快说嘛,有什么事我不帮你的!”

    李琴琴道:”

    我今晚想留在这里。”

    说到这里望一望齐欢,见他满脸惊恐,不由心里发笑,便再吓他一吓,说道:”

    继续……继续和齐欢玩天光,你说怎样才能瞒过我都会,我怕他今晚会给我电话,你素来多计,帮我想一想吧。”

    张巧巧默然一会,才道:”

    李琴琴你好淫荡呀,你这样一说,齐欢怎禁受得住,非要立即射不可。”

    李琴琴直盯住齐欢,听张巧巧这样说,又掩住电话笑道:”

    他刚刚全射进我子宫去,现在又怎能再射。不和你说笑了,快给我想办法吧。”

    张巧巧道:”

    一时我也想不出来,待我仔细想想,回头再给你电话。”

    李琴琴无奈,只好答应收线。其实在张巧巧而言,这种小儿科的把戏,简直是易如反掌,但她不立即说出来,自然有她道理。

    齐欢待李琴琴说完电话,连忙搂住她,问道:”

    张巧巧已知道我们的事?”

    李琴琴点了点头:”

    不用害怕,我和她自小一起长大,彼此间无所不谈,我和你的事有她在旁帮忙,保证不会有事。”

    齐欢道:”

    我就只怕她一时漏了口风,给你老公知道,那时可不得了。”

    李琴琴笑道:”

    你放心好了,你莫看张巧巧天真活泼,其实她是个正牌浪女,男人多得数不清,但自从和我哥哥好后,已收敛了不少,不过间中也会出来偷吃,但比起当年,可差得远了。”

    齐欢听后才放下心来,心想她既能瞒着老公出去鬼混,我和李琴琴的事,她自然也能保守秘密。这时手提电话响起,李琴琴匆匆拿起电话,见是张巧巧来电,心中一喜,忙问道:”

    怎样,想到办法没有?”

    张巧巧笑道:”

    想到了,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赶来再和你说。”

    没待李琴琴反应,电话已传来呜呜的断线声。

    李琴琴呆呆看住电话,向齐欢道:”

    张巧巧说现在赶来这里,到时再和我说。”

    齐欢登时犯愁起来,但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李琴琴垂头沉思,她在想张巧巧要来这里,显然是另有所图,再想起她那股浪荡性子,莫非真要打齐欢的主意?若然这样,到时恐怕我也难阻止,倒不如把张巧巧也拖进来,她诡计多端,人又比我聪明,有她帮手隐瞒,并非没好处。

    她想到这里,向齐欢道:”

    张巧巧来这里,我担心她会向你埋手,你会怎样做?”

    齐欢浓眉一皱:”

    不会吧,我倒有点不信。”

    李琴琴道:”

    张巧巧向来性子爽朗,行事作风大胆,加上她又长得这么漂亮可爱,要是她真的有心引诱你,相信你也不易抵挡。”

    齐欢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李琴琴你放心吧,那东西挂在我身上,只要我不肯,她又能耐我如何。我现在心中只有你,又怎会当着你面前和张巧巧好,要惹你生气。”

    李琴琴淡淡一笑:”

    要是我不生气呢?”

    齐欢万没想到李琴琴会这样说,登时哑口无言。他扪心自问,论张巧巧的外表样貌,确实不差李琴琴多少,同样是这么出色漂亮,加上她性格活泼开郎,又听李琴琴说她为人浪荡,相信和她**,必然另有一番情趣。他向来风流,又怎会不垂涎,只是碍于李琴琴,而张巧巧又是她的同事,便是有心,他一时也不敢乱来。

    现听见李琴琴这样说,不免一怔,笑道:”

    你不要和我说笑了。”

    李琴琴道:”

    我不是和你说笑,张巧巧虽然有些十三点,看似疯疯颠颠,但为人精明得紧。况且我时常和她一起,出出入入也不会让人怀疑,要是能得她帮忙,我和你一起的机会也容易多了。”

    齐欢终于明白过来:”

    你想我把她拖入水,这似乎有点……”

    有两美和他同欢,他又怎会不雀跃如狂,但心里虽乐,却不敢在李琴琴跟前表露出来,只得在心中暗暗窃喜。

    李琴琴看他一脸憋然,一副不情不愿的神情,还道他真的不愿意,便道:”

    为着你我的将来,你就应承李琴琴吧,难道张巧巧这般美貌,你也不喜欢。”

    齐欢道:”

    张巧巧虽然漂亮,但我心中便只有你一个,加上她又是你表妹,这样做我总觉对不往你,这样吧,到时看环境如何再说,好吗?”

