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77.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74 部分阅读

第 174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只酥得李玉芸吃吃地笑了起来。随着,她急火火地把**往**顶去,想解决洞里的酥麻奇痒,可是齐欢就不让它进去。这时,李玉芸使劲地上下窜动着屁股,他仍是躲躲闪闪,这样几次挑逗,只觉得下面的**,又涌出了**。

    她感到欲火难耐,心中的酸痒,越加强烈。她将**再一次凑了过去,用两片**,含住了他**,心中一阵欢喜,便用力的磨搓起来。齐欢感到像有一团火,一股热流包围了**,使他也酥痒起来,于是,屁股一挺,只听“滋”的一声。

    她感到**里,像插进一条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直达深处的穴底。

    她不由地一颤,**里的**,更如春潮泛滥一般,沿着穴缝直流而下。他被那窄窄的穴孔夹实了**,在用力**,开始产生一阵阵酥爽,直传到心中。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晃着自己的屁股,一个向后挫,一个向前顶,直乐得李玉芸口里含混不清地叫喊着:“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

    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厉害……乐死人家了……我……”

    齐欢听着她的娇喊,便低声说道:“我的宝贝,你的**好紧,插得我,好酥,好痒,好麻!”

    “喔,你又流浪水了吧?……这么多,哈哈哈,把我的腿也……搞得……**……”

    李玉芸娇声浪语地道:“你也快……乐……吗……喔,这下插得……好深……好爽!”

    两人上边说,下边干,而且**得速度更急、更快、更稳了,直插得**滋滋大响。“哎哟,好人哪……我痒死了……我**……被你插裂了……喔……痒死了……使劲……用力顶……啊……啊……好……”

    齐欢那大**,并没有直插直抽,而是上下左右地乱闯,在**的鲜红嫩肉上翘动磨擦。他那浓密的阴毛,在抽送的同时,不停地刺激着穴唇和穴核。

    这种双管齐下的刺激,更使她乐得怪叫,**又一次冲撞而出。她的后背紧靠着他的胸膛,她美爽地闭上了双眼,两片枯干的香唇微微地启开,一条香舌不断地舐着自己那干燥的嘴唇。“美死……我……了,你……的……太长……太大……我死了……也不冤了……喔……好爽……”

    她咬牙,狠劲地让**把整个的**一下吞下,她往后挫着屁股,这样她才觉得全身涨,心灵充实。全身热得发烫,**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紧张,又放浪。她梦一样的呻吟,蛇一样的扭动,使**插入**更加深处。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这种无法表达甜头,太舒服、太愉快了,使她已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这种昏迷,好像神仙飘荡在云中。

    “喔……好人……我……我……**……顶漏了……漏水了……”

    接着是“啊”的一声怪叫。娇躯乱颤,一股透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只见小腿乱蹬,玉臂乱舞,昏迷过去了。齐欢并没有终止**,而且是放慢了速度,缓抽慢插,每次顶穴到底。

    经过一段歇息,她本能地向后顶着、顶着,急促地娇喘,美丽的脸蛋,又出现了满足的表情。“好,好人,……啊……唔……我会,会给……你插死,干死……嗯……唔……”

    他又是一阵急插猛闯,次次一插到底。**中**如山洪爆发,往外喷涌,两腿缩张,全身蠕动,血液沸腾。

    “啊……我……不能动……了……喔……又来劲……了……又痒…好舒服……哎唷……乐死我了……你……别插了……真要了……我的命了……啊……”

    **长流不止,李玉芸讨饶不息。齐欢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将李玉芸抱在自己的怀里,温柔地亲吻着,低声他说:“好好休息吧!啊!”

    “啊一一”一口长气,李玉芸滑落一旁。

    他缓缓地舒了口气,才慢慢地走到李玉芸的双腿之间,他攥着膨涨伸长的大**,对准李玉芸的**,像捣水一样的在穴沟里上下的搅动。李玉芸,还在静静地仰身等候,突然强烈的男人气息,扑人了她的鼻孔,她精神一震,接着,**内外像有一条泥鳅在不停的滑动着,尤其滑到**核里,立刻全身骚痒起来。

    他见到李玉芸已经春潮激荡,接着两只大手伸向了**,不是轻揉,而是猛攥猛抓。李玉芸被那条大泥鳅滑弄得全身骚动,突然在自己的**又发来更强烈的袭击,她不知所措地呼喊起来:“啊!好利害哟……痒……全身……都痒……

    快……插进……去……吧!

