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84.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81 部分阅读

第 181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芤幌戮秃昧恕?br />

    以她的经验,司美春知道,男人的**就算死命想撑持,一被女人的阴精一淋一烫,那酥爽感也要使他们精液狂射,再也忍耐不住,尤其是司美春天生异禀,阴精特别甜美、麻人心脾,给她一泄一浇,不管男人的体力和技巧再好,那旺盛的精元,可是打骨子里都要冲出来,再没可能有所保留。

    但这一次无论如何,司美春都希望,这齐欢能够再撑上久一点儿,他的技巧如此厉害,光是舔吸吻啜都令她有飘飘然之感,**交合之美,更是酥的令人如登仙境,美的让司美春像是发现了一个自己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新境界,她可真的不想就此结束啊!

    虽是拚命忍着,齐欢的动作也没有多大,仍是怜香惜玉地轻旋缓送着,保持着深深交合的姿势不住轻磨,但那**的火热却是再狂烈也没有地搓揉着司美春敏感的嫩肌,那火焰像是再没半分阻挡地直抵心窝,令司美春体内的快感愈来愈是强烈,冲击的司美春身心俱融,每寸毛孔似都在**的奔腾之下被冲开了。

    突地,司美春身子一阵紧抽,一声声甜蜜娇柔的呻吟忍不住从口中奔出,浑身一阵接着一阵地哆嗦,也不知齐欢那粗长的**是顶到了什么部位,她只觉体内快感陡地倍增,瞬间便充满了她的每一寸肌肤和灵肉,再没有一个地方能逃离开去,甜美酥麻的阴精哗然狂泄,再没一点保留。

    偏偏齐欢不只没有被那美妙的阴精烫的一泄如注,**头处不知何时开始,已传来了一阵阵若有似无的吸力,彷彿想将司美春的阴精全盘吸收似的,那前所未有的滋味儿,美的司美春更加酥软无力了。

    情不自禁地媚声娇吟不已,彷彿整个人都已经融化在那舒畅痛快当中,她虽是头一次尝到如此美妙的滋味,美的好像以前和男人的欢爱都像是失了味儿,但沉醉在**当中的司美春却也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地方被他给侵犯了,。

    此刻的司美春,正是花心落入了齐欢采撷当中,酥软的她只觉得**彷彿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不住冲刷着她的身心,令她一次又一次地落入了甜美的深渊,现在的她真的只想任凭摆布,就这样被玩到活活爽都死都好呢!“美…唔…美呀…好…唔…好人…好哥哥…青青…青青被你干死了…唔…你好…好厉害…搞的青青又…哎…哎哟…又要丢了…嗯…你…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厉害的…啊…好爽…青青整个人都…都要飞了…哎…真…真是爽上天了…唔…好哥哥…亲亲哥哥…你…你采到青青花心了…哎…采的青青好爽…啊…”

    外表看来完全没有激烈的动作,房内虽是一室皆春,却只见偎依在齐欢怀中的司美春不住娇颤不已,香汗如雨飞洒,口中呻吟不绝,句句都充满了甜蜜的满足,而齐欢却是不动如山,只是双手扶住司美春湿滑的纤腰,让她自主地挺扭不休,女体幽甜的香气随着她的汗珠泼洒,不断地飞散出来,蒸得满屋子都是香气。

    也不知在齐欢怀中这样忘形了多久,司美春只觉浑身皆酥,穴内深处又是一阵甜美的颤抖,也就是又一波美妙的阴精美滋滋地喷了出来,前所未有的美妙快感袭击了全身,好像每一寸**都充满了**的乐趣,再也留不下其他的东西了。

    撑到这个时候,美到极点了的司美春终于再承受不住,只见司美春一阵娇媚高昂、似哭叫又似快活的呻吟,整个人一阵僵直,阴精狂泄的痛快带着无比欢乐,降临到她身上,竟就这样瘫痪在齐欢的怀中,晕睡了过去。

    好像整个人都还沉浸在那无与伦比的美感当中,司美春幽幽苏醒,只觉浑身上下娇慵无力,每寸肌肤都似还茫酥酥的,这才发觉自己还瘫在齐欢的怀中,两人都是一丝不挂,下体甚至还紧紧地啜吸在一起哩!

    回想起刚刚那前所未有的快乐,司美春又羞又喜,整个眼里都是齐欢熟睡的样子,那张脸是如此的不起眼,一点儿特征也没有,平平凡凡的,好像在路上走着走着都会看到相像人儿似的,偏偏床笫间的功夫却是如此厉害,令司美春差点以为,自己是真的成了仙呢!

