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70.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67 部分阅读

第 167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齐欢的**又不听话的抬起头来。

    “哪个要坐到你的腿上,被那硬撅撅的东西顶得难受,干脆把那玩意切了喂狗。”

    玉玲珑用手在齐欢的**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呵。”

    齐欢不禁哑然失笑,想不到也有被她调侃的一天。

    “嫂子,你的心可真硬啊,你真的舍得那样做么?”

    齐欢把玉玲珑的手按在**上,不让她挣脱,她也没有反对。 “你哟,啥时候正经些就好了。也不知我是吃了什么**药,怎么就那么在意你。”

    玉玲珑就这么软软的靠在齐欢的身上,手按在齐欢的下身,两眼出神的看着灶眼里火焰。也不知是天热的关系,她的脸在火焰的映衬下,看上去变的更红,让齐欢恨不得低下头去咬上一口。

    “那是因为我已经是你心里的可人儿了,任你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啊。”

    齐欢低下头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滑腻的感觉从嘴唇处传来,肌肤保养得还是那么好,真可以说是弹指可破。

    “哼,就知道吃人豆腐。”

    玉玲珑小嘴一撅,显得分外的娇俏可人。“到现在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时的样子,和你说了几句话,觉得你挺老实的,不知怎的心里就对你有些在意了。谁知你是个最不老实的家伙。”

    “看来嫂子在那时就看上我了啊。”

    齐欢说道。一只手却有意无意的按在了她**的侧面。 “或许是吧。”

    玉玲珑的脸上蓦的飞起一抹嫣红,“你正经点好不好?”

    齐欢把玉玲珑搂进怀里,她顺势倒下去,躺在了齐欢的怀里。 “嗯。”

    玉玲珑红着脸点了点头。齐欢两手捧住了她那弹指可破的脸庞。

    “怎么了?唔……”

    玉玲珑的唇又一次被齐欢堵上了。齐欢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嘴唇,从她的嘴里齐欢尝到了阳春面的鲜味,也不知道是齐欢的心里因素在起作用,还是她做的确实好吃,只觉得她的嘴里唾液简直是琼浆玉液。就在齐欢想要有进一步的行动的时候,玉玲珑却告诉齐欢,自己来好事了,失望之下,齐欢只能在玉玲珑的身上抚摸了起来,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齐欢才离开了玉玲珑的家。

    来到玉兰嫂的小店前,透过小店的玻璃窗往里头看了看,玉兰嫂正坐在八仙桌前吃晚饭,昏黄的灯光下,玉兰嫂的身子后面拖出了长长的一片影子,看上去有些孤单的样子,如果这时一旁有个小孩子也在吃晚饭,那该是一副何等温馨的画面。看来齐欢来的正是时候。

    好些天没来玉兰嫂的小店了,走到门前正要进去时,才发现小店的门口不知什么时候挂上了一条玻璃铃铛组成的挂帘,只要有人经过,一碰到那条帘子,就会发出叮呤叮呤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悦耳。齐欢看了看左右无人,很快的走进了小店,帘子从身上掠过,发出了一连串的叮当声。

    “玉兰嫂,你在吃晚饭啊,你老公呢?”

    齐欢随口问道,说着齐欢在玉兰嫂侧面的一条长凳上坐了下来。 “他呀,刚刚借口溜了出去,可能是去看打牌吧。这个人啊,即使没轮到他上场打牌,他也会想着法溜过去看看的。唉,真拿他没办法。”

    玉兰嫂无奈的叹了口气。

    玉兰嫂大概已经洗好了澡,身上散发着一股诱人的体香。她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衣裤,上面印花的图案是粉红色的梅花。从齐欢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她的侧面,虽然睡衣有些宽大,但再宽大的睡衣也遮掩不住她那娥娜的身材,丰满的**看上去鼓鼓的,简直就是呼之欲出。像这样熟透了的女人结婚十年,竟然生不出一个娃来,还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哦?那我来的可真是巧了。”

    齐欢调皮的说道。 “是巧啊,说,你是不是看准他走了才来的?”

    玉兰嫂撇了撇红润的嘴唇道,娇艳的红唇并没有涂抹口红,可在齐欢的眼里却是无比诱人。

    “哪里啊,我只是路过这里,看到你一个人在家里面,就进来看看你了。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被你这么一说别人就要想歪了。”

    眼前的玉兰嫂确实是一个尤物,雪白的睡衣领子半开着,凝脂如玉似的肌肤半遮半掩的露了出来,刺激着齐欢的视觉神经,让齐欢不禁食指大动。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要来做啥的呢。”

    玉兰嫂两眼水汪汪的看着齐欢,好像要看穿齐欢的内心似的。 “听她的口气还有些失望的样子,难道她希望我是专程来找她的?”

