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393.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90 部分阅读

第 19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卓吭谄牖兜募缤飞显谄牖抖吣迳岷咦牛缘檬值南硎堋k故窍硎埽牖度慈痰煤苄量啵绕渌嵌孕n傻娜榉烤拖袷橇礁龌鹪矗サ闷牖兜男靥乓徽笏致椋皇枪寺堑剿崭掌粕淼慕壳牖兑欢ɑ嵩俅蚊土业镊卜ニ慕壳?br />

    “你这丫头,这样缠着你的干哥,让他怎么吃饭?”

    赵玉梅看到他们这副样子,忍不住笑骂起新雨来。 新春嘻嘻一笑,显得胸有成竹的道:“妈,这你就不懂了,当然是由我来喂干哥了。”

    喂齐欢?齐欢又不是婴儿。齐欢抱着下体跟齐欢还结合在一起的新春坐到了椅子上,新春有些意犹未尽的摆动腰部在大**上套弄了两下,然后才媚笑着对齐欢道:“干哥,你只要抱着我就好了,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

    说着她对自己的母亲道:“妈,你给我拿一个勺子来。”

    “你这小丫头,吃顿饭也这么多花样。”

    新春拿过勺子,盛了一勺饭菜混合物,齐欢以为她要喂齐欢,所以就主动张开了嘴。没想到她嘻嘻一笑,却把饭菜送到了自己嘴里,齐欢以为她故意捉弄齐欢,不由笑骂道:“你这丫头,故意捉弄……唔……”

    齐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的小嘴堵住了,然后就感觉一团饭菜带着芬芳的气息被顶进齐欢的嘴里,齐欢蓦地明白了,原来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喂齐欢,这还真够香艳的。

    “干哥,现在该你喂我了。”

    新春舀了一勺饭菜直接送入齐欢的口中,小嘴微微仰起,等待着齐欢的喂食。哇哩叻,这丫头还真会作怪,齐欢的嘴却不由自主的迎上了她的小嘴,将饭菜哺入了她的小嘴中。

    一旁的赵玉梅看得满脸绯红,调笑道:“嘻嘻,你们俩还真像是一对新婚的小夫妻,好得蜜里调油。”

    “妈,你是不是忌妒了,来,你也来喂干哥两口。”

    “你这丫头,你自己喂得好好的,扯上妈做什么?”

    赵玉梅羞得满脸通红,忸怩着不肯答应。

    看着她露出了如小新雨的娇羞模样,齐欢不禁心中微荡,涎着脸道:“梅姐,我也想你喂我呢。”

    赵玉梅满脸娇羞的横了齐欢一眼,有些羞答答的含了一口饭菜在口中,闭着美眸向齐欢吻来。嘿,想不到她害羞起来还真可爱,要不是齐欢调整嘴的位置,她肯定会吻到齐欢的下巴。

    万事开头难,喂了齐欢两口之后,赵玉梅也不那么的害羞了,和新雨新春你一口、齐欢一口的轮流喂着齐欢,当然齐欢也会轮流的分别喂她们,一顿饭吃下来,齐欢被母女二人的媚态挑逗起了熊熊的欲火,与齐欢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新春自然感受到了齐欢的雄伟,在齐欢耳边腻声道:“干哥,抱我上床吧,让新雨好好服侍你一回。”

    赵玉梅也娇媚的横了齐欢一眼,小声道:“齐欢,你先和新春上床吧,等我收拾好之后就来陪你。”

    齐欢伸手在她胸前饱满处掏了一把,调笑道:“梅姐,我可不是铁打的身子,你们这样子不怕把我掏干了吗?上午为了摆平你们母女,可把我累坏了,到现在还有些腰疼呢。”

    “啊?那你怎么不早说呢?快上床躺着,新春,你也别缠着你干哥了。”

    齐欢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母女两人倒信以为真了。齐欢笑着道:“梅姐,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倒当真了。不过新春刚破身,要好好休息一下才是真的,下午你们陪我说说话就行了,晚上我再好好喂喂你们。”

    用什么喂?当然是用精液喂了。

    “干哥,你忍得不难受吗?”

