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71.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68 部分阅读

第 168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齐欢和玉兰嫂不由得面面相觑。 “他奶奶的,还真被玉兰嫂给说中了,看来又要躲到床底下去了。”

    齐欢心中不免暗自称奇。

    “还不快躲起来?气味那么大,你真的想美春知道你和我的事啊?”

    玉兰嫂忙不叠的走到门后,用手撑着门,脸红红的在齐欢耳边低声说道,边说边用手指着床底挥了几下,示意齐欢再躲回床底。

    此时小房间的空气里还弥漫着玉兰嫂和齐欢交欢时她的下身发出的淡淡的腥臊味。 “大姐,你在干嘛啊?怎么把饭碗扔在桌上,人却跑到里屋去了?”

    司美春在外屋说道。在她说这句话的同时,齐欢抱头鼠窜般的钻到床底下躲了起来。

    “还真是应了‘不是冤家不聚头’的那句话啊。”

    躲在床底下的齐欢心里暗自纳闷。仔细想想也不禁有些好笑, “怎么美春这个家伙老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啊?这下真的是难以开溜了。”

    司美春这一次硬生生的把齐欢堵在小屋里,让齐欢心里不禁恨得牙痒痒的。齐欢知道如果齐欢现在不能尽快溜走的话,等玉兰嫂的老公回来之后,将更难以脱身。

    “哦,刚才我晚饭吃到一半时,肚子有些不舒服,就方便了一下。”

    玉兰嫂在门后整了整衣服,理了理有些淩乱的头发后打开了门,外屋白炽灯昏黄的灯光的照射在玉兰嫂的身上,在里屋门后的地面上印出一个娥娜的身影。

    “呵,怪不得大姐你的脸现在看上去有那么点红的,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原来是给憋出来的呀。”

    只听得司美春银铃般的笑了一声。

    “你个小丫头,都快出嫁的人了,还那么没大没小。居然敢拿你大姐开涮啊,看大姐下次不到你男友那里去告状去。”

    玉兰嫂嗔道,听上去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齐欢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但齐欢想她一定是有些窘迫的,毕竟刚刚和齐欢偷过情,心理和身理都没完全恢复过来,现在无意中又被司美春说中心事,任谁都会有些羞惭的。

    “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大姐就知道压我。”

    司美春连忙告饶着说道,“我只不过是说大姐脸红,大姐就那么大的反应,下次我可不敢和大姐说话了。”

    美春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纳闷。

    “呵,你这小妮子,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呀?别忘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玉兰嫂笑着说道,听她的声音也知道她现在满脸都是笑意,“当年你在摇篮里,你爸妈要忙着在田里干农活,那时可是大姐在摇篮边摇你的,连你的尿布都是齐欢给你换的啊。”

    “原来司美春你也有任人摆布的时候啊。”

    齐欢心中暗道。玉兰嫂的话一下子把齐欢逗乐了,想到这个鬼灵精怪的司美春小时候,老老实实躺在玉兰嫂怀里,任由玉兰嫂给她换尿布的情形就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大姐,我真是服你了,说着说着又把我小时候的事情翻出来了。我知道大姐最疼的就是美春了,哪舍得到去告我的状呢。”

    “你知道就好,我看你现在是被你男友给宠坏了。对了,你刚才去看你男友打牌,有没有看到你姐父?”

    玉兰嫂道。 “没……没有看到,真的没有。”

    司美春迟疑的说道。

    “真的?他会不在那里?我不信,我这就过去。”

    玉兰嫂说道。以她的脾气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别……”

    司美春迟疑地说道。听到司美春这么扭捏的声音齐欢心里就更乐了,她说得这么吞吞吐吐的,没准他已经坐到牌桌上,两只手摸牌正摸得不亦乐乎。

    “怎么啦?快跟大姐说是不是他又坐上去打牌了?”

    玉兰嫂催促道。看来她的想法和齐欢一致,只是她心里不一定像齐欢一样开心。 “大姐可真是神机妙算啊,姐父算是被你牢牢的看住了。”

    司美春笑着说道,“不过大姐别和姐父说是我讲的,他可是千叮嘱万叮咛的要我不讲给大姐听的。”

    “呵,就数你嘴巴甜。大姐哪有那么大的本事看住他啊,他这人三天两头的跑在外头,连个人影也不见的。”

    “大姐,今天姐父赢了不少钱了,我男友可就惨了,输得灰头土脸,我都不想看下去了,就出来了。”

    “哼,哪个要他赢钱了,他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我就谢天谢地了。当初要不是他老不回家,我也不会和……”

    说道这里玉兰嫂仿佛想起什么似的顿了顿继续说道,“和他经常吵架了。”

    “呵,大姐吵架的功夫可真是一流的,要不姐父怎会服服帖贴的。”

    司美春低笑了一声道。 “你个死丫头,又来了,动不动就损人,不知道你男友怎么受得了你。”

    听玉兰嫂口气有些无可奈何,看来她是拿司美春没有办法了。“我要去看看他,你帮我看会儿小店,有什么生意你照看一下。”

    “好你个玉兰嫂,你搞什么啊,你走了我怎么办?也不想办法先将司美春支开?”

