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406.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203 部分阅读

第 203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煛瓏熌恪恰谴笠蹙ァ摹兜馈摇押镁谩镁谩挥小怨渌腥说摹蹙ァ恕哙拧哙拧哙拧?br />

    于是齐欢坐起来,身子倚靠在床头上,蒋冰儿立刻翻身而上,把整个头部埋入齐欢的双腿之间。 只见蒋冰儿小嘴一张,齐欢那根挺直、粗壮的、几乎20厘米长的大**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

    一会儿后……“欢……我……我下面……那……已经……受……受不了了……你……你快用那……那大**……插进去……给……给我……太久没有滋润……的……**……止……止止痒……哼……嗯……哼……唔……”

    蒋冰儿边**着,身体边挺了上来,好让她那痒得厉害的**能够接触到齐欢的大**。

    可是齐欢并没有急于插入的意思,他边用嘴吸吮着蒋冰儿的**,边用**去摩擦她的阴部,这直把蒋冰儿磨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头难过万分,那久未作爱的**更是浪水如潮涌般,喷流在齐欢的**上。“啊啊……欢……亲爱的……求饶了……饶饶……快插进去吧……啊……求求你……插进……进去吧……啊啊……不得了了……”

    蒋冰儿更加夸张地**着。齐欢于是双手一抱,双双滚在床上了。他先采取由后向前的姿式,俩人双眼相看,奋战不已。

    连续抽送百馀下之后,齐欢便将蒋冰儿的身子翻转过来,把她仰放在大床上。

    而蒋冰儿则配合着,将两条雪白的大腿v字大分,好让齐欢那根大**插得更加深入,同时她还采取主动攻势,将两腿向上交叉夹住齐欢的腰部,并用力摇摆自己的臀部,以迎接抽送。

    齐欢在一边抽送的同时,一边又用手去搓捏蒋冰儿的**。这使得蒋冰儿彻底疯了,她口中狂叫:“插得……我……好爽……爽……实在……美妙……我……我那**……里面……太久……没……有……这样……爽过了……欢……我……我真的好……舒服……你……你……再用力……干……使我……飘飘欲仙……

    哼……哼……嗯……太……太美了……唔……”

    只见蒋冰儿娇呼连连,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她已嚐到了好久好久没有过的甜头。齐欢渐由慢而急,由浅而深,有时候又让**在子宫口旋转磨擦,使蒋冰儿因极度快感而忍不住频频颤抖。接着齐欢又叫蒋冰儿趴在地上,他由背后跪着,挺起大**往前一送,“滋”的一声整条**应声而入。那像狗爬式的作爱方式,使蒋冰儿觉得**里又酸又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口中也语无伦次地娇喊起来:“唉呀……嗯……欢……插……插死……我……我吧……你……你的大**……好长……好粗……好硬……插得……我……骨头……都……都要酥了……哼……哼……你是我……见过的……最棒……棒的男人……啊啊啊……啊啊啊……

    爽……爽死了……我……快……快没命了……哦……哦哦……爽死了……唉……

    太……太美妙了……好……好舒服……嗯嗯……我……我可活……活不成了……

    哼……嗯……要……要上天了……啊啊……丢……我要丢……要丢了……欢……

    快……快用力……快再……再狠……狠干两下……让我……更……更痛快地……

    弄出来……哼……哼……对……对了……丢……丢了……唔……啊啊啊……”

    蒋冰儿一声惨叫,全身如触电般地一阵抽搐,**一阵紧缩,一股滚烫的淫精喷射而出!齐欢的**被那热呼呼的淫精一射,不觉精关一紧,**一阵跳动,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笔直地射入蒋冰儿的**。

    刹那间,蒋冰儿情意翻腾,爱神使她的心志全失去了控制,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她如同临终般的瞪着双眼昏死过去了。

    良久……俩人都裸露着身子,互相紧贴着偎依在一起。淡淡的灯光照着齐欢那健壮的身体,下面的**休息了这一会儿,又硬挺了起来,那巨大的**刚好顶在蒋冰儿的阴蒂之上。“欢,刚才感到舒畅吗?”

    蒋冰儿问。“亲爱的,那是我有生以来,感到最美妙的时刻。你呢?”

    “哼!你骗人,你有那么多淫女陪你,可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

    “不,你最行,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爽过!”

    说到这里,蒋冰儿语调一转,吐气如兰,发出醉人的清香,她心中更像小鹿般的跳动,一股热流如触电似的冲向她的全身:“欢……我……还想要……”

    “我也是!”

