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85.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82 部分阅读

第 18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从强砂?br />

    体内的火焰似和眼前那**一般逐步挺拔,那诱人的样儿令司美春再也忍耐不住,香舌逐步褪去了初尝此道的稚嫩,在本能的操控之下,动作愈来愈是熟练,也愈来愈是缠绵,那丁香小舌妖媚地在棒上滑动着,带着少妇香气的汁液,一层又一层地抹在逐步扬升的**上头,在夜明珠的微光之下,贲张的**染上了一层妖冶的光采,闪亮亮的,惹得司美春不禁驰想,当它在女人身上大逞淫威的时候,只怕上头也是沾成这么一个**模样,看的令任何人都要口乾舌躁起来,更遑论早已欲火高挑的司美春了。 “啊…好…好哥哥…慢…慢一点…”

    再也忍受不住,司美春终于出了声。虽是重伤之余,但齐欢的动作仍是那么有诱惑力,加上现在他已不只用手指了,连舌头都出动了,在她潮滑软嫩的穴口处来回轻舐,还不时将舌头送入她的嫩穴当中,轻挑慢捻着,虽是刺激无比,却嫌不够深入,穴内那空虚感酥的让司美春差点无法自制。

    一方面是因为齐欢的**还不够硬挺,怕还不是使用采补之术的时候,再来也因为被齐欢逗的实在太过火了,司美春差点克制不住自己的行动,现在的她已完全褪去了少妇的外衣,将齐欢**顶端那贲张的三角尖头纳入口中,靠着樱唇和巧舌爱怜不已,纤手则带着无比的浓情蜜意,在**棒身处上下搓动着,一心一意都在挑逗着他,比当时在山居和他日夜淫乐时还要放纵。

    此刻的司美春已被他弄的欲火如狂,再管不住自己了,被烧的逐渐昏沉的心中突地想到,若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弄得**如焚,无法自主,要是她一个不小心,皓齿咬伤了那火热的**,出了差池岂非前功尽弃?“别…别弄那么火…唔…舒…舒服死我了…我…我抵受不住…抵受不住的…若…若是咬伤了…可怎么办才好…”

    “美人口中死,做鬼也风流…”

    齐欢闷闷的声音从她臀后传来,那声音就好像不是从耳朵,而是从穴里头传过来一样,光是说话间带起的微风轻拂,就让她穴里头一阵麻麻酥酥的了,“而且…而且我也想被…被像妹妹这样的美人给…给咬死呢…”

    “一…一点都不正经…”

    声音又软又甜,司美春浑身都热了起来,现在的她几乎已经忘了治伤的重责大任,每一寸肌肤都暴露在**之火的燃烧之下,“再…再这样我…我就要…受不了了…”

    “够…够啦…我你已经够湿啦…可以爽了…”

    双手剥开司美春紧翘的臀瓣,好让舌头能更亲蜜地怜爱着司美春水滑潺潺的嫩穴,动作虽然不大,声音也没有那么明显,但光只是舌尖搅动的声音,便如此甜蜜、如此美妙,好像能直接冲进心底似的,“你好多水喔…舔都舔不乾…唔…真甜…”

    听到齐欢这样的调笑,司美春哎的一声轻嘶,只觉体内轰然一声,理智已经涓滴不剩,纯粹的欲火已完全占领了她。也不知齐欢从那儿来的力气,双掌轻轻贴上了司美春的圆臀,将她向前推去。完全没有抗拒,司美春驯服地任他推送,她知道,而且正渴望着,敏感的**像是已抗不住烈火的欺凌,正主动寻找着那可以满足她的宝贝。

    上身从前俯直立起来,那津液不住轻吐的嫩穴,慢慢对准了已经挺起的**,司美春闭上了眼儿,娇躯慢慢地沉坐了下去,感觉那温热正一寸寸地占有着她。

    其实司美春是多么想一坐到底,好结结实实地享受瞬间被占有的快感,但这姿势她可是有经验的,若是忍不住一下坐到了底,虽是舒爽已极,可事后那疼痛可也不是好受的呢!是以虽是欲火攻心,对**的渴望早超越了一切,她还是慢条斯理地沉坐下去,不时停下扭腰旋臀一番,好让嫩穴里每处嫩肉都能亲身体验那火烫的美感。

    好不容易坐到了底,司美春满足地闷哼一声,一双纤手不知何时已落入了齐欢平伸的手中,娇躯被那无比的满足感拗的反弓起来,将一双香峰完全向前挺去,峰顶那美丽绽放的蓓蕾,随着她娇躯前挺的动作不住上下娇颤着,那才真正是诱人犯罪的美景哩!“太…太棒了…好…好哥哥…唔…好丈夫…你是最好的…我爱…爱死你了…啊…”

    虽然纤腰已弓到了极限,加上双手都落在齐欢掌握之中,身体更不好移动,但司美春仍艰难地左右旋动套弄着,还不时回头望向那正充实着她的男儿,将一声声满足曼妙的呻吟,不断向他奉送。

