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89.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86 部分阅读

第 186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做了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 就在齐欢满腹疑惑的时候,吴宁波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冲了过来,瞪大眼睛望着齐欢道:“你抽烟啦?”

    齐欢苦笑着点了点头,吴宁波秀眉微蹙,用略带埋怨的口味说道:“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抽烟对身体多不好啊。”

    说着她就拿起烟灰缸向外面走去,同时顺手‘没收’了齐欢的香烟和打火机。齐欢苦笑着目送吴宁波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然后收回目光望向低头站在门边的齐新雨,不禁心中一痛:“齐新雨,你怎么啦?怎么站在门边不进来?”

    “齐欢哥……”

    齐新雨喊了齐欢一声,抬头看了齐欢一眼,然后慢慢的蹭了过来。看着站在床边跟齐欢好像一下子生分了许多的新雨,齐欢的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说不清是什么感受。齐欢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摸了摸齐新雨的小脑袋,有些苦涩的道:“齐欢哥一定让你失望了吧?”

    “不……”

    齐新雨仍然低着头,用轻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在我的心目当中,齐欢哥永远都是最棒的,没有人能够比得上。”

    “那你怎么……”

    齐欢满腹疑惑的望着自己的新雨,不知道她跟吴宁波到底谈了些什么。

    “你啊,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倒完烟灰回来的吴宁波突然插口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小齐新雨爱上了你这个天底下最棒的齐欢哥,而我却突然从半路里杀出来抢先上垒得分,所以他们的小齐新雨才会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啦……”

    “啊?”

    齐欢傻住了,张大了嘴望向满脸通红的新雨,吃惊得差点晕过去。

    “吴姨,你好坏,你答应过我不说出来的,你耍赖,我不理你了……”

    齐新雨羞红着脸跑出了卧室,齐欢呆呆的转过头望向笑语盈盈的吴宁波,脑子像短路似的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齐欢目瞪口呆的样子,吴宁波‘噗哧’一声,嫣然笑了,有如牡丹绽放,让齐欢目眩神迷。

    “瞧你这傻样?”

    吴宁波坐到床边,伸出兰花指在齐欢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她这一下倒是点醒了齐欢,齐欢伸手拉过她的一只胳膊道:“大姐,你都跟齐新雨谈了些什么啊,我都快要被你们弄糊涂了,你们这到底唱的是哪出戏啊?”

    “当然是唱的‘西厢记’咯,我就是那戏中的红娘。”

    吴宁波嘻嘻哈哈的态度,让齐欢不禁有些恼火,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说俏皮话。

    齐欢不禁有些怀疑,这还是那个以前温柔贤惠的大姐吗?齐欢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赌气的偏过头去不理她。 “哦~~还真生气了啊?”

    吴宁波将齐欢的脸扳了过来,然后低头在齐欢的嘴上亲了一下:“好了,别像个小孩子似的,动不动就赌气,大姐现在不正要跟你说嘛。”

    齐欢哼了一声,脸上仍旧没有什么好脸色,吴宁波嘻嘻一笑道:“你们俩啊,还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脾气都这么倔。”

    三番五次的被吴宁波取笑,就是泥人也会起火性,齐欢有些恼怒的伸手一抱一揽,就把她给压在了身下。吴宁波先是发出一声夸张的惊叫声,然后就咯咯的娇笑不停,哇哩叻,难道女人真的都像孔老夫子说的那样,近之则逊,远之则怨?

    齐欢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句哲言:“让一个女人发生改变其实很容易,只要让她爱上一个男人就可以了。”

    “别生气嘛,来,姐姐给你消消气。”

    吴宁波仰起了微微有些发红的俏脸,红嘟嘟的小嘴噘了起来。送上门来的点心,齐欢没有理由拒绝,于是低下头痛吻起那诱人的樱唇。口齿芬芳,玉舌生津,让人流连忘返。齐欢像一个贪吃的孩童,一遍又一遍的挑逗着吴宁波的香舌,吮吸着她有如甘露般的津液,直到……舌头感觉有些发麻才悻悻作罢。

    “你啊,真像个贪吃的孩子。”

    吴宁波柔情万千的望着齐欢,纤纤玉手在齐欢的脸上轻轻拂过。吴宁波伸手拉着齐欢躺下,然后把她的娇躯偎入了齐欢的怀中,齐欢没有催促她,只是轻轻的搂着她。沉默了一会,吴宁波才幽幽的道:“齐欢,对不起,我没有能够说服齐新雨,我的意思是指齐新雨她爱上了你这件事情。”

    “怎么会这样?”

