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79.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76 部分阅读

第 176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嵋r艘鹾艘幌隆!鞍パ僵┅┅┅庇裎掼Υ蠼校鞯牧酵榷际牵日诺美洗螅窳徵缬糜沂执耆嘧湃廾笫植19潘闹皇种竿罚夯翰迦朊垩ǎ裎掼Φ幕ㄔ八淙徊淮螅鹊娜蠡由弦吹谋拘裕窳徵绺芯醯绞种竿繁挥裎掼Φ娜獗谖私ィ蒙詈蒙畹哪诓壳敖灰换岫窳徵绲乃闹皇种竿耆褰裎掼Φ男⊙耍挥窳徵绺械绞种副晃煤媒簦坏阋渤椴怀隼矗裎掼Φ娜獗诜11?00%的功效,玉玲珑左手剩下的拇指则不断搓着阴核,玉无瑕淫叫连连,玉玲珑发挥练武的本事,把手指缓缓拉出,再插入、抽出、插入、抽、插、抽、插┅┅忽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射到玉玲珑的手指上,淫液毫无休止地喷个不停,玉无瑕的脸发出喜悦的表情,双眼微闭着,相对玉无瑕的**则“啾啾啾”的射出液体,玉玲珑抽出满是女性精水的左手,伸出舌头慢慢地舔着,玉无瑕喘嘘嘘地说道∶“┅姐┅┅果然┅┅厉害┅┅我┅┅的┅┅**┅┅射出来┅┅了┅┅”不过看看玉无瑕仍一脸“不足”的样子,玉玲珑摇摇头∶“这个妹妹┅┅”玉玲珑心想。

    齐欢心满意足的从玉无瑕的家里走了出来,却正好看到王丽琴在前面走着,想着和王丽琴在一起时的好,齐欢只觉得,自己跨下的东西又一次的蠢蠢欲动了起来,悄悄的跟着王丽琴,来到了王丽琴的家里。

    王丽琴转正正欲关门,却看到齐欢正似笑非笑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微微一呆之下,小嘴张了张正准备说些什么,“姐姐,我想你!”齐欢伸手握住王丽琴的素腕,便向怀中抱去,立时凑上脸去,与王丽琴趐面厮磨,轻声调戏着∶“姐姐,你的脸好滑,舒服极了┅┅”

    王丽琴幽怨的叹一声∶“你这个小冤家┅┅”只乐得齐欢搂住王丽琴的纤腰,撒娇道∶“姐┅┅快躺下,人家要骑你嘛!”王丽琴无奈,只得俯下身去,仰躺下去。佳人仰陈,好不诱人,好个齐欢,毫不犹豫,迈腿便骑上了娇躯,用双腿夹紧。哈下身子,紧紧就就的压在王丽琴身上,双手按住她的两臂,恬着脸哼唧着∶“丽琴姐,咱们亲个嘴儿吧!”“去你的!小色鬼。”“什麽?”看着王丽琴饱满玲珑的朱唇,齐欢咽着口水,口中又威胁起来。见王丽琴吃惊的样子,齐欢更得意非凡,慢条斯理的问道∶“那┅┅姐姐会很乖喽?”王丽琴哪里还敢怠慢,强忍着焦急,答道∶“是的,姐姐一定乖!”

    而齐欢却未尽兴,“不过,我看姐姐似乎不太高兴哦,我可不喜欢!”又能够怎样呢?王丽琴感觉自己已经身为鱼肉,只有让眼前这个男人随心所欲了。朱唇轻扬,嘴角强漾起勾人的浅笑,轻声道∶“没有,姐姐一定高高兴兴的给你┅┅”

    最後的防线崩溃了,王丽琴清楚的感觉到齐欢的下体有了变化。齐欢的舌头搅遍了王丽琴口内的每一个角落,他让王丽琴将丁香舌尽量伸出口来,吮皮糖一般的嗦咂,王丽琴整个下颌都被齐欢的口水涂满。“姐姐┅┅亲得好也不好?”

    这个死小鬼,占得这麽大个便宜,仍要卖乖,王丽琴看着他一副泼皮相,真是恼羞交集,但此时,已经没有退路。“好┅┅”“嘻嘻!”齐欢一脸的诡笑∶“我的口水甜不甜?”“甜┅┅”“那┅┅我就多给你些吃!”说罢,齐欢的腮帮一阵蠕动,一条唾线缓缓从唇间淌出,微微荡漾着,接着便作势向王丽琴脸上凑去。“你要干什麽?”王丽琴大惊,她万没想到齐欢会作这麽恶心的事,逼自己直接吃他的唾涎,慌忙把脸侧过一旁,齐欢的唾涎滴淌在王丽琴的面颊上蜿蜒流下。“姐姐,可别再让我吓唬你,快,都给你浪费了!”王丽琴万般无奈,只得转过脸来。“张开嘴,好好接着,全都吃下去┅┅”

    眼泪几乎要转出来了,王丽琴杏目紧闭,下颚抬起,张开朱唇。这绝对是一幅香艳绝顶的画面。透过两排编犀玉贝,可以窥到轻轻蠕动的丁香粉舌。这样一个俊脱的美女仰躺之态就已撩人魂魄,何况眼下又张口承接,任由亵玩。齐欢尽力搅动口舌,“唧唧啾啾”半晌,攒得双腮暴鼓,高高撑在王丽琴身上,对准张开的香口,徐徐吐下,粘稠口水如粉丝般落进王丽琴口中。