    看着他的睡脸,愈看愈离不开目光,司美春只觉满怀的喜悦愈来愈满,完全无法抒发,情不自禁地便在他脸上轻轻地吻了一口。

    一口下去虽没弄醒这齐欢,但司美春直到此刻才发觉不好,自己不但失了身,还爽的一蹋糊涂,还在他怀抱里香甜地睡了这么久,直到这时候还舒服到不想要离开他,若是齐欢已经清醒,自己这一个情不自禁的吻,完完全全暴露出自己对他的爱意,他也不用藉此要挟,光只是在这裸裎相对的情况下调笑她几下,那可真够她羞的了。

    纤手轻轻撑在床边,想要撑起自己身子来,偏偏却是一用力就全身发酸,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还没休息够似的,四肢都使不出力来,腰间、股内尤其酥软酸疼,在在提醒了她,自己昨夜究竟是爽到什么程度。

    第439章

    心思突地一转,司美春喜容顿敛,她差点儿忘了,刚刚颠倒疯狂之际,她连花心都给他采了,怪不得会泄的那般舒服,到现在还浑身乏力,强忍着娇躯的酥酸麻疼,在心中轻吁了一口气,司美春特意放轻了身子,不弄醒他,整个粉雕玉琢的**娇软地偎依在他的身上,还甜蜜地轻轻挪移,好让自己能更紧贴他的**,更彻底地表现出对他的臣服和爱意,享受他的温热和体贴。

    慢慢地闭上了眼,司美春直到此时才发觉,刚刚两人真的搞的太过火了,竟连收拾都没收拾一下就相拥入睡,别说了汗水了,光是两人激情交欢时溢出的汁液,此刻还半湿半乾地沾黏在紧紧吸啜的臀股之间,可真是羞死人了。

    偏偏一想到这儿,司美春的身体彷彿也回到了刚刚的激情之下,差点儿又有水要流出来,此刻的她别说是起身拭擦那激情的痕迹了,光是保持着不动,好不让穴里的汁液溢流出来,就已经够娇羞无伦的司美春好受啦!感觉到身下的齐欢肌肉微动,知道他已快要醒了过来,司美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已滑到了他身上,正无意识地在他胸口轻轻画着,想要缩手却已经来不及了,她索性将一双小手全贴了上去,慢慢地感受着他那肌肉的热力。

    慢慢地张开了眼睛,齐欢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前这美女是如此娇痴,瑞雪般白皙的肌肤透出了含羞的晕红,嫩红的嘴角逸出了一丝娇俏的笑意,眉梢眼角春意盎然,印在他胸口的纤手更是温热微汗,显见生意盎然。

    现在的司美春浑身都充满了青春的生气,完全不像之前来山时令人心痛的样子,当时那微带憔悴、眉黛含愁的忧郁之气,彷彿像太阳下的露水般全盘蒸发,现在的她恍如脱胎换骨一般,神态是如此俏丽可人,笑颜是如此清秀柔媚,虽是全身都黏在他身上,却仍不敢看向他眼睛的那股娇羞,更透出了无比魅力。

    其实,在司美春还没清醒之前,齐欢老早醒了,只是他看看了甜睡的司美春后,又闭上了眼睛装睡。在司美春醒来的时候,齐欢表面上装成熟睡未醒,实际上却是戒慎小心,玻e叛鄱低悼此耆桓曳诺羧魏我桓霰砬椋美渚驳男睦锶词瞧呱习讼拢馑久来翰坏募溃惫亲永镆餐赋鲆还上讼附咳踔戎话忝姥藜讶嘶挂钊诵亩魏文腥思硕家纳В胧┒臼侄枷虏涣耸郑伪榛u缘男睦铮踩滩蛔∑鹆肆猓幌肴盟艿揭坏愣撕Α?br />

    齐欢却是满怀安然,心中满满的都是得意:此时的司美春眼中春潮流淌,眉宇之间尽是满足红晕,显然她的心思已全然被刚刚的欢愉所占据,对他正当爱欲情浓。“舒服吗?”“嗯…”手掌心轻轻在他胸口贴着、微微地滑动着,像是要确认他的**一般缓缓而动,慢慢地滑到他胁上,脸蛋儿也熨上了他胸前,司美春好像很舒服似的,贴紧了他再不想离开,从他胸前透出来的声音甜甜软软的,“舒服到顶…简直舒服死我了…好齐欢,你怎么会这么厉害的?我真像是整个人都升了天一样…”“在床上不要叫的这么疏远,”很舒服似地轻吁了一口气,连动都不想动,就这么任由司美春抚摸着,齐欢嘴角也勾起了微微的笑,“在这里要叫的亲蜜一点…”“讨…讨厌啦…”嘴上是这么说,可声音里连一点点怨气都没有,只像是少妇对心爱的情郎撒娇一般,“占了青青那么…那么大的便宜,你还…还要我亲蜜的叫你…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想叫吗?那实在太可惜了…”“不要这么说嘛!我叫就是了。”秀发在齐欢脸上微微一拂,司美春娇笑地对正了他的脸,樱唇微颤,娇滴滴地轻语着,“好哥哥…亲亲哥哥…这样行吧?”