    虽然结果齐欢早已经猜测到了,但是齐欢还是有些困惑,从刚才发生的事情来看,倒是好像吴宁波被齐新雨说服了似的,这才是齐欢困惑的原因。 “现在的孩子啊,早熟的让人感到害怕,哪像我们那个时候啊……”

    吴宁波感慨的说道:“齐新雨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也是别人无法阻止的’,就这一句话就让我哑口无言,因为这句话就像是说到了我的心里去了。将心比心,我实在没有理由阻止齐新雨爱你。”

    “那你的意思就让她随便胡来?”

    齐欢不禁有些急了,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 “当然不是。”

    吴宁波柔声向齐欢解释道:“齐新雨向我保证过,她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所以只要你能把持住,我想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等过了几年,齐新雨长大之后,她会遇上她真正喜欢的人,到时候自然就会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不过,齐新雨也要你做出保证,不能故意疏远她,我代你答应了。”

    “什么?你怎么能答应这样的条件?这要是万一……”

    齐欢惊得差点跳了起来,让一个如鲜花般娇嫩的新雨整天腻在身边,不出事情才怪? “真要是万一……的话,那也只能说是命中注定的吧,就像你我能有今天一样。”

    吴宁波瞟了齐欢一眼,然后幽幽的说道:“而且我也不能不答应齐新雨,她跟我说,如果你故意疏远她的话,还不如叫她去死,到时候她在外面胡搞乱搞,看你怎么办?”

    “啊?这死丫头竟然敢威胁我?”

    齐欢骨碌一下子从被窝里坐了起来,齐新雨这丫头的脾气齐欢是了解的,若真是把她给逼急了,还真说不准她会干出什么事来?唉,齐欢真想狠狠的打这鬼丫头的屁股一顿,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造成今天的这种局面又不完全是她的错。

    “齐欢,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太苦恼了,大姐相信你能处理好的。”

    吴宁波看齐欢半天不说话,也坐起身来,关切的望着齐欢。 “大姐,你是不知道,我现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什么都别说了,大姐能明白你心中的苦。”

    吴宁波温柔的捧着齐欢的脸颊,柔声道:“一切顺其自然吧,真要是你和齐新雨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能够理解。只是齐新雨年纪尚小,可千万不能有了孩子,要不然她可真就毁了。““大姐,怎么你……”

    齐欢没想到吴宁波居然说出这番暗含鼓励的话来,这实在是让齐欢太吃惊了。望着齐欢嫣然一笑,吴宁波柔声道:“怎么啦,不认识我了?”

    第455章 少妇宁波 四

    吴宁波拍拍齐欢的肩膀道:“齐欢,我没有鼓励你的意思,只是劝你别太过执着了。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中央台前不久放过的一个电视剧,剧中的男主人公跟你面临的情况差不多。”

    看到齐欢陷入沉思的样子,吴宁波劝慰道:“你也别想太多了,问题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但愿如此吧。”

    齐欢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齐欢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古董,也愿意接受新观念、新事物,对于如今社会当中的‘老夫少妻’现象也能接受,但是要让齐欢新雨产生恋情,齐欢实在无法接受。 “呃,齐新雨,你不是去上课了吗,怎么下午就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齐欢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怎么啦,还在怪我惊醒了你们的鸳鸯梦啊?”

    齐新雨这丫头的嘴还真毒啊,一句话说红了两张脸。 “你这死丫头,这样总该能堵住你的嘴了吧?”

    吴宁波被说得满脸通红,羞急的夹起一个鸡腿塞住了齐新雨的小嘴。齐新雨笑嘻嘻的啃着鸡腿,看看齐欢又看看吴宁波,满脸都是促狭的诡笑,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齐欢怕齐新雨再说出什么让人的脸红的话来,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齐新雨调皮的朝齐欢吐了吐舌头,然后噘着嘴道:“都是小珍说下午没什么课,所以我就想着早点回来咯,哪想到一回来……”

    “呃,你这丫头还有完没完啊?”

    齐欢看吴宁波的脸都红得快滴出水来了,忍不住给了齐新雨一个爆栗。“齐欢哥,会痛的耶!”

    齐新雨捂着被敲的地方,表情很夸张的叫痛,惹得齐欢和吴宁波都忍不住笑了。吴宁波笑着嗔道:“你这小妖怪,还真会作怪,来,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作怪不是?”

