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75.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72 部分阅读

第 17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

    不知过了多久,他站在床上抱着她的腰身拼命地抽动,而嘴则在司美春高耸的乳峰上疯狂地啃咬着~一继而又让司美春骑在自己身上,把**从下面插上去,他闭着赤红的眼,听着司美春不停地痛苦呻吟和哀求,享受着这份刺激和快感~一香汗布满了她的全身,她喘息着,浑身瘫软,毫无反抗能力了,而齐欢也因消耗过多而大汗淋漓,齐欢喘息了一阵,他搬开司美春的大腿,用棉被垫住司美春的腰枝,再次把**插入她的身体,司美春只是轻微地呻吟了一下,银牙一咬红唇,眉头一皱,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一次齐欢更加疯狂,他压在司美春的身上,不停地抽送着,嘴贪婪地狂吻着司美春挺拔高耸的而又十分柔软带有弹性的洋溢着青春气息的乳峰,狂吻着她香甜温润的性感之唇,狂吻着她的每寸肌肤,他的粗糙的舌头拱开司美春的嘴唇,伸进她的口中,不停地乱搅着,而下身被这一切所激动着,发狂地抽送着,他闻着司美春的体香,看着司美春娇美而现在却似带雨梨花般的满是泪和汗水的绝世容颜,感觉着司美春的身体内温热而又刺激舒服爽透的快感,尤其是那来自下身的不自觉的抽动,像一张小口裹住了**,不停地拼命吮吸一样,刺激得齐欢发狂地抽动着,撞击得司美春彷佛能听到自己耻骨碎裂的声音~一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终于齐欢的**越来越不听自己的控制,这种感受使它越来越粗,越来越硬,那原本早已按捺不住的精液随着他的功力的减弱一点点顺着**向他的**涌来,他觉得自己的**像要爆炸一般,而司美春也感觉到他的**抽送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也越来越坚硬,自己却下意识地扭动着腰身迎合着他。

    终于,犹如一阵山崩地裂,像洪水涌来一般,齐欢像发了疯一样,用尽全身力气紧紧地抱住了司美春,嘴也死死地咬住了司美春右边的乳峰,**像有无穷的力量一般拼命地抽搐着,往里顶着,口中发出了像野兽一般的吼叫,而司美春先是起了一阵轻颤,既而身体不自觉地迎合着这股浪潮扭动着,而**内也像小口一般一下一下地吮吸着这似乎无穷无尽的温暖的液体。她感觉到一股暖流自下身一直传到胸口,而且力量十足,射击般撞击着她的身体,而齐欢的**在怒胀着,胀得她的下身疼痛难忍,她用尽最後力气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而这种呻吟,有经验的男人都听得出来,那是**时特有的声音,不知她是因为欢娱还是由于齐欢咬她的乳峰,抱她的身体而感到疼痛时发出的痛苦的呻吟,她发疯般抱着齐欢正在咬她的乳峰的头,身体剧烈地迎合着那股浪潮而扭动着,全身肌肤起了一层晶莹的汗珠~一不知过了多久,齐欢的精液才射完,  切的说是停止了抽搐,大约有一刻钟吧,而司美春却已经晕了过去,气若游丝,双颊潮红这一天,齐欢就留在了司美春的家里,等着她回复过来,直到下午,司美春才恢复了过来,两人去吃了点东西以后,又一次来到了司美春的家里,一进门以后,齐欢又轻轻扒掉了司美春的衣服,除了亵衣裤外,司美春娇美的身躯暴露在这男人的眼中了,那凝脂般的肌肤,还有那丰腴和性感的无可挑剔的身材和曲线使齐欢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他颤抖的手解开了司美春的亵衣,两个雪白而丰润的乳峰立时弹了出来,像两个浑圆的雪球,而乳晕衬托着的两个红亮且由于哺育而增大的**也颤抖了几下,如蓓蕾初绽。

    司美春紧闭着双眼,在齐欢的示意下,挺直了腰枝,把高耸的**挺了起来,齐欢的大手顺着司美春的肩头缓缓地滑到了她的浑圆的乳峰上,当齐欢的双手提在司美春的**上时,司美春的身躯不自觉地起了一阵轻颤,抖了一下,鼻息也急促了起来。齐欢享受着那柔软而富有弹性所带来的快感,随着齐欢的揉捏,司美春的双手提得越来越紧,她极力地控制自己不去反抗,极力地忍受着,齐欢慢慢地进入了状态,他的嘴贴在了司美春圆润的肩头,顺着脖子吻到了司美春的乳沟中,他的手挤着她的**蹭着自己的脸,不停地摩娑着,鼻子而嘴巴埋进了她深深的乳沟中,而司美春的双手颤抖着紧紧地提成了拳头。

