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445.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242 部分阅读

第 242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的勇猛,炮击结束后齐欢仔细的把浓稠精液涂满她的双峰,然后要她穿好衣服可是不能穿胸罩,今天一整天都要让齐欢的精液和柔顺的丝质衬衫接触,让她的心永远忘不了齐欢。

    她整理好衣服之后站在齐欢面前,轻轻的喘着气拉起窄裙,肉壶的淫液像是海啸一样的流出来,一根长长的淫丝从森林流出,慢慢的滴在地板上,不一会儿她的跨下已机有一滩淫荡的小水漥。 齐欢站起来搂着她的纤腰,就让她提着裙摆、齐欢自己晃着半软的**走进试衣间,齐欢还不忘拿着板凳。拉起门帘后齐欢做在椅子上脱下裤子,她跨坐在齐欢腿上,用湿溽的森林逗弄齐欢的**,艳丽的香唇凑上齐欢,彼此贪婪的吸吮对方的香舌,交换**的涎液。

    她抱着齐欢让她的胸口在齐欢胸膛摩擦,沙沙的声音轻轻的在试衣间响起,齐欢抱紧纤腰让两人更贴近,她泛滥的肉壶早就让齐欢刚硬的**晶亮不已,再加上两人双腿丝袜的摩擦,让齐欢的**比平常又要更加雄伟。

    她伸出右手抓着齐欢湿漉漉的**,调整一下纤腰,让鲜红的肉壶吞进齐欢暗红色的凶猛具兽,而齐欢俩还是忘情的舌吻,她慢慢的沉下腰,一次就让**没入到底,她的喉咙“嗯哼…”一声后就开始慢慢扭动纤腰,上下前后或是画着圆,让齐欢的**充分的填满她饥饿的肉壶。

    她越扭越激烈,到最后她离开齐欢的嘴,仰着头大口喘气,纤腰还不忘继续动作,齐欢亲吻她的颈子,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到最后她颤抖一下后**了,而齐欢还没要射呢?

    她瘫软在齐欢肩膀,齐欢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让她趴在地上抬起翘臀,慢慢的插进**的肉壶,齐欢慢慢的抽着,一边享受她紧缩的肉壶,一边享受两人丝袜摩擦的快感。她似乎对慢慢磨特别敏感,齐欢干她不久,她又咬着袖子,艳红的脸庞一会畅快一会痛苦,嘴里发出细细的声音。“嗯…嗯……嗯…嗯……”

    她因为齐欢的动作规律的呻吟着,齐欢突然加速,一轮猛攻啪啪做响,下腹猛撞她的翘臀,她的呻吟也变的高亢起来“嗯…啊…啊啊……嗯…嗯…啊啊……”

    齐欢就交替着快慢的速度干她,除了让她趴在地上,齐欢还换了好几个姿势;像是站起来从后面干她、要她扶着墙俏起圆臀、或是把她压在墙上、获这是面对面的站立,最后齐欢抓起她的左脚让她单脚站着,猛攻她的肉壶,甚至齐欢的**突破她的子宫颈,直达子宫。 她在齐欢狂猛的攻势下不断**,可是她还要压抑叫声,真是苦了她。她咬紧下唇,梨花带泪的哭着,齐欢粗壮的喘息和她娇媚的呻吟配上批啪的撞击声和潺潺水声回荡在小小的试衣间,试衣间里的温度也不断升高,落地大镜子上已经淡淡的起了薄雾。

    最后几下干后,齐欢的**突破子宫颈,把最后一批的浓精直接贯满她的子宫,她的肉壶紧紧的抓着齐欢的**,让齐欢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拔出来,当然这麽紧缩的过程又让齐欢的**恢复了坚挺。

    她自动跪下张开艳唇,把沾着淫液和精液的**舔净。齐欢也不继续干她的嘴,舔乾净后就让她坐在椅子上休息,让齐欢的**慢慢软化。愤怒的**花了好一会功夫才冷静下来,齐欢穿上裤子后扶她回到柜台休息,过了一会她问齐欢“怎麽样…?”“很棒!我以后会常来。”齐欢在她耳边轻轻的回答,她笑了笑又问齐欢“那你今天……就买这条裤子吗?”“服务态度良好,我想多买几条。”

    “真的吗……太好了……”她狐媚的双眼看着齐欢说。坐了一会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你等等…我再去帮你挑几条裤子……保证满意…”她也不等齐欢阻止她就进了仓库。过了一会她手上又抱着两条裤子回来,齐欢拿去试衣间一试刚刚好,齐欢笑着问她怎麽这麽合身,她搂着齐欢说“我刚刚帮你量尺寸量了着麽久……怎麽会错……”

    第627章

    齐欢亲亲她的额头称赞她“看来这世界上就属你最了解我。”她把脸埋在齐欢胸口撒娇“讨厌…就只会占人家便宜……”齐欢笑着说“怎麽会,我可是真心真意的称赞你呢?”