    齐欢说着将手指插入蒋冰儿**并用力抠动。“啊……”

    蒋冰儿迅速升起一种异样的快感,既痛楚又**,她禁不住娇躯颤抖,立刻又坠入欲火的燃烧之中了。

    齐欢翻身抱住那如兰似麝的软绵香躯,那颤抖的**、那惊悸的阴部,使他再度的冲动起来。

    第506章 三女恩泽六

    这时的蒋冰儿半张着星目,露出长长的睫毛,她就像一只柔顺的绵羊,温柔妩媚,等待着齐欢去进攻、去蹂躏。“欢……这次……由我在上……你就在下,把你那……**扶正即可……好吗?”

    “冰儿……你真浪!”

    于是,齐欢仰面朝上躺好,蒋冰儿则八字分开两条白嫩的大腿,跪坐在齐欢的大腿上,用手指分开自己的大小**,熬了这些时候,**早已是泛滥于阴部,蒋冰儿把她的**对准齐欢的大**用力套了上去,只听“噗滋!”

    一声,不偏不倚,**全根应声而入。

    两个乾柴烈火,只听见一连串“渍渍”的**声和“噗噗咋咋”的**声,蒋冰儿的双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那两扇肥厚的大**一开一合、一张一收,紧紧地咬着那根粗大的**不放。

    这一阵猛烈的肉搏战,坚持了将近一个小时之久。蒋冰儿摆臀、里夹、外夹,把齐欢夹得服服贴贴,直把她的床上功夫,佩服到家。蒋冰儿那淡黄色的**,更是不停往床铺上流。“欣……你浪起来,特别是那粉臀摆起来,真性感……”

    “你喜欢吗?”

    蒋冰儿问道。“何止喜欢!”

    齐欢道。“那我太高兴了!”

    蒋冰儿道。“我真希望我那**能永远让你套玩!”

    齐欢道。“我也是,我希望你会喜欢我的**!”

    蒋冰儿道。

    俩人边说边套玩着,充满了无限春情!蒋冰儿心醉得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野上,不住地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样的直捣黄龙!她阴部前挺,上身后仰,乌黑的长发随着身体的上下起伏而前后飘舞!

    突然,蒋冰儿加速套弄起来,她也更加淫浪了,口里的喊声更是含糊不清了!

    “哦……我……我的心肝宝贝……今天……可……可够……爽……够舒服了……

    我我的……骨头……都要酥了……欢……你……你真好……你……真棒……你实在……太棒了……我……不知……该……该怎么……哼……哼……丢……丢了……啊……”

    只见蒋冰儿上身先是大幅度地后仰,随即又惨叫着向前扑倒在齐欢身上。而齐欢则感到蒋冰儿猛然收紧**壁,随即一股淫精冲出子宫,烫得自己的**舒服无比。

    随着蒋冰儿达到**,齐欢也已爬上性的巅峰,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她一抱,那个大**吻住子宫颈一阵跳动,阳关一阵紧缩,**一挺,一连串**辣的精液像连珠炮似的直射进蒋冰儿的身体深处!齐欢只觉得全身轻松无比。

    而蒋冰儿此时全身瘫倒在齐欢的身上,有如窒息般,她瘫痪了,也满足了,灵魂轻飘飘的随风飞扬了。齐欢紧紧地抱着蒋冰儿,让她那两个高耸的乳峰紧紧地压在自己胸部之上,并让尚未疲软的**继续留在蒋冰儿的**里,然后慢慢睡了去。松驰之后,这等肌肤相亲的感觉,实在也是美妙无比的。

    十分钟之后,蒋冰儿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欢,我还要!”

    蒋冰儿真不愧是**培训部的经理,不但淫术远胜其馀五个淫女,而且**之强令人瞠目结舌,这天晚上齐欢虽然连服三次淫药,仍是不能满足蒋冰儿!最后不得不动用电动**按摩器和电击器,在其**和**双管齐下,才算把她给制服了。

    齐欢没有想到,虐待女人竟然会给自己带来了如此刺激的感觉,如果说自己可以将自己身边的女人们一个个的调教,那么,她们会不会在自己的调教之下,将体内的淫性尽情的发泄出来,从而使得她们床上的功夫提升,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呢。

    将这个想法跟周冰洁等人商量了一下以后,周冰洁马上就同意了齐欢的提议,所以,众女在一起商量了起来,赵睛思和林灵儿两人,都已经受到过调教了,自然是懂得怎么样去激发女人的**了,至于徐美琪和蒋冰儿两人,因为出身的问题,齐欢将这两个人排除在外了,齐欢的身边的女人不少,虽然蒋冰儿和徐美琪以及严雨露等人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但是想到这三个美女是从事那种表演活动的,齐欢在尝了鲜以后,也就渐渐的不理会她们了。