    齐欢心中暗道。

    真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况且刚才在玉玲珑那里憋闷了许久的欲火得不到发泄,经她这么一说,齐欢的心里更是生出了些许邪火。

    “你以为我要来做啥的啊?”

    齐欢说道,不禁觉得心里有些痒痒的,就像期待着发生些什么似的。 “你啊……”

    玉兰嫂笑了笑,笑的分外迷人,一瞬间空气中凭空多出了些暧昧的气息。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又低头吃饭了。

    玉兰嫂的这一笑真可以说是六宫粉黛无颜色,齐欢的脑袋里顿时“轰”的响了一下,只觉得热血拼命的往脑子里涌。有道是色向胆边生,见到玉兰嫂如此的娇媚可人,就是泥菩萨也会按捺不住的,更何况齐欢这个凡夫俗子。

    齐欢站了起来,索性走到她的身旁,大喇喇的和她坐在了一条长凳上,心里对玉玲珑那仅有的愧疚之心也被放到了一边。 “你……你要干嘛?”

    玉兰嫂顿时吃了一惊。

    “你说我要干嘛?”

    齐欢看了看四周没人,手不老实的伸到她的屁股下方,在那丰满的臀部上轻轻的捏了一把,尽管隔着睡裤,但一股充满弹性的肉感还是瞬间从指尖传向了大脑,刺激着齐欢的神经。

    “要死了,门还开着的你就敢这样啊?”

    玉兰嫂的脸蓦的一红,她连忙把碗筷往桌上一放,转过身来看着齐欢。 “没事,别人看不到的。”

    没等她反应过来,齐欢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睡裤里面,从后面轻轻的捏弄着她的屁股肉,她的屁股属于比较丰满一类的,窄小的三角内裤根本裹不住她那圆润的丰臀,只觉得手掌接触的地方除了那一片窄小的三角裤头,指尖所触之处净是滑腻的肌肤,感觉还是热乎乎的。

    “你……”

    玉兰嫂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旋即她板了板俏脸正色道,“快把手拿开,再不拿开我可要恼了。”

    说完玉兰嫂还恨恨的看着齐欢,想不到的是她生气的样子也是很好看的。

    “要不我坐另一条长凳吧。”

    齐欢把手从她的睡裤里抽了出来。站起身,坐到了桌子侧面的长凳上。齐欢这是一击即退,免得过会玉兰嫂真的老羞成怒。不过齐欢的心里却在暗自纳闷,玉兰嫂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正派了啊,以前她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有几次她还主动来找齐欢。

    第397章 嫂子玉兰 一

    “你刚才不是还在玉玲珑家的么,我看到你进了她家的院子。怎么一会儿又到来我这里了?”

    见齐欢老实了些,玉兰嫂的脸色稍霁,只是看上去还是红红的。桌面下她的两条腿并在一处,睡裤的裤脚做的比较短,就到腿弯处,一段粉嫩雪白的小腿露在外头,纤小的脚尖还不时的轻颤几下,撩得齐欢的心痒痒的。

    “我想你了才过来的啊。”

    齐欢低声说道,边说边看着门口,像这样的话是不能让其他人听到的。不过这也确实是齐欢的真心话,是想到了她才过来的。

    “真的是想我了?你这家伙在想些什么难道齐欢还不知道?瞧你那小样,才被我稍微唬弄了一下,就吓得啥都不敢做了,还亏得你是个大老爷们啊。”

    玉兰嫂揶揄的说着,她的脸有点红,看来刚才被齐欢出其不意的偷袭了一下,也有了点兴奋,“老实说,是不是在玉玲珑那里没吃饱才想到了老娘的啊?我看你现在是在发骚,而且是骚得不得了。”

    玉兰嫂俏皮的说道。说完抿了抿水润的嘴唇,继而莞尔一笑,看得齐欢的心又是一颤。

    “好你个玉兰嫂,原来你是在耍我啊。我倒要是你看看我究竟是不是个大男人。”

    齐欢哪里能忍受她这么取笑齐欢,也不管小店外头有没有人经过了,齐欢索性把她的手拉过来往齐欢的下身一放,直接按在齐欢那硬得如同铁棒一般上。

    “你……好大的胆子。我老公刚出去,你就来调戏他的老婆?”

    一瞬间玉兰嫂的玉脸变的更红,她的手就放在齐欢硬直的上,相信她不是木头人,就一定能感受到的强度。“你怎么胆子就变得这么大啊?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他说不定什么时候来的。即使他一时半会不回来,也有别的人到小店来买东西的。”

    她的声音颤颤的,有些紧张的看着门口,就像随时随地有人会进来一样。

    “难道你不想么?上次早上在这里,要不是你赶我去上班,我真想把你给上了的。”

    齐欢挑逗她道,故意将“上”字说得重了点。说着继续按着她的手不让她挣脱,由于她、齐欢和小店的门是一条直线,所以现在即便有人进来也看不见她的手,只能看到齐欢的后背。

    “想是想啊,只是……”

    玉兰嫂鼻息变重,嘴里嗫嚅的说道,“只是现在天色还早,有些危险的。”

    “胜向险中求,况且你不觉得这样特别的刺激么?”