    齐欢的嘴移到了司美春的乳峰上,而另一只手也更加用力地揉捏起来,他像婴儿吸奶一样不停地吮贴着那对肉红色的**,鼻息越来越重,揉捏的手也越来越用力,而司美春却紧咬着嘴唇,两边敏感的**传来的种种刺激和内心中的屈辱混杂着,煎熬着她的心,她的鼻息越来越快,嘴唇越咬越紧,而齐欢越来越疯狂,那对成熟的乳峰带给他的快感,使他的脑子彷佛燃烧的火焰。他从吮吸变成了啃咬,一阵刺痛使司美春尽不住从鼻子中轻哼了一声,而那种声音,那种声音对男人来讲,无疑像一颗炸弹,炸开了原始的野性,齐欢的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

    他不停地疯狂地啃咬着,吸允着,双手紧紧地箍住司美春的双臂,嘴不停地在地在两个乳峰间交换着,唾液涂在司美春光滑雪白的肌肤上,顺着乳沟流淌着。司美春也不停地轻哼着,那种痛苦、刺激加上屈辱不断地击打着她的心灵,她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她紧闭着双眼,身体随着齐欢的嘴的啃咬和吮吸不停地扭曲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的轻哼声交织着,在石洞中回荡着~~齐欢随着这种刺激**不断地增长,那种感觉使他有些受不了,粗大的**在裤子里涨开来,直挺挺地在司美春的两腿间磨蹭着。也许是他啃咬得用力过猛,疯狂的吮吸只感觉这对温润的乳峰越来越硬,突然听见司美春一声轻叫,紧接着觉得口中一热,一股**飘进了鼻子中,他吃了一惊,才突然明白原来由于他吮吸过猛,吸出了乳汁………一种奇特的心情使齐欢激动不已,他像疯狂了一般拼命吮吸起来,一口口吞咽着司美春那对丰满的乳峰中流出的奶水,而另一只手近似粗野地捏挤着另一只**,雪白丰满的**被他粗糙的大手捏挤得变了形,乳汁也像小溪般流淌了出来,顺着他的手流到了他的肩膀,泄湿了他的头发。司美春也由于他拼命的吮吸和乳汁的流淌而带来了一丝快感,而左边又由于他拼命的捏挤而带来了疼痛,这种感觉煎熬着她的心,使她不停地轻叫着,而这种声音又促使着齐欢更加疯狂地揉捏着。

    乳汁已经流完,而齐欢仍然狂吸不止,那种身体上最敏感的地方被野蛮地揉捏所带来的剧痛使司美春无法忍受,她的叫声越来越大,由轻哼到轻叫,而乳峰也由雪白变得粉红,怒突的**由鲜红变成了紫红色,终于,司美春痛得大叫起来。

    第412章 灵儿的主动 八

    而齐欢混然不知,随着司美春呻吟声的加大,他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用力也越来越大,汁水顺着齐欢的手流淌到他的肩头,这时有一滴乳汁滴在了齐欢的脸上,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略略一顿,才看清楚被蹂躏的司美春的胸前全是一缕缕的潜水,顺着深深的深沟流了下来。齐欢猛一清醒,才松开了嘴和手,他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不可贪一时,他要慢慢享受。

    他把被乳汁弄污的衣服脱了下来,赤着上身,回身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司美春依然喘息未定,她秀发散乱,慌乱地揩乾净了身上的血污,双手下意识地护着自己的胸膛,惊疑地看着齐欢,她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折磨等待着她~~齐欢却死死地盯着司美春,刚才的疯狂慢慢地平息下来,他知道自己不能着急,有的是时间,可是一接触到司美春那双迷人的眼睛,那性感的红唇,还有因惊喘未定而剧烈起伏的胸膛时,他又有些忍不住的冲动了。齐欢淫笑着把衣服脱光,一伸手搂住了司美春的身体,一股润滑温热的感觉传遍了全身,使齐欢原本坚挺的**又粗大了许多,放肆地在司美春的身体上来回摩娑着,大手又不自觉地摸向了她雪白高耸的乳峰,来回揉捏着。司美春绝望地毫无表情地看着齐欢,彷佛身体已经麻木。

    “我的美女,把嘴张开点儿,对,对,来吻我,来呀,唔……”

    齐欢贪婪地吻着这从他初道以来就梦寐以求的人儿的嘴唇,那感觉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司美春的鼻息轻吹在他脸上,吐气如兰,他快要飘忽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硬是离开了司美春的吻,他知道,这个尤物是属于他的了,他不能再浪费时间,要慢慢享用。他托着她的脸,下流地说:“好吧,美人儿,我们开始吧?”