    他心里明白,李琴琴既有此意,必定会从旁推涛作浪,这一下以退为进,当真是一门高招。

    李琴琴无奈,只好点头应允,看看桌上的闹钟,原来已是下午三时,才觉肚子饿了,便道:”

    我去做点吃的,你多睡一会,到时弄好我会叫你。”

    说完在他俊脸一吻,俨然一个贤慧的妻子。

    撑身下床,李琴琴方记起自己的衣衫尚在大厅地上,看见椅上放了一件白衬衫,还有一条领带,便知是齐欢之物,也不多想,拿起白衬衫穿在身上。

    齐欢身子高大,衬衫穿在她身里,又阔又大,衫脚刚好盖住她丰满的臀部,露着一对修长浑圆,线条优美的雪腿。由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照在李琴琴身上,穿透过白衣,把她美好的身段映得若隐若现,比之全裸还要诱人。

    齐欢在床上不禁看得心跳加速,正想伸手把她拉回上床,要大肆手欲一番。但李琴琴个闪身,笑一笑便已走出房间。李琴琴先到浴室沐浴,把刚才大战遗留下来的秽物,冲洗得干干净净,再到客厅把二人散在地上的衣衫迭好,拿回齐欢房间。

    才一进房,便见齐欢身穿t恤,下身穿了一条短动运裤,正坐在床沿拿著录像机,对着小屏幕正看得入神。李琴琴不用多想,便知晓他看什么,放下衣衫,便跑到他身旁,挨贴在他身上:”

    刚才拍得怎么样,让我看一看。”

    齐欢一把拥住她,把录象机递了给她,李琴琴接过,只见小屏幕上却是两条肉虫,自是齐欢和李琴琴自己,而齐欢的一根大**,正自在她**出入插送,淫霏无比。

    李琴琴还是首次在屏幕看见自己的淫行,大有欣赏**影碟的味道,不禁看得兴奋莫名。齐欢这时一手环住她纤腰,嘴唇贴上她俏脸,又亲又吻。而另一只手却伸到衬衫里,把她一只美乳握在手中,不停地把玩。李琴琴眼里看见淫媾的画面,身上承受齐欢的捏玩,欲火登时又来了,嘴里”嗯嗯呵呵”的呻吟起来,浑身乏力,竟然软倒在齐欢身上。

    齐欢在她手上接回录象机放好,打算下一步行动。但这样停得一停,李琴琴稍一清醒,忙推离他怀抱,一笑道:”

    不要再缠人家了,我还没做东西吃,难道你不肚饿么?”

    说着逃也似的,嘻嘻的闪身开去,躲过齐欢再次伸来的大手。李琴琴怕他痴缠,连忙走出房间,径往厨房跑去。

    李琴琴打开冰箱,里面塞满着食物,有菜有肉,还有不少啤酒饮品。李琴琴不想多费功夫,打算简简单单了事,能够填饱肚子便行。若说简单,又能填肚子,非即食面莫属,只要加上火腿鸡蛋,一碗香喷喷的拉面,便大功告成。说来奇怪,齐欢竟是乖乖的没到厨房来缠她,这教李琴琴有点意外。

    二人吃过即食面,彼此相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待张巧巧的到来。李琴琴亲热地依偎在他怀中,只听齐欢道:”

    我要是在你和你老公认识前遇着你,那会是多好。李琴琴你知道吗,虽然你和你老公是夫妻,但我每当入夜,便会想起你正在做什么,是否被丈夫抱着,或是正在**。尤其想起你老公的**插进你**,还不停**的情景,我的心便会抽搐起来,那种感觉,可真难受。”