    齐欢索性拉开了裤链,在桌底下把硬得生痛的放了出来。

    “要死了你……还不快把它藏起来?”

    玉兰嫂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又急又恼的说道。 “藏起来干嘛,天热,让它出来兜兜风也好啊。”

    齐欢得意的说道。别看齐欢这么的胆大妄为,齐欢可是竖起耳朵密切注意着身后的动静,万一听见有人在走近小店,齐欢会立马把老二藏起来的。

    “你啊,啥时变的这么厚脸皮的啊?求求你了,把它放进裤子里吧。”

    玉兰嫂小声的哀求着,眼睛却有些紧张的看着齐欢身后的门,她知道万一让人看到他们这副情形就不得了了。

    “那你现在就让齐欢日吧。”

    见玉兰嫂没有严词拒绝,齐欢打蛇随棍上。 “现、现在?你要和我在这里……”

    玉兰嫂愣了一下,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这个对她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因为小店的门没关,间或还有人进来的,而且小店还是临街的。

    “不是这里,是里屋,只要一会就了事。你倒是说下行还是不行?”

    齐欢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仔细想想齐欢还真是只知道靠下半身思考,有了玉玲珑这个美貌少妇做情人,更有玉无瑕这个一貌如花的大姑娘做女朋友,却还在外头沾花惹草,实在是太不应该。可有的时候明知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却还是控制不了自己。

    齐欢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有所改观,但现在还是老样子。 “齐欢晚饭还没吃完的……”

    玉兰嫂犹豫的说道。 “晚饭可以等会再吃。”

    “他马上就要过来的……”

    她还是有些迟疑。

    “等他们回来齐欢已经结束了。”

    “那……”

    她的话音未落,就被齐欢从长凳上一把拉了起来,连拉带拽的往里屋拉。“你、你干嘛啊……”

    在玉兰嫂的娇嗔声中,齐欢和她一起进了里屋。

    里屋的灯关着,齐欢没有开灯。进了房间后随手把门一关,屋子里一下子变的黑暗起来,齐欢和玉兰嫂的身子都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幸好有几丝光线从门缝里透出,使齐欢和她依稀能够见到对方。一关上门,齐欢就把玉兰嫂搂在了怀里,硬直的穿过裤裆拉链硬撅撅的顶在她的小腹。

    “窗帘还没拉上呢。”

    玉兰嫂指了指里屋的窗说道。里屋后面也有一条小路的,有的时候有人会从那条路上走的。、 “不要紧,灯没开,即使有人走过也不会注意到他们的。”

    齐欢抓着玉兰嫂的**好一阵揉捏。

    “嗯……就你这家伙鬼点子多。有的时候我真怀疑你的岁数是不是真的只有二十来岁。”

    玉兰嫂伸手在齐欢的鼻子上轻捏了一下。

    “玉兰嫂,甭管齐欢几岁,我现在就要日你了。”

    齐欢一手撩起玉兰嫂睡衣的上摆,一段白白的小蛮腰露了出来,尽管是三十二岁的人了,可她的身材还是保养得很好的,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

    齐欢把玉兰嫂的睡衣撩得更高,一对胸罩包裹着的肉馒头呈现在齐欢的眼前。借着从门缝透进来的微弱光线,齐欢依稀看到胸罩是粉红色的,也不知道是玉兰嫂的**大还是她的胸罩尺码小,她的**把胸罩撑得紧紧的。好不容易齐欢把手伸进绷紧的胸罩里面,急不可耐的在她那鼓胀的**上胡乱的抓捏起来,感到指尖所到之处一片细润光滑兼之弹性十足。

    “噢……”

    玉兰嫂发出了一声娇媚蚀骨的低吟,只觉得她像似得了风寒似的轻颤了一下。“轻点,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急色的人。”

    玉兰嫂娇弱的口吻让人怀疑她被齐欢这么一阵揉摸,是否还站得住脚的。

    齐欢索性把她的胸罩翻了上去,一对肉滚滚的**颤巍巍的露了出来,**已经充血,变的尖尖的矗立起来,看得出她也很兴奋了。齐欢伸出手继续抓着她的**揉捏着,齐欢的手指深深的陷进了她那丰满**的嫩肉里。她也毫不示弱的用手套弄着齐欢的,两个人的嘴唇则是毫无间隙的粘在了一起。齐欢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一阵撩拨,她的舌头软软的,甜甜的。

    正在齐欢一只手摸**摸得起劲,一只手伸到玉兰嫂睡裤腰上,想要把她的睡裤往下褪的时候,玉兰嫂使劲的把齐欢往后推了一下,两个人顿时从紧密的粘着状态下分了开来。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她的衣衫不整,两只饱满的**在睡衣和乳罩的半遮半掩下分外的诱人,而齐欢则是前门大开,硬直的不甘寂寞的露在外面探头探脑。

    “怎么了?”