    边说着,边将他那根粗大的茎阴在司美春娇媚雪白的身躯上来回地蹭着。

    司美春犹豫了一下,看着他,缓缓地蹲了下来。“不是蹲,是跪。”

    她只好又改成了跪姿,这屈辱比起她将要受到的不算什么。她用纤细的手轻轻地捉住了齐欢那怪物般的**,齐欢只觉得下身一般挺动,天啊,原来她的手都这么有魔力。司美春将嘴唇试探地慢慢靠近那**,一股浓臭的男人不清洗的骚味冲鼻而来,司美春一阵恶心把头扭向了一边。

    “嗯?”

    齐欢威胁地哼道,司美春又艰难地把头扭了回来,司美春把心一横,慢慢伸出了花一般有舌头,轻轻触了触齐欢的下身,一股苦涩骚使她差点窒息,不过这次她忍住了,舌尖绕着**舔了一圈,她感觉那东西颤抖了起来,齐欢的感觉像灵魂出窍般地,她心一横,慢慢地张开了嘴,包住了那粗大的东西,缓缓地伸进了自己嘴里。齐欢彷佛从地狱升上了天堂,他嘴里长吐了一口气,忍住了那过早的冲动,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在那温润的嘴里不断地胀大,感觉司美春那性感的嘴对**的种种刺激,他的淫液混着司美春的口液不住润滑着它。

    司美春不知是不情愿,还是不会,动作总是那么慢,轻轻地,这使齐欢不能完全尽性。司美春下意识地加快了那东西在嘴里的吞吐速度,齐欢喘息着:“美人儿,如果你不卖点儿力气,把绝招都使出来,我等会儿也会这样的折磨你的。”

    司美春抬起了那双勾人的眼睛哀求着望着齐欢摇了摇头,嘴更加卖力地吮吸起来。她紧闭的双眼,嘴不停地吮吸吞吐着那粗大的**,灵巧温润的舌头不停地舔吸着含在口中的**,纤细的玉手提着**的根部不停地揉搓、转动,她不知道什么是结束,只有不停地吮吸,内心的屈辱早已被宛儿的啼哭声扰乱~~齐欢彷佛灵魂都出了窍,他嘴里不停地呻吟着,双眼紧闭,好似享受着这无穷的快感,看得出他正在尽全力地抵抗着那美丽的嘴唇和舌头对**的种种刺激,渐渐地,他的呻吟声越来越重,喘息声越来越大~~齐欢暗运劲逼住了那火烧般即将喷射的精关,示意司美春停止了吮吸。她喘息着,用手背擦了擦湿润的红唇。齐欢知道,真正的时刻刚刚开始。

    他将她慢慢地扶起来,扶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两只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微红的娇颜,手放肆地在她雪白丰滑的腿上游走着,突然,停在了她的桃源上。司美春身体猛地一震,下意识地痉挛了一下,刚要伸出的手又扶在了石椅边上。

    齐欢脸上淫笑着,手不停地对着司美春的下身摸弄着,手指在她娇嫩的阴核上来回挤按,望着她绝美的脸庞上显出的痛苦的神情,齐欢的呼吸也在不断地加粗。司美春杏眼微闭,银牙紧咬着红唇,强忍着不叫出声来,可是身体却不自觉地随着齐欢的摸弄扭曲着,试图用这无谓的摇摆挣脱那只可怕的手。

    腰肢扭动,双峰自弹,齐欢渐渐支持不住了,在他粗暴的蹂躏下,感到手指有些湿润了。他知道时候到了,齐欢用双手将司美春的大腿强行分开,把她们跨在了椅子扶手上,弯曲成了一百多度以上。左手扶着自己那粗大的**,在她的**前来回地蹭来蹭去。这感觉令司美春回身发冷,她知道将要来临的是什么···司美春眼眼闭上了双眼,痛苦地将头扭向了一边,蛾眉紧锁……齐欢感到自己的下体不断地坚硬到了极点,来回蹭着,突然,他左手一用劲,身体向前一挺,将那硕大的丑陋的东西猛地插入了司美春的身体!

    “啊!……”

    司美春一声惨叫,微红的面颊变得惨白,痛苦得脸都扭曲了,双手一下子抓紧了扶手,身体战悚了起来。只是此情此景,齐欢却觉得兴奋异常,又一使劲,将整根近尺长的粗物,连根插入了她的身体中。只觉得其中紧润温湿,肉壁轻咬,激动得他差一点便射了出来。司美春的姿势早是齐欢预先摆後的,其利连根侵入。司美春又是一声惨叫,泪水顺着粉面流了下来。