    “好,宝贝,等着。”

    李玉芸开始了,手舞足蹈,肥白的屁股也扭动起来了。

    齐欢脱离了她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手握**猛冲上去,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只听“啊”的一声,李玉芸浑身颤抖。好像一支钢枪直插入自己的心脏。接着一种透体钻心的美爽,漫延了全身,她娇喘吁吁地呻吟起来:“啊,好狠,好长,好硬……好爽……”

    接着又是“啊”的一声吼叫……齐欢开始了快速的抽摘,嘴里还不停地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仅仅十几下,爽得李玉芸已经变了音调,一股热浪从**内发出,迅速的向全身每一根神经漫延、普及,随着**强烈的刺激,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地尖叫:“……好……啊……快插破……肚……皮……了……好舒服……真爽……太爽了!”

    “九十六,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立刻,便刺得李玉芸扭动起来,娇喘急促,摇闪着脑袋,满面绯红地张开小嘴,在他的脸上啃咬起来。 “宝贝,别咬!别咬!”

    说着双手伸向了**,他没有揉弄,也没有搽抓,而是一下捉住了**,使劲地捻动起来。

    “唔……唔……好痒……钻心……好扎……喔……太舒服了,你……真……会……玩……女人……我受不了……收快……插进去……**快……”

    一边胡渣猛刺,酥胸**乱捻,这上下急风暴雨般的刺激,使得李玉芸实在无法招架,她没有经历过这种震颜人心的酥麻和骚痒,两只小手,撞成拳头,不住地在齐欢的后背上捶击着。

    第418章

    三面夹击,汇成了一股巨大的威力,似狂风暴雨飞砂走石之势,雷霆万钩之力,磅磅于少妇的整个身心,接着是五脏六腑巨裂般的震颤、撞击、翻腾,使李玉芸在高度地强烈地快感之中挣扎。这时齐欢才抽回一只手,伸向自已的双腿之间,握住了**,正在李玉芸闹腾的高视中,只听“滋”地一声,下面又插入了一支罕见的大**,接着是“一二三四五六……”

    第一个发出的声音是一声长“嘶”接着便是:“喔……喔……喔……”

    、“妈呀,啊……啊……痒死了……**……插到……我心里去……了,我…要死了……不活……了……啊……爽死了……”

    只听“扑”地一声,齐欢在**之中拔出了**。“李玉芸,还舒服吧!”

    “哎哟,你……真……会……玩……”

    齐欢在地上活动了一下双臂和腰腿,又走到了李玉芸的身边,伏下身轻轻亲吻了她面颊,前额和玉颈,缓缓地站起身来,捏了几下**,然后斜挎床边,一只手梳理着她那稀梳谈淡的穴毛,另一只手在**的上端不住地抚摸,不住地移动,好像在寻找什么奥妙。

    突然,停止了移动,用手指按住那软骨的部位,先轻轻地按摸了几下,然后开始旋转式的揉了起来,这是激发女人**的焦点,只见他以焦点为中心,一面施加压力,一面飞快地转动李玉芸最初经过他的亲吻,捏**,情潮已经齐始骚动,心里痒滋滋地直哼哼,接着移向下方,轻轻梳理阴毛,使**四周立刻刺痒起来,小腹一收一收的,穴唇也开始了蠕动,而最后又在**上端抚摸。她只是双眼微闭地享受这种抚摸,美得得她优美身段,像波浪似地摇摆起来,正在她洋洋得意的时候,她浑身一震,像触到了通向全身的闸门,随着他手指转动的加快,这春潮的闸门,迅速地向上提起,只听“啊”地一声尖叫,李玉芸整个地淹没在淫逸的海洋之中。

    “喔……啊……嗯……哟……”

    一声高过一声的怪叫,使她神魂颠倒,撕心裂肺,她像疯了一样,一把抓住身边的一只绣花枕头,一下抢入了自己的怀中,颠狂地咬啃,双腿乱踢乱蹬,好像一个屠夫在宰杀着一只母猪。齐欢并不心软,继续飞速旋转。

    只听“啊”一声长嘶。李玉芸挺身坐起,一把搂住了齐欢的脖子!“……好人……大哥……求……求……你……快插进……**……我要疯了”

    说着,在他的脸上啃咬起来。**顺着双腿流下。一种难以抑制的狂涛,无情地抽打着她,拍击着她,折磨着她,她完全处于狂颤的状态。

    这时,齐欢一把抱起了李玉芸,又将她平放在床上,叉开她的腿,将**对准穴孔,“滋”的一声,连根插入。“一二三四五……”

    在李玉芸四肢瘫软,呻吟无力的情况下,齐欢才抽出**,伏下身对她说:“李玉芸,够了吗?”