    听完他这番说话,李琴琴侧过头来望住他,轻声说道:”

    这你又何苦这样,其实我和你好,已经很对不起我老公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何我会这样做,竟被你深深吸引住。他毕竟是我丈夫,而且我真的很爱他,我和他**,这是天公地道之事,你也不必为这事多添烦恼。没错,我很喜欢你,若非这样,我也不会偷偷和你做这些事,倘若你还是这样想,我只好再不见你了,免得你另添痛苦。”

    齐欢默默听完,用力拥紧她:”

    我何尝不明白,但你要知道,欢喜一个人,并不会计较他是否已经结婚,欢喜便是欢喜,就是单恋也没关系。会有这种妒忌的念头,也是很平常的事。再说,若人一但结婚后,便终生不能改变,再不能爱其它人,世上便不会有婚变或离婚这回事,近年离婚率之高,便可见一斑。”我之所以喜欢你,无法忘记你,不敢说不是被你的美貌所迷,爱美是人的天性,只是没想到,当日我和你表白后,我们竟然会走在一起,这是我万万意想不到,我只能说我实在太幸运了。我虽不能担保,你我之间这样下去是否有结果,但一生中有这点点美好的回忆,对我来说,已经是足够了!我敢说,就算我将来娶妻生儿,我这一生也不会忘记你,依然和今日一样,同样深深爱着你。”我更不会如此自私,明知你和齐欢相爱,却因我的介入而使你们分开。若非这样,我也无须这样隐密,偷偷和你交往,大可公然给你老公知道,让你俩离婚后再夺取你,但这种事实在太卑鄙了,我绝不会这样做,这一点你可放心。我心中早有决定,到时他一旦知道,他对我就是要打要杀,我亦甘愿承受。”

    李琴琴双手围上他脖子,把头枕在他肩膀,说道:”

    难得你会这样想,但我就是不明白自己,我如此心爱他,也会背叛他和你好……”

    齐欢抚摸着她的秀发:”

    每个人都有胡涂之时,便如现在你和我,明之是不对,却也管不住自己,只追求彼此的快乐。或许日后你我其中一方热情一退,接着分开,又会回复正常。人是感情的动物,有感情就会有激情,有激情便容易冲昏头脑,做出一些反常的事,当激情退后,再回归平静,这并非稀奇。”哪一本言情小说的情节,不是三角恋,便是畸恋,要不便是师生恋,偷情等。现在我们便和小说中的人物,到底是对是错,也管不得这么多了,只要我们一起时开心,就是得一日都是好的。现在唯一最重要的,便是不能让他知道我们的事,免得因为我们自己的快乐,害得其它人伤心。”

    李琴琴自然不想齐欢知道,心想正该如此。便在这时,门铃声响,齐欢跑去开门,来人果然是张巧巧。只见张巧巧向他做个诡秘的微笑:”

    齐欢你好,李琴琴呢?”

    第347章 琴琴和巧巧 一

    齐欢向她笑一笑:”

    在里面,进来吧。”

    张巧巧走进大厅,见李琴琴已迎了出来,一把拉住张巧巧坐到沙发上,问道:”

    你这丫头在弄什么花样,竟要跑来这里?”

    张巧巧瞄一瞄齐欢,再看一看李琴琴,见齐欢短衫短裤,李琴琴更是阔衬衫一件,身子半隐年现,极是性感,不由嘴角一笑,说道:”

    没有啊!我只是想正实一下,你是否真的在这里。”

    李琴琴那会相信她的话,知她若不说出来,再问也是枉然,便岔开话题,追问道:”

    想到方法没有?”

    张巧巧如没听见似的,向齐欢招招手:”

    齐欢你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齐欢见她一脸奸黠的神情,便知必无好事,笑着坐到她身前,说道:”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是了。”

    张巧巧瞪了他一眼,嗔道:”

    齐欢你好呀,当日借着送我们回家,竟把我琴琴姐带到荒山野岭诱奸,瞧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问你,你这样做是否要该罚?”

