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82.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79 部分阅读

第 179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看到佳人动作,齐欢的魂魄总算是归了位,心中不由大喜,眼前便是一幅艳丽到无法想像的景色,虽说杨柳青还有遮掩,但半透光的薄纱衣袍能遮得多少?

    加上杨柳青衣襟半开,他虽没能眼见那对娇媚粉嫩的蓓蕾,但光是半露香峰,便已令人心醉,加上随着他眼光到处,那修长圆润的**也映入眼帘,光看那微带湿意的冰肌雪肤,便足见杨柳青**已然燃起,今夜必可一亲芳泽。

    加上杨柳青虽作势掩盖,但眉黛含春、秋水莹然,肌肤更染满了灼热的欲色,仙子一般皎洁清雅的姿容,配上无比火辣淫冶狐艳的衣着,在她举动间那一丝蕴涵着的清纯娇羞意态,更增杨柳青绝色妩媚,看得齐欢下身登时如火山爆发一般,血液猛灌而入,**一瞬间便涨到了最高点,在齐欢裤内撑起了半边天。

    看着齐欢裤里的反应,杨柳青俏脸更红,樱唇中一声娇细软柔的轻吟,“讨…讨厌…怎么…怎么这样…”嘴里这么说,但水汪汪的美眸却不由自主地盯了上去,看得齐欢淫欲更炽,他深吸了口气,稳固那满涨到差点爆发的精关,非但没有意图遮掩,反而是大大方方,连遮都不遮一下的,就在杨柳青眼前解衣褪裤起来。

    若非杨柳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齐欢在面前解衣,那羞意真会令这含羞带怯的少妇忍不住想钻到地里面去,虽说被体内那泛滥的火烧的好热好热,灼的她的眼儿再也离不开齐欢,但当齐欢那昂首高挺的**跳入杨柳青眼内时,这人妻少妇仍忍不住倒抽了口气,那**比起刚刚,真是大了好多啊!

    随着齐欢爬到床上来,杨柳青难免瑟缩,但齐欢动作飞快,很快杨柳青已落入了他怀中,天鹅般修长细致的脖颈,终于尝到了男人舌头的滋味,那好久不见的火热舔舐,弄得杨柳青娇躯一颤、樱唇一张,连原压在纱衣下摆,不给他那么容易脱下的纤手都似软了,甜美的嗯哼声音立刻美妙地轻响起来。“青青姐…你真的好美喔…”看这绝色美女还在娇羞万分,齐欢放开了吻着她颈子的口,大胆地赞了她一句。“骗…骗人……唔…别…”“是真的,”轻轻啣住杨柳青烧的滚烫的小耳,齐欢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弄着,舐的杨柳青浑身酸痒,血脉里像被熔岩充满了似的,又热又火辣辣的,敏感的肌肤好似从里面麻痒起来,犹如虫行蚁走一般,一阵阵又难受又是甜美无比感觉,正快乐地袭卷着她,何况齐欢虽是在她耳边轻语,火热的声音却像能直接透入她心坎里一般,灼的杨柳青更加酥麻了,“你的脸蛋儿好像仙女下凡一般,你的肌肤跟丝缎一样,又柔软又温顺,还有你的香味…真的像是染上了薰香一样,弄的人都心痒痒的呢…别叫我齐欢了…叫声好听的吧!”“讨…讨厌…唔…啊…”在齐欢那一波接着一波,彷似无穷无尽,连绵不断的赞美声中,被勾起了情韵连绵的娇媚呻吟,杨柳青浑然不觉,她仅余的蔽体薄纱,早已经从那泛着火热的娇躯滑下了床去,现在的她已是**裸的,完完整整地暴露在齐欢手下,正一点一点地承受着这男人的亲蜜抚爱。“啊…不…那里不…不要…唔…别…别光是那儿…唔…别…”杨柳青又似享受又似难过地闭上了眼儿,美妙的娇吟声陡地高了起来,齐欢埋下了头,舌尖犹似带着火一般,在杨柳青的乳沟里头来回游动着,一只手轻撑在杨柳青背后,让她再退不下去,只能挺胸承受男人那火热的舌头。

    另一手则已落到杨柳青裸露的**上头,轻巧地来回抚摸着。齐欢的动作虽是极尽温柔,但给杨柳青的感觉,却是如此深入,他那撑在背心的手,就好像顶着她的芳心一般,让杨柳青再没有任何阻碍、任何防御地迎向他的温存;那滑到她大腿上的手虽是已近重地,不住抚揉着杨柳青结实嫩滑的**,连指尖都已勾挑上了她泛出的蜜液,但此刻的杨柳青如何挡得住呢?