    “哎哟……够……了……”

    齐欢这时脸上也浸了汗珠,看着这堆堆烂泥,嘴角观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他疲乏地伸起双臂,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先揉弄了几下**,捻动了几下**,他看到李玉芸的呼吸便开始急促,而后,又撩开穴毛,分开**,看了看,才直身对李玉芸说:“李玉芸,咱们下面咋个玩法呢?”

    “我不知道!”

    “那就由我了。”

    “我听从你的话。”

    “哈,哈,哈,李玉芸可不是好对付的。”

    “你要手下留情啊!”

    “来,李玉芸,咱们换个姿式,你把枕头横在上边,而后再爬在枕头上,使屁股高高撅起,好吗?”

    因为李玉芸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大**插完一个又一个,早已使她神飞魄散,浪劲冲天了,所以她一切尊便,只是自己已经急不可耐了。她按照他的摆布,将枕头压在自己的小腹下面,伏卧在床沿上。

    这时,她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两条肥嫩的大腿紧紧地挟住褐红色的穴唇,两扇大穴唇又紧紧地挟住**的洞口,尽管如此,那鲜艳的穴核,还鼓涨涨地显露出来,一汪粘液还在涓涓细流,使人感到心绪撩乱,魂不守舍。

    齐欢走到李玉芸的身旁将她的双腿叉开,伏下身用手指掰开两扇**,仔细地察看起来,只见嫩肉鲜红波浪起伏,正在一缩一涨地鼓动着,穴道里,清水汪汪,闪闪发光,在肉壁不停的鼓动下、一涌一涌地抽动着,**下,肛门上一撮阴毛布满了粘液,好似清晨草坪上的露珠,肛门因**的骚动而下断地收缩。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齐欢低头闻了闻,做了两次深呼吸,才把这潮湿的,温和的,带着少妇芳香的气体收入了腹中,他满意地点点头,好像这是一种最大的享受。

    他攥住这七寸多长的**,让涨满的**,在手指的摆弄下,先蘸满了淫液,然后像磨擦钢枪似地,在她那长长的阴沟里滑动,上来下去,下去上来。**饱蘸了淫液非常滑溜,因此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李玉芸首先感觉到,他那粗大的手指掰开了自己的**,她的精神立刻紧张起来,她全神贯注地感觉穴内的变化,接着好像有一只滚烫的大肉虫,在洞口的外边蠕动,这种蠕动,实在叫人心急火燎,一会触到了阴核,一会触到洞口,一会触到了肛门,好像在拨动着三根琴弦……

    李玉芸的情绪在不断地变化,由紧张、激动到得意忘形三条导火线同时被它点燃,汇成一股巨大的热流,迅速地向全身漫延,翻腾着心肝脾肺,抓挠着小腹**,一根根血管在咆哮奔涌,一道道神经在狂跳震颤,全身立刻骚动起来,一种奇特的美爽的刺痒,从心里发出,波及每一块肌肤,一种酥麻之感漫延到全身的每一个关节,一种似酸非酸,似甜甜的味道,雨露般地滋润着枯干的心田。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对于幸福或痛苦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越过这个限度,就会使一个人由正常转化为非正常,使身心**精神失常。李玉芸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失去了**、身心、精神的正常,说起来也难怪,一个少妇怎能经得住这个情场高手齐欢的摆布哪?

    粗大的**还在不停地滑动着,几下顶住穴核,又一触即失,几次顶住洞口,又一闪而过,穴里奇痒难忍,周身骚动不安,只见她双手狠劲地抓弄着床单,光头不住摇晃,腰波臀浪,一声一声的尖叱在后堂中撞击的回荡,又从窗口上飞去。

    “啊!别……折磨……我了……求……求……你……狠劲……插进去……人家……穴里……痒……无法忍受……了好人……快给我吧!”