    第442章 激情美春二

    或许是先前的口舌服务发挥了效用吧?虽然因为连续射精齐欢的**并没涨的十分热烫酥人,更没以往那般粗壮,但却还有着水准以上的长度,好像比以往还要长上少许,娇躯才刚沉坐下去、圆臀才刚触到齐欢的腿上,司美春娇甜柔媚的淫声已忍不住脱口而出,她的花心竟已落入了齐欢的掌握!那滋味美的司美春不住娇吟,像是尝到了无法比拟的山珍海味一般。“好…好棒…唔…嗯…美…美死人了…哎…要…我要丢了…啊…好舒服…唔…太…太美妙了…啊…”

    看司美春为了享受花心被采被吸时的**滋味,竟咬着牙再不上下套动,而改以纤腰画圆的方式,让脆嫩的花心紧紧贴住**顶端,不住旋转摩挲,切身承受那刮弄;嫩穴处也紧紧缩起,犹如生了千百张小嘴般,不住啜吸着那**,热情的像是要用整个**去紧偎、去感受他的存在,口中那娇媚的呻吟声,更是一声接着一声响起,愈来愈是娇软媚荡,令听着的人骨子都酥了。

    亲身感觉着司美春那**的炽热,穴里春潮泛涌,知道这敏感的女孩已经动情,可以承受他的采撷了,齐欢一面缓缓运功,一面将双手移到司美春泛着汗的香滑纤腰上头,紧紧贴着,好能更完整地感觉她的热情。

    感觉**头处微微一麻,脑中已是空空荡荡,体内的感觉更是愈来愈空虚,要靠着感觉司美春不住扭转的娇躯、听着她柔媚入骨的呻吟,才不至于失去意识的齐欢心中一喜,就算脑中一片空白,但经验丰富的他本能地知道,那已是女子泄身的前兆了。

    说句实话,虽说他和这绝世美女已爽了不知多少次,两人的**合拍已极,对彼此的敏感地带再清楚也没有了,但随着司美春因双修之法而功力深进,体内媚功造诣也更上层楼,虽说**仍是敏感无比,绝忍不住他的挑逗,敏感娇嫩的花心处,此刻也已落入他的控制,但要搞到她泄身,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说句实在话,若不是司美春咬牙苦忍,在花心处紧紧包住**的状况下,还忍着不上下挺动,竟是画圈儿扭腰旋臀,好让敏感脆弱的花心处,能持续受到最强烈的刺激,承受着那强烈到彷彿每寸神经都不断被电殛一般的快感,好确保他能够保持在最能吮吸她的位置上头,只怕她还能撑上好一段时间呢!

    感觉到花心处一阵阵难以想像的酥酸麻痒传上身来,司美春**剧颤,不住抽搐着,彷彿要把体内所有的精力,全都随着阴精一同丢的一乾二净似的,嫩穴自主地紧紧吸住了**,像是再也不肯放松一般。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射精过多,**处仍不如往日灼热,冰凉凉的反而更有感觉呢?还是用上采补之道的当儿,那种手段比之平日欢爱全然不同,在她的落力配合之下,是否真会有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感觉呢?

    司美春只觉,这次**的感觉和以往都不一样,他的**彷彿变冰了一般,不住啄在她娇嫩的花心上头,刺激无比的钻啄感比以往可要强上了千百倍,钻研的力道也愈来愈深入,那吸力之强,像是可以吸进她骨髓里头,明显地是想要将她榨乾一般。

    那种刺激非但没半点儿降低她的欲火,反而令她泄的更快、更舒畅、更没办法止住,还不只是阴精,穴里头的水也似决堤般猛烈喷泄出来,浑身上下更似泄洪般汗水猛流,爽的整个人好像都晕沉沉的,舒服到如登仙境,美的她一阵接着一阵娇喘呻吟,以往再爽时也不敢出口的语句,彷若决堤般不住溢出,阴精更是流个不停,娇躯充斥着强烈的畅快,彷彿再没有个止境了。“好…哎…好哥哥…

    唔…美…美死我…啊…好…好深…你…弄的…弄的我好爽…哎…又…又要丢了…

    又丢了啦…啊…好哥哥…亲亲哥哥…我…唔…我会…会被你弄死…哎哟…好…好爽…又进去了…又搞进我花心里头了…”

    “哎…怎么…怎么会这么爽的…哟…心肝哥哥…你…你弄的我又要丢了…唔…好…好棒…好美妙…啊…我要…要继续被你搞…一直搞下去…搞到我一直丢…丢到爽…哎…又…又要…又进去了…我会…

    啊…会活活爽死的…哎…美…美死我了…心肝哥哥…再…再吸深一点…唔…我要…我要被你狠玩…狠狠的玩…一直…哎…一直玩到爽…唔…爽死为止…啊…又…

    又要泄了啊…”