    一旦引发了体内的激情,女子的**可是无一处不敏感的,杨柳青的乳沟虽不算怎样特出的敏感地带,但在齐欢的舌头撩拨之下,却也被勾起了一丝丝的火苗,加上来回舔吸之间,齐欢那也已经滚热的脸颊,不断地在杨柳青敏感娇挺的香峰上摩挲,给那短短的胡根轻刺缓拂,加上他口鼻呼出的热气,暖呼呼地滋润着她娇软柔嫩的肌理,那滋味的确美的杨柳青是难舍难离。

    给齐欢这样火热的撩弄之下,更酥的她畅快无比,偏偏齐欢好似在吊她胃口似的,竟放过她一对敏感娇美的香峰,只是专心地舔弄着她的乳沟,杨柳青的敏感处就近在咫尺,偏只感受得到间接的刺激,早已绽放的蓓蕾娇媚地挺了出来,芳心中满溢着又期待又渴望的感觉,那滋味儿搞得杨柳青差点想要把羞怯丢掉,大声地娇叫出来,想要告诉正轻薄着她的男人,她是多么地渴望着他直接攻陷她的敏感处啊!“哎…欢哥哥…你…唔…别吊青青胃口…哎…求求你…嘉…欢哥哥…别…别光是弄那里…青青…唔…青青受不了了…”不知何时开始,难耐肉欲渴求的杨柳青已经情不自禁地在齐欢身下扭动起来,却不是为了躲开齐欢的侵犯,而是更强烈、更渴望地将身子迎上他,好让那被男人挑逗的感觉,能更深入地袭入她的体内,灼遍她的娇躯,将杨柳青逗的更加忘形。虽说身处情浓蜜意之中,但连欢哥哥这么亲蜜的话儿都脱口而出,听到自己口里那冶媚语声的杨柳青真羞的要死啦!

    全都是齐欢不好,既把她弄上床了,却不向她的敏感地带动手,专在外围挑来弄去,存心要耍弄她,偏偏那手段也蛮有效果的,杨柳青此时春心荡漾,桃源之中更是蜜水涔涔而落,樱唇里轻喷的莺声更加狐媚了,“哎……欢哥哥…你…你就别…别再逗青青了…唔…青青…哎…青青受不了了…你快…快加点油吧…青青想…想要你…想要你搞青青…唔…别…别温吞水了…哎…欢哥哥…算青青求你啦…”

    第433章

    才一听到杨柳青的娇媚的渴求声,齐欢如同听到圣旨一般,忙不迭地大嘴一张,罩住了杨柳青香峰,舌尖甜美而火辣地刮在杨柳青饱挺的蓓蕾上,手指更是迫不及待地分开了杨柳青含羞轻夹、又似阻挡又似引诱的**,直接探入了她的桃源胜境。

    他原也是个急色的,看到半裸的杨柳青那含羞带怯的妖娆意态,**更是火热难搔,偏偏杨柳青实在太美,他刚刚在杨柳青洗澡的时候不只在想着要怎么挑逗撩弄这绝色女体,更是千百次告诫自己,一开始绝对不能直捣禁区,否则以杨柳青那令人心荡神摇的美,那无比强烈的刺激恐怕会让他无法自制,否则他怎可能这样强抑着,自努力地撩弄她的春心呢?

    但一经杨柳青软语相求,齐欢什么都忘了,他激烈地吮吸着她的香峰,另一手也紧罩住另一颗玉球,火辣辣地捏揉起来,滑入杨柳青嫩穴里头的指尖,更是前扣后挑、左刮右搔,无所不至地尽情动作,享受着杨柳青甜美嫩穴的紧吸和柔嫩。

    这样强烈的逗弄虽说有些许疼痛,却是效果强烈无比,对原已经欲火焚身的杨柳青来说,更如火上加油一般,狂烈的**再也无法忍耐了,她快乐的嘶叫出声,双手抓在齐欢背上,一双修长的**更缠到了齐欢腰间,将那对他**侵犯的强烈渴望表露无遗,乐的像是只要插进来就要**了一般。“啊…好…好热…好大啊…”尽力分开**,樱唇里喷出一声又似满足又似难受的呻吟,一双纤手轻抵着齐欢的腰,又像是要推拒又像是鼓励他一般,杨柳青娇媚哀怨地瞥了齐欢一眼,一双似要滴出水来的媚眼儿半睁半闭,微透出来的艳光无比**。

    这个男人和常人在这方面的确不同,齐欢的**可比自己老公要硬挺得多啦!

    加上杨柳青的确是天赋异禀,那桃源远比一般女子要紧窄的多,才一被**迫入体内,穴内便似层层叠叠,本能地紧紧吸附缠绕上去,那滋味可真是深刻无比,爽的齐欢一阵舒畅感直抵背脊,美的差点要当场喷射出来,他忙不迭地紧急停止,先暗地里深吸口气,稳定精关,一方面让**贴紧桃源,泡在那暖热的蜜液当中,感觉那美滋滋的啜吸,一方面也让杨柳青去体会那滋味。

    老公整天忙于工作,加上体质特异,杨柳青的桃源比起处女之时并没有一点松弛,被插入时的感觉反而像是更强烈了,给齐欢那**插入之时,竟仍有些许痛楚传上身来,却不减其淫乐,酥软畅快的杨柳青也不知该怪齐欢太急呢?还是该怪自己竟仍那么紧呢?但因齐欢按兵不动,只是享受那被她紧夹吸啜的感觉,杨柳青也放下心来,全心全意地去体会被插入、被充实的酥软快乐。