    现在齐欢的班底里等于是有三个人,周冰洁,赵睛思以及林灵儿,因为先前已经购进了大量的淫具,所以齐欢他们在经过了计划以后,就开始行动了起来,四人商议好了,周冰洁等三女带上淫乐器,化装成男子的样子,和齐欢一起对齐欢所选定的目标,进行调教,首先,这四个人将目标锁定在了齐欢的三姑齐向红的身上。

    齐欢的家里,主卧室的宽大而舒适的桃木大床上,躺着一位美丽的少妇,她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双手无力的弯曲着放在小腹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身体稍稍侧卧,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淡蓝色吊带裙的下缘只遮到小腿的中段,露出一截皓白莹泽的小腿,光滑柔嫩,白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勾勒出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令站在旁边的男人欲火焚身。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没有拉上窗帘,远处是港湾的夜景,圆圆的月亮将她的光华收敛在薄薄的云层後,不忍看到兽欲的发泄。

    齐欢久久的立在床边,不停的用目光触摸齐向红身体的每一个部份。完美的曲线和洁白的肌肤令他心跳加速。他慢慢的蹲下,仔细地端详睡美人清秀的俏脸,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香嫩的红唇,多少次在他梦中出现,现在就躺在自己面前。

    他伸出他的右手,彷佛怕将她惊醒,轻轻的放在她莹白的小腿上,光滑的肌肤如绸缎一般,他的手兴奋得微微颤抖。他的手缓缓的向下移动到她的足踝,轻轻的揉握,细腻的肌肤温润而有光泽,他简直不想挪开。他解开齐向红高跟凉鞋细细的带扣,握住她左足,小心的将鞋脱下,然後又将齐向红右足的鞋脱下,放在床边。齐向红的玉足完全展现在面前,他俯下身子,用面部摩擦她的足趾和足背,光滑而微凉的肌肤让他**高涨。

    他用舌头舔齐向红的足趾,又将每一个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他的舌头顺着齐向红的足弓,舔到足踝,然後继续往上,停留在莹白的小腿上,他的双手握者她一双柔足,慢慢将她的两脚往两边分开。齐向红的裙子被慢慢的往上掀起,她那修长丰润的两腿渐渐裸露出来。齐欢一直将裙子掀到她的大腿跟部,连白色镂空的三角内裤的蕾丝边都能隐约看到了。

    齐向红匀称光洁的双腿就在面前,肌肤是那麽的洁白而有光泽,线条细致而优美,犹如象牙雕就一般,这是令男人疯狂的**!他将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手感温润,轻轻的按一按,非常有弹性。齐欢再也忍不住,扑上去,双手抱住齐向红的大腿抚摩起来。

    这种感觉多麽奇妙∶这诱人的双腿,光洁莹白,温暖柔软而有弹性,没有一丝的赘肉,既保持了少女双腿的结实,又有成熟女子柔软的手感和光泽,今天终於落到他的手中。这象牙般的双腿让他爱不释手,摸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想将这鲜嫩水灵的身体榨乾才甘心。他不停的亲吻、爱舔、吮吸,温润的感觉和白皙的肌肤将他的性冲动带上新的高峰。

    一轮的爱抚和亲吻後,齐欢双颊微红,将齐向红的身体整个翻了过去,让她俯卧在床上,齐欢喘了喘气,开始脱下齐向红的衣服┅┅齐欢的呼吸越来越粗,双眼满布着血丝,像一头饥饿的野兽,贪婪的望着猎物。齐向红的脸侧放着,细嫩的脖子曲成一道优美的曲线。他抚摩着齐向红的秀发,在她的玉颈上深深的吻了一口,然後他握住齐向红的左手,将洁白得不带一丝瑕疵的秀美手掌贴在脸上亲吻。

    齐向红的外套是那种没有钮扣的、前开的白色长袖通花线衣,他抓着她的後领口往下扯,外套被扯到背部,齐向红的香肩露了出来。他再将她的左手从袖筒中抽出,接着是右手,於是白线衣就到了他手中。齐欢的手又伸向蓝色吊带裙背後的腰带,那里是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他抓住腰带的一端一扯,蝴蝶结松开了,两条腰带轻飘飘落在她身体两侧,裙子松开了。齐欢又把手伸向吊带裙的拉练,随着“哧──”的声音,拉练从背部拉开一直到腰部,吊带裙自动向两边分开,齐向红背部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大片。

    齐欢将手放到她光洁动人的背上,仔细的感受着这“只应天上有”的雪肤,细腻的感觉通过掌心一直传到中枢。他将两条细细的吊带从她的肩上顺着光滑的手臂往下拉,直到越过手掌,裙子随即被褪到了腰部,於是齐向红的上身只剩下一件无肩带式的白色文胸。他轻轻把手伸到齐向红的腹部,向上托起她的身体,然後把裙子从腰部一直褪到足踝,齐向红的裙子就被脱了下来。他把裙子拿到面前嗅了一下,裙子散发着一种若隐若无的香味。

    床上的齐向红,身体大部份都裸露了,除了胸前的文胸和下身的内裤,她象牙一般光滑洁白的肌肤已历历在目,曼妙的曲线更是裸露无遗。这半裸的美体令齐欢惊叹不已∶“真是绝色!”