    吴宁波把好吃的直往齐新雨的碗里夹,或许在她心里,齐新雨就跟她的亲生女儿没什么两样吧。 “齐欢哥,你也多吃点。”

    齐新雨也学着吴宁波的样,直往齐欢碗里夹菜。看着新雨人小鬼大的样子,内心深处却有种怪怪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哟,齐新雨啊,你还真孝顺你齐欢哥啊。”

    吴宁波笑着打趣齐新雨。齐新雨却并不以为意,嘻嘻一笑道:“吴姨,这你也吃醋啊?”

    “鬼丫头,别胡说。”

    吴宁波红着脸瞟了齐欢一眼,面带娇羞的嗔道。齐新雨仿佛打了个胜仗的将军似的,得意的朝齐欢做了个鬼脸,然后满脸嘻笑的开始解决面前的食物。齐欢苦笑着摇了摇头,朝吴宁波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示。

    一顿饭倒也吃得其乐融融,一切收拾干净之后,吴宁波陪齐欢和齐新雨闲聊了几句之后就回去了。齐欢知道她是不好意思留下来过夜,尤其是今天刚被齐新雨撞破了‘奸情’,所以齐欢也没有留她。倒是齐新雨送吴宁波出门后,回来问齐欢道:“齐欢哥,吴姨是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你怎么也不开口让吴姨留下来呢?”

    她一边问,一边坐到了齐欢身边,并且伸手抱住了齐欢的一只手臂,同时她的娇躯也靠在了齐欢的身上。

    “齐新雨,齐欢哥问你……”

    齐欢低头望向靠在身上的新雨那天真无邪的面庞,正色问道:“齐新雨,你真的一点也不在意我和你吴姨之间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

    齐新雨微微摇了摇头,闭上了她有如秋水般的美眸,将她的娇靥贴在齐欢的胳膊上,如梦呓般的幽幽道:“吴姨突然一下子插足进来,我怎么可能一点也不介意?”

    “齐新雨,你那种糊涂想法是没有可能的。”

    听到新雨近乎**裸的心声,齐欢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但是又不能对她恶言恶语,只好耐心的向她讲道理。唉,如果这时候有外人闯进来看到齐欢和齐新雨这副景象,一定以为他们在谈心聊天呢,殊不知他们讨论的却是极端禁忌的话题“齐欢哥,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接受,但是就像你无法阻止吴姨暗恋你一样,你也无法阻止我……”

    齐新雨的声音显得非常的坚定,看样子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说到这里她突然睁开了眼,仰头望着齐欢道:“齐欢哥,吴姨把什么都跟齐欢说了,她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女子,所以我希望齐欢哥你不要伤害她。我还是希望齐欢哥能够把自己的心分出一点来接纳吴姨和…我……“说到最后一个‘我’字的时候,齐新雨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羞红,但是她还是大胆的跟齐欢对视着。噢,齐欢的天啦,齐欢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胆无忌的堂妹?

    “傻丫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好,你能接受你吴姨齐欢很高兴,但是我实在无法……”

    齐欢苦笑着摸了摸齐新雨的小脑袋,对于这个脾气倔犟的新雨,齐欢真是拿她没有办法。或许板起脸来教训她一顿会更有效,但是万一她真的跑去外面胡搞,那不是更糟吗?

    “爱一个人不是罪过,你一定不会怪我的。”

    齐新雨将头埋在了齐欢的胸前,幽幽的说道:“齐欢哥,新雨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新雨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所以新雨不会轻易放弃的。”

    齐欢摇头苦笑,除了苦笑齐欢还能怎么样呢?

    说到这里,齐新雨和着卧室跑了过云,跑到卧室门口她突然停下来,回头朝齐欢嫣然一笑道:“齐欢哥,今晚我要跟你一个被窝,你可不许反对哦,咯咯……”

    “噢,上帝啊,救救我吧……”

    望着齐新雨娇小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口,齐欢心中暗自祷告道。这个鬼丫头好像吃死了齐欢似的,偏偏齐欢又碍于她的‘要挟’(不敢对她太过严厉,看来今晚是无法睡个安稳觉了,齐欢暗自想道。

    “哈啾。”

    齐欢打了个喷嚏,从梦中惊醒,映入眼帘的是新雨齐新雨那调皮的笑脸,和她拿着手中的发梢。这个鬼丫头,昨晚齐欢虽然苦口婆心的跟她讲了许多大道理,告诉她这么大的女孩不应该再跟自己睡一起了,可是最终的结果都是对牛弹琴。被她泪汪汪的大眼睛一瞟,齐欢的心就软了下来,不得不同意她跟齐欢睡一个被窝的要求。这个鬼丫头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像个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在齐欢的身上,然后很快就香甜的睡着了。