    然而齐欢并没理会她的**,只是向前一伏身,抽出两手,向李玉芸的胸部一抄,立刻抓住了两个肥白的**,接着像玩健身球似地,搽弄起来,“喔……啊……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哎哟……酥……受不了啦……”

    齐欢熟练地捉住了凸涨的**,又开始了捻动。“啊!……痒……好…爽……美……喔……再狠……一点……好……啊……哎哟……我爽死了……快插……上……”

    “好,别急……这就……插……”

    这时他一挺身,抽出双手,握住**,对准阴口,只听得“滋”地一声,一扎到底。

    “喔,真长……真粗……真壮……死而无……怨了……喔……顶……到……底……了,再深……一点……啊……子宫……顶……破……了。”

    李玉芸像梦吃般地嚎叫着,蹬踢着,抽搐着,喘息着,一浪紧似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她在欲海的浪涛之中沉浮。

    “一二三四五六七**十……””啊……喔……我要上天……了……要死了……爽爽……喔……到心里……哎哟……好……好……爽……喔……我要……升天……了……英雄……饶命……吧……”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

    当齐欢数到一百下,抽身猛起,抽出**,结束了这场怵目惊心的战斗。

    两人在床上喘息了一阵以后,走进了浴室,洗完澡以后,两人相拥着坐在了床了,聊了一会儿,齐欢觉得自己又冲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把她轻轻地放在柔软的床上,伏下身,挨近她的脸蛋,不停地亲吻着,满嘴的胡渣来回地刺弄着。

    李玉芸娇嗔地“哼”着,突然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咯……咯……咯……

    你胡渣好尖好硬哟,直扎得人家好刺痒。痒得她快活地直嚷嚷,丰满的**像海一样地起伏。他很激动,一种莫明奇妙的东西狠狠地撞击着他的心扉,好像眼前出现了一种神话般的境界,在蓝天白云中,出现一个彩裙飘荡的少妇,飞到了自己的身边,一种少妇的温香,在温暖着他,爱抚着他,整个地把他罩住了,溶化了。

    李玉芸对齐欢的爱心,是从孤墓相救开始的,当齐欢将假面一下剥掉的时候,她一下愣住了,少妇的心,起了无尽的涟漪,一种对异注的爱慕,油然而生,于是火热的情感每时每刻在少妇心中燃烧着。

    她在齐欢的温柔的亲吻之下,内心积蓄的情火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滚滚向前,她忘情地回吻齐欢,在他颊、额、脖上胡乱的亲吻着,咬着,用柔嫩的双手,不住地抚摸着他的黑亮的、湿润的长发。那激动的情感,点然了春心的燥动,她不由自主的将齐欢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两人谁也不说话,其实也不想说,只有一个又一个深深的,热烈的,急雨般的吻。这时李玉芸的小手,缓缓地一个一个地在解自己的衣扣,齐欢也欠身地配合她赶快脱下,脱光,赤身**,一丝不挂。四只颤抖的手是那样的笨拙,不听使唤,这更激起了他们那动荡的情潮。

    粉红小袄,内衣都松开了钮扣,齐欢双手一分,全部的衣服一下敞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粉嫩、高耸,丰满的**,猩红的乳罩,褐红的**,支支楞楞地来回弹跳着,仿佛在向他招手。

    他激动得如痴如醉,他望着她的灼灼发亮的眼睛,她那柔软湿润的红唇,她那灸热急促的娇喘,她那丰满滚烫的身躯,好似化成了一阵阵烈火,一阵急速涌来的潮水,汹涌迅速,令人心花怒放、热血沸腾。

    她感到心里像有一团火在滚动,燃烧着她、折磨着她,使她感到一阵阵的晕眩。终于,深埋的火山爆发了,像闪电、似狂风,像倾盆大雨。她只是急切地等待着,那幸福时刻的来临,那双妖媚的杏眼,秋波涟涟、含情脉脉地看着齐欢,好像再说:“傻样儿?还愣着干吗?”

    他好像接到了命令,猛一扎头一只手托着**,一下叨住了这只红嫩的**,拼命地吸吮着;另一只手在另一只**上揉弄起来,俩只**来回地倒替着。“啊!太美了……太舒服了……”

    她只是本能地挣扎了几下,就像撒娇的羊羔偎在母亲的怀里,紧紧贴着他,她的两只小手在他的头发上,胡乱地抓弄着。

    一阵强烈的身心刺激,震撼着她整个肌肤,她全身颤抖了,春潮泛滥了,似江河的狂澜,似湖海的巨浪,撞击着她曲芳心,拍打着她的神经,冲斥着她的血管,撩拨她成熟至极的性感部位。使得自已的下身,一片湿潮。