    他把齐向红的娇躯轻轻翻转,她的文胸是四份三罩杯的,边缘缀了蕾丝,透过文胸的内侧能看见她隐藏在文胸後**的圆弧和隐约可见的乳沟,白色的高衩三角裤是如此的通透,以至他似乎能看到微微隆起的**和黑亮的阴毛。

    他深呼吸了一下,弯下腰,左手伸到齐向红光洁的背後,熟练的解开了文胸的搭钩,右手缓缓在她胸前一抹,文胸就到了他的手中,於是齐向红那动人的**微微带着一丝颤抖,彻底地裸露在他的视线之下∶白皙如玉的肤色、圆锥状耸立的双峰、圆滑柔美的线条、两粒鲜嫩诱人的小樱桃,呈现出成熟少妇的风韵,这简直是人间的极品!

    齐欢直看得一阵目眩,双手竟然不敢碰一下她那柔软温润的胸膛。他伸手拈起齐向红三角裤的上缘,用力往下一拉,三角裤便被褪到了膝上,隆起的**和黑亮的阴毛,这女性最隐秘、最宝贵的部位,也完全暴露出来。

    齐欢将她的裤衩徐徐褪出,完成了淫虐的第一步∶齐向红的衣物顷刻之间被剥得乾乾净净,莹白玉体上已没有寸丝半缕,清清白白的娇躯裸裎在**的眼前,洁白光滑的**上不带任何的瑕疵,如同粉雕玉凿一般。月光悄悄透过落地窗,将光华洒遍齐向红的全身,令她的身体发出柔和悦目的光芒,像是一位沉睡中的女神。

    齐向红受到齐欢的滋润以后美得越发的动人心魄。这无瑕的**,玉体横陈在一张大床上,如云秀发,胜雪皓肤,柔嫩得像鸽子一样的**,神秘下体,晶莹修长的大腿,没有一丝遮掩,彻底地裸露在齐欢面前。

    她光滑的肌肤、柔软的胸膛,还有神秘的下体,眼看就要被侵犯,她却没有反抗,只因她已无法阻止,月光也无法阻止床边的男人将要对眼前****的奸淫。

    “没想到齐向红的**是那麽美,晶莹洁白,曲线玲珑,曼妙动人,这一身肌肤光滑得像缎子,**圆浑,**尖尖┅┅哈哈哈!三姑,美丽的三姑,我快忍不住要射了,哈哈哈┅┅”齐欢得意的自言自语。

    他用飞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挥舞着胯下巨棒,一步步走向齐向红那冰雪一般的**┅┅比起齐向红晶莹洁白的**,齐欢的皮肤黝黑粗糙,尤其是粗大通红的**,高昂着像一条毒蛇,比起齐向红的纤纤玉手,齐欢的双手显得粗大多毛。他就用这双大手,剥光褪净了齐向红身上所有的衣物、首饰,让她的玉体完全**、彻底袒露。这双手现在拨开了齐向红前额的一缕秀发,用指尖触摸她光洁的额头,指尖顺着瓜子脸的两侧滑到下颌,然後是细致精美的脖子,接着是骨肉有致的香肩,每到一处,他都仔细的品味着指下的肌肤,直到手指滑到齐向红高耸的胸膛上。

    第507章 三女恩泽八

    她的玉峰是少女一般圆锥型的,依然挺拔,丝毫没有下坠,美妙的圆弧一直延续到腋前,像两座雪玉的山峰,山的顶峰是一圈淡红的红晕,中间是尖尖的红点点,细细的**仍像少女一般柔软,洁白细腻的肌肤滑如凝脂,给他一种温润的感觉,在齐欢手指的轻触下,柔滑的肌肤随着指尖微微的起伏着。

    他把整个手掌覆贴在乳峰上,又将**握在手中。这高耸的**弹力十足,而且和少女乳鸽般的胸膛不同的是,她的**还非常的柔软,没有一点生涩的感觉,用手掌在**表面轻扫,还能看到**在细细的颤抖,显出一种成熟少妇的妩媚和艳丽来。