    新春咬着齐欢的耳朵娇媚的说道,齐欢伸手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轻拍了一记,笑骂道:“还不是你这丫头干的好事,你还好意思说?既然你知道干哥忍得辛苦,到了晚上干哥可不会再怜香惜玉咯,到时候可别怪干哥粗暴哦。

    “干哥,新春是属于你的,你想怎么新春都会依你的。”

    新春在齐欢的耳边轻声的诉说着对齐欢的爱恋,唉,她还真是个痴情的女孩,她不知道齐欢是故意逗她才那样说的,其实齐欢怎么忍心真的对她粗暴呢?虽然齐欢没有抵挡住**的诱惑而最终占有了她的处子之身,但是齐欢并不想让她在床上变成一个**荡妇,齐欢希望她能尽可能的保持少女的纯真,所以连**的方式齐欢都不愿让她采用。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个下午就在齐欢和母女俩的卿卿齐欢齐欢当中不知不觉过去了,母女俩静静的偎依在齐欢的怀里,听齐欢给她们俩讲以前的事情,包括齐欢的童年、齐欢的父母、齐欢的大学生涯。提起过去的幸福时光总是会让人感到伤感,不过好在有母女俩的软语相慰,齐欢很快就从伤感当中摆脱出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仍旧是像中午那样由母女俩轮流用小嘴喂齐欢,让齐欢不禁生出一种荒淫无道的感觉。饭还没吃完,齐欢的大**就已经比铁还硬了,欲火焚身的齐欢不时的在母女俩的胸前、屁股上、小腹下偷袭着,过足了手瘾,母女俩羞嗔不已的联合起来抵御齐欢的“咸猪手”只不过她们经常是顾此失彼,最后还是被齐欢逞够了手足之欲。

    “干哥,来吧。”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母女俩人脱得光光溜溜,并排趴在床边,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撅起。看到眼前一大一小两个雪白美丽的臀部,齐欢的眼睛里开始冒火了,欲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齐欢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一手一个抓住了母女俩各自的一个屁股蛋儿,大力的捏了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让齐欢流连忘返,母女俩趴在床上发出低低的哼声,有如小猫叫春般,让齐欢一阵阵肉紧。

    感觉到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齐欢不再迟疑,手掌顺着臀缝下滑覆盖上了母女俩风景各异的花园,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齐欢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花园外稍事逗留,玉露就从她们的花径当中汩汩流出,齐欢也就顺水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湿滑的花径当中抽动了起来,母女俩立时哼哼唧唧起来,显得情动已极的把臀部往后顶着,好让齐欢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们的花径。

    “干哥……别逗新雨了……要痒死人了……”

    新春的身子难耐的扭动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向齐欢求饶起来,看来破身不久的她身体异常的敏感。

    看着新春那少女天真的脸上流露出的淫媚神情,齐欢心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了,齐欢拔出已经被她的玉露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擦了擦,单手握着硬挺的大**抵住她还滴着玉露的**口用力一挺,粗壮的大**就应声而入,瞬间充满了她紧窄的**。苦忍了半天的欲火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齐欢一刻也不停息的冲刺起来,新春娇媚的**声也在室内响起。

    “哼……干哥……你的……好像比……上午……更硬了……顶得人……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嗯……哼……好胀……嗯……”

    新春轻声哼着,小屁股却剧烈的晃动着,迎合着齐欢的一次次冲刺。

    齐欢现在可是一心二用,一手揽着新春的细腰向她的娇嫩的**发动着猛烈的攻击,另一只手却还在赵玉梅的股间活动着,替齐欢无法分身二用的大**暂时安慰着她寂寞的芳心。

    玩这么刺激惹火的3p游戏对于齐欢来说可是生平第一遭,刚开始的时候手和腰部的动作很不协调,经常有顾此失彼的感觉,而且还老担心大**从新春的**当中滑落出来。

    说真的,要真是大**滑落了出来,搞不好的话大**有被生生顶断的危险,齐欢能不担心吗?不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齐欢已经进退自如,在齐欢手指的照顾下,赵玉梅的肌肤也变得火烫了起来,娇吟声也渐渐大了起来:“嗯……齐欢……再进去一点……对……啊……啊……你别碰我那儿……啊……”

    “啊啊……干哥……你好厉害……啊啊……新春……要快活死了……啊……

    妈……你怎么……叫得这么……大声啊……干哥……碰到你……的什么地方……

    了……”

    新春快活的呻吟着,小屁股往后不停的顶挺着,迎接着齐欢的一次又一次撞击。让齐欢感到好笑的是,这小丫头在齐欢的狂抽猛插下居然有闲心去关心旁边自己母亲的状况,还真是个异数。

    “嗯……傻丫头……就是……那个……小豆豆啦……嗯……丫头……你怎么还没完呐……”

    “啊……啊……好美……干哥……再来一下……啊……好……干哥……停下来……”

    在这紧要的关头,新春却叫停,可是齐欢却如何停得下来?

