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76.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73 部分阅读

第 173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林喜蕾嘴里又开始**起来“我会死的,··喔··喔···我会被你搅死··哎哟··快,快··再深点,啊··我··我不行了··就泄精了···哎哟,妈啊··”林喜蕾穴壁的蠕动,立刻给齐欢带来了全新的感觉,是他企盼多年的一刻。他那大**死命的拧磨,她**疯狂地起伏滚动。

    这时,齐欢又停止搅动,猛然抽出,又狠劲顶进。这样直拉直入,一连二十多下,只觉得一股浓热的阴精,从子宫里直冲而出,把**泡得全身大爽,不由自主地叫着:“喔舒服好舒服··我要··给了··实在··憋不住了···”终点到了,快感来临。他全身颤抖一下,一股阳精直冲花心,**也停止了抽送。林喜蕾被阳精冲进了花心,那股又烫又热的激流,使她全身发抖,双脚一瞪,昏了过去。

    满足了林喜蕾,齐欢从林喜蕾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却看到张静宜正站在那里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看到张静宜的样子,齐欢坏坏的一笑,走到了桌前,缓缓地脱掉了全部的衣裤,一条雄伟的青龙,出现在他的面前,****怒涨,青筋暴露,高高硬硬地支挺着,好像在向一切异性的肉穴,示威挑战。

    张静宜眼珠不眨地盯着那支给她带来无比幸福的大**.粉色的薄纱顺着她那滑腻的肌肤溜了下来,春心燥动,欲穴激张,她迈着轻柔的脚步,向前移动着。齐欢用手指捏着**,上下左右地晃动了几下,仿佛要告诉它,一场激烈的肉博将开始,战前先让它活动一下筋骨,准备冲刺。

    异性强大的吸力,使他们脚步,增大、加快,齐欢本想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猛亲狂吻,谁想到这个活灵灵的尤物,正当**接触之际,这个浪潮奔涌**四溢的张静宜,猛然跪在地上,两只玉手,一把抓住了壮大的**,吞进了那点点红润的小嘴里。

    齐欢上身扑空,他灵机一动,顺势伏在她肥腴后背,双手死死拢住了她的小腹,一头扎在了她的两腿之间,长长的舌尖,顺着屁股沟间粘糊一片的**翻起的**伸去。

    张静宜一手攥着**的根,贪婪地、香甜地吸吮着、含舔着、套拉着,另一只手托住乌黑的蛋包,轻揉着两个椭圆形的大肉蛋,**上的筋,在她的小嘴里,“崩…‘崩”地跳动,双蛋在她的手中缓慢地滑动,她不由自主地发出“喔··喔··喔··”的呻吟齐欢抱着她那肥大屁股,脑袋狠劲地猛往里扎,粗硬胡渣狠刺着红艳的阴核,软中带硬,柔中带钢的舌头向里死死的伸探,穴里的肉浪,滚滚地向舌头击来,包围着它、裹绕着它、挤压着它、磨擦着它,一股一股**的骚气直入他鼻孔,更增如了他的狂淫邪欲,他醉了,并发出酷似水牛的“嗷”“嗷”声这时张静宜猛然挺起,嘴角浸着层层的白沫,小脚一踮,双臂一下搂住了他的脖颈,在他的颊、颈,背上狂舔乱吻,肥大的屁股,上下左右,不停的扭动着。齐欢好像接到了命令,铁臂一伸,顺势紧紧搂住她的屁股,挺起小腹,迎合著她的扭动。

    张静宜的**似乎长了犀眼,三滑两滑只听“兹扑”一声,一下吞下七、八寸长的大**,她爽了,美了,滋了,只见上边停止了亲吻,双手紧紧地缠住好的脖颈,脚尖高高的踮起,浑圆的屁股疯狂的扇动起来,完全取代了男性的功能,此时此刻,她的脸蛋绯红,娇喘急促,浪声连连,“我的心肝··我的**··你··太长,太粗、太壮···了你不仅插在**里···而且,插入了子宫,穿透了胸膛喔···顶得好,···要顶死··我了··”齐欢紧紧地箍住她的屁股,细长的手指,向着屁股沟间摸去,**,滑溜溜的粘液,沾满了五指,滑溜滑浪。“哧”的一声,将食指与中指插入了肛门,手指不断的伸曲,在紧缩的肚门快速的扣弄着。“啊!”

    的一声,张静宜的小拳头轻轻地捶着他的后背,发出娇喘的轻嗔声:“你真坏··坏死了··喔··里边··好痒再往里点··啊··不行了··投降··我要泄··了!”

    齐欢付在她的耳边:“爽吗?”