    齐欢在床下暗道不妙。 “知道啦,我帮着看就是了,大姐就会拿我使唤。”

    司美春道。

    “呵,要不大姐这些年算是白疼你了。”

    话音刚落,只听到外屋门前的玻璃挂帘发出了一连串的叮当声,玉兰嫂已经出了小店。 “玉兰嫂和美春刚才的对话好像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百无聊赖的齐欢钻在床底下,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刚才玉兰嫂和司美春的对话,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见过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十来分钟,也可能半个小时了,只觉得床底下蚊子开始嗡嗡乱叫起来,在齐欢的四周开始飞舞。 “玉兰嫂怎么还不回来啊,她再不把司美春支走我可就成了蚊子的盘中餐了。”

    齐欢伸手挥赶着蚊子,又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弄出些声响来,把美春给惊动了。

    “大姐怎么还不回来啊?我都急死了。”

    正当齐欢心急如焚时,美春已经急匆匆的走进了里屋,嘴里还在嘟哝着什么,她的话虽然说的轻,但还是让齐欢听了个正着,想不到她和齐欢想的不谋而合,也在想玉兰嫂快些回来。

    “她在急些什么?”

    齐欢心里暗自讶异。“莫非她又像上次在她家一样急着要方便?”

    “怎么大姐的屋子里气味总是那么大啊。不对啊,这气味是……”

    司美春的脸蓦的红了起来,径直往床前走了过来。

    “难道她已经察觉我在里屋?不好,老子今天要出乖露丑了。”

    看到司美春朝齐欢这里快步移动时,齐欢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没几步,那双凝脂如玉的脚趿着拖鞋已经走到了齐欢的前面停了下来。“完了,真的被她发现了,这下我该如何是好。”

    一瞬间齐欢的脑子里又乱成了一团,冷汗从额头涔涔流下。“要不干脆给她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一个荒唐而又大胆的念头在齐欢的脑海里升起,顿时只觉得心开始不受控制的怦怦直跳起来。

    第400章 挑逗美春 一

    “大姐也真是的,和姐父办完事情,也不把门窗开一下透透气的,那么难闻的气味,也亏得他们受得了。”

    还没等齐欢反应过来,司美春已经爬上了床,两只淡蓝的拖鞋就这么摆在床前,离齐欢只有一臂之遥。只听得“咿呀”一声,她把窗户打开了。

    “原来她是要开窗啊,看来她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这下子我可放心了。”

    齐欢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又有些侥幸。“不过她干嘛不把窗帘一起打开呢?”

    齐欢又有些疑惑。

    “这样还差不多,没那难闻的气味了,要不然叫我怎么呆得下去。”

    只听见司美春嘴里自言自语着,听得齐欢心里暗自好笑。司美春从床上爬了下来,穿好拖鞋又站在了床前,一双粉雕玉凿般的小脚就站在齐欢的眼前,看上去盈盈一握。配着那双淡蓝色的拖鞋,显得分外的精致小巧。那纤小的十根脚趾,仿似白嫩的蒜段,让人忍不住想把那双白玉也似的小脚拿捏在手里把玩一番。

    “她怎么还不到外屋去啊?难不成真的要让我把她……”

    看着司美春还没有走的意思,但又没有发现齐欢的存在,齐欢又开始自齐欢感觉良好的胡思乱想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齐欢在为司美春没有马上离开而惊疑不定的时候,那双美丽的玉足走到床边上的马桶前,离齐欢的藏身之处更近了。紧接着只听得耳旁一阵奚奚嗦嗦的声音,齐欢稍稍把身子往外挪了一点,抬头仔细一看,但见司美春把蓝色牛仔短裤往下一褪,露出了一条雪白的三角内裤,齐欢正好在她的斜前方,虽然不能看到她整个人,但从齐欢这个角度齐欢正好能看到她的下身,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她两腿之间被内裤紧裹住后勾勒出来的一缝微凹。