    强烈的快感不住冲击着司美春,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洗过一遍般,把她全身上下一次又一次地冲刷着,弄的司美春当真是浑然忘我,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失神的,竟保持着这姿势便晕了过去。“唔…”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当司美春终于回过神来的当儿,她已经软绵绵地瘫在齐欢身上,整个人好像已被强烈的快感炸到碎成片片,四肢好像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只有腰间不住传来一股股酸麻的感觉,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不想动,而齐欢温热的手掌,正贴在她小腹上,小指尖似有若无地轻轻触在穴口处。

    虽然**好像被搞到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方才的欢愉似还留着令人回味的余韵,但一清醒过来,司美春心中浮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齐欢的伤势,她软绵绵地一侧过脸儿,正迎上齐欢微笑的脸。“好…好哥哥…”

    发觉自己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是方才太过纵欲,忘我呼喊时伤到的,司美春那皙白如玉的脸蛋儿登地一红,一股羞意猛地传遍全身,明明是要帮他疗伤的,但现在看来,她根本早把这些丢到了九霄云外,一心一意都在享受那甜蜜的欢乐,“你…你舒服么,射了那么多?还要不要紧…”

    温柔地吻上了司美春那愈看愈可爱的樱桃小口,贪婪地吮吸着她香甜的津液,齐欢连声音都似在笑一般。“讨…讨厌啦…”

    脸蛋儿在他脸上轻轻揩擦着,司美春撒娇的声音无比软媚,彷彿还可以挤得出水来一般,“我不来了啦…我什么都…都给你了…你还这么调笑我…咦?”

    表情微微一动,倒不是什么大事,而是摩挲之间,司美春感觉到,齐欢胸前的衣裳似有些半湿半乾的,不太像是汗水,而且还带着一股奇异的味儿。

    伸出了纤纤玉指,司美春轻轻地擦了擦齐欢胸口,凑在鼻尖一嗅,只觉指间一点黏腻,有点儿甜香又有点儿腥气,味儿虽不甚重,却颇有股奇特的力量,像是会把她的**再度激发出来一般。“这是什么?”

    似是好不容易才忍住笑,齐欢轻轻地咬住了司美春的耳珠,舌头轻轻地舐着,舐的她浑身酸痒,这才忍笑地说了出来。“一开始的时候,我先用手指头好好“侍候”了你一会儿,只是没想到你不只是湿的快,连水也流个不停…”

    “别…别说了…”

    羞的用纤指点在他的嘴上,司美春好像整个人都滚热了,看来这片湿气,便是她情浓时流出来的津液,只没想到竟会如此泛滥,还会流到他身上,看来自己方才可真被逗的狠了。

    看司美春娇羞至极、情迷意乱的样儿,齐欢只觉有趣到了极点,在她耳边诉说些轻薄言语,司美春原已娇羞无伦,偏偏齐欢像逗的她还不够似的,逗的她心中更是小鹿乱撞、心痒难搔,又羞又喜又有些惊怕。这色心难抑的齐欢,现在竟又想要她了吗?

    偏偏司美春心目中的齐欢,在刚刚鸳鸯共浴之后,就好像脱了铐镣的色中饿鬼一样,想搞就搞,就算司美春原来不想,最终都会被逗的欲火难抑,情不自禁地和他共赴巫山,直到被他干到大泄特泄,被他的精液又狠又猛地滋润为止。

    软绵绵的、温润润的,就好像已经准备好一般,随时随地任他享用的青春**,娇滴滴地挨在齐欢怀中,司美春无力地在他胸口推拒了几下,动作犹如羽毛轻拂一般又酥又软,全没半分劲道可言,口中的声音如风铃一般娇脆柔嫩,“好哥哥,别…别那么快就要…我…我方才泄的太猛太多,到现在还…还有些头晕目眩的呢…何况这儿阴森森的,我是女孩子…也会怕的…先饶我一会儿吧…”

    “真的有这么爽吗?”

    “嗯…”

    连声音中都满含着柔媚,司美春好像光只是这样说话,整个人就热了起来,她不由得有些气,又有些佩服,也不知是齐欢故意的,还是肉欲欢爱的必然结果,现在的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这男人真是厉害,无论何时何地,总能将她的心思转到**欢爱那方面去,她似乎不只是**被他征服占有,连一颗芳心都在他的控制之下,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蜷缩在他温热的怀抱中,她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要和他上床欢爱缠绵,就算几乎已爽的精空力尽,连根指头都动不了的现在也一样。“都…都是为了你…让我一直心惊肉跳的,…我全都献给你了,你的手段又那么厉害…搞的那么狠…几乎…几乎连我的小命都想吸乾似的…搞的人家都晕了好几回…到现在还没半分力气,我当然只有乖乖求饶的份儿…偏偏你一点都不怜惜我,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样欺负人家…”

    “抱歉了…”

    齐欢微微一笑,抱着一丝不挂的司美春就站起身来,搂着她缓缓走了几步,虽然四周如此昏暗,但他却如识途老马一般,注意力虽像全放在司美春雪肤晕红、娇媚动人的脸蛋儿上头,脚下却一点不慢。

    纤手轻勾在齐欢颈上,轻柔地帮他拂去一些发上沾到的土,司美春那水汪汪的眼儿一毫不瞬地盼着他,甜甜地似像随时都想要送上热吻一般。虽说这样**相见实在羞人,但两人早有肌肤之亲,在床上时两人的欢爱缠绵可要更热情得多呢!