    “爽!爽极了,啊,爽死我了我够··了,喔··再往里··使劲啊··”随着一声狼嚎般的吼叫。这时,两人都大汗淋淋,只听到“兹咕!兹咕!”

    地**声,只听到“啪,啪,啪”地拍击,只听到粗气娇喘声,只听到野兽般的吼叫声。

    **顺着屁股,涓涓地流着,顺着白嫩的大腿一直流在地上。汇成了小小的水潭。齐欢,全身汗毛竖立,舒服透了,**的快感,刺激着全身,躯体大畅,精门大开,像满弦发出的箭头,直射张静宜的子宫深处。一切都停止了,张静宜娇弱地偎在他的胸前。

    齐欢看到张静宜的样子,一把抱起了张静宜走进了她的卧室,将她丢在了床上,只见她,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指,骨肉匀称,浮凸毕现,曲线优美。肥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肉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黑漆漆水汪汪的大跟,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嘴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妇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譬进了他的鼻孔,撩拨着他那阳刚盛旺的心弦。

    他迷了,醉了,呆了,傻了,身不由己地伸出了双臂,一下把她揽入了怀中。她是那样的温柔,顺良。她斜躺在他的宽阔的胸膛上,头在他的肘弯里,圆嫩的屁股,卧在他的双腿之间,两条**曲向一侧,水灵灵的大眼,放射出淫邪的秋波和挑逗的欲就在这一刹那,张静宜灵敏地感觉到,他的**正顶在她那**的下方,肛门的上方,似乎觉出那**在微微的挑动,又好像那**带着一股强烈的电流,在**的附近,发射着无形的电波,通过神经网络,又被少女的身心所接收。一种崭新的感受在全身游荡,漫延,滋长。子宫同时也门户大开,涌出一股股,清澈,透明的潮水,又顺着**,大小**,涓涓地流出,缓缓的浸向直挺棒硬的**齐欢并不急于行事,他用长长的手指,以充满**的技巧去触摸她那鼓涨丰满的**。她迁就他,把上身挺了起来,他开始是大面积的揉弄,只见那弹性十足的**,上下左右的颠颤着,揉到左边,弹回右边,揉到右边又弹回左边,是那样的玩皮淘气,揉完左乳,又揉右乳,直揉得张静宜,仰头蹬腿,娇喘吁吁:“哎呀,好痒,好舒服···”

    第415章 灵儿的主动 十一

    齐欢边揉弄,边欣赏少妇禁区的各个部位。她的**,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山顶两颗浅褐色的**,上面有红润透亮,凹凸不平的小小峰寓。两山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由于肥腴、丰满,把肉嘟嘟的肚脐淹埋起来,现出一道浅浅的隙缝。

    她的阴毛稀松而卷曲,呈淡黄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馒头似的小丘上,一颗突出的阴蒂,高悬在肉穴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羊满,一双**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齐欢玩过的女人,数不胜数,像张静宜这样的性感十足,肉感撩人的少妇之躯还从未见过。他忘情地在她的**上变换着招数,两个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缓缓地捻动着,捻动着“呀,真舒服!”

    她淫声浪语,乳波臀浪,撩拨人心。他很快发现,她的褐色**一时变得那么肿胀,那么坚挺。纤细的腰肢不停的蠕动,丰腴的屁股,紧庄着他那最敏感的,粗大的,挺实的**。齐欢的血液,就好像滚开的水,在汹涌、在沸腾,他的双腿之间火辣辣的,粘糊糊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

    这时,张静宜的反应更是敏感,她微闭双眼,只觉得在**的唇边,好像有一只奔跑的小兔,在草丛中寻找着自己的窝穴。她不顾一切将小手伸到自己的臀下,一把抓住了那又粗又长的**。他的全身一震,接着极力地使身体向上挺起,而张静宜更敏捷、迅速、轻盈地使她的身体造成了一个非常美妙的角度,她像一个疲劳过度的人,找到了一张软席,急切地,使劲地坐了下去。

    在这干钩一发之刻,张静宜擦着**的小手灵活而巧妙的一摆动,只听“滋”的一声,又长又大的**,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飞箭直中靶心。炽热而紧凑的**,紧紧地挟住了**,白嫩的肥臀拼命的扭动,连接**的小腹也同时狠狠地上顶着。

    齐欢紧紧地搂着张静宜的细腰,张静宜又紧紧地攥住他的双手。一阵紧张而激烈的扭臀,张静宜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啊···嗯···好美··好舒服··”伴随着扭动和呻吟,张静宜已经大汗淋漓,娇喘吁吁。齐欢见张静宜实在顶不住,他用力一歪,将张静宜一齐搬倒,两人正好侧着身,躺在长长的绣花枕上。

    齐欢一口气一连猛插猛拉,近五、六十次,直插得张静宜一只小手反背过来,不住抓挠着他的屁股,大腿和后背,呻吟连连不断的发出。“啊··啊··你顶到··人家的··花花心··孔了··啊好痛快啊啊我我我的宝贝”她一阵抽搐,只觉得他那粗大的**,像一根火柱,插在自己的阴穴里,触到花心,进到了子宫,穿透了心脏,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嘘嘘。“好!···好··!”