    “原来她是要方便啊,怪不得开了窗,没把窗帘拉开的,看来她是怕人从窗外把她那雪白的屁股给看光了啊。看我在瞎想些什么。”

    看到司美春的这番举动,齐欢心里这才恍然大悟。“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再怎么小心也没用,她绝对想不到她大姐的床底下还藏着一个我,看来我小欢的眼福还真是不浅呀。”

    一想到齐欢又一次能够看到司美春那雪白的屁股,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看着司美春把内裤和牛仔短裤一点点的往下褪,齐欢不禁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上次在小刚家的卫生间里,只是惊鸿一瞥般的看到了美春下身的,脑子里没有留下多大的印象。这一次就不一样了。因为齐欢知道接下去齐欢会看到些什么,而那些地方可以说是小刚的禁脔,只有小刚一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赏玩。

    随着司美春双手的动作,牛仔短裤和内裤被褪到了腿弯处,她的下身终于渐渐的呈现在了齐欢的眼前。小腹下面长着一片不是很长,也不是很密,那些黑色的毛发把她小腹的肌肤衬得愈发洁白。两条雪白丰润的大腿并得紧紧的,使齐欢不能很清楚的看到那团下面的景致。纯白的t恤衫的下摆,更是起到了半遮半掩的效果,将齐欢的兴致吊得更高,“我要受不了了。”

    齐欢心中暗道。尽管和玉兰嫂刚刚欢好过,可看到眼前如斯香艳的景致,齐欢简直恨不得从床底下钻出去,把她按在地上来个就地正法。

    司美春掀开马桶盖子坐了上去,和玉兰嫂的那一次不同,美春的这一次可是真正的如厕,少倾齐欢听到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开始响起,有如小溪潺潺,又如山涧春水。“女人撒尿的声音还真好听啊。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齐欢心里不由得痴痴的想着。

    司美春就这么蹲坐在马桶上,两条凝脂如玉般的大腿就在齐欢的侧前方,“不知道我伸手碰她一下她会是什么反应。”

    脑子里忽的升起一个促狭的主意来,只是心里还是知道这是只能想不能做的事情。

    “玉兰嫂在么?我要买包酱油。”

    正在齐欢在意乱情迷之时,外屋又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的声音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让齐欢清醒了过来。

    司美春看来也听见了声音,因为齐欢注意到她皱了皱眉头。可她没有回答,她只是不声不响的从马桶上站了起来,用卫生纸很快的将下身擦抹一遍。

    “美春干嘛不回答?玉兰嫂不是叫她照看小店的么?有生意来了,没理由不答理的啊。”

    齐欢心中暗道,不禁有些纳闷……“玉兰嫂,你不在么?”

    来人又问了一声,声音已经到了里屋的门前。

    “不好,美春进来的时候没把里屋的门关上,他只要把门一推,就可以看到她的下面了!那怎么可以!”

    齐欢心中一紧,浑然忘了自己刚才还盯着司美春的下身猛看不已。

    更让齐欢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司美春还是没有答理,她只是默默的提上了内裤和牛仔短裤。 “莫非另有缘由?”

    想到这里齐欢脑子里忽的灵光乍现,“难道来人就是司美春喜欢的那个男人?可这也太……”

    “我知道你在家里的。”

    随着来人的话声,他推开了里屋的门。而这时的美春正在束牛仔短裤,随着房门的打开,她和来人都看到了对方。

    “你……”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说出了同一个字,又不约而同的看着对方,齐欢发现两个人的脸都有点红,只觉得屋子里凭空的生出些异样的气息,齐欢看到,来的是小村里的一个在外面包工程的小老板山鸡。

    一时间,屋子里寂静无声,躲在床下的齐欢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妈的,真是晦气,又让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齐欢心中暗道。凭着齐欢这些日子在花丛里打滚的经验,齐欢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美春?怎么是你?”

    山鸡的语气里透着些许惊喜。山鸡长得蛮端正的,和小刚相比可以说是半斤八两。 “大姐去看姐父打牌了,她让我照看会儿小店的。”

    司美春飞快的束好牛仔短裤,边说边往山鸡走过去。

    “山鸡哥,你让一下,我去给你拿酱油。”

    美春走到了山鸡跟前,山鸡站在门口,如果他不让开,美春是走不到外间的。这倒是头一回听到美春叫山鸡哥的,不过这更加深了齐欢认为美春暗地里喜欢的男人是山鸡的念头。因为在小刚家里,无论齐欢怎么诱导,她就是不肯叫齐欢一声小欢哥,仅有的一次还是她急着上厕所,在齐欢的要挟之下才叫的。而她叫山鸡哥却是叫得那么自然。

    “美春,我……我有话要和你说。”

    山鸡并没有让开,反倒是鼓起勇气般的说了这句话。他的个子不是很高,和美春站在一起,只比她高了一点。外屋的灯光映在两人身上,在里屋拖出两个影子,一直延伸到床前。

    “有……有什么好说的……”

    司美春嘴里喃喃的说道,声音变得有若蚊呐。 “有鬼,其中必定有鬼,要不干嘛变得那么难为情似的?”