    反正也没有旁人在,此时此刻,司美春索性放开一切,竟像完全想不起其他事情似的,眼里心底都只有他的存在,只想这样偎在他怀抱当中,虽说身在险境,连能否走得出去都成问题,但她心中却是一点儿担忧也没有,不知怎么着,总认为他能处理好一切。“先将衣裳穿上吧!免得着凉了。”

    将司美春放了下来,齐欢似是还贪恋着她如花盛放般的娇艳**,颇有点舍不得的将衣裳交给她。

    和司美春在一起整整缠绵了一个下午,齐欢才离开了办公室,在家里睡了一下以后,齐欢只觉得神清气爽,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来到了赵玉兰的家里。

    赵玉兰看到齐欢来找自己,自然是喜出望外了,刚刚洗过澡的她换了一身性感的衣服以后,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齐欢。对自己的**之美极有自信,她已猜到会有这后果,因此对于齐欢贪色的眼光,赵玉兰非但没有丝毫闪躲,还半故意地轻拂发丝、媚眼迷离,步履之间如杨柳轻摇,刻意地装出了无比的诱惑姿态,加上曲线玲珑、巧夺天工的美妙**,若隐若现地暴露在那粉嫩透光的薄纱衣袍当中,齐欢下身也已是逐渐挺起,就连隔着裤子,都看得出来他的**。

    但见娇躯半裸的赵玉兰,此刻犹如沐浴在微弱光下,难掩娇羞之意的冰肌玉肤,透出了娇媚的红晕;一头纤细修长的乌丝,还微带着香汗湿气,半湿半乾之中,尤显波光璘璘;一双水汪汪的眼里春潮如泛,水灵灵乌亮亮的,看来就像正向人轻语细诉一般,美的令人一睹便移不开目光;那细致殷红、丰润地犹如会放光的樱唇,在纤巧挺直的瑶鼻陪衬之下,显得格外娇艳欲滴。

    第443章 少妇风情一

    方才洗澡情时渗出的香汗还未全乾,此刻正顺着她天鹅般纤长的颈子缓缓滑动,将火热的眼光一点一点地向下带、往旁边移;一双雪白香肩线条柔缓、肌理丰莹,彷彿光只是看到,就令人心跳加速;薄纱掩映之中,一双娇嫩丰腴的香峰,随着赵玉兰的呼吸软软地颤着,在齐欢的滋润之下,像是又高耸了少许,峰顶一双粉红色的娇甜蓓蕾,恰到好处地掩在纱衣之中,看不清楚是挺是缩、是胀是消,只能随着汗液步步下滑,看着汗液一点一点地隐入掩映之内,逐步遐思;那彷彿会随着呼吸和行走款摆的柳腰,看来虽是纤细的不堪一握,内中力道却是十足,足令任何男人都能得到无上的享受。

    步履之间,那双修长的**,彷彿像是有意无意地掩着那片比秀发还带艳姿的乌润光泽,掩映之中反更惹起寻幽探胜的冲动;也不知是方才余沥未乾呢?还是此情此景,也诱起了她原始的冲动呢?那片乌润彷彿映着微微的光点,眩人心目;而那双修长的**,在移到齐欢身旁后,彷彿因娇躯全都交到了他怀中,从原本的修长玉立变成了乏力的亲蜜斜倚,力道变换之间,竟似又增了些许娇态。

    再加上赵玉兰步履之间,带起了一波香风,将少妇那清淡馥郁、似迎还拒,又优雅又带些魅惑诱人的香气,不住送入两人鼻内;呼吸之际娇声如小石落水的涟漪般泛开,似语非语、如诉未诉,似是嘤咛娇喘,又如软语呻吟,虽没说出半句话来,但光只是呼吸声息,就像整篇花团锦绣的文章般,将她的娇柔纤嫩、绵绵情意,全都倾吐了出来。

    任得赵玉兰斜倚在他怀中,似是看呆了眼的齐欢手臂一伸,轻轻搂住了赵玉兰的纤腰,一转身便将那迷人的娇躯一把抱了起来,爱怜至极地在她耳边轻轻地吻了几下。齐欢只听得赵玉兰一声清甜如蜜的娇吟,那令人魂销神荡的完美**,已被齐欢死死挡住,只剩下散开的衣袍一角,和一双纤纤玉趾留在齐欢眼前,其余美景竟不得复闻。