    她眯着眼睛,觉得这种和风细雨的插穴,好似在云中飘荡、美极了。

    他一连活动三十多下。每一次顶到花心,她都是一阵抽搐和**,她紧紧咬着嘴唇,暴露一种极美极爽的舒畅表情。“我受受不了··不要··丢精··慢·慢来·嗯·我唔·唔·我·快了··啊··坚持··不了··我要丢了··啊··要丢了··!”

    这时的齐欢,好像劲头刚刚上来,他哪能就此罢休,他依然不停地**着,而且越插越深入幽境,直插得**紧紧的收缩。**把**包得紧上加紧,纹风不入,她快活得全身都要散架。“哎呀,你这个害人精,我··我要··要丢了··丢精了··再等一下··”他越干越起劲,速度越来越快。张静宜全身汗水淋淋,挺着屁股,娇躯不住地抖动。“哎··啊唔··唔··我完了··不行了··我就要死了··要升天··了··停止吧··”不到一柱香功夫,张静直流出了几次阴精。

    从开始到停止,齐欢不停地狠顶,或慢插慢拉,或猛抽猛拉,而张静宜又紧挟**,兴奋的神经,一次又一次地达到**,她全身瘫软,四肢散架,抓挠着,**着,美爽之极。而齐欢并没有泄精,那**坚挺地泡在**里,亨受着温暖多水的骚一对男女极尽**之乐后,一些“灵的撼动”、“肉的盛筵”仍晕晕然然地笼罩着他们,那**荡徉,飞霞喷彩的强烈刺激,仍余波未尽,娇喘微微,阴月躺在齐欢的怀里,那妩媚秀丽的大眼,微微闭合,两只粉嫩的腿软绵绵地搭在他的膝盖上,一条玉臂缠在他的腰际,另一只小手,还死死地攥着他始终坚挺的粗大**。

    齐欢斜倚在缎被上,一只手搂着她的纤腰,一只手还在捏弄着她那红艳的**。他那满是毛刺的脸,不停地在桃红的脸上滚动着。在他的脑海里,还冲斥着神魂荡魄的欲海情波,他正在舒爽地微微喘息。

    张静宜睡得是那样的香,那样的甜,长长的睫毛,整齐地伏在眼眶上,鼻翅有节奏地扇动着,小嘴上翘,好像在做什么甜密的美梦,两只小手搭在**的外侧,**直挺,肚脐隐现,细腰肥臀,凸凹分明,两条白生生**。一条向里微曲,一条平伸在床上,刚好叉开了一定的角度,使那水蜜桃似的**暴露无遗。

    只见他那不听使唤的黑**,似乎发现了自标,找到了归宿,像一只警犬闻到气味,直冲猛闯,摇头摆尾地妄图挣脱绳索,冲入虎穴。他没有满足****,而是轻轻地跨入了她的双腿之间,慢慢地伏身探头,用鼻子凑近**,转动着脑袋,贪婪地、贪恋地、如饥似渴地闻啊,闻!一种女性特有的腥骚气,他全部地吸进了鼻孔,然后用嘴轻轻地吹了一下茸茸的黄毛,黄毛微微地摇摆了几下,他才抬头稍稍拉开点距离,又仔细地观察着神秘的三角地带,当他看到那肥厚而闪光的**时,他竞不知不觉地流了一缕口水,接着他猛一吸气,又猛劲将口中的唾液一下咽了下去。这时他伸出两只手,颤抖着用双手的中指,按在两扇**上,慢慢地向外用力。

    **被他掰开一道宽缝,啊!又是一片新天地,那鲜嫩的红肉,真是掐一股子水啊,卖了几十年的肉,也没见过这么鲜亮的。他赶紧又伏下头去闻闻味道如何。一股更强烈的腥骚,直吸入他鼻孔;他再次抬起头来欣赏从**至小腹、**,一股强烈的欲火在胸中翻腾。已经达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哆哆嗦嗦地托起**,对准**的洞口猛一挺身,接着向前一扑。