    王丽琴只觉得腹内一阵翻滚,连连作呕,但又不敢闭嘴,柳眉紧皱,只求早些完毕。须臾功夫,王丽琴的口中便已流满了齐欢白稠的唾液,兀自张口不敢动弹,直到齐欢沥沥拉拉的吐完,强忍着翻江倒海的恶心,将口中唾液,一小口、一小口的咽下,等吞咽完毕,已经粉面变色。“嘻嘻嘻嘻,姐姐,你真好!玩儿女人原来这麽过瘾,来,再给你些吃!”长话短说,齐欢又向王丽琴口中吐了四次,待到口乾舌燥罢休时,王丽琴的口鼻处已经一片狼藉。“嘿嘿,姐姐,你真乖!”齐欢凑上脸去,与王丽琴的香腮贴个紧紧就就,兀自厮磨着,一只手抚摩着她的另半边脸。“姐姐┅┅”齐欢见王丽琴神色紧张,这鬼精灵登时变了另一副嘴脸,耍赖买嫩,将脸颊紧紧在王丽琴的趐胸前,腻腻滑滑的磨蹭着∶“姐┅┅我知道你最疼我了,姐┅┅既然疼了弟弟一次那就再让我疼一次吧。”“你,你个死小鬼!”王丽琴尚未听罢,便已红过了玉颈。“哼┅┅”齐欢的鼻孔了懒洋洋一声,美女入控,他才要真真正正地开始享受。身子後靠,靠在了床头,望着娇俏玉立的美女,用下巴在自己分开的双腿间一指∶“过来┅┅”体香沁人,王丽琴慢慢蹭到齐欢的腿间,低头不语。“跪下!”声音慵懒,但暗含威慑。乖乖地跪下,王丽琴玉面低垂。“姐姐,脱个光膀子给我看看吧!”王丽琴双手开始始解驳胸前的搭袢。几下完毕,随着纤腕的一撩、一转,王丽琴的上身便只剩下了一件红绫乳罩。浑圆的肩头、粉堆玉砌的两只玉臂,立时裸露无馀。红绫乳罩的胸边各露出半轮饱满圆润的乳帮儿,紧绷绷的在腋前挤出一道肉褶;薄薄的红绫上,两粒实撑撑的**,顶起两点凸起。接着王丽琴玉臂回转,背到身後,摸索着解除乳罩的带扣,接着低垂粉颈,摘落套在颈上的挂带,艰难的褪下红绫。

    如同整块羊脂玉琢成的上身,登时清洁溜溜。两只坚挺高耸的**轻轻颤动,在雪肤投出要命的阴影,乳肚儿浑圆,峰端微微向上翘起,暗红色的娇嫩乳晕衬托得两粒褐色的肉葡萄分外圆润。

    第424章

    玲珑精巧的香脐、平滑雪白的软腹,简直是收人性命。红绫落地,王丽琴的双手下意识地掩住胸前,琼玉般的**被屈辱刺激得瑟瑟颤抖。“呼呼┅┅”齐欢的喉咙中如同鸽子一般鸣响起来。**之火怎经得起如此的揉搓刺激,一双眼睛如同粘在那对玉峰上一般。“姐,把手拿开,挺起胸来!”王丽琴哪敢不从,双臂放弃了遮掩,玉胸挺起,整个**的上体,毕露无遗的坦露在齐欢目光的扫射下,只羞得朱唇歙动,玉面猛地侧向一边。

    齐欢伸手扭住王丽琴的尖圆得当的下巴,轻轻地扭转了回来,眼光呆凝的望住王丽琴的杏眼,用一种几乎嘶哑的声音轻飘飘的道∶“姐姐,一直看着我,不许闭眼,否则弟弟就要不高兴了┅┅”“听见了没有?”齐欢的追问。“嗯┅┅”

    王丽琴在他的手里用力的点下了头。男孩子站了起来,将下体贴近王丽琴的琼鼻,猛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衣和外裤一起滑脱到了脚踝,**直愣愣的在王丽琴面前晃动着。“不许闭眼!”齐欢恶恨恨的威胁着本能闭上眼睛的王丽琴。

    在异性面前如此张狂地露出自己的**,令他感到血脉贲张,更何况跪在自己面前的是如此俊俏的人间尤物。如此美妙的玉体,只能於梦中得见的丰挺妙乳就在那里光溜溜的裸露着,自己可以随时光顾,随时侵犯揉玩,自己不去下手,它们也要在那里挺耸着,把作为女人珍贵部位所有的隐秘细节,巨细无遗的展示在那里。

    齐欢的**更显得淫亵嚣张。膨胀如同大栗子般的**冲涨开尚未完全褪开的包皮,露出光亮的紫色。齐欢的手指捏在涨大顶端的根部,上下套动着,怒涨的**上的偾张肉缝从他的指间一次次的探出来。这飞快地套动,就发生在王丽琴眼睫毛上,膨胀**的气息打得她几乎睁不开眼,但她仍不得不在齐欢的要求中坚持挺起身体,睁开眼睛。“姐┅┅你看,我┅┅我┅┅在自摸┅┅这,这是我的鸟┅┅!姐┅┅其实我早就想要┅┅要你,不!早就想操你┅┅!操你!我喜欢你的身体,你的奶,你的大腿,还┅┅还有你的那里!但,我┅┅哦┅┅根本就看不见,摸不到。每次想你的时候,我┅┅我就自摸!就┅┅就是这样┅┅好好看着!自摸的时候,我就想操你的事儿┅┅想和你脱得光光的┅┅在被窝里滚,我压在你身上,想干什麽就干什麽!”

