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91.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88 部分阅读

第 188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懔恕f牖度ピ∈遗」惶跞让恚亮瞬亮澈蜕碜樱缓蟀阉狭舜舶仓煤谩t谡龉痰敝校牖都负跏悄坎恍笔樱腔故恰安恍⌒摹笨戳思秆邸?br />

    说真的,明芬的身材比她母亲还好,胸前的双峰一点不逊于乃母,形状却更漂亮;身材比吴宁波修长,曲线更加优美;最让齐欢受不了的是她那条小的不能再小的内裤,中间凹陷进去了一块,沟壑隐现,还有少许黑色的阴毛从内裤的边缘露出,让人看得血脉偾张。 不过齐欢在内心中毕竟是把明芬看作自己的新雨一样,所以虽然心中微荡,但还能把持得住理智。

    安顿好明芬之后,齐欢自己也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等齐欢一切安顿好,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因为不太放心明芬,所以齐欢并没回自己的家睡觉,而是裹了条毯子在吴宁波家客厅的沙发上对付着。

    果然不出齐欢的意料,齐欢才眯上眼没多会,就听见明芬在卧室里迷迷糊糊的喊着要喝水,说不得齐欢只得服侍神智不清的她喝水。当初齐欢喝醉酒的时候,她母亲吴宁波想必也是这般照顾齐欢的,现在轮到齐欢来照顾她的新雨,这倒真是巧了。

    待明芬喝完水后齐欢随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齐欢的妈呀,烧得烫手啊,这丫头半夜三更的跑到操场上吹冷风,不发烧才怪。齐欢心中暗自责怪她不知爱惜自己的身体,急匆匆跑回家一阵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了退烧药,给明芬吃了两片之后,齐欢守在她床边等她退烧,待得天边发白的时候,明芬的烧总算退了,齐欢也长吁了口气,回到了客厅。

    看着窗户外面已经有些亮光,齐欢抓紧时间迷迷糊糊的打了个盹,再醒来时发现已经是六点多钟了,赶忙打开了电视。看了一会儿电视以后,齐欢也起身去楼下买来了早点,然后去浴室洗漱。当齐欢正对着浴室的镜子刷牙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响起了明芬的声音:“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齐欢吃惊的转过头,只见裹着一条毛巾的明芬正擦着惺忪的睡眼,看样子她是来上厕所的。

    “明芬,是我啊,你妈还没有回来呢。”

    因为嘴里还有牙膏沫,所以齐欢的口齿不太清楚,但这也足以让明芬分辨出齐欢不是她的母亲。出乎齐欢意料之外的是,明芬突然抱住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惊呼,身上裹着的毛巾自然就一下子掉了下来,将她只穿着三点式的娇躯一下子暴露在了齐欢面前,他们两人都一下傻了,互相你瞪着齐欢、齐欢瞪着你。半晌之后,明芬才醒悟过来,又是一声尖叫,满脸通红的捡起掉在地上的毛巾扭头跑开了,这丫头总算清醒过来了。

    齐欢也颇有些尴尬,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又没起什么邪念,也就心下坦然了。

    等齐欢洗漱完毕,齐欢敲了敲她的房门道:“明芬,起来吃点东西吧。”

    明芬这丫头平时看她蛮大方的,害羞起来还真可爱,齐欢都吃完早餐了,她才磨磨蹭蹭的穿好衣服走出来,脸还红得像个关公似的。

    齐欢心中暗笑,口中嘱咐她:“你妈要到后天才能回来,这两天你哪也别去,好好的呆在家里休息。你知不知道,昨晚你可把齐欢哥给吓坏了,烧得烫人,后来是我喂了你两片退烧药才让你的烧退下来。昨天中午我还嘱咐过你,结果你还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今日叔我跟你说了,你可要真的听进去,不能再这么胡来了,否则等你妈回来,也一定饶不了你,知道吗?”

    “嗯。”

    明芬红着脸低声嗯了一声,这丫头害羞的样子还真可爱,当然这话齐欢不能说,要不然她更不好意思了。齐欢起身对她说道:“早餐在这儿,你一会吃点,中午等齐欢哥回来吃饭吧,我给你介绍两个干妹,她们的厨艺都不错,你一定会喜欢她们的,你要是觉得闷得慌的话,就到下面转转。哦,对了,这附近那个小酒吧的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叫李玉婷,跟我和你妈都挺熟的,你可以找她去聊聊天。”

    “嗯,我知道了,您忙去吧。”

    明芬红着脸应了声,送齐欢出了门。中午回家的时候,齐欢惊奇的发现明芬和玉婷两人在家里聊天,王新春和钱怡青这两个丫头自去厨房里忙活,齐欢和李玉婷、明芬在客厅里聊了起来。也许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吧,明芬的视线碰到齐欢时,还会不由自主的脸红,而玉婷好像也知道什么似的,总是咕咕的怪笑。齐欢没好气的笑骂道:“玉婷,你这丫头老怪笑什么?对了,今天怎么生意都不做了,是不是就想到我这儿蹭饭?”