    齐欢可不管这些,他将整根粗物停留在她的身体里享受了片刻,又拔了出来,再一次猛然插下~~强烈的冲击,使司美春的身体随着齐欢的**撞击不停地上下引动住着。她早已被这强暴的侵入所征服,除了咬着带血的红唇,紧抓着扶手不致翻倒外,剩下的只有忍受、忍受~~十下,二十下,五十下,一百下~~齐欢逐渐疯狂了起来,司美春也随着椅子一起如残风中的落叶,不断地摇曳着,痛苦地断续地呻吟着,疼痛的汗水和屈辱的泪水肆意地流淌着~~司美春终于忍不住地叫出声来,可是齐欢并没有停止,狂烈地冲击残忍地将她的痛吟声撕成了碎片,断断续续却又无比强烈地侵入齐欢的心里,混着齐欢的粗重喘息和**时的剧烈磨擦的声音撞进每个人的耳膜,燃起的,只有**这火。

    司美春的声音已渐渐低了下去,从狂呼转成了低吟,浑身如着了火一般地滚烫,意识渐渐飘远。知道自己渐入了佳境,速度不断地加快,这本是他所不耻的,他不能输给一个女人。但是这样的女人,她的身体写着性感,她的灵魂刻着倔强,此刻却任他摆布,他要征服,这个念头使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速度和体力,他只知道不断地用力不断地深入,疯狂地抽送。

    突然间,司美春的声音彷佛被坚强地抑制住了,除了身体仍被推送着起伏以外,银牙已咬上了红唇,鼻翼微张着,丰满地双峰被带动得如波浪般地摇动,双手紧紧扣住椅子的扶手强撑着身体不至被撞击到椅子下面,脸上依日布满痛苦,紧闭双眼,但是她没有声音了,她在用自尊和勇气抑制住了这弱小的呼喊。

    到了最后,司美春终于不可遏制的呻吟了起来,那呻吟之中,带着甜美,带着兴奋,苦尽甘来的司美春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和男人在一起,是可以这样快乐的,听着司美春的嘴里发出来的让人酥到了骨子里的呻吟声,齐欢再也忍不住的又一次在司美春的身体里发泄了出来。

    一间大约在二十个平方的卫生间里,一个大大的浴池,足可以容纳到四个人一起洗澡,这时,浴室的门开了,进来的是三个白雪似玉的**,最前面的是齐欢,只见他浑身肌肉,条条分明,似钢筋铁骨,发达的胸肌随着胳膊的摆动像两个园大铁球,左右滚动,腹肌,两排三块,块块棱角分明,油光耀眼,发达的阴毛,黑而密,布满了整个的小腹,大腿和阴部,粗大的**足有七寸之长,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心情,总是怒涨坚挺,**呈黑红色,上面青筋暴露,布满肉刺,晶光瓦亮的**,独眼园睁。整个**,直挺微颤,向上斜挑,活赛一根珍贵的虎鞭。

    后面跟着的是张静宜,她属于小巧、丰满,肉感十足的类型。圆圆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又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显示贵族人家的高贵雅丽,风姿万千,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高耸丰美。**酷似鲜红的樱桃,乳罩部分粉红诱人。平坦的小腹,明光闪闪,**似馒头高凸,阴毛微黄而卷曲,浓稀适宜,倒三角的下顶部微微可见,艳红的阴核,犹如一粒红色的玛瑙,徐徐闪光,**健美,丰满,屁股宽而圆,明显地突起,走起路来,如风摆荷叶,左右晃动。

    张静宜的身后是林喜蕾,她的身材修长苗条,曲线优美,凸凹分明,她的姿容秀丽,一笑两个酒寓,娇艳妩媚,樱唇香舌,娇声细语,悦耳动听,皮肤光滑细嫩,**挺拨高耸,弹性十足,**红艳,阴毛在小丘上乌黑发亮,浓密地包围着三角区及**两侧,臂部肥园,粉腿修长。一双眼睛水汪汪含情脉脉,弘泳涟涟。说起话来,眉飞舞色,十分可爱。

    这时,齐欢,走到洗漱台前,呼呼啦啦地洗起脸来,随着双臂的晃动,那根粗长的**,上下左右的舒抖,看得两个美女掩口微笑,热气升腾,烟雾弥漫,一男二女,平躺在浴盆,齐欢在中间,左边是张静宜,右边是林喜蕾,热水浸泡着身体,滋润着身心,同时,刺激着男性的**与女性的**,三股暖流同时在他们心中升腾。

    男性激素立刻活跃起来,齐欢全身舒展,满池的热水,竟将他的身体漂浮起来,粗大的**像鱼漂一样上下浮动时隐时现。同时,张静宜与林喜蕾也放松了身体,随者水面的晃动四只白嫩**,时而露出水面,时而淹没水中,两头黑黑的长发,似黑色绸缎在水中漂荡,时面而荡到齐欢的胸前,时而又卷到他的脸上,张静宜、林喜蕾四只水汪汪的大眼死死盯着时隐时现的长而粗的大**。