    付完钱以后,店员也下班了,两人心照不宣的开了一个房间,在聊天的过程之中,齐欢才知道了那妇人的名字,叫肖如萍,齐欢此时正面搂著肖如萍,一手托起她的下巴,强吻著她,舌头更硬塞进她嘴里,吻得她满脸通红。而齐欢双手已解开她的白色衬衫,用力扯开她的蓝色奶罩,一双**立时弹了出来。第一次亲眼看到朝思暮想的美乳,连亲吻也顾不及,齐欢失声惊叫道︰“譁!肖如萍,妳的**居然这麼大,一双手也罩不住,既白且滑、又圆又挺,**红通通的,像颗葡萄一般,真正点啊!”

    肖如萍听到齐欢的说话,羞得脸红耳赤,只是一味惊呼道︰“不、不要摸!

    那里……不行!”但她却推不开齐欢,接著齐欢一低头,便狠狠地咬著她那乳峰上的顶端,肖如萍娇嗔地惊喊一声,浑身一震,整个人便软了下来。看到肖如萍这麼敏感,齐欢当然不会对她客气,手口并用,在她身上乱咬乱亲乱摸,令她丰满的**上布满了齐欢的口水。

    在齐欢一轮的猛攻下,白里透红的肌肤,实在是太娇嫩了,几乎连齐欢的手指印也可以看到。齐欢一边忙碌的吸吮著,一边笑道︰“嗯……好味道!真好吃!

    你老公还真是有福气啊!天天都可玩到这一流的美乳,真是一个幸福的男人呢……”

    肖如萍挣扎了这些时候,早已没力了,只能有气无力的哀鸣︰“啊……呜……你……你怎麼可以这样……咬人家的那里……哎唷……除了我丈夫外……我不可以这……这样……给别人玩……我的……呀……嗯呼……不要……不要再舐人家了……齐欢……住手啊……啊……不……住口啦……”

    别说笑了,现在停手的男人不是白痴就是性无能啊!看到这对**,还可以忍下去吗?不理肖如萍的悲鸣,齐欢疯狂的运用口舌向她的身体急攻猛袭,真是好一个淫荡的**啊,虽然口中说得贞洁无比,但中年妇女如狼似虎的躯体,却在齐欢的手指和舌头撩拨之下,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颤抖,敏感地回应著齐欢的爱抚。

    将肖如萍的美乳把玩良久,充分的满足了手口之慾后,齐欢终於拿出齐欢的**出来,齐欢的**可不是小的傢伙,齐欢按下肖如萍,把**硬生生地塞进她的嘴里,齐欢要肖如萍给齐欢**。自从看到这位美妇之后,齐欢已经朝思暮想有这一日的了,能够让这美妇吞吐齐欢胯下之物,绝对是男性的最大满足啊!

    肖如萍本来想向后仰,将齐欢的**吐出来,无奈却给齐欢双手按紧头颅,动弹不得,齐欢见她剧烈的挣扎著,便沉声喝道︰“妳最好乖乖的给我含著啊!

    不然的话,我不知会干出什麼事的……”然后,齐欢更故意用力的摆动下体,把肖如萍的嘴巴当作是**般**,而肖如萍听到齐欢的威吓,身体一震,不敢再反抗齐欢,在齐欢的抽送下,被齐欢插得嗯嗯呜呜的乱叫。

    看到肖如萍苦恼的紧皱眉头,痛苦地承受著齐欢的**,令齐欢觉得十分畅快,男性的征服感充斥齐欢的内心。大约玩弄了十多分鐘,齐欢下体猛然用力一顶,齐欢不自控的大喊一声,已将所有的精华喷射在肖如萍的喉咙深处,肖如萍双眼猛地睁得极大,头颅激烈的向后仰,想摆脱齐欢的**,可是被齐欢双手紧紧按著,不能避开,只听到“咕嚕!咕嚕”的悲鸣,在她的喉咙中打转,被齐欢塞满了口腔,连惨叫也不能发出,悲慟欲绝、惊骇无奈在她的脸上交错涌现。

    齐欢终於把**拔出,肖如萍疯狂似的咳嗽著,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好像黄河决堤般喷了出来,弄得满地都是精液,而肖如萍则跪在地上,一边咳嗽、泪水一边簌簌的流下。齐欢看到她这样子,皱一皱眉头,蹲在她身边,一手搓著她的大奶,一手摸著她的**。