    她挥动着玉臂,两只小手颤颤微微地在摸索着什么,从他的头部向下滑落,触到他的胸部、腹部,接着又向他的双腿之间伸去,但是,太遗憾了,她的胳膊太短了,伸不到他那神秘的禁区。

    一种急燥的情绪,占有的**和淫荡的渴求,促使着她,强迫着她那一双小手,迅速地伸向自己的腹部,哆哆嗦嗦地去解开那大红的丝绸腰带。

    第419章

    齐欢还在贪婪地吸吮着。她终于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一把抓住了齐欢的右手,伸入了她的贴身衣物,死死按住那没有经过市面的小丘上,然后,微闭杏眼,等待着那即渴望又可怕的一瞬。然而齐欢并没有立即行事,而是起身跨入了她的双腿之间,将裤子,从腰际一抹到底。她急切地的曲腿退出了裤筒,又一蹬腿将裤子踢到了一边。

    齐欢,伏身一看,只见那光闪闪、亮晶晶的淫液,已经将整个的三角地带模糊一片,黄色而弯曲的穴毛,闪烁着点点的露珠,高耸而凸起的小丘上,好像下了一场春雨,温暖而潮湿,两片肥大而外翻的穴唇,鲜嫩透亮,阴蒂饱满圆实整个地显露在穴唇的外边。还有那粉白的**,丰腴的殿部,无一不在挑逗着他,勾引着他,使他神魂颠倒,身不由已了。

    李玉芸静静地等待。齐欢仔细地观察。一股少妇的体香加杂着**的骚腥,丝丝缕缕地扑进了他的鼻孔。此时此刻他舍不得一下将**插入,他要尝一尝这熟透的浸着糖汁的蜜桃是什么滋味。

    他瞪着血红的眼珠,双手张开十指,按住两片穴唇缓缓地向两侧推开,掰开了**,鲜红鲜红的嫩肉。里面浸透了汪汪的**,他几乎流下了口水,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指挥着他的大脑,支配着他的全身,他不顾一切地向禁区发起了攻势。那怕是**过后,砍头斩首,他也在所不辞了。猛一扎头,那尖舌便开始了无情的扫荡。

    先用舌尖,轻轻地刮弄着又凸又涨的小阴蒂,每刮一次李玉芸的全身便抖动一下,随着缓慢的动作,她的娇躯不停地抽搐着。“啊……我……的……直打……顿……浑身……痒……的……钻心……”

    “宝贝,别急……慢慢来……”

    他的尖舌开始向下移动着,在她那大小**的鸿沟里来回上下的舐动着,从下至上,一下一下地滑弄着。他的舌尖,那样的稳、准、狠,是那样的有力、有节。只上下十九个回合,李玉芸就开始了纤腰轻摆,手舞足蹈了。

    她只觉得,**的鸿沟里,好像发起了强烈的地震,以穴洞为中心,翻天地覆,排山倒海,一排一排的热浪在翻滚,奔腾,一阵阵的震颤在波及漫延,霎那间,她全身整个地陷入了颠狂的状态。

    而就在这凶猛的热浪中,她突然感到**里面,开始了骚痒,痒得发酸,痒得发麻,痒的透顶,痒的舒服,痒得豪爽,痒的醉人,痒的钻心透骨,这是一种特殊的痒,神秘的痒,用人类的言语无法表达的痒,痒得她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嘶叫:“好……好人……恩人……你……把我**……舐得好痒……又麻……又酸……哎呀……痒死了……快……快……插进去,……止痒……痒……啊……”

    齐欢这时抬起头,看着这张小**,只见**一股一股地涌出,顺着穴沟向大腿、肛门不住地流淌。他微微一笑,一咬牙,一扎头,将舌尖一直伸入穴洞深处,他用力使舌尖挺直,要穴洞里来回的转动起来,他转得是那样的有力、有节,只觉得穴壁,由微微的颤动,变成了不停的蠕动,又由蠕动变成了紧张的收缩,细长舌尖被它挟得生痛。

    随着长舌的深入,她感觉无限的充实,涨满,穴壁的骚痒似乎减弱,不!不是减弱,而是下沉:逐步地向深处发展,而且,越来越凶,越来越猛……“里……里……边……痒……死……我了……使劲……不……在最……里边……我受…了……”

    她扭动着肥白的屁股,她的**里充满了**,不住顺着他嘴边溢了出来。齐欢抬头,看见李玉芸,红霞满面,娇喘嘘嘘。浪声四起,腰臀舞动,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伸手抓住了红里发紫的大**,对准了穴沟,上下滑动了几下,使**醮满了**,才上下移动着,寻找洞口,对准了洞口,全身往下一压。

    “啊!”