    “我从没试过这么舒服的,好像整个人内内外外的都被清洗过一遍,到现在还没力气起身呢!就算…就算我不愿意,反正青青还软在床上,一件衣裳都没有,也只有随你乱搞的份了。”

    最后几句话说出口来,司美春不只是放低了声音,整个人还在齐欢身上轻轻磨蹭着,就好像这几句话只是口头上的假撇清,现在的她正向他撒娇献媚,满心渴求着齐欢再一次的雨露施与似的。

    轻轻揉了揉司美春纤柔的发丝,两人相视而笑,齐欢凑近了脸,在司美春的额上颊上轻轻磨挲着,感觉到他的手又在使坏,司美春嘤咛了几声,眼中波光流淌,舒服地几乎要失控,差点要忍不住主动撩拨他来,偏偏齐欢选这个时候抱起了她,坐了起来,轻轻地在她刚刚缠绵中被吻到微肿的樱唇上揩了几下,“刚刚忙了一下,总算是先喂了你下面那张嘴…现在该是喂饱上面这张小甜嘴儿的时候了。”

    给他这一提,司美春才发觉,昨夜如此颠狂纵情,她的确也是饿了,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力气呢!虽是已结了合体之缘,又舒服到像是身心全被征服,但司美春的羞赧之意还是有的,若要她这样光溜溜地给他抱着走来走去,甚至连早饭都没办法自己走去饭桌上,那可真是羞死人啦!她娇软地在齐欢怀中轻扭着,纤手轻轻在他**的胸口推了几下,“让…让我下来…我还没穿衣裳呢!”“你以为…你还有必要穿衣裳吗?”听的羞红过耳,司美春心中却是又酥又喜,听他的话意,似是要不论日夜,只要有意就和她尽情淫乐。他所带来的快乐实在太过强烈,美的司美春只要一想起来便是绮念满身,全身好像都热了起来,真是再也没有一点自制力了。

    而她这样的热力四射,正亲蜜地抱着她娇媚**的齐欢自然不会感觉不到,他低下头来,在司美春额上轻轻一吻。“光是说话而已,你已经开始热了,这么急怎么行呢?”“唔…讨厌啦…”软绵绵地娇语着,司美春想起了自己那天买来的宝贝儿,脸蛋儿不由得羞的更红了,“先放…放我下来,好哥哥…还是让我穿衣吧!到时候,我还有…还有好东西要给你看呢!”感觉今儿个从齐欢到办公室以来,自己就从来没从脸红耳赤的窘状中解脱过。齐欢一改先前连眼睛都不看向她的冷待模样儿,好像要补偿她一般,一整天都紧紧搂抱着她,和司美春亲蜜爱怜,全没一点儿离开。“别…别缠我了…”娇媚地吻了他一口,司美春媚的眼儿都像要流出水来一般,“让我沐浴吧!等洗的乾乾净净的,再来陪你嘛!”“洗的乾乾净净,那当然是要的,”完全不肯放开司美春发烧的**,齐欢的笑意听起来又邪又坏,听的司美春又羞又喜,“不过呢…那也要我们先洗个美酥酥的鸳鸯浴才是,你说对吗,我的好我妹妹?”

    原先也知道,多半自己逃不过这好色家伙的手掌心,其实司美春事先也猜得到,两人上过床之后,这大色狼多半会想和自己鸳鸯共浴,在浴房里尽情淫玩自己的**,只万万没想到竟会这么快而已。

    司美春芳心里头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喊着,要她忘却所有的矜持,完完全全地将自己交给他,尽情地享受爱欲之乐。她软绵绵地在齐欢脸上甜甜一吻,娇滴滴地呻吟着,“好…嗯…好啊…”虽是给他抱进了浴房里,任他上下其手地为自己擦澡,一点一点地搓揉着她的冰肌玉肤,含羞带怯的司美春,心底却是愈来愈甜。

    这齐欢嘴上说要和她大洗鸳鸯浴,还特意装出个又邪又淫的声音,惹的司美春心旌摇荡,还以为一入浴房之后,他会怎么样胡天胡帝,弄的她娇态毕露呢?

    没想到齐欢此时倒君子的很,虽是一丝不挂地和她共入浴池,双手更是一处不饶地擦洗过她每一寸**,连那昨夜被他弄的激烈无比,到现在还有点儿肿的小嫩穴也不放过,但他的手法却极有节制,不只是温柔轻巧而已,那手法甚至令司美春感觉到,他真的只是想帮自己好好洗个澡而已,对自己像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哩!