    齐欢的双手开始活动了,一只胳膊搂着林喜蕾,一只胳膊搂过了张静宜,左边亲吻一下,右边亲吻一下,而且越搂越紧,越搂越紧。春心荡漾的少女,在钢筋铁骨臂膀的紧箍中,四只硕大的嫩乳,紧紧的挤压在齐欢的左右胸肌上,这时,林喜蕾的心中像有一只无名的小虫在缓缓的蠕动,爬行带刺的小爪,像针尖一样刺弄着她那每一根感性的神经、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啊啊哼哼嗯嗯”这边的张静宜,被铁钳般地紧箍,血液,就好像滚开的水一样,在汹涌,在澎湃,在沸腾,她的双腿之中**辣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小**一缩一张贪婪地等待着什么,一股热流从子宫口溢出,沿着鲜红的嫩肉,冲击了大小**,会拢在清彻、透明的浴水之中。女性荷尔蒙在急剧澎湃,同时,发出了娇滴滴的浪语:“啊啊,**里好痒,哼哼,嗯”她那颤抖的小肉手,一把攥住齐欢粗壮、硕长、通红的大**,一挤一压地攥弄着···

    第413章 灵儿的主动 九

    与此同时,林喜蕾的手也伸向了齐欢的双腿之间,但也触到了张静宜的手,只好向下滑,攥住了**下面的大蛋,轻轻地揉弄着齐欢的胸中燃起了一股欲火,越烧越旺,越烧越冲动,烧得他浑身颤抖,这欲火像一枚飞弹,径直向下身攻去,弹头将要接近发热的中心,他极力挺直,使小腹最大限度的腆起,让两只小手,尽情地捏、揉、攥张静宜、林喜蕾同时侧过头来,在齐欢面颊两侧,似鸡啦来般,狂吻起来。  ”打住!”

    齐欢挺身大叫。一声大吼,使两个少女从迷朦中惊醒过来。“快!上床,玩个痛快!”

    “真吓人!”

    “吓我一跳!”

    林喜蕾、张静宜搀抹齐欢走出浴池,来到一张加厚的丝棉床上,这是齐欢专门为玩耍准备的,宽大而柔软,三人同时用浴巾擦净身体,静静地平躺在床的中央,等待着林喜蕾、张静宜上两女上床后,向齐欢猛扑过去,三人紧紧搂抱在一起,猛烈的亲吻着,四只白生生的**,在齐欢的胸脯上用力的挤压,磨擦,两女同时发出了尖细的呻吟“暂停!”

    齐欢开始嘱咐了:“林喜蕾,你跨在我头上,双手把**的**掰开,放在我的嘴上,我为你舔穴,张静宜,跪在我的双腿之间,用你的小嘴含舔我的**,好,现在开始。”

    两女一听命令,高兴地拍手叫好,迅速摆好姿势。于是,林喜蕾把**放在齐欢的头上,掰开**,显出了鲜红的嫩肉,对准了他的嘴,半蹲跨在他的脸上。而张静宜也趴跪在他的双腿中间,一双妩媚的大眼死死地盯着齐欢那根又长又粗又红又紫的大**,**晶光瓦亮,独眼,怒张洞开,整个的阴毛,黑鸦鸦,毛茸茸,布满整个的小腹及大腿,她贪婪地抓起**含在自己樱桃似地小嘴之中。

    她看看,翻翻,舐舐,再看着,她看到**沿上涨凸凸的,像一条粗大的蚯蚓,盘卧在**的末端,她看到涨凸青筋,盘居在肉径上,硬邦邦的肉刺有规则地向**倾斜,她看花了,看呆了,看傻了,抓起大**,像吃火腿香肠一样,一口吞下去,拼命的吸呀,吮呀,好像**插入了她的心扉,插入了她的胸膛,插入了她腹中,又从**里穿出,她觉得全身燥热难忍,穴里奇痒难煎,突然一股暖流从小腹向下漫涎,又从**里溢出。

    这时,林喜蕾的小**正对准齐欢的嘴巴,他用手贪婪地拨开两片肥厚的**,让最鲜嫩、最敏感、最刺激的红肉,暴露得越多越好,他天生舌头长,能够深入内壁,尽情的绞动,搅得小王心慌意乱,奇痒无比,淫声浪调,舒服得他连自己都不知在说些什么:“你···真好真···长···到底了···啊···太美了。”

    突然齐欢猛一仰头,含住了林喜蕾的艳如玛璃的小阴核,狠劲地吸吮,舐磨,吸得林喜蕾全身发颤,涨得林喜蕾抓耳挠腮,上身不停的晃动,那**又被他脸上的坚硬胡渣,刺得一阵阵挛痉,差点把她的灵感美上了天。

    这边张静宜,在一股股男性的体臭和**的腥味更加刺激了她的**,粉颈一上一下,小嘴一一台地套弄,直弄得齐欢的大**,一涨一涨的,**顶的小洞里不时浸出涓涓的清彻、透明的粘液,很快又被红嫩的小嘴吮吸得一干二净。