    吃过饭以后,因为王新春没课,而齐欢也想去看看赵玉梅,所以齐欢和王新春一起,来到了王新春的家里,齐欢也已经来过新春家好几次了,所以这次来已经是熟门熟路了,再见到新春母亲的时候,她的气色好像比上次齐欢来的时候要好了不少,听新春说,她现在是在一个超市里当售货员。

    “齐先生,快请进,我还说你们怎么还不回来呢?”

    新春的母亲赵玉梅看见齐欢和新春,忙把齐欢往屋里领,进屋后又忙着给齐欢倒水,齐欢也不好拂了她的心意,所以也就随她忙去了。

    新春搬了个凳子坐到齐欢面前,歪着脑袋望着齐欢道:“干哥,咱们说什么呢?”

    齐欢有些好笑的敲了她脑袋一下道:“你天天跟干哥见面,还跟我来这一套?你的作业都写完了吗?没写完的话你就写作业,我在旁边看你写作业就行了。”

    “干哥,你在旁边看着,会让人家压力很大的。”

    新春这丫头也学得俏皮起来,跟齐欢开起了玩笑。

    齐欢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贫嘴。我是你干哥,看看你写作业会让你有什么压力?难道以前你齐欢哥就没看你写过作业,嗯?”

    新春不好意思的朝齐欢吐了吐舌头,就在小桌子上写起了作业,齐欢就在一旁慈爱的看着她。

    跟上次的那顿饭相比,今天的这顿饭当然就丰富多了,有红烧鲤鱼、尖椒炒肉、麻婆豆腐、鲜菇肉汤、炒小白菜和花生米,另外还给齐欢准备了一瓶酒。看着一桌子的菜,齐欢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大姐,我又不是什么稀客,你怎么弄这么多菜,这他们三个怎么吃得完?”

    “吃不完也没关系,现在天气冷了,剩菜放到明天也不会坏,热一热可以接着吃。”

    赵玉梅笑着给齐欢倒了一杯酒,然后又夹了一块鱼肉放到齐欢碗里:“尝尝大姐这鱼做的怎么样,今天这煤火好像有点过旺,皮都煎糊了。”

    赵玉梅的热情让齐欢颇有些吃不消,齐欢笑着说道:“大姐,你别这么客气了,我自己来吧。我不知道新春跟你说过没有,她到我们家我可没把她当客,还老要她干活。”

    “好、好,你把这里当自己家里好了,想吃什么自己夹。”

    赵玉梅笑了笑,望着自己的女儿道:“丫头干活是应该的,只怕在你那儿她干的活还少了呢。”

    停顿了一下,她接着又道:“齐欢,虽然再向你说谢谢好像有些俗,但是你确实给他们家帮了大忙,抛开别的都不说,新春现在可是舒服了不少,中午放学后不用再急急忙忙的往家赶,让我也省了不少事。”

    “大姐,还说这些个见外的话干什么呢。”

    齐欢尝了一口鱼肉,点头赞道:“嗯,虽然皮稍微有点糊了,但是鱼肉非常嫩,味道很不错。”

    “好吃就多吃点,呃,酒也别忘了喝。”

    赵玉梅殷勤的劝着酒。一旁的新春突然道:“妈妈,你不是以前很能喝酒的吗,怎么不陪干哥喝两杯?说实在的,我都想陪干哥喝两杯呢。”

    “哦,你说的也对,让你干哥一个人喝,他肯定也喝的不是味,新春,你去拿两个酒杯来,不过先说好了,你只能喝一杯。”

    赵玉梅倒是个很宽容的母亲,马上就满足了新雨的要求,待得新春拿了两个酒杯过来,她都倒上酒后,举杯对齐欢道:“齐欢,大姐好久没喝过酒了,今天陪你喝过痛快。你放心,这酒是东北产的,度数不高,喝得再多都不会有什么事情。”

    新春也学着她母亲的样举起了酒杯,娇声道:“干哥,我敬你。”

    齐欢本来对喝酒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但是一看人家母女两人都陪着齐欢喝,齐欢当然不能再坐着不动,齐欢举起酒杯对赵玉梅道:“大姐,虽然我这个人对杯中之物并不特别感冒,今天难得大家高兴,那我就陪你们多喝几杯吧。来,新春,咱们碰碰杯。”

    砰的一声,三个酒杯碰到了一起,然后三人都是一饮而尽。

    齐欢和赵玉梅当然不会因为这小小的一杯酒而有什么问题,但是新春显然以前很少喝酒,一口气喝了一杯,脸蛋上飘上了两朵红云,眼睛也有些水汪汪的了。

    赵玉梅爱怜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新雨,微责道:“丫头,你以前又没有喝过酒,怎么也一口干了?”