    她满脸惊惶的看著齐欢,齐欢对肖如萍冷笑一声,把她扶起来,一手把中指插进她**内,肖如萍“呜”的一声哀叫,给齐欢弄得双脚一软,双手无力的扶著齐欢肩膀,整个人靠倒在齐欢怀里。

    齐欢疯狂的吻著她的脸,看著肖如萍已毫无抵抗能力,却仍喃喃的说道︰“不……不要……请……放过我吧……给我老公知道便不得了啊……呜……求求你……别插了……好难受……我……不可以给你玩的!”齐欢却淫笑著道︰“妳这麼可爱又性感,不让我玩玩不是太可惜了吗?事实上,妳觉得很舒服吧!真的不想我玩弄妳的**吗?真的吗?”齐欢一面说,一面灵活的运用齐欢的手指,在她的**内外挑逗。她的身体不断的颤动著,过了不用多久,终於,肖如萍也抵受不了身体传来的狂乱的快感,仰头娇喘道︰“可、可以啊!”

    齐欢狞笑道︰“可以什麼啊?我不明白呀!可以说清楚一些吗?”同时齐欢的手指或缓或急的按捺,令她发出一阵阵可爱的呻吟。“呜……不、不要欺负齐欢……求求你……让我……快点啊……”“可是,妳不说清楚我是不懂得怎麼做的啊……”“啊……不行了……请你……”齐欢猛地用食指和中指拼拢,用力插入她的**中!“啊!”她发出疯狂的尖叫,不禁叫道︰“快点插入我的**中吧!”浑身汗珠的肖如萍,已经忘了眼前人是谁了,為了追求**的愉悦,只是盲目的嘶叫著。“嘿嘿……这可是妳自己要求的啊。”於是齐欢便要肖如萍跨在齐欢的身上,刚好**套进她的**中,对準之后,双手扶著她的腰部,大力向下一按!肖如萍头向上一仰,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啊……好……粗……大……插进人家的穴内……唷……唷……轻点……我受不了啦……好舒服……好舒服……”已经没有贞淑的样子了,眼前的肖如萍,已经化身為追求**满足的雌兽,任由齐欢蹂躪和践踏,只是希望发洩无尽的性慾。 齐欢一边用力地抽送著,展开活塞运动,一边说道︰“哇!妳的穴还真紧,又湿又热的,爽死人了。怎样啊?是我床上功夫了得,还是你老公比较厉害呢?谁弄得妳较舒服啦?”

    肖如萍在齐欢身上,被齐欢的**弄得拋上拋下的,听到齐欢的戏謔,她轻打了齐欢一下,柔声地啐道︰“你……你姦了人家的妻子……还要这样问……太……太缺德了哟……哎唷……轻点吧……我……我说啦……我说就是啦……是……是齐欢的大**干得……人家更舒服喔……人家可从没试……过这样爽的呀……不……不要再弄啦……我要疯了……疯了呀!”她嘶声的吶喊著,双手在自己的**上搓弄,口角也流下唾液,身心也陷入不伦的愉悦之中。

    齐欢听了肖如萍的淫声浪语,更卖力的**,弄得她双手不再玩弄自己的**,身体软倒,伏在齐欢身上,搂紧了齐欢,美乳贴在齐欢的脸上,齐欢当然不客气地大口大口舐弄她的大奶,肖如萍像要死去活来似的**道︰“哎唷……顶进花心啦……哎唷……啊……呜……太好啦……好棒……好棒哟……”

    齐欢插了一会说道︰“来,我们转一转姿势吧。”齐欢把肖如萍反按在桌边,玩起老汉推车来。肖如萍上半身趴伏在桌子上,浑圆硕大的臀部高高翘起,因為常常要站著招呼人客,培养出修长而有力的双腿,与结实又有弹性的屁股,齐欢看到肖如萍的菊蕾在齐欢的抽送活动中微微张合著,心中一动,把心一横,打算不再淫虐她的**,改為玩弄她的小屁眼。

    齐欢用手指轻轻抚摸她的小肛菊,她身体猛地一颤,转过头来,惊恐的说︰“不……不要碰那里哟……很臟的……不要……”齐欢冷冷一笑,也不理她那惹人爱怜的眼神,抽出插在**的**,向上方的小洞一抵,腰部用力狠狠的向前一挺,肖如萍登时惨叫一声,想向前避开,让齐欢的**拔出来,却被齐欢用力紧紧抱住腰肢,不但避不开,还被齐欢用力将她腰部向后一拉,整根**直捅了进去。

    肖如萍头向后仰,从后看去,幼细的腰部向后拗,摆出极性感的姿势。她的双眼睁大,空洞的眼神,因為痛苦而扭曲的脸,让齐欢看得极是兴奋。接著齐欢便坐在地上,要肖如萍背向著齐欢,反坐在齐欢的身上,她全身的重量,令齐欢的**陷入她的小肛菊中,完全吞没不见。肖如萍咬住了嘴脣,浑身冒出冷汗,还簌簌的流下眼泪。

    她呜咽哀叫︰“呜……你怎……怎麼能插……人家的……人家的……那里哟……呜……呜……好痛、痛死我了啦……你这样……会弄破人家……那里的呀……人家……以后怎麼……上厕所喔?哎唷……呜……求求你,请……用前面的**吧……好吗?”