    李琴琴在旁听见,不禁掩口窃笑。齐欢向知张巧巧灵牙利齿,但她这样一说,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她,只好道:”

    该罚,该罚,万望手下留情。”

    张巧巧笑了笑,说道:”

    若然不重,我罚你作什么。”

    李琴琴道:”

    齐欢你不要听她的,张巧巧她就是爱这样胡闹。”

    张巧巧叫了起来:”

    李琴琴你什么了,这么快便帮着奸夫,他究竟用什么迷药弄到你这样。齐欢你倒也厉害,连我这个又文静、又美丽的好琴琴姐,一日间便给你把她全改变过来,变成……你看,穿成这个模样,十足一个**荡妇。”

    扯着李琴琴宽阔的衬衫,晃动着给齐欢看。

    李琴琴挣夺回衬衫,嗔道:”

    你说什么呀?这么难听。”

    齐欢给张巧巧轮抢白,更是出不得声。张巧巧却不放过他,先盯着他俊脸,目光接着下移,望向他胯间,突然伸出小手,一把握住那藏在裤档的东西,叫道:”

    我知道了,害我琴琴姐变成这样,原来凶手在这里……咦!果然有点份量!”

    李琴琴和齐欢万没料到她这么大胆,同时”啊”一声叫了起来。毕竟她和齐欢只是一般朋友,在这之前,恐怕大家说话仍不超过百句。

    还好齐欢适应力强,若换作其它男人,被张巧巧这样一握,真会给她弄个手足无措。见齐欢先是怔了一怔,望向张巧巧问道:”

    怎么样,本钱不少吧。”

    张巧巧啐道:”

    还没见过,怎知他是龙是蛇。话说回来,现在该是罚你的时候了,首先你好好给我回房间去,不准走出房间半步,我要和李琴琴商量如何惩罚你,你若敢偷听,可有得你受,愿意不愿意?”

    齐欢两个要害给她握住,那有话可说,只得道:”

    你要怎样便怎样吧,谁叫我今日落在你手上!想来我也该受罚的。好吧!我回房便是。”

    张巧巧道:”

    君子一言。”

    齐欢道:”

    快马一鞭。”

    李琴琴在旁看见二人胡闹,也暗暗感到好笑。但她又极想看看张巧巧如何对待他,便不再开声,默默的坐着看。

    张巧巧用力握了一下,才把手放开。齐欢无奈回到楼上房间去。只见张巧巧用眼盯住楼梯出入口,恐防齐欢偷偷走下楼来,才压低声音向李琴琴道:”

    你呀,到底你和齐欢是来真的,还是逢场作兴?”

    李琴琴道:”

    什么真的假的,我当然喜爱他才会这样。”

    张巧巧摇头叹道:”

    那么你老公呢,难道你已经不爱他?”

    李琴琴也不思索,连随道:”

    当然不是,但我就不知为何,竟会身不由主!”

    张巧巧又叹了一声,慎重其事的望住楼梯口,再把声线压低,问道:”

    李琴琴你老实告诉我,这事对你十分重要,千万不可隐瞒我。你和齐欢**,是否和他有点不同,例如和齐欢**,会比较狂野淫荡,尽情放纵,什么淫行亵语都敢做?”

    李琴琴有点不好意恩,脸上一红,点了点头道:”

    你怎会知道?”

    张巧巧似乎松了一口气,笑道:”

    这样还好,要不可大件事了。”

    李琴琴听得满脑雾水,只怔怔的望往她。张巧巧续问道:”

    那你和他呢,近日**可有什么改变?”

    只见李琴琴摇了摇头:”

    似乎没有改变什么,和往常一样。”

    张巧巧终于放下心来,说道:”

    这便好,证明你所爱的仍是他,而你之所以和齐欢一起,如你所说,只能算是喜欢,这绝非是爱,你万不可混淆这两点。”

    李琴琴听得不明不白,问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巧巧见她一脸酡红,笑问道:”

    你是否想起自己的淫荡,感到不好意思呢?”