    很快的,光只是紧夹着**,已不能满足杨柳青的需求了,贴紧**的地方虽是烫的又酥又麻、快活已极,但其他地方却惨遭冷落,在快感的冲刺下,那空虚反而更是强烈了。已给他插了进来,嘴上虽不好要他抽动,但杨柳青的肢体语言,却是比任何言语更能鼓舞齐欢的欲火,眼看着这绝美少妇颊红眼媚,一幅美翻了心的模样,纤腰微不可见地轻扭着,**更是愈夹愈紧,一边要让空虚的地带去刮上他男性的火热,好一寸寸地褪去她的饥渴,一方面却又夹得更紧,不让他再有一点点逃离和吊胃口的空间。

    给美人儿这般无言的要求,如果还有保留,那能算得上是男人吗?杨柳青那娇羞中涵带着火热欲求的荡样儿,惹得齐欢欲火大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腰间一挺就大干特干起来。只见齐欢伏在杨柳青身上,张口吻紧了杨柳青一边香峰,加紧舔舐轻咬,紧黏着像是怎么也不肯分开,下半身却是大起大落,愈插愈是用力,混着蜜液被泵出的唧唧声响,猛的像是想整个人都送入杨柳青的桃源里似的。

    随着齐欢的猛力抽送,杨柳青的快乐也愈形涨大,桃源被插的又红又热、蜜液狂喷、艳的撩人,滋味更是美妙难言,爽的杨柳青再管不住自己,竟舒服地大声呻吟出来,声声如糖似蜜,甜美的像是可以吃似的,“唔…啊…好…好欢哥哥…你…哎…你太…太猛了…唔…好…好棒…美…啊…美死青青了…怎么…怎么会这么美…哎…你干…干的这么用力…唔…好…好美…美到…美到青青心坎里了…啊…好…好舒服…唔…你…啊…你好猛…要…要弄死青青了…哎…好…好棒啊…啊…欢哥哥…你…你搞…搞得青青好…好舒服啊…”

    杨柳青被欲火袭着不安份,到现在给齐欢插了进来,又是狂抽猛送,完全不留一点儿力气,那强烈的动作很快就将杨柳青送上**美境,体内压抑的欲火火山一般地狂喷出来,畅畅快快的阴精大泄,爽的直打哆嗦,舒服到不知所以,桃源之中更是美妙狂野地夹紧着他、狠吸着他,插着这样娇美的女子,加上杨柳青的反应这般疯狂,桃源之中更是连吸带啜,全不留一点空间。

    齐欢原已被那美滋味直冲背脊,强忍着才不至于一泄如注,现在给杨柳青的阴精美滋滋地一淋,美妙的**快感登时也令他受不了了,只见齐欢喉中唔唔连声,腰部一挺,**紧紧地抵进了杨柳青体内,紧接着一阵畅快感袭上身来,绞紧了他全身肌肉,齐欢只觉**像是被张吸力十足的美妙小嘴紧啜着狂饮一般,精液再也收藏不住,热力无比地狂放出来,那火烫的滋味爽的杨柳青又是一声娇吟。“美…美吗…青青…”“嗯…美…美死我了…唔…”“你真是厉害…”看杨柳青软绵绵地,已是满足的瘫了,承接雨露之后的她更是美的惊人,原本还想再振雄风的齐欢腰部暗挺了几下,终是无力再举,只好心痛地放弃再战之念,只能举手轻抚那汗湿的美妙曲线,“我也…也舒服到家了…”“我…青青也是…”眼儿仍飘飘茫茫的,杨柳青的声音无比醉人,“明…明儿个…你还…还能再来吗…”

    “当然了…我一定到…”一边说着,齐欢一边暗忖,明儿可要好好表现才成。

    月儿亮亮地从窗口窥伺着,好似看得呆了似的,动也不动一下,但床上正爽着的高壮汉子和**美女那管得了这么多呢?只见高壮汉子好整以暇地坐在床沿,双手轻扣着正坐在她怀中那美女的纤腰,协助着那已情热到极点的美女的挺送扭动,还不时挺了挺腰,好顶得更深些,逗得那美女更加情浓难抑。而另外这边呢?

    一丝不挂的绝色美女像是已完全被欲火所支配了,一边努力地挺动纤腰,好让嫩穴里能更深刻地承受着那**的冲击,一边还用那春葱般的纤纤玉指,火热地揉弄着胸前一双娇挺美饱的玉峰,那凝脂软玉般的肌肤,此刻已完完全全被欲火催成了冶艳无比的艳丽酡红,随着她大动作泛出的香汗,更将她少妇的体香淋漓尽致地散放出来,令得一室皆香,情景艳媚诱人异常。“啊…太…太美了……欢哥哥…你…唔…你好棒…好…大又…好厉害…弄得…弄得青青好舒服…唔…青青要被你弄…弄死了…哎…就…就是那儿…再…再用力一点…别…别不动啊…再…再用力…唔…”