    齐欢全然不理她,从后抓住她一双**,淫笑地说道︰“第一次玩是比较痛的了,以后妳就知道这里比前面还爽呢,哈哈!”肖如萍不断的哭叫,齐欢看见她那凄惨的样子,心中虽说是有点难过,但却同时感到极度兴奋,一股兽性疯狂的在齐欢心中燃烧。接著齐欢又猛乾了一会,全力一挺,把精液都射进肖如萍的屁眼里了。

    肖如萍给齐欢那炽热的精华弄得几乎要晕倒,齐欢拔出**,扶起肖如萍,大量的精液慢慢倒流,流得她满腿都是,肖如萍还在哭泣,齐欢看到她那悲惨的样子,顿时觉得心中有愧,心想自己好像乾得太狠了,连肛菊也不放过,还玩得那麼猛烈。

    齐欢搂著肖如萍深深吻了一下,说道︰“好啦!好啦!不要哭啦,下次只插穴好吗?对不起喔,都怪我实在是太喜欢妳了……一时情不自禁……”

    肖如萍低泣道︰“人家不来了哟……如果下次你又要玩人家、人家的……那里的话,那怎麼办呀?真的会弄破的喔。”齐欢立时笑道︰“好!好!我答应你,以后只玩**穴,不玩菊花蕾啦,好吗?来,让我亲亲嘴儿吧!我爱妳喔!”

    肖如萍真的把头面向齐欢,深情的闭上眼睛,嘴脣撅起来,让齐欢深深吻下去。於是他们两人就激烈地接吻起来,互相用舌头撩动著,肖如萍好像很享受,也很热烈的回应齐欢的吻。

    齐欢深深的吸一口气,说道︰“啊,妳的胸脯真是越来越大了呀,和刚刚相比,好像又大了一个码呢。”齐欢大口大口的舐著、咬著,边吃边道︰“嗒……太美味了,嗒……嗒……实在太好啦!”

    肖如萍娇喘道︰“你……你轻力点儿吧!”齐欢吃得不亦乐乎,疯狂的吸吮著,在她的三角地带上狂嗅著,跟著说道︰“真香呀!”肖如萍脸红红的,说不出话来,这时齐欢已经舐著她的**,还把舌头伸进**里,肖如萍兴奋地地娇喘著,妮声道︰“啊……唷……唷……好……好痒……不要……再弄了啦……你这样……玩人家的这里……人家怎受得了呀……唔……啊……”这时,齐欢已不让她说下去,狠狠的吻她的嘴,而她的**正猛流著,犹如一条小河。齐欢用手指狠狠一插,再拔出来,塞进她的咀里,说道︰“来,尝尝自己的**吧。”

    跟著齐欢拉起肖如萍,让她像狗般爬在地上,而齐欢则从后插进她的**里,肖如萍有气无力的道︰“唔……啊……怎麼……用这种姿势呀……羞死……人啦……啊……这样玩……人家好难受呀……死啦……呀……齐欢的……塞……满人家的**……啊……呜……”她说到一半,齐欢已经大力的**著,她前后乱摇,口水、**猛流而出,极度**。过了一会,肖如萍突然大叫一声,原来她洩了,这时一股阴液从**喷出来,齐欢猛力一顶,同时射出了浓浓的精华。肖如萍给齐欢这样用力的插著,弄得腰也弯了,她疯狂的叫喊著,像死了般倒在地上,大量精液从她**里倒流了出来。

    第628章

    没过多久,齐欢又硬把肖如萍扶起来,这时齐欢坐在椅上,齐欢要肖如萍坐在齐欢的腿上让齐欢干她。肖如萍哀求道︰“求……求你,让人家……休息一下吧……这样连续不断的……人家不行了哟。”

    齐欢不管她,只是硬拉著她坐下,**一顶而入,肖如萍大叫一声,拚命地搂著齐欢的颈项,腰却猛力地摇著,竟在迎合著齐欢,这时齐欢笑道︰“妳这淫妇刚才还说累,现在却比齐欢还狠的摇晃,哈哈,妳不是说会没命吗?那妳现在是干什麼?自杀吗?”

