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434.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231 部分阅读

第 231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卦谡杂窭嘉屡蟮囊醯览锍椴寮橐牛肿プ≌杂窭剂礁龇崧飧械娜榉浚咕4啻昶鹄础?br />

    “不、不……不要……”被残暴虐奸的赵玉兰物理地扭动着雪白的**,嘴里漏出阵阵凄楚的呻吟和悲啼。**和精神上的双重屈辱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她感到浑身冷汗直冒。高耸的**、丰满的大腿和圆润的双肩无力地颤抖着,她羞愤地闭上了眼睛,眼泪不停地流淌下来。

    齐欢在赵玉兰的身体里痛快而残忍地**奸淫着,赵玉兰**里的那种温暖滑腻的滋味,和强暴一个美丽无助的齐悠雨的快感使他觉得无比地痛快。他喘着粗气奋力地**着,双手大力地揉捏着赵玉兰胸前两个美丽丰满的**,同时还享受地看着被奸污的赵玉兰脸上那种痛苦羞耻的表情。

    “求求你……嗯……不……嗯……嗯……”可怜的赵玉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不停的挣扎着、呻吟着。她闭着眼睛张着嘴,大口地喘着粗气,小肚子和**周围的肉不停地抖动着,**中的黏液不断地涌出。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她已经有了好几次**。

    “嘿嘿,小婊子你还真够骚的!!”说着,齐欢使劲掐了赵玉兰细嫩的大腿根一下,使她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接着,他的手顺着赵玉兰平坦匀称的小腹摸上来,重新抓住她白嫩的胸乳,这一次,他并没有粗暴的揉搓,而是细细把玩起来,他一边轻柔地揉搓着赵玉兰丰满细腻的**,一边用手指夹住两个娇嫩的**轻搓起来!

    “啊……不、不要……”赵玉兰已经止住了悲啼,但现在被人抱住身体大肆地玩弄敏感娇嫩的**和**的滋味更加使她无法忍受。一阵阵电流一样的酥痒从被玩弄的胸部传来,使她浑身不住地哆嗦,她感到被人如此彻底地玩弄比被残酷地**还要难受和羞愧,尤其是自己正在遭到蹂躏的身体中,羞耻和痛苦不断的减少,竟然还产生了阵阵难以言表的耻辱的快感!

    赵玉兰竭力想克制自己身体的变化,可还是感到脸上在发热,**也更加的硬挺了起来,**着的性感的**也不由自主地轻轻扭动起来,丰满的屁股也不由自主的迎合着齐欢的**,淫荡的前后运动着,双脚的脚趾也抠在了一起,脚面绷的笔直。她拼命想要反抗,却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齐欢无耻地玩弄侮辱下慢慢失去了力量,只能随着他的**和双手的蹂躏羞耻地蠕动着,嘴里不自觉地发出淫荡的呻吟。

    “怎麽了?你以前不是很高傲吗?怎麽这会被我玩的发骚呀?”齐欢明显感到身下的这个**着身体的美艳齐悠雨全身都在颤抖,两粒暗红色的**也膨胀起来,而肥美的臀部更是不由自主地上下蠕动起来。

    “不要……我、我……哎呦……”齐欢的辱骂使几乎已经要彻底投降了的赵玉兰感到了巨大的羞辱,她拼命克制着自己不做出丢脸的举动,但令她羞耻的是,自己的身体里好象有一股热流涌动,下体的小肉穴里竟然湿热起来,又开始分泌出大量的**!

    “来!亲个嘴!”齐欢阴险的笑着把嘴伸向赵玉兰的樱唇。同时,继续在她的**里疯狂的**着。“嗯嗯……啊……嗯……”

    一阵阵甜美的快感不停的从下体穿来,刺激了赵玉兰的神经,打垮了她刚刚建立起来的抵抗堤坝,她断断续续的发出更加放荡的呻吟。

    赵玉兰体内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此时的她,已经在错觉和**的引导下完全放弃了抵抗,她星眸微闭,满脸开始泛红。她毫不犹豫的用双手紧勾住齐欢的肩颈,让齐欢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搅动,她用自己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地和齐欢的舌头不住的纠缠着。

    “嗯……快……快……嗯…嗯…嗯……”赵玉兰口中不绝的发出娇吟声,同时,她放荡的抖动着**的**,前后扭动着丰满的屁股,迎合着齐欢的**,她一双修长结实的**紧紧夹在齐欢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齐欢的身体。