    齐欢把齐向红的双臂摆成高举的姿势,这样整个胸部的轮廓显得更为清晰。

    他把手指伸到她的双腋下乱摸,因为穿吊带裙的关系,齐向红把腋毛剃得乾乾净净,瓷白的皮肤相当光滑,双臂的内侧更是娇嫩异常。

    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摩着齐向红洁白细腻的**,久久不愿放手。温润的感觉令他的**之火熊熊燃烧,眼看巨棒快要饿坏了,他才又在齐向红**上轻轻的揉搓了一会儿,拨动了几下两个**,才依依不舍的继续往下。

    如果说齐向红的胸膛像高傲的雪峰,那她的小腹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平坦而洁白,身体的曲线在这里形成了美妙的弧线,**的下缘自然的延伸为纤细的柳腰,平坦的腹部正中是圆圆的肚脐眼,没有生育过的关系,腹部肌肤一片的雪白细密,看不到丝毫的其他痕迹。齐向红的腰身恐怕只有25寸,没有多馀的累赘脂肪,但又不会显得过份的消瘦,所以抚摩起来非常柔顺光滑。

    盈盈一握的腰身继续延续到脐下,外侧和莹白的大腿相连,向下向内则过度为雪白的小腹,小腹有一个缓缓的向上的曲线,在和两条大腿交合的地方,是每一个男人都想看到的隆起的**,这迷人的维纳斯的山丘。齐向红的**显得光滑而饱满,乌黑的阴毛更是衬托出小腹和大腿肌肤的洁白。

    她的阴毛长得并不十分的浓密,范围也不十分宽广,仅仅在耻骨上3、4公分的地方开始,向下沿着两侧腹股沟的内侧呈三角型的分布,细黑柔软的阴毛不能完全遮掩住**的饱满和洁白,令她的小腹呈现出一种极为诱惑人的夺目来。

    齐欢看得呆了,当然不忘记抚弄一下**,拨动一下阴毛。齐向红的两条雪白雪白的大腿轻轻的交叉在一起,挡住了**之下,两腿之间黑黑的树林里,那可爱的神秘园的入口,那里是进入她身体内的唯一通道,也是他快乐的源泉。

    他的双手从齐向红的腰部一路滑下去,经过雪白的大腿、圆润的膝盖、优美的小腿,最後停留在光洁的足踝。他抓住她的踝部用力地往两侧拉开,随着齐向红两条**的慢慢张开,两腿保护着的黑森林里的神秘花园慢慢显露出来。

    齐欢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来,目光顺着光洁的大腿内侧往上望去∶隆起的**向下延续,在两侧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条狭长的三角区,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大**,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深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缝隙的上缘是粉红的阴蒂,乌黑的阴毛只分布在阴蒂的周围和大**的上缘,大部份的大**原本的粉红色都暴露无遗,显得很鲜嫩的样子;大**的下缘会合後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菊花轮一样同样紧闭的肛门口,这里是一条险要的峡谷,皮肤的颜色恢复了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丰腴的小山一样的臀部,洁白柔软如凝乳一般。

    齐欢将齐向红的双腿曲起,双手扶着她的两膝,顺着她大腿的内侧一直向上滑去,直到停在大腿的根部。他伸出两只麽指,小心地放在齐向红两片娇羞的大**上,薄薄的嫩肤吹弹得破,其馀的手指则在狎玩齐向红的**和阴毛,他甚至想过要把她的阴毛拔下来。

    齐欢又轻轻的把大**往两边拨开,玉门缓缓的打开,他惊异於这女体的结构。粉红色的门内还有一道小门,那是一双小**,再深入,圆圆的**开口终於显露,齐欢只觉得下身的巨棒已坚硬异常,跃跃欲试的想钻进这小小的洞口,直捣子宫。他伸出左手轻轻捏着齐向红的阴蒂搓起来,右手食指则在大**上画圈,然後慢慢伸进齐向红的**里┅┅阴蒂和**同时受袭,令齐向红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长长的睫毛开始抖动,一层红晕悄悄爬上了她的俏脸,大**在齐欢手指的亵玩下越来越红,**内也开始有透明的**溢出。

    齐欢似乎觉察到齐向红身体的变化,左手移到她温软洁白的胸膛。挺拔的雪峰在他的手下被捏、揉、搓、抓、握,光滑的皮肤渐渐战栗,莹白的肤色在他不住的玩弄下渐渐变成粉红。齐欢开始亲吻齐向红的**,楚楚可怜的红樱桃在舌头的不停舔吸下慢慢的变得艳红硬实起来。右手在下阴的狎玩也渐渐升级,他的食指开始在**里抽送,还不时抬举**壁,齐向红久未接受爱抚的下阴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分泌出越来越多的**。他把食指伸到口中尝了一下,有一点儿淡淡的甜味。