    李琴琴确实是这么想,不由又点点点,张巧巧道:”

    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出来找男人泄欲,自然是想得到快乐,若和丈夫**没分别,也不用偷情了。”

    张巧巧接着道:”

    再说你刚才的问题,也是很简单的道理,因为你爱他,而他又是你的丈夫,你自然会珍惜他,所以你和他**,便会表现得顺其自然,不会做得过份淫荡,免得给他看轻了,因为你们还会很长日子相处下去。但和齐欢却不同了,因为你和他一起,要的是一时的快乐和激情,求的是**得到激放,便会肆无忌惮的和他行淫,什么淫荡的事儿,都会不知不觉间做出来,其实在你潜意识里,早就潜在着没有将来,只有目前这种意识,只是你自己不觉而己。”当年我和他相识,就因为我心中有他,珍惜他,才会常和他倒气,希望他能更注意我,也可以和他多些接触,没想到现在竟成了习惯,说来真是可笑。你记得吗,我和他相识了好一段日子,才肯和他上床,便因为不想让他看轻,若换作其它男人,我敢说不用一日,便能把他弄上床。其中原因便在这里,现在你明白了吗?”

    李琴琴点头道:”

    但在我心里,确实喜欢齐欢哦,这又是什么原因?”

    张巧巧笑道:”

    这只是一个假象,所谓喜欢,或许是你出于同情,也可能你在他身上确得到**上的快乐,你自然觉得喜欢他,要不为何找他快活。其实要爱一个人,并不简单,就因为很多人不明白这点,因一时的激情而结合,接着结婚,到后来才知自己并非如何爱对方,终于便告离婚,这大有人在。”其实只要你心中爱他,今次你和齐欢这样,也未必会影响你和他的感情,当然要齐欢放得开才是。很简单一个例子,若然我和他**,给你捉奸在床,亲眼看见,你会怎样?”

    李琴琴道:”

    当时我自然会很气,但……但我相信不会和他离婚。”

    张巧巧笑道:”

    因为你爱他,舍不得失去他。而他给你撞见,必定向你求饶原谅他,更不会主动和你离婚,因为他实在爱你,也是不想离开你。要是他若无其事,这个男人你不要也罢。其实男人能出来鬼混,我们女人为何不能找情郎,只要能彼此了解,知道还是深爱对方,这又有何不可。但说来自然容易,要能够做到,可也不易,所以还是不要给他知道好。”

    张巧巧又道:”

    其实他一次和客人应酬,也曾和其它女人上床,后来给我知道了,我没有睬他一星期,还是原谅了他,只是没有和你说而已。”

    李琴琴听得瞪大眼睛:”

    是真的吗?真没想到。”

    张巧巧笑了笑:”

    你呀,你敢保证他老老实实没有行差踏错,只是你眼睛不见而已,他们另寻快乐,和我们又有什么两样。一句说话,**人人都有,能否忠心自己的爱侣,也因人而异,也不能一概而论。”

    李琴琴垂头沉思,想着张巧巧的说话,似乎确实是这样,便低声问道:”

    你所说确有点道理,当初我只是一时心软,没加深思便答应让他抱,岂料尝过他的甜头后,自始就一发不可收拾,总是想着和他**时是何等地刺激,难道个个女人都是这样?”

    张巧巧笑说道:”

    其实女人的**,绝不会比男人低。撇除正在热恋中的不说,不论结了婚或已有男友的女性,我敢说百分之百,不是九十九百分比,都有想和另外男人**的念头。只是有些在心里单在想,不敢去尝试,又或者没遇上合适的男人。”但女人出来找男人,有一事你必须要注意,也是女人偷情必知的要诀,一是不能放真感情,除非你再不爱自己的丈夫。二是绝不能和一些痴情男人来往,到时你丢又丢不去,还在你面前要死要活的,这必会弄出大事来,到时可大大不妙了。”

    李琴琴听得不住点头,说了这么久,这时才想起要张巧巧帮忙的事,正要开口,张巧巧便道:”

    你放心吧,我已经代你给了他一通电话,说今晚我和你同朋友唱歌,可能会收不到电话,有要事找你,留言给你母亲便行。”

    李琴琴知道,只要自己和张巧巧起,齐欢绝不会怀疑,便放下心来。张巧巧道:”

    好了!齐欢这么可恶,非要给点颜色他看不可。”

    李琴琴扯住他道:”

    不要嘛,这事也不能全怪他。”

    张巧巧摇头道:”

    怎能放过他,若不是他,你又怎会受他引诱,他甜头可吃多了,也应该吃点苦头,这才能消我的气。一会儿你要帮我喔,总知我不会弄死你这个情郎更是。啊!是了,你知道这里有绳子和冰桶么?”