    齐欢的手不由自主的捏成了拳状。“难道司美春已经背着小刚和山鸡好上了?不会的,司美春不会是这种人的。”

    齐欢使劲摇了摇头,转而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好久没这样单独在一起了,记得上次还是在三年前的事了。”

    山鸡说道。 “难道、难道他们俩三年前就已经好上了?可齐欢以前怎么就没有感觉司美春喜欢山鸡?”

    齐欢的心中惊疑不定。司美春的一颦一笑在齐欢的脑子里盘旋反复,齐欢怎么也不相信她和山鸡会暗地里好上。

    “……”

    司美春默不作声,只是低头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她现在想些什么。 “美春,我知道你在故意躲着我,你也知道一直以来,我喜欢的只有你。”

    山鸡看着司美春,说出了让齐欢吃惊,但又在意料之中的话。“他确实喜欢美春!难怪平时说到司美春时,他的眼神看上去也不一样了。”

    “山鸡哥,你……你不该喜欢我的……我不值得你……”

    司美春抬头看了看山鸡欲言又止。 “我知道啊,你已经有末婚夫了,怎么可以再喜欢别人呢。”

    山鸡看着美春痴痴的说道。“可是我下个星期就要到深圳了,我知道有些话现在不说,或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山鸡的话语里透着些感伤,或许等到他以后回到这里,美春已经成了别人的老婆了。

    “山鸡哥,你不要说了,我什么都知道,可我不能……”

    司美春看着山鸡,摇了摇头说道,从齐欢这个角度隐约可见她的眼角有些湿意。

    “他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也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

    山鸡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痛,旋即恢复了常态,“你们的喜酒我可能来不及回来喝了,在这里我就提前祝你们两个幸福吧。记住,我永远是你阿哥,以后他欺负你,你可要告诉我,我会来找他算帐的。”

    山鸡笑着道,他的表情看上去就像一个温和的大哥哥,可齐欢知道他在强颜欢笑,心里一定是隐隐作痛。

    “山鸡哥,你真是个好人啊……我……”

    司美春苦笑着说道。 “呵……”

    山鸡也是一声苦笑,两个人呆呆的看着对方。 “什么好人,坏人啊?”

    正在这时玉兰嫂的声音在小店门外响起,伴随着那玻璃门帘的叮当声,玉兰嫂走进了小店。“咦,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嘛?”

    玉兰嫂吃惊的说道。

    “玉兰嫂,我刚好要买包酱油,看到美春在这里,和她说说话儿。”

    山鸡说道。 “喏,酱油给你,两块五毛钱一包。”

    玉兰嫂的口气硬硬的,好像对山鸡不那么欢迎。

    “给。”

    听声音山鸡接过了酱油,在付钱了。“那我走了,美春再见。”

    山鸡说道。 “山鸡哥,再见。”

    司美春道。 “美春,告诉大姐,山鸡刚才和你说什么了?别听他瞎说八道的。”

    等山鸡走远之后,玉兰嫂走到司美春的跟前,脸色郑重的说道。“是不是他又在骚扰你了?”

    “呵,看来山鸡对美春的骚扰可是名声在外啊。”

    齐欢心里一声低笑。 “大姐又要乱猜了,我和他没什么的。”

    司美春连忙辩解道。

    “你看你,眼泪都挂在眼角了,还说没什么,你个丫头。”

    玉兰嫂伸手抹去司美春眼角的泪水,笑着说道。 “大姐……”

    司美春把脸埋进了玉兰嫂的怀里,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以后可不能和山鸡这样了,传出去给别人知道了,以后你在村里怎么做人啊?”

    玉兰嫂的语重心长听得齐欢是窃笑不已,好像她有个七八十岁似的。

    “放心吧大姐,我不是三岁小毛孩,有些事情我知道分寸的。”

    司美春点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家了。”

    “嗯,你明白就好。路上小心点啊。”

    玉兰嫂道。

    “好啦,没人了,你可以出来。”

    玉兰嫂走进里屋,弯腰对着床底下的齐欢说道。 “拉我一把,我弯腰弯了半天,半点力气都没了。”

    说着齐欢伸出了手。

    “你个小坏蛋,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玉兰嫂笑着伸手拉住了齐欢的手,只觉得她的小手柔若无骨,肌肤光滑细腻。 “我打什么主意你还不知道么?”