    齐欢索性坐到床边,拦腰把齐向红白璧无瑕的**抱起,横放在自己的怀中。

    齐向红纤细的腰搁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纤巧的脖子枕在他粗壮的手臂,头向後仰起,乌黑的长发垂下散落在她莹白裸裎的**,下身无力的斜斜靠在床边,形成一条弯弯的曲线,雪玉般的身体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齐欢将头埋在她的**中吮吻舔吸,左手托着她光洁的背部,右手则不停的尽情抚摩着她的高耸的**、平坦的小腹、莹白的大腿和柔软的臀部,不时将手伸到她两腿中间,狎玩微隆的**和细嫩的玉门。他的**早已高昂着头,触摸着杏仁豆腐一般柔软细嫩,又如剥壳鸡蛋一样光滑洁白的肌肤。

    齐向红的**被紧紧的抱着,随着齐欢的动作起伏,长发紊乱的披在背部,像是分割着她的身体。在齐欢长时间的抚摩,特别是**和下阴被不断的刺激下,她的清纯的**益发的妩媚,益发的明艳动人。

    齐欢含着齐向红的**吮吸着,一双眼睛色眼迷离的扫视着**的女体,眼看齐向红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明显,不由得心花怒放。他的右手发现齐向红的下体已充份湿润,连阴毛也湿漉漉了,就知道她冰清玉洁的身子已变得敏感,“前戏”已充份,可以开始“进入”她的身体继续探索了。

    齐向红的**重新被放到床上,齐欢让她的身子平卧在自己身前,将她的双手举高过头,两条**曲起,然後再把她的两膝尽量的向两侧拉开、压低,贴近水平,使雪白的大腿最大限度的被分开。齐向红的小腹由於这个缘故变得明显的向上隆起,而整个会阴部则清晰的显露。这个姿势的全裸女体,像是表达一种求欢的请求,而不是抗拒被强暴的努力了。

    他半跪在床边,捉住齐向红纤巧修长的十指握紧自己通红粗大,青筋暴现的**不停摩擦,冰凉的玉手不带一丝浊气,令他狂暴的**不由的顶礼膜拜。然後**触摸齐向红的秀发,发丝刺激**的麻痒感觉像过电一般。火热的**划过白净的脸蛋,直接顶在齐向红薄薄的红唇上,齐欢心里想像着齐向红为自己**时凄怨而香艳的情景。

    **溜过玉颈,停留在齐向红胸前,**轮流向柔软洁白的双峰刺去,就像凶恶的屠刀挥向待宰的羔羊。**继续往下,越过雪白的平原,穿过乌黑的森林,跨过粉红的峡谷,没有停留,直到清亮的大腿根部,**在这画了一个圈,停下来,一顿一顿的对准了齐向红鲜嫩的玉门。

    齐欢直起身子,双手扶住齐向红的柳腰,双脚固定好齐向红的**,将**最後一次调整好方向,然後慢慢往前顶。**接触到大**的一刹那,齐欢又停了下来,通红的**正好顶着那条缝隙中间的花心,**在一顿一顿的,**轻轻的扣击玉门。齐欢极缓慢的让**掀开了齐向红的大**,然後**就有如脱的野马,朝着齐向红的秘穴直冲,进入的瞬间,一种温热的被紧紧包围的感觉强烈地传来┅┅邪恶的毒蛇吐着信子终於撞开了齐向红久未开放的花心。今天她却在沉睡中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在梦中自己的前胸、下体、大腿彷佛又得到了齐欢深情的爱抚,此刻下体更是感到了一种被挤压被撑开的感觉。齐向红不由的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啊┅┅”这种感觉是那麽的真实,快感之中夹杂着一些痛苦,一阵一阵如潮水一般涌来,身体彷佛被高高的抛向天空,然後又迅速的坠入大海。那种逐渐被强行挤压和研磨的感觉过後,是慢慢的膨胀,膨胀的顶点接着又是突然的失落和空虚。

    齐向红躯体也无法动弹,但是身体的本能却令她发出**的梦呓∶“啊┅┅嗯┅┅嗯┅┅”原本因裸露而微凉的身体慢慢的燃烧,柔软的**渐渐的温暖发烫,白皙的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莹白的肌肤开始镀上一层红晕,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清纯的面容因快感而露出娇羞的表情,嘴角似乎还带着一分笑意。亮丽的下体分泌出大量的蜜汁,打湿了身下一大片的床单,甚至於粉红的玉门也开始随着潮水涨退而一张一合起来。

    齐向红只觉得一种“久旱逢甘露”的愉悦传遍了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无比的畅酣,令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她多麽希望这时间不要那麽快的过去。她喉咙发出模糊的声音。

    齐欢清晰的感觉到身下的玉体在慢慢的松弛,不是那种被强迫下的放弃,而是一种真真正正奉献身体的放松。听着齐向红轻声呻吟着,齐欢毒蛇坚硬的涨红着一下一下全力撞击着她的花心,已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怜香惜玉。他要令她痛苦,要令她呻吟,要令她哭泣!