    只听“啊”的一声,张静宜已从美梦中惊醒,大**终于找到了归宿,闯入了禁区,尝到了鲜嫩无比的美味佳肴。然而,它并不会安份守纪的呆在海峡两岸穴里静养。它要蹦、要跳、要闹、要发挥它那本能作用。

    **开始了,扯蛋小说只见齐欢那宽厚身体,轻轻地转动了几下,使**在**里搅动一番,让**的嫩肉不断地扩张,以减少收缩、紧箍造成的巨大阻力。这时,他那灵敏的手指似乎感觉到穴洞的深处发出“咕叽”、“咕叽”的水音。这种感觉立刻传入齐欢的大脑,只见他轻轻地往上一抽,紧接又是狠劲的一插,张静宜的全身又是上抖,整个的大**,没根而入。

    张静宜的嘴里,又发出一阵低沉的“鸣··呜··”一声,大行程的**开始了,犹如急风暴雨,闪电雷鸣,一连便是三十多下,**里潮湿了,润滑了,穴壁也彻底的涨开了。

    大**如鱼得水,在**水潭之中前冲后退,摇头摆尾,翻上跃下,欢泳畅游。直爽尖长的**,面红耳赤,独目圆睁,直美的棒茎青筋鼓涨,肉刺坚挺。

    这时的张静宜早已失去抵抗的能力,四肢瘫软,全身无力,呼吸紧促。一块毛巾堵住小嘴,只憋得她,面色涨红,焦燥难忍,下边又是急抽猛抽,她费尽全身的力气,将毛巾拉出,呼吸立刻畅快了许多,可是她也发不出声音,张不开嘴巴了。只有二百多斤的肉墩,在她的软弱的肌体上不住挤压,直压得那一对小乳,挤过来拉过去,紧紧地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直压得小腹不住缩涨着,连肺腑中的气体都没有停留的时间。刚吸入胸中,文挤压出去,使得不住地发出:“啊··啊··啊··”的娇喘声。

    齐欢见到她已经顺从了,不反抗,不喊叫了便得寸进尺,步步高升,张开他那喷着臭气的大嘴,开始在她的嫩脸蛋上亲呐、吻呐、啃呐,咬啊的,坚硬的胡渣,在她的两颊上、前额上、玉颈上不住地刺弄着,直刺得她,百爪挠心;咬得她心惊肉跳,啃得她浑身发抖,吻得他身心激荡,亲得她筋骨发麻。

    “啊··别··不··不··”面部掀起的惊涛骇浪,遮掩了**的剧烈疼痛,小乳的强力挤压又使她产生了酥痒的感觉,这种新的感觉,在不断地加剧、不断漫延、不断扩展、以至全身的每一块肌肤,每一个部位都骚动起来,活跃起来,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热流直向下身压去。

    紧张的神经松驰了,全身的肌肤酥软了,体内的血液奔涌了,**里由疼痛转为酥麻,由酥麻又转为骚热,按着便出现了刺痒的感觉;一种连想都不敢想的**,整个攫住她的全身。

    齐欢胜利地淫笑着,一面不住地**着**!一面欣赏着春潮初起的娇容秀眼,欣赏着**起伏、**凸涨的激情,欣赏着细腰轻扭、圆臀摇摆的美姿,欣赏着**丰腿的舞动,他淫亵地伏在小女的耳边:“妞儿,爽吧!”

    “喔别!刺得人家好痒啊你真坏坏坏···”大头仰起,下边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大抽大插,以最大的行程,抽出来插进去,插进去抽出来,连续十几个回台,又缩短了行程,急速**,只见他那肥大的屁股沟里的条形肌肉,不地抽动着,好像一头发情的雄驴,架在母驴的后背上快速挺进一样。

    经过强烈刺激的嫩脸蛋上,横七竖八的唾液,舔浸的一片一片,面颊的嫩肉上被刺得红点斑斑;燥热,火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里又掀起了急风暴雨,闪电雷鸣。

    **正在承受着强力的冲刺,**的速度在不断地加快,**的**在不断的深入,她只觉得肉俸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穴洞里,熊熊地燃烧着,烧得娇脸春潮起,烧得她娇躯惊涛撤;她不停的抽搐着:“痒···痒···”淫声四起,既妖且媚,似乎这样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普及,燃烧着腹部,贯串着全身。手舞足蹈停止了,软塌塌地搭在床上,春潮翻滚,欲海横流。