    舒服的像是全身毛孔都开了,娇躯像是完全被欲火抱得紧紧的,杨柳青已是痛快至极,芳心之中却又有些含羞带气。原已情迷意乱的杨柳青更加动情,连这首次尝试的体位,杨柳青也听话地顺着齐欢的指导,被体内**的摧动之下,很快她已忘形其中,麻酥酥地套弄起来,那感觉如此美妙,爽的杨柳青差点是一感觉到嫩穴里的充实就要丢精了,杨柳青发疯似地套弄起来,嫩穴里的紧夹吸吮变得更强烈了,如果不是这体位不花齐欢一点力气,他又是咬牙紧忍的样儿,连嘴都不动一下,只怕这前所未有的感觉,已教他精元尽出了。“哎…不要……欢哥哥…你好坏…别…别沾那里…脏…唔…不要啦…你…你动一动嘛…青青…青青要忍不住了…”虽是爽的浑身皆酥,整个人儿就好像要**了一般,杨柳青的娇躯变得更加敏感了,她甚至感觉得到,齐欢的一只手已偷渡到了她臀后,正轻轻巧巧地顺着她股沟滑下探入。

    当他直扣杨柳青菊花穴的当儿,一股完全不同的麻颤感觉,又染遍了杨柳青周身,偏偏此刻的齐欢却一反常态,不但腰吝于一动,甚至搂着杨柳青的纤腰,阻着她继续套弄,只是靠着手指沾着杨柳青奔放的蜜液,在她的菊花穴上连搓带揉,一边将火热的呼吸吐在杨柳青敏感的耳穴里头,再差一步就爽了的杨柳青虽是大发娇嗔,但浑身酥软,却也着实没法,只能在口头上不住轻语娇吟着。

    感觉原也被欲火袭得酥软无比的菊花穴,在齐欢的扣弄下更加柔软,杨柳青陡地一醒,不由得花容失色,那地方被插的滋味她可从未曾承受过呢!羞便羞,气还气,偏偏嫩穴里面却是酸痒更甚,**虽是本能地缠紧了他,里头却好像还有更多地方没能满足,勾的杨柳青春心荡漾,混着就要被攻入菊穴的畏惧,那滋味可真是难耐啊!

    **已经游遍了她全身经脉,绷的紧紧的菊花穴怎逃得过此劫?很快杨柳青的后庭已经软了下来,而又怕又羞的她,此刻也再忍受不住体内那本能的渴求了,娇媚无比的杨柳青软语呻吟,声音又酥又荡。“唔…别…别再逗青青了…欢哥哥…用…用点力吧…青青想…想要你插…插得青青死去活来…唔…青青想得快疯啦…求求你…要…唔…你要青青怎么样都行…都好啊…求…唔…求求你…快…快用力插嘛…”“要…要青青做什么都行吗?”“当…当然…”已将要疯狂,杨柳青伏下了千娇百媚的脸蛋,在齐欢的肩上重重吻了一大口,“怎…怎样都…都可以…只…只要欢哥哥高兴…怎么样都…怎么样都行…啊…就算…就连后面也…也给你开了…唔…求求你…青青…青青忍不住了啦…”“那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喔…”

    杨柳青给弄得腰软骨酥,完全忘了自己的高洁少妇身份,只能拚命地扭动着,但这么柔弱的动作,如何逃得开如狼似虎的大男人呢?杨柳青才刚想躲,齐欢便轻轻顶了她一下,顶得杨柳青一声娇哼,欲火竟似又涌了上来,烧化了她全身。

    天…天哪!齐欢俯下头来,啣住了杨柳青娇挺的香峰,在她敏感的蓓蕾上轻吮浅咬,舌头更是爱怜地舐弄着她敏感的**;双掌力道十足地在她分开的高挺圆臀上猛揉重捏,粗糙的手指头还不时勾弄着杨柳青的菊花,将那儿逗弄得更加柔软,显然是对杨柳青处女的菊花穴极感兴趣;另一只手轻缓自在地推拿着杨柳青**的粉背,不时偷袭着被齐欢空下来的一边**,嘴唇更是火辣辣地在杨柳青的耳后、香肩及颊上,落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热吻。

    虽然十分想刻意压制,但杨柳青还是头一次遇上这三管齐下的攻势,即便是三贞九烈的烈女也受不了,何况杨柳青性子风流,现在又正给齐欢深插着,春心更是荡漾如波呢?不一会儿,杨柳青已沉醉在那泛滥的肉欲激情冲击之下,浑身上下都滚热起来,紧闭的樱唇已经启开,娇媚的呻吟声不住透出,纤手忙不迭地动着,来回忙着不休,迷糊之间纤腰更是轻摇缓摆,令嫩穴里的感觉更是深刻强烈。

    浑身酥软,加上他分进合击的奇妙手段,逗的杨柳青春情荡漾、欲火焚身,芳心之中已经软了下来,杨柳青再也没有反抗的心力,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投降了。