    齐欢问道。心里不禁有些纳闷她为什么要在紧要关头把齐欢推开。 “呼、呼”玉兰嫂嘴里穿着粗气,胸前那对让我爱不释手的肉球,随着她那急促的呼吸上下轻微的晃动着,在齐欢眼前晃出一片肉色。

    “你倒是舒服了,可差一点把我给闷坏了,下次可不能这样长时间的亲嘴了啊。”

    玉兰嫂气喘吁吁的说道,说着还捏了一下齐欢的,只觉得她的手还是热乎乎的。

    “嗯。”

    齐欢点了点头。手不客气的拉着她的睡裤和内裤一起往下一褪,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呈现在了齐欢的眼前。齐欢把玉兰嫂紧紧的抱在怀里,她的**紧帖着齐欢的胸前,下身也紧帖着齐欢的下身,唯一难过的是由于身高的不一样,齐欢不能直接以站立的姿势把插入她的体内。只能有一下没一下的用在她小腹上乱撞。

    “呵呵……看你的急色样……我的小肚子都被你撞痛了的。”

    玉兰嫂笑的花枝乱颤,差点笑翻了过去。 “笑什么啊,我都急死了。”

    齐欢把手伸到她的腿缝里一摸,两片肉唇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从肉缝里溢出些许的**甚至已经流到了她白嫩的大腿上。

    “不笑了,不笑了。”

    玉兰嫂满眼都是笑意的说道。她稍微把两腿张开了一些,以方便齐欢的抚弄,只是她的睡裤和内裤被褪到脚弯处,等于是把她的两条腿给绑住了,所以两条大腿不能轻易的张得很开。

    见玉兰嫂把腿张开了一些,齐欢不失时机的稍微蹲下去一些,接着用力把一顶,挤进了她腿缝里,只觉得被她的大腿夹得牢牢的,**甚至碰到她那两片湿漉漉的肉唇。

    由于角度的关系,尽管齐欢的已经距离那个**洞咫尺之遥,可齐欢还是不能贯革而入。齐欢只能抱住她的屁股,把在两片**的肉唇间摩擦。同时尽量把她往自己身边搂,就这样轻轻的耸动了几下。她一定是很兴奋了,因为齐欢感到齐欢的都已经沾到了些她下体流出的黏液。

    “到……到床上去……”

    玉兰嫂抱着齐欢的脖子,吐气如兰的说着。昏暗中齐欢和她双眸对视,透过门缝那昏黄的灯光,齐欢依稀可见她的眼睛水润润的,仿佛能看到她的心底,虽然看不清她的脸色,但凭齐欢的经验,觉得她的脸色此时该比古时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布还红。

    “我就想这样面对面的插进去。”

    齐欢附在她的耳边低语。 “这、这样啊……可这样怎么才能插进去啊……”

    玉兰嫂不直自觉的把屁股往齐欢这边顶,看上去十足的意乱情迷。

    “你把一条裤腿脱下,我抱着你的一条腿,你再把大腿分得开一点,不就可以进去了?”

    说着齐欢把她的一条腿睡裤和内裤里抽了出来,现在她的睡裤和内裤就挂在她的一条腿上了。

    “小心点,别让睡裤碰到地上给弄脏了。”

    玉兰嫂环抱着齐欢的脖子喃喃低语,她现在真可以说是任齐欢为所欲为了。 “把腿抬起来。”

    齐欢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呆会射的时候别忘了拔出来啊,还有拔出来后别射在我的衣裤上。”

    玉兰嫂的手捋动着齐欢的,感觉她的小手柔柔的。 “你不是要一个孩子么?怎么现在又要我射在外头啊?”

    齐欢问道。

    “呵……这个你倒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没把齐欢放在心上呢。”

    玉兰嫂红着脸说道,“我……我怕被他发现我们做过这事的,你知道那东西射在里头时间长了会倒流出来的。万一晚上他也要我,那可就惨了。”

    “想不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那上次和你做的时候你怎么不怕啊?”