    她拼命地一声嘶叫。“啊?”

    他感觉**闯得生痛,但并没有进去。

    他又一次压下!“啊!”

    又是一声吼叫。“啊?”

    **又一阵生痛,还是没有进去。这时,齐欢柔声地说道:“李玉芸,不要紧张,不痛,一会就会好的。”

    “嗯,嗯,我不紧张,不紧张不,不……”

    “啊”李玉芸浑身一抖,发出一声惊人的喊叫。原来,齐欢在和她说话时,目的就是让她精神放松,肌肉松驰,在分散她注意力的时候,猛地一压,只听“滋”地一声,大**一下插入了三分之二。

    齐欢,感觉**插入后,**挟得很紧很紧,而且穴壁急剧收缩,好像一下子要把**挤压出去,齐欢只得崩紧臀部,压足劲头,他深知这是剧烈的疼痛而引起的肌肉收缩,只得缓息一下,使李玉芸的疼痛减轻,方能开始**。

    齐欢轻轻地让**蠕动……“李玉芸,**感觉出**在动吗?”

    “现在有感觉了,啊,是在蠕动着。”

    齐欢感觉活动自如了,这才开始了缓缓的抽送,边**,边用左手摸揉着**,用右手搂住她的脖子,不断地亲吻她的脸蛋,这一套时抽时插的进行动作,虽然缓慢,但必竟是从上中下三个突破的夹击。

    李玉芸的疼痛感觉消失了,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酸楚和酥麻,而齐欢这一全身的运动,又驱赶酸楚和酥麻,一种燥热和酥痒又重新攫住了她的身心。

    齐欢从李玉芸的表情上来看,知道她已疼痛消失了,便开始了猛烈的袭击,他的右手用力的攥紧了她的脖,使她嫩脸紧紧地贴在自已满是胡须的嘴巴上,狠劲地摇晃着头部,使坚硬胡渣不住地在嫩脸上揉蹭,他的左手捏住涨满的**,不停地捻动着。下边的大**,更是精神百倍,直抽直插,速度猛增。**的踫击,再加淫液的粘糊,发出了“啪,啪,啪”的水音。

    她禁不住地大声喊叫:“哦,好美,好舒服……啊……喔……”

    一条香舌伸出嘴外“喔……喔……喔……”

    摇晃着头脑,寻找着另一张嘴,两张嘴终于会合了,香舌也顺势伸了进去,贪婪地吸吮着,直吮得舌根生痛。强烈的刺激,折磨着她,嘴对嘴吸吮,使她感到窒息,涨得满脸通红,才使劲扭头拨出了香舌,便开始了更加猖狂的呐喊:“啊……恩人……你……你……的……那个……东西……好人……好长……好长……好硬……插得我……我舒服……极了……真美……

    美极了……插呀……插吧……哎……唷……”

    她又是兴奋,又是心爱,又是连连不断的**:“哼……哼……舒服……太舒服……哎呀……那东西……插得……好深……”

    齐欢,十分得意地,越插越猛,越插越深,越插越快。他知道,只要一次性管够,一切少妇都将永远不会忘记这甜蜜的一瞬。她边扭着屁股,两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身体,牙齿在他的肩上乱咬乱啃。突然,用力一咬,直咬得齐欢痛叫起来:“哎呀,……痛……好李玉芸……不要咬我……”

    她咯咯地浪笑起来:“恩人……好人……你真劲……真大……插得我……美死了……太好了……唔……”

    她拼命用手压住他的屁股,自己也用力向上迎合,让阴穴紧紧地和**相结合,不让它们之间有一丝丝的空隙。

    齐欢觉得李玉芸的**里,一阵阵收缩,只爽得**酥痒起来。他不由自主地说:“好……好紧的**……太过瘾了……”

    李玉芸已经美爽得欲仙欲死:“恩人,好哥……你那东西太好玩了,太了不起了……我爽快死了……嗯……嗯……大恩人……我……真爱死……你啦……想不到……我这辈子……遇上了你……

    喔……顶得好深……啊……”