    “妈,没事,你都说了这酒又不醉人,我怕什么?”

    新春嘻嘻一笑道:“干哥,趁热吃菜,像这麻婆豆腐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你们也吃啊。”

    齐欢招呼着母女二人跟齐欢一起消灭面前的食物,不过她们母女二人的战斗力显然很有限,合起来还没有齐欢一个人吃得多。说真的,他们喝的这酒齐欢以前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却是口感很好,越喝越想喝,不知不觉当中齐欢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下肚,除了感觉有些轻飘飘的外,倒没有其他的不适。

    这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但是菜最后还是剩下了不少,母女二人将残局收拾好后又陪齐欢闲聊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齐欢的话好像特别多,而且坐了一会之后,渐渐感觉困意上来,只觉得眼前的赵玉梅和新春母女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终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咦?这是在哪里,怎么我的手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嗯,什么东西靠在我身上,软软的、香香的?”

    不知过了多久,齐欢醒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睁开眼,从身体上传来的触感让齐欢迷惑不已。

    第461章 母女同心三

    齐欢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咦,怎么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过了半晌,齐欢的眼睛才适应了黑暗的环境,齐欢试着往左右看了看,差点没把齐欢的心脏给吓出来了,齐欢竟然是睡在一张床上,而且左右臂弯里都睡着一个人,从触感和嗅觉来判断,是两个女人,齐欢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嗯,发生什么事情了?”

    随着一个女人慵懒的声音响起,灯也亮了起来,眼前的场景让齐欢瞪大了眼睛,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齐欢竟然跟赵玉梅、王新春母女睡在同一张床上,齐欢的身上除了一条短裤之外再无寸缕。而被齐欢惊醒的母女二人都坐起来揉着眼睛,显然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她们的上身都只穿着一件小背心,连奶头的形状都清晰可见,下面都是穿着一条花内裤,齐欢只觉血往上涌,下体已经有了反应。

    “干哥,你醒了?”

    新春的眼睛适应了光亮之后,才注意到齐欢惊愕莫名的样子。母女两人在齐欢身后塞了个枕头,让齐欢靠坐在枕头上。赵玉梅还伸手摸了摸齐欢的额头,然后柔声问道:“要不要喝点水?”

    齐欢脑中一片空白,木然的点了点头。

    一杯水下肚,齐欢的神智才清醒过来,齐欢不敢看母女二人的身体,低下头呐呐的道:“大姐、新春,你们可真糊涂,这要传出去的话,你们还怎么做人?”

    “干哥,你说什么啊,我们怎么就不能做人了?”

    新春靠在齐欢的怀里,幽幽的道:“干哥,你对我们家的大恩大德,我和妈妈早就想找个机会报答你了,但我们又想不到该怎么报答你,想来想去也只有用我和妈妈的身体来报答你了。干哥,其实昨晚我和妈妈是故意让你喝那么多酒的,而且我后来给你倒酒的时候,还趁你不注意把一片安眠药捏碎放进了你的酒里,为的就是让你留下来过夜…”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

    听到新春的话,齐欢惊讶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想不到她们母女竟然是处心积虑的想要“算计”齐欢,难怪齐欢并未觉得自己喝醉就不明不白的失去了知觉,原来是安眠药在做怪。

    就在齐欢目瞪口呆的时候,赵玉梅也将身体偎入了齐欢的怀中,仰起脸幽幽道:“齐欢,大姐没有读过多少书,但知恩图报的道理还是懂的,我和新春都是心甘情愿的把身子交给你……若是你嫌弃大姐的身子不干净,那就只让新春陪你吧,她还是个黄花闺女。”

    “大姐,你越说越离谱了,新春是齐欢干妹,我怎么能对她做这种事情?”

    齐欢有些生气的道:“大姐,你的心意我能明白,但是你们的做法也太离谱了,我要回去了。”

    说着齐欢作势欲起,但是母女二人紧紧的抱住了齐欢,让齐欢动弹不得。

    新春更是泪眼朦胧的哀求道:“干哥,新春不让你走,新春并不仅仅是为了报恩,新春是真的爱上了你啊。”

    “傻孩子,我是你干哥,咱们是不可能的。”

    齐欢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道:“你还小,还不明白什么是爱,干哥怎么能害你呢?”