    从齐欢**上渗出的淫液,随着剧烈的抖动,星星点点的洒落在她俊俏的玉面上,但她已经不知躲避了。强烈的快感和在自己梦中仙子面前发泄的快意,很快使齐欢的双腿打软,无法支撑,不一会儿,便瘫跪在王丽琴面前,吃力的喘息着。但右手仍然贪婪的撸动自己的**,一张汗津津的脸,凑近王丽琴的胸前,猛地将她左峰顶端的肉桑粒吸入口中,贪婪的呜咂起来。

    王丽琴妙乳不仅坚挺丰硕,且劲气外吐,一股青年女子蓬勃芳美的气息。**颗粒清晰,弹中有硬,吸在口中,被舌头撩拨按压,份外勃挺有力,至於乳肉则丰腴饱满,如同熟透的鲜桃,接近峰顶更是柔嫩的如同融化一般,唇、鼻、面颊侵犯其中,如同闯入温柔天地,无往不可。

    齐欢的脸几乎碾进王丽琴的乳肉之中,口内“吱吱”有声,汗水口涎须臾便布满趐胸,蜿蜒顺浑圆的乳帮儿曲线流下。在乳肚儿处汇集成滴,或微微甩动,或垂线滴下,把王丽琴的翠绿绸裤阴湿了一片。而齐欢的手只管疯着自摸,并不扶住王丽琴身体,那王丽琴只能强挺娇躯,承受齐欢的贪婪侵犯。

    又有片刻,齐欢方才吐出**,猛的将王丽琴当胸搂住,贴紧一阵厮磨。良久方才放开。一手搂住蛮腰,一手伸下,托住一只肉甸甸的妙乳,轻轻颠动。

    王丽琴任由他手中轻薄,口中却还做最後的委婉努力∶“好弟弟,今日任你如何,姐姐全都依你”齐欢双手下伸,托住王丽琴的香腮,迫使她抬起脸,将臊热的**紧紧就就的撂在那一张芙蓉面上。王丽琴不敢反抗,只能紧闭双眼,合紧樱唇。

    齐欢却不着急,只将那**的顶处在王丽琴因紧张而乾热的嘴唇上来回摩擦,嘴中不停的淫虐着穿云飞燕∶“姐姐,何必羞涩,弟弟的宝贝可好吃了,来,尝尝便知┅┅”如此过了片刻,齐欢性趣倍起,猛的手指用力,将王丽琴一张俏脸狠狠向中间挤去,把个妙曼樱唇挤得尖尖撅起,口中哄吓做势,将手指抠进嘴去,将那两排编贝犀齿上下撬开,只见了里面现出粉嫩嫩的丁香舌,便将**按住塞进。那香口之中,珠光内莹,滑湿嫩软。

    齐欢则不管王丽琴死活,双手握住她娇脸,上下调整角度,前後推拉,将那**蜿蜒蛇进,径自向王丽琴喉咙深处挤入。王丽琴阳物入口只觉得腥臊坚硬,且越入越坚。将自己的舌面紧紧压住,再望下发展,竟要直穿喉管。诺大**,只略以刺激,便觉得五内翻腾,强烈的呕吐感让王丽琴的玉腹一阵阵翻涌。

    强挣着抬起脸来,双腮鼓胀,一双秋水般的美目,乞求的望着齐欢,企图略得休息。齐欢却如同未见一般,王丽琴口中的妙感,让他神魂颠倒。美女口中,毕竟万般风情。

    王丽琴不敢合拢牙齿,口中自然形成空腔,下有妙舌热软为垫,上有鼻腔牙膛处微凸微凹的湿滑摩擦,香口四壁,腻滑如脂,温热如炉,紧紧包就,只宠得**坚如钢铁,更无论使美人香息娇喘,百般忍辱之征服感。其最妙之处在香口尽头,陡然狭窄紧涩,其位已到喉头,略再加力侵入,便闻美人喉中咕咕作响,如破鱼肠,娇躯颤抖,粉面变色,但其**妙感则妙上百倍。

    齐欢闭目品味,双手抱住王丽琴的娇首,前後推拉,让那**在她口中进出**。“唧唧咕咕”的出入声在假山丛中层叠响起。王丽琴强忍再三,终於发作,猛地推开齐欢挺动的下体,俯下曲线玲珑的上身,白羊也似地瘫软在他的脚下,连连乾呕。