    “好…好美…求…唔…不要…别…别那么…唔…求求你…求求你们…欢哥哥…别…别再逗青青了…”“唔…别…别再逗了…欢哥哥……别…别再逗青青了…青青真的…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吧…”“求我什么?”“求…求你干…干青青…那里都行…唔…”

    第434章

    “哎…痛…”一声软绵绵的、似含着无比娇羞的呻吟响起,随即消了下去,床上**裸的杨柳青已再没有挣扎和推拒的空间了,齐欢扶住了她,杨柳青娇羞万端地发现,也不知是齐欢的手段,令她的菊花穴已经褪去羞怯,能够舒舒服服地承受了呢?还是自己原就风搔过人,连小菊花都爱恋着被插的感觉呢?菊花被破的时候,她虽是难免痛楚,但那痛楚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加上已占有她嫩穴的齐欢仍是没有动作,只是双手紧紧箍着杨柳青不堪一握的纤腰,似是要她专心去品尝菊花被插的感觉,于是杨柳青再也不挣扎了,她乖乖地放松隆臀,好让他慢慢动作,逐步逐步地将他的**全盘送入杨柳青的菊花穴内。

    说句实在话,菊花穴传来的快感虽不似嫩穴那般强烈,却另有一番滋味,加上更深处那胀胀的满足感,温热酥麻的感觉好像直接烧进了脏腑一般,果然**,舒服的杨柳青不由得松弛了紧皱的眉头,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

    看杨柳青虽忍着不眉花眼笑,但眉宇之间已泛起了娇艳的桃红艳彩,肌肤更是光泽晶莹,媚的似是有火流动一般,齐欢岂有不知她情动之理?杨柳青咿唔之间,齐欢又开始了动作,而且是强烈的大动作,只见齐欢默契十足地**着杨柳青的穴,挑的她彷彿置身仙境一般。

    过了一会儿,齐欢抽出了**,将四指分开,分别将手插入了她的**和菊花之中,同时也不顾**上还沾着**,硬是将**探入杨柳青娇羞微启的樱唇当中,塞的她嘴儿也满满的,只怕杨柳青已忍不住大声呻吟出来了,偏偏她虽叫不出声,但从鼻里透出的嗯哼声响,撩人处竟全不逊于软语娇吟,教齐欢更是欲火狂升,烧的只知道挺腰大干,再不知何谓收敛了。

    天哪!杨柳青原先真不知道,这么多重的攻势,原来竟是这么爽的!光说齐欢的手的下下抽动,他的手掌次次都重重撞击在杨柳青敏感娇挺的圆臀上,每次带给她的感觉都是那么饱胀、那么新鲜,加上两股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每一下似都打进了肉里头,美妙处着实难挡,加上齐欢终于开始动作,每一下都倾力深入,直探她还没被齐欢开发的敏感深处,手指前后抽动的默契极其契合,隔着一层薄皮,那强烈的抽送好像能够互相震撼一般,比起单一的攻势,滋味可真是不一样。

    何况杨柳青所经验的,还不只是前后同时受袭而已,她的樱唇也被韩安的**充的满满的。极端羞耻之下,杨柳青原不想理会口中那棒子的,但体内的**实在太过强烈,冲击的她再也无法保持理智,不知不觉之间,耳边传来齐欢的声音,在狂野的震撼之中,已经控制了杨柳青的口舌,令杨柳青不由自主地香舌轻伸,不住舐吸着,如食仙果一般,津津有味。

    原在窥伺当中,齐欢已被杨柳青在齐欢身上的浪劲摧的欲火如焚,加上方才杨柳青初尝手指肛交滋味之时,纤手在齐欢的摆布之下,温柔又娇媚地不住套弄着他的**,早弄得齐欢血气狂升,**又涨又硬,如今再给杨柳青这般甜蜜吮吸之下,更是百脉俱通,整个人都舒服的轻飘飘了。

    虽说是头一次舔吸**,但生性风流的杨柳青在这方面,确实是天生奇才,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她已掌握到了诀窍,樱唇含着**不动,香舌则在齐欢敏感的棒头根处轻刮浅吸,还不时在齐欢**口上那条缝刮弄几下,动作虽轻浅,却是威力无穷,一股甜美的吸力彷彿从**直袭背脊,爽的齐欢背脊都酥麻起来。

    极端酥爽之下的齐欢忍不住唔嗯喘息起来,而承受着他攻势的杨柳青呢?此刻的她眉抒眼媚、波光盈盈、香峰高鼓、蓓蕾尽开,雪白的冰肌玉肤尽是**艳色,比之平日那高洁无比的仙女样儿,娇艳何只万倍?