    偏偏光是那双线条柔媚已极的纤美玉足,在赵玉兰蓄意的动作之下,便似能说出千言万语一般,齐欢光看着眼前的赵玉兰一只玉足似若无力地轻点地面,另一足则是轻轻勾起,似有若无地轻在齐欢的腿上擦着,热烈地像是想要融进他体内一般,那股火已经烧到了脑子里,再也扑灭不了。“好我…真美…”

    “瞧你刚刚…好像呆了似的…又不是…又不是没给你看过…”

    赵玉兰放轻了声音,樱唇中流出的娇声似都泛着比糖蜜醇美万分的香氛,“只不过是…只不过是…走路时多扭了几下…也够你看成这样…”

    “没办法啊!不可能忍得了的…”

    在赵玉兰耳边,齐欢犹如入魔般的轻声细语,这纱衣上头没有衣带,全靠着赵玉兰双手虚搭,才不至春光漏尽,而今她已落在齐欢手上,双手甜蜜地勾住了他的颈子,腰下纱袍已半落了下来,虽说还隔着一层裤子,可赵玉兰紧翘圆润的隆臀是那么地敏感,完全能感觉到齐欢**的硬挺的高耸,那火热的力道,彷彿隔着圆臀都能烫进体内一般。“玉兰嫂你实在是…实在是太美了…像是天宫里下来的仙子一样…我真看呆了眼…哎,你说的不错,这么漂亮…连天上仙女下凡都要逊色的仙姿…”

    “算了,反正都…连衣裳都换了…”

    看齐欢色急的样子,赵玉兰差点想笑出声来。

    风情万种地飘了他一眼,方才那么娇媚诱人的姿态,非但诱的齐欢心痒痒的,连她自己都受到了影响,彷彿光是这样摆样子而已,体内已升起了无穷的火,那火焰暖洋洋地烧遍了她全身,光只是这几步路,便已将赵玉兰融成了一滩水,整个人软绵绵地偎在齐欢怀中,蜜糖般娇柔的呓语,在齐欢身后齐欢沉重粗浊的呼吸陪衬之下,益显动人,“我都…都已经依你说的,摆出一份…一份荡妇款式,还特意…特意…那样动作,好哥哥你就别顾虑那么多…让我好好…服侍你一次吧…”

    “那当然,”

    齐欢邪邪一笑,故意般地将嘴凑到了赵玉兰耳中,那声音比他的手还快,彷彿火上加油般,将她的欲火给勾了上来,“好我妹妹…我的好荡妹子…有人在看呢…光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好像你都没荡成这样,连走起路来都不一样…这样子的搞法,是不是特别刺激,让你特别想要…”

    “讨…嗯…讨厌…”

    乍听之下,赵玉兰差点连骨头都化了。她心中原还有些怕,这齐欢总归是个男人,而她又是身心全被他征服了的女人,若她真乖乖依齐欢的话做,摆出一幅荡女淫妇格调,他会不会对自己有芥蒂?

    如今一看,齐欢非但没有半分厌恶,反而还故意拿齐欢旁观这事儿挑弄她,让赵玉兰羞的脸红心跳,光只是这样在别人面前莲步嬝娜、故作姿态,那羞意便似化成欲火般,和体内原有的火焰一同狂燃,加上又明知待会儿就要在齐欢眼前,尽情地承受着齐欢的勾引逗弄,虽是羞的令人不敢想像,但赵玉兰的确不能否认,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刺激,就好像…就好像他的眼光也加了进来,一同玩弄她的身心一般。

    在齐欢还没动手的当儿,那种遐想已刺激到令赵玉兰浑身滚热了,若真的弄了…又想去猜测,又有些娇怯畏缩,赵玉兰只觉得那种甜美的挣扎,在体内不住跃动,弄得她滚热的**不由得更加酥软了。

    给齐欢抱着一旋一转,赵玉兰闭上了眼儿,千娇百媚的脸蛋上头又是一阵甜红,晶莹剔透的肌肤美的像是能挤出水来似的。原本她还只沉醉在他的怀抱当中,只是闭着眼儿,全心全意地去感觉他的手在身上的抚弄,光只是隔着一层薄纱,对齐欢活力十射的双手而言,简直就和**着没有两样,赵玉兰唔嗯声中,感觉他的手已隔着那纱衣,既爱又怜、连力道都不肯十足的轻搓柔捻起来。

    赵玉兰早就尝过一丝不挂地在他怀中的滋味,那时的齐欢双手简直带着魔力,急色地将她恣意逗弄抚玩,而赵玉兰那吹弹得破的香肌雪肤,又因为自身的热情如火,而愈加敏感,给那双手一摸上身,便是欲火难抑,恋奸情热之下,次次都在他的冲击下**迭起,直至酸软;没有想到现在隔着一层轻纱,那双魔掌的威力竟没半分削减。