    齐欢默不做声,轻轻抚摩着刚从王丽琴口中脱离的**,上面已经泡满了王丽琴的口水,湿滑异常。少倾,王丽琴从呕吐中缓过神来,继续跪挺起上身,平稳气息地低声道∶“对不起,你进得这麽深,我实在忍耐不住了┅┅”面对这麽一个鬼灵精,王丽琴真不知道他一不满意,会作出什麽事情。“嘿嘿!”齐欢童子竟然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甚至伸手抹去了王丽琴樱唇一角的口水∶“姐,我已经十分满意了,我以前做梦都不敢想我的鸟能插进你的嘴去,我很舒服。既然你不适应,我也就不勉强了。”王丽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鸟插进嘴里去”这样的话对她来讲已经是极尽 辱之事,但能不再受着通喉之苦,她便是谢天谢地了。“不过,姐姐,我虽然十分满意,但仍还有些遗憾,刚才是我自己把鸟插进你的嘴里的,虽然痛快,但非请而入,不合礼法。姐姐,既然成全了我一次,小弟就再有个要求,你能不能自己将我的鸟放进嘴里?不必太深,给我舔舔就可以了。”

    简直是无耻之极,乘人之危,奸污人身,却还谈到礼法。但王丽琴此时根本无法选择,况且比起**通喉,这样也就算能容忍的多了。今天的清白根本无法自保,倒不如顺了这小厮的心思,早些完事吧。想罢,王丽琴点头道∶“好吧,姐姐就成全了你!”说毕,伸出纤手,将那纤纤玉指捏了齐欢的阳物,只觉得筋肉脉动,强硬如铁,放向嘴唇。“姐姐,伸了舌头舔大**头。”王丽琴顺从的执行,光泽丰盈的朱唇紧紧衔了**,舌尖在那**楞槽之处细细刮擦。“姐姐给我这大**嘴一个香吻,沾你些芳泽吧!”王丽琴手指掂起**,嘬起香唇,如同兰花绽蕊般,轻轻罩住**上的肉缝,“啧啧”的亲吻着。“姐,给我┅┅”

    在齐欢的指挥下,王丽琴顺从的完成一个个耻辱的动作。突然,王丽琴只觉得手腕发软,竟拿不住齐欢的阳物,径自向下垂去,紧接着竟然身子也跪立不住,瘫软下去。齐欢见状,猛出手腕,将她下滑的身躯拽住,继而,双手拖住她的脸颊,王丽琴的娇躯便只靠齐欢的双手立住,双臂都软软的垂在体侧。

    然而,王丽琴此时神智极其清醒,她诧异问道∶“弟弟,我是怎了?”齐欢的眼里露出一丝彻底胜利後的冷笑,语气瞬间没有了刚才的温存∶“姐姐,弟弟我现在才开始能随心所欲的玩你,咱们才开始享受。”“你┅┅你还要做什麽?

    我难道还不让你满意吗?”身体失去了控制,王丽琴感到了莫名的恐惧,现在,她觉得自己真真正正成了一具人肉玩具。“嘿嘿!”齐欢嘴角露出了残酷的微笑,“你觉得让我满意了吗?呸,差得远,现在,我就要操穿你的喉咙!”话音未落,齐欢捧住王丽琴脸颊的双手向自己胯间送去。

    王丽琴登时明白了他的意图,不禁哀喊出声来∶“齐欢!!好弟弟,饶过我吧,别这样对待我!”但无济於事,狠狠的,齐欢的**几乎垂直的插进王丽琴还在呼喊的口中,凄婉的呼喊登时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几乎没有在口腔中的停留,齐欢便直接插进了王丽琴的喉咙深处。王丽琴洁白的颈项处被明显的撑起。她的眼睛大大睁开着,**平滑的腹部如同波浪般的鼓动着。王丽琴的琼鼻深深的埋在了齐欢参差的阴毛丛中。恶狠狠的插入、拔出,再更恶狠狠的插入┅┅王丽琴的头像风沙中的蓬草团一般上下颠动着,漆黑油亮的秀发已经散开,随着插入的动作摇摆着。“哈哈哈哈!姐姐,这才是我要操你的样子,我就让自己痛快,你就是一个婊子,为了让我开心才长得一身妙处。”

    齐欢的脸由於快感而扭曲着,胯部的运动,几乎要把自己整个塞进王丽琴的嘴里,足足**了百十馀下,积累多时的**终於到达了极点。猛地,齐欢的身体停止的动作,深深地停留在王丽琴口中,屁股一阵剧烈的抽搐,然後,便是一段短暂的静止回味。

    齐欢又挺了挺屁股,将残馀的精液抖落在王丽琴口中,双手撒开,疲惫的跌坐在地上。王丽琴的身体失去了支撑,仰面摔落在床上,一身羊脂美玉摊开在绿色的被之上,一对耸立的双峰犹自在因身体的撞击微微颤抖,美目紧闭,圆润的樱唇中数缕粘稠的白色浆液被碰撞甩出几条长长的抛丝,搅乱的粘挂在王丽琴曾经英姿勃发的俏脸之上。

    齐欢毕竟年少气血旺盛,只在床上瘫软了约一刻钟的时间,便渐渐觉得精力恢复起来。他放眼向身边的王丽琴扫去,白玉般玲珑剔透的**,登时又激起了他勃起的**。齐欢将身子挪到王丽琴身边,大大咧咧的伸出手去,囫囵个的抓住王丽琴肉感饱满的左乳,上下大幅度的揉搓起来。一张嘴寻奶一般在右峰上吸吮,**丰腴,脸几乎埋没在绵软的肉球之中,翻转蹭磨,肆意狎玩。