    齐欢确实是个行家里手,招招不凡。他一看张静蓉,已经接近了**,突然换档减速,给她以喘息的机会,一阵爽身透体酥痒之后,齐欢又转移了方向,一方面缓慢地**,一方面用自己宽厚的前胸,转揉着一对小乳。只见他双肩纵动,大头摇晃,以胸部为中心地运动起来,这一招,使她刚刚减弱的欲火,又一下升腾起来,两只玉臂又舞动起来。那**荡漾,飞霞喷彩的娇容,更加妩媚、动人,两片红唇上下打舒,时而露出排贝似的白牙,嘶嘶吐气,黑油油的长发,在丰腴的脊背,圃软的肩头上铺散。

    这时又一**掀起,他抱着她竞在床上翻滚起来,但**始终紧插**。只把张静宜弄得哇哇大叫,**、淫声、秽语不断。又翻滚回原处,齐欢顺手又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这时阴穴高高仰起,齐欢又用双手抱起她的两只大腿,把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身体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开始了猛抽猛插,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每一下部到**深处的花心····

    第416章

    “唔……喔……嗯……真……真舒服,爽……好……太……美……了……好……喔……真长……真硬……啊……”

    娇喘嘘嘘,春潮澎湃。一石激起千重浪,涓涓地溪水,迎着**,向上奔涌,冲击了穴洞。她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紧咬嘴唇,现露出一种又胆怯、又舒畅的姿容……

    “我受……受……不了了……哎呀……舒服……别……给我……插死……

    唆……慢点……行吗?……手不…不行了……哎哟……爽死……我了……你……

    这……坏……东西……花招……真……多……喔……”

    随眷**不断地深入,随着**的不断变速,随着她内心不同感受,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喔、啊,嗯、唷、哎、呀,哟。”

    齐欢已经大汗淋漓,他拿出了全身的力气,直朝**的幽境猛插,**一阵阵收缩,**一阵阵凸涨,**紧包**,**狠涨着**,纹风不透,丝毫不离,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了他们。“哎呀……你这个害人精……快把……我插……插死了……我……我不……行……了……”

    他越插越起劲。她又一次涌出了阴精。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中,张静宜一连三次泄精。他看着她泄精时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衢自已的激情,阳精像火山爆发般地喷射到还未成熟的子宫里。**顶着花心,**挟着**,在温暖、多水的**里浸泡着,滋润着,享受着少妇**的幸福。

    看着齐欢睡了过去,张静宜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突然间出现了一丝俏皮的笑容,她一翻身,正看到齐欢那双腿之间的细长的**,还神气十足地,挺挺地在颠颤着,那一丛丛密而乱的黑毛,还闪跃着点点的液珠,就是它,就是这么一个坏东西,竟有如此大的威力,如此大的本领,弄得自己神魂颠倒,魂飞魄散,这真是人间的一大乐趣,一大享受啊!

    看着看着,眼前又出现了那如疯似狂的情景,她下由自主地,躬起身来,撅着肥白的屁股,屁股中间挟着那红肿**,向齐欢的双腿之间爬去。美艳熟妇一旦发现了人间的奥秘,一旦尝到了这种甜头,就会像脱缰的野马,越发地不可收拾了。

    她慑手慑脚地爬到了他的身旁,轻轻地抬起他的一只大腿,向外侧移了移,使他的双腿之间呈八字形,她又无声无响地跨进了双腿之间,半跪半伏地扎下头去,她要仔细的看着它的模样,它的长度、它的粗细……慢慢地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捏着**,转动了一圈,四周都布满了卷曲的黑毛,她用另一只手,叉开拇指和中指,凑到了**跟前,拇指顶在**上,中指向根部伸去,一下触到了那黑皱皱的大蛋包……

    啊!这里还藏着这么个东西,她扎下头去闻闻,一股从未闻过的特殊味道,腥、骚臭的混合物,但是,她很愿意多闻一会,因为这是一种对女性有强大吸引力的特殊味道,是一切男人共有的味道。喔!怎么这个肉包包还在动呐?好像里面有什么活物在不停地缓慢地移动着,这倒是个新的发现;她用一只手提着**,另一只手轻轻地捏了捏那个蠕动的东西,竟是两个圆蛋蛋,在手中又慢慢地攥了攥,并未感到是个活物,可是刚刚放手,又蠕动起来,她瞪着大眼都看傻了。

    它到底有多长呢?仍然还是个谜。这时他再次捏捏**,想顺着着棒径摸下去,突然这**像活了一样,“吱愣”一下。挣脱了她的手指,直挺挺地颤动起来。“啊!”

    她赶紧收回手指,瞪着大眼,张着小嘴,还以为齐欢醒了,停了一会,他那如雷的鼾声,并未间断,而且“咯吱,咯吱”的咬牙声,同时响起。

    她深深吸地吸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伏下身,再次用手指去捏**,当她轻轻提起,向腹部按去的时候,又是一个有力的拨回,她生气地一把攥住了它,内心还唠叨着:“你跑,让你跑!”