    齐欢手上的力道感觉上弱了些,也软了些,没有以往那般激情,但这样的亲蜜爱怜,反而更有一番美滋味,再加上立姿之下,她的纤腰被他温柔有力的手揽着,香峰更是退也退不开来,那对娇挺高耸、丰腴可人的香峰,随着他温柔的搓弄,像极了发起的面团,在他的手下,不断地改变着形状,随着齐欢力道愈来愈重、搓揉的动作愈来愈大、愈来愈强烈,挤压之下变形的酥软香峰感觉上也愈是刺激,那美妙感觉令赵玉兰情不自禁地娇吟出声,美妙热情的呻吟在这地道中不住回荡。

    一双骄人的耸挺香峰,原就是少妇身上最敏感的地带,加上赵玉兰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香肌雪肤,敏感度更是惊人,以往齐欢就算只是轻描淡写的挑弄之下,她也是被诱的欲火焚身,更何况这次他可是全心全意地爱抚着一双美峰,滋味更是奇妙。

    若光只是这样,只怕赵玉兰还不会这般动情,但给齐欢这样一提醒,舒爽中的赵玉兰无时无刻,都意识到齐欢那双饿狼般的眼神,正在虎视耽耽,火辣辣的眼光在她雪白的粉背上来回逡巡,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虽是羞人已极,搞的赵玉兰怪不自在,若非早听他嘱咐,已有心理准备,否则她早羞的钻进地里去了。

    将整张脸贴在赵玉兰颊上,感觉到这被欲火烧到软了的美女那诱人的软玉温香,齐欢微微一笑,环在赵玉兰腰上的手微一用力,指尖更是似有若无地,在赵玉兰腰间几处敏感的穴位上轻轻揉搓着,让沉醉在热情中的赵玉兰娇躯一软,不住抽搐起来。

    表面上这几下搓弄没有什么,但她可不是头一次试了,自是明白在**欢淫之中,那作用可就大了;别的不说,光看在这加速**手段之下,赵玉兰已软的成了一瘫泥,媚眼如丝,那娇甜的呻吟声更是一声接着一声,火热的反应彷彿已陷入了欲火焚身之境,完全没把齐欢的窥视放在心上,便可知其功效所在了。

    齐欢原本还在担心,赵玉兰那香艳迷人的**虽已完全被他征服,这表面圣洁无瑕的绝色少妇,骨子里也着实有着**荡妇的资质,一旦放浪起来,媚荡处连妓女都要干拜下风;但她终究是他人之妻,要让她完全放开一切,全心全意投入床笫之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幸好自己那需索无度的态度,早将赵玉兰理智的防线剥掉了一层,再加上这扣人心弦的薄纱衣袍一上身,她便欲火如焚,犹如火上加油般,将赵玉兰骨子里的淫荡全给汲了出来。“你好美喔!我的妹妹…”

    忍的非常辛苦,才能克制自己不张开大口,把赵玉兰空着的那若隐若现、似迎还拒,抖的无比撩人的蓓蕾隔着纱袍纳入口中,齐欢只觉口乾舌躁,差点想马上就搞上她。“还…还不行…唔…好哥哥…亲亲哥哥…”

    舒服地直叫哥哥,赵玉兰半开半闭的眼儿,荡出了无比的媚惑,泛出的香汗在灼的润红的雪肤上映出了美丽的光泽,腿上泛着的湿润黏腻腻的,两人都知道那绝不只是汗而已。“还…还要再久…再久一点…唔…我要…要再被你玩久一点…啊…”

    眼前一花,齐欢的鼻血已经一点一点地流了出来,不住地向下淌。只见赵玉兰那散落下来的秀发之下,绝妙地衬托着她的欲焰的纱衣,已经向后披垂了一半,露出了冰雕玉琢般的水嫩香肩,而赵玉兰此时,却恰到好处地微昂起天鹅般修长秀美的颈子,口中更是娇吟连连,甜美的声音热情地迸发开来。“哎…好…唔…

    好哥哥…啊…你…哎呀…我的…我的亲亲哥哥…亲亲丈夫…你好…好过份…唔…

    好美…啊…那里…你…哎…好哥哥…你从来都…从来都没吸成这样…哎…哎唷…

    嗯…太…太用力了…有点疼了啦…唔…轻些…求求你…啊…好…好棒…就…就是那里…唔…你的嘴…啊…吸的好厉害…哎…”

    在齐欢热情的撩弄之下,赵玉兰那层全无遮挡作用,只能更诱人心跳的粉红薄纱,已经半落了下来,无力地披垂在她晶莹透亮的冰肌雪肤上头,而那对**的香峰当中,有一只已经落入了齐欢的口中,他的舌头正柔若无骨地环在那蓓蕾上头轻啜柔吸,他的牙齿正轻柔纤巧地轻囓着娇挺的粉红蓓蕾,在舌头和牙齿的合作无间之下,赵玉兰那娇巧纤小的蓓蕾,此刻正逐步胀大、逐步丰润起来,原本透出青春少妇秀气的粉红色泽,也在重重挑弄拨动之下,慢慢变得红润硬挺;而在那灵巧程度全不输舌齿的唇片轻磨巧舐之下,那香峰更似充了气般涨圆起来。