    肖如萍羞红了脸,一边上下晃动,一边不好意思的娇嗔道︰“人家……只是想你快点……洩嘛!”齐欢立即哼著道︰“哼!妳真是想得美啊,我偏要慢慢的干死妳,让妳死也要死得慢一点,嘿嘿。”说著,齐欢便用力抓著肖如萍的肥臀,把她抱了起来,她双腿紧紧缠在齐欢的腰上,让齐欢一边抱著她,一边**著。

    齐欢亲著她的小嘴,笑道︰“怎样啊?心肝宝贝,我的肖如萍,喜欢这姿势吗?

    干得你爽吗?”

    因為体重关系,肖如萍整个人像无尾熊一般掛在齐欢身上,齐欢的**自然也直插到底。肖如萍这时如疯了般呻吟道︰“啊……人家……从没试过这样子……干,好……齐欢好厉害……嗯啊……插得好深啊……人家……人家都没试过这样……兴奋呢……呀……我要死了……实在美死、死啦!”

    看到她的痴态,齐欢心中淫念大动,还是想食言算了,要玩她的小肛菊,她却疯了似的挣扎著,可是齐欢双手紧捉著她,不让她有逃避的空间,双手一抬,**离开了**,略為移动,就猛地用力,插到肖如萍的小肛菊中去。她像是被刀子斩到一般,腰部用力一弹,双眼不可置信似的看著齐欢,流露出惊慌的神情,在她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之前,齐欢已经成功侵入她的小屁眼了。

    她看到齐欢的狞笑,明白到齐欢的企图,不由得颤声哀求道︰“不要……不要啊……怎麼这样……齐欢……求求你哟……不要……弄那里……啊……你的……好大……啊……呜……插轻点吧……求求你……人家那里……快要……破啦……呜……好痛……求……求你……”

    可是齐欢根本没有理会她,只是拚命的乱插著,可能是有了经验,肖如萍已不再只是感到极大的痛楚,反而开始迎合著齐欢,头发在上下拋动间飞舞著,一双**乱晃乱摇,美艳又淫秽的表情和身材,令齐欢不由得更是兴奋。

    她淌著口水,双眼失神的狂喊︰“啊……呜……呀……人家……舒服……死啦……好……好爽哟……死了……呀……哇……啊……我不行啦……啊……呜……亲哥哥……乾……干死我吧……”

    齐欢自然是死命的插著,干得“噗噗”声乱响,弄得她手舞足蹈、手脚乱摇,差点从齐欢身上跌下来。干了好一会儿,肖如萍已是死人般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原来她已经洩了,但齐欢还未射精,於是齐欢走上前跨在她的身上,把**夹在乳沟上,用那大奶压紧,这时肖如萍已经无力挣扎,只能任齐欢摆布。

    齐欢命令肖如萍用手大力压著,而齐欢便在她的一双**中用力**著,玩起乳交来。接著齐欢又抬起肖如萍的头说道︰“来,应该可以含著我的大**吧?

    呀……对,啊……真舒服啊!似乎比下麵还好玩呢!”齐欢玩了一会,便在她的**上洩了,肖如萍全身都几乎布满了精液看着肖如萍在自己的身边沉沉的睡了过去,齐欢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公司新来了个美女,叫王媛媛,今天正好是轮到她值夜班,自己是不是可以打电话来挑逗她一下呢,想到这里,齐欢一脸坏笑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王媛媛处理了一下手头的事情,一看已经十二点多了,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什么事了,正准备到里屋睡觉,电话铃突然响起。“喂,您好。这里是公司客户服务部。”王媛媛的声音十分悦耳动听。

    “是王小姐吗?”一个低沉的男声。“是我。”王媛媛略感奇怪,客气地说,“请问您需要我什么服务?”“我想要你,行不行?”男人流里流气地说。王媛媛脸一红,她从未接过这种电话,又怕是客户开玩笑或自己听错了,依然礼貌地说,“先生,您说清楚点。”

    男人说:“我想要你的性服务。”肯定是骚扰电话了,王媛媛有些生气,“先生,您放尊重点!”“我很尊重你啊。”男人说,“我也好喜欢你,你的美貌让我无法入睡。”王媛媛稍稍平静,她对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最愿意听到别人的赞许。

    男人继续说:“我真的很想你。从看到你的第一次,我就喜欢你。”王媛媛有些欢喜,“我有丈夫了,先生。”男人说:“他怎么配的上你,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王媛媛有些气恼,尽管丈夫忙于生意,婚后常常忽视自己,又性格内向,不会花言巧语,但王媛媛依然很爱自己的丈夫。“请您不要这么说。我……我很爱齐欢的丈夫。”男人有些诧异,“噢……他真是有福气,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妻子。”

    王媛媛心里又有些高兴,丈夫从来没说过这种话。男人又说:“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王媛媛平时就喜欢丈夫说这些,可惜,丈夫似乎从未注意自己的衣着。“不过,黄色上衣配黑色短裙更漂亮。”男人说。

    王媛媛穿的正是黄色上衣,只是配了件蓝色短裙,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合适。

    “看来,这个人比较懂穿着。”王媛媛想,“他怎么看到我的?”男人似乎知道她想什么,说:“早上见过你。你总是很迷人的。”“哦。”王媛媛想,“早上?