    齐欢揶揄的说道。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啊……”

    玉兰嫂有些愠怒的说道,“有句话不是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么。还不快点,呆会他就要回来的……”

    说着她把一条腿抬了起来,看她那副样子比齐欢还急。

    齐欢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抱着她的大腿,从指尖传来的丝缎一般的的感受告诉齐欢她的大腿是多么的光滑圆润。 “玉兰嫂,帮下忙啊,小弟弟找不到路啦。”

    齐欢用顶了顶她的下身。只要有她的引导,调准了角度后,**就可以一举攻克她那湿得一塌糊涂的口了。“你哟……”

    玉兰嫂又恨又爱的看着齐欢。原本环抱着齐欢脖子的双手松了开来,一只手顺着齐欢的胸前滑了下去,齐欢感到一只小手握住了齐欢的。玉兰嫂把屁股往前挪了挪,用她的手牵引着齐欢的。感到**碰到了一个软软的,洞口湿湿的。“用力吧……”

    玉兰嫂低声说着,一说完就羞不可支的把脸埋在齐欢的肩膀上,只是握着的那只手没有松开。

    第398章 嫂子玉兰 二

    美人在怀,齐欢又怎可不奋勇向前?齐欢抱着她的屁股用力往前一顶,“嗯……”

    玉兰嫂只闷哼了一声,已是进去了大半根,被一圈又暖又湿的嫩肉紧紧的包裹着,觉得分外的舒服。稍微有些遗憾的是这个姿势始终不能把全部插入。 “呼……”

    玉兰嫂全身放松似的松了口气。“终于进去了,这下你可满意了啊?”

    她把脸靠在齐欢的肩膀上低语着,其实在齐欢看来该是她心满意足了才对。

    “嗯。”

    齐欢点了点头,开始快速抽送,齐欢知道这种随时都有人会进来的情况下,只有尽快射精,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你、你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厉……厉害哟……”

    玉兰嫂猝不及防之下,娇喘连连,只能节节败退。一时间,他们下身连接的地方发出了连续不断的啧啧声,有点像走在泥泞的小路上发出的声音。

    “玉兰嫂,你把齐欢夹得真紧啊……”

    虽然不得全根而入,但却一点不妨碍**向大脑传输那超绝的快感,只觉得玉兰嫂的下身越来越黏湿。

    “谁……谁叫你把我日……日得那么舒服的啊……”

    玉兰嫂的脸红得像要滴出水来,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紧紧的搂齐欢的脖子。 “叮呤、叮呤”正当齐欢抽送得起劲,也因为听见那拖泥带水的声音而更加兴奋的时候,小店门口的玻璃门帘发出了撞击的声音。

    “不好,有人进来了!万一是她老公回来了,怎么办?”

    齐欢的脑子顿时一片慌乱,下身的动作也随即戛然而止,不知该如何是好。看了看玉兰嫂,她也是一脸的茫然。想不到在这间小屋里齐欢第二次遇到了这种情况,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任性,不分时间场合的向女人索取。

    更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虽然他们受到的惊吓不轻,可齐欢的还是硬硬的和玉兰嫂连在了一起,没有丝毫萎缩的迹象。或许这就是是以前和玉玲珑她们**时经常处于担惊受怕的境地锻炼出来的效果。

    “玉兰,你人在么?”

    进来的人发话了,听声音是个老女人,齐欢的心顿时放松了下来,原来进来的人既不是江南,也不是司美春。但齐欢又有些担心,不知玉兰嫂该怎么应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访客。

    “傻子,还不快抽出去,把我放下来,你快躲床下去。”

    玉兰嫂急促的低声说道,声音有些颤抖,看来她也有些紧张的。齐欢连忙照着她说的去做,把抽了出来,急匆匆的钻进了床下。想想也真是狼狈得紧,还没来得及擦抹,昏暗中的前半截闪烁着的色泽,那是玉兰嫂的**留下的痕迹。

    “是三婶啊,你来买东西么?”

    玉兰嫂坐到了床旁边的马桶上,她示意齐欢不要出声,由她来应对。 “我来买包盐,玉兰啊,你在里屋也怎么不开个灯?节约用电啊?我刚刚从小店后面经过,见你灯没亮,还以为你不在呢。”

    “好厉害的老太婆啊……连这个都注意到了,玉兰嫂一个应对不当就要露馅了。”

    齐欢的额头不由得渗出些许冷汗。 “也幸好没开灯,要不她从窗口往里一看,我和玉兰嫂连着的模样岂不是被她看光了?”