    “哎…好…好棒…你的嘴…啊…真是…太…唔…太棒了…啊…不…别这样…

    不…不要那么快…哎…你…你的手…唔…别…别插到那里面…唔…羞…羞死人了…好哥哥…我的亲亲丈夫…你…哎…别…别那么急…我…唔…我的每一寸都…都是你的…别急嘛…慢…唔…啊…求…求求你…慢点儿…”

    此时的赵玉兰整个人已挨到了齐欢怀中,满腔的欲火已烧熔了她,令这圣洁仙子完全臣服在**之下,一双**大开,正甜美地轻夹着齐欢的腰,靠着他的手贴在腰臀处才不至于滑下来,不知何时,齐欢也已经一身**,甜蜜无比地和她享受着肌肤之亲,她那冰雕玉琢般的肌肤不仅光滑温润、软玉温香,还似能透出赵玉兰满盈的情火热力,光只是抚撚接触,便已是绝代享受了。若光只是这样,或许赵玉兰还不至于叫的那么**,偏偏齐欢一手在她贲张的香峰上不住轻薄,和另一边口中的温柔全盘不同,尽情而恣意地揉弄着,力道十分猛足,直透心房,那全然不同的节奏,让赵玉兰非但不觉得有半分不舒服,畅快感反令她直入云霄,舒服地愈加瘫软;尤其齐欢的手段还不止于此,他托住赵玉兰腰臀处的魔掌,正顺着她泛着汗水的肌肤缓滑而下,一步一步地滑向赵玉兰泛滥成灾中的嫩穴。

    第444章 少见风情二

    一双娇挺丰腴的香峰,在齐欢一轻一重、一缓一急、一柔一猛的拨弄之下,此刻的赵玉兰早已是意乱情迷,满腔欲火只渴望着一个出口,**中那柔嫩的肌肤本能地紧缩着、吮吸着那灼热的空气,饥渴无比地发出了妖娆的渴求声,那焦灼饥渴的声音泛了出来,她的模样比起一旁的齐欢还像中了媚毒。

    但即使如此,赵玉兰仍是一点儿都没放过,那正逐步滑向自己波光涔涔处的巧妙手指,好像光只是在肌肤上头一抹一拂,都是无上享受一般,勾着赵玉兰不住轻哼娇吟,已贴紧了他的娇躯更是不时娇颤着。

    待得齐欢的指尖,终于轻探起她水声潺潺的嫩穴时,赵玉兰那原本已溢满了欲火的声音,竟似比方才又甜了几成、软了几分、蜜了些许,衬着那虽然微若无声,但在赵玉兰甜美娇媚的呻吟声中,仍是精准地钻入了耳中的,手指在充满淫滑津液的穴口处,轻勾缓搓的声响,更教人为之动心。“哎…好哥哥…”

    似是感应到了齐欢那粗浊的呼吸声,赵玉兰的声音竟似又甜了不少,还添加了些许似有若无的荡意,“唔…我…我受不了…哎…你…你的手指…太厉害了…搞的…搞的我…唔…舒…舒服透顶了……别…别弄的这么羞人嘛…哎…哎呀…你…你的手…嗯…”

    “光…光只有手而已吗…”

    带着一股骄傲的喘息,齐欢的声音也重了少许,紧接着就是一阵响亮的咂声。“当…唔…嗯…好…好棒…当然不只是手…这…嗯…这张嘴更…唔…更厉害呢…”

    在甜蜜的回应声中,间中夹着几次停顿,在齐欢的脑海中,那情景却是愈发香艳,尤其是在两人唇舌交会的间隙之中,虽是阻住了赵玉兰甜蜜的娇吟,但那瞬间的停顿,比之甜美娇娆的轻吟娇呼,却还要更惹人遐思。

    微光之下,只见赵玉兰媚眼如丝、眉畅神舒,眉梢眼角透着无比娇娆的晕红艳光;皙白如雪的冰肌雪肤上头,内蕴着诱人心跳的桃红光泽,那盛放玫瑰般的润红色泽,媚的像是就要滴出水来;在这般长久而甜蜜的挑弄之后,这折磨人的齐欢终于再忍不住,只听赵玉兰又似满足又似难受地轻吟当中,齐欢的手带着她幽香泛滥的**,慢慢地对准了沉坐下去,饥渴的嫩穴壁忙不迭地啜吸着那逐步深入的**,连声音都外漏了出来,光听着就在脑中现出了一幅淫荡美艳的图画。

    偏偏赵玉兰早已沉醉在火热之中,再也不管春光外泄,盘在齐欢身上扭腰摆臀、上下套弄、左右旋动,一双香峰不住幻变着奇妙的舞姿;而本来还在监视他的齐欢呢?此刻的他也已经被赵玉兰那放浪的姿态勾去了魂魄,双手贴紧在赵玉兰紧翘的**上头,协助赵玉兰更加放浪,两人根本已陷入了美妙的仙境。“别这么急嘛!”