    齐新雨倒是很快就睡着了,齐欢却是几乎整夜难眠,诸位想想看,一个浑身散发着少女幽香的**窝在你的怀里,娇小玲珑的乳峰隔着薄薄的睡衣顶着你的胸膛,你要能睡得着才怪?可怜齐欢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几乎是睁着眼前撑到了快天亮,然后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可惜没睡多久就被这个鬼丫头的头发给搔醒了。

    齐欢自然是很不满意了:“你这鬼丫头怎么不让人睡觉啊,我才刚刚合了会儿眼,你就来捣乱。”

    “嘻嘻,齐欢哥,你还真是个大懒虫呃,都已经过八点了,你还没睡够啊?”

    齐新雨对自己的行为毫无觉悟,反而装出一脸委屈的样子,齐欢真是服了她。

    看样子也是没办法再继续睡下去了,齐欢嘟囔着坐了起来,不满的发牢骚道:“齐新雨啊,为了让齐欢哥睡个安稳觉,以后还是你自己一个人睡吧。”

    “嘻嘻,齐欢哥,你能这样说我真高兴。”

    齐新雨笑语如花,伸过脸来在齐欢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娇笑着向一脸困惑的齐欢解释道:“因为这说明我对齐欢哥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啊,要不然齐欢哥怎么会激动的无法入睡啊,齐欢哥你说对不对啊?”

    “什么?”

    面对新雨大胆的言词,齐欢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简直难以想象这是从十六岁的新雨嘴中说出来的,现在的孩子啊,真是早熟的让人感到恐怖,齐欢甚至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齐欢哥,你现在的样子好傻啊。”

    齐新雨嘻笑不已,一点也不为刚才的言词感到脸红,而她的小嘴里接着说出了让齐欢更想象不到的话来:“……不过,傻的好可爱哦……咯咯……”

    齐新雨「啧」的一声,又在齐欢的脸颊上种上了一棵草莓,然后带着一串银铃般的娇笑跳下了床,嗤嗤娇笑着「逃」进了浴室梳洗去了。齐欢在床上呆呆的坐了好几分钟,然后才苦笑着穿衣下床。

    客厅方向传来咚、咚的敲门声,齐欢知道一定是吴宁波,果然打开门之后,就看到提着早餐盒站在门口的吴宁波。齐欢忙将吴宁波迎了进来,她将早餐放在桌上之后,看了看齐欢,突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有如牡丹绽放一般,让齐欢看得一愣。

    “来,自己照照镜子。”

    吴宁波娇笑着将齐欢拉到了客厅墙上的镜子面前,齐欢自己一看,脸腾的一下红了,原来齐欢的左右脸颊上都各有一个清晰无比的唇印,难怪吴宁波会望着齐欢笑了。看着吴宁波一脸暧昧的表情,齐欢的脸更红了,手忙脚乱的伸手在脸上一阵乱擦,惹得吴宁波又是一阵娇笑。齐欢什么话都没有说,再多的辩解都只会越描越黑,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呢。

    洗漱之后,他们三人坐在桌边吃起了早餐,吴宁波暧昧的眼神不断的在齐欢和齐新雨身上扫过,让齐欢感觉有些无地自容。而齐新雨这个「罪魁祸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旁若无人的填着她的小肚子,时不时还朝齐欢甜甜的一笑,这让看在眼里的吴宁波更是怪笑不已。

    因为公司有人打理,齐欢自然是无所事事了,齐新雨的出现,让齐欢头都大了起来,所以齐欢在吴宁波上班以及齐新雨上学云了以后,便来到了小区附近的一家酒吧里面,这里齐欢可是常客呀,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齐欢知道,这里的老板娘和她的女儿都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儿,所以才会经常来这里的,这对母女对齐欢也很好,在酒吧里坐了一会儿以后,齐欢起身要走,老板娘的女儿送齐欢出了门。

    齐欢正要再和老板娘的女儿李玉婷告辞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李玉婷的表情变得很奇怪。齐欢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只见大约二十米开外正有四五个年青人向这边走来,齐欢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因为这几个人一看就像是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混混,看李玉婷的表情,好像认识他们似的,齐欢低声问道:“李小姐,你认识他们?”