    齐向红渐渐分辨出和以往熟悉的感觉不同,现在这种感觉缺少了温存和怜爱,却带着一种不可阻挡的强硬,而这种强硬越来越霸道,彷佛一直要把她的爱穴刺破一样。潮起潮落的周期越来越短,冲击的力量越来越强,她的身体渐渐跟不上这种节奏和幅度,愉悦的快感越来越少,被强迫的痛苦越来越多。

    为什麽齐欢今天那麽的急燥和暴力?她很想睁开双眼,但却没有一丝气力。

    她开始觉得惊恐,下身的撕裂疼痛感觉越来越清晰。

    瞬间,天空彷佛雷电交加,大海也变得波涛汹涌。这时,一只巨大的魔鬼鱼突然出现在面前,掀起一个巨浪,劈头盖脑的打下来,魔鬼鱼伸出几条长长的触须,将她卷进了黑暗的海底。她感到惊恐,大声的呼叫。魔鬼鱼铜铃般的怪眼带着奇怪的眼神望着她,充满了**的火焰,一条条火热的触须缠绕在她四肢和胸部,向外拉开。齐向红觉得自己的身体被魔鬼鱼的触须越缠越紧,令她有窒息的感觉。

    海水的压力越来越大,魔鬼鱼的触须分别从她的口、鼻和下身插入体内,而且还不断地往里钻,痛苦於是越来越深入,身体快被触须撕开两半。她的呼吸急促,全身都疼痛不已,长长的睫毛不住的在颤动,清丽的面容也出现了痛苦的表情,双眉微微颦起。呼救的声音变成低弱痛苦的呻吟∶“啊┅┅啊┅┅”一颗晶莹的泪珠流过光滑的面颊,落到床单上,接着又是一颗。

    第508章 三女恩泽九

    又一阵被挤压的感觉传来,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就像一根大木桩直直的插入她的体内一般。这种压迫令她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齐向红的全身香汗淋漓,魔鬼鱼悄悄张开了血盆大口,吞向这裸裎的玉体┅┅齐欢的**刚进入齐向红的体内,就感到了一种温热的被紧紧包绕的感觉,轻易不能前进。没想到三姑的**仍然是那麽的狭窄紧迫。所以他很有耐心的慢慢扩张她的秘穴,**时抽时送,慢慢研磨旋转,不急於一插到底,同时双手不失时机的揉搓齐向红高耸柔软、弹力十足的**。

    他的手摸到齐向红光洁的背部,细腻的肌肤摸起来比丝绸还要光滑。齐向红的臀部丰腴饱满而不夸张,纤细的柳腰很自然的过度到圆浑的雪白半球,就像两座高原,特别的柔软。两片雪白高原的中间是条深深的峡谷,齐欢用力掰开浑圆的高原,直入峡谷的中间,食指找到了禁闭的菊花轮,拿过准备好的细玻璃棒,用力插了进去。

    玻璃棒插在齐向红的菊花轮内,**也努力的探索着齐向红的秘穴,透过已插入的部份,齐欢清晰感受到齐向红的体温的温暖和肉壁的拥抱,这种温暖的拥抱在他缓缓的、有节律的抽送下带来了无穷的刺激。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在**和肛门同时受袭下,齐向红的身体也有了反应∶微弱的呻吟,红潮泛起的面颊,羞怯的微笑,使她看上去显得无比的娇艳欲滴,像是朵等着人去采摘的鲜花。更重要的是,她的秘穴流出了大量的蜜汁,很好的润滑了齐欢的格外粗大的**。

    果然**的**越来越顺利,进入的部份也越来越多,齐欢抽动的频率和幅度也越来越大。

    看着齐向红愉悦的表情,齐欢暗笑∶我的美人,让我来好好的享用你,一会儿,你就会求生不得,欲死不能,到时看你还是不是那麽爽?

    他更卖力的将**抽送起来,不时还用**在齐向红肉穴的壁上用力研磨,玻璃棒也越插越深。果然在越来越猛烈的**下,齐向红的秘穴渐渐的张开,无力阻挡**不断的冲击。齐欢索性将齐向红的两条**高高举起,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扛着,用满是胡渣的脸摩擦着大腿内侧最细嫩洁白的部份,双手捉住她的大腿根部往後压,自己的**再用力的往前顶。

    “噗嗤”一声,巨大而粗长的**大部没入齐向红的身体内,大棒往回退出少许,双手一用力,身体向前猛的一倾,下腹撞击在齐向红的耻部,紧贴着齐向红圆隆的**上,这维纳斯的山丘终於被攻占。20多公分的巨棒直插到底,完全插入齐向红的体内直至根部,两人的阴毛相互缠杂在一块,齐欢粗硬浓密阴毛、腹毛刺在齐向红的**上。