    齐欢虽是专注地为司美春拭擦娇躯,无所不至,触手处却是轻柔纤巧,像是怕一用力就会弄坏了这千娇百媚的佳人似的,完全不像是已经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过,倒像是个头一回尝到此味的少年般小心翼翼,连一点多手都没有。

    对齐欢还不能算是熟识,少妇的羞赧加上少妇的矜持,让司美春原还娇羞推拒着,但一来齐欢的手段着实不弱,二来两人早已有了肌肤之亲,还被他一整天都搂搂抱抱的,司美春的芳心早被他的亲蜜怜惜给融化了,口头上虽还有拒却之意,却是半推半就地就软了下来,任他为所欲为。

    他的手法虽是温柔无比,下手间全不带半点**味道,但司美春床笫经验虽不少,却是头一次和男人共浴,芳心早乱成了一团;加上面对的又是曾令自己欲仙欲死的男子,虽说他不带**之思,司美春心头却难免有所绮念,加上齐欢的确仔细,竟连司美春那羞人的**都轻柔温雅地洗着,像是要一点一点地确认刚刚的风流痕迹。

    当齐欢的手指头滑入她嫩穴的当儿,司美春浑身一震,眼前差点儿就茫茫然起来,强自克制才把那股想要娇声呻吟的冲动压抑下来,心头却不禁一阵又羞又喜的感觉掠过:你把我洗的这么乾净,果然是要来弄我的!

    这感觉是如此甜美,就好像她正期待、正渴望着一般。一边想着一边司美春便脸红了,身体也好似起了反应,慢慢地温热起来,若非两人正浸在温热的池水当中,她的娇躯发热只怕瞒不过他呢!

    心头微微一动,羞的差点要钻进池底去,虽说娇躯发热可以推说是水温的关系,但他的手指正仔仔细细地在她的穴内轻擦慢揩着,司美春穴内汁水已忍不住溢流,那津液是如此黏滑柔腻,和池水全然不同,岂能瞒的了这精明的大色狼?

    偏偏齐欢明知司美春体内春心荡漾,手上却一点不停,仍是以那温柔的手法为她擦洗,甚至连句轻薄话儿也不说,熬的司美春差点儿忍不住要开口求他。

    好不容易等到齐欢停了手,司美春已是媚眼迷茫、浑身酥软,偎着齐欢的**几乎已完全没了力气,靠着他抱才不至于滑进水里头去。她不由得有些儿生自己的气,她到底是怎么了?齐欢明明是君子般地纯为自己擦洗,手脚都是规行矩步,间中连句轻薄点儿的话也没有,却是自己不争气的欲火如焚,情不自禁地渴望着再一次的**交融,薄羞微嗔的司美春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怎么了?我妹子,你身上好热、脸蛋儿也好红喔!是不是浸太久了?要不要出去休息一下?”“讨…讨厌…不用啦…”不听还好,一听到齐欢的话,司美春竟连气都气不起来了,内容虽是关心备至,语音却是轻薄淫邪,甚至连手指头都故意留在嫩穴口上,有一下没一下似有若无地轻触着,完全不像方才那么温柔,摆明齐欢已经知道司美春体内**泛滥的妙况,只是慢慢地撩拨着她、挑逗着她,想看看这美貌少妇会怎么投降而已。“真的不用?”“嗯…”眼儿微瞄着他,冲着正打量着她的齐欢又妩媚又娇羞地一笑,司美春一双娇巧纤细、白玉雕就般的纤美玉手,已经缓缓贴上了他的身体,顺着他的身形线条慢慢地滑动了起来,“该…该轮到我帮…帮好哥哥洗了…”

    享受着司美春纤手稚嫩娇甜的擦洗方式,还有她乳燕投怀般,娇躯在自己身上热情又娇羞的摩挲,齐欢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司美春那慢慢蕴起娇红的肌肤,不觉间他的手已移到了司美春粉背上头,顺着她湿滑的肌肤,缓缓滑到了她纤腰上去。

    也不知是那个秘密窍穴给他触着了,司美春只觉**难以抑制地娇颤起来,喉间更已发出了诱人的娇吟,原已经波涛泛涌的体内好像被鼓起了海啸一般,冲击的她差点要忍不住娇羞和矜持,差点就脱口而出主动求欢了。

    第440章

    偏偏她的双手,现在正珍而重之地捧着那令她魂牵梦萦的**,正珍惜而甜蜜地轻轻揩洗着,强烈的爱意反倒阻住了司美春降伏的脚步,那棒子美的让她差点想一口含住,以种种手段将它吸到最粗最长,看看能把自己征服到什么地步。

    那**在她的服侍之下,已渐渐有昂首之态,但在司美春春心荡漾的媚眼里头,那可爱的**现在可还不够粗长、不够伟大哩!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向他要求呢?