    在一阵拙重的呻吟当中,两人几乎是同时达到**的,爽的腰酸骨软的齐欢射精,杨柳青只觉身上,遭灼热的精水淋上,酥的她从体内深处涌起一股强烈的颤抖,美的她骨子似都软了,射精之后分开的齐欢只见杨柳青软绵绵地瘫痪在床上,腿根处一片湿泞,加上喉里不自觉地轻咳,樱红的嘴角边也沾上了白白的精水,此刻的杨柳青已舒服的茫茫然,对齐欢火辣辣的眼光完全没有一点遮挡,那模样真的是淫媚诱人至极,勾的任何男人都要再振雄风,再度将她搞到蚀骨**,偏偏方才干过杨柳青,她的**犹如拥有魔力一般,将齐欢的精力完全吸去,搞的齐欢无力行动,此刻真是想再硬一分也难了。

    再一次大战以后,两人终于忍不住沉沉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齐欢发现杨柳青已经不在床上了,齐欢穿好衣服,走到了客厅,却看到杨柳青正坐在那里,齐欢走了过去搂住了杨柳青:“青青姐,怎么样,昨天晚上我弄得你舒服么。、”

    随着齐欢温热的气息鼓入耳内,好象是一股火般,迅速地延烧起来,杨柳青只觉娇躯急速地发热,好象浑身都烧软了,不由自主地嗯哼出声,娇躯也难耐春情地微微扭了起来,轻轻地揩着齐欢火热的**,光是那触感就舒服的让杨柳青像是要瘫了一般。

    看杨柳青媚的像是没了骨头,此刻的她已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念头,眉梢眼角已烧起了娇红的媚色,水汪汪的媚眼艳色无伦,菱般的樱唇微微蹶着,那娇柔的轻呓更是若有似无地在屋内轻吟着,齐欢就算再呆,也知道这天仙下凡一般的绝色美女已经动了情,他这才大着胆子,微微抖着的嘴轻轻揩着杨柳青吹弹得破的嫩颊,双手慢慢地在杨柳青玲珑有致的**上滑动着,感受着她热切的需求。

    随着杨柳青或高或低、性感迷人的嗯哼声,不住从他胸前透出,齐欢感觉到心跳愈来愈快,体内那股狂烈的冲动,也愈来愈难以忍耐了,他缓缓地攫住了她的檀口,轻柔地吸吮着杨柳青丰润的樱唇,感觉到怀中美女的哼声愈来愈柔软、愈来愈娇媚。

    少妇的口气是那么的温热湿润,惹得齐欢更加心猿意马起来,他将杨柳青软到快站不住脚的娇躯压到了墙上,惹得她一声轻哼,一面加紧吻吮着杨柳青的樱唇,双手更带着微微的颤抖,慢慢地卸去了杨柳青的衣服。当他的手顺着杨柳青曼妙的曲线,滑上了杨柳青胸前,轻轻解开杨柳青衣襟的刹那,杨柳青娇躯一颤,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轻推着齐欢的胸前,欲拒还迎地推拒起来。

    但齐欢的冲动是那么热切、那么无法抗拒,加上杨柳青原就只是为了故示娇羞,当齐欢更进一步地动作的当儿,杨柳青不只没再推拒,反而娇躯轻挪,尽量给予齐欢的手方便,让他能以最令她舒服的方式,将她的衣裳和羞怯一件件地剥去。

    才不过一会儿的时间,杨柳青和齐欢已是裸裎相见,一丝不挂地磨擦着齐欢那年轻的肌肉,火热的感觉让杨柳青更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娇媚性感的呻吟不住涌出,少妇那清淡的体香更是愈发浓甜,像春药一般将齐欢已烧到极点的欲火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齐欢怀抱着如此热情如火的美女,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加上怀中的杨柳青扭得那般娇娆,软玉温香的娇躯灼的像团火一般,更令齐欢无法再忍耐了,他双手箍上了杨柳青不盈一握的纤腰,在她的轻呓中,将杨柳青举了起来,杨柳青还来不及说话,她的**已屈服在齐欢的火热之下,给彻底分了开来。

    随着齐欢虎腰一挺,杨柳青闭上了眼儿,柳眉微蹙、娇躯轻颤,发出了微带痛楚的美妙呻吟声。虽说一见到齐欢那年轻英挺的俊容,媚骨风流的杨柳青已经忍不住穴里润湿、春意盎然,杨柳青虽是欲火如焚,但穴里可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穴口虽已湿滑却还不够柔软,便挨了齐欢**的重重插入,加上插入时的角度也没有对好,当嫩穴被破时杨柳青只觉穴口痛的好象擦伤了一般,窄紧的嫩穴虽是本能地黏紧了**,本能地享受他的灼热,但遭狠狠插入时那些微的痛楚,却仍令杨柳青经受不起,忍不住呻吟出来。“唔…痛…痛着呢…欢哥哥…别…别那么用力…青青…唔…青青受不起…啊……欢哥哥…饶…饶了青青…小…小力些吧…”

    原先虽对杨柳青火般的春情和半主动的献身难免疑惑,但现在看着杨柳青娇羞不胜、弱不禁风,不住呼痛叫疼的羞怯模样儿,齐欢不由得大喜,他一手搂住了杨柳青泛着香汗的纤腰,一手滑上了她紧翘的圆臀,指尖顶进了她火热的股沟,好将杨柳青的嫩穴固定着,让她再逃不脱自己的手。