    李玉芸那淫声浪语的**,使齐欢感到无比的兴奋,无比的自豪,齐欢的淫劲越来越大了。她已经香汗淋淋,娇喘嘘嘘,但仍不断地嚷叫:“哎呀……大……哥……往里插点……里边又……痒开了……好……真准哪……我爽死了。”

    齐欢,服从指挥,听从命令,按照她的意志,狠狠地**着。

    “啊……好……就是那里……好极了……哎哟……妈呀……爽死我了……”

    她已经四肢无力,周身瘫软,只有中枢神经在颠狂中震颤,只有兴奋至极的**在欲海中挣扎,只有全身的血管在惊涛骇浪中奔涌,理智早已不复存在,大脑完全失去作用,向她袭来的只有一浪高过一浪的奇痒。颠狂的顶峰,使她浪水四溢,淫语不断,挣扎在浪淫的肉搏之中。

    “啊……我不行……了,快断气……了,这下……插得真……深……啊……快顶到……心脏……了……啊……真硬……喔……撑破……肚皮了……的……恩人……手下……留情吧……我……”

    在惊人的吼叫之中,**如喷泉似地,由**边隙,迸溅而去。

    齐欢只觉得**一阵阵的发涨,**一阵阵的发痒,这种痒,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又返回**,它猛劲地作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喷犀而出乳白的精液,与透明的浪水,在不断收缩的穴洞里相会合。

    休息了一会儿,等到李玉芸的喘息声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以后,齐欢侧过身来看着她,此时此刻,李玉芸仰着因**荡漾而飞霞喷彩的鸭蛋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张,淫笑浪喘,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飞进齐欢鼻孔,拨弄着他那紧张而干渴的心田,滋润着他那压抑复仇的怒火。

    她嗔声娇语地伸出小手:“你——倒是过来呀……”

    齐欢历来的习惯,都是先看后干。他并没有答理她,而是全神贯注地观赏着、品味着这个丰艳而极富弹性的**,以勾起自己的刺激和快感。

    她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两个发髻,上面插一枚芳香艳丽的小黄花,骨肉均匀地身段衬得凸凹毕现,起伏波澜,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金闪闪的耳坠,轻摇漫舞,平添了妩媚高贵的神韵,一切男人,在她的面前都会脑壳发涨,想入非非。

    她的**尖挺、高大的富于弹性、白嫩、光洁、感性十足,看上去好像两朵盛开的并蒂玉莲,随着微微娇喘的胸脯,吁吁摇荡,鲜红的**,褐红的乳晕,好像发面馒头上镶嵌了两颗红玛瑙,使人总是看不够。平坦的小腹,深深的乳沟,融流着春潮的露珠,细腰半扭,乳波臀浪,酒盅似地肚脐盛满了情泉。浑圆的、粉嫩的两腿间,蓬门洞开,玉珠激张……就是修行多年的老僧也会拜倒在她的床前。

    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的外边,阴穴沟下,肛门之上,也种植了一片小草茸茸。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他逼进。

    只见她,**高耸,椒尖怒突,蜂腰轻扭,雪腿慢摇地,发出了令人神魂颠倒的浪语:“来呀……你倒是来呀……”

    一只肉感十足的小手,一下扯住齐欢的铁钳般的大手,径直地拉向了自己的**。

    他一下扑了上去,这才伏身,双手各抓住一只高大的乳峰,屁股斜挎床沿,一扎头便叼住这只红润的**,摇晃着脑袋,猛烈地吸吮起来。他的头使劲地往下扎,恨不得能一下钻入她的肉驼里,饱餐这肥腴鲜嫩的美食,他不断地拱啊,拱啊……使面部紧紧地贴在她的**上,坚硬的胡渣横扫着白细的嫩肉,长而硬的舌尖在弹住十足的**上来回的吮、吸、搅。牙齿不断地轻咬、轻刮、轻磨,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用力,那样的认真,那样的贪婪。

    第420章

    这时,李玉芸感到如惊涛骇浪般在她的胸前翻滚着,这种强列的刺激和翻滚,使她疯狂地,放肆地享受著令人陶醉的美爽。春潮一浪高似一浪,一浪紧接一浪,波连波,浪打浪,冲垮了她心扉的闸门,以瀑布般一泻千里,涌遍了全身。

    她只觉得全身燥热难忍,每一根神经,都在激烈的跳动,每一根血管都在急速的奔涌,每一个细胞都在紧张的收缩,她咬住牙,合著眼,忍受着,不!是享受着自己心目中最崇拜的、五体投地的,顶天立地英雄的爱抚……