    “干哥,我不小了,连齐新雨妹妹都知道什么是爱,我又怎么不明白呢?”

    新春将头靠在齐欢的胸前,幽幽的说道:“干哥,齐新雨妹妹把什么都跟我说了,所以我也会像她一样,不会逼您表态的,但是爱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你无法阻止我爱您。”

    “唉,你这丫头,我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

    齐欢微微叹息了一口气,摇摇头,新春的小脸羞得通红,一个劲的往齐欢怀里拱“齐欢,你嫌弃我?”

    赵玉梅看齐欢面露难色,显得很伤心,眼泪都下来了。齐欢心中一痛,实在不忍心再拒绝这个可怜的女人,伸手把她搂进了怀中,盯着她的脸说道:“大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非要用这种方式来谢恩的话,那我也只好接受,不过今晚就算了吧,他们总不能把新春赶出去吧?”

    “干哥,你还怕我看啦,我和妈妈给你洗澡的时候,早就把你给看光了,连你身上的有几根毛都数清了,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咣当,齐欢只觉得有如5t重的大锤从天而降,一下子将齐欢砸晕了,若真是像新春说的这样,那齐欢今晚可真是丢脸丢大了,齐欢的脸像发烧似的,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的。

    “齐欢,你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带着甜甜的尾音,赵玉梅的樱唇堵住齐欢的嘴,一条香滑的小舌也随之伸进了齐欢的口腔,跟齐欢的舌头玩起了追逐的游戏。哦,好美妙的感觉,好香甜的味道,齐欢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变得兴奋起来,积聚了多日的欲火也开始熊熊的燃烧起来了,齐欢有些不可自制的一手从她胸前的小背心下缘伸了进去,抓住她的一只玉峰用力揉捏起来,顿时一种柔软中带着坚挺的巧妙感觉传遍全身。

    齐欢的另一只手则顺着她的小腹下探,探进了她的小花内裤边缘,仔细的探索起她神秘的花园。哦,细细柔柔的芳草,感觉上并不是特别的浓密;**高高的隆起,像个小馒头似的;小溪当中已经有了湿滑的感觉,好像有液体在不断的产生。

    “呼……呼……呼……”

    赵玉梅轻轻的推开了齐欢,大口大口的喘着起,诱人的小嘴一张一翕;她满脸桃红、媚眼如丝,放射出**的火焰,紧紧的盯着齐欢,娇媚的道:“齐欢,让大姐服侍你好吗?”

    齐欢点了点头,她银牙轻咬,坐起身来脱掉了小背心,露出了一对白花花、晃悠悠的**;然后她毫不迟疑的褪去了小花内裤,将她神秘的花园暴露在齐欢的面前,已经溪水潺潺的**开始渗出滴滴玉露,小溪两旁的不少阴毛都被浸湿而伏贴了下来,两片**依然呈现出如处女般娇嫩的粉红色,看上去煞是诱人。

    齐欢的欲火也不可遏制的迅速升腾起来,胯下的大**已经是高高挺起,将短裤撑起了一个小帐篷。赵玉梅也在暗暗的观察着齐欢的反应,噗哧轻笑一声,低头抓住了齐欢的内裤两边,小心的将它褪了下来。

    看到一旁的新春满脸通红、又带着好奇的死死盯着齐欢高高挺起的大**,齐欢的脸更红更热了,更让齐欢感到无地自容的是,新春这小丫头还伸手去握了握齐欢的小弟弟,十分惊讶的道:“干哥,你的好粗好热啊,刚才给你洗澡时还没这么大,我现在都一个手握不过来了。”

    小弟弟受到这异样的刺激,变得更粗更硬了,而齐欢却感到窘迫不已。

    “你这傻丫头,妈妈不是都告诉过你吗,怎么还说这种傻话?”

    赵玉梅嗔怪的看了新雨一眼,伸手从新雨手中“抢”过了宝贝,然后笑着向新春道:“傻女儿,好好学着点……”

    说着她低头就向齐欢的大**含去。

    齐欢吃了一惊,急忙道:“很脏的。”

    “不脏,我洗得很干净……唔……”

    最后这个唔是因为赵玉梅已经含住了齐欢的大**而发出的声音,齐欢只觉得大**陷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奇异刺激顿时传遍全身,齐欢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实在是太爽了。

    这不是齐欢第一次享受女人的**,但赵玉梅的口技好像也很不错,虽然齐欢的大**粗得让她的小口几乎无法容纳,但是她还是熟练的吞吐着,还时不时的停下来用舌头在齐欢的**顶端轻舔着,让齐欢几乎忍不住就要当场缴枪。