    齐欢非但没听杨柳青的话儿收力,反而腰部深顶猛收,插得更有力了。没一会儿,杨柳青已适应了齐欢的抽送动作,那年轻的灼热**不住熨贴着杨柳青敏感的穴肉,惹得杨柳青又叫了出来,春情难抑的美妙娇吟声音,在客厅中不住回荡着。“哎…欢哥哥…唔…你…你好…好厉害…入…入的青青…唔…好…好舒服…哎…青青受…啊…受不了…天…天啊…不…不要…别…嗯…哎呀…太…太美了…太美妙了…欢哥哥…我…求…求求你…别…不要…啊…嗯…就…就是那里…哎…好…求求你…用力…用力呀…唔…”

    一半是因为滋味着实不坏,一半也是因为要逢迎正**着自己的齐欢,半真半假之间,杨柳青呻吟的像是爽的快死了一般,嫩穴更是本能地绞紧了齐欢的**,像是穴里头生了几十几百张嘴一般连吮带吸,美的齐欢也忍不住低声轻呼起来。

    那**的夹力,加上杨柳青使尽浑身解数,尽情迎合,让齐欢的定力很快就崩溃了,他只觉一阵甜美无比的感觉,从**处直升脑际,背脊处一阵美妙的酥麻,阳精已忍不住激射而出,直捣杨柳青穴心深处,让她也舒服的软瘫下来。

    休息了一下,齐欢低头再次向着杨柳青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吻了过去,“唔…”因为之前已有些春心荡漾了,虽是勉强避过了脸,让齐欢的吻落在肩上,但杨柳青怎么也没想到,光是香肩受袭,已令体内的火热犹如火上加油一般,热腾腾地滚烫起来,白里透红的香肌雪肤艳色更炽,加上齐欢虽该算是色中老手,但杨柳青天香绝色,美的犹如仙女下凡一般,如今娇躯半裸地挨在自己怀中,惹得他差点要忍不住了,胯下那根**已经强硬无比地挺了起来,灼的杨柳青娇羞地轻挪纤腰,磨擦之下更令他魂销意荡,齐欢的吻很快就滑上了杨柳青的胸口那一对诱惑魔力的香峰,连吻带吸起来,另一只手更纤巧地托住了杨柳青随着呼吸轻抖着的香峰,温柔地托抚起来。“哎…讨…讨厌…唔…怎…怎么这样…”杨柳青的呻吟声,突地高升起来,整个人都被烧的快昏了,没有一寸肌肤不沐浴在肉欲的烈火之下。在得杨柳青允准之后,齐欢色胆大张,动作更不收敛,那**的香峰落在齐欢嘴里,正含羞在他的口舌之间贲张着,另一边的蓓蕾也落在齐欢手中,在他轻柔的搓揉当中愈发娇绽,美妙而温柔的滋味弄得杨柳青更加火热难忍,染上红晕的肌肤又浮起了一层薄薄的香汗,不只更加眩目,连少妇香气也愈发馥然,那感官上美妙无比的刺激,让齐欢的手愈动愈快,口舌之间虽是愈发小心,以免咬痛了她,但轻衔猛舔之下,也令杨柳青欲火狂炽,一发不可收拾。

    第435章

    “唔…不…不要…你…哎…你弄得…弄得好热…青青…青青受不了…啊…别…求求你…求求你别再亲了…唔…好…好热…好棒…美…美死青青了…啊…不可以…不可以那样吸啦…哎…你…你这样会…会害青青流…流出来的…唔…你的手…怎么…哎…对…对了…就是那里…再…再边一点…唔…力…力道好棒…哎…好…好象揉…揉到里面去了啦…啊…唔…好…美…美到青青心里头了…啊…”

    一对敏感娇挺的香峰,被齐欢熟练的口手齐施,服侍的舒服透顶,加上齐欢完全没堵着她的嘴,就好象等着听她软语呢喃似的,在这样内外交煎之下,杨柳青只觉欲火都快把脑子给烧化掉了,那娇媚的呻吟更加高昂,更加无所忌惮。

    “哎…好…好棒…美…美到…美到青青心坎里了…唔…怎…怎么会这样……啊…这滋味…这么棒…呀…哎…别…别再逗青青了…不要…啊…”

    听杨柳青这般甜蜜的呻吟喘息声音,感觉她已忍不住凑向自己,**的肌肤光磨擦的感觉都是那么不同,强忍着直捣黄龙的心直到现在,齐欢觉得自己好象快要爆炸了,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双手轻扶在杨柳青腰间,让她双足点地。闭上双眼,被体内欲火烧的昏昏沉沉,只知偎依着他的杨柳青只觉一股清凉感传到腿上。

    齐欢快手快脚,只听得杨柳青娇呓连连,原还怕自己会不会太急色,唐突了佳人的齐欢这才发现,杨柳青的臀腿之间已是一片湿黏泥泞,津液一波一波地往外溢出,染的她嫩穴处更是美不胜收,看来杨柳青比自己还要急色呢!