    “……我的……爱人…你……啊……玩……我……把……我……玩得……浑身……都……舒……服……极了……换……换换……那个……啊……我……全交……给……你……了……”

    她被坚硬的胡渣刺激的来回摇头躲闪,一股股强烈的男人的汗臭,直冲她的鼻孔,更激发了她**骚动。她只觉得痒酥酥,麻酥酥,美爽至极。

    齐欢感觉到,她那小**经过一阵的洗礼,变得更大、更硬、更坚实了,他昂起头,看了看这只红彤彤,**的**,激情大发,一扎头又叼着了另一只**,狠狠地吸吮起来,直吸得李玉芸,仰身挺腹,奇痒难忍。“啊……啊……

    好痒……好爽……你……你真好……你……才……是……啊啊……哦……真正……男子汉……啊……使劲……玩吧……”

    这时,齐欢,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的看着李玉芸那红卜卜的小脸蛋,轻声地问:“舒服吗?”

    “啊……真过……瘾……哪……”

    他停止了揉弄和吸吮,这时,他伸出一只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李玉芸立刻浑身一震,接着呼吸又急促起来。

    齐欢的大手从**开始向下抚摸,他的摸法特异。他的手掌转着圈,五个指尖压在肉里,一边转动一边向下滑,刚刚通过小腹、肚脐,触到**的时候,李玉芸已经无法忍耐了……“喔……啊……全身……好痒……又酥……又麻……好像……点……穴……啊……太痒……了……”

    他的大手终于落在了小丘似地**上,用食指找到了**上方的软骨,缓缓压揉起来。不知是穴位的关系,还是他的手指技巧,这时李玉芸,全身由轻微的摆动,变成了快速的震颤,又变成了不停的抽搐,接着便是手舞足蹈,气喘吁吁,肥白的屁股不停地扭动着。

    “啊……哟……太痒了……无……法……忍受……啊……那里……通……着……全身……哦……受不了……啦……”

    她的双手不停地舞动着,并在床上胡抓乱挠,突然一扭头,她看到了齐欢小腹下,双腿间,那个又粗又长又壮的大**,正在那大片、乌黑发亮的阴毛中激昂地高挑着,她一惊,因为她没见过这么粗,这么长的**,它是那样威武粗壮,上面一根根的青筋,凸涨涨地爬满了棒径。突起的肉刺,密麻麻的,支楞楞地耸立着,乌紫发亮的**,独目圆睁,怒发冲天。这一切,都是李玉芸前所未见的,一种饥渴,贪婪的**声促使着她,恨不得一下将**插入自己的**,饱赏这独特的,超群的**的滋味。她竟不顾一切地,舒展玉臂一把攥住了它。

    齐欢一惊,很快地反应过来,将身体腹部向前凑了凑,以满足她那疯狂的**。她抓住**一攥一松,一攥一松地玩弄着。他不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入了**,缓慢而有力地抚弄起来,而李玉芸这时用力挺腹,同时将大腿叉开,那肥厚的**一缩一张,**急流涌出,嘴里不断地浪语着:“快……快……快一点插……插进去……这大**……又长……又细……太……好……了……”

    齐欢突然将头扎到她的双腿之间,一股一股热浪,直入穴中。

    这时,他将嘴对着穴洞,狠劲地向里吹气,直吹得李玉芸浑身不住地打战,忍不住一个劲地向上挺腹配合。嘴里急剧的喘息,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喔……好舒服……哎哟……你……你的……花招……怎那么……多……好爽……”

    这时,齐欢激情高涨,**猛增,他索性一个“张飞骗马”一下骑在了李玉芸的腹部,然后伏身,爬在她双腿之间,将长舌一下伸入了穴中,而自己的**也恰到好处地落在了李玉芸的嘴边。

    这下李玉芸如获珍宝,双手攥住大**,像吃火腿香肠一样,又是闻、又是咬、又是舐、又是吸、又是吮,像一只久饥的老猫,突然捉住了老鼠一样,要尽情的耍弄后,才美餐一顿。

    齐欢使用舌尖功夫,先在穴洞里,上下地滑动着,一会触到了洞口,一会触到了阴蒂,使得李玉芸那肥大的臀部不住地抽动。她那小阴蒂一阵阵发痒,痒得难忍,痒得钻心,痒得心惊肉跳,痒得胆战心寒,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了。“哎哟……快上吧……这……大肉……棒……多好……多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