    赵玉兰微闭着双眼,亢奋的呻吟着,她渐渐地忘记了羞辱,随着齐欢的**,进入了兴奋状态。“换个姿势!快点!”齐欢从赵玉兰的**里拔出了**。

    赵玉兰呻吟着爬起身来,面对齐欢,呈马步蹲在了沙发上,齐欢向她两腿之中看过去,只见她那微张的两**上悬着一两滴**,隐约的冒出阴毛。

    赵玉兰用手握住齐欢的**,来回套弄动着,以免**又软掉,她低下头用手拨开自己的阴毛,撑开那两片湿湿的**,她并住呼吸,缩紧着肛门四周的肌肉,然后用手握着**,缓缓的在自己**边缘移动,用**沾着**上面的**,接着,她又用另一只手把勃起的阴蒂上的包皮推开,再把**移到那里,引导着**抚动着自己的阴蒂头。她握着**不停的拨弄着,不一会儿,她的**便开始一开一合的动了起来。最后,她拉着**卡在**口上,顺着**勃起的角度,往下坐。

    一股感觉从齐欢的**传来,他的**正被赵玉兰**四周温暖湿濡的肉紧紧包住,而**前端则一直碰到东西然后撑开,撑开后那东西又再次夹住**,这种感觉是慢慢的且持续着传到脑部。赵玉兰则不时摇晃屁股扶正**,随时调整插入的角度,到最后**已完全插入。

    齐欢的**顶到一个稍微硬的东西,就无法再前进了。他的**停留在赵玉兰的身体里,好几次他都试图在**上使力,移动**,然而每次一用力,**就受到来自四面各方的压缩,接着就有一阵一阵快感从**传到大脑,到最后渐渐的四肢无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

    赵玉兰疯狂地在齐欢身上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只见她全身一阵痉挛,齐欢顿时感到**被紧紧的裹住了,赵玉兰的**不住得在收缩夹缠,那种异常的紧迫感,让他兴奋得一声狂吼,**不住的跳动,阵阵快感不住传来,刺激得他双手紧抓着赵玉兰的**。

    过了一会儿,赵玉兰从齐欢身上站起来,像狗一样四肢趴在地上,让齐欢从后面进入她的秘处。齐欢能清楚的看见赵玉兰的**口,红红的**半遮着**口,赵玉兰的姿式简直是太浪荡了,齐欢心中一振挺身上马,他用手指轻拨着赵玉兰的**,**一挺转动着插进了赵玉兰的**了,他的**奋力的在**内不停的穿梭着,小腹猛力的撞击着赵玉兰的雪臀,发出了连绵不绝的〃 啪啪〃 声响。

    赵玉兰的娇躯有如巨浪中的孤舟般不住的颠簸着,坚实雪白的臀肉不住的颤动着,她胸前一对丰满的**更是不停的晃动。她全身的肌肤泛起一层妖艳的粉红,更将整个娇躯衬托得晶莹如玉,娇艳迷人,此时,她只剩下**追求着的最原始的**┅┅齐欢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一快三慢地插着赵玉兰,在强力的冲刺下,齐欢全身汗下如雨,一滴滴的飞溅在赵玉兰莹白如玉的背脊上,再顺着她柔美的背部曲线缓缓流下,形成一副妖艳绝美的景像。**了一阵后,齐欢的**从赵玉兰**泛滥的**中退了出来,赵玉兰的**也跟着涌了出来,肥厚的**粘满了白花花的液体,整个阴部一片狼籍。

    “啊…啊…嗯……嗯……”赵玉兰的**声比刚才还猛,她亢奋地全身打颤,**顺着齐欢的**和她的两条粉腿不断的向下流。赵玉兰果然是绝妙的可人,同时齐欢也找到了难得的作爱方式。从赵玉兰的呻吟声来判断,她大概已丢了二三次了。齐欢用手指一会摸着的赵玉兰**口一会又放入她嘴中,将她不停流出的**与唾液涂满她的全身。

    “嗯……啊……我……不行了……要……来了……啊…啊……”猛烈的**使赵玉兰不能自己的达到了**的顶峰,她无力地扭动着性感而迷人的身体,发出一阵阵快乐而淫荡的喊叫,陷入了泻身后**的旋涡。她那性感的**上下都受到的**的强烈刺激,几乎陷入昏迷……

    齐欢的**越来越硬,奋力捅了三十几下,经过长达20分钟的猛烈**,赵玉兰已经达到了四次**,齐欢也感到自己越来越难以抑制那种射精的冲动。

    终于在一阵异常猛烈的抽动后,他发力一冲,将**连根完全地插进赵玉兰的**里,他狂吼着抖动着身体,**打着颤,把大量的精液喷射进了赵玉兰的**和子宫。

    “呀……啊……”赵玉兰也感到了一股热流带着熟悉的感觉冲进了自己的下体,她下意识的反弓起身体,高扬着头,抖动着性感的**、屁股和大腿,发出一阵淫荡的叫喊,她在齐欢猛烈射精的同时达到了又一次的**!……