    迷蒙之中,感觉到自己柔若无骨的**,又轻如鸿毛般被齐欢抱回了腿上去,臀上的感觉令杨柳青一声轻吟,脸儿更羞红了,她已感觉到,**的圆臀触着了一颗火热的棒头,齐欢也已是箭在弦上,她虽羞的不敢睁眼去看,但光凭臀上的感觉,齐欢的**其硬挺比之自己的老公,只怕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明知杨柳青的**已完全被欲火充满,嫩穴里头**的,正渴求着男人的滋润,但齐欢似要吊杨柳青胃口似的,虽然两人都已一丝不挂,而杨柳青轻盈柔软的**也已完全任他摆布,只待他的占有了,但齐欢偏就不顶腰插入,反而用双手扶着杨柳青的纤腰,微微地浮起打着圈儿,让杨柳青湿泞的嫩穴口儿若即若离地触在他火热的棒头上,不住轻刮轻措着,弄得杨柳青欲火更炽,津液更加汹涌无匹。“哎…讨…讨厌啦…怎…怎么这么逗青青的…别…别让青青半天吊…唔…坏…你坏死了…哎呀…别这么…这么悬着嘛…啊…”

    听杨柳青终于开口求他,齐欢的忍耐也到了顶点,双手箍着杨柳青纤腰处微一用力,只听着杨柳青一阵满足的哼声,她感觉到自己的嫩穴已被齐欢深深地顶入了,那**顶的之深,酥的她连呼吸都热了起来。看杨柳青舒服的美眸半开半闭、满脸红潮、媚眼如丝、樱唇微张,美的齐欢的**直冲脑际,他双手顺着杨柳青薄薄的汗水滑下,从纤腰溜到她的圆臀上,双手撑着杨柳青的臀后,用力将她抬起少许,随即重重的放下,美的杨柳青差点就哭了出来,心中直叫着我的天啊!

    她的娇躯重量加上他的力气,使**插的更深入,产生一股股惊心动魄的快感,如闪电般击着杨柳青每一寸神经,比刚才那充实感更强烈,更刺激,杨柳青几曾尝过这种滋味?她美的声甜音软,娇吟声中纤腰不住扭送,比方才等着被干时更是妖冶绝伦,少妇的香氛犹如爆发般地喷发出来,登时满室皆春。

    感觉到穴里头涨得满满热热的,刚刚和齐欢交合时那些许的不满足,彷佛化为**的渴求般又回到了身上,杨柳青不只是柔顺地任凭齐欢的手动作,嫩穴上下套弄着齐欢的**,还在套动之间愈来愈大力地扭腰旋臀起来,随着杨柳青忘形的动作,她那窄紧的嫩穴亲热地箍住齐欢的**,彷佛从前后左右无休无止的冲击,不断地将快感导入齐欢的**当中,让他的快乐也愈来愈高。

    怀中正干着的是风情万种的绝色美女,为**所驱策的她已完全褪去了冰霜一般冷淡的外表,动作和浪言呓语都是无比的狂野放荡、扣人心弦,嫩穴里头更是机关重重,令他的**犹如陷入了**阵中般快感连连,若非齐欢也是床笫老将,经验丰富无比,加上**上修练的神功也是实力过人,换了个冲动的年轻男人,怕早在杨柳青娇媚婉转的呻吟浪啼和狂野放浪的扭摇套弄当中弃甲曳兵、一败涂地了。

    虽是强撑着一口气,不让自己的冲动那么快就发泄出来,但怀中的杨柳青委实太过诱人了,嫩穴里头的吸吮滋味更是前所未见,舒爽畅快的感觉犹如地震般直荡的齐欢背脊发麻,重重快感直冲脑门,眼看就要忍不住爆发了,原本还想保留实力,在椅上爽过一番之后,再将**后的杨柳青抱上床去,大干特干的齐欢不得不放弃第二次的可能性,野兽般的喘息从他喉中发出,也已是汗流浃背的齐欢抓了个空档,将杨柳青压到旁边的太师椅上,令她双腿大开,挂在扶手上头,一边鼓其余勇,对着杨柳青的嫩穴狂抽猛送起来,那滋味是如此狂野、如此纵情,浪的杨柳青又娇声呼喊起来。“啊……啊…员外你…啊…干…干的好猛…哎…美…太…太美妙了…哎呀…唔…弄得…弄得青青…快活死了…你…你…插死我了…嗯…嗯…干呀…快…快一点…用劲点…”

    绝色美女不只是穴里头厉害,犹如千百张嘴般吸吮不已,不把他吸干绝不罢休,杨柳青那扣人心弦的娇声浪吟,比之任何事物都让人无法克制自己,媚的齐欢舒服的浑然忘我,只知大干特干,插得愈来愈猛。等到他终于再忍不住,将**抵紧杨柳青的嫩穴,精液一波接着一波毫不停息地射进杨柳青的嫩穴里头后,齐欢只觉浑身酸软,瘫回了椅上只知道喘息而已,连动也动不了了。

    杨柳青更似连骨头都瘫了一般,**裸地瘫在太师椅上,保持着**大开的淫媚姿态,良久良久都无法动弹,只能任津液混着他的阳精,慢慢地从穴内溢出来,看的齐欢不由得大起征服之乐,虽说搞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