    齐欢舒服的半眯起眼睛,靠坐在枕头上静静的享受着。赵玉梅虽然生活的操劳很辛苦,但是身体保养的还真是不错,除了双手因为干活而长了粗茧之外,其他部位都还是细皮嫩肉的。

    随着“噗滋”、“噗滋”的声响,赵玉梅低头在齐欢胯间吞吐不休,她的嘴角也流出了一些香涎,脸上也流露出了一种**的气息,头发也披散了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齐欢看得心中冒火,伸手将她脸上的秀发拨开,赵玉梅一边低头忙着,一边不忘给齐欢一个甜甜的媚笑,齐欢有些忍不住的道:“大姐,你转过身来,我帮你抠抠……”

    赵玉梅听话的将身子转了一百八十度,将雪白的大屁股趴到了齐欢面前,螓首仍旧伏在齐欢的胯间吞吐、舔舐着。一条滴着玉露的粉红色肉缝从她的股间突出,跟雪白的屁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齐欢心神荡漾,伸手将她的大**分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嫩肉,还有隐藏在顶端的小小阴蒂,齐欢伸出手去轻轻的捻着那小小的阴蒂,赵玉梅的身体立刻颤抖了起来,口中因为含着齐欢的大**,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没多一会儿,齐欢就感觉那小小的阴蒂变得挺立了起来,同时她的**里也涌出了大量的玉液,她的娇躯也像筛子似的抖了起来,齐欢知道她已经情动了。

    “呜……齐欢……大姐……受不了了……”

    赵玉梅吐出了齐欢的大**,从齐欢的身上爬了下来。齐欢故意调笑她道:“大姐,你的口技不错嘛,怎么停了下来?”

    赵玉梅娇媚的白了齐欢一眼,舔了舔嘴唇道:“还不是你故意使坏,让人家没法再继续下去了。说来你也许不信,这还是大姐第一次用嘴呢,所以这嘴还算是处女之身,为了这一天,大姐可是拿汽水瓶练习了好久呢。”

    “大姐……”

    齐欢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想不到这个可怜的女人为了讨齐欢欢心,竟然拿汽水瓶练习这种淫秽的事情,单就这份痴心,就让人不得不爱怜她啊。

    齐欢托起她的臀部往胯下放去,有些哽咽的道:“梅姐,你坐上来吧……”

    “你叫我梅姐?”

    赵玉梅的眼里也漾出了泪花,手却伸到了胯下握住了齐欢的大**,牵引到了她的**口,然后身体猛的往下一坐。随着她的一声闷哼,粗壮的大**一下子充满了她的整个**,让她感到一阵火辣辣的胀痛,银牙也一阵紧咬。

    “梅姐,我弄痛你了?”

    齐欢爱怜的问道,双手在她饱满的胸前活动起来,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同时低头去亲吻她有些发白的樱唇。赵玉梅看齐欢低头要去吻她,却将头一偏,让齐欢吻在了她的脸颊上,齐欢不由一愣,赵玉梅羞涩的瞟了齐欢一眼,幽幽道:“我还没漱口呢。”

    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没事,只是好久没有过了,而且你的家伙又太大了,让我一下子有点不太适应。”

    齐欢心中激荡,低头含着了她胸前的饱满,舔舐吮吸起来,赵玉梅的身体也开始反应起来,口中嗯嗯哼哼起来,在将胸部用力向前挺起的同时,她的双手也抱着齐欢的头压向她的胸前。渐渐的,她的腰部也开始扭动起来,刚开始的时候上下的幅度还很小,好像是怕大**滑出来吧。经过一段时间小心翼翼的摸索,她的动作变得熟稔起来,上下起伏的幅度也大了起来。

    “啊……齐欢……好粗啊……啊……顶到……梅姐…的花心了……啊……”

    赵玉梅的动作变得狂野起来,像匹野马似的在齐欢身上驰骋着,齐欢的嘴不得不放弃了对她的胸部的恋恋不舍,改由双手抓着她上下跳动的**揉捏起来。

    一个火热的**突然从侧面贴到了齐欢的身上,同时新春娇柔中带着羞怯的声音也在齐欢耳边响起:“干哥,我好难受啊……”

    齐欢扭头一看,可不是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们忘在一边的新春竟然也脱得光光溜溜的了:胸前的小馒头已经相当可观了,虽然还赶不上她母亲那么丰满,但是形状也相当的优美;尤其是顶端的那两粒粉红色的草莓,晶莹剔透,煞是诱人;再往下看,光滑的小腹,漂亮的玉脐,修长的**,翘起的小屁股,一切都是那么让人着迷。