    “过来婊子!活还没干完呢!”齐欢指了指自己的**对赵玉兰说道。赵玉兰知道齐欢让她干什麽。刚刚被激烈奸淫过的赵玉兰此时仍然没有回过神来,她丰满的屁股无力的坐在自己的小腿上,白色的粘稠分泌物还在不断的从她的**里缓缓流出,她不知道刚才齐欢在她的**里**了多长时间,只记得她歇斯底里的在齐欢那根**上不停的做着机械的动作直到精疲力尽。催淫药的药效实在是太强了,现在齐欢又马上要和她进行**,一想到自己马上要把那根沾满了精液和自己**的**含在嘴里,一股强烈的恶心感立即涌了上来,可她没有反抗的资格,她只能服从齐欢的一切命令。

    赵玉兰只得下了床,跪在齐欢的两腿间,呆滞的看着她的面前,齐欢那根刚射完精的**,**软绵绵的挂在硕大的阴囊前来回晃荡着,象一条虫子般丑极了。

    “把头转过来!快舔!……贱人!还等什麽,要我教你吗?要把它全部吞进去用舌头舔,如果你敢用牙齿咬的话就有你好受的,明白吗!”

    齐欢的整条**都沾满了粘稠的分泌物发出了光泽的颜色,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向赵玉兰袭来,令她不由的把头转了过去,但很快又被齐欢转了过来。

    “是……”赵玉兰在齐欢威吓的目光下终于挺起了身体,她张开湿润的眼睛,伏下身张开美丽的小嘴,伸出了舌头,她用双手捧起齐欢那丑陋的蔫呼呼的**默默的含到了嘴里,但她只把**吞进了一半便停住了。

    “怎麽我说的不明白吗?要全部吞进去!快!”齐欢又命令道。终于赵玉兰将齐欢的**全部含到了嘴里,此时仿佛催淫药物的余威又开始发作起来,那淫欲之火又开始烧遍她的全身。她用力的向前挺起身子,红着脸努力的收缩双颊吸着,用柔软的舌头开始一点一点舔着齐欢的**。看到刚被自己征服的猎物,现在正顺从的跪在自己的跨下拼命地用嘴为自己提供着性服务,齐欢心中充满了邪恶的满足感,他一手抓着赵玉兰的头发,一手托住她的下巴,开始快速地在她的嘴里**。刚才软绵绵的**又开始膨胀了,几乎塞满了赵玉兰的整个口腔。

    第594章

    赵玉兰有些吃不消了,她“呜呜”的发出凄惨的呻吟同时忍不住摇动起性感的屁股。但齐欢此时正在兴头上那里肯放过,他每一次的**都把**深深的刺入她的喉咙深处。

    赵玉兰仅能靠鼻呼吸,这几乎要使她窒息。齐欢这时候的感动和奸淫赵玉兰相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胜利感使他脸上露出笑容。

    “就照这样不许停!……含的再深一点再进去一点,贱货!”齐欢放开了双手让赵玉兰自己进行活塞动作,他腾出的双手开始轻轻的抚摸赵玉兰柔软的秀发,一面以征服者的笑容低头看着赵玉兰。

    “呜……”赵玉兰眼泪不禁流出来。但是她仍旧照命令把齐欢的**深深含在口中,**碰到了她的喉咙上。她的两只手,这时候也自觉的握住了齐欢那两个下垂的睾丸,轻柔的把玩起来。

    其实经过齐欢的变态调教赵玉兰的心理已经慢慢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过去令她感到恶心异常的那根**,现在反倒让她有了一丝的迷恋,变态的**产生的兴奋使她忘却了先前的恐惧,刚才那股刺鼻的精腥味也不那么反感了。

    “对,就是这样,这时候要用嘴唇来啜紧,就和插进你的骚屄一样有相同的感觉。还要用力……对了!哈哈……你的**技术不错!是天生**的料!”齐欢又从上面抱住赵玉兰的头,控制她**的速度。

    “同时也要用舌头在嘴里面舔**!不准停!啊!……很好!”肆意奸淫美丽的赵玉兰之后,又让她吹箫,更另齐欢高兴的是发现身下的赵玉兰已流露出的那种陶醉式的淫媚表情,这使齐欢的虐待**达成最高点。他感到无比兴奋,他的动作明显加大了。

    “啊…我要射了,你要喝下去……噢……”齐欢的身体颤抖着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在经过了数次激烈的**后齐欢仍然能射出如此之多的精液,令赵玉兰感到不可思议。她只感到口中的**一阵抖动,一股温暖的黏液便如泉涌般从尿道中喷进了她的喉咙流了下去。奇怪的是本因该让她呕吐不止的东西,此时却觉得是那样的美味。

    赵玉兰觉得口中温暖而略带微咸味道的穷浆让她疯狂,她贪婪的大口吞吃着,她已经忘记了她现在的举动是一种耻辱转而让情的投入其中。喷出精液的**在嘴中塞的满满的,比受到奸淫更感到悲哀,可是这样的感觉反而让她产生了变态强烈的性感。

    “好喝吗?……”齐欢边问边把软下来的**从赵玉兰的嘴里褪了出来,当**离开赵玉兰的嘴唇时,赵玉兰似乎仍然不肯放口。

    “嘿嘿—我看你是已经上瘾了!把下面的肉袋也舔一下吧,要含在嘴里哦!”