    纤手轻触爱抚之间,齐欢的**已慢慢硬挺了起来,那强壮的挺拔,在司美春那欲火泛滥的眼中,真是可爱极了。司美春再也忍耐不住,纤指从轻轻圈着**上下微套,变成贴的愈来愈紧,连掌心都娇稚地捧了上去,一双玉手上下舞弄之间,那**已兴味盎然地挺直了,纤纤玉指间传上来的炽热,就好像和她体内那股火遥相呼应着,内外夹击着司美春仅存的一点儿矜持,令她媚眼如丝、晕红满颊,连呼吸声都似带着些许媚意一般。

    再加上到了此时,齐欢也出了手,虽没用上威力最强的迷情眼,但他的手指头不知何时已滑入了司美春的股间,掌心轻轻地贴上她的隆臀,着手处用力虽似不强,玉股当中却是极有感觉,就好像他正大力地揉抓着自己的圆臀般,力道直达心底,酥的令司美春再也没有办法专心舔吸着齐欢的大棒子。“唔…喔…哎…别…别弄…弄那里了…唔…”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司美春已经没办法让自己好好服侍那美妙的**,齐欢的手好像正操控着她的**,想要她爽她就爽如登天,想要她疼她便疼入骨髓。

    还不只如此而已,这齐欢连力道都收发由心,似乎连司美春的身体感觉都在他掌握之中,每每司美春已舒服透顶,美到差点要泄了的时候,齐欢的手便缓了下来,让司美春犹如从半空中坠下,在她娇媚的不依声中,又被他的手慢慢送上半空中去,熬的司美春神魂颠倒,什么也看不清了,只知软瘫在他身上,整个人似再没一点儿力气,玫瑰色的嫩颊甜蜜地揩贴在他贲张的**上头,不住娇声媚吟着。“哎…哎呀…好…好人…好哥哥…亲亲哥哥…唔…求…求求你…放开手干…干吧…我…哎…妹妹受不了了…”舒服地浸在池中的热水里,齐欢松弛地倚着池壁,双手轻轻地分开了司美春发颤的**,令她嫩穴大开,慢慢地触到了他的大腿上,只听得司美春一声又羞又喜的甜美尖叫,一股汁水已迫不及待地流了出来,倾盆大雨般淋打在那大**上头。

    顺着司美春的渴望,齐欢彷彿要一口气令司美春崩溃似的,让她的嫩穴口儿在**顶上轻磨了几圈,弄的她软语相求,差点没当场哭叫出来的当儿,齐欢抬着她**的双手猛地向下一放!

    司美春事先完全无法预料,他竟会这么重的来上一下,她的嫩穴当场就完全给冲开,被那昂扬的大棒一举顶进花心,登时快感犹如火山爆发般在司美春每一寸神经、每一寸肌肉、每一寸肌肤,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在瞬间欢叫起来,舒服的令司美春浑身僵硬,窄紧的嫩穴虽遭这般勇猛破关,但不知是否因为先前已被弄的汁水淋漓,她竟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痛,全身都被那强烈的欢乐撑的满满的,再容不下其他感觉。

    一瞬之间,司美春的饥渴已完全被充实,还满胀到令她差点“吃”不下去,舒服的根本叫不出来,司美春白眼一翻,登时失了魂魄,美的立时软瘫,花心在那美妙的灼烫当中完全开放,像是张饥渴无比的小嘴儿般,紧紧包裹住那灼烫的**,甜蜜无比地连吸带啜、吻个不休,像是再也不肯放掉的样子。

    齐欢那**不只粗长而已,更有一番妙处,**上头火热难挨,比之女体浓烈的热情还要灼烫不少,交合时更是快感连绵。在齐欢的百般挑逗之下,司美春原已经被逗弄的快泄了,再加上最脆嫩的花心处紧贴着这股热烈的灼烧,登时激的司美春娇躯一颤,一股阴精已美滋滋地喷泄出来。

    虽然司美春一触之下已是兵败如山倒,阴精如泄洪般猛地泄出,顿时美的浑身发酸、娇吟不已,但齐欢才刚动手,正是如日中天的当儿,司美春茫然之中,只觉花心处又一阵甜美的颤抖,他的**口处如长虹吸水一般,似有若无地啄吸着她,那滋味司美春前头虽经受过,但此刻的滋味之甜美,却又更胜一筹,舒服的司美春一阵阵像要断气般的娇吁轻喘,花心处迷醉似地更加包紧了他。

    也不知这样在**中沉醉了多久,司美春才微微地醒了过来,她登时发觉,齐欢仍紧紧地插在她里头,动也不动,而她虽已**,嫩穴处却仍紧紧地、软黏甜美地吸吮着那**,爱不释手地再也不肯放开,完全一幅欲求未足的浪样儿。

    一边在心中又羞又喜,司美春心中一甜,她也不是初经人事的雏儿,不会不清楚,男人若是硬挺着不动,明明插进了穴里头去,却没有动作时,会有多么难受;而齐欢现在虽仍挺着,却是动也不动,非但没有一点想催她的动作,甚至连双手都只是在她纤腰上轻轻揉弄,像是要安抚她那被过于强烈的快乐冲激的酸软的纤腰,分明是怜惜她弱质纤纤,不肯趁她爽的快晕去时强攻猛打、彻底征服,而是体贴地等着她回复过来。