    齐欢的大**继续在她的**当中快速出没着,口中气喘如牛的问道:“新春……为什么……要停下来……是……干哥……弄疼你啦……”

    “不是啦……齐欢是让你先……给我妈……捅捅……”

    新春一边剧烈的迎合着齐欢,一边气喘吁吁的道:“干哥……你轮流……干……我和……妈妈……

    不是更……有意思嘛……要不然……妈就……等得……太久了……干哥……你说……是不是啊……”

    “嗯……你说得有道理……干哥……就听你一回……”

    齐欢搂着新春的细腰用力的**几下之后,抽出湿漉漉的大**立刻刺入已经洪水泛滥的赵玉梅**中。

    久违的感觉让赵玉梅情动已极,她激动的迎合着齐欢,雪白的屁股疯狂的向后顶着,令人**的的娇吟也从她的小嘴当中不断泄出:“啊啊……齐欢……你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进来了……啊……顶得好猛啊……啊……胀死人了……”

    赵玉梅虽然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了,但是久旷之下的**依旧相当紧窄,比之新雨的嫩穴亦不遑多让。“梅姐……你别夹得这么紧啊……要不然呆会我完了……你欲求不满别怪我啊……”

    齐欢喘着粗气用力的抽动着大**,口里调笑着情动已极的赵玉梅。当然啦,刚才还搂着新春纤腰的手现在正照顾着她骤失“热狗”的“小馋嘴”虽然手指比不上可口美味的“热狗”但是也聊胜于无嘛。

    “嗯嗯……齐欢……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坏了……啊啊……太重了……不要……顶得……这么深啊……”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很可能是在说要,就像现在的赵玉梅就是口不由心,明明晃着白花花的大屁股直往齐欢枪口上撞,巴不得齐欢顶得再深一点,但是口中却是再说反话,齐欢当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犯错误,齐欢顶得更深更重了,赵玉梅不能自已的大声娇吟了起来:“啊……齐欢……你要顶死……姐姐了……啊……”

    在赵玉梅的背后猛烈的冲刺了数十下之后,齐欢齐欢又重新回到新春的身上,向她发起了第二轮攻击,**数十下之后齐欢又再次从背后深深的进入了赵玉梅的体内,开始了新一轮的鞑伐。

    第467章 母女同心八

    就这样,齐欢轮流在母女俩的身上发泄着欲火,母女俩的娇吟声是交替响起,此起彼伏。齐欢的**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母女俩雪白的屁股都被齐欢撞得红红的,两人因为是轮流挨插,所以就像上台阶一样,是被齐欢一步一步推上快乐的颠峰,因而支撑的时间也比平常更长。

    不过在禁忌快感之下齐欢持续的时间更长,齐欢的火力是前所未有的猛烈,母女俩在齐欢的猛烈“炮火”之下,一次一次又一次被推入极乐的高峰,直到两个多小时后,大汗淋漓的齐欢才喘着大气在新春的**里猛烈的爆发,结束了这场持久的战斗。筋疲力尽的齐欢搂着同样疲惫不堪的母女很快就堕入了梦乡当中,荒唐的一天也终于在齐欢的轻鼾声中划上了休止符。

    这天,齐欢送王新春到学校去的时候,却在路上碰到了一个少女,这人是齐欢公司的文员,只是以前,此人你在仗着家里有钱又有关系,不好好的工作,齐欢曾经一度想要开了她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齐欢却没有那样子做,但是说来奇怪的是,在感觉到了齐欢的心意以后,此人好像是在慢慢的改变着,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于珊珊。

    “我能跟你单独谈谈吗?”

    于珊珊虽然是对齐欢说话,眼睛却望着站在齐欢身边一脸戒备的盯着她的新春。“新春,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就回去。”

    新春柔顺的点了点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于珊珊,然后转身就走了。看着身子还有些不便的新春渐渐远去,于珊珊转头对齐欢道:“我的车在那边,他们到车里再谈好吗?”