    齐欢爬出了床底,把玉兰嫂搂在怀里,她的**在齐欢胸前摩擦了几下,齐欢觉得小小欢又不听话的抬起头来。

    “你看你,又要给我添乱来了。”

    玉兰嫂推搡着齐欢,看着齐欢那蠢蠢欲动的小小欢笑得要不得。“你还是走吧,我实在撑不住了,我下边现在还有些火辣辣的呢。”

    玉兰嫂指了指她的下身,边说边恨了齐欢一眼。

    第401章 挑逗美春二

    “看来玉兰嫂不打算救小小欢了。”

    齐欢笑着说道,趁着玉兰嫂推搡齐欢的时候,手指不老实的在她那鼓胀的胸前上抓捏了两下。“要死了,你个死小子。”

    玉兰嫂说着作势要打齐欢。“不了,不了。”

    齐欢连忙逃出了小店。

    走在老街上,老街边上的人们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乘凉,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席席凉风,心里想到的却是司美春,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刚才山鸡的那番表白没准把她吓坏了吧。

    想到这里,齐欢来到了司美春的家里,来到了院门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皎洁的月光把院子照得亮亮的,二楼的客厅灯还亮着,大概司美春在里面看电视。

    楼前的院子里搭了个葡萄架,一串串紫色的葡萄就悬挂在密布绿色葡萄叶的架下,等着人去采摘。月光透过嫩绿的枝叶映照在水泥地上,留下斑斑驳驳影子。

    就几只不知名的小虫在葡萄根筋旁的草丛里呜叫着。一时间齐欢还以为自己走进了鲁迅先生书中的百草园。

    走过葡萄架时忽然觉得有些尿意,往四下里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反正楼下没人,司美春也该在楼上的客厅里,不怕被她看到。”

    想到这里,齐欢大着胆走到草丛边,侧对着阳台,解开了裤子。

    掏出老二对着草丛一泡尿撒了下去,尿水冲在花草叶子上发出嗤嗤的声音,绿油油的草叶被冲得东倒西歪,草丛里原本呜叫的虫儿也停止了叫声,大概被齐欢撒的尿吓坏了了吧,一想到这里还有些莫明的兴奋。

    “呵…”

    正当齐欢觉得肚子渐渐变轻,想要结束撒尿时,忽然听得阳台上传来一声女人的低笑声,听那声音好像是司美春。“谁!谁在那里啊?”

    齐欢不禁又惊又急,连忙憋住尿意,边说边抬头往上看。只见阳台上露出了一个女人的上半身,齐欢仔细把眼一看,不是司美春这妮子还是谁。她两手环抱着正笑吟吟的看着齐欢,雪白如玉的脸庞在皎洁的月光下,配着脸上那遮掩不住的笑意,显得更是可人。

    “原来是你这家伙在偷看我啊?是谁批准你偷看别人的?”

    齐欢问道,边说齐欢边转过了身,看到是她,齐欢心里不知怎的又有了戏戏她的念头。

    “谁在偷看了?好个既不讲理又不讲卫生的小欢,身为公司的老板,还在随地大小便,你倒是羞也不羞?家里又不是没有卫生间。”

    美春往齐欢做了个鬼脸,一副调皮捣蛋的样子。可这个古灵精怪的美春偏偏还是个伶牙俐齿,时常把齐欢弄得哭笑不得。

    “看什么看?看了还在笑。有什么好笑的?没看过男人撒尿啊?”

    齐欢故意甩了甩老二戏谑的说着,反正她只能看到齐欢的后背。“我这还不是跟村里的男人学的?不是有句话,叫做自然就是美嘛,这不,刚刚让你看到了我最自然的一面了。”

    齐欢不慌不忙的系上了裤带,边说边扭头看着阳台上的美春。

    “哼,美死了你,以为你那玩意有多好看,送给我看我都不稀罕。”

    司美春撇了撇嘴,有些嘲弄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又在随地小便,出来仔细一看,想不到是只小黄狗在撒尿,还撒的刷刷做响哩。”

    看得出美春现在的心情不错,看来刚才的事没给她留下什么不良影响,毕竟还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龄。

    “呵,说我是小黄狗,胆子倒不小,看我呆会怎么收拾你。”

    齐欢假意怒道。“你敢欺负我,我就去告诉林灵儿,让她收拾你。”