    林喜蕾已经达到手舞足蹈的地步,还发疯地把臀部向下压来,一股股**从穴内冲击而出,但那股引人发狂的奇痒。在死死地折磨着她,只想那大**一下插入尽底,解除这种难忍受的煎煞,她咬紧牙,紧握双拳屈伸**,扭腰旋臀。脑袋像货郎鼓一样,满头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小脸像一朵盛开的红山茶,双腿紧闭,柳眉微皱,嘴里阵阵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

    “哎哟哎哟好人这这太折磨人啦。”

    “啊!好!往里··往··这边抵···好痒死我了···唔··噢···唔··啊···”张静宜这时,**四溢,顺着两只丰满的**,向下流淌,流得她身酥骨软,急得她不顾一切地放弃了用嘴吸吮。翻身跨上,用手握住齐欢的大**,把自己的小馒头般肥穴,对准**,狠狠往下一坐。

    “哎哟,妈哟,真好好涨、好粗!”

    齐欢的怒涨大**,像一根烧红的铁棍,被坐插在张静宜的肉穴里,被穴里的肥肉紧紧的咬住,而少女的**也被撑得凸涨涨的,一股刺激的快感,迅速流遍了张静宜的全身,又麻,又痒,又酸,又酥,无法形容舒服。

    “快!快!奶摸揉我的**。”

    张静宜一声高过一声地**着。齐欢不停下嘴吮林喜蕾的动作,顺手握住了张静宜的一对白生生的丰乳,猛揉**和捏弄**,臀部同时配合张静宜肥臀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挺进。

    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连连,花心大开,血液沸腾,一阵阵酥痒、颤抖,全部神经兴奋极点,还不停地扭动着肥白的屁股,呻吟着:“哎哟··哎哟··啊··啊··好舒服··你插死··插死我吧···啊啊···哟··又蹴上花心了···对··我要丢了··喔··喔··美死我了。”

    说完之后,一股阴精直泄,一双玉臂,一双**,再也不听使唤了,彻底瘫痪下来,娇躯软绵无力地压在齐欢的身上。林喜蕾一看张静直达到了**,泄了精,急急忙忙把她推下,只见齐欢的**,还是雄纠纠、气昂昂,那**粗壮赤红,林喜蕾把自己的**,顺势一凑,那火热的**,便连根插入。

    “啊!  涨··好涨··洲你一定好··好玩玩··我”当齐欢的大**被插入**的时候,林喜蕾叫了起来,脸色也有点变白,香汗不禁流下,紧咬牙关,全身发抖。林喜蕾只觉得自己的**里,像有一条烧红的铁棍,上下的搅动,涨得她全身舒爽,那种酥,麻、酸、痒的味道,要多痛快,有多痛快,粗大的**,当在**内一进一出的时候,快速地磨擦着**的嫩肉,产生多么美妙的快感啊!

    “哎哟···我的妈哟··好舒服···好美··好爽!”

    她慢慢的扭动腰肢,转动屁股,齐欢也伸出双手揉捏她的**,鲜红的**,有如葡萄大小,艳丽悦眼,使人爱不释手。齐欢使劲挺起屁股,用力往上一顶,一根长大的肉佛,又插了一寸多长。

    “哎哟!轻一点,都快插入子宫了··你还不解气吗··”林喜蕾秀眼一翻,娇喘连连,娇喘吁吁媚极了,美极了,动人极了,也淫浪极了。“啊··唔··太好了··哎哟··”越干越来劲,越干越疯狂,当**一连几下触到花心时,林喜蕾就情不自禁的**起来,俯下上半身,把齐欢搂抱更紧更紧,全身抽搐得也就更加厉害了。

    林喜蕾的**,激励着齐欢,他的臀部上下活动量越来越大,他往上顶,她往下压,配合默契,拍节准确,林喜蕾的大白屁股拼命的扭动,动作越来越激动,心中越来越活跃,阴壁随着阵阵收缩,花心吸吮**,**顶撞花心,舒服得齐欢也大喊大叫起来。

    “好··好工夫···舒爽极了··使劲挟··吸··再吸··喔好··好美,哎哟··我要流··了啊··啊··洲哎哟,我的好人··我顶不住了··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好··好美,哎哟··我泄了啊!噢  ”浪声未完,一泄如注,**把两人的阴毛浸得**的,林喜蕾也精疲力尽的压在男人的身上了。

    将这对母女花送上了**以后,林喜蕾回到自己的房间,才一进房间,齐欢又一脸坏笑的走了进来。林喜蕾自然知道齐欢是想要干什么了,林喜蕾斜躺在缎被上,那种令人神昏颠倒的娇态,那种使人色迷心窃的美姿,那光泽耀眼的玉体,那宛若桃花的俊容,远远超过了中堂上的贵妃出浴。