    他是谁呢?”她看了看对方的号码,并未见过。

    “你的皮肤多么白,胸部多么高,臀部多么圆,大腿多么性感……”王媛媛有些不自在,这么直接的赞美还是第一次听到。“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吗?”男人问。“怎么想?”王媛媛脱口而出。“我真想脱光你的衣服,吻你,抚摸你,啊……”

    王媛媛脸上有些发烧,“你不要乱讲。”“我知道你很需要,你丈夫从未让你达到过**,我可以的,想不想试试?”王媛媛生气了,挂断电话,胸脯不断起伏。“胡说,胡说!”她想。王媛媛来到里屋,脱掉裙子只穿着内衣内裤躺下,却久久不能入睡。

    “**?”她想,“什么是**?”她和丈夫的性生活并不多,虽然每次都很激动,但王媛媛总觉得少点什么。“难道齐欢从未达到过**?”她胡思乱想着,觉得有些空虚……“铃——”电话又响了。王媛媛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接起电话。

    “王小姐。”还是那个男人,“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吧?”“我……”王媛媛不知该如何回答。“不如我们聊会儿?”男人说。王媛媛想,反正睡不着,和他聊聊天也没什么损失,“好吧,不过,你不要说那种话。”男人高兴了,“我就知道你心眼好,不同于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

    男人又说:“我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三吧。很强壮的!不是我吹,我很帅的,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我。”王媛媛笑了,“你真是厚脸皮。”她逐渐放松,开起玩笑。

    男人说:“真的!我不骗你。我骗你……天打雷劈。”王媛媛有些相信了,“也许他真的挺帅。”男人继续说:“我练过两年健美,浑身是肌肉。”王媛媛移了移身子,她喜欢健美的男子,可惜丈夫身材瘦弱。男人害怕王媛媛不信,说:“我给你练练,你听……”

    话筒中果然传出“格格”的肌肉和骨骼的响声。王媛媛有了异样的感觉,“好……好了,我信了。”男人似乎放心了,“怎么样,我强壮吧?”“嗯……”

    王媛媛答应着,眼前似乎看到一个强壮的男子,正冲自己微笑。

    “我不仅身体强壮,”男人压低声音说,“那里也很强壮。”王媛媛一时未明白,“哪里?”男人说:“就是你们女人最喜欢的地方。”王媛媛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脸一红,“又说下流话!”但也并未生气。

    男人受了鼓舞,“我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王媛媛脱口而出,“你不怕撑破裤子。”随即感到羞涩,“我怎么也说这种话?”好在男人似乎并未在意,说,“可不是嘛,我想了好多办法都未解决。”

    王媛媛心想,他有什么办法呢?男人说:“后来,我只能裸睡。”“哦……”

    王媛媛舒了口气,觉得下体有些不自在,就夹紧了双腿。男人又说:“有时候,我老婆都受不了,干不了两下就求饶。”

    “你结婚了?”王媛媛说,心中忽然有些失落。“啊,”男人说,“不过,我老婆比你差太远了。黄脸婆不说,还特别凶。”王媛媛心中感到一丝安慰,“那你还娶她?”

    “没办法,”男人说,“唉……”王媛媛觉得他也挺可怜,又觉得他其实心眼也很好。沉默了一会儿,男人说,“不过,我从不在外面乱搞女人。”“你这样做是对的。”王媛媛赞许地说。

    男人默默地说:“能让我喜欢的女人太少了。”王媛媛又有些生气,“你也太清高了。”男人接着说:“直到遇见你。”王媛媛心中突突乱跳。

    “我这几天每天都到你公司门外,就是想偷偷看看你。”王媛媛心乱如麻,又有一丝感激和自豪,心想,“毕竟我还是与众不同的。”男人说:“我知道,你有了丈夫。我们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就好。”王媛媛说。“你能……”男人犹豫地说,“能满足我一次吗?就一次。”“不行。”王媛媛坚定地说,“我有丈夫的!”男人说:“我知道,我不让你背叛丈夫。”“那怎么办?”王媛媛觉得这人有些自相矛盾。

    “我们可以通过电话。”男人说。王媛媛不置可否。男人说:“我们又不见面,只是聊聊。”王媛媛有些心动。男人说:“满足我的心愿,好不好?”