    司美春不慌不忙的从阳台上缩了回去,进了楼上的客厅里。“胆敢偷看我撒尿?还取笑我?不收拾你的话,我还是你小欢哥么。”

    齐欢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屋子,边走边想着。

    果然,司美春正好在客厅里边坐着,她手中还拿着一块刚咬了两口的西瓜。

    “怎么了,上来收拾我呀。”

    司美春大大咧咧的说道。她此刻大概刚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湿漉漉的,靠近司美春,浑身一股诱人的体香,粘粘的,好像奶油的清香。

    “我哪敢呢,再说了我可是你的小欢哥哥。”

    齐欢故意望着她的小脸说到,想看看司美春的反映。她也想起那次他们在厕所里的尴尬情景,顿时脸上微微一红,指着桌子上的几块西瓜说道:“快用西瓜堵住你的臭嘴,满嘴喷粪……“我不吃西瓜!”

    说着齐欢走到司美春的旁边把她手中的西瓜一把夺了过来:“要吃我吃着一块。”

    本来齐欢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但是猛然觉得有点不妥,这块西瓜司美春刚才咬了几口,现在拿到齐欢的手中。但是出乎齐欢的意料之外,司美春好像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瞪了齐欢一眼说到:“贪吃鬼!”

    “再看我,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

    齐欢忽然想起来一句经典的台词。可是这个念头一旦产生立刻让齐欢看司美春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本来司美春坐在沙发上,就着这个角度,齐欢意外的从她身上那件白色的短袖领口空隙中,窥见她胸前饱满的雪白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是已经使齐欢全身发热!

    司美春的身体非常突出,这个齐欢很早就知道,而且也直观的观察过,一直以来齐欢都把她列为小村几大美女之一,当然齐欢尚未得手的玉无瑕也算一个。

    尤其是嫂子,想到玉玲珑齐欢的心中就一种火热的冲动,她的风韵是齐欢仅有的经历中最让齐欢着迷的一个。

    玉玲珑对齐欢而言更像一个姐姐,她纵容齐欢对她做出的一切,不管齐欢的要求多么的不合理,甚至是无理取闹她都尽量的满足,为了齐欢去舍下脸面求玉无瑕。

    齐欢此刻也没有意识到,也许正因为玉玲珑的这种品质,在齐欢以后的女人当中没有人可以替代她的位置,甚至玉无瑕、司美春等等都不能。

    司美春很快又拿起一块西瓜,可是齐欢的眼睛仍然依依不舍的偷望她,鼻子猛嗅从她身上飘过来的清香体味,现在的情态只想让齐欢把她搂在怀中一亲芳泽,顿时齐欢觉得这块西瓜已经不能够解渴了。

    “往哪里看呢,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掉。”

    忽然司美春看到齐欢的目光正盯着他的胸部,顿时呵斥道。不过看她的样子并不想真的恼怒,而是想撒娇,大概和齐欢混得太熟了吧。“冤枉呀,谁叫你长得这么美,”

    齐欢口中花花的说道,实际上齐欢已经摸住了司美春的规律,她不会生气的。

    “真拿你这个家伙没有办法”司美春脸上红红的,看到齐欢肆无忌惮的看着她,索性把手拿开,不再阻拦齐欢的眼光。“唉,美色当前,西瓜吃着已经没有味了。”

    齐欢说着把西瓜放在茶几上,然后毫不客气地做到司美春旁边,看到司美春的样子,齐欢突然升起了调戏之心。两个人靠的很近,甚至隔着裙子,齐欢能够感觉到司美春大腿的摩擦。

    “还说,看我不堵住你的臭嘴。”

    司美春拿着手中的半块红艳艳的西瓜,一下子塞在齐欢的嘴中。他们两个都愣住了,此刻司美春正在喂齐欢西瓜,芊芊的玉手拿着一块西瓜往齐欢的嘴中送。

    他们两个几乎使同一时间感到尴尬的,不过齐欢的胆子更大一点。

    猛然之间抓住司美春的手,不让她拿开。“你”看齐欢津津有味的吃着西瓜,她竟然忘记了反抗,只是呆呆的看着齐欢。小巧的贝齿咬着嘴唇散发着强烈的诱惑。

    “真甜,真甜!”