    李玉婷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只认得其中一个,前两天在我这酒吧里闹事,被我给轰出去了,今天恐怕是来找麻烦的。”

    说话之间,那伙混混已经走近了,齐欢已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模样了,当先的是一个脸上有道疤痕的家伙,看上去样子有些凶恶。

    “齐先生,您站在这别动,我自己能处理。”

    李玉婷低声跟齐欢说了一句,然后就迎上前几步站定,面无惧色的看着那五个混混走到自己身前后,才不慌不忙的道:“你们想干什么?如果是想喝酒的话,对不起,我这酒吧不欢迎你们这些人。”

    “噢,够辣的啊,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领头的刀疤脸怪腔怪调的说道,然后和他身后的四个小混混一起怪笑起来,显得十分的猖狂。齐欢在心中不由暗自感慨,一个好好的社会,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德性?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李玉婷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几个混混,好像并没有把他们看在眼里,这倒让齐欢多了几分好奇,想看看她到底怎么度过眼前的危机。

    “我们想怎么样?哈哈哈……”

    几个混混狂笑一阵,刀疤脸面带淫笑的看着李玉婷,嘴里不干不净的道:“前两天我的兄弟到你这酒吧喝酒,你居然不识抬举的把他给轰了出来,实在也太不给面子了吧,这要是说出去我这个做大哥的还怎么在道上混啊?我看这样吧,我这个人也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只要你陪我玩玩,我就不再追究这件事情,小姐你说怎么样啊?”

    说着他的手就有些不干不净的向李玉婷的脸上摸去。

    第456章 少妇宁波五

    “你怎么不去找你妈玩啊?”

    李玉婷的嘴也真够毒的,手底下的动作也不含糊,身子微微一侧就躲过了刀疤脸的猪手,然后顺势转身一个过肩摔将刀疤脸给掼在了地上。还真是没看出来,这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孩子身手还不简单啊。

    “哎哟……你这臭丫头……”

    “大哥……你没事吧……”

    “大哥……你怎么样……”

    四个混混手忙脚乱的将龇牙咧嘴的刀疤脸从地上扶了起来,刀疤脸揉着手腕骂骂咧咧,突然一巴掌向一个混混打去:“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快去给我好好教训一下那个臭丫头?”

    “臭丫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上。”

    其中一个混混招呼其余三个混混,一起向李玉婷围了上来。虽然从刚才她的身手齐欢已经知道她是练过空手道的,但是到底她的实力到什么程度齐欢还吃不准,而且双拳难敌四手,她一个女孩子要对付四个混混,一不小心就会吃亏,齐欢可不能再坐视不理了。

    “我真替你们脸红,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姑娘,真是丢他们男人的脸。”

    齐欢从角落里走了出来,那几个混混刚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玉婷的身上,到现在才注意到齐欢。刀疤脸上下打量了齐欢一番,有些不屑的道:“噢,你又算哪棵葱啊,就凭你也想英雄救美,大叔,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万一你不小心扭了腰,我可担当不起啊,哈哈。”

    “唉,现在的年青人真是越来越不懂得尊老敬幼了……”

    齐欢摇着头叹息道:“也罢,既然你父母没有教你该怎么做人,那我今天就教教你——”

    “你”字出口,齐欢的身子已腾的一下朝刀疤脸扑去,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与人动过手了,但是这么多年齐欢可一直没有间断过练习,收拾眼前这半吊子老大还是绰绰有余。

    几乎在齐欢动手的同时,李玉婷也娇叱一声,跟几个混混动上了手。

    “哎哟——”

    随着刀疤脸的一声惨叫,他被齐欢一脚踢中面门,倒在了地上。

    “大哥,你怎么样?”

    两个混混闻声跑了过来,扶起了灰头土脸的刀疤脸。

    “噗”的一声,刀疤脸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一手推开了扶着他的两个混混,口齿漏风的骂道:“你蒙都系喜银啊?(你们都是死人啊?给我打啊…”

    “是,大哥您别生气,看他们给你报仇。”

    两个混混朝齐欢围了上来。齐欢朝他们勾了勾手指:“乖儿子,来啊。”

    “**的,敢打我大哥,我看你是活腻了。”

    两个混混恶狠狠的从怀里掏出了明晃晃的匕首,朝齐欢扑了过来。

    齐欢闪身躲过其中一人的攻击,毫无惧色的面对另一个刺过来的匕首,使出了“空手夺白刃”的功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扭,他就杀猪般的大叫了起来:“哎哟……”

    手中的匕首也“咣噹”一声,掉在了地上,齐欢喝声道:“去吧……”

    一脚将他踹到了一边,几乎与此同时,对付李玉婷的那两个混混也被她摔得荤七八素,灰头土脸的倒在地上。

    “来啊,怎么不来了?”