    在她的唇上重重地吸了一口,齐欢脸孔微微地挪移着,灵活地像是鱼饵一般,撩的热情如火的赵玉兰拚命地迎上,却是怎么都吻不到他,偏偏他的手在身上却是弄得愈来愈厉害,活像要把赵玉兰整个人都揉散了一般,还一边故意在赵玉兰耳边轻声细语,说的赵玉兰面红耳赤,活像是她主动撩弄起他一般。

    原本,饥渴的赵玉兰还想吻上齐欢,寻求着他口中那湿润的气息,至少在现在得到一点儿满足;但齐欢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竟故意俯下身去,将脸凑在赵玉兰双峰之间,在那深邃的谷间舐了起来。

    香峰虽是敏感无比,但在赵玉兰的身上,乳沟处原还不算怎么敏感的地带,但在此刻已被诱发了春情的状态之下,那处的感觉竟也变得敏锐起来;加上齐欢不只是舔舐而已,整张脸都凑了下去,短短的鬚根处,在已被舐的柔软滑润的乳沟处来回摩挲之后,那酥痒难搔的感觉,却是更加美妙。

    而且在舔舐当中,齐欢的脸颊也不时轻揩着赵玉兰的香峰,虽说被磨挲的部份较属内部,不是常被他搓揉的蓓蕾四周的性感带,但在这间接的摩擦下,连那极敏感处都像是被刺激到一般地火热起来,那股热是由内往外的,比起一般的抚弄更是火辣,还勾着赵玉兰芳心当中的一丝向往:他到什么时候,才要再度光临那敏感的蓓蕾呢?那想头是如此刺激和羞人,光只是想着而已,她的**已愈发灼热起来。

    何况齐欢的手段还不只此,赵玉兰虽被他挤到了墙上,背心处却不是直接贴墙,而是被他的手顶着,背心处不住传来一点接着一点的奇妙感觉,他的手指虽是运动艰难,却还是在赵玉兰温暖嫩滑的裸背上头轻点细戳,力道虽轻,却是巧妙地燃起了她的欲火,弄得她情思迷惘起来。

    那奇妙的感觉虽是微弱,却令赵玉兰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前面他的口舌已太过刺激,让赵玉兰恨不得将胸前尽量拱起,好更热烈地承受他的嘴,偏偏他压的之用力,让赵玉兰根本无法挺胸,偏是又不愿后退,生怕挤到了他的手,让齐欢不好动作,自己承受的快乐怕也会减少,那感觉可真教她进退两难啊!

    再加上随着欲火焚身的赵玉兰娇呼的愈发娇甜,娇声艳吟声声入耳,齐欢的声音竟也闷闷地传了上来,一句一句地告诉赵玉兰,她的呻吟声是如何甜美、如何诱人,她的**是如何光润柔滑、如何火热艳丽,光只是听着摸着,就足令男人为之欲火高燃,再也无法忍耐地想要蹂躏她的**,将她的身心尽情征服。

    这么羞人的语句,彷彿她赵玉兰竟是一个天生**,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令男人为之魂销,外貌虽似圣洁仙子,但那神韵和气质,却无时无刻在激发男人与她**交欢的**,教赵玉兰如何承受得了呢?

    但这不堪入耳的声声句句,却彷彿能直接挑起她心下的渴求,让娇羞不依的赵玉兰浑身发烫,本能的火热需求,煎熬的她神魂颠倒,真恨不得赶快在他身上证明,自己真的如他所说,是个天生要享受**淫趣的荡娃儿。“别…别…不要…我…唔…好棒…哎…别这么急…好人…好哥哥…嗯…我的亲亲丈夫…唔…我是你的…整个都是你的…我会全都给你…所以…唔…放松一点儿…我还…嗯…啊…

    我还有话…有话要说啊…”

    也不知努力了多久,天晓得赵玉兰是如何从那烧遍全身的欲火当中抽身,多么不容易才能这样好好地说出话来。“我受不了了…我好妹子…你真是…真是太美了…我一直都在想你…想着要怎么上你…想得那里都痛了…有什么事,都等先爽了再说吧…”

    “哎…唔…”

    听到齐欢这么说,赵玉兰好不容易筑起来的一线理智,登时全被欲火蹂躏得不成模样,就好像涨到顶处的洪水,一举淹破了堤防一般,狂热的欲焰一口气溃发如洪,瞬间便烧遍了赵玉兰敏感的周身,令她整个人都被那股火充的满满的,其他的念头都被瞬间蒸发,说有多渴望就有多渴望男人的突破,让她体内奔腾的火焰找到一个出口,把她每一寸肌肤彻底烧熔。“嗯…好哥哥…你说的对…先…先爽了吧…唔…”

    似是再忍不住欲火的烧融,齐欢原靠在赵玉兰背心,令她非得抬头挺胸,将一双香峰挺到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