    第462章 母女同心三

    当然最让人向往的还是隐藏在她两腿之间的那神秘宫殿,也许是注意到了齐欢的目光正凝注在她少女的私处,新春满脸羞红的将双腿分开,将她少女神秘的宫殿完全展现在齐欢的面前:**微微隆起,像个小包子似的显得很可爱;稀稀疏疏的芳草很整齐的对称分布在两边,一条紧紧闭合的粉色肉缝从中穿过,带给齐欢无比强烈的震撼。哦,这就是新春处女的**啊,齐欢快要发疯了。

    “干哥,你好坏,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带着少女娇软的尾音,两片芬芳的软唇盖在了齐欢的嘴上,哦,这是少女的樱唇啊,齐欢顿时感觉口齿生香,舌根生津,鼻子里也满是少女的体香。

    也许是新春的初吻吧,她的动作显得很生涩,齐欢的双手不得不从赵玉梅的胸前收了回来,抱住了新春的螓首痛吻起来。齐欢的舌头轻轻的抵开了新春的防线,伸到她的口腔中一阵搅动,新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回应又怕咬着齐欢。

    齐欢心中暗笑,耐心的挑逗着她、指引着她,渐渐的,新春像是摸着了一点门道似的,伸出小舌头跟齐欢纠缠在一起。哦,有什么能比少女的香舌更美妙的呢,如果不是下体传来更加强烈的快感,齐欢几乎要迷失在新春的小嘴中。

    “哦……齐欢……你好硬啊……啊……顶死姐姐了……啊……”

    赵玉梅银牙紧咬、美眸紧闭,口中娇吟不已,有些近乎疯狂的上下颠动着自己的娇躯,双手也移到了自己的胸前,代替顾此失彼的齐欢照顾起她自己的双峰来。当然齐欢也并非全然没有出力,齐欢的腰部也配合着她的套弄尽力向上挺动着,让**能够一次次的直接砸在她柔嫩的花心上,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快感。

    与此同时,齐欢和新春的纠缠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几乎要窒息的新春不得不推开了齐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并且将她刚刚发育的稚嫩胸部挺到了齐欢的面前。

    当她那粉红的葡萄呈现在齐欢面前的时候,齐欢的理智完全丧失了,什么伦理道德都被齐欢抛到了脑后,嘴一张就含住了她的一只小**,舔舐吮啮起来。

    两只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盖住了新春另一只缺少照顾的**,揉捏捻弄不已;另一只手则兜住了她的小屁股,在她那翘挺的屁股蛋上抚摸揉捏着。

    上下受到夹攻的新春双手紧紧的抱着齐欢的头,满脸通红的轻声娇吟起来:“嗯…干哥……感觉好奇怪啊…啊…别咬啊……嗯……哼……干哥……嗯……”

    少女含羞带怯的娇吟让人血脉贲张、不可自制,而少妇的浪吟则让人血液沸腾、如痴如狂。在新雨新春被齐欢逗得娇吟连连的同时,她的母亲赵玉梅却已呈现出强弩之末的态势,口中的浪吟让人**:“啊……齐欢……好弟弟……姐姐要不行了啊……你怎么还不射啊……啊……还这么硬……啊……好像更粗了……胀死姐姐了……啊……姐姐……要被你顶死了……啊……”

    伴随着她的浪吟的是“噗滋”、“噗滋”的**声和“啪”、“啪”的撞击声,再加上齐欢粗重的喘气声和新春含羞带怯的娇吟声,构成了一曲完美的**交响曲。

    齐欢从来没有想到,与一对母女同床联欢会带给齐欢如此强烈的冲击,那种超越伦理的禁忌快感让齐欢激动的快失去理智了,她们母女两人让齐欢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享受,满足了隐藏在齐欢内心深处的某些黑暗的**,这种**在每个人的内心当中都会存在,只是一般人都不大可能会有机会去实践。今天可以说是在赵玉梅、王新春母女的“阴谋”之下,齐欢的这种黑**望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

    “啊……啊……齐欢……姐姐……不行了……啊……啊……顶到了……啊…要来了……啊……来了……啊……啊……”

    伴随着赵玉梅最后的深深一坐,齐欢的大**也狠狠的顶在了她的花心嫩肉上。

    她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惊叫,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花心涌出,正浇灌在齐欢的**上,齐欢只觉得脊梁一酥,大**就像机关枪似的,“噗”、“噗”、“噗”在赵玉梅的**深处一阵扫射,将她再次带入了**当中。“啊……啊……齐欢……你射得好多……好汤……射死……姐姐了……啊…了……”

    赵玉梅颓然瘫倒在齐欢的身上,齐欢绷紧的身体也无力的落在床上。

    “妈、干哥,你们身上流了好多汗,我帮你们擦擦。”

    新春光着身子就下了床,用暖瓶里的热水打湿了毛巾,回到床上来帮他们擦汗。齐欢爱怜的用被窝把她包住,微责道:“小丫头,小心着凉。”

    偏过头亲了齐欢一下,新春甜笑着道:“没事,屋里暖烘烘的。”

    赵玉梅像只小猫一样偎依在齐欢怀里娇喘着,齐欢爱怜的为她将额头散乱的秀发拨开,柔声问道:“梅姐,累坏了吧?”