    齐欢又想起了里屋的窗帘还没拉上。

    “别怕,不要紧的,就是老公来了我也有办法的。”

    玉兰嫂用很低的声音说道。她见齐欢很紧张的样子,就用手在齐欢的额头帮齐欢轻轻的擦了擦汗。经玉兰嫂这么一说,齐欢的心顿时安顿了不少。

    “刚刚觉得肚子有点痛,就上马桶了。三婶你看,我晚饭都吃到一半呢。原以为一会就好的,就没有开灯,谁曾想这肚子实在是不争气,到现在还觉着疼着哪。”

    玉兰嫂不急不缓的说着,听得齐欢是暗笑不已,也亏得她想得出来。末了她还像模像样的拿了张草纸在自己的下身擦抹了一番。 “这样啊,看来你是吃坏肚子了,吃点药吧,好的快点。”

    “嗯,谢谢三婶的好心啦。你要的盐就在货架第二层上。你先拿去用吧,钱不急的。”

    紧张的神情在玉兰嫂脸上不复存在,出现在齐欢眼前的又是那个自信、漂亮的玉兰嫂。

    “哦。”

    外屋的老太婆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找到了,那我走了,钱改天给你。”

    一会之后,大概老太婆找到了盐后要走了。 “嗯,三婶慢点走,当心脚下啊。要不我送你一段路?”

    玉兰嫂回了一声。

    齐欢躲在床底下的黑暗中,心里不禁有些暗自纳闷,玉兰嫂你这不是自己在找事么,看你那衣衫不整的样子,要穿戴整齐也要花会儿时间的。万一那老太婆真的要你送呢?你不是措手不及?

    “她不会要我送的。你这小傻瓜,瞧瞧你那吃惊的样子,好好学着点做人的技巧,这就叫作欲擒故纵啊。不过呢,有的时候我确实会送走路不方便的老人回去的。”

    玉兰嫂坐在马桶上,弯下腰对着床下的齐欢低声说道,大概她觉察出了齐欢的疑惑。

    雪白丰满的圆臀和纤细光滑的腰肢随着她弯腰的动作,弯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从齐欢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她那光滑的大腿和臀侧,真是恨不得抓捏上几下。

    “想不到玉兰嫂还是个好心人啊。不过相比之下还是她的屁股诱人啊。”

    齐欢心中暗道。实在忍耐不住之下,齐欢伸出手在她的屁股上抓捏了一把,只觉得满指尖都是滑腻的触感。

    玉兰嫂轻轻的颤了一下,恨恨的朝齐欢看了一眼,眼神里带着些嗔怪。齐欢读懂了她眼神里的含义,她一定是想说:“你干什么啊?”

    “知道的,你老公的运气真好,娶了个这么好的俏媳妇儿。你就忙你的去吧,我老太婆人虽老,可走路利索着哪。”

    外屋老太婆笑着说道。随即门口传来了几声叮呤叮呤的声音,外屋又陷入了一片沈寂之中。

    “还真被她说中了。”

    齐欢不得不佩服玉兰嫂的神机妙算,看来这也是她和江凯偷情偷出来的经验啊。 “好了,出来吧,看你都吓死了。也真搞不懂你这个人,一会胆子大得不得了,一会又变得像只小老鼠。”

    玉兰嫂从马桶上站了起来,坐到了床上。

    “我还是个毛头小伙啊,当然底气不足了。”

    齐欢从床底下爬了出来,涎着脸坐到了她的身旁。“刚才我不过是摸了你一把,你就颤了一下,动静那么大,当心别把马桶给颤翻了。”

    齐欢的手又不老实的按到了她的屁股上。

    “那还叫摸啊?我都被你抓疼了的。要不是有人在外屋,我真的要叫出声来啦。不信你看看我的屁股。”

    玉兰嫂委屈的说道。说着还真的侧躺了下去,丰满的屁股那道圆月一般光滑的弧线又呈现在了齐欢的眼前。

    “真是让人受不了的大屁股。”

    说着齐欢在她的屁股上“啪”的打了一下,黑暗中那声响显得分外的响亮、清脆。、 “你是不是想整个村子的人都听见你在打齐欢的屁股啊?当心他听到了来捉拿奸夫。”

    玉兰嫂侧躺着看着齐欢,眉眼里俱是笑意。

    “还说我骚得不得了,我看你是欠日啊!快点躺下,我要日你。”

    齐欢的手往玉兰嫂的肩膀上一按,她心领神会的平躺了下去。 “嘿,都缩成小老鼠了,看上去很可爱啊。”

    玉兰嫂用手摸了摸齐欢那垂头丧气的小小欢。

    “可不是?幸好我不是一般人,要不然早就阳痿了。”

    齐欢笑着说道。打开了玉兰嫂的两腿,手往她下身一摸,毛毛草草下面的两片肉唇还是湿漉漉的,看来又可以继续刚才的事了。齐欢把一条腿跨到她的两腿之间,准备翻身上马。

    “等等,让我先把窗帘拉上,我再和你一起做。”

    玉兰嫂轻轻的把齐欢推开。玉兰嫂从床上爬了起来,她跪坐在床上把窗帘拉上来,由于她是半跪着的姿势,再加上她的睡裤和内裤还是老样子,挂在她的一条腿上,她那雪白浑圆的屁股等于是完整的暴露在齐欢的眼前。