    李琴琴愕然:”

    你要这些来作什么,不是要绑住他吧?”

    张巧巧笑道:”

    正是,我怕他反抗,不绑往他怎行,总知一会儿有得你高兴。大家玩一玩,只是增点情趣,不碍事的,你放心好了。”

    李琴琴无奈,便带她进入厨房,果然有一个旅行用的手提冰桶。张巧巧从冰箱取出冰块,放满小半桶,顺手取了一只玻璃杯放在桶中。李琴琴呆呆望住,也不知她要来做什么。张巧巧问道:”

    有没有绳子?”

    李琴琴摇了摇头:”

    便是有我也不知放在那里,四处找找看。”

    张巧巧想了一想,问李琴琴:”

    晒衣间在哪里?”

    李琴琴带她穿过浴室,后面便是晾晒衣服的地方,果见晾衣架上绑着几条尼龙绳,张巧巧也不客气,把绳子解了下来,向李琴琴笑笑:”

    成了,我们到房间去。”

    李琴琴领着张巧巧来到齐欢的睡房,却见齐欢大刺刺的歪靠在床头,手上正拿着一部小说看得入神。当他看见二人进来,放下小说,见张巧巧手上拿着冰桶绳子,心之不妙,瞪大眼睛问道:”

    你……你不是要拿绳子绑我吧?”

    张巧巧小嘴一撇:”

    你是否想食言?若是害怕便作罢,我也不免强你,真是令人失望。李琴琴,瞧他怕成这样子,我们还是回去好了。”

    齐欢虽知她用激将法,但在两个女人跟前岂肯视弱,给她们小觑。心想难道你把我吃了不成,叫道:”

    我何来说过害怕,你使手段出来便是,若我皱一皱眉头或出声求饶,再罚多我一次好了。”

    张巧巧道:”

    好!果然有种,再罚你一次便不必了,要是皱眉求饶,要听我和李琴琴三次说话,不得反悔,你敢不敢。”

    齐欢想也不想:”

    应承你。来吧!”

    张巧巧微笑道:”

    这是你说的,莫说我们二人强逼你。”

    接着向李琴琴道:”

    把他的衣服脱个精光。”

    张巧巧怔:”

    你不是说笑嘛?”

    第348章 琴琴和巧巧 二

    张巧巧道:”

    谁和他说笑。”

    望问齐欢,却见齐欢竟不用李琴琴动手,自己脱起衣服来,边说道:”

    不必费李琴琴出手,我自己脱。”

    直脱到一丝不挂,一条半硬的**,整根搁在二人眼前。张巧巧望,也是一呆,指着**道:”

    果然好大条,这个头儿确不逊于我老公。”

    李琴琴和齐欢听见,不禁张口望住她,李琴琴似乎有点不信,嚅嗫道:”

    他也……也这么厉害?”

    张巧巧笑而不语,但看她那神气的表情,已知他所说非假。接着张巧巧把两条绳子塞到李琴琴手中:”

    把他双手分别绑在床头两端,要绑得结实点。”

    李琴琴虽不愿意,但她知这个表妹可不易惹,若不依她去做,恐怕她又有什么难听的说话,便只好照她吩咐。而张巧巧却去绑齐欢双脚,二人分工合作,不多久便把齐欢四肢绑在床上。张巧巧站在床沿,笑着欣赏自己和李琴琴的成果,说道:”

    李琴琴,齐欢现在像不像一个『太』字。”

    李琴琴掩口一笑,向她点点头。齐欢落在这两个俏娇娃手上,已知苦头是吃定了,只不知如何吃法,也不禁有点担心起来。张巧巧今次却不用李琴琴帮忙,跪到齐欢胯间,双手整出,一手抚着他子孙袋,一手握住**套动。李琴琴看得呆住眼睛,心里五味翻腾,很不是味儿。