    轻轻的摇了摇头,赵玉梅的螓首紧贴在齐欢的胸口轻声道:“我都快三年没尝过这滋味了,而且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次,齐欢,你快活吗?”

    齐欢点了点头,柔声道:“梅姐,我也很快活,我也很感激你,尤其是你不嫌脏的用口服侍我,这也是我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滋味,以前我都是有点排斥的。”

    齐欢有些口不对心。

    “真的?”

    赵玉梅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的神采,略带羞涩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做呢,我还怕做不好,所以还拿汽水瓶练习了好久,你不会笑话我淫荡吧?”

    “梅姐,我明白你的心思,我怎么会笑话你呢?”

    齐欢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柔声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你是怕我嫌弃你是已经结过婚的,所以想用嘴来讨我欢心,其实你根本不必这样委屈自己,让我都有些心酸酸的。”

    “我没有感到委屈,我是心甘情愿的。”

    赵玉梅的脸上荡漾着喜悦笑容,轻声说道:“我听人说后面那个洞也是可以用的,你想不想试试,我特地洗干净了的。”

    “梅姐,你真傻。”

    齐欢不由得把怀中的玉人搂得更紧,赵玉梅也静静的偎依在齐欢怀里,静静的享受着这分**之后的宁静。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新春幽幽的叹息声,齐欢和赵玉梅才猛地惊醒过来,抬头望去,只见新春一脸幽怨的望着他们,眼睛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赵玉梅轻轻的推开齐欢坐了起来,望着齐欢轻声道:“齐欢,要了新春吧,我给她吃过避孕药,不会有事的。”

    听到赵玉梅说出这样的话,齐欢心中暗自苦笑不已,想不到她们连这种事情都想到了。

    齐欢伸手将有些楚楚可怜的新春搂了过来,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傻丫头,哭什么啊,干哥不是不喜欢你,干哥只是不想害你。”

    “干哥,你不会害我的,我也想像妈妈一样,享受一个做女人的快乐。”

    新春盯着齐欢说道,眼睛里闪动着坚定的目光。齐欢不由大感头疼,因为齐欢实在不想就此破了新春的身子,虽然隐藏在齐欢内心深处的黑**望想齐欢这样做,但是齐欢实在下不了手,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脑海中,齐欢的理智与**在做着激烈的斗争,蓦地,一个念头飞快的闪过,齐欢有主意了。

    齐欢回过神来低头望向怀中的娇娃,只见新春正一脸幽怨的噘着小嘴望着齐欢。齐欢心中不禁一荡,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新春小脸一红,美眸一闭,红嘟嘟的小嘴噘了起来,齐欢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新春立时火热的反应了起来,激情的回吻着齐欢。一番口舌之交后,齐欢放开了娇喘微微、媚眼如丝的新春,将她放倒在了床上,新春四肢大张,满脸通红的望着齐欢,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此时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齐欢从新春的额头吻起,她的眼睛、小鼻子、红嘴唇、雪白的粉颈都留下了齐欢激情的热吻;在她诱人的胸部,齐欢的嘴唇做了短暂停留,舔、扫、咬、吮等诸般武艺一一使出,新春立时口中嘤嘤有声,娇躯也轻轻颤抖了起来,一双**也无措的蜷起、又伸直、再蜷起……双手也无助的抓紧身下的床单,显得很激动。赵玉梅跪在一旁,轻轻的在新春的一只玉臂上抚摸着,殊缓她紧张的情绪。

    没过多久,齐欢感觉口中的小**挺立了起来,齐欢于是不再多做停留,舌头顺着新春的胸部下滑,从她光滑的小腹扫过,途中经过可爱漂亮的小肚脐,然后再到达她微隆的**,经过一溜稀疏柔软的芳草,最后直达那诱人的粉红色沟壑。

    两片粉嫩红润的**紧紧的闭合着,将少女最神圣的花苞紧紧的保护着,齐欢有些口干舌燥,伸手齐欢住她的两条粉腿向两边分开,紧紧闭合的**露出了一条不大的缝隙,齐欢的舌头顺着缝隙伸了进去。“啊……干哥……好奇怪的感觉……啊……进去了……”