    王丽琴的眼睛悠的睁开,凄婉绝望中分明能带出了一丝恐惧∶“弟弟,你┅┅你还要吗?”她万万没有想到齐欢的恢复力如此强盛。“当然,姐姐,我还没有插你的肉缝呢!”说话间,齐欢的手迅速顺着王丽琴平滑的腹部摸将下去,隔着薄薄的裤,径自扣在**之间那绵绵软软、紧紧就就的隆起上。“啊┅┅”王丽琴的小腹由於羞耻紧紧的绷紧。但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的能力,两只象牙雕成般似的玉臂左右无力摊开着,继续耻辱的挺立着一对儿饱满的锥肉。

    “嘿!姐姐,来吧,弟弟这就进到你的玉体里去,跟姐姐结合体之缘┅┅”王丽琴只觉得小腹传来一丝凉意,自己的绸裤正在被齐欢解开扒下。裤边褪处洁白细嫩的小腹下已经现出几丛疏密有致的乌亮阴毛┅┅

    第425章

    内衣、绸裤被远远的扔到了一边,齐欢的双手战抖着抚上王丽琴大腿,有些迷乱的上下摩擦着。光滑劲健的**,由於暴露在空气中,略有些冰凉。玉腹、香脐、美腿┅┅那居於其中的就是一丛惊心动魄的乌丝,齐欢的目光贪婪的在王丽琴完全**的下体扫视着。

    只在自己幻想中,只在自己的梦寐中出现的┅┅现在就袒露无遗在自己的鼻尖前。无论女人有多麽高贵,圣洁不可侵犯,当她这个部位裸露在男人面前的时候,都只能表示一个意义,她有供男人插入的全部结构。齐欢的手覆盖上了平坦紧凑的腹肌,挤压的抚摩着。玲珑的香脐勾人魂魄的抻缩着┅┅“嗯┅┅”王丽琴的喉咙里发出了屈辱的呻吟,头向後扬起,白玉般的香颈痛苦的绷紧着。她的四肢现在只能做绵软的移动,她的娇躯完全成为了任齐欢亵玩的领地。齐欢的手掌已经肆无忌惮的按在了**间那一丛蓬松如云般的乌丝上。

    掌跟加力,乌亮弯曲的丝毛发出“沙沙”的磨擦声┅┅猛的,齐欢食指披开密疏有致的丝丛,沿着微微隆起顺势直下,自王丽琴合拢的**根部,挤开琼脂般的肌体,蛮横的插入到它们交汇的中心,食指的指肚儿贴心儿的卧入王丽琴下体的瓣沟之间。

    湿热的体气、层叠的结构,齐欢的手指颤抖而倔强的卧在肉沟中,上下地摩擦着,体味着每一点微妙的触感。**无法抑制的燃烧着,齐欢其馀的手指也迫不及待的加入到侵犯中来,王丽琴的**张开的角度在迅速扩大着。猛的,齐欢的膝盖顶住穿云飞燕的大腿向一侧压将过去,一个翻身,剑童的身体紧紧的骑上了羊脂玉般的娇躯,被燃烧得已经有些变形的脸庞在王丽琴的香腮上厮磨着。

    王丽琴紧紧闭了秀目,屈辱让她的身体轻轻战抖着,她知道被齐欢完全占有的时刻到来了。她的下体清晰的感受到弹跳着的坚硬。但此时,她的身体还是乾燥着的,齐欢几次试探都告失败。“姐,姐,疼疼小弟,让我进去吧┅┅”欲火的煎熬使齐欢再次腆起脸来,连声的哀求着。王丽琴沉默良久,突的轻声长叹了一声,慢慢睁开一双剪水瞳目,悠悠的望在齐欢的脸上,似乎不曾认识般审视良久。看得齐欢好生诧异,不觉地下身停了拱动。“姐姐,你让自己那里湿起来吧!

    太乾,弟弟我进不去。”王丽琴话音未落,齐欢便已经一脸淫荡之色凑上她的耳朵。“这┅┅这┅┅我怎麽┅┅能够管┅┅得?”耻辱让王丽琴满面通红,柳眉紧紧的蹙成了团。“呵呵┅┅”齐欢的眼光里泛起贼亮的光泽,双臂上挪,从王丽琴浑圆光洁的肩头上面紧紧搂住,将她的头颈圈在臂弯里,实贴贴的压住,嘴唇凑近王丽琴明弧垂珠的耳朵,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慢慢说道∶“姐┅┅你、原、先、是、被、谁、操、的?”