    齐欢面带微笑的朝那个还能站着的混混道:“你手中不是有刀子啊,你倒是来刺我啊。”

    “你……你……别过来……”

    那个混混吓得腿都打哆嗦了,真是让齐欢大失所望。齐欢懒得理他,而是望向那个刀疤脸,恶狠狠的说道:“赶快从我面前消失,滚!”

    “我们认栽,我们走……”

    刀疤脸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齐欢和李玉婷,带着四个混混灰溜溜的走了,四周围观的发出了一阵哄笑声。齐欢在心中暗自摇了摇头,这四周围观的也有快二十人吧,居然就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说句话,现在的人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变得极端的自私自利,胆小怕事到了极点。齐欢实在无法理解,一个匪徒用一把匕首就可以让一车的乘客乖乖的交出身上的财物这样的故事,每次齐欢从报纸或是电视上看到这样的报道时,齐欢都会为自己的民族感到悲哀。

    突然间,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动,自己不是无所事事的么,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去收服这些小混混们呢,不管怎么样,自己练过了阴阳神功,本事可是一流的,如果自己能够将这些人束缚起来,那么这个世界上的犯罪率是不是会小一点呢,但是自己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自己真的有那么多的时间么,想到这些,齐欢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齐欢哥,你好像不太高兴呃?”

    回到家中,吴宁波和齐新雨已经做好了晚饭等着齐欢,看到齐欢的脸色不太好,齐新雨关切的问道。齐欢没好气的道:“跟人打了一架,你说我高兴得起来吗?”

    “啊?怎么回事?”

    齐新雨和吴宁波都凑到了齐欢的身边,关切的望着齐欢。

    齐欢感觉心中暖暖的,伸手将一大一小两个齐欢现在最重要的亲人揽入了怀中,柔声道:“没什么,不过是出手教训了几个小流氓。”

    齐欢将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齐新雨听完之后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后道:“原来这位姓李的姐姐身手这么好啊,那我一定要找机会跟她切磋切磋才是。”

    “胡闹,你以为你那两下子是人家的对手啊?”

    齐欢又好气又好笑的在新雨脑门上敲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小丫头,我现在都有些后悔当初教你那些了。”

    “练武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被别人欺负。”

    齐新雨噘着嘴道。

    “齐欢哥,你在想什么?”

    新雨的声音将齐欢从沉思当中惊醒。齐欢摇摇头道:“没什么,哦,对了,我的肚子有些饿了,我们吃饭吧。”

    新雨娇哼了一声,对齐欢的敷衍显然有些不太满意。善解人意的吴宁波深深的看了齐欢一眼,拉着有些不太高兴的新雨去厨房端菜。望着新雨娇小玲珑的背影,齐欢心中暗道:“乖新雨呃,你哪能体会齐欢哥此时的心情啊,等有一天你走入社会之后,你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黑暗面的。”

    “齐欢哥,那位李姐姐长得漂亮吗?”

    小女孩的情绪变化得还真快,齐新雨刚才还噘着嘴不高兴,现在却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笑吟吟的向齐欢问起了李玉婷的情况。

    “你这孩子,怎么尽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吴宁波有些诧异的插了句话。

    齐新雨嘻嘻一笑道:“这怎么是稀奇古怪的问题呢,这可是很重要很重要的问题。”

    咦?齐欢和吴宁波对了一下眼神,满腹狐疑的看着精灵古怪的新雨,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看着他们两个不解的样子,齐新雨嘻笑道:“如果那位李姐姐很漂亮的话,那齐欢哥的见义勇为不就是“英雄救美”了吗?搞不好那位李姐姐会以身相许,那我不是多了位嫂子吗?当然咯,如果那位李姐姐不漂亮的话,那我这担心就多余了。”

    “你这小丫头,什么“英雄救美”什么“以身相许”我看你是言情小说看多了。”

    齐欢忍无可忍的在新雨的小脑门上重重敲了一下,没好气的骂道。小妖怪装出一脸委屈样,捂着被敲痛的脑门可怜兮兮的向吴宁波求援:“吴姨,你看我齐欢哥,人家又没有说错话,干什么要打人家嘛?”