    新春不可自制的呻吟了起来,一双朝天的**也无助的蹬着。

    齐欢用舌尖轻轻的往里顶着,小心翼翼的探索着少女花房里的秘密。她的花房里已经泥泞不堪了,不住的有玉露渗出,还带着少女特有的幽香。未经人事的处子跟久经风雨的妇人的一大差别就在于,处子的花房是没有任何异味的,而且会有一种独特的幽香,不像妇人的花径通常都会有些让人反胃的异味。

    “啊……干哥……你好会弄……啊……舔得人家……好舒服……啊……再进去一点……对……啊……好痒啊……啊……再重点……啊……”

    新春无师自通的娇吟起来,小脸上布满了潮红,螓首也难耐的左右摆动起来,朝天的小腿蹬得更急了。

    虽然也是头一次使用舌技,并且也没有像玉梅姐那样事先练习过,但是出于男人的一种雄性本能,齐欢还是显得游刃有余。齐欢有时用舌头轻扫两边的嫩肉,有时又用舌尖向**深处顶,一边挑逗着新春,一边也在寻找她的阴蒂所在。

    哦,找到了,她的小阴蒂已经硬挺挺的了,齐欢用舌尖轻轻的逗弄着她的小豆豆,新春立时浑身像筛糠似的剧烈抖动了起来,口中也失声叫了起来:“啊……干哥……啊……不要啊……啊……”

    她口中虽然喊着不要,腰部却用力的向上挺起,好方便齐欢的行动。齐欢如鱼得水,埋首新春的胯间,如同一只采蜜的大黄蜂一样,尽情的采着新春少女的花蜜。“啊……干哥……啊……受不了了……啊……我要去了……啊……”

    随着新春的一声尖叫,齐欢感觉到她的**里涌出了大量的液体,同时她挺起的腰部也无力的落在了床上。想不到这丫头这么敏感,齐欢只是轻轻的在她的小阴蒂上咬了一口,她就达到**了。齐欢放下她的双腿爬起身来,只见满脸通红的她还禁闭着眼睛,脸上还荡漾着一种满足的淫媚神情,显然她还在回味**的余韵。

    “来,漱漱口,擦把脸。”

    接过赵玉梅递给的水杯漱了漱口,她又用毛巾帮齐欢擦了擦脸。齐欢心中一热,不由将赵玉梅紧紧的抱住了,她吃了一惊,然后马上释然,羞涩的小声道:“你一定忍得很辛苦吧,让姐姐再服侍你一回吧。”

    说着她就伸手下探,臀部稍稍抬起再坐下,就已经把齐欢的小弟弟重新纳入了一个温暖无比的所在。

    “不,这样就好了。”

    齐欢知道赵玉梅是误会齐欢了,齐欢也不多说,抱着她躺倒在床上。这时候新春这丫头终于从**的余韵当中清醒过来,脸红红的从背后抱住了齐欢,小嘴贴在齐欢耳边道:“干哥,你的舌头好厉害啊,齐欢都差点以为自己死过去了。”

    第463章 母女同心四

    齐欢哈哈一笑,俏皮的道:“嘿嘿,小丫头,这也是干哥的第一次哦,以前我还从来用过嘴和舌头来做这种事情哦。”

    “干哥……”

    新春娇小的身躯从背后紧紧的贴住了齐欢,她的小嘴呼着热气在齐欢耳边道:“干哥,你为什么不真的要了我呢?”

    “干哥这样做已经很不应该了,若再破了你的身子就更不该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他们睡吧。”

    母女两人同时轻嗯了一声,娇躯紧紧的贴住了齐欢,像三明治似的把齐欢夹在了当中。不一会儿,母女两人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而齐欢却是思绪万千,一会儿兴奋,一会儿自责,带着一种矛盾的心情,不知不觉的沉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齐欢感觉脸上痒痒的,就好像有个小狗在舔齐欢的脸似的,齐欢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新春调皮的笑脸:“干哥,早啊。”

    “原来是你这个小狗在舔我的脸啊,我说怎么痒痒的?”

    齐欢笑着说道,低头向怀中望去,看到的是赵玉梅喜悦中又带着一丝羞涩的笑脸,碰到齐欢的视线后,赵玉梅的俏脸羞红了,并且有些羞涩的把头埋在了齐欢的胸前。

    齐欢也不禁老脸一热,却听新春笑嘻嘻的说道:“妈、干哥,你们真有趣,居然还会脸红。”

    齐欢抬起头来,伸手在新春光溜溜的屁股上拍了一记,佯怒道:“小丫头,刚才你吵醒我还没有跟你算帐呢,现在居然敢笑话起我来了,是不是想讨打?”

    没想到这小妮子根本毫不在意,依旧跟齐欢嘻嘻哈哈的,齐欢笑骂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