    心头充溢的甜美让司美春再也忍不住那股冲动,情迷意乱地主动吻上了他的嘴,连小香舌都稚嫩地轻吐出来,勾起了他的舌头,慢慢地舞动着。“好…好哥哥…亲亲哥哥…”软绵绵地呻吟着,司美春微微地仰起了脸儿,才刚**过的她格外娇媚,晕红的双颊衬着春潮流淌的媚眼儿,纤细娇嫩的肌肤每一寸似都喷发着令人心荡的媚气,“快…快来吧…我…我要你啊…”“受得了吗?”双手贴在司美春水滑的纤腰,轻轻一带,让司美春软软地偎在怀里,齐欢俯下头去,温柔地在她红艳的唇上轻轻舐了舐,轻吮着司美春殷红柔润的樱唇,连语声都似柔了几分,“会不会疼?”“不…不会…”微微地咬了咬牙,司美春轻轻地呻吟着。

    怎么会不疼呢?齐欢的**是那么粗长壮硕,和他比起来,司美春以前挨过的,都不过是孩子玩意,给那大棒子一下子狠狠地破了开来,直达花心!

    原来在强烈的快感之下,痛楚是那么微不足道,但现在的她可感觉到了,嫩穴完完全全给撑了开来,好像什么屏障都给他破了去,不只是大张时撑开的痛而已,光是那剧烈的磨擦,里头都还有些微微麻麻的疼哩!如果不是泡了一会儿,身体该是习惯了些,光是磨擦的痛楚,只怕都要让她皱起眉头来了。

    可痛虽是痛,微微的不适却更难掩心底的渴望,司美春极其渴望齐欢的强猛攻势。她倒也不纯然为了肉欲之欢而已,这几天下来的相处,司美春有些感觉,这齐欢虽然老是神神秘秘的,好像完全令人无法测度,但在她看来,那却不像是故作神秘,更像是齐欢在矜持着,有些什么东西死埋在心底,始终不肯解放出来。

    不过现在的司美春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以她的估计,自己虽已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欢快,对他而言却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司美春的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渴望,一旦当真使出全力,真不知她会被这齐欢搞成多么爽快哩!

    虽对自己这香艳的想头微有羞意,但不过一夜之欢,她的身体似已被齐欢重新开发过了,对床笫之欢比以往还要来的渴求,**的欢快是如此难来抗拒,令司美春不禁驰想着,若他真的全力以赴,自己是不是真受的了呢?如果真受不了的时候,他会不会不管自己的抗议和柔弱无力,在自己身上狠狠发泄呢?到时候只有任凭宰割的她,又会承受到多么狂野放浪的快乐呢?

    愈想愈羞,但也愈想愈舒服,司美春早已下了决心,今儿个一定要趁共浴的美妙情况下,尽情的奉献自己,勾起他彻底的兽**望,让他压倒性地将自己的身心全盘征服,就算被搞到骨头都酥掉也是心甘情愿。“这样不好喔!”眼中微露讶色,齐欢似乎也没能预知,今天的司美春竟会如此娇媚淫浪,她似已完全摆脱了少妇的矜持,完完全全任由体内的欲火摆布,变成了对**再无抗力的惹火尤物,明知他实力过人,绝非她承受的了的,还敢招惹。

    以齐欢的经验而言,方才那一下强攻,虽是一下子直捣花心,便够让她美爽爽了,但她那娇嫩的美穴,一下子受到如此强烈的攻陷,应该是蛮痛的,再经不起任何狂风暴雨侵袭,所以他虽是欲火未消,也不愿趁着司美春瘫软之际硬上。

    光看现在的她,不过是被齐欢在穴里头微微一顶一磨,便已眉目微蹙,连嫩穴也似畏疼般地缩了几下,就知道她表面上逞强,里头实际上可还疼的紧呢!

    “才刚刚那一下,我妹子已经美到丢了精,要是我真的再搞下去的话…”“没…没关系的…”甜美地吻上了他,司美春连哼声都似带着媚火,贲张的香峰更是情难自已地在他胸口不住摩弄,“我今天…什么都不管了…一定要你尽情舒服…唔…好哥哥…如果你真体贴我…就让我…让我好好侍候你嘛…我想试试看…你真的…真的不留手的时候…能把我弄成什么样子…”

    司美春再说不下去了,齐欢眼中英气乍现,带着一股邪气,好像整个人都不同了似的,司美春似有所觉,连他的棒子都似脱胎换骨,又粗长了几分,在花心处一阵若轻若重的顶挺轻揩,顶的她不住娇吟。“可怜的小美春…”双手慢慢地,顺着司美春完美的曲线滑了上来,又似轻盈又似强力地捧住了她一对柔软高耸的香峰,司美春只觉胸前一股热流传来,耳边又升起了齐欢的声音,带着一股解脱了似的淫邪气息,“我不管了…再不管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治治你…真正的全力以赴…不管你再怎么求饶,也非弄到全泄了才罢休…”