    齐欢用力嘘一口气,他不敢皱一皱眉,更加不会求饶,任凭张巧巧双手放肆。张巧巧对这门子事,可说精练娴熟,加上齐欢见张巧巧样子可爱,虽稍逊李琴琴,但已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竟为自己套弄**,那股**,不禁从心头涌起,不用片刻,**已然朝天站起。张巧巧看见,心中一喜,向李琴琴招招手。

    李琴琴不明就里,挨身过去,只听张巧巧问道:”

    你先上还是我先上。”

    她再蠢也明白张巧巧的意见,吓得双手掩面,羞红着脸儿道:”

    说笑么!你在旁看住,叫人家怎做?”

    张巧巧笑道:”

    这有什么关系,你若然不习惯,就由我先来。”

    李琴琴早就想成全二人,见张巧巧这样说,便即点头应承,说道:”

    那我先出去。”

    张巧巧把扯住她:”

    你怎能够走,我还要你帮手呢。”

    李琴琴听得立时呆住,张巧巧笑道:”

    现在由你接手,不要让他软下来。”

    李琴琴无奈,只好上床趴下。在她阔大的衬衣里,早已是真空无物,她这一趴下,浑圆的屁股便高高竖起,一个贲胀娇嫩的好物,马上呈现在张巧巧眼前。

    张巧巧见了心头一动,伸出纤指往花户抹了一把,李琴琴”呀”的一声,连忙跪了起来。张巧巧瞧着她吃吃地笑,一面动手脱自己的衣衫。

    齐欢虽一直没有出声,但已知美事将要来临,心想道:”

    原来她们所说的惩罚,只是要绑住我手脚和我**,要我动弹不得,无法伸手去摸她们。这虽然有点欠爽,但下身受用,还不是一样!”

    他一面想,一面侧起头打量着张巧巧。

    张巧巧短发及肩,还染成深啡色,顺顺直直,油光亮丽,衬着她一张迷人甜美的脸蛋,活脱脱就是个俏人儿。张巧巧也不害羞,当着齐欢面前把上下外衣脱去,一个流线型的胸罩,把她一对傲乳裹得又圆又挺,现着一条深深的乳沟。

    齐欢确没想到,张巧巧的身材也是如此完美,确实不下于李琴琴,一时看得目不转睛。只见张巧巧双指按在胸罩前端,”

    啪”一声轻响,前开式胸罩便往两边弹开,两只均匀饱满,雪白粉嫩的**,马上呈现在他眼前,接着一条雪白色的小内裤,亦已离开丰臀。在萋萋芳草掩映下,一缝艳红紧凑的**儿,已见湿润欲滴,两片**,微张翕动,显是已经动情。这个迷人的光景,登时令齐欢两目发光,那对贪婪的眼睛,就是无法移开。

    还好李琴琴正努力地吃着**,没有看见齐欢那炽热的目光。但张巧巧却全看在眼内,心里早就暗暗窃笑,徐徐凑头到齐欢的俊脸,俏皮地低声道:”

    色鬼,是不是很想摸我呢?但很可惜,现在只有我玩你,你只能眼巴巴瞧着我玩。”

    说着跳上床来。

    李琴琴见她脱得精光赤体,往齐欢看去,见她是瞧着自己,便挪身过去,趴伏在他胸膛,点着他鼻尖,压低声线道:”

    看来你不想要她也不行了。”

    齐欢巴不得张巧巧立即骑上来,但在李琴琴跟前,又不能太过显露颜色,还要佯作无可奈何,耸耸肩道:”

    齐欢命中注定艳福无边,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张巧巧刚握住他的**抵向花唇,正自不停磨蹭着,忽地听见他这句话,啐了他一口:”

    你臭美,若非本小姐可怜你,休想我给你插。”

    说着间张巧巧腰臀往下一沉,那个大**唧一声便闯了进去,一阵强烈的胀爆快感,立时四处乱窜。张巧巧爽到极点,忙不迭又用力一坐,当下齐根没进,直抵尽处,撞着靶心那似骨非骨的神仙肉,马上爽到天上去,情不自禁叫起来:”