    齐欢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辆polo车停靠在路边,齐欢本待拒绝她,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对不起……”

    这是齐欢坐进车中之后于珊珊对齐欢说的第一句话,齐欢冷冷的哼了一声,寒着脸没有说话。于珊珊稍微停顿了一下,看齐欢没有说话的意思,低着头接着往下说道:“我为以前工作上的态度向您道歉。现在说这些可能没什么用,但是请您相信我,我不是那种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女人……”

    “不管你是有心也好、无意也好,现在再说这些都没什么意思了……”

    齐欢透过车前玻璃望着前方,淡淡的说道:“…你今天来找齐欢,不会只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不……不……”

    于珊珊抬起头飞快的看了齐欢一眼,低下头道:“我今天来找您,其实是有几句话想跟您说,……也许您听完后会觉得我很虚伪,但是我还是要说出来。”

    “我并不是一个没有勇气承担责任的人……”

    于珊珊摇了摇头,抬起头望向齐欢道:“齐先生,我愿意为自己的过失承担一切责任,上次因为我的失误,让公司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不管要我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在于珊珊说这番话的时候,齐欢一直在偷偷的注意她的眼睛,因为人是会说谎的,但是人的眼睛却是永远都不会说谎的,所以齐欢认定于珊珊并不是在演戏。

    这倒让齐欢有点意外,因为齐欢一直都把于珊珊归为仗着自己老齐欢哥有几个臭钱就趾高气扬的浅薄女孩,但是现在看来,齐欢显然是错了,而且错的很厉害。

    齐欢沉默了良久,才偏头望着车窗外说道:“我答应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你也不用再想着怎么弥补了,因为有些错误是一旦犯了,就再也无法弥补,就算你肯承担责任,我又能拿你怎么样?……”

    齐欢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车内一时陷入了沉寂当中。

    “如果……如果……”

    听到身旁于珊珊的呼吸有些急促,齐欢诧异的扭头望向了她。见齐欢回过头,于珊珊的俏脸上升起了两朵红云,胸脯起伏得更加剧烈了,眼睛里却闪烁着坚定的目光望着齐欢,银牙轻咬的沉声道:“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包括……”

    “我不是说要做您的妻子,我想您也看不上我,我是说做您的情人……”

    看到齐欢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于珊珊俏脸更红,声音也变得小了下来:“我今年刚满二十三岁,还是处女,身高171,体重52kg,三围89/63/92……”

    看到齐欢怔怔的望着她的胸前,于珊珊俏脸通红的把本来就高耸的酥胸挺得更高了,让齐欢看得眼都差点直了。

    说真的,要不是她自己报出三围数据,齐欢都没有注意到她还有这么丰满的胸部和臀部,齐欢想这大概是因为之前齐欢看她的时候都是充满了不肖,而把她的漂亮和丰满都完全忽略掉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齐欢收回了有些无礼的目光,坐正身子抬起头平视着车外,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于小姐,你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你的提议的确很有诱惑力。我也动过邪恶的念头。我想你只要想想你自己将要会面对的处境,就应该已经为刚才的那番话而后悔了。”

    “我不后悔。”

    于珊珊柔柔的声音幽幽地传来,仿佛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显得虚无飘渺:“如果您觉得折磨我会让您感到快意的话,那就尽管把各种报复的手段都使出来吧,我愿意承受因此带来的任何痛苦,因为这样会让我感觉好受些……”

    “我什么都不想要了。”

    齐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再见到你,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说就已经原谅你了,但是我想你如果真想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过失的话,那就好好的工作吧。”

    “好吧,我听您的,不过我的那个提议依旧有效,您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还可以来找我。”

    沉吟了一下,于珊珊说出了这番话。

    齐欢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轻声说了句:“你的母亲是个伟大的母亲,回去代我向她道声歉,我走了。”

    说完齐欢拉开车门下了车。

    于珊珊急急的跟着齐欢下了车,在齐欢身后说道:“齐先生,能让我到你家里去坐坐吧,我,我有些内急……”

    齐欢转过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于珊珊近乎哀求的目光,不禁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跟我来。”

    于珊珊关好车门,一言不发的低着头跟在齐欢身后,一路上碰到的人无不投以诧异的目光。“干哥,你回来了……”

    给齐欢开门的是郑可欣,也就是上次齐欢和吴宁波在一起时吴宁波提到的那个老板娘的女儿,因为关系不错,这小妮子的周末基本上都是在齐欢家过的,只是不知道她是昨天就来了,还是今天早上过来的。看到齐欢身后的于珊珊,可欣的眼中充满了迷惑,怔怔的打量着于珊珊。

    这时候在房中的齐新雨、吴宁波、明芬、新春等人闻言都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于珊珊,送走了于珊珊以后,房间里沉默了下来,如此沉默了好一会儿,明芬首先忍不住道:“唉,我说你们都哭丧着脸干什么?”