    齐欢一边吃口中一边暖昧的说道。“坏蛋,放开手”趁齐欢松懈的时候,她忙抽出自己的玉手,可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好,只是坐在那里,两腿夹的紧紧的,把双手放在大腿中间。

    看着她白嫩的玉足不住的在地板上画圈,齐欢不由得出言到:“你的小脚很漂亮,好像大诗人李白写的“履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都是脚有什么好看的,”

    司美春听齐欢说的这么有诗意,顿时有抬起头,甚至还把脚掂了掂。

    “那可不一样,有的人浑身都是美的,尤其是小脚,白里透红得,古代不是有个三寸金莲吗,说明人们审美观还是比较重的,金老先生不是也写到“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花瓣”“不说了,你是不是有恋足癣呀,”

    她望着齐欢取笑道,一瞬间也忘记了尴尬。“你才有呢,我要是恋足癣的话估计你现在已经危险了,知道吗,真正的恋足者有不同的方法满足这种癖好。有的只需藉着自己的想像,便可得到满足;有的要透过看异性或同性脚部的照片,才能得到满足;更有甚者,要靠偷窥别人的脚,或强迫别人践踏自己,才能获得快感。”

    齐欢前几天刚刚看了关于这方面的东西有心卖弄一下,所以罗罗嗦嗦的说了一大通。“那你是不是也想让我践踏呀,”

    司美春说着已经抬起玉脚朝齐欢的腿不踢来。齐欢下意识的两腿分开,然后猛地一夹把司美春的小脚夹在齐欢的腿间。

    这个动作简直是巧合,司美春本来就是和齐欢开玩笑的性质,而齐欢也只是下意识的,可是好像猛然一个滑顺的东西突袭进来。刚才齐欢的形容完全出现了奇妙的反应,她那光滑的小腿插在齐欢的大腿之间,齐欢自然而然的顺着小腿看去,一路眼光肆虐,深入其中齐欢瞬间觉得鼻血上涌,前几次都是偷偷的看,这次却摆在他们两个的面前。司美春看齐欢没有松开的意思,忙把自己的小腿朝外收了收,想抽出来。

    可是她一个小女人的力气那里有齐欢的大,更何况齐欢还是两只腿,无奈她只好把自己的小腿超前踢去,想把齐欢惊醒。齐欢伸手一下子抓住了司美春的玉脚,捧在手中,感受着上边的光滑滋润,司美春的小脚很细腻,没有农村人那种粗糙的茧子。

    “你干什么?”

    她顿时慌了起来,使劲地往齐欢的里边一蹬,然后抽回玉脚。只是没有想到一上前马上触及到齐欢的火热,齐欢心中一荡没有抓紧她,她一下跌坐再沙发里,但是脸上更加红了,相信她也感觉到齐欢的变化,刚才那一脚虽然不重,但是却恰中靶心。

    齐欢伏下身子,逼近司美春。“你想做什么?”

    司美春身子朝后退了几步,语无伦次的看着齐欢。齐欢没有回答,双手摁在沙发扶手上,把她的身体固在中间,控制她无法逃离。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叫人了。”

    司美春声色俱厉的说道,手使劲地推着齐欢的胸膛。齐欢仍然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把头朝她靠近,造成一种紧迫的压制,她的眼神越来越慌乱,甚至呼出的炙热气息已经喷到齐欢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清香。“别这样,万一”齐欢知道她说的是实情,但是此刻**攻心的齐欢早已经将害怕抛到九霄云外了,只是头一点点的靠近,齐欢看到司美春的眼光中闪烁着异样的色彩,好像是反抗,又好像是接受的样子,总之她的呼吸很急促,咫尺的胸部也剧烈的蠕动着,推着齐欢的双手开始颤抖。

    那种欲拒还迎的情态感染了齐欢,齐欢忍不住地把头凑了上去,猛然司美春把头一扭,脸全部转了过去,依次来躲避齐欢的亲吻。齐欢并没有放弃,此刻好像招了魂一样托住司美春的下巴,然后把她的头转过来,正对着齐欢。

    “不要这样好吗,小欢,我求求你了。”

    她此刻已经忘记了反抗,只是一味的的低语,推着齐欢的手也软弱无力。齐欢将自己的嘴抚了上去,亲吻着她的灼灼红唇,好像充满氧气的气球一样,轻柔滋润。司美春的身子一怔,石化在那里,好像瞬间时间已经相对静止。不过这也只是几秒锺的时间,她马上反应过来,推搡着齐欢的胸脯,非常坚决。

    第402章 挑逗美春三

    “啪”就当齐欢要有进一步的动作时,电灯突然灭掉了,四周顿时一片黑暗。

    停电了,这个时候停电了。“噢”外边传来小孩子们的一阵狼哭鬼嚎,无数人的声音响起叽叽喳喳的,一个个都扯着嗓门。月光透过窗子在客厅里留下了斑驳的影子,而齐欢已经紧紧地和司美春搂在了一起。