    “齐欢,这就是你不对了,动不动就打孩子不是一个好习惯,而且我觉得齐新雨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哇哩叻,她们两人什么时候结成了攻守同盟,齐欢哭笑不得的看了看正得意的朝齐欢做鬼脸的新雨,苦着脸道:“大姐,你怎么也跟着小丫头起哄,我算是怕了你们两个了。”

    吴宁波嘻嘻一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那个李小姐到底长得怎么样?”

    唉,女人啦,还真是够奇怪的,连个不相干的人的长相也要关心,真不知道她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齐欢没好气的看了她们一眼,故意说道:“这位李小姐啊,非常漂亮,都快赶上年轻时候的吴姐了。”

    “哦,真的吗,吴姐年青的时候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

    齐新雨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有点不太相信的望着齐欢道。吴宁波若有深意的望着齐欢笑了笑,然后对齐新雨说道:“这还不简单,回头你自己去亲自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嗯,吴姨说得对,我还要去找这位李姐姐切磋切磋呢。”

    齐新雨好像打定了主意似的,齐欢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啊,让她自己去碰钉子好了,也让她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齐欢敢肯定她不是李玉婷的对手,不过齐欢还是预先打了一阵预防针:“我不管你,只要你到时候别输了哭鼻子就是。”

    “吴姨,你瞧我齐欢哥他现在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要是那位李姐姐真成了我堂姐,还有我说话的份吗?”

    齐新雨这小妖怪还真会作怪,挤眉弄眼的朝吴宁波说道,惹得吴宁波娇笑不已。“呃,我说你有完没完,怎么老拿不相干的人来开这种不合适玩笑?”

    齐欢有些恼了,狠狠的瞪了一眼齐新雨,看来齐欢真是太纵容这个小丫头了。

    “齐欢哥,你别生气,人家跟你开个玩笑嘛。”

    齐新雨伸手抓着齐欢的胳膊摇晃着向齐欢撒娇,齐欢的脸是无论如何也板不下去了,不禁笑骂道:“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都怪我以前太纵容你,现在你这丫头是越来越放肆了,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齐欢哥,你别这样说嘛,人家以后不这样还不行吗?”

    看到新雨噘着小嘴撒娇的娇媚样儿,齐欢是彻底的败下阵来,苦笑着直摇头。一直含笑不语的吴宁波突然叹了口气,看到齐欢和齐新雨不解的望向她,吴宁波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是突然想起了我们家的明芬,她这孩子太好强,而且心很重,什么事情都喜欢藏在自己的心里,让人总是感觉有些不放心。”

    “大姐,我觉得你未免太杞人忧天了,明芬都已经成人了,我相信她能够自己处理好各种问题。”

    齐欢宽慰道。吴宁波点了点头道:“我也知道儿女大了是要走自己的路,但是为人父母者总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一帆风顺,看来我也不能免俗。”

    “吴姨,这怎么能说是俗呢,这应该是“关心则乱”吧?”

    人小鬼大的齐新雨突然插话道。吴宁波先是一愣,然后笑着道:“你这小丫头倒是懂得不少,看来的确是我想多了。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换个轻松的话题吧?”

    “轻松的话题?”

    齐新雨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然后一脸诡异的望着吴宁波问道:“吴姨,你昨晚一定没睡好吧?”

    “咦?”

    吴宁波不禁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及至看到齐新雨满脸的诡笑她才会过味来,玉脸绯红的瞪了齐新雨一眼,笑骂道:“你这小丫头,居然开起你吴姨的玩笑来了。”

    “嘻嘻,吴姨,我哪敢开您的玩笑。”

    齐新雨嬉皮笑脸的看了看齐欢,然后笑着对吴宁波道:“吴姨,我告诉你,我齐欢哥他昨晚也没有睡好呢。”

    齐欢闻言不禁瞪了齐新雨一眼,她却仿佛没有看见似的,继续对俏脸绯红的吴宁波道:“吴姨,今晚我到您那儿去睡,好不好?”

    “你要想跟吴姨睡就来呗,吴姨还正想找个人说说话呢。”

    吴宁波会错了意,以为齐新雨是想跟她一起睡。齐新雨看了看齐欢,抿嘴笑道:“吴姨,您弄错了,我的意思是让您今晚留下来陪我齐欢哥,我去您那儿睡。”

    吴宁波闻言不禁大羞,本来就有些发红的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红得都快能滴出水来了,呐呐道:“你这孩子,怎么…怎么……”

    吴宁波羞涩的低下了头,从齐欢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她的耳根都红透了。相比之下,齐欢的脸虽然也有些发烧,但是脸皮毕竟要厚得多,所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嘻嘻,吴姨,你和我齐欢哥都那样了,还害羞啊?”