    齐欢暗自高兴,凭着老道的经验他觉察出了赵玉兰已经有了被虐的**,开始接受他的调教了。

    “是……”赵玉兰把长发甩到身后,把齐欢的**轻轻的提了起来,开始继续用舌头舔那只黑色麻球上残留的精液,不久便把阴囊整个的含进了口中。

    许久之后,齐欢才让赵玉兰结束了口舌侍奉。赵玉兰慢慢的从**的余韵中清醒了过来,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再一次的成为了男人凌辱和泻欲的工具,而更让她感到痛苦的是自己在男人无耻的奸淫下居然表现的如此淫荡,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羞辱和痛苦,使得她晶莹的泪水不由得又一次的夺眶而出,顺着她那美丽白皙的脖子淌下来,又流在她两只**上。

    看着泪流满面的赵玉兰,齐欢感到异常的满足和得意,不仅是因为他在赵玉兰的身体上发泄了兽欲,而更重要的是赵玉兰已经开始屈服于他的淫欲了,他还记得以前玩弄赵玉兰时,赵玉兰的身体僵硬,一言不发,搞的他有一种奸尸的感觉。而今天赵玉兰则完全不同,变得象一个激渴的荡妇。虽然他知道,这大部分还是由于刚才涂在电动**上的春药的作用,但他相信,凭着这种变态的淫欲,加上他脑子里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就一定能够使赵玉兰向他屈服……。

    残酷的虐打终于告一段落了,赵玉兰被准许回房睡一会,可是赵玉兰却怎麽也睡不着,虽然插在她下身的电动**已经被拔了出来,但残留在她**内的春药,仍在发挥着作用。她感到下身变得奇痒无比,体内一股热流涌起,呼吸随即变得急促了起来。

    赵玉兰虽然已经多次受辱。但药效剧烈的春药不但击溃了她的身体,也使她从精神上彻底崩溃,产生了**和**。春药的药力继续发挥着作用,赵玉兰躺在床上,不住地翻滚扭动着**的身体,宣泄着不断升起的**。她的一双纤秀的玉脚已绷成了弓形,从她的口中发出了带着一分淫荡的含糊的呻吟声,显然她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一**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脑海,她只能通过不停地摩擦两条优美的**,以便缓解来自阴部的奇痒。

    这时,齐欢推门走进了赵玉兰的房间。他看见,赵玉兰内裤的裆部已经被流淌出的**所湿透了,呈半透明状,已现出了阴部处一片稀疏的黑色。赵玉兰清秀的脸庞上,那原本刚毅的表情中已经带着三分屈辱。

    “嘿!还在发情呢?怎麽样滋味如何?你这个贱婊子!刚才玩得舒服吗?现在我再来和你玩玩!” 说着,齐欢用手指在赵玉兰的**和阴蒂的位置上蹭了几下。“嗯…嗯…嗯……”赵玉兰“激凌凌”打了几个冷战,又一次亢奋的呻吟起来。

    “臭婊子!你给我下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快点!”齐欢抓住赵玉兰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拽了下来。赵玉兰那清秀的脸庞扭曲着,弯下腰去,齐欢拽住她头发的手一松,她就跪倒在了地上。由于上身前倾接近水平,一对雪白丰满的**随着重力垂落下去。

    齐欢用脚踢蹬着赵玉兰的身体,赵玉兰含糊地呻吟着,扭动着玉体,挪动着双腿向前爬去,她一边抵抗着催情剂的药力,一边想要逃脱齐欢的追击。只见她的的内裤很窄小,白皙的臀部半裸着。齐欢就跟在她的背后,欣赏着她不断摆动着浑圆的臀部。

    “啊……呃……啊……”在催情剂药力的作用下,面对齐欢的羞辱,赵玉兰只能呻吟着爬到了墙角边,她再也无路可走了。

    齐欢蹲下身来,双手抓住了赵玉兰纤细的脚踝,拖着她的双腿向后退去,直把她拖到了床边。齐欢再度拽住了赵玉兰的秀发,另一手提着她的左脚踝,将她脸朝下按在了床上。齐欢抓着她秀气的肩头,将她翻转过来,她那一对尖挺的**在齐欢的目光下一览无余。由于春药的作用,她那两颗绛红色的**坚硬地挺立着,极为诱人。齐欢将她压在身下,双手将她精致的左乳峰拽住,一口就咬住了她的**。