    也许是黑暗给了齐欢胆子,所以齐欢这个时候更加大胆起来,把司美春紧紧地抱在怀中,感受着两个人之间的微妙气氛。“唔……”

    被齐欢的攻势打的连连后退,她顾上不顾下,一会儿就丢盔弃甲,连连败北。终于他们都有了一个喘息的会,司美春马上把头一转,躲过齐欢的嘴唇,双手死死的抵住齐欢的肩膀说到:“不要了,小欢,你再这样的话,我真的要喊了。”

    “你喊吧,就算被人浸猪笼我也认了,谁让我喜欢你。”

    齐欢说着不在给她机会,手已经顺着她的衣服摸了下去。司美春刚刚洗完澡穿的是睡裙,所以非常容易的手。当齐欢摸到她滑顺的肌肤的时候,司美春忙抓住齐欢的手,用近乎哀求的声调说道:“小欢,不要这样好吗,别这样”听到她的声音,齐欢知道不能过于直接,否则将激起司美春的反抗,那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齐欢的手抽了出来,伸手一抱,直接把司美春从沙发上提了起来,然后抱入怀中。“放开我。放开我!”

    顾忌到楼下的人,她的声音很小。

    司美春腾的从齐欢的怀中坐了起来,可是齐欢的手正抓着她的身体,让她无力可使。“快点放开我!”

    司美春此刻紧张无比,好像被人发现了一样。“唔”不等她开始回答,齐欢已经快速的把她抱起朝齐欢的房间走去。

    “你”司美春明白过来,黑暗中司美春不敢吭声,也不敢剧烈的反抗,所以只能任齐欢摆布,一步一步地挪到床上。齐欢轻轻的把她放倒在凉席上,接着身体压了上去。但是这个时候司美春紧紧的抓住齐欢的一只手,不让齐欢得逞,好像在手心中写着什齐欢忙停了下来,只见她在齐欢的左手心中写字:等等好吗。

    这个可是黑暗中交流的好方式。不行,齐欢也在她的身上划了两个字,还恶意的在她的胸前一抹。

    让人发现我们都毁了,我求你了。她这次写得多,齐欢只能猜出个大概意思。

    那你怎么奖励我,齐欢又在她的身上写道。我叫你小欢哥,她刚写完,齐欢又压了上去。司美春慌忙拉住齐欢的手,重新写到:求你了,以后再说吧。

    她终于软了下来,齐欢也没有步步相逼,毕竟外边还有人呢,再说了齐欢也没有想今天得手,来日方长,没有必要冒险。但是看到司美春那醉人的模样,齐欢觉得这样放手简直不有点浪费感情。

    忍不住地在在她的身上重新写到:让我闻闻。不等司美春做出睡反应,齐欢重新吮嗅着她那酥软通体上散发的淡淡体香。她不敢做出大的动作,只是手无力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虽然黑暗中看不清楚,但是在齐欢的挑逗下,她的呼吸渐渐的加粗。

    等光明再一次降临的时候,可怜的司美春这个时候竟然忘记了躲避,只是呆呆的站在桌子旁边,手也松开了衣领,脖子下露出一大段雪白。

    “小欢,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我们我们以后在吧,”

    “美春齐欢想要你。”

    齐欢在她的耳边低语,手指却不安份地摸上了她的嘴唇。按着轻轻地抚摸,感觉她的香唇有些胀大。“哦不要,小欢。”

    在齐欢的抚弄之下,司美春语不成声,脸红得娇艳欲滴,“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齐欢看她有松动的迹象,就说到:“这里是你家,哪里会有别人?”

    “可是…“没有可是”齐欢说着把司美春一提,一下子放在桌子上边。“不……现在不行……”

    司美春猛然间醒悟过来似的夹紧了大腿,慌张的顺着窗户朝外看着,生怕外边有人偷瞧。

    虽然她言毕赶紧把头低了下去,脸上红彤彤,但是不时的偷偷瞟齐欢两眼。

    不是吧,齐欢竟然从她的脸上看出几分希望的色彩,好像期待某事一样。

    见司美春已经默许,齐欢连忙信誓旦旦地道:“不会的。”

    其实齐欢知道自己是什么也保证不了的。说着齐欢一把把司美春摁在桌子上。

    齐欢不住的用舌头撩拨着,司美春的手也开始舞动,似乎要抓到什么,只是在桌子上寻找得力点。

    屋子中的光线有些暗,但是恰好可以给他们营造和谐的气氛。她柔柔的长发此刻已经松散开来,好像锦缎一样铺在桌子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