    齐欢一丝不挂地站在了屋的中央,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象牙床,绿色罗缎上的睡美人。只见她一络青丝,绕着玉颈,斜搭在胸前的高耸的、白嫩乳峰上,淡淡的细眉好似晚霞映照的远山,大而明亮的丹风眼,水汪汪地盯着,齐欢那七寸多长的大**,灵巧小鼻子,微微地上翘,鲜红的小嘴,浸着闪亮的口水,仿佛要将**一口吞下,**丰满,**鲜红,宛若两座对称的山峰,山下一纳平川,肚脐酷似泉眼,接着又是一小小的高丘,好像蒙着一层白雪越过小丘,便是那腥红色的**。大**向外翻着,小**鲜嫩闪光,还在微微地跳动,阴核高大、凸涨,红艳艳,光闪冈,一股清彻透明的泉水,顺着大腿缓缓的流在缎面上,又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

    首先映入林喜蕾眼帘的,便是那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它是那样长,足有七至八寸,它是那样粗,粗得五指难以合拢,它是那样的壮,壮得青筋暴露,肉剌坚挺,黑红色的**,斜挑着赤红色的**,又缠绕着粉红色**沿梗,两个长园的大蛋被发皱黑皮紧紧的包裹着。乌黑发亮的阴毛,布满整个的下身。

    两块棱角分明的胸肌,闪烁着紫红色的光泽,胸肌的中间以至肚脐之上全部布满了卷曲的黑毛,整个的躯体犹如一条青龙下凡。两道浓眉下压着一对星光闪亮、炯炯有神的眼睛,笔挺的鼻梁下边是两片肥厚的嘴唇,嘴角上翘,显示一种顽世不恭的雄姿,洁白的牙齿整齐地卧在双唇的里面。

    这一切、一切,无一下刺激着,女性的灵敏的感观,她颤抖着娇躯,直瞪着大眼,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一步一步地、怪怪地、无声地向前移动看,好像在扑捉什么使她醉心的猎物。与此同时,齐欢也迈出迎接美人的一步。一步,两步,三步,只听“啊“的一声娇喊,两人像磁铁般地吸在了一起。

    雨点般的亲吻,暴风似拥抱,啧啧不停的吸吮声,在他脸上、颈上,前胸,后背响着响着。林喜蕾一只玉臂紧紧缠着齐欢的脖颈,另一只胖嘟嘟的小肉手,不顾一切伸向下身,一把攥住了那个又长又粗壮的大**她感觉到了,**上的脉膊在激烈的跳动,随着脉膊跳动,**不住上下点头。接着小手向下一滑,又将两个肉丸攥在了手里,轻轻的揉弄着。

    当小手触到了**、肉丸,狂笑天猛然吸了口气,一种滚烫的热流在小腹里面翻腾。一浪高似一浪,一浪拍击着一浪。他不由自己地将粗硬的手掌,顺着她那光滑的脊背向下抚摸,又顺着丰满的屁股沟里,向里伸去,一股股粘液增加肉与肉之间的润滑。他的两个手指顺势而入,轻轻扣弄凸涨凸涨的阴核。

    林喜蕾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呻吟··啊··啊··嗯··往里噢“她无法忍受这种翻江倒海的刺激,一下通向中枢神经的电流,不断地增压、加速。只听“啊“的一声,她双腿跪在地下双手捧着粗大的**,像吞吃火腿香肠一样,一口吞下。死命的吸吮、抽拉,一涓涓淡碱的精液,带着男性**的腥臭,一齐吞咽下去齐欢见她已春情大动,她整个的大腿像小溪一样流淌着春水。他不忍心再逼弄她了,同时自己也觉得不能再忍,只见铁棍似地双臂轻轻一托,将林喜蕾放在床上,一个飞身鱼跃,落在林喜蕾的双腿中间。紧握双拳一口丹田气,直贯全身,粗壮的**像通了电流一样,猛然又抬高了八度。钢枪手提,对准粘糊湿润的桃源洞口,用力一挺,“滋”的一声,整根火辣辣的大**,直顶花心深处。

    林喜蕾猛吸一口气,接着就手续足蹈地喊叫起来:“啊!···好大,好硬顶得好好舒服哟插死我了快插深些啊好舒服啊··插死我了···”他面对这成熟丰韵,逗大心谜、香气四溢、浪潮奔涌的天仙美女,怎能不一饱艳福,谢谢欲火、降降邪热呢?这时他抖擞精神,大拉猛顶,一口气猛插五十多下。粗大的**的小洞,像一只慧眼,每一次直达花心,正在向着子宫口挺进。