    “啊……啊……啊……”剧烈的刺激从敏感的胸尖传来,赵玉兰那本已接近崩溃的防线顿告失守,**剧烈地颤抖着,呻吟声中的淫荡成分听来已越发明显。

    齐欢将头紧靠在赵玉兰的乳峰上,不断地吮吸着她的**,使她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响,双手则离开了她的酥胸,转向她的腰间,将她身上仅存的内裤也撕扯了下来。

    “把腿分开让我看看!”齐欢从赵玉兰的身上起来,喝令她分开双腿。**深处又一次传来奇特的麻痒,那种痒不是身体表皮的痒,那是一种透彻心肺的令人欲死不能的折磨。

    “放了我吧……求求你……我不敢了……”赵玉兰大声哭叫着,她呼天抢地的用双手抓挠着自己的阴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齐欢阴险地笑着。

    “知……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行了……啊……”赵玉兰又是一声长长惨叫,**里的麻痒感源源不绝地涌出来,她快要疯了。

    “知道厉害了还不把腿分开?”齐欢问道。“不……求求你!放过我吧?……”赵玉兰哀羞欲绝、淌着泪不停挣扎,但还是被齐欢分开她的双腿,她只能张着大腿躺在床上任齐欢观赏。

    赵玉兰紧闭着双眼,满脸屈辱的神色,她的双脚的脚背已和腿部绷成了一直线,双手攒成拳状死死地握住了床单。来自**和下身的快感不停地冲击着她的神经,使她产生一种如临地狱般的感受。

    “操!隔了这麽久还湿成这样……!你他妈的还真骚啊……”齐欢用手指拉开赵玉兰红润润的**,她那里还在冒着浊精,里面粉嫩的肉片沾了许多白白的浊精,整道会阴溪缝流得湿黏黏的,有股男精和女性分泌物的混腥味。浊浊的精液因为**被撑大而正慢慢的往外流。

    赵玉兰感到奇痒无比的阴部突然传来一阵疼痛,这是齐欢将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部,在里面抠挖了起来。“……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可怜的赵玉兰流着泪努力的弯起脖子、看齐欢究竟在她的私处搞些什麽!她虽然不愿意,却也只能无奈地扭动着腰臀,配合着齐欢的动作,使得阴部的奇痒逐渐缓解了下来,但身体依旧燥热,快感也没有丝毫消退的迹象。

    过了约莫一分钟,齐欢松开了咬住赵玉兰左**的嘴,齐欢微微抬起头,看见赵玉兰那精致白皙的乳峰上已布满了自己的牙印和唾液,更觉得兴奋。他随即又埋下了头,又咬住了赵玉兰右乳的**,开始吮吸起来。

    “啊……”这最后的一击击溃了赵玉兰的所有抵抗。她刚觉得来自左乳的刺激得到了缓解,又一阵剧烈的刺激从她的右乳传来,她精神上最后的防线刚一松懈,就被新的一波冲击彻底击垮。她发出了一声极为悠长和凄厉的呻吟,其中痛苦、羞耻和淫荡所占的比例竟已是平分之数,清秀的脸庞疯狂地左右摇晃,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之飘荡。

    “没想到你这骚屄的颜色还这麽漂亮!你是怎麽保养的??”齐欢松开赵玉兰的**,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抚赵玉兰那红嫩的花瓣。

    “不…………哼……”赵玉兰忍着私处被玩弄的耻辱和骚痒,拼命的挣动抗议,但是她怎麽挣扎都是罔然!“唔……味道真好……没什麽腥臭!不像有些女人下体一股骚臭味……闻了就让人没兴趣……”齐欢进一步把脸贴在赵玉兰灼热的耻处轻轻磨擦。

    “啊……呜……别这样……”赵玉兰冒出鸡皮疙瘩,浑身不住的冷颤,她平常很注意**的清洁,因此那里很少有难闻的味道,但此刻却羡慕极那些下体有异味的女人,至少不会让齐欢这样轻薄。

    齐欢的油脸边磨边转动,磨擦面由脸颊慢慢转到肥厚的双唇。“啊……不要……”赵玉兰拼死的挣扭,齐欢那两片肥腻腻的厚唇已贴上她的耻缝,像在和**接吻似的发出啾啾的轻响。

    “呜……”赵玉兰感到极度的恶心,齐欢的肥唇正和她的**接触!“骚婊子!你喜欢被男人舔是不是!……你看看,我用舌头一弄你的阴蒂……你就舒服的……”齐欢兴奋的抬起脸,唇边粘满了赵玉兰的**。

    第595章

    “不……没有……”

    赵玉兰噙着泪害怕的摇头,但齐欢已再度埋首于她胯股间,随即赵玉兰感到自己耻缝上端,齐欢那热呼呼的、黏黏的舌头正在揉她的阴核。

    “啊……不……哼……哼……”