    王丽琴只能将两条雪白的长腿不停地曲伸,掩映得那万黑丛中一点红的密处闪烁忽见,“姐姐,不要再乱闹,记得你的许诺,否则┅┅”齐欢冷冷的看着身下徒劳挣扎的王丽琴,忽的板起脸来。“不!我┅┅我不能┅┅我做不到!”王丽琴几乎是在哀求∶“齐欢弟弟,饶过姐姐吧!”“不行┅┅”驯服的快感让齐欢的血液沸腾着,他继续压低嗓子,威胁道∶“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乖乖听话,我就叫你受我的种!到那时,你肯说也晚了。”言罢,贴紧王丽琴的香腮,将她的粉面侧将过去,突然将侠女的圆润的耳垂吸在口中,大力的吸咬起来。“呜┅┅”王丽琴的喉咙深处发出了屈辱的呻吟,但耳垂被轻轻撕咬传来的无法遏止的酸麻之感几乎麻痹了她的半边脸,继而体内一股潺潺的热流自下而上游移了起来。“不!放开我┅┅”王丽琴无谓的挣扎着。齐欢占有耳垂之後,几乎将美妇的半个耳朵吃在口里,继而粘滑蘸满着黏液的舌尖如惊蛇一般,在耳朵的每一处蜿蜒的沟槽里舔刮着,黏湿的口水迅速蔓延到了王丽琴已经蓬乱的发髻。

    美妇挺翘如峰的**,被齐欢的腹部压挤成了鼓胀的肉盘,在他肆意的扭动中,两粒肉桑椹碾磨得辗转反侧,屈辱的将坚实的颗粒感传入齐欢的体内。“呜呜┅┅”王丽琴的挣扎已经弱化为轻轻的扭动,强大而无孔不入的快感已经使她进入了一种飘忽感。

    齐欢的牙不松不紧的咬住她的耳廓,仍是低低的声音∶“姐┅┅你原、先、是、被、谁、操的?”“不┅┅”仍在抗拒,但已经脆弱得不行。齐欢的牙尖又略加了一丝力量∶“姐,这是你最後一次机会┅┅你、原、先、是、被、谁、操的?”“啊┅┅”王丽琴的脸被刺激得通红如醉∶“是┅┅是┅┅我老公┅┅”

    “说全了。”“什麽?”“按我的话说全了,快!不许罗嗦!”“我┅┅我┅┅我原先是被我老公┅┅操┅┅操、操的。”王丽琴清醒的感到这句话绝不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但是,她的耳朵却明明确确的听到了它,那就是她自己的声音。

    怎麽会,这麽肮脏的词怎麽会?┅┅她绝望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彻底征服了。

    “噢,原来是姐姐的老公。妈的,被他夺了头筹!那麽说,姐姐的**也是被他玩过了的?嗯?”“是┅┅”“奶头呢?”“也、也玩过┅┅”“怎、怎麽玩的?”

    齐欢的呼吸粗重得像牛喘。“他┅┅解开我的衣┅┅扣,扒开┅┅我的肚兜,然┅┅然後,用手抓、抓住┅┅那、那里,开┅┅始玩┅┅”“你┅┅你吃过他的大**吗?”“没、没有!”“哈哈,原来我是第一个让姐姐吃大**的男人,是不是?”“┅┅是┅┅”“哈哈┅┅”齐欢得意的大笑,松开搂住王丽琴的手臂,向下探去,再次摸上熟妇的密处,早已一片粘滑湿软。齐欢将沾满湿液的手指,直接抹上了王丽琴的俏脸,肆意挑逗道∶“姐姐,该好好疼疼你的小弟了。”

    王丽琴羞愧得涨红了脸,一言不发。齐欢挪下身来,跪在熟妇分开的两条**之间。拇指轻轻揉了揉娇嫩的瓣肉,将杂乱的乌丝向两边分开,胯部前送,将直挺如铁的**用手握住,乌亮的**紧紧顶在湿热的肉瓣中心,浑圆的胀起在肉沟中浅浅的上下摩擦几回,立刻变得油光水亮。稍一停顿,按下头来,径自向王丽琴体内插了进去!“啊┅┅”王丽琴的玉体微微抖动着,虽然她已有过鱼水之欢,但只是偶尔被如此侵入身体,仍旧有些痛楚。刚一发动,齐欢的**登时被一丝略带火辣的感觉轻轻的灼了一下。王丽琴的洞壁仍旧十分紧凑,**的肉帮儿将紧闭的肉壁一点点的顶开,向左右分去,逐步向熟妇的深处前进┅┅终於,整根**全部插入!

    一股温暖、湿润、紧凑的包裹感自齐欢的下体荡漾到全身。齐欢将身子重重的压在王丽琴的身体上,下体依旧贪婪的向深处挺进,小腹已经紧紧的顶住了王丽琴的耻骨,每一寸**都绷紧到了极致。“啊┅┅”王丽琴的喉咙中传来类似於乾渴之人痛饮甘泉後的“咕噜”声。“姐,我开始操了。”齐欢将王丽琴的粉臂左右展开,摆成了一个诱惑的大字型,自己在熟妇白羊也似的身子上舒舒服服地卧好,下体缓缓向後抽了一抽,精瘦而结实的臀部突然向下狠狠地按下,“砰”

    一声肉紧之响,二人的下体密处,紧紧的楔合在一起。

    涉及魂魄的快感,从齐欢的下体像过电一般“嘶嘶啦啦”的磨砺而上,瞬间麻 了他的整个身子,“啊┅┅”齐欢的**发出一阵难以遏制的痉挛。瘦窄而结实的臀部疯狂地起伏起来,向身下丰满雪白的**扑下去,就立刻陷入到笼罩全身的快感中去,拔出来,体味着女侠被侵入身体後的轻轻颤动,再疯狂而野蛮的再次插进┅┅“啊┅┅”王丽琴无法控制地发出了压抑的呻吟,伴随着“唧唧”