    看到如此香艳的景致,齐欢的心又怦怦乱跳起来,手不由自主的伸到了她那丰润的屁股上,触手一片细滑。别看玉兰嫂像似个风骚的女人,不知怎的在齐欢的心里不仅没有丝毫感到她的风骚,反而觉得她是个和玉玲珑一样的好女人,只是因为种种不可预知的原因,才导致了她的红杏出墙。尤其是刚才她说有的时候还送走路不方便的老人回家,这更加深了齐欢脑海中玉兰嫂是个好女人的想法。

    “你啊,就是老改不了那急色的脾气。”

    玉兰嫂边说边拉窗帘,黑暗中丰润的屁股更是白得晃眼。两腿之间那黑黑的遮盖着的地方散发着的气味,一闻到那臊臊的味道,齐欢的小小欢立马向她挺枪致敬。

    也许是那丰满圆润的屁股吸引着齐欢,齐欢也跟着爬到了床上。跪在她的屁股后面,把手在她的屁股缝里又摸了几下,一时间指尖上全是粘粘滑滑的**,看上去亮晶晶的。

    “难道你不喜欢我的急色么?”

    齐欢反问道。说着将沾满**的手指在她的屁股上揩抹了几下。 “你不嫌脏的啊?你这样一来我澡又白洗了。”

    玉兰嫂娇嗔着扭身在齐欢的手上打了一下。

    拉上窗帘后,她按了一下床头的开关,一个白炽灯在屋子里亮起,把整间屋子照亮了。玉兰嫂那原本就洁白的**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更是光滑如玉。

    此时的玉兰嫂半跪在床头,而齐欢则是跪在她的后面,她身上衣衫不整,上身的睡衣已经解开,乳罩被掀到了**上,一对娇俏可人的酥乳半遮半掩的露在外面,粉红色的**兴奋的矗立着,涨得大大的。下身的衣物悬在一条腿上,雪白的屁股在灯光的映射下更是洁白无比,还有那腿缝之间的一处凹槽,亮晶晶的**不时的发出的光泽。

    “快点结束吧,谁叫你今天来的不是时候的。”

    玉兰嫂横了齐欢一眼,躺了下去,把两条腿曲起,呈八字形的打开,她的两腿之间已是湿的一塌糊涂,亮亮的**已经溢出,流到了屁股缝里。两片肉唇大大的张开着,像嗷嗷待哺的小嘴,期待着齐欢的插入。

    “真是个尤物啊。”

    看着玉兰嫂那雪白丰满的身躯,两腿间那倒三角形分布的乌黑,齐欢不由得感叹造物者的神奇。不知不觉间变得更硬了。

    齐欢爬上了玉兰嫂的身子,将**靠上了她的腿缝,只觉得**前端碰到了一处湿热的嫩肉,齐欢知道那是女人的口。齐欢撑起身子,将硬直的对着那湿热的口一顶。“咕唧”一声,已是贯革全入,不差分毫的被她的下身吞噬了进去。顿时从传来温热湿润的包裹感让齐欢兴奋得想叫出声来。

    “嗯……”

    在一下子插入的强烈刺激下,玉兰嫂的嘴里发出了似有似无的低吟。齐欢感受着带给齐欢湿润紧夹的感觉,慢慢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渐渐她的下身变得越来越潮湿,随着抽送的加快,她的下身发出的咕唧声响成一片。与此同时,那股臊臊的味道也从他们结合的地方散发了出来,渐渐的这股气味随着齐欢的抽送越来越浓,不知怎的,闻到了这股腥臊的味道,齐欢变得更加兴奋,恨不得手足并用似的用力抽送着。

    “玉、玉兰嫂,你那张小嘴的气味可真好闻的……”

    齐欢气喘吁吁的趴在玉兰嫂的身上用着劲,感觉被一圈圈温热湿润的嫩肉紧紧的包裹着,那嫩肉仿佛要把吃掉似的紧窄。

    第399章 嫂子玉兰 四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啊……还不卖力点……还好闻呢……啊……”

    玉兰嫂断断续续的说着。在齐欢持续不断的猛烈抽送下,能够把话说完,也实属不易。

    她两手环抱着齐欢的脖子,长长的秀发披散在枕头上,脸儿红红的,一副意乱神迷的表情,两只柔嫩的酥乳在齐欢的撞击下不停的前后晃动,**在充血的情况下胀得高高的,在齐欢的下方不停的摩擦着齐欢的胸膛,从齐欢的胸膛传来阵阵酥痒的感觉。

    “我、我好还是你老公好……”

    随着下身抽送的加剧,齐欢觉得传来一阵麻痒,齐欢知道那是快要射精的前奏。 “讨……讨厌啊……”