    这时,她才用另一只手,顺御径部一点一点地向根部移动,眼看到了蛋包,还没到头,又跃过蛋包,向下摸去,一直伸向了肛门,她顺着根部,叉开手指,一段一段地丈量着。

    “啊”太可怕了!它竟有一尺多长。“妈哟!女人的**,受得了吗?”

    可是,自己不是已经被它狠狠插过吗!不是感觉到了全身的舒爽吗?不是舒爽得死去沽来吗?

    这时,她突然感到**在她手中一缩一涨,一涨一缩的蠕动,她索性全身地爬在床上,托着**,仔细观察,那**受到外界的抚摸,越发地坚挺起来,颈部青筋涨鲨,**红中透亮,直看得张静宜,看潮荡起,淫性发作,一种难以控制的激情在奔涌。

    她的全身开始颜抖起来,她双手捧起**,对着涨红的**,不住亲呐、吻呐、舐呐、吮呐,直折腾得大**不住来回挺摆着,她已经达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亲得那样的甜,吻得那样香,舐得那样的美,吮得那样的滋滋有味。

    热潮迅速的波及全身,**开始骚劝,腰肢开始扭摆,双腿开始蹬踢,她的小腹用力地在床上压揉。一阵紧似一阵的压挤,以达到忍无可忍的程度,只见,姑娘披头散发,满脸通红,全身发抖,口溢馋液,她疯狂地站了起来,攥起**,对准潮湿粘糊的**,使劲地往下一坐,只听“滋”的一声,连根没入,她急火火地趴在了齐欢的身上,不住地摇晃他肩膀:“齐欢,醒醒,醒醒!”

    “快……醒醒……我……的实在……受不了……啦!”

    只见齐欢那大嘴“叭叽”了几下,猛一睁眼,一愣。“啥事?”

    “快,快,玩玩……我……吧,我……**……痒……痒……快……”

    这时,齐欢那迷糊劲儿已经过去,只见张静宜压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已经插进**,她正淫声浪语,绯红鲨面地,扭动着腰肢,两只小馒头紧紧压在自己的胸脯上,他脑袋“嗡”地一下子,犹如火山爆发,岩浆喷射,立即使全身淹没在火海之中。

    “哪儿痒啊?”

    “快……穴里……全是……你……闹……的!”

    “宝贝,让我亲一亲……你……”

    说着,齐欢那粗大的胳膊,像铁钳一样搂住了张静宜的脖子,伸出通红的长舌,在她桃花似的脸蛋上,舐了起来,一块一块地舐,一点一点地舐。

    “喔……舐得我……好痒……来……再舐舐……这儿…儿……对……喔……好痒……喔……咯咯咯咯,你真……坏……东……西……”

    直知舐得她一阵一阵抽搐,一阵一阵打颤,一阵阵刺痒难忍,一阵阵爽心透体。她微闭着双眼,娇喘吁吁,那圆白的屁股,随着心潮的起伏不停的扭动着。

    “舐的好吗?”

    “嗯……好……爽……好……美……”

    “来,宝贝儿,我给你舐**,啊!”

    “你…真……坏……呐……”

    这时,齐欢搂紧了小妞,纵身一滚,两人刚调换了方位,他又把小妞压在了底下,她急切地等待着他赐予她的艳福,只见他那大脑袋往下一扎,那张大嘴一下叼住了鲜红的小**,脸紧紧地贴住她的胸脯,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使劲地吮吸起来,吮吸着这只,揉搓着那只,吮吸那只,又揉这只,身下的大**也在同一的节奏下,不断的**着……

    “哎哟,哎哟……我受……不了……了……啦,你吸得我……痒到……心里去……了……”

    一股股**,顺着**,喷射出来,又顺着屁股沟往下激流……

    齐欢看到张静宜,又近于**,突然,动作缓慢下米。以给她一瞬的喘息机会。

    她闭着眼,张着嘴,大口地喘息着,随着胸脯的起伏,全身不停地抽搐,“哎哟,哎哟,哎哟,哎哟”声声逐渐地微弱下来。这时,齐欢觉得时机到了,开始行动了。

    他的双手在她的**上胡乱地摸索起来,啊,他终于摸到了,那是两个坚挺的**,他双手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各捏住一只**,缓缓地捻动起来,上面边捻弄,下面也苦插,速度不快,很有节奏。

    张静宜那百爪挠心的刺激,刚刚缓和一些,两只**、开始骚动起来,它竟像两根琴弦一样,奏出了热情,奔放,慷慨,激昂的乐章,震撼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使周身的血液立时沸腾起来,本来就不平静的五脏六腑,又掀起了暴风骤雨……