    齐向红的秘穴终於被打通了!齐欢清晰的感觉到**撞在柔软温暖的子宫颈口上。齐向红下意识发出了“啊”的一声,充满了痛苦。齐欢开始强力的抽送起来,胯下毒蛇凶狠的一次又一次在齐向红的秘穴里翻腾、戳刺,巨大的冲击力将齐向红的**直撞得上下移动,下腹部一次又一次撞击齐向红的小腹,耻骨相碰,阴毛互相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每次**回退,由於动作的猛烈,齐向红的**内膜有少许被带出,令他看到了红色的花蕾;**上沾满了齐向红的蜜液,每当**的过程中,就发出“噗嗤、噗嗤”的淫糜声音。齐向红从未试过这麽疯狂的**,受到这麽强烈的插入,冰清玉白的身体显然没有了刚才舒适的感觉,下意识地试图逃避。可是在迷药的作用下,她完全不能把握自己,只有“哎~~嗯┅┅嗯┅┅”的呻吟和痛苦的表情能表达对奸淫的抗拒。

    齐欢满意的看着正在胯下被自己奸污的美丽**,他的**依然高涨,因为他要报复,报复三年前的被拒绝。嫉妒和**将他的兽性完全引发出来,他的双手十指力张,狠狠的抓着齐向红挺拔的美乳,用力的捏着,彷佛要把这两团白嫩的细肉扯下来一般,舌头舔吸齐向红身上的每一个部份,透明的唾液在齐向红的玉体上蒙上一层亮晶晶的膜衣。

    他的**还在齐向红的体内不知疲倦的**着,每一次退出,他就用手捋一把沾在**上的蜜汁,然後通通涂抹在齐向红雪白的胸部和大腿。齐欢显得很兴奋,脸上、胸前、背後的汗珠一粒一粒的滴在齐向红**的**上。齐向红则在无穷尽的痛苦中煎熬,她的脸色因疼痛而渐渐苍白,黄豆大的晶莹汗珠随着身体的抽动密布全身。齐向红的泪水、秘穴的**、两人的汗水和齐欢的唾液混合在一块,形成一种咸咸甜甜的味道,反而衬托出齐向红浑身淡淡的幽香。

    月下的大床上是一幕凄美惑人的情景∶黑黝黝,又高又壮的男人狂笑着紧紧缠抱着昏迷不醒中浑身**的美丽少妇那白璧无瑕、光艳四射的**,不停地在她体内**。两个人的身体都已浑身湿透,男人仍像螃蟹一样抱着少妇的玉体在床上翻滚。

    齐欢的狂插终於告一段落,他紧拥着齐向红的**稍示歇息。他的大**依然僵硬得如竖起的缨枪,直直地插在齐向红的爱穴中,只是不再来回抽动,玻璃棒已从菊花轮中抽出。汗流满面的他顾不上擦一擦,只是紧紧的缠绕在齐向红的身上,生怕她飞了似的。

    这清秀脱俗的尤物也得到了暂时的喘息,由於巨大的**不断用力的抽动,齐向红整个**被强行扩张开,加上子宫颈口在**的撞击下,薄嫩的黏膜充血通红,两片大**因为长时间的挤压而水肿。而齐欢长久不把**拔出,使这种痛苦越发加重,所以她全身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乌黑的长发也被汗水沾湿,一束束贴在背上,苍白的脸上因疼痛而不带一丝的血色,只有绵长的呼吸,令胸部随之起伏让人感到她还有一丝生气。可怜一位活色生香的美人,被恶魔摧残至此!

    但显然齐欢的奸淫尚未结束,他扶起齐向红的身体,让她的丰腴柔软的臀部坐在自己的下腹上,自己从後抱着她的小腹,双手轻揪着她圆圆的性感的小**,**朝天指着,仍然插在齐向红的爱穴中,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由於是坐着的姿势,所以齐欢不必用力地抽动下身,重力即让齐向红的身体往下沉,柔软的子宫颈也一下一下的自动送到**上。她秀美白皙的玉臂无力地垂下,纤细的脖子支撑不住,斜斜的靠在齐欢肩膀上,平坦洁白的小腹因上下的运动而抖动,显出她的媚来。新的痛苦比原来更甚,齐向红即使在昏迷中,仍然发出长长的叹息声,她的灵魂已不属於自己了,身体受到的冲击慢慢的感受不到了,只因她已无力去感受。

    齐欢的奸淫还在继续,他把齐向红摆成各种体位,尽情的蹂躏着,莹白的**在月光下抽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