    齐新雨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明芬,噘着嘴娇嗔道:“人家心里难受嘛,齐欢哥怎么又有别的女人了,还带到家里来了,明芬姐,你一点都不理解人家的心情。”

    “我怎么不理解你的心情啦?”

    明芬偏过头望向自己的母亲道:“妈,你什么时候去做饭啊,我都快饿死了。妈,你要是再不去做饭,呆会儿你们就该为我默哀了。”

    “噗哧”、“噗哧”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沉闷的气氛也一扫而空。

    “哼,你自己这么大的人了,都不会做饭,饿死了活该,我才不会为你默哀呢?”

    吴宁波一边笑骂着一边站了起来,口中还继续数落着自己的女儿:“嗨,明芬,不是妈妈多嘴,你真该跟妈妈好好学学怎么做饭,要不然你以后怎么嫁人啊?难不成你打算让你老公天天进厨房,那他还不跟你急?”

    “谁说我要嫁人啦,我就跟着你一辈子,让你天天给我做饭吃。”

    明芬笑着从背后搂住了吴宁波的腰,把头搁在了她母亲的肩膀上。母女俩这站在一起,就看出了明芬的身材高挑来,比她的母亲要明显高上不少。

    吴宁波反手在明芬的身上拍了一下,笑骂道:“我才不要你这个小懒虫跟着呢,你说你啊,饭不会做、衣服也不会洗,你除了给我添麻烦,还能给我干什么?”

    “妈,你好狠心咯,有了齐欢哥就连我也不要了啊?”

    明芬笑嘻嘻的打趣起齐欢和吴宁波来。

    吴宁波俏脸一红,嗔道:“死丫头,又胡说。”

    明芬嘻嘻一笑,笑眯眯的望向齐欢道:“齐欢哥,你都听见了,我妈都不要我了,你不会也要赶我走吧,那我可就真的走头无路、无家可归了。”

    “你这丫头倒真调皮,开起你齐欢哥的玩笑起来了。”

    齐欢笑骂着摇了摇头,觑目看到身旁的齐新雨和可欣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心下也是大慰。齐欢伸手摸了摸坐在齐欢另一边的可欣的小脑袋,笑着问她道:“可欣,你妈这段时间都还好吧?”

    郑可欣甜甜一笑,向齐欢点了点头道:“我妈很好,就是太忙了,连来看干哥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妈让齐欢跟你说声抱歉。”

    虽然可欣已经成了他们家的常客,但是她母亲苗若兰还就只来过一次。

    “你妈她还真客气,还说什么抱歉嘛。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昨天上午就来了,那时候只有明芬姐姐在家,吴姨和齐新雨姐姐则是昨天中午回来的。”

    郑可欣笑着答道,然后有些委屈的说道:“干哥,你昨天在新春姐姐家干什么啊,刚才新春姐姐偷偷跟吴姨、齐新雨姐她们说话都不让我听。”

    听到可欣这样天真无邪的话语,吴宁波、明芬、齐新雨的脸都是一红,然后露出了笑谑的神情,而新春则是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看来她已经跟吴宁波她们说了什么。“哦,她们都欺负我的好可欣是吧?那干哥就告诉你,我是在你新春姐姐家辅导她的功课。”

    齐欢都有点佩服自己脸皮的厚度,不过对可欣这天真无邪的小姑娘,齐欢总不能跟她说实话吧。明芬“噗哧”一声,红着俏脸笑道:“齐欢哥,你还真有一套啊。”

    吴宁波、齐新雨嗤嗤的怪笑了起来,连新春也红着脸笑了起来,齐欢自然知道她们在笑什么,但也只好老着脸皮装作没看见,只有可欣被笑得一愣一愣的。

    中午,“齐新雨,齐欢哥跟你新春姐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你怪不怪齐欢哥?”