    唉啃!胀死人家了,怎会这么美……李琴琴……我终于明白你因何被他迷住了……”

    齐欢也觉巨棒被一层层嫩肉包住,暖烘紧窄,受用非常。当见张巧巧上下晃动时,乳浪抛动,甚是动人,真想伸手握在手中,苦于双手被绑,动弹不得。

    李琴琴伏在齐欢胸前,眼睛回望,看见齐欢的大**插在表妹粉状中,出入无宁,不由看得火动非常,鼻息急骤,只把胸前**在齐欢身上磨蹭。

    张巧巧忘情提炼,龟棱记记贴肉磨刮,爽得**失控,四下迸流,叫道:”

    好厉害的大**,弄得张巧巧要飞天了……”

    她**虽享尽美快,但仍没忘记自己的意图,存心要使齐欢受尽苦楚,当下展起**,把身子微往后倾,双手支床,把个交合处尽现齐欢眼前,淫叫道:”

    你条大**好粗硬,塞得张巧巧好胀好爽……齐欢你呢,感觉张巧巧的淫美吗?”

    齐欢连喘带叫:”

    我也好爽……没想你这么漂亮,却又这么淫荡,怎会不爽!”

    张巧巧道:”

    张巧巧本来就淫荡,只要你喜欢,张巧巧愿意给你随时淫玩……啊!李琴琴说得没错,真是一条好**,比我的老公不遑多让……快些把精液射给我,人家好想要你的热精……”

    李琴琴听着二人的说话,直是淫火攻心,她虽然在张巧巧口中,早就知道她浪荡不羁,但始终没亲眼见过,今日见着,果然非比一般。她越看越感火动,穴里作怪起来,又痒又酸,**流得双腿尽湿,只恨齐欢双手被绑,无法爱摸自己,便只好自己动手,握住一边**,狠命搓揉。

    数百抽后,张巧巧已泄了一次,见她一手捏住齐欢的子孙袋,一面纵落抽戳。齐欢今日虽已在李琴琴身上泄了三次,但看着张巧巧这美女的浪态,实难再忍,大叫道:”

    热精来了……张巧巧你受靶吧……”

    张巧巧也感**不住脉动,跳得花蕊骚酸难当,当即用力抵住子宫,果然不用片刻,炙热的阳精疾喷而出,射得她浑身俱爽,叫道:”

    好多好热……美死了……”

    齐欢一连数发,尽行释放殆尽。张巧巧见他才一射完,连忙轻轻抽出**,用手掩住**,不让精液流出。见她跳下床来,从冰桶里取起玻璃杯放至穴口,把精液和着她的阴精,全流在杯子里,放回杯子在冰桶,把冰块堆在杯子周围,把他冷藏起来。

    齐欢和李琴琴都在床上,张巧巧在地板上的举动,二人竟全不知道。只见李琴琴伸出纤手,握住齐欢垂软之物,一面玩一面向他说:”

    齐欢,刚才舒服么?”

    齐欢点了点头,李琴琴又道:”

    李琴琴也想要,但今日你己射了四次,但再和你弄,你会很伤身子。”

    齐欢笑道:”

    今日难得和你们两个大美人一起,就算要我今日精尽人亡,也要拼老命到底。但现在**软成这副模样,要再把他弄起,恐怕我有心无力。”

    张巧巧站起身来,听见二人的说话,笑着向李琴琴道:”

    要让齐欢兴奋站起,也不是没法子。”

    说完去把他双脚的绳子解开,改为绑在床头上。

    齐欢大叫:”

    喂!你想做什么?”

    张巧巧却不理他:”

    你想再硬起来,就乖乖的躺着。”

    终于把他双脚绑起来。齐欢这时变为只有上背贴床,腰臀却被高高提起,双腿八字的弯过头顶,而胯下的**,正好对着他的脑袋,状甚古怪。齐欢心中叫苦,没想这丫头竟使出这种手段,但又发作不得。

    李琴琴不住口叫张巧巧放了他,张巧巧就是不听,?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