    作响的抽拔声,与齐欢贪婪的喘息混合在一起。齐欢的脸刚刚能够枕到王丽琴的胸脯,抬头望去,只能看到熟妇胸前一片冰雪肌肤,两座挺拔圆实的**紧紧贴住了他滚烫的脸颊。在齐欢的一次次撞击下,王丽琴圆润的下颌向前翘起,贴近她的胸口,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丰满趐软的躯体中传来的呜咽,齐欢感觉自己如同浮沉在一片丰腴温软、香热四溢的云团中,王丽琴腻滑的娇躯在自己无所顾忌的撞击、插拔下,波浪般的律动。

    齐欢如同一只舔到鱼腥的饿猫,下一口的撕咬几乎等待不了上一口的结束,双手从乳肚向上囫囵握住**,捏面团般的肆意搓揉;两颗桑椹般的饱满**,在齐欢的嘴唇中被轮流吸入、呜咂,不时牵挂出一缕缕粘亮的唾丝;与之同时,提腰┅┅送臀┅他将自己的**一次次地深深插进熟妇的下体。“啊┅┅呃┅┅”

    王丽琴感觉自己完全成为了齐欢的人肉玩具。自己引以为傲的双峰,老公每次亲近也都是怜爱有加,此刻就在自己的鼻子下边,在齐欢的手中混似玩物,极尽作贱之能。

    自己的密处,王丽琴敢断定已经被侵占得一片狼藉,狠狠的插进,深入┅┅拔出┅┅再一次狠狠的┅┅自己的身体只能在被插入时挤出通道,与侵入的**作最**的摩擦,让它无耻地感受自己体内的温暖、湿滑和紧箍。拔出後,再一次侵入,再一次得到**的满足,只要齐欢需要,就只能持续下去。

    持续的冲刺,汗水渐渐地洇湿了两个人的身体,随着齐欢的运动,王丽琴的绵软的腹部响起了“唧唧啾啾”的水响。“嘿嘿┅┅姐,我棒不棒?”齐欢被快感扭曲的脸涨红着,一只手抚摸着王丽琴烫热的俏脸,在她乾热饱满的朱唇上划着圈儿,身下依旧不间歇的起落。王丽琴的美目紧闭,头在齐欢的撞击下耸挺着。

    “姐,棒不棒?夸我两句嘛……”看着身下依旧闭目不语的王丽琴,齐欢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双臂向下探去,自内向外,抄住了熟妇健美紧滑的腿根,猛然向上抬起,顿时把王丽琴一双**掀压得弯曲在胸前。两只底平趾敛的玉足径自在空中摇晃,膝窝儿以下粉雕玉琢般的肌肤连同浑圆平滑的丰臀底部,乾乾净净地暴露在齐欢的身下。

    那万黑丛中一点红的女人绝对密处,绷得紧紧就就,在两侧玉润珠圆的腿根之间凸出深色的贲涨小丘,沟壑清晰,嫩蕊微吐,油亮蓬松的乌丝已经被湿液粘结成束,四向支叉着,就连紧撮的粉红後窍也羞耻的从圆润臀沟间显现出来。齐欢的身子向前压迫,王丽琴双腿几乎被压在自己的肩头上,整个下体如同半弧般卷起,臀部高高地抬离了地面,齐欢两脚支地,双手按死熟妇的玉臂,整个身子全部压在了她的腿上。

    王丽琴的脸偏向一侧,掩盖在纷乱的发丝中,她已经放弃了一切反抗,她现在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任何抗拒都只能引发齐欢层出不穷的**点子。齐欢的臀部慢慢地提起,粘亮的**几乎垂直地从王丽琴体内慢慢拔出,最後只剩下顶端涨大的**嵌在娇嫩的肉瓣里。猛的,齐欢的下体如高山坠石般飞速撞下,“扑叽”一声肉响,几乎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在熟妇翘起的臀部上开了花。“啊!┅┅”

    王丽琴的嗓子中发出了哀鸣,她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烧红的铁条贯穿一般,肌肉筋骼被欺碾的震撼携带着剜心透骨的巨大快感在她的娇躯中四散冲撞,她的大脑中一片空白。“噗叽┅┅噗叽┅┅噗叽┅┅噗叽┅┅”肉紧之声连叠的响开来,猛烈的冲击让熟妇的身体如同风浪中的舢板一般摇曳着。挺拔的乳峰荡漾出绵延的波浪,圆实的小腿肚、丰腴的大腿内侧,都在阵阵的颤荡。

    第426章

    齐欢的头向上昂起着,下身传来的快感使他感觉几乎熔化在空气中,**的上身已经被汗水通透的濯洗了一通,伴随着一次次的撞击,飞溅的汗星向身下的熟妇撒去,“哦┅┅太棒了!姐姐,你太好了┅┅”齐欢的心里酣畅得几乎哭泣出声来。

    熟妇的身体如同一张弓背,在齐欢的身下被一次次的拉弯,又再一次次的压平,层峦叠嶂涌来的快感,如同一条皮鞭,把齐欢的身体抽上了**的巅峰。猛的,他感觉到下体传来轻微的抽搐,“不┅┅”齐欢暗自叫苦,他实在不愿意现在就结束如此**的体验。他知道,一旦自己的**从王丽琴的体内拔出来,就意味着永远不会再有机会重新回到那人间仙境。但身体的反应告诉他,最後的喷发已经要到来。事实上,到此为止,齐欢已经足足把王丽琴奸淫了近一个时辰。