    在吴宁波拉着明芬回到对门她们自己的家之后,齐欢终于有机会坐下来跟新雨面对面沟通一下。齐新雨噘着嘴坐到了齐欢身边,有些气鼓鼓的答道:“我当然怪你了,你对新春姐那么好,什么都依她,但是对我就是百般推脱……”

    “我……”

    齐欢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也许是看出了齐欢的尴尬,齐新雨抱着齐欢的胳膊转颜笑道:“齐欢哥,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以为我在怪你啊。新春姐把什么都跟我说了,刚开始我是有些遗憾,但是念一想,你既然连新春姐都能够接受,总有一天你也会接受我的是不是?”

    “齐欢哥,你什么都不用说……”

    齐新雨伸手捂住了齐欢刚想分辩的嘴,仰着小脸望向了齐欢,她的眼眸中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芒凝注在齐欢的脸上,红嘟嘟的小嘴微微开启,娇声说道:“齐欢哥,你不用担心,我不会逼你的,但是我会一直等下去,等到你愿意接受我的那一天为止。我不在乎等多久,就算是要等一万年,我也无怨无悔。”

    哇哩叻,这小妮子以为自己是周星驰还是孙悟空啊,搞什么搞?唉,港片还真是会教人啊,现在居然连十六岁的小姑娘也能说出“等你一万年”这种话来。

    齐欢不禁大感头痛,无奈的叹着气,齐欢对齐新雨这丫头的性子是再清楚不过了,她要认定了什么事情,只怕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第468章 伯母和阿姨一

    “齐欢哥,你也别再叹气了,我这就去叫吴姨过来陪你。”

    对于齐欢愁眉苦脸的样子,齐新雨却表现出了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娇笑着在齐欢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带着一串银铃般的娇笑声出门去了。看着她消失的背影,齐欢不禁暗自想到,要是这妮子背后再长两个翅膀的话,那就真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了,而且是那种长着天使面孔的小恶魔。

    “齐欢,还在为齐新雨那丫头的事情烦心啊?”

    吴宁波悄悄走了进来,坐到了齐欢的身边。齐欢点了点头,想起赵玉梅、新春母女的事情,不由呐呐的道:“老婆,对不起,我……”

    吴宁波并没有让齐欢说下去,而是用她的玉手挡住了齐欢的嘴,然后望着齐欢柔声道:“齐欢,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我对于现状已经很满意了,我没想过其他的,也不想限制你的行动,只要你自己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行了。关于你和新春以及她妈的事情,新春都跟我说了,连她这么一个小姑娘都能看得开,我一个老太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莫非你希望我去跟一个小姑娘争风吃醋?”

    “不……我……”

    齐欢发现一向口齿伶俐的自己居然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吴宁波温柔的靠进了齐欢的怀里,半仰着头看着齐欢道:“齐欢,你该不会以为只有争风吃醋才是表现爱意的唯一方式,进而怀疑我对你的爱吧?”

    “当然不会。”

    齐欢低下头凝视着怀中的女人,目光中蕴含着浓浓的情意。

    吴宁波小手玩弄着齐欢衣服上的扣子,口中沉吟着道:“什么时候把新春她妈叫过来,让我们姐妹俩也见见面,你可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老婆,你不用解释,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

    齐欢沉吟着道:“我让她们母女找个好点的地方住,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听我的?”

    吴宁波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的凝视着齐欢,眼眸中满是浓浓的情意。齐欢也没有说话,凝视着她那张依然美丽的脸,静静的品味着这难道的温馨和宁静。

    “对了,齐欢,我问你,明芬是十五号回来的吧?”

    怀中的吴宁波突然仰头问道。齐欢点了点头,怔怔的反问道:“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头吗?”

    吴宁波皱着眉头道:“没什么不对的,我只是觉得我问丫头回来那天的情况时,她总是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咦?老婆,明芬没跟你说过她喝醉了酒的事情吗?”

    听到齐欢的话,吴宁波一下子惊讶的坐了起来,吃惊的道:“这丫头没跟我说啊,难怪她支支吾吾的……”

    当下齐欢将那日的情况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连其中涉及到的旖旎情节也没漏过,因为齐欢相信吴宁波不会误解齐欢。

    在听完之后,吴宁波笑嗔道:“难怪这丫头不肯跟我说时候,原来是怕我骂她啊,她也是该骂,对了……”

    吴宁波笑嘻嘻的望着齐欢,小声的问道:“齐欢,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趁机偷看过丫头的身体啊……”

    “老婆,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齐欢佯怒道。吴宁波嘻嘻一笑,滚入了齐欢的怀中,嘻笑着道:“嘿嘿,脸红了不是?哼,你一定是偷看了。”