    娇甜地应了一声,司美春闭上了眼儿,享受着香峰上蓓蕾处被他轻揉缓捻时的快乐,她知道自己成功了,接下来就看齐欢想怎么办,她唯一能确定的是,今夜的自己再也保不住任何矜持了,他一定会一次又一次地攻陷她,一次又一次地令她欲火焚身,将她送上享乐的天堂,变成完完全全受欲火操控的女人。

    事先司美春可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这齐欢表面上平平凡凡,一幅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模样,就连裸裎相见时,也没看到他身上有多少肌肉,肌理平滑温润,犹胜女子,虽是山居已久,脸上身上却没半分阳光留下来的痕迹,体力竟然会这么好,在床上厉害到完全难以想像的地步。

    以司美春以往的经验来看,男人的功夫其实差不了好多,温柔些的在上床前虽是百般挑弄,却不过是为了延长时间,只为了插入之后的狂攻,而在插入之后,便只有狂抽猛送,直到泄欲为止,射精之后更是浑身发软,只有瘫着的份儿了,往往弄的她半天吊,虽是舒服却不到完全满足的地步。

    但这齐欢却是完全不同,虽说他事先的挑弄也费时颇多,却像是天生温柔体贴,加上他逗她时的神态,很明显地是乐在其中,沉醉在她**之美当中,往往都弄得司美春几欲疯狂了,才肯好好地和她真枪实弹的玩,连插入后的技巧手法也是百变千幻,那滋味可真的是刺激无比。

    第441章 激情美春一

    再加上齐欢的持久力又强,别人只要给司美春**时的阴精一冲,便爽到极限、一泄千里,但那令任何男人都弃甲曳兵的阴精,此人却是丝毫不惧,往往能撑到司美春泄了好几回,泄的穴里焦躁饥渴到极点了,才狠狠地给她灌溉下去,一发精水直冲尽头,重重地烫的她爽若登仙。

    那滋味让司美春虽是舒服到了极点,功力也每次都有所裨益,浑身上下却是次次欢愉之后都酸软乏力,只有全身瘫痪般地偎在他怀中,听着齐欢爱宠甜蜜的轻言细语、软语呢喃,娇躯再没有办法动作。

    软绵绵地伏在齐欢身下,娇喘细细、媚眼如丝的司美春微移过脸儿,纤手娇柔无力地圈上了他的颈子,迷恋无比地迎合着他柔情似水的深吻。哼声又轻又媚,像是光这样和床褥磨擦都已受不住了,她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出来似的,再没有一寸乾的地方,连床褥都弄的湿答答的。

    司美春根本已算不出来,这是她第几次被齐欢弄的死去活来,她只知道,每次他想要的时候,都能令她神魂颠倒,再不知人间何处。

    嘴唇分了开来,齐欢爱不忍释地继续吻了下去,一个接着一个的甜美印记似有若无地轻印在司美春的颈上背上,酥痒令司美春忍不住轻声娇笑起来,纤手软绵绵地搓揉着他的身体,她不敢笑的太大声,刚刚她爽到肆无忌惮,每次都叫到嗓子快哑掉,到现在还不能出大声音呢!“好…好哥哥…你真厉害…”

    感觉到他的手顺着她汗湿的肌肤,缓缓地钻进了她的身下,司美春微微提起了乏力的**,柳眉微皱,忍着用力时腰上那微微的疼,好让他的手能更快、更轻松地贴到自己的香峰上头。

    当蓓蕾又落入了他的掌控当中时,她只觉他的掌心处又是一团火,温柔地烧灼着司美春的芳心,那美妙的感觉令司美春浑身一震,不禁又娇吟出来,“我…哎…我又要死了…”

    “真的会死吗?那太可惜了…”

    在司美春耳边轻轻地调笑着,齐欢故意挪了挪,弄的司美春脸蛋儿更红了。激烈的**之后,两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衣物隔阂,贴的再亲蜜也没有了,尤其两人都是趴伏着,齐欢那刚泄过的棒子正轻夹在自己臀缝当中,刚刚那几下挪动,正好给他更深入了些儿,微湿的**正轻揩在菊花穴上头。

    那湿滑的触感,令她娇躯微微一震,其实司美春的后庭不是没被男人用过,何况她身心皆已臣服于他,若是齐欢有意,司美春自身其实是全不在乎,那菊花穴是否要再次被破,但一来齐欢不爱唱后庭花,二来他的棒子实在太大,若是给他用了后庭,真不晓得会不会撑破掉哩!