    齐新雨这小丫头还真是会作怪,明知道吴宁波害羞,她还不依不饶的道:“嘻嘻,吴姨,你要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你这孩子……真是的……”

    吴宁波的表情似羞似喜,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唔,齐欢吃饱了。”

    齐新雨放下碗筷,站起身朝齐欢挤挤眼道:“齐欢哥,家里的墨水快用完了,我下楼去买瓶新的。”

    齐欢当然知道她的用意,向她点了点头,笑着目送她出门,然后才收回目光,投注在仍旧含羞低头的吴宁波身上:“大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第457章 少妇宁波六

    吴宁波抬起通红的俏脸瞟了齐欢一眼,含羞道:“你让我说什么啊,你还不知道大姐的心吗?只不过让齐新雨这孩子这么闹,让人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这孩子啊,都是我惯坏了。”

    齐欢伸手过去握住了吴宁波的手,望着她柔声道:“大姐,”

    吴宁波伸手捂住了齐欢的嘴,微微摇了摇头道:“齐欢,我之前不是就跟你说过吗,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并不需要你负什么责。”

    稍微停顿了一下,吴宁波又道:“而且,我也不知道明芬那孩子知道后会怎么想,也许她并不希望自己突然多一个男人。”

    齐欢闻言不禁默然,明芬那孩子的态度的确知道考虑。“好啦,别再为这种事情烦恼啦,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吴宁波突然面现忸怩之色,望着齐欢有点羞涩的道:“还真被齐新雨这孩子给说中了,昨晚我还真没睡好;说起来都是你这坏家伙害的,老是在人家眼前飘来飘去的……”

    “大姐……”

    听到吴宁波这足以让人发狂的情话,齐欢只觉得浑身一阵发热,周身的血液都好像要沸腾似的,带着满腔的柔情和爱意深情的凝视着吴宁波,仿佛要将这个生命当中的第二个女人的形象永远的铭记在心灵的深处。好像不堪齐欢的凝视似的,吴宁波俏脸酡红的低下了头,小声道:“你怎么这样直勾勾的看人,好像不认识人家似的?”

    齐欢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去搂吴宁波的腰,但是出乎齐欢的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站起来躲开了,让齐欢颇有点诧异,也颇有些委屈:“大姐,你……”

    “齐新雨就快回来了,让她看见了不好。”

    吴宁波有些语重心长的道:“齐新雨这孩子虽然已经接受了我,但是在她面前他们还是要注意一些,免得刺激她。”

    齐欢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她的顾虑的确是有道理的。看到齐欢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的蠢样,吴宁波“噗哧”一声笑了,有如花朵绽放般,让人目不可移。

    夜深人静,齐欢裹着被子靠坐在床头,低头凝视着伏在齐欢胸前的吴宁波,心中充满了柔情,口中不由自主的唤道:“大姐……”

    吴宁波仰起有些发红的娇靥,蕴含着如海深情的目光凝注在齐欢的脸上,殷红的小嘴微微开启,泻出了有如天籁之音的音符:“你叫我大姐都叫了十几遍了,还没叫够吗?”

    齐欢低头在吴宁波那诱人的樱唇上啄了一口,轻笑着问道:“那我叫你老婆好吗?”

    在齐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齐欢知道吴宁波已经成功的在齐欢的心中占据了一个位置,“随便你怎么叫我都喜欢。”

    吴宁波双手搂住了齐欢的脖子,面庞微微仰起,将殷红的小嘴送到了齐欢的面前。一股温热的气体从她小嘴中喷到了齐欢的脸上,齐欢心中一阵激荡,低头封住了她的小嘴,同时舌头也侵入到了她不设防的小嘴中。

    吴宁波热情的反应着,香滑的小舌也伸到了齐欢的口中,和齐欢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她搂着齐欢脖子的双手也由松而紧,丰满的**隔着薄薄的睡衣紧紧的贴着齐欢的胸膛,两座高耸的玉峰就像是燎原的星星之火,一下子点燃了齐欢全身的欲火。

    一番热吻之后,性急的齐欢翻身将吴宁波压在了身下,伸手就去解她的睡衣。

    吴宁波静静的躺在床上任齐欢手忙脚乱的替她解除武装,美眸放射着**的光芒凝视着齐欢的面庞,双手插入齐欢的头发当中温柔的摩挲?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