    看着她满眼的笑意,齐欢哪会不知道她在跟齐欢说笑呢?齐欢“恶狠狠”的抱着她向卧室走去,瓮声瓮气的说道:“好啊,敢这么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们一起重重的倒在床上,然后就热烈的拥吻在一起,几日不见,两人都有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渐渐的,齐欢觉得火气有些上来了,伸手就去解她的衣服,很快她就只剩下小衣亵裤。

    但是当齐欢想去把她丰满的玉峰从小衣当中解放出来的时候,却被她的手给挡住了。看着齐欢疑惑的眼神,吴宁波温柔的抱住了齐欢,柔声道:“齐欢,我听新春说过,你这两天在她们家玩得很疯,我不是怪你,我只是担心你的身子吃不消,咱们今天别来了好吗?”

    “老婆,你对我真好……”

    齐欢真他妈的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有这么一个柔情似水、时时刻刻为你考虑的女人陪在身边,齐欢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齐欢不禁为自己之前的荒唐行为大感后悔,但是正如齐欢曾经对于珊珊说过的那样,有些错误一旦犯了,就再也没有办法挽回了。

    “傻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吴宁波柔情万千的斜睨了齐欢一眼,为齐欢脱去了衣服,然后拉过被窝将他们两人的身体包裹了起来。也许是看到了齐欢放在床头的一堆书,吴宁波娇声道:“齐欢,时间还早,要不你看会书再睡吧?”

    “嗯,我也正这么想呢。”

    吴宁波的话真是说到了齐欢的心里去了,齐欢拿过了一本书,然后关掉了大灯,扭开了放在床头柜上的小日光灯,顿时一种浪漫的气氛随着床头灯柔和的粉色光芒充盈了整个卧室。

    仿佛是受到了这种气氛的感染,吴宁波将她丰满的娇躯挤进了齐欢的怀里。

    她趴伏在齐欢的胸前,耳朵贴在齐欢的心口,仿佛在倾听齐欢的心跳似的。

    一种温馨无比的感觉从心头漾气,过去的幸福时光仿佛又回到了齐欢的身边。

    但是可惜的很,齐欢还没来得及仔细回味,就有不识趣的第三者突然闯入,美妙的气氛也顿时荡然无存。

    “齐欢哥、妈,不是我不识趣要打扰你们亲热啊,实在是我快要饿死了。”

    明芬靠在门框上,带着笑谑的目光审视着相拥在一起齐欢和吴宁波。

    被自己的新雨撞破亲热场面,吴宁波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羞红着脸从齐欢的怀里跳了起来,一边掩饰的掠了掠耳边的鬓发,一边略带羞意的笑骂道:“你这死丫头,活该饿死你。”

    “唉哟哟,我的好妈妈呃,你还真是有了情郎就忘了新雨,我只不过是打扰了你们的亲热,你就这么狠心的咒齐欢死,也太无情了吧?”

    明芬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十分的夸张。

    齐欢脸皮厚倒还能承受,吴宁波却有些吃不消了,俏脸胀得通红,慌慌张张的将明芬拉了进来,非常迅速的关上门后,忍不住责怪她道:“你这死丫头,你是存心让妈丢脸是不是,这么大嗓门怕别人听不见啊?”

    “嘻嘻,妈,你别这么紧张嘛,你和齐欢哥的事情咱们谁不知道啊,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明芬嬉皮笑脸的拉着吴宁波坐到了沙发上,并且从背后搂住了吴宁波的柳腰,娇声向板着脸的吴宁波撒娇道:“妈,你别生气嘛,我绝对不是故意想打扰你和齐欢哥的,其实我在门外等了老半天了,最后实在是等的受不了了才进来的。妈,人家为了买两件衣服我逛了一下午的商城,都快饿扁了。妈……你就行行好快去做饭嘛,大不了下次你和齐欢哥亲热的时候人家替你们把风好了……”

    听到明芬说的有趣,齐欢忍不住了笑了起来。

    “嗤……嗤……”

    板着脸的吴宁波同样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捂着小嘴笑过一阵之后,才红着脸笑骂道:“我怎么会生了你这种女儿,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吴宁波自嘲的摇了摇头,苦笑着向厨房走去,走到厨房边她还忍不住回头骂道:“你这丫头就知道吃,小心到时候变成小胖猪没人要。”

    对于母亲的取笑明芬却是不以为意,大模大样的往沙发上一躺,四肢摊开,姿势非常的不雅,口中还大大咧咧的道:“胖就胖,我怕什么?反正我本来就没人要。”

    吴宁波气得直瞪眼,却又拿她没办法,摇摇头走进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其实明芬这话说的并不正确,凭她这么漂亮的女孩,追她的人怎会少得了?