    轻轻噎了一声,司美春原已娇艳红润的脸蛋儿更加媚了,圆臀中夹着他的**,那湿黏处几乎全都是她才流出来的呢!偏偏司美春都已羞的想埋起脸蛋儿了,齐欢却还不放过她,竟轻咬着她的小耳,徐徐吹息轻吮,令司美春脸儿转了过来,眼儿虽仍有茫然之意,但触目所及正是方才两人狂野欢爱之后的痕迹,她方才浪的如此夸张,整张床上再找不到几点乾着的地方了。“讨…讨厌…”

    娇声向齐欢撒着娇,司美春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竟又热了起来,真没想到自己的**竟会如此渴求。“怎…唔…怎么回事…哎…好…好哥哥…”

    轻轻咬了下舌尖,好让自己冷静下来,司美春顿时觉得浑身无力,好像每寸肌肤都酸疼起来,尤其是纤腰和大腿处,更是麻酥兼俱,软得动弹不得,恰恰反应了这几天来她和齐欢有多么的荒淫。“好哥哥…你今天怎么…怎么这么悍…”

    “不喜欢吗?”

    “不…不是的…”

    两人已不知亲热了多少次,在他面前,司美春再也不愿作出违心之论,“我爱…爱死好哥哥的骠悍了…我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爱你…都爱你又狠又悍…总能弄的我飘飘欲仙的…可是…可是今天你特别猛…”

    轻轻地笑了笑,齐欢轻捧着司美春香峰的手微微地揉了揉,动作虽是不大,但司美春才狠狠地搞过一天,虽是爽到一点体力都没有了,肌肤的感觉却只有更为敏锐,才一触手便娇滴滴地呻吟起来。“我弄过的女人不少,不过呢…像我你这般媚这般美的,却是绝无仅有,连穴里都那么诱人,跟你干的感觉真是再棒也没有了,”

    带着司美春翻了个身,让她不再被压在自己身下,不必承受着自己的重量,齐欢微微叹了口气,轻轻地又吻了她一口。

    突地一阵酥麻感传上身来,电殛一般直冲脑门,猝不及防之下,娇躯一阵紧绷,随即酥软下来,司美春再也忍耐不住,一阵甜蜜娇软的呻吟声已脱口而出,连眼中都似透着媚火,充满着女子幽馥甜香的口气,随着司美春的娇声喘息,不住地喷在齐欢的**上头。

    气的真想骂自己,这是什么时候了?竟还有心情在这儿呻吟喘叫,连正事都忘了做,但嫩穴上头承受了突如其来的刺激,那感觉实在太过美妙了,齐欢的手指头虽是冷若寒冰,触及时竟冻的她差点一缩,但那冷热间巨大的对比,感觉上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强烈,十分爽快。

    而且虽是急着要和**裸的她共赴巫山,但齐欢的动作仍是那么温柔轻缓,全没半分急色模样,手指头虽只是在她的穴口处轻柔地描画着,一点一点地搓弄摩挲着她柔软娇柔的穴肉,勾送之间那种异样的刺激,却是比平常还要有冲击性,冷冰冰地勾得她直颤,弄得司美春差点儿浑然忘我,纤手虽仍不停地套弄着,口中却是娇声不断,舒服到差点儿连少妇香唾都要流出来了。“慢慢来,别紧张…来得及的…”

    虽是没有出口,但齐欢的想法,却像是能从体内直接传递过来似的,司美春虽没回头,却是一清二楚,那舒缓让司美春原本紧张如热锅上蚂蚁的心,也慢慢地轻松了下来。

    被齐欢的手段弄的一阵舒畅,背脊处不住娇颤,司美春登时眼前一茫,差点忘了此行目的。意乱情迷之中,浑身已是酥的再控制不住,体内那强烈的欲火完全操控了她,当司美春发觉的当儿,她纤巧的舌尖,已点上了齐欢的**棒身处。

    虽仍是含羞带怯,但在异性的挑弄之下,司美春只觉穴里已渐渐潮湿了起来,加上两人的合欢也不只是一次两次了,此时虽非享受的时刻,但那种异样的快感,却丝毫没比平常弱,弄的司美春娇躯不住抖颤,偏偏穴上传来的滋味,却是那么令人无法抗拒,让司美春的**像条被钓饵诱引的鱼儿一般,若即若离的在齐欢身上抖颤不止。

    随着那股火焰愈发炽旺,娇羞之意像是堤防般慢慢被冲垮了,司美春缓缓地探动蓁首,温热灵巧的小舌,不知何时起已在齐欢的**上头来回舔舐不休。

    彷彿在迎合司美春香艳的服侍,齐欢那**血气渐增,司美春舔舐之间,只觉那**愈来愈热,就好像她体内被挑起的火一般,烧个不休,在她眼下,那**逐渐挺硬的模样,当真愈看愈是可爱。

    体内的火焰似和眼前那**一般逐步挺拔,那诱人的样儿令司美春再也忍耐不住,香舌逐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