    玉兰嫂的脸变得更红,“你……你不好……干嘛给你日哟……”

    她好像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话说完,接着又害羞似的把脸扭到了一旁。

    齐欢发现她的耳根连脖子都红了。不知怎的,齐欢就是喜欢看到玉兰嫂她们那羞涩的表情,一旦见到她们那种魂不守舍的样子,齐欢不仅没有丝毫的怜惜,心中的欲火反倒是越烧越旺。

    齐欢卖命似的用力,只觉得的麻痒一阵赛过一阵,玉兰嫂的也越发的湿滑,流出的**把齐欢的也给沾湿了。玉兰嫂的手抓着齐欢的后背,她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进了肉里,从后背不时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痛,齐欢知道齐欢的后背已经被她抓破了,她的两条腿也紧紧的夹在齐欢的腰际。底下的床铺仿佛不堪重负般的发着咯吱咯吱的呻吟。

    “啊……”

    玉兰嫂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如泣如诉的低吟,她猛的把侧着的脸抬起来深情的看着齐欢,眼神里满蕴着的是幸福,脸色分外的红润,“嫂子要不行了啊……”

    话音未落玉兰嫂就把齐欢抱得紧紧的,紧接着齐欢感到被她的紧紧的箍住了,从她的下身传来了一阵阵的收缩,收缩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一瞬间齐欢甚至以为要被她夹断了。

    在那有规律收缩中,快感如决堤般的从涌向大脑。 “我,我也射了……”

    齐欢气喘吁吁的说着。 “别……千万别射在里面……”

    玉兰嫂的脸色通红,神色慌乱的说着,丰腴的屁股也左右扭摆了两下,像似要从齐欢的下身摆脱。

    可与她说的话和她屁股的动作恰恰相反的是,齐欢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两手死死的抓着齐欢的后背,指甲深深的陷进了后背的肉里,她那丰腴的大腿也拼命的夹着齐欢的腰,好像是在要求齐欢把更深的插入她的体内。

    “嗯……”

    齐欢不由自主的低哼了一声。旋即紧紧的抱着她丰满的屁股,腰身使劲往前一顶,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从玉兰嫂那火热湿润的里抽了出来,只觉得马眼一松,一股热热的精浆到了玉兰嫂下身那团乌黑的毛毛草草上。

    “呼……”

    小屋里只剩下两个人沈重的呼吸声。 “快点下去,让我穿好衣裤,免得呆会有人来了手忙脚乱的。”

    正当齐欢躺在玉兰嫂的身边享受着**的余韵时,她推了推齐欢的身子。

    齐欢只好恋恋不舍的爬了起来,垂头丧气的,上面沾着一些粘粘涎涎的体液,看上去亮晶晶的,那是玉兰嫂下身的分泌物。 “你倒是行啊,连裤子都没褪就爬上来日人家了。”

    玉兰嫂揶揄的说道。正如她所说,齐欢刚才只是拉开裤链把放了出来,并没有脱下裤子。她从床边的马桶旁拿了几张草纸给齐欢擦了一下,又给她自己擦拭了一遍。

    “玉兰嫂,刚才舒服了么?”

    齐欢把收回了裤子,拉上了拉链,几分钟前还强硬得不可一世的,现在变得有些垂头丧气的了。

    “你这不是明知顾问么?不舒服我怎会那么乱叫?”

    玉兰嫂把衣服穿戴整齐后,低眉顺目,一副良家妇人的样子,刚才那个在齐欢身子底下胡乱扭动屁股,满嘴乱叫的玉兰嫂已是不见踪影。

    “好啦,快点出去,要不有人来了,我看你又要钻床底下去了。”

    玉兰嫂笑着道。真是一笑百媚生啊。 “嗯,那我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叙叙旧。”

    齐欢在她的嘴上“叭”的亲了一下。

    “哪个要和你叙什么旧?叙你的大头鬼啊?”

    玉兰嫂和齐欢打着情骂着俏,少妇的风姿一览无余。“难道你还没吃饱么?”

    玉兰嫂边说边把齐欢往门口推搡着。

    “吃饱了,吃饱了。”

    齐欢忙不叠的回答,手却不老实的在她的**上又抓了一把。齐欢来到了门前,手放到了锁上准备开门。

    “大姐,你在么?”

    正当齐欢把锁一扭,准备拉开门出去的时候,外屋的门前已经传来了司美春的声音,紧接着门帘发出了一阵叮呤铛啷的声音,司美春走了进来。

    齐欢和玉兰嫂不由得面面相觑。 “他奶奶的,还真被玉兰嫂给说中了,看来又要躲到床底下去了。”

    齐欢心中不免暗自称奇。

    “还不快躲起来?气味那么大,你真的想美春知道你和我的事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