    第414章 灵儿的主动 十

    林喜蕾的玉体像麻花糖似地发疯地扭动,**随着**的节拍,向上猛顶,水汪汪的丹风眼,贪婪地望着齐欢。“啊啊好··好狠··顶··顶得··再快··点啊···好热··好硬··好长,插插吧···”齐欢看着林喜蕾被挑起欲火后的桃红脸蛋,林喜蕾看着齐欢那上下挑动的浓眉,一股热浪同时涌上下他们的心头,胸中的欲火烧得更烈更旺更强,两人同时将对方的脖颈搂紧,又是一阵飞沙似地狂吻。

    林喜蕾猛地将香舌送入了他的口中,齐欢在猛烈吸吮香舌的同时,下身的**又加快了速度,一连又是一百多下,直进直击,急抽猛插···只听到“拍,拍,拍”肉击声,在**和**的交接处有节奏地响看,只听到喘息声伴随着床板的“吱呀”声,震动着整个的房间。

    “美人准备好,再插一百下。”

    “啊··啊··喔··美··美··你··插死**了,对!好!啊··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好痒,痒得钻心再深点用力掘哎啊真好,爽死我了···”疯狂的**,一声高似一声。柔软的腰肢死命的扭摆。

    **狂击着花心。嫩肉紧裹着**。只听“啊”一声尖锐的叫喊。只见林喜蕾摇头晃脑,手舞足蹈,接着又是一声。“我要死了···”齐欢一惊,一愣,只觉得自己的**,有无数只小爪在不停抓挠着,使他浑身酥软、麻木甚至瘫患,又如**落入了一只无牙的虎口里,在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嘴嚼着,吞吃着,接着是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像吊车牵引着重载,将**、肉蛋包,一下拉入了穴内林喜蕾仍在拼命的喊叫:“我要死了要升天了,我的好人哪···**进了子宫了···”齐欢对突如奇来的特异功能,有点手足无措了,肉捧完全的被吸住了,再也无法抽拉了,**里还在不停的嘴嚼着,连肉蛋都觉得有只小手在揉弄着。

    这时的齐欢,两道浓眉横成一个人字,通红的眼珠死死地盯着随着不住闹腾的林喜蕾,只见他双臂缓缓的支起,猛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浑身开始颤抖,将这口气狠劲地从丹田向下压去,憋得他满脸通红,眼珠暴努,一股强大的热流,开始向小腹奔涌,逐渐集中在被咬住的**上。接着“啊“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奇迹出现了,那**猛地一颤,竟涨出一寸多长,又粗壮了许就在这霎那之间,林喜蕾**里仿佛原有的电流又加了压,那粗大的**猛然一刺,一下子穿透了她的五脏六腑。并发出一种强大的电波,像无数只钢针射向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产生一种高度兴奋的魔力,刺激着她整个的身心。她的一双玉手不断地在齐欢的前胸后背,乱抓乱挠,一双丰满的白腿不停地蹬踢。最后,又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住齐欢的下身,活像一只发情的母狼发出了吓人的吼叫:“··啊··插死··我··了··”这时齐欢,用力上抽,连**带肉蛋一下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阵直出直入,急抽猛插,这才减低速度缓慢的移动着。“林喜蕾,怎样?**还舒服吧?”

    林喜蕾仍然摇着屁股,断断续续地呻吟着:“啊··啊··大**··插得我···好爽··好快活··哦··让··我喘口气吧··我的··宝贝儿··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了··你的**真厉害,险些把我吸住,但我也尝到了从末体验到的快感。”

    边说边缓慢地抽拉着。

    “你的肉捧真长···真壮···美极了··好舒眼··你是··真正··的男子汉““林喜蕾,我爱你···宝贝儿,我们永远在一起!”

    她温柔地将头依偎在他胸前,用如雨的吻,吻着他的颊、唇、颈、胸上···“林喜蕾,还没够吧!今天咱俩就致死方休吧!”

    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浑身的力量又开始集中,下压,**开始发涨、发硬,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开始下滑,一直伸向她丰满臀下,双手托住了屁股,用力往上一拢,大**使劲往下一顶,连肉蛋都带入了进去,又一用力,粗大的**在**里开始转磨。

    这时,林喜蕾早已被插得**燥热,眼冒金星,四肢软绵绵地,无一点招架之力,全身那些兴奋的神经,还在处于紧张状态之中,这一翻江倒侮的搅弄,直搅得花心开裂,直搅得穴壁奇痒,直搅得人心颤抖,直搅得气喘吁吁,她又醉了。

    “哎呀  我投降了投降快停止把大**抽抽出来吧”“我的**··要裂··裂开了··啊··啊··又搅到花心里了又插到··了··心口··”这时,林喜蕾全身一震,她的穴壁猛一收缩,又波浪般旋转地蠕动起来。这时,也是他进入了**的节段。

    林喜蕾嘴里又开始**起来“我会死的,··喔··喔···我会被你搅死··哎哟··快,快··再深点,啊··我··我不行了··就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