    齐欢咬了咬牙关,竭力控制住汹涌的快感,望着身下面色绯红、娇喘如呓的王丽琴,齐欢又怎么会忍得住呢,在一声低吼以后,将亿万子孙,全射在了王丽琴的子宫深处。

    这天,齐欢接到了赵睛思的电话,让齐欢到家里去吃饭,齐欢答应了下来,想到自己好久都没有见到美熟妇苏兰了,齐欢的心中就不由的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在来到了赵睛思的家里以后,苏兰正在做着饭,齐欢和赵睛思则一起坐在那里看着电视。

    赵睛思一套白色衫裙,随风飘飘,肤若凝脂,秀发披肩,貌赛仙子。他们并肩而坐,相依相偎。这时,赵睛思在齐欢耳边吐气如兰说道:“呆子,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们呀?” 一声“呆子”勾起了齐欢的顽心,只见他抱拳作躹道:“对不起了,我以前忙,但我现在不是来了么。”

    赵睛思一噘樱唇,正想大发娇嗔,可是齐欢的魔手已经到了她的腋下,稍稍一动,她就花枝乱颤的倒在了她相公的怀中,一阵如兰似麝的幽香钻进了齐欢的鼻子,令他一阵头晕目眩,禁不住低头吻在了赵睛思温润的樱唇上,赵睛思身子骤然一僵,随即发热,软在了齐欢的怀中,芳唇微翕,丁香暗渡,与齐欢的大舌纠缠在了一起,不瞬间,她的喉里发出了微微的呻吟。

    “嗯………嗯………嗯……嗯…嗯…………嗯,呃”此时,齐欢修长的大手已经顺着她左腰侧的曲线那座覆碗形的小山,随即就在那坚挺的**上一阵轻拢慢捻,长生气的丝丝热气透衣而入,刺激得赵睛思一阵酥麻直冲脑际,禁不住织首猛仰。

    “嗯……………………”齐欢的大嘴失去目标,顺势吻在了她修长光滑的玉颈上,粗糙的大舌微微一舔,使得赵睛思全身一紧,檀口微张。

    “啊……………”而同时,齐欢的右手也没有停止对她胸前双峰的袭击,食拇二指夹住了发硬而突出绸衣的小豆轻轻捻动,而整个手掌仍然缓缓揉动,体会着那洽盈一握的双峰传来的柔软如绵却又弹性十足的奇妙感觉,嗅着爱妻身上的淡淡幽香,听着伊人微微的诱惑十足的喘息呻吟,齐欢不禁脑袋发热,而此时,赵睛思已经神智模糊了,脑海里那唯一的一丝清明使她下意识的轻声呢喃:“呆子,不要……………………不………要………”

    齐欢爱怜的看了伊人一眼,脸上飘出一丝神秘的微笑,“睛思,这次我们就在这儿好不好,嗯?”然后顺势在她小巧玲珑的耳朵上舔了一下,再吻住她圆润的耳珠,忽轻忽重的吮吸,赵睛思随着他的吮吸不断的扭动身子,根本不能思考判断,下意识的点点头,因为在她的潜意识中齐欢总是对她好的,没想到这次被算计了一通!!!

    齐欢的大嘴再次转移目标,轻轻的吻上了美人的额头,然后眼睛,鼻尖,最后唇舌再度纠缠在了一起,他左手搂住伊人,缓缓的解开了美人腰间的缎带,拂开衣襟,再熟练的褪去贴身的小衣,使美人胸前的一双玉兔傲然挺立在朝霞中。

    忽然,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他从来没想到伊人的双峰在朝霞中会是如此的美丽,只见那恰盈一握的覆碗双峰上肌肤晶莹剔透,在鲜艳的朝霞中泛出耀眼的光芒,峰顶淡红色的一小圈乳晕上,两颗红豆大的粉红色**傲然挺立,在朝霞中,艳丽无匹,给齐欢一种既神圣又诱惑的感觉。

    他一愣之后,急切的埋头吻上了佳人的右乳,牙齿轻啮,舌尖急舔,嘴唇猛含猛吮,贪婪的享受这绝世圣品,享受吞噬的快感。他的左手更绕过伊人的攀上了左边的玉峰,体会那光滑如缎,温润如玉的触觉。右手抚上光滑平坦的小腹,绕着娇嫩的玉脐画圈,食指还不时去挖弄那浅浅的浑圆的梨窝。

    一**的快感像潮水一样涌向赵睛思脑际,使得她不断的颤抖,她感到整个**和**都在不断的发胀,仿佛要膨胀到把天地间全塞满,脑海里不断幻出五光十色的彩带,彩虹,彩云,把整个脑海全充塞满了,檀口不由自主的发出极其诱人的呻吟。

    “啊………………嗯…………唔……………………呵……呃………………”

    “呆………子………,你……嗯……真………唔…好……”“啊……,我……,嗯………我……唔…的……好……呃……郎……啊…君,人…家……爱…死……唔……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