    王媛媛想,反正不见面,就说:“聊什么?”男人高兴了,“我先脱衣服了。”

    话筒中传来脱衣服的声音,王媛媛不知该不该阻止。“我脱光了!”男人说,“你也脱光,好不好?”

    王媛媛脸又红了,“不行。”她果断地说。男人有些失望,幽幽地说:“我不勉强你。”王媛媛舒了口气。“能告诉我你穿着什么吗?”男人问。“我……”

    王媛媛有些为难,她只穿着内衣内裤。

    男人说:“我猜猜,嗯……哈,你没穿衣服,像我一样光着身子!”王媛媛没想到他这样说,怒道:“你胡说,我还穿着内衣内裤呢!”随即感到不妥,怎么能告诉一个男人这些?

    男人又问:“你的内衣什么颜色?”王媛媛犹豫着。“我猜猜。嗯……是透明的吧?好性感啊!”“不是。”王媛媛赶忙否认,“是……是桔红色的。”

    “哇!”男人一声惊叹,“你真有眼光,桔红色,好漂亮啊!”王媛媛感到一丝得意,她一直喜欢这种颜色的内衣,但丈夫居然说难看。

    “你的皮肤白不白?”男人又问。“你不是见过我吗?”王媛媛不悦地说,她对自己的肌肤也很自信。“你穿着衣服呢,我看不到。”男人笑道。王媛媛也笑了,他肯定没见过,于是说:“我……我很白的。”

    第629章

    男人又问:“你胸围多大?”“这……”王媛媛想,该不该告诉他。男人失望地说:“看来不够丰满,如果是这样就别说了,不要破坏我的好印象。”“嘁!”

    王媛媛不满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丰满?我不仅白皙而且丰满。”“这么说,你胸部很大了?”

    王媛媛只得说:“当然了。”“那……你丈夫一定喜欢得了不得,天天抚摸了?”“嗯……”王媛媛底气不足,丈夫结婚前倒是喜欢抚摸,但婚后就……“能把胸罩脱掉吗?”男人悄悄说。“不!”王媛媛说。“哈哈——”男人笑道,“露馅了吧!不敢脱,说明不好看。”

    王媛媛生气了,“你怎么知道不好看?”随手解下胸衣,一对丰满挺拔的**露了出来。男人似乎听到了脱衣的声音,“哇!真的很美啊!”王媛媛本来有些后悔,听到赞美声后又有些高兴,随即又想,反正他在电话里又看不到。 男人又说:“把内裤也脱掉好不好?”

    王媛媛犹豫着,透过窗户四下看了看,公司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总机室还亮着微弱的灯光。“公司没有人了。”她想。内裤已经湿了,既有汗水也有自己不经意间分泌的**,贴在身上很难受。于是站起来,轻轻褪下内裤。

    王媛媛重新回到话筒前,坐下,“我……我已经脱了。”男人兴奋地说:“我看到了!”王媛媛吓了一跳,正想站起来重新穿上。男人说:“你已经把内裤脱到膝盖了!”

    王媛媛心中一笑,知道他并未真的看到,因为自己的内裤已经扔到身后的沙发上了。王媛媛放心了,重新坐好,只听那男人说,“你脱到脚腕了,你的大腿太美了!”

    王媛媛笑着,晃了晃自己的大腿,夹紧。男人说:“你把臀部翘一翘,我看看美不美?”王媛媛没动,骗他说:“我翘起来了。”男人立即惊喜地说:“哇!

    这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美的臀部。”

    王媛媛暗笑他是个呆子,又觉得挺有趣,就逗他说:“你还要我怎么样?”

    “把腿叉开好不好?”王媛媛依然未动,却说:“我照做了。”男人说:“我看到你的毛毛了。”

    王媛媛有些不好意思,生气地说:“你胡说!”男人说:“真的!我能离你近些看看吗?”王媛媛说:“好啊,你过来吧。”男人说:“我站到你的身前了,我抱住你了。”

    王媛媛脸上发烧,毕竟都**着,下意识地说:“你别碰我呀!”男人说:“我忍不住了,这样的美女让我怎么忍得住。”王媛媛心中欢喜,“你只能抱一会儿,规矩点儿啊。”

    男人说:“我感觉到你光滑的肌肤,还有你的体温呢。你有什么感受?”

    “我……”王媛媛不知该说什么。“是不是感到我的前胸特别结实、宽阔?”

    “嗯……”王媛媛心中一动。“这里是你安全舒适的港湾。”男人温柔地说。

    “哦……”王媛媛真觉得有些温暖,这正是自己渴望的感受。“我能亲亲你吗?”