    酥痒的电流一波一波的袭击着赵玉兰的大脑,她的头已躺下去,举在空中的脚掌也绷直了。齐欢舔着赵玉兰那颗变硬的黏滑肉豆,渐渐整张嘴吸上她滚热的**。

    “唔……咕啾……”

    赵玉兰**里的蜜汁大量的流入齐欢嘴里。“嗯……”

    不知何时赵玉兰的玉手已紧紧的握住自己脚踝,变成好像自己把腿举开的姿势让齐欢舔吃她耻缝。

    “味道真好……蜜汁好浓,一点不好闻的腥味也没有……”

    齐欢抬起脸来舔着唇边的水汁、朝赵玉兰猥亵的说道。“不……不要了……求求你……”

    赵玉兰微弱的哀求着,但已不像先前那麽挣扎,身子也喘得有点激烈。

    “配点酒来吃味道可能更好。”

    齐欢顺手操起旁边刚烫热的清酒,拿到赵玉兰的嫩穴上方。“不……”

    赵玉兰忍不住又弯起脖子揪着眉、哀怨的看着齐欢手上抓的酒瓶摇头,她这种神情反而使男人更想侵犯她。

    “把自己的腿抓好!”

    齐欢兴奋的命令,然后徐徐的倾下酒瓶,一条滚烫的酒泉从瓶口泻下淋在赵玉兰粉红的**上!“啊……”

    赵玉兰的身体在床上痉挛起来,酒的温度约有六十度吧!淋在她娇嫩的**上就像在浇花一样,这样的温度有点过高但还不会灼伤,原本粉嫩的**和果肉马上呈现鲜艳的桃红色,齐欢没有浪费太多酒,他肥厚的凸唇马上凑到赵玉兰乘满美酒的**吸舔。

    “呜……”

    赵玉兰真得感到**在熔化了,齐欢那像肥虫般的舌肉混着滚热的酒浆钻入她**深处!“ㄠ……不……”

    意识才刚开始昏迷,滚热的清酒又淋下来,齐欢正一边舔穴一边加酒,赵玉兰下身被搞的湿糊糊的一片狼藉。

    “啾……咕唔……啾……真……不错……”

    齐欢唏哩呼噜的舔着、吮着,直到整瓶清酒都倒完了,他的嘴才松开赵玉兰耻穴。他激烈的喘气、肥脸兴奋得红通通,衬衫前襟已湿了一大片。

    “嗯……”

    相对于齐欢的满足、赵玉兰张着腿早已被搞得全身无力,那两片**大方的翻开,**孔也看得很清楚,里面还一涌一涌的冒出酒水来!

    “过瘾!……我要再看仔细一点!这真的是我看过最美的屄……”

    齐欢声音亢奋的说道。齐欢走到厨房里、拿了两副叉子,赵玉兰无助而不安的看着齐欢走出去又走回来,她的腿真的没什麽力气了,软软的向两边打开。

    “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鲍鱼!”

    齐欢一手握一副叉子,将叉嘴扒在赵玉兰的耻埠两侧慢慢拉开**。“呜……不要……求求你别这样……”

    赵玉兰感到无尽的羞辱,粉红的肥穴真的像鲍鱼肉一样翻出来,原本覆盖的小**像花朵一样盛开,也许被热酒烫过吧!果肉膨胀起来,肉芽和尿孔都看得十分清楚。

    “自己拔着!让我看看你的阴核最兴奋时会长多大?”

    齐欢叫赵玉兰自己握住那两支拉开她**的叉子,自己又去取了一根特小号的叉子过来。

    “不……你到底要作什麽……”

    赵玉兰羞愤的叫着,但她却不得不接过扒开耻缝深深陷在肉里叉子,将她粉红的**翻出一大片。

    齐欢用小叉扒住赵玉兰**上端的肉豆!“啊……住手……”

    赵玉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殖器被三只叉子拉开,真的就像齐欢形容的鲍鱼。

    “跑出来了……”

    齐欢兴奋的叫道,赵玉兰的阴核从叉爪的间隙立起来,粉红色的肉芽已经硬起来了。“住手啊……别这样……”

    赵玉兰只能流着泪发抖的哭着。

    “我来帮你绑起来!”

    齐欢拿出随身带的丝线。试着打了一个小活圈,想套住赵玉兰那颗充血的肉豆。“呜……”

    赵玉兰感到无法忍受的羞耻,细线一次又一次的磨擦过她最敏感的部位,每一次都给她带来难以忍耐的电麻,她也知道被翻开的**已淌满了**,就像一只淋上鸡汁的肥鲍。

    “不好绑!太小了……这是第一次尝试,要是真得绑得起来就太妙了……”

    齐欢绑得满头大汗还是无法顺利如愿!“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

    赵玉兰恐惧的看着站在她前面的齐欢哀求道。

    “把腿抓好!别乱动!”