    齐欢的双手与**同时开始加速,全身肥胖的脂肪,前后左右乱颤,一连气竟在**里**了三十多下,只见他浑身潮湿,满脸汗水,粗气急喘……这样的刺激,这样的挑逗,对张静宜来讲,是难以承受的,这时的张静宜,嗓子已经嘶哑了,四肢已经瘫软了,呻吟声转弱了,口腔停止了舞动,只有那闪电般的强烈刺激,在少女的胸膛里不断地轰呜,炸响。

    齐欢一看张静宜,全身整个地瘫软了,似立即停止了**,停止了捻动,双手轻轻晃动着她的肩头,“,不干了,歇会吧……”

    齐欢满足地大叫一声,从张静宜的身上滚落下去。

    看着张静宜沉沉的睡了过去,齐欢悄悄的爬了起来,他可是知道的,在张静宜的家里,还有一个少妇没有让自己满足呢,她就是李玉芸。李玉芸似乎一直都在等着齐欢,看到齐欢来了以后,李玉芸起身坐到了齐欢的左腿上,并美滋滋地偎在了他的怀里,顺手将自己的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齐欢的左臂搂住了她那纤细腰肢,猛一扎头就狂亲乱吻起来……坚硬的胡渣直扎得李玉芸,来回的摆头躲闪,一股股强烈的男人气息,直扑进她的鼻孔,坚硬胡渣的刺扎,再加上男人气息的引逗,她只觉得,满脸痒酥酥,麻酥酥,美爽至极。

    齐欢,缓缓地抬起右手,轻轻地放在了她的**上,五指一齐转动起来,直揉得李玉芸,仰身挺腹,奇痒难忍。少妇的芳心立时,春潮起伏,淫浪滚滚,拍打着神经,血液,全身跟着骚动起来……“啊……啊……喔……好痒……好爽……使……点……劲……”

    齐欢揉完这只,又揉那只,这时,他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地看着李玉芸那鲜嫩的,布满红云的脸蛋,轻声地问:“舒服吗?”

    “喔,舒……服……太……舒服……了!”

    他停止了揉弄,一只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两只高耸的乳峰,经过一阵的揉搓,显得更挺拔,更富有弹性了,红嫩的**,又凸又涨,泛着耀眼的光泽。齐欢顺着自己的大手向下继续欣赏这娇艳的美人儿。

    顺着乳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向外凸着,像一只褐色的蜗牛,安静地卧在肚脐上,大手又开始向下移动,那是柔软白细的小腹,小腹的下面,是一丛丛乌黑发亮的卷曲的阴毛,布满了两腿间,下腹和**的两侧。她那**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两腿之间,**微薄,弹性十足,阴蒂外突,像一颗红色的玛瑙,真所谓是蓬门洞开,玉珠激张。

    他那宽厚的大手,顺着小腹、肚脐,最后停止在小丘似地**上,用食指按着**的上方软骨上,缓缓地揉动着。不一会,李玉芸又娇喘起来,全身瘫软,**奇痒,她不顾一切地使自己的小手,向下伸取,一把攥住了那又粗又硬的大**。嘴里喃喃地说:“插进去……吧!”

    她身体发抖,呼吸急促,哼声不停,屁股不住地扭动。

    第417章

    这时,齐欢知道时间已到,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进了**,缓缓而有力地,摇弄起来,使得李玉芸,双腿大张,那薄薄的**,一缩一张,**直流而出,嘴里不断浪语着:“英雄……快点……快来呀,我……要……你……给……我……插上……**……吧……”

    齐欢突然低头,伏在她的双腿中间,一阵热气,直冲入**。原来,齐欢的嘴对着那薄薄的**洞口,向里一口一口地吹气,吹得李玉芸直打寒战,忍不住一个劲地向下偎依。齐欢索性抽出左手,双手一齐托住了**,向上一抱,用嘴吮吸阴穴。

    李玉芸只觉得穴里,一空一热,一股浪水流了出来。**的嫩肉,奇痒无比,少妇的芳心,万分激荡。阴蒂一跳一跳地,心肝乱踫乱撞,心情万分慌乱。齐欢,又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穴里,在**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搅,经过一阵的搅弄,使李玉芸感到又酸,又痒,又酥、又麻。

    她只觉得全身轻飘,头昏脑涨,一切都顾不了啦,拚命地挺起屁股,使阴穴里更凑近他的嘴,使他的舌头更深入穴里。忽然,阴蒂被舌尖顶住,向上一挑一挑的的舐着,李玉芸从未经历过这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她什么都不想了,忘了,她宁愿这样地死去,只要能……

    “啊……啊……哼……哼……嗯……嗯……”

    “齐欢啊……你把我舐得美极了……又痒,又麻……快……穴里又痒了……快……来……好痒啊……痒死……我……”

    一股股浪水,从穴里溢涌出来。这时,齐欢才抬起头来,抱着她的腰肢,轻轻地问道:“李玉芸,舒服吗?”