    男人问。

    “嗯……”王媛媛有些迷茫。“我的炽热的双唇吻上你的小嘴儿,我的舌尖撬开你的牙齿,伸入你的口中,我吸允着你的舌头……”

    王媛媛的舌头薇薇颤动,感到一丝甜蜜。“我的双手开始抚摸你的柔软的胸部……”王媛媛把双手护在胸前,她要保护自己。“闭上眼睛,静静感受我的爱抚吧……”

    王媛媛听话地闭上双眼,双手却禁不住开始抚摸。“我的手开始用力,啊……你发出快乐的叫声……”王媛媛真的呻吟了一声。

    “我抚摸到你的**,你的**翘起来……”王媛媛的**真的变硬。“我揉捏着,揉捏着……”王媛媛的双手动着,感到无比舒服。她轻轻靠在椅子背上,头向后仰……

    “我的双手向下滑去,摸到你的小腹……”王媛媛双手按到自己的小腹上。

    “我轻轻抚摸……向下抚摸……轻轻的,轻轻的……”王媛媛按照他的话去做,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需要自己的双手。

    “摸到毛毛……再向下……对,就是这样……手指呢,用手指……放进去……放进去会很舒服的……再往里放……对……拿出来,再放进去……快一点,可以快一点……对,就是这样……”

    王媛媛进入激情状态,下体蜜汁滚滚,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舒服吗?”

    男人问。王媛媛猛然惊醒,羞得无地自容。“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王媛媛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那男人没有再来电话。“我做了什么?”

    王媛媛想,她感到脸上发热,同时她感到下体也在发热。她把手放在**上,这里还湿润着……王媛媛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那男人没有再来电话。

    “我做了什么?”王媛媛想,她感到脸上发热,同时她感到下体也在发热。

    她把手放在**上,这里还湿润着……第二天,王媛媛在家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梦中都是那男人温柔的话语和白马王子般的形象。

    晚上来到公司值班,八点一过,王媛媛的心就开始怦怦直跳,她有些害怕,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然而,十点一过,电话就再没响过。

    “他回家了吗?”王媛媛想,那男人曾经说后天就走。“他是不是生气了?

    齐欢昨天挂断了电话。”“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王媛媛突然感到一丝酸楚。

    这个夜晚在平静或不平静中度过。

    第三天晚上,零点快到了,王媛媛又有了一丝期待。“叮——”电话!王媛媛一惊。“叮——”又响了一次,王媛媛不再犹豫,接上话筒。“王小姐吗?”

    果然是他。王媛媛有些生气,没有说话。

    男人说:“实在对不起,我昨天请客,太晚了,怕耽误你休息,就没打电话。”

    王媛媛心中平静了一下,怒气顿消,但仍不客气地说:“我才不稀罕你的电话,你好坏。”

    男人笑了,“我想你想得不得了,你想不想我?”“谁想你啊!”王媛媛说,心中却感到一丝甜蜜。“一点都不想吗?”男人失望地说。

    “我……”王媛媛也有些感动,“嗯。”“嗯——就是也想我了?”王媛媛没否认。“我们做个新游戏好不好?”男人说。“不好!”王媛媛知道他的游戏肯定让人脸红,但又想知道是什么游戏。

    “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了,不知何时再来。”“哦。”王媛媛有些失落,“明天就走吗?”“是的。”男人也恋恋不舍地说。沉默了一会儿,王媛媛问:“你……你又有什么坏主意?”

    男人高兴了,“先告诉我你今天穿了什么?”王媛媛说:“黄色上衣,黑色短裙。”“哇!正是那天我说的搭配。肯定漂亮极了!”王媛媛十分欢喜。男人又说:“把这身衣服送给我吧,我要留个永久的纪念。”王媛媛感到温暖,“我怎么送给你?”

    “你脱下来放到身后,就算送给我了。”王媛媛没有犹豫,脱掉放到身后的沙发上,说:“我脱掉了。”男人很高兴,“今天穿什么内衣?”

    王媛媛说:“是大红色的。”“那件桔红色的呢?”王媛媛脸一红,那套内衣那天湿透了,已经洗掉。男人又说:“大红的也很好看。脱下来让我看看,好不好?”

    王媛媛知道他想让自己脱衣服,不忍拒绝,就站起来全脱光,反正没人看见。

    然后问:“你呢?”“我根本没穿!”男人说。王媛媛笑道:“你在大街上吗?”

    男人也笑道:“是啊,好多人在看我。”随后又说:“我在宾馆的床上。你能过来吗?”王媛媛有些生气,“不行!”“别生气!”男人说,“我们空中也可以**。”王媛媛没说话。

    “我再抱抱你,行吗?请蒙上眼睛。”“嗯……”王媛媛不知是答应还是拒绝,但还是找了条毛巾把眼睛蒙上。“我紧紧拥抱着你,抚摸着你的后背……”

    王媛媛心潮澎湃,对这个游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