    齐欢在赵玉兰的大腿内侧打了一巴掌。“不……你想作什麽……住手……”

    赵玉兰惊羞而更利害的扭动,但手却不听使唤的大大分开双腿。

    齐欢把赵玉兰的头推高,让她更清楚看到自己被三支叉子扒开的**。然后用活线圈,小心的套住立起于叉爪间的肉豆,再用尖尖的镊嘴夹住那粒豆子!

    “咿……啊……不要……”

    赵玉兰感到那里从没这么麻痒过,这种奇怪的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因此雪白的柳腹激烈的缩蠕起来。

    “要绑起来了!别乱动!”

    齐欢用力夹紧镊嘴间的肉豆、有点颤抖的往上提。

    “呀啊……”

    赵玉兰闭上娇眸张大嘴哀叫出来,原本只约二公厘左右的小豆豆现在被拉成一倍长,齐欢一手持夹子、一手慢慢收回活线圈,终于成功绑住阴核根部。

    “嗯……”

    赵玉兰感到肉穴上端一麻,血液好像都充胀在那一点而无法回流!

    “好了……成功了……”

    齐欢兴奋的叫着!

    “这种线是特制的,不会松掉,而且我留了一点弹性让你阴核内的血液可以循环,所以组织不会坏死,你不用担心,以后就让你留着这个!应该会更好玩吧……”

    齐欢轻轻的抽动细线。

    “哼……”

    赵玉兰马上激烈的抖动起来,被系住的肉豆从粉红色转成深红色,好像一滴血珠缀在**上端。“起来!”

    齐欢手指一勾细线!

    “哼……”

    赵玉兰立即感到一阵激烈的胀麻自肉豆上传来,美丽的身子震了一下。“不……不要……”

    赵玉兰颤泣的撑起上身。赵玉兰用了很大的力量和勇气才能扶着墙站直身体,当她努力这样做的时候两条腿一直在不停地颤抖。她的脚趾肿胀着。

    “走两步,快点!”

    齐欢按捺不住急躁的心情猛抽了一下细线!“啊……不……不要拉……我听话……”

    赵玉兰没心理准备,只感到肉豆一麻、一条**忍不住像狗儿小便一样侧抬起来!

    “听话我就把线放长一点!”

    齐欢将缠在手指上的线放几圈下来,让赵玉兰能顺利走动。“快点走啊!还在等什麽?”

    齐欢又猛然提了一下缠在指头的细线,催促着赵玉兰。

    “啊……”

    每当阴核被细线抽扯的刹那,赵玉兰的大脑都会产生短暂的空白,而且敏感的嫩芽一再被刺激、尿也急了起来,她丰满白嫩的屁股开始不自觉的轻扭起来。

    “把这瓶水喝了!”

    对赵玉兰身体有相当了解的齐欢,知道她此时已想要小便,于是拿了一大瓶矿泉水逼她喝下。“不……我不渴……”

    赵玉兰以为齐欢是怕她渴,叫她喝水。

    “不渴也要喝!全都喝下去!”

    齐欢硬把瓶嘴顶在赵玉兰唇边!“我……不要……我想尿尿……”

    赵玉兰羞耻的轻喊、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颤动。

    “喝完就给你尿!”

    “真的吗?……可以让我要去厕所尿?……”

    赵玉兰感激又带着怀疑的看着齐欢,这阵子她都是在女扮男装的女人们的众目睽睽下解决排泄问题的。

    “当然是真的!快喝!”

    齐欢把瓶嘴塞入赵玉兰的嘴中。“嗯……咕……”

    赵玉兰揪着眉、神情勉强的喝着,但满肚子都是尿意的情况下根本喝不了多少,只见整瓶水才减少三分之一、就已从唇角喷出来了!

    “好了……喝不下就算了!帮我吹吹箫!”

    齐欢将瓶子拿开,赵玉兰如释重负的喘着气,从唇角到乳沟都流得湿漉漉一片。“我……要先上厕所……”

    赵玉兰想往外走。

    “不准!”

    齐欢压住赵玉兰香肩强迫她跪在地上。“为什麽……你说可以的……”

    赵玉兰红着眼眶激动的抗议!“嘿嘿……你又没喝完……”

    “你……那我把它喝完!”

    赵玉兰挣扎起来!

    “来不及了!”

    齐欢把那还有大半瓶的水倒在旁边的花盆内。“不!你不能这样……”

    赵玉兰又急又气的扭动着肩膀、想摆脱齐欢的手站起来。

    就在此时,齐欢又猛抖一下指上的细线!“哼嗯……”

    强烈的酸麻以阴核为中心急速扩散开来、也许是尿意已急,这次的刺激比起前几次更厉害,麻痹感迅速的占据下体、冲乱了大脑、直达身体每一处末梢神经,赵玉兰眼前一片空白,当然也无法再抵抗沈总!