    齐欢听吴宁波说过,明芬在读大学的时候,追她的男孩子就很多,她也先后跟两个男孩交往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都是很快就分手了。

    今天是新春和赵玉梅母女搬家的日子,她们母女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小院子作为她们的新家,租金虽然不算便宜,但是条件非常好。齐欢去看过,小院子里一共有四间房子,母女俩各自占据一间,剩下的一间是厨房,一间是房东家用来堆放杂物的。

    最让赵玉梅和新春母女感到满意的是,房东留下了不少家具和旧家电,像厨房的灶具、热水器、洗衣机和取暖器等都是现成的,倒省得她们再花钱去买了。

    明芬和齐新雨本来也想去帮忙搬家的,不过被齐欢给拦住了,因为新春她们家一贫如洗,根本没多少东西可搬的。齐欢和吴宁波是吃了中饭后到新春她们家去的,她们家东西本来就不多,而且还有三个搬家公司的人帮忙,很快就把东西全放到车上了,估计搬家公司也乐意接这样轻松的活。

    等到了新家把东西卸下来之后,再重新布置起来可就要多花点时间了,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也应该足够了。等到一切都收拾妥当,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赵玉梅和吴宁波一起下厨房去准备晚餐。新春本来也想去厨房凑热闹,结果被赶了出来陪齐欢聊天。自从上次从她家回来之后,齐欢就一直刻意的回避与她过分亲密,也没有再踏过她们家的门槛,不过现在齐欢已经想通了。

    “干哥,你是不是还在为我和妈妈的事而苦恼?”

    新春坐在了齐欢的怀里,双手搂着齐欢的脖子,仰头望着齐欢幽幽的道:“干哥,自从上次你去过我们家之后,你就再没到过我家,而且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我看得出来,你有心事。”

    “唉……”

    齐欢深深叹了一口气,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道:“新春,对不起,都是干哥不好,以后干哥不会再这样了。”

    齐欢伸手捂住了她想分辩的小嘴,继续说道:“那天从你们家回来之后,我是有些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把持住。可是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可吃,而且作为一个男人,自己做过的事情也是要负责的。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我是出于私心,因为男人都是自私的,哪个男人都不希望跟自己有过关系的女人再去跟别的男人,我也不例外……”

    齐欢停下来深吸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从私心来说,我当然是希望你和你母亲以后永远都留在我的身边,但是我却无法厚颜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我无法给你们任何的名分。若是要求你们一直当我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那实在是对你和你母亲都太不公平了,尤其是对你这个今年才满十六岁的花季少女而言更是如此……”

    “干哥,你不要我和我妈了?”

    新春有些惊恐的望着齐欢道。齐欢摇了摇头,摩挲着她的秀发,柔声道:“我怎么会不要你们呢?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和你妈愿意留在我的身边,我会好好的对待你们,让你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我并不要求你们一直陪我到老。如果有一天你们想离开我,去开始新的生活和寻求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不会怪你们。”

    “干哥,你想得太多了,我和妈妈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新春仰起了小脸在齐欢的嘴上印上一吻,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凝视着齐欢娇声道:“不过听干哥你亲口说出愿意让我和妈妈留在你身边的话,我感觉好开心,我想妈妈知道了也一定会很高兴,这些天来我妈还一直担心你是不是想把他们给忘了呢?”

    第469章 伯母和阿姨二

    “新春,你现在还小,有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经历过。”

    齐欢爱怜的亲了亲新春的脸颊,柔声道:“尤其对于感情的事,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以后的发展;今天还爱得死去活来的情侣,明天也许就会反目成仇、形同路人,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着。”

    “也许过了几年,你会发现干哥只是你少女时代一个绮丽的梦而已,到时候你可能会碰上自己真正喜欢的人,这并不是不可能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现在说不许你以后喜欢别人,但是当你真正碰上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你还是会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而不由自主的爱上他,因为感情这东西是这世上谁都无法控制的。”

    “干哥,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是现在我爱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