    “哎哟……太美……了……”

    齐欢温柔体贴地伏在李玉芸的耳边说:“李玉芸,累了吧?一边躺会儿,呆会儿再玩,好吗?”

    李玉芸睁着大眼,听话地点了点头,又扑过去亲吻齐欢一番,才从他的怀中滑落下去。休息了一会儿,李玉芸从大床的一头急火火地爬了过去。一下偎在了他的怀里,立刻感到一股暖流包围了她的全身,她一抬玉臂一下沟住了他的脖子,又一挺身,在他的脸上狂吻起来,直吻得齐欢哈哈大笑。

    李玉芸哪还听从他的指挥,她一阵狂吻之后,一下挣脱了他的搂抱,猛一翻身,面朝下,撅起屁股,又发疯地吻着他的胸、腹,又继续向下滑落,用两只小手不断地梳理他那浓密的阴毛,一边梳理,一边用她红扑扑的嫩脸在阴毛上来回地蹭扭,时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继而发出“嗯……喔……啊”的怪叫,最后才一把抓住他的**,又一口塞入了自己小小的口中。

    李玉芸像一个饿疯的乞丐,来了个游龙探海式,头扎在他的双腿之间,贪婪的饱餐着。然而,她顾头不顾尾地将屁股撅得老高老高,不住地在齐欢的面前晃动。李玉芸这一突然袭击,整个地打乱了他的计划,当他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肥白屁股,从他的鼻尖擦过,他定睛一看,简直赛过阳春白雪,古稀白玉,他呆了、傻了。

    只见那肥嫩滑腻,柔美迷人的两扇屁股蛋,闪著令人丢魂的光泽,**饱满,穴核突出,一缕缕的穴毛,在他出气儿的鼻孔前,微微摆动,一丝一丝少妇的骚腥味全部吸入他的胸中,激荡着他那刚阳的欲火。

    他伸出两只颤抖的大手,紧贴腰部,一下把它揽入了怀中,两只**刚好搭在了他的双肩上,他一扎头,将自己的长舌伸向了潮湿粘糊的**之间。

    李玉芸双手握住**,先在**处舐了几下,而后又做了几次深呼吸,闻闻**是啥味道,这才一口吞入嘴中用鲜嫩的舌头在**四周来回的搅动,她只觉得这**在她的嘴里,一涨一涨的,每涨一下,就向上起挑一下,好像是舌头发起了挑战。

    齐欢,迅速地用粗大的手指拨开了**,里边那鲜红透亮的嫩肉在不停地涨缩着,他心想,这小**真浪,立刻张开大嘴,伸出长舌,用舌头向洞里探去。

    这一下,李玉芸的双腿乱踢,身予乱摆,她吸吮的劲头也就越大了。他的舌头,打着转,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毛钻头要穿透钢砖铁板,同时,用他的牙齿捕捉着滑溜溜的小阴核,轻轻地刮弄着。

    “喔……啊……齐欢……狠……我……我受不……了……啦……求你……求求……你……快点插……吧……哦哦……”

    浪声四起,欲火中烧。

    这时,李玉芸,突然双腿一张,立刻从他的肩上的滑落下来,跟着一转身,用两条浑圆的大腿,紧夹住他的身腰,苦苦上哀求着:“好……人……哪……我要疯了……快……给我**……来重的……要狠的……狠狠……地插……插痛快……一些……我……好瘁啊……快痒死我了……**……快插吧……”

    她一手攥住**,不住地在自己的**阴核上磨擦着,一缕缕**黏满了整个的**。齐欢很喜欢这个开朗的性格和那其浪无比的小**,于是,他沉着的小声说道:“我们换个姿式好吗?来,你侧身躺下,我在你的背后。”

    说着,让李玉芸屈腿躺下,自己也侧身,握住**,对准**,大擦大磨起来。右手也狠狠的抓揉的她的**。

    只抓揉了一会,**又流了出来。齐欢顺势将**顶住了阴核。“哟!痒死了!酥酥的!”

    只酥得李玉芸吃吃地笑了起来。随着,她急火火地把**往**顶去,想解决洞里的酥麻奇痒,可是齐欢就不让它进去。这时,李?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