    在赵玉兰**的胯股间,一滴、二滴……金黄色的尿珠正在崩溃中!紧接着“哗啦啦啦……”

    金色的喷泉开始一泄而下。“小**!你已经尿出来了,现在可以含一含我的**了吧!”

    齐欢抓着赵玉兰的头让她抬起脸来。

    “嗯……不……”

    赵玉兰还没完全洒完,她揪着眉肚子又缩了几下,两边胯股还一直在滴尿。“不听话是不是?你的阴蒂可还在被我控制着呢!”

    齐欢兴致勃勃的玩弄着手指上的细线。

    “……”

    赵玉兰绝望的浑身发抖。“快点!我可不想常常用这条线来折磨你!”

    齐欢故作凶恶的斥喝!赵玉兰颓然的流下泪,两只纤手颤抖的伸上去解开齐欢的皮带、拉下拉链,吃力的把长裤从他臃肿的下身褪下来,齐欢穿了一条宽大的内裤,里面的家伙早把裤裆顶得老高,看到这个丑陋的景像,想到等一下就要被逼用唇舌安抚那条淫棒,赵玉兰忍不住更激动的抽咽起来。

    “臭婊子!哭什麽哭?我最讨厌女人作这种事时还一脸哭丧相!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

    齐欢突然扯起赵玉兰的头发,用力扯紧她柔亮的发丝。

    “唔……”

    赵玉兰咬着唇、眼神倔强的瞪着他。“嘿嘿……很好!我喜欢这种味道。”

    齐欢突然又变成兴奋的冷笑,肥胖的脸颊也在抽搐。赵玉兰看到齐欢的小小的眼睛流露出残酷得光芒!

    “你不想舔是不是?既然这样,我也不会让你这麽轻松就舔到我的**。到客厅里去!快点!”

    齐欢脸上绽放出诡异而恶心的笑容。

    赵玉兰有股不安的预感,脚趾手心都冰冷起来。她扶着墙壁夹着修长的双腿,步履蹒跚的慢慢朝客厅走去。从卧室到客厅约有十公尺长,由于疼痛赵玉兰几乎抬不起脚,她只能用脚掌擦着地面往前移。而另一方面阴蒂被线系住,严重的充血使得走路时磨擦感十分强烈,耻缝上端的部位麻麻胀胀的很不舒服,如果动得激烈一点,两腿就会差点软下去。

    第596章

    赵玉兰那雪白的美脚虚浮的踩在地上,她从齐欢身边经过时在门口停留了片刻,她的背和臀在逆光中看来很光洁,形状也很好看。但是齐欢已经十分疯狂,只是恶毒地想着如何凌辱她。赵玉兰斜靠在房间的门口,一手扶墙,一手捂着小腹,她闭着眼睛,很深地弯着腰。

    “哼,受不了了吗?”

    齐欢冷冷地站在旁边看着,直到赵玉兰重新慢慢地移出门去。“到铁床那一头去!往前,再往前,跪到铁床边上去!就这样看着铁床不准动。自己把这个东西插进去你下面淌水的骚屄里去!”

    齐欢把昨晚折磨了赵玉兰一晚的塑胶**送到赵玉兰眼前,大声喝道。“……”

    赵玉兰顺从的跪在铁床边,她只想让这些事快点结束,因此她忍着羞耻,玉手发抖的接过塑胶**。

    赵玉兰迟疑的把假**从胯下穿过伸到私处,**找到的耻缝的入口想插进去,但是爬着的姿势手长度并不够,无法调整可插入的角度,无奈之下她只好把假**立在地上握着,然后蹲起来像大便似的慢慢坐下去。

    “嗯……ㄛ……”

    上面都是一轮一轮波浪的塑胶棒,慢慢的没入赵玉兰那粉红的小**中,赵玉兰感到**再度被充实了,尤其积血的小肉豆几乎要烧起来的感觉。还好那根假**作得并不是很粗,属于细长形的,因此还稍微能够忍受,只是围观的一群男人看得猛吞口水,心跳都快达到一分钟三百下的极速了!

    “爬过过来!”

    齐欢把赵玉兰推成狗爬的姿势!然后走到一旁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赵玉兰两根撑住身子的纤白胳臂微微在发抖,修长的大腿、匀直的小腿还有秀气的足趾,现在正像狗一样屈跪在地上,开始从两边男人让出的窄小通道一扭一扭的朝齐欢爬去。

    赵玉兰终于歪七扭八的爬到了齐欢的面前。“嘿嘿……小婊子你来啦!先帮我脱袜子吧!”

    齐欢把他那只短短的腿向赵玉兰伸去。

    赵玉兰慢慢的跪起来,让齐欢把脚放在她大腿上,然后纤指从齐欢的脚踝拉下袜子,一股男性的脚臭味袭来,齐欢的脚底都是粗皮、脚趾圆圆短短的活像五粒肉球,看起来十分丑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