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92.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89 部分阅读

第 189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桓倚捌鹞依戳耍遣皇窍胩执颍俊?br />

    没想到这小妮子根本毫不在意,依旧跟齐欢嘻嘻哈哈的,齐欢笑骂道:“你这妮子,都快是大姑娘了,一点也不知道害羞。”

    “我有什么好害羞的,干哥你又不是没看过。”

    新春赤条条的跳下了床,就在齐欢面前穿起了衣服,好像是故意挑逗齐欢似的,她还故意把腿张得很开,让她那美丽的少女花房尽情的在齐欢面前展现。这次连她母亲赵玉梅也有些看不过去了,红着脸骂道:“死丫头,不是你干哥说你,我都替你脸红。”

    “嘻……嘻……”

    新春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嘻笑着,根本不把母亲的话放在心上,慢慢吞吞的穿好衣服之后,朝他们做了个鬼脸道:“妈,你和干哥慢慢的亲热,我下去给你们买早点。”

    说着她就哼着欢快的小调出门去了。赵玉梅羞红着脸恨恨的骂了句:“死丫头。”

    回过头来她发现齐欢怔怔的望着门口发呆,忍不住低声问道:“齐欢,你后悔了?”

    “有一点,”

    齐欢点点头,叹了口气道:“对新春那样,让我有种罪恶感。”

    “你是个好人……”

    赵玉梅的螓首埋在齐欢的胸口,幽幽说道:“昨晚都那样了,你恁是没动新春,也真亏你能忍。其实你不必那样委屈自己,新春她是真的喜欢你,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她都要跟我说上好一会的话,有时候一说说半夜,都是关于你的。齐欢,你不必顾虑我的关系,也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我们母女都不会要你负责的,只要你能偶尔来陪陪我们,我们就心满意足了,等有一天你厌了、烦了,我们会悄悄的走开,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梅姐,你……”

    齐欢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似的,有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齐欢心中十分感动,双手捧起了赵玉梅有些发烫的俏脸,低头吻了下去。赵玉梅杏眼微闭,红唇嘟起,朝齐欢的嘴唇迎了上来,就在他们的嘴唇要接触的一刹那,齐欢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齐欢的嘴就停滞在了空中。

    赵玉梅等了半晌,不见齐欢有什么后续动作,不禁有些奇怪的睁开了眼,讶异的问道:“齐欢,怎么啦?”

    “我差点把一件事情给忘了。”

    昨天酒喝多了,居然把钱的事情给忘了。齐欢扭头四顾,赵玉梅满腹疑惑的问道:“齐欢,你在找什么?”

    “找我要新春带回来的那个饼干盒,咦……我怎么没看见?”

    就这么大点地方,齐欢怎么就没看见呢,这可真是奇了怪了。赵玉梅哦了一声,从被窝里探出身子,低头从床下抽出个盒子来递给齐欢道:“是我把它顺手塞到床下的箱子盖上了,你是不是饿了?”

    她误会齐欢了,以为齐欢是饿了想吃饼干呢。

    齐欢摇了摇头,打开饼干盒,拿出那个装满钱的信封递给赵玉梅道:“梅姐,昨天齐欢酒喝多了,结果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赵玉梅狐疑的接过信封一看,“啊呀”一声惊叫,倒把齐欢给唬了一跳:“梅姐,你要吓死人啊……”

    赵玉梅不好意思的捂住了小嘴,过了半晌,才吃惊的说道:“齐欢,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你的意思该不是要把这些钱都给我吧,我可不要。”

    说着她要把信封还给齐欢。

    齐欢自然没有接,望着她道:“这里面是五万块钱,你先拿去把那三万钱的债给还了,剩下的钱拿去租间好一点的房子,这地方的条件实在差了点,尤其很快就到冬天了,这房子住着肯定很冷,像你们现在就要把炉子放在屋里,这样会很不安全,不但容易发生火灾,而且容易造成煤气中毒。”

    赵玉梅还待推辞,齐欢接着又道:“梅姐,你别再推辞了,我跟你说这钱是哪来的。”

    齐欢停顿了一下,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继续说道:“梅姐你也知道,我做了点生意,赚了一些钱,这五万块对我来说很不重要,但对你们来说却很重要的。梅姐,收下吧?”

    赵玉梅怔怔的看着齐欢,突然抱着齐欢嘤嘤的哭起来,齐欢知道她现在心情激动,所以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宽慰着她,但是她却依旧的哭个不停,让齐欢也感觉心中酸酸的,因为齐欢想到了跟齐欢已是天人相隔的玲。“妈、干哥,你们这是怎么啦?”

    新春已经买完早点回来了,看到他们这副样子,不禁大吃一惊。

    赵玉梅这时候才抹着眼泪从齐欢怀里坐了起来,将装满钱的信封递给新春道:“新春,你看,这是你干哥藏在饼干盒里让你带回来的。”

    “啊,这么多钱,干哥,这是……”

    新春同样也是很吃惊。

    她走到床边坐下,皱着眉头对齐欢说道:“干哥,你真要把这么多钱都给我们吗?我和妈妈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还得清啊?”

    齐欢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傻丫头,谁要你还了?”

    新春低着头想了想,突然仰头望着齐欢娇声道:“干哥,你今天别走好吗?我想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你,否则我和妈妈拿这笔钱都会觉得不心安的。”

    “你这小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齐欢开玩笑的道:“这样干哥不就成了嫖…”

    齐欢突然意识到“嫖客”这个词实在是太不合适了,所以到了嘴边的“客字又给生生咽了下去。

    不想新春这丫头闻弦音而知雅意,笑嘻嘻的接过的话茬道:“嫖客是吗?要是这世上的嫖客都像干哥这么大方,那也就不会还有那么多苦命的女子要靠出卖自己的**为生了。再说了,就我这种黄毛丫头,也不值五万啊,我听人说,像我们这种学生妹,初夜也就值五百,这还是好的,不好的也就一二百。”

    “你这丫头,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污七八糟的事情。”

    齐欢听得暗暗心惊,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居然知道这些个东西,能不让人吃惊吗?想当年齐欢像她这么大的时候,看到漂亮的女孩子还不敢正眼看呢,哪像她们现在这样啊?

    不过话说回来,她说的倒都是事实,齐欢也听人家这么说过。有人说过,在每一个繁华城市的背后,都隐藏无数的见不得人的黑暗面,虽然如今的中国没有像古代那样明目张胆的青楼存在,但是暗地里买春卖春的色情场所却是比比皆是。

    “干哥,你别管我是从哪里听来的。”

    新春脱掉鞋跳了床,抱着齐欢的胳膊摇晃道:“干哥,留下来嘛,好不好吗?不然我和妈妈是不会接受你的钱的,到时候你就看着我和妈妈饿死、冻死好了。”

    嘿,这丫头居然拿这来要挟齐欢?

    齐欢还没表示什么,赵玉梅也从背后抱住了齐欢,饱满的双峰顶得齐欢的后背一阵酥麻,而且她还在齐欢耳边吹着气,小嘴腻声道:“齐欢,听丫头的话留下来吧,今日个我们娘俩就任你玩个够,你想怎么样我们都依你。”

    哇哩勒,上帝在哪里啊,快救救齐欢吧,齐欢觉得齐欢自己的理智已经快要被**所淹没了。

    “干哥,你不用再犹豫了,我呆会就下去打电话,告诉明芬姐你今天不回去了。哦,对了,吴姨和齐新雨她们今天要回来是吧?你是怕吴姨怪你是吧?干哥,你放心,明天我跟你一起回去,我亲自去向吴姨解释。”

    新春这丫头想的还真周到,居然连向吴宁波解释这样的问题都考虑到了,齐欢真是被眼前的这母女俩给搞得哭笑不得。哇哩勒,赵玉梅竟然用她的舌头在舔齐欢的耳垂,齐欢真的受不了了,小弟弟也开始抗议了。

    “齐欢,留下来吧,别让我和新春感到遗憾,给我们留个完美的记忆吧。”

    赵玉梅在齐欢的耳边轻声说着,她无比娇媚的声音和新春满是期盼的眼神让齐欢脑中残存的理智一点点消失,心理的防线也再次被她们母女突破,**的洪水终于不可阻挡的泛滥成灾了。

    “干哥,你真好。”

    小丫头给了齐欢个响亮的吻,然后喜笑颜开的跳下了床。

    背后的赵玉梅也在齐欢脸颊上印了两个唇印,然后开始穿衣。

    齐欢苦笑着摇摇头将脑海中的千思万虑都抛开了,决定什么都不去想了,既然先前已经是错了,那就让它一直错下去吧。看到母女俩都已经穿好衣服下床了,齐欢却发现自己的衣服放在离床很远的小板凳上,于是就冲新春喊道:“新春,帮干哥把衣服扔过来。”

    “嘻嘻,不能让你穿衣服,要不然你偷偷跑了怎么办?”

    新春倒是去抱齐欢的衣服了,只是她并没有递给齐欢,而是把齐欢的衣服藏到衣柜里了,这让齐欢真是哭笑不得:“唉,我说小丫头,你总不会是让我在床上呆一整天吧?”

    “嘻嘻,干哥你别急,你穿这个就行了,免得呆会又要脱的麻烦。”

    新春从衣柜里找出了一件军大衣递给齐欢。

    齐欢瞪了她一眼道:“丫头,你就让我穿这个出去啊,那被别人看见了还不知道会说什么呢?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

    “齐欢,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他们这层楼的其他几户人家都在上个礼拜搬走了,他们嫌这楼太冷,所以现在这一层就只有他们一家,没有别人。”

    赵玉梅笑嘻嘻的向齐欢解释道:“要不然的话,昨夜我们疯成那样,隔壁要住着人的话,早就什么都听见了,还用得着看吗?”

    难怪昨晚她们母女玩得那么肆无忌惮,原来是因为这层楼没有其他人呐。

    齐欢苦笑着摇了摇头,只好裹着大衣出门,为了保险起见,出门之前齐欢先探出头左右探视了一番,确认没人之后齐欢才大摇大摆的到楼道尽头的厕所去放水。放完水后一身轻松的回来,才发现新春为齐欢连牙膏都挤好了,刷牙洗脸之后,头脑感觉清爽多了,就是身上有些粘粘乎乎的不太舒服。

    仿佛是看出了齐欢的心思,赵玉梅一边招呼齐欢坐下吃早餐,一边柔声问道:“是不是感觉身子有些粘乎乎的,我正在烧水,待会水烧热了把身子擦擦就舒服了。”

    哇,考虑的还真周到,难怪有人说“温柔乡、英雄冢”要是每天都被这温柔甜蜜的滋味包围,人的斗志肯定会被一点点消磨掉的。

    “干哥,多吃点。”

    仿佛是担心齐欢昨夜消耗过大,赵玉梅母女两人都是一个劲的把包子、油条往齐欢的嘴里塞。齐欢开玩笑的说道:“怎么啦,怕我呆会儿没力气啊?”

    母女二人都是俏脸一红,不约而同的白了齐欢一眼,万种风情,都在这含情一睨中。吃过早饭后,母女二人有些面红耳赤的把狼藉不堪的床单扯了下来,换上了干净的。说真的,昨晚的战况只能称之为一般,但是床单竟然湿成那样,只能说母女二人都是水比较多的人。母女两人收拾好床铺之后,就腾出手来拾掇齐欢了,赵玉梅拿出一个木盆放在屋中,然后红着脸对齐欢说道:“齐欢,你把衣服都脱了站进来,我和丫头来帮你擦擦身子。”

    第464章 母女同心四

    嘿,齐欢还真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不知道她们昨晚又是怎么对付齐欢的?反正母女两人都已经跟齐欢肉帛相见过,齐欢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把大衣一脱,内裤一剐,身上就没有任何遮掩的赤条条的呈现在母女二人面前。母女两个都是吃吃娇笑不已,红着脸用热毛巾为齐欢擦拭起身子来,嗅着二女身上的香气,感受着热毛巾在肌肤上的移动,本来还很老实的小弟弟也开始摇头晃脑起来,看得二女也是脸红不已。

    新春这小丫头也真会作怪,用小手握着齐欢的大**仔细的清洗着,受到刺激的大**自然变得更加坚挺雄伟。看到自己的恶作剧起了效果,新春更是吃吃娇笑着用她柔软的小手套弄起齐欢的大**来,一种新鲜的刺激不断从大**上传遍全身,齐欢舒服得都快要闭上眼睛了。不同于顽皮的新雨,母亲赵玉梅则是温柔的为齐欢擦拭着每一寸肌肤,动作轻柔而认真。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动作,但是齐欢也能从中体会到她的似海深情,齐欢在心中暗暗的发誓:“梅姐,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和新春活得这么艰难,我会让你们过得幸福快乐的。”

    “干哥,要不要我帮你含含?”

    新春握着齐欢面目狰狞的大**,仰起通红的小脸略带娇羞的问着。

    齐欢摇了摇头,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道:“新春,你还小,干哥希望你能多保留一份少女的纯真,而不要过早的沉溺在男欢女爱上。”

    “干哥,我听你的。”

    新春红着小脸点点头,小手在硬挺的大**上又套了两套,才有些不舍的放开了。

    站在齐欢背后帮齐欢擦身子的赵玉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笑着逗新春道:“傻丫头,还舍不得放啊,呆会有你乐的时候。”

    “妈,你好坏,也来取笑我……”

    新春羞得满脸通红,拿毛巾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好、好,妈不笑你,快帮你干哥把身子擦干,免得你干哥着凉。”

    母女两人齐心协力将齐欢的身子擦得干干净净,说真的,齐欢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母亲帮齐欢洗澡的时候享受过这种待遇外,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如此一来,身体果然感觉清爽多了,被剥夺了穿衣服权利的齐欢干脆就赤条条的上了床,连短裤也懒得穿了。

    “干哥,你先坐一会儿,等我把身子擦干净之后就来。”

    新春朝齐欢羞涩的一笑,自顾自的脱起了衣服。不到片刻功夫,她那还处在发育过程当中、略显青涩的少女**就完全呈现在齐欢的面前。

    虽然昨晚已经仔细的探索过她的**,但是如今在大白天重新看见她娇嫩的身躯,仍旧给齐欢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尤其是那小巧**顶端的红樱桃和她胯间那细如一线的肉缝给齐欢难以形容的视觉冲击,熊熊的欲火在胸中升起,让齐欢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虽然只是短短几分钟,但对于欲火焚身的齐欢而言却有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当新春带着少女清香的**扑入齐欢的怀里时,齐欢的心竟如初恋时般怦怦直跳,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齐欢的嘴却已经吻住了新春那呼吸着芬芳气息的樱唇,舌头也侵略性的突破了新春的防守,伸进了她的小嘴当中,跟她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肆意的品尝着她的芬芳。

    新春火热的反应着,一双柔荑紧紧的搂着齐欢的脖颈,温香软玉般的娇躯也紧紧的贴着齐欢,仿佛要跟齐欢揉成一体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嘴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新春张着小嘴娇喘着,小脸红得像一个诱人的大苹果。随着她胸脯的剧烈起伏,两粒粉红色的樱桃也随之抖动着,让齐欢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一向冷静的大脑也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齐欢不能自已的将新春推倒在床上,然后一头埋在了她的胸前,一口叨住了她的一只乳峰,同时右手盖上了她的另一只小巧玲珑的**。

    少女的体香让齐欢如痴如醉的,齐欢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吮、舔、吸、咬,抓、揉、捏、扯,轮流照顾着新春两只可爱美丽的**。未经人事的少女哪经得起如此的挑逗,新春的娇躯轻轻的颤抖起来,嘴里也泄出了腻人的娇哼:“哼………啊……干哥……呀……不要咬……啊……嗯……哼……”

    新春诱人的娇哼声听在齐欢耳中显得分外的娇媚,让齐欢血脉贲张、欲火高涨。不过欲火并没有完全让齐欢失去理智,毕竟这是新春的第一次,所以齐欢强忍着满腔的欲火,继续耐心的挑逗着新春。在齐欢的口舌和双手的攻势下,新春胸前的一对粉红色的樱桃都挺立了起来,雪白的肌肤也渐渐的泛起一层朦胧的粉红色。

    她有些酥痒难耐的将齐欢的头往她的胸前压,一双修长的**无助的磨蹭着,樱桃小嘴当中不时的发出让人肉紧不已的娇哼声:“嗯……干哥……啊啊……好麻……啊……好痒啊……不要再逗我了……啊……”

    看到新春的反应十分上路,齐欢悄悄伸手探了一下她的桃源仙洞,哇,已经发洪水了。齐欢看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不再浪费时间,伸手捞起了她的一双**,用力向两边分开。

    新春满脸红晕,但是却强忍羞意的探手抓住了齐欢坚硬如铁的大**,抵住了她已经泥泞不堪的**口磨蹭了两下,然后满脸通红的望着齐欢媚声道:“干哥……来吧……占有我吧……”

    “那要来咯。”

    齐欢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息一下心中激荡的心情,微微发抖的手臂显示着齐欢仍是激动莫名。齐欢屏住了呼吸,腰部微微用力,粗壮的大**慢慢的分开两片**,向里面挤进去。

    “等一等。”

    就在齐欢准备猛力一击占有新春的处子之身时,站在盆中擦洗自己身体的赵玉梅突然大叫了一声,将齐欢和新春都吓了一跳。齐欢喘着粗气偏过头望向身上也是不着一缕的赵玉梅,忍不住笑道:“梅姐,怎么一惊一咋的,我差点被你吓得不举。”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你们先等一下。”

    赵玉梅顾不得擦干身上的水,赤条条的就跳出了木盆,跑到衣柜里翻起来。齐欢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新春同样也是摸头不知脑,忍不住嗔道:“妈,你干什么啊?”

    “丫头,别慌,你马上就知道了。”

    赵玉梅头也不回的翻箱倒柜着,好一会儿之后才听她口中说了句“找到了”齐欢和新春望向她的手中,却是一方白布。

    齐欢脑中一闪,已知赵玉梅的用意,新春却还是懵懵懂懂,不解的道:“妈,你找白布干什么?”

    “我的傻丫头呃……”

    赵玉梅说话之间已经走到了床边,伸手在新春的小屁股上拍了一记,笑眯眯的道:“把屁股抬起来。”

    新春愣愣的把屁股抬起,看着母亲把白布铺到了自己的屁股下,陡然明白了母亲的用意,红着小脸嗫嚅道:“妈,谢谢你……”

    “傻丫头,跟妈还客气什么,好了,你们继续,妈不打扰你们了。”

    赵玉梅笑嘻嘻的站回盆中继续擦洗起自己的身体来,齐欢的心神重新回到新春的身上,经历了刚才的小插曲,新春的小脸上多了几分羞涩,眼神也躲躲闪闪的。齐欢重新捞起了她的两条**,大**也自动进入了临战位置,齐欢屏住呼吸,腰部微微用力前挺,坚硬如铁的大**顶开两片**慢慢向里挺进。

    新春的秀眉微微皱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少女禁地第一次有异物的侵入给她带来不适的感觉吧。她的双眸紧紧的闭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而她的双手更是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显得相当的紧张,齐欢想她一定是既期待又有些害怕吧。

    “新春,我要来咯。”

    感觉到大**的前端被挡住了去路,齐欢停下来最后一次征询少女的意见。新春睁开的美眸,略带羞涩的望向齐欢,坚定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新春的首肯,齐欢再不迟疑,腰部猛地用力一挺,只听“噗”的一声,大**好像刺破了什么东西,然后一下子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感觉好像被一团火热温软的蜜肉紧紧的包裹住了,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险险当场“缴械投降”“啊……好痛……”

    就在齐欢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弄得“缴械投降”的同时,身下的新春却是痛呼一声。这声痛呼听在齐欢的耳中,仿佛就像有一桶冷水当头灌了下来,齐欢一下子从无边的快感当中清醒过来,关切的望向身下的新春。

    新春的表情显得很痛苦,秀眉紧紧的皱着,牙齿紧紧的咬着,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指甲好像都快陷进去了。“新春……你还好吧……”

    看着新春痛苦的样子,齐欢十分不忍,低头亲吻着新春有些发白的樱唇。这时候赵玉梅已经擦完身子光溜溜的爬上了床,伸手在新春的手臂上轻轻抚摸着,口中还不住安慰道:“新雨,你干哥的家伙太大,刚开始会很痛,你忍耐一下,一会就会舒服了。”

    “妈……我知道……”

    新春勉强朝赵玉梅展颜一笑,咬着银牙说道:“你不是跟我说过吗,女人的第一次都会吃点苦吗,这点痛我还受得了。”

    说着她转头望着齐欢道:“干哥,我好高兴成为你的女人,尽管爱我吧,我不要紧的……”

    “小傻瓜……”

    看到新春的额头都沁出了冷汗,齐欢心中涌起无比的怜惜之意,低头在她的樱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新春眼里闪动着喜悦的泪光,她伸手揽住齐欢的脖子,将齐欢的身体拉了下来,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然后用她的小嘴封住了齐欢的嘴,香甜的小舌也随之伸到了齐欢的嘴中,和齐欢激情热吻起来。

    欲火随着他们的热吻重新高涨起来,他们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这时候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

    虽然他们的嘴唇仍旧纠缠在一起,但是齐欢的腰部已经开始动作起来了,齐欢开始轻轻的挺动起腰部来。而新春仿佛也已经忘记了破瓜之痛,满脸通红,娇喘微微,生涩的扭动着腰部迎合着齐欢的冲刺。熊熊的欲火已经不可遏制的升腾起来,轻抽慢插已经无法让齐欢感到满足了,齐欢需要更强烈的刺激。

    “啊……干哥……啊……你顶的……太深了……啊……好美……”

    齐欢的双手捞起了新春的柳腰,卯足力气狂插猛插起来,而新春也不由自主的哼出了令她感到脸红的**声:“啊……干哥……啊……你好棒……啊……啊……现在一点都不痛了……好奇怪……啊……太美了……啊……”

    “啊……妈……你坏啊……啊……啊……”

    新春突然失声叫了起来,原来是一旁观战的赵玉梅不甘寂寞的在新春的胸前活动起来,替苦无三头六臂的齐欢照顾起新春的那双小白兔来,这双重的快感自然让新春感觉分外的刺激和强烈,柳腰挺动的更加狂野,疯狂的迎合着齐欢的冲刺,“啪”、“啪”、“啪”的撞击声此起彼伏,格外的响亮。

    熊熊的欲火在齐欢的眼中燃烧着,齐欢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再**。无边的快感经由大**传入齐欢的大脑,然后这种快感又很快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齐欢感觉身体都像要飘起来似的。

    新春的娇躯在齐欢的身下扭动着,她不住的挺动着柳腰迎合着齐欢的冲刺,美丽的螓首在枕头上左右的摆动着,一头秀丽的长发也披散开来,随着她螓首的扭摆而在空中飞舞着。

    第465章 母女同心六

    “啊…干哥……受不了了……啊…太深了……啊……这下太重了……啊……妈……妈……再重点……对……啊……”

    新春有些语无伦次的娇吟着,身体像一个虾米似的拱了起来,以便让齐欢的大**能够更深入的进入她的体内。随着粗壮大**在新春的**内飞快出没,“噗滋”、“噗滋”的水声也此起彼伏,丝丝淫液也被大**带得四处飞溅,在已经被新春的落红沾污的白布上再画上一笔。

    “啊……不行了啊……啊……啊……”

    随着新春一声高亢而悠长的娇吟,新春拱起的娇躯也慢慢的瘫软在床上,大量的阴精也从她的子宫深处喷涌而出,喷得齐欢的**一麻,差点就让齐欢“阵亡”了,好在齐欢及时深吸了口气,将射精的冲动给抑制住了。

    达到**之后的新春双眸紧闭,娇喘微微,胸脯剧烈的起伏着。齐欢伸出右手在她胸前温柔的爱抚着,同时伸出一手到躺在一旁的赵玉梅的小腹下挑逗着她的**,为下一波的肉搏战做准备。

    “干哥,好美啊,我都以为自己差点死了。”

    良久之后,新春才在齐欢的温柔爱抚下清醒过来,勾着齐欢的脖颈给了齐欢一个热吻,小脸上满是**之后的满足和娇慵,天真无邪的少女脸上多了一份成熟的风情,显得更加俏丽。

    “你先休息一下,干哥先跟你妈弄回,然后再来爱你好不好?”

    齐欢低头在新春的小嘴上亲了一口,柔声问道。新春点了点头,眼睛骨碌碌直转,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

    齐欢笑着从她体内退出,新春的目光有些凄迷的望着齐欢仍旧坚挺的大**,齐欢有些好笑的道:“小丫头,别眼馋了,呆会干哥保证把你喂得饱饱的。”

    新春闻言大羞,小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

    “小丫头,也知道害羞了?”

    赵玉梅一边调笑着新春,一边将齐欢拉到了她的身上,早已经被齐欢和新春的现场表演逗得春心荡漾的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抓着齐欢的大**就向她已经湿漉漉的**引,齐欢却故意促狭的不予配合,急得她娇嗔道:“小冤家,别逗姐姐了,你要急死姐姐啊。”

    齐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新春已经“噗哧”一声娇笑了起来,笑得赵玉梅满脸通红,嗔道:“死丫头,自己吃饱了就不管妈妈了。”

    “梅姐,我这不是来了吗?”

    齐欢搂着赵玉梅的腰部用力一挺,大**就顺着滑腻的玉液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花房,充实的快感让她爽得大叫了一声,然后眉开眼笑的对齐欢媚笑道:“齐欢,给姐姐来通痛快的。”

    “梅姐,那我来了。”

    刚才在新春身上,齐欢顾虑到新春是刚刚破身而有所保留,现在当然没有再保留的必要了。齐欢将她的双腿捞起架在齐欢的肩膀上,双手把着她的大腿,深吸了一口气,卯足力气开始狂抽猛插起来,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受到如此猛烈鞑伐的赵玉梅立时舒爽得娇躯乱扭,满口胡言乱语起来:“啊啊……小冤家……你要干死姐姐了……啊……好棒……啊……再来……啊……大力一点……干死……姐姐……也愿意……啊……要上天了……”

    “嘻嘻,干哥这么好的人,怎么舍得干死妈你这大美人呢?”

    缓过劲来的新春也不敢寂寞,加入了他们的战斗,不知是不是出于“报复”她也玩弄起赵玉梅胸前饱满的双峰来,并且还时不时的低下头用牙齿含住母亲的**一阵轻咬,这让赵玉梅颇有些吃不消,娇喘着呻吟道:“死……死……丫头……你怎么……捉弄起……妈……来了……别咬……妈……要受不了……了……”

    “嘻嘻,妈妈刚才也捉弄了我一回,我现在当然要报仇了。”

    新春嘻嘻娇笑着,小手轻捻着母亲的**,胸前和下体传来的双重刺激让赵玉梅也变得疯狂起来,顾不得再跟新春斗嘴,口中娇吟不已,螓首也一阵急摆,柳腰扭动更急。齐欢气喘如扭,一阵狂抽猛插,带得身下的木床也是咯吱咯吱乱响,仿佛像是在向他们发出抗议似的。

    “啊……死……丫头……不要再捻了……啊……妈……受不了……啊……啊啊……来了……啊……”

    赵玉梅大叫一声,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下子瘫了下来,小嘴大张着直喘气,想不到在齐欢和新春的双重攻势下,她也不过只比新春多支撑了几分钟而已。眼看着赵玉梅也已经到了**,正得趣的齐欢只得又转移了阵地,再次进入了新春刚刚才破身的花房。

    “啊啊……干哥……啊……你……比刚才……更猛了……啊……更粗了……啊啊……顶到新春……的花心了……啊……新春……好美啊……干哥……你美不美……啊……”

    “干哥……当然也美了……新春……你的**……好紧……夹得……干哥……爽死了……”

    “以后……新春……的**……是……干哥的了……干哥……想什么……时候……干……新春……都可以……新春……永远……

    都只……爱……干哥……一人……新春……永远……也只让……干哥……一个人干……新春……是干哥的……啊……啊……又顶到花心了……干哥……啊……新春……爱你……”

    “好新春,干哥也爱你。”

    感受到身下少女的似海深情,齐欢十分感动,腰部挺动得更加激烈,仿佛要将两个人的身体融合为一。齐欢知道,自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以往一直坚持的道德观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齐欢终究还是没能挣脱**的诱惑,彻底的沉沦其中了。

    “干哥……再重一点……新春……要快活死了……啊啊……要上天了……啊啊……”

    新春勾着齐欢的脖子,在齐欢的脸上疯狂的吻着;一双**紧紧的盘在齐欢的腰上,挺动着私处疯狂的迎合着齐欢,跟齐欢配合得默契无间,真难相信她才刚刚被齐欢破身。

    “呼……新春……干哥……要来了……”

    强烈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齐欢,齐欢感觉到**即将来临,鼓起余勇做最后的冲刺。新春的娇躯扭动得更急,口中娇吟道:“干哥……射进来吧……全部射到…新春的身体里面来……”

    新春的蜜肉一阵收缩,剧烈的挤压着齐欢的大大**,强烈的快感让齐欢再也无法忍受,**重重的击打在新春的花心上,然后浑身一颤,脊梁一酥,“噗”、“噗”、“噗”、“噗”、“噗”、“噗”大**在她的**里剧烈的抖动着,阳精激射而出,射得新春瞬时达到了**。

    “啊……啊……干哥……你射得好多……啊……射死新春了……啊……”

    随着新春的最后一声娇吟,两具沾满了汗水的躯体也像两条死鱼般,无力的瘫倒在床铺上。“新春,快活吗?”

    齐欢亲吻着怀中仍旧娇喘不已的新春,柔声问着。

    “快活死了。”

    新春羞涩的亲吻了一口,小脸直往齐欢怀里拱。

    “死丫头,不害臊。”

    刚才一直躺在旁边近距离观战的赵玉梅这时候精神好像恢复了不少,取笑起自己的新雨来了,此刻她的脸上还带着一片醉人的桃红,神情也有几分慵懒。

    新春听得母亲取笑,也不甘示弱道:“妈,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刚才你还叫干哥“小冤家”呢,好肉麻。”

    赵玉梅脸一红,“噗哧”一声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齐欢看得心中一荡,一伸手将她也搂入了怀中,让母女俩脸对脸躺在齐欢的胸前,两人都有些羞涩的将头埋在了齐欢的胸前。

    看着怀中的风情各异的母女俩,齐欢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赵玉梅抬眼斜睨了齐欢一眼,羞嗔道:“瞧你这人,昨天还是个正正经经的好人,现在却笑都笑得这么坏。”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

    齐欢将怀中的二女搂得更紧,叹息道:“要是我真是个坦坦荡荡的君子的话,就不会动你们了,知恩不图报才是君子所为,我现在这都成了什么?”

    “干哥,你不用说我和妈妈都明白的,是我和妈妈先……勾引你的。”

    说到勾引两个字的时候,新春这小妮子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低了声音。

    齐欢摇了摇头说道:“不关你们的事情,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赵玉梅和新春母女听到齐欢提起了去世的妻子,都沉默了下来。

    “干哥,你刚刚舒服么?”

    新春仰着小脸问道。赵玉梅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脸上温柔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齐欢心中十分感动,又有一丝的惭愧,手上不自觉的将怀中的母女俩搂得更紧。母女俩也没有再说话,只是紧紧的偎着齐欢,室内一时陷入了沉寂当中。

    温存良久之后,赵玉梅起身下床准备午餐去了,新春则腻在齐欢怀里陪齐欢说着话。说了一会,她突然“啊呀”一声从齐欢怀里坐了起来,齐欢正不解的时候,却见她红着脸从身下拿出了那块沾染了不少**和落红的白布。看到齐欢笑谑的眼神,新春的俏脸更红,似羞似喜的睨了齐欢一眼,指着白布羞涩的问道:“干哥,你看这像不像朵花?”

    “像,像朵桃花。”

    白布正中的落红如一朵绽放的鲜艳桃花,显得分外的醒目。齐欢爱怜的抚摸着新春柔顺的秀发,低声问道:“新春,还痛不痛?”

    新春在齐欢怀里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轻轻点了点头,仰起小脸羞涩的道:“还有一点痛,不过不要紧。”

    停顿了一下,她突然又道:“要是新雨知道了,一定会忌妒死的,干哥,你干脆找个机会把新雨吃了算了。”

    “嘿……你这丫头,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齐欢伸手在新春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齐欢又伸手在她的小脑袋上敲了一记,笑骂道:“你们这两个丫头搞什么鬼?居然还有什么君子协定?唉,你们现在这些学生啊,哪像他们当学生的时候……”

    感慨过后齐欢又叮嘱她道:“丫头,在学校的时候可要注意点,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可就不得了了。”

    “干哥,这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新春甜甜的一笑,眼珠一转又道:“不知道齐新雨妹妹知道后会怎么想,她一定会怪我抢了她的齐欢哥的。”

    齐欢听她提起了让齐欢头疼不已的齐新雨,不由苦笑着道:“齐新雨这个丫头啊,真是让人头疼,新春,你有时间劝劝她。”

    “干哥,我觉得齐新雨妹妹的想法也没什么不对的,我想如果是我处在她那个位置,我也会爱上你这个齐欢哥的。”

    新春幽幽说道:“其实我很佩服齐新雨妹妹的勇气,她属于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子,一旦认定某件事情,她是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干哥,我觉得您现在的做法其实对双方都是一种折磨,既然您能够接受我,我想也应该能够接受齐新雨妹妹,因为我也是您的干妹,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

    “你这丫头,我要你去劝齐新雨,你倒为她做起了说客。”

    齐欢苦笑着道:“不知是不是我太老了,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个年纪女孩子的想法。”

    新春在齐欢的脸上亲了一口,娇媚的道:“干哥,你才二十多岁,怎么能说老呢?你也别想太多了,你只要知道他们都是真心爱你的,这就足够了。”

    “爱?”

    齐欢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却见赵玉梅推门从走廊外进来,笑着问道:“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是准备在床上吃了,还是下床来吃?”

    新春闻言答道:“妈,我们下床去吃。”

    说完她搂着齐欢的脖子娇声道:“干哥,你就这样抱着我下床好不好?”

    第466章 母女同心七

    什么叫“就这样”新春用行动告诉了齐欢答案,只见她用小手将齐欢的大**套弄了几下,待得齐欢的大**变得硬挺之后,她的臀部轻轻一抬一坐就将大**纳入了她紧窄的**当中,然后她双手搂着齐欢的脖子,一双**紧紧的盘在齐欢的腰上,就像一个无尾树袋熊一样吊在了齐欢的身上。

    这个小丫头,难道一点就不怕把齐欢的欲火挑拨起来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

    齐欢苦笑着摇了摇头,用大衣将他们两人的身体裹着下床去吃饭。

    唉,真是夭寿喔,每走动一步,大**就会在新春的**内狠狠的顶一下,那种滋味真是难以用笔墨形容。新春闭着美眸,螓首靠在齐欢的肩头上在齐欢耳边腻声轻哼着,显得十分的享受。她倒是享受,齐欢却忍